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Another Week With Me 02(这次是光盘贱虫啦w)

Attention:

1、NC-17,送给马总的公交车第二趟w这次是光盘贱虫!光盘贱虫超棒哇!!

第一趟佣兵x总裁请走这w

2、在这里再次写一下出处好了,喂大家安利!

光盘贱虫来自《复仇者联盟:光盘战争》(现在的翻译改为了《天雷争霸:复仇者联盟》),是一部日本与漫威合作的动画,子供向,类似于宠物小精灵复仇者联盟(。)但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会发现这个动画真的很棒!从剧情上来说,作为一个子供向已经很厉害了,一环套一环,台词也都很有意思,出场角色范围非常广。从角色的塑造来说,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每个角色都非常有个人特色。可能因为是子供向吧,英雄的塑造真的非常英雄,不知道咋说,但是我觉得光盘虫真的是最稳的虫了……简直就是个超级有经验的超级英雄,有时候几个小动作就酷到不行,太厉害2333

最重要的是光盘虫穿白大褂!发型也是,学院王子一样的!绿绿的眼睛!性格温和又可爱关键时刻帅到不行!打斗的姿势和动作都非常的……优美!(x)动画里还有毒液虫形态,毒液虫的时候女王又酷炫,这么好吃!(x

光盘里贱贱也有出场,而且还有一小口贱虫糖w贱贱出场的两集是我感觉整部动画最成人的两集哈哈哈哈,不仅吐槽了制作组,还探讨了一下深刻的内涵(不是

小虫出场的集数大概是前十集都有,然后23集中间有一小段和肥啾的对话,毒液虫的35、36,以及最后一集。其他的我也忘了,也可能就这么多(x)需要大家自己去发掘一下了w

贱贱出场的集数是27、30!

大家快吃安利哇呜呜呜!

3、可能因为光盘是子供向动画的缘故,动画并没有给贱贱设定疤痕,于是这里的贱贱就像Parker家的设定一样,是个金发碧眼w

以及光盘里小虫的设定是秘密身份,所以这篇大概就是地下恋情(不是

4、这篇我开了两趟车……大家可以知道我是多么想搞光盘虫……(x

不过车技还是很糟糕,大家凑合一下(

 

 

OK?

照例送给马总 @東陵馬 ,么么w

 

 

Another Week With Me

02 Look After

by AOzero

 

Peter抱着一大堆资料——高过他三四个头,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抱起来的高度——走到资料室里的时候,发现Tony正趴伏在桌子上,看上去已经快要气绝身亡了——他埋在书堆里,地面上也扔了不少文件夹和纸张,书籍歪歪斜斜,在他身边聚成一座小堡垒。

“啊——Stark先生——”Peter头疼地大声说,他把手里的资料放到一边去,走过来拽Tony的胳膊,“我和您说过多少次了,请不要把资料室弄得这么乱,我收拾起来很麻烦的——也请您马上振作起来,晓月博士邀请您过去探讨一下光盘的新问题。”

“新问题,每天都有新问题——”Tony有气无力地说,Peter拽他也没能把他从桌子上拽起来。他缓慢地抬起手,反抓着Peter的胳膊,像是已经用尽了全力,“Peter,帮我泡杯咖啡吧,只有你知道那些神奇的小咖啡豆在哪……”

Peter叹了口气,把Tony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扒下来。他皱着眉说:“如果我给您泡咖啡,您愿意挪动屁股从这里出去吗?”

在得到Tony几乎有些用力过猛的点头同意后,Peter才转身出去,给Tony泡咖啡去了。

等他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时,Tony马上就把咖啡抬起来,抿了一口。Peter泡的咖啡永远都温度适中,味道也刚好,谁都不能拒绝从咖啡杯杯沿传来的香气。Tony满足地呼出一口气,像是彻底活过来了。

“Peter啊,”他翘着腿,手里捧着咖啡,忽然像是感叹人生真谛般地开口说话。Peter蹲在一边把地上的文件夹整理好,听见他的声音就嗯了一声作为应答。

“你太会照顾人了。”Tony转着转椅说,“要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多开你些工资,你代替Pepper当我的生活助理怎么样?让Pepper忙公司的事,你来负责叫我起床给我安排一下日程之类的。”

“算了吧。”Peter挑挑眉,“平时在实验室已经被Stark先生吼得受不了了,再当生活助理我可能真的撑不下去啦。”

“我有这么过分吗?”Tony惊讶地说,他把咖啡杯放到一边,“再说了,你之前不还说Iron Man是你最喜欢的英雄吗?现在换了?我听说你最近和Spider-Man走得近,换成Spider-Man了?”

“喜欢Iron Man是一回事,给Tony Stark当生活助理是一回事啊。”Peter晃着手指说,他抱着资料站起身来,把资料放到桌面上去。

Tony夸张地叹了口气,踮着脚尖又转了转转椅,一边伸出手指指了指Peter,“说起这个,我听说你和Deadpool最近也走得近,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你又不是Spider-Man,一不小心被Deadpool捅出个洞来就不好了。我还需要你帮我泡咖啡呢,你可不能出什么事。”

“是,是——”Peter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说起来,您是不是该去找晓月博士啦?”

这时Tony才猛然想起他的研究同伴,跳起来匆忙离开了资料室。Peter朝他的背影弯弯嘴角,把视线移了回来,看着乱得让人无从下手的资料室,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将Peter形容为“会照顾人”,Tony还不是第一个。有很多人都这么对Peter说过,甚至在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教授都这么形容过他。Peter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即使有时候他的付出并不会得到回报,甚至并不会有人注意到,但这对Peter来说并没有什么——Peter照顾人不是为了寻求什么回报,也不是为了寻求自我满足,他只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下意识去关心人,下意识去帮助,下意识去照顾……他的性格如此,成为了Spider-Man之后也是同样,只是他拥有的力量更强大了一些而已。

照顾别人对Peter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而显得有些理所当然。因此在Natasha也说出“听说你很会照顾人”这句话时,Peter下意识就愣住了。那是在一次神盾的任务结束时的事,和Deadpool有关——反派手里拿着抗自愈因子的武器,让Deadpool受了伤,神盾局就把他接回了航空母舰上疗养。一开始是Natasha坐在旁边给他削苹果,Peter跟随Tony他们来航空母舰帮忙的时候,被嘱咐送几个苹果去疗养室里给Natasha。

他带着笑容敲开疗养室的门,高举着苹果说“久等,青春之果来啦——”的时候,坐在病床边的Natasha立刻就站身朝这边走过来,还把她手里的小刀一把塞进了Peter的手里。

“我听Tony说过,你很会照顾人。”Natasha拍拍他的肩膀,“这个麻烦精就交给你了。别害怕,虽然Deadpool这个雇佣兵在你们耳里可能很吓人,但他不敢对你做什么。就算他对你做什么了,立刻呼叫我就行。”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让Peter呆呆地攥着小刀和苹果站在原地,看着疗养室的门在他眼前关上。Deadpool挣扎着抬起脑袋,看见是他,张口就想喊,但因为腹部发疼又只能大喊一声“疼”并躺倒回去。Peter走到病床边,把他的白大褂掀开一些,坐了下来,开始削苹果。

他削了半个苹果,才抬起眼看了Wade一眼,发现对方正眼巴巴地盯着他看,才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你就不能稍微表现得好些吗?Natasha都被你吓跑了。”他一边说,手里还是没停下削苹果的动作。

“我哪里表现不好了?”Wade说,声音还有些发哑,但语调已经很欢快了,“我只是想表现得热情一点嘛,你想想,这个儿童看的动画还有这么多胸部可观的大姐姐,实在让人太难以把持住自己了——说起来,摄像头还对着这边吗?我说了胸部这个词,是不是不太好?”

“嗯哼,”Peter随口应了一声,他没心思去猜Wade到底在说什么,只是专心削完了苹果皮,把它划成小块,然后递到Wade嘴边。Wade把面罩掀开到鼻尖,张嘴把苹果块咬了过去。

“给我看看你的伤口?”他把半个苹果喂完之后说话了,Wade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一边咽着苹果一边模糊地说:“没什么好看的。”

Peter瞪了他一眼,把苹果和小刀放到一旁的盘子里,擦了擦手,伸手来掀Wade的制服。Wade捂着制服,扭扭捏捏地在床上滚了好几下,直到Peter用上了点力气,才乖乖地躺好,让他把自己的制服掀上去。Peter盯着他被绷带包起来的腹部看了好一会儿,用手轻轻地碰了碰。

“没问题,Petey,”Wade咧着嘴说,“只是没了自愈因子,好得要慢一些而已——”

Peter没有说话,只是把Wade的制服拉了回来,坐回了椅子上,又开始往他嘴边递苹果。

“你没有生气吧?”Wade张着嘴问,快把舌头都伸出来了。Peter瞥了他一眼,看上去本来是打算对他进行说教的,但看他吐着舌头就又说不出口了。“这次是抗自愈因子的武器,就算下次是普通武器,你也稍微注意一下安全不行吗?”他说,有些头疼地伸出手去捏Wade的鼻尖。Wade咧着嘴笑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舔了舔他的手指尖,说:“好吧,当然,没问题,都听你的。你手上都是苹果味。”

Peter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舌尖,也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知道Wade去参加这个任务时差点没能回来,他在来的路上都听他们说了——Wade本来让Chris他们都离开,把他一个人留在孤岛上。“没有人会在意的”,Wade当时这么说,而Tony把这些都告诉了Peter,顺便嘲笑了Wade两句。

Peter和Wade的关系其实说上去有些复杂,有点算是他咎由自取——Wade是个非常需要别人照顾的家伙,但大多数人都招架不住他。Peter刚好可以,而Peter接近了他。这件事渐渐地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朝不太寻常的方向而去了——从Peter把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身份心甘情愿地暴露在Wade面前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很多事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所以在那天深夜,在没有别人的实验室里,Wade凑过来亲吻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躲开,而是接受了Wade的吻、Wade对于他的眼睛那过于浮夸的赞美,以及他自己胸腔里心跳的声音。

但如果说他们是情侣,可能还欠缺一些。Peter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差了些什么,直到他在听到Tony说出Wade原本打算随着孤岛一起沉入海底时,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儿——全世界都没有能让Wade从独自死亡回到这里来的理由,Peter也不是。这就是全部了。

但Peter并不打算在这时候提起这件事,他认为这不是个好时机。他把苹果都喂完了,Wade撅着嘴,像撒娇似的让Peter亲他一口。Peter叹了口气,撑着床边,吻了他一下。Wade趁机伸出手,拉住Peter的手腕,让他忽然扑到了Wade身上。

“嘿,你的伤还——”Peter微微挣扎了一下,又停下不动了,怕Wade的伤口再次裂开。Wade搂着他的腰,把他往床上带,一边说:“没问题,没问题,你能脱下鞋子趴到我身上一会儿不?我想抱抱你——我差点就留在那个孤岛上,再也不能回来了呢。”

Peter暗自叹了口气,他还是照做了,等他小心翼翼地趴伏到Wade身上,脑袋蹭到雇佣兵的肩窝时,他才忽然想起来,抬起头问:“监控摄像呢?”

“这个疗养室里没有。如果有的话,你觉得现在会没有人马上冲进来,确认你是不是被可怕的雇佣兵威逼利诱了?”Wade说,“如果你不放心,我等会儿爬起来去把记录全都删掉。”

“好吧,如果你说没有的话。”Peter的耳朵贴在Wade的锁骨上,能隐约听见他心跳的声音。Wade笑了两声,问他:“是不是味道不太好?和你全身的苹果味可不一样,我做任务的时候钻了地底下——”

“还好,如果你尝试着和蜥蜴博士打架的话,你就知道我说的还好是什么意思了。”Peter弯弯嘴角,稍微动了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这样不会压到你的伤口吧?我是说,这个主意挺蠢的,还是等你好一点以后再——”

“差不多了,其实没这么难。”Wade咧咧嘴,“虽然没有自愈因子帮忙,我好歹也是Deadpool,这点伤口没什么大不了。”

Peter总觉得那句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再三提醒自己不要把这句话说出口,但在他悄悄攥紧拳头又松开了三四次之后,“那你当时为什么就不愿意回来了?”他还是说了出来。这是控制情绪的一次失败的尝试,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能成功,但Peter时不时就会遭遇这样失败的时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陷入几秒钟的慌乱里,接着就是他毫无力度的补救:“不过,你现在没事就行了。”

Wade似乎察觉到了,但并没有揭穿他。他们沉默了一会儿,Peter用手指点了点Wade的锁骨,说:“你能把面罩摘掉吗?”

Wade应了一声,把手放到面罩边缘时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他把面罩掀下来并扔到一边去的那一个瞬间,他们就像是事先约定好了似的,把嘴唇贴到了一起,Peter伸出手抚摸了一下Wade耳后透着淡褐色的发根,Wade的手穿过Peter的发丝,轻轻地把他往自己贴近。用舌尖去触碰牙齿时有些试探的意味,但真的纠缠到一起的时候就不再轻柔了,等Peter微微喘着气,把Wade往后推了一些时,Wade的手已经贴在他的臀部上了,带有隔着白大褂和裤子都能感到的热度。

“别——”Peter还没说完,Wade就又凑过来吻住他,像是要把他唇齿间的空气全都吞到自己肚子里似的,他的另一只手隔着布料揉捏Peter的臀瓣,轻抚他的尾椎。Peter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没能终止这个吻。他隐约感觉Wade现在需要安抚,而大部分人都不能承受住Wade需要的安抚,Peter刚好可以。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Peter连耳尖都有些泛红了。“你的伤还……”他低声说,Wade蹭了蹭Peter的鼻尖,他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地看着Peter。

“摄像头并没有对着我们,我们不应该做点电视台的大人物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事吗?”他说,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唱歌。Peter缓缓地吐出一口气,Wade的手仍然停留在他的屁股上,而现在他也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了。他推了推Wade,让他躺好,然后翻过身,坐在Wade的大腿上。


一个链接但其实有两趟车↓(x

https://shimo.im/doc/t4IgTC2CExYysNZM


Peter又回到客厅里去收拾东西,他把外卖盒,废纸,断掉的小刀或者融化到不成形的蜡烛全都塞到垃圾袋里去,然后把桌子擦一遍,把东西都摆好。Wade有时候会帮他,但大部分时候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Wade也会夸Peter,象征性地说一句“谢谢你啦魔法保姆”,但与Tony不同的是,他从来没提出过让Peter成为他的生活助理的提议,也没有真的把Peter当作保姆。至少他从来不会主动要求Peter帮他收拾房间,这都是Peter自己做的。

Peter把Wade的床单塞进洗衣机,把他的枕头都拍打了一遍,确认很多地方已经被收拾得不错了,才又回到客厅。Wade还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像是在思考什么。Peter走过去,贴了贴他的脸,Wade这才回头来看他。

“你的伤怎么样了?”Peter跪在沙发边,轻声问。Wade皱皱鼻子,像是猜到了他会询问这个,把自己的背心撩了上去。Peter可以看到他原本光滑的腹部上留下了一个X形的疤痕,疤痕很大,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腹部,看上去有些让人揪心。“看到没,Zemo都想让我进X-Men。”Wade得意洋洋地说。Peter轻轻地碰了碰他的疤痕,忽然凑过去,吻了吻那道疤痕。Wade像是吓了一跳,他的手停在背心的边缘,半天不知道拉下来还是继续让它敞着。

“我想和你谈谈,Wade。”Peter低声说。

“嗯……嗯?”Wade哼了一声,接着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不太对劲,于是轻轻咳了咳,用欢快的音调回应他,“是的,宝贝?你想说什么?”

Peter叹息了一声,他的指尖停留在Wade的疤痕上,那个X形状的中心,他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快被它吸进去了,像是要因此与Wade的疤痕融为一体似的。他沉默了好一会儿,Wade一直在安静地等他——事实上,他几乎从来没这么安静过,Peter都有些感动了。他想了好一会儿,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张张嘴,又闭上了。

“没什么。”他最后说,“没事了。”

他挪了挪,凑过去用手指摸了摸Wade的嘴唇,然后吻了Wade的嘴角。他伸出手去触碰Wade的金发,那些头发像他的主人一样并不安分,甚至毛躁得有些扎人,但Peter每次碰到Wade的头发,心里都会有一种异常柔软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的具体感受,但他至少知道它从何而来。

Wade看上去完全疑惑了,他朝Peter皱着眉,像是努力想用肉眼看穿他的想法似的。

“你怎么了?”Wade说,“你有什么都可以和Daddy说说。”

“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Daddy,是我一直在照顾你。”Peter忍不住笑了,他收回手来,趴在沙发边,朝Wade弯着嘴角。

“所以?你厌倦了?”Wade哼了一声,“你累了?想辞职了?”

“你给我付过薪水吗?”Peter有些惊讶地问。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嗯……你说的对,没有。那你为什么还一直在做这事?我又没有给你报酬。”

Peter张张嘴,他想了一会儿,说:“我想我可能习惯了吧。你需要一个人照顾,是不是?”

“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Wade盯着他,那双眼睛蓝得几乎能让人忘记蓝色原本的模样,“我知道很多人都说你会照顾人,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

Peter看着那双眼睛,很久都没有说话。他心里逐渐明了起来,Peter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他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让Wade知道。也许Wade也知道,毕竟Wade也是个聪明人。有时候他希望Wade可以再傻一点——就像他不会照顾自己时那样傻,这样他就不会看出来Peter一直以来的伪装了。

“不。”最后,他叹了口气,“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

他没有再看Wade的眼睛,而是站起身来,去把洗衣机已经洗好的床单拿出来,晾到阳台上去。在这时候,Wade也并没有来帮他,而是仍然躺在沙发上,什么话也没说。Peter知道Wade是个混蛋,这件事甚至Wade自己也有自知之明,他会躺在孤岛脏污的地面上,说“我是个混蛋所以我死了也没有人会感到难过的”,他混蛋到宁愿沉到海底也不愿意回到这里来,混蛋到他从来都知道Peter在想什么,但他从来都不揭穿。

Peter意识到他自己也在逃避这个现实,他逃避了很久,每次某些话快到嘴边了,他就强迫自己把它们咽回去。他在睡梦里看到了Wade的蓝眼睛,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就会把那双梦里的蓝眼睛当作是梦里的蓝宝石,除了会发光没有任何意义。

Peter晾好床单,把手撑在窗台边,往外面看。街道洒满了夕阳的光辉,外面的建筑群都带着老旧的脏污,像这个房间的墙壁和地面一样。Peter该离开了,他只是来检查Wade的伤势的,顺便帮Wade整理一下房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现在他把一切都做完了。

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Wade没有在盯着天花板,反而在盯着他的背影。他撞上了那双蓝眼睛,这让他呼吸停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Wade,”他说,“我还是希望我们能谈谈。”

Wade应了一声。他把视线移开了,看向了天花板。

“你下次不能再让自己受伤了。”Peter微微皱起眉来,“既然存在抗自愈因子的武器,你就应该小心点。”

“——你想说这个?”Wade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Peter朝他点点头。Wade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嘟囔了句什么,然后摊开手,大声说:“好了,我当然知道,妈妈。但是这有什么关系?要是连我都死了,收视率可就彻底没了——我根本不会有事。”

Peter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想你一个人留在孤岛上,然后沉到海里,我只能从Tony那里听说所有的故事。”

“你只是在习惯性地担心,Peter,”Wade说,“我不会有事的,你不需要担心了。”

“我知道我不能成为你回来这里的理由,因为我对你的照顾,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Peter接着说,“拜托,Wade,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不需要谁照顾你。”

Wade张张嘴,没有说话。

“我当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你也清楚。”Peter缓缓地吸了口气,“这已经超过照顾太多了。我只是在干涉你的人生而已,而你一直放任我这么做。但很显然,我自顾自地干涉你的人生,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什么。”

Wade慢慢地坐起身来,他抓了自己的金发一把,盯着Peter。

“因为我是个混蛋,Peter。”他说。

“因为你是个混蛋,我知道。”Peter也说。

他回头看了看窗外,夜幕已经逐渐弥漫过来,把天边的一角染成蓝紫色。

“我该回去了。”他说,“不要忘了把门口的垃圾扔到下面去,我大概只能提走三四袋。”

他走过去,想把自己的背包拎起来,Wade却忽然对他举起了一个光盘。Peter回头去看他,伸向背包的手停在了半空。

“我一直想把你收到这个光盘里,这样我就可以走到哪都带着你了。”Wade说,咧着嘴笑起来,“然后你就可以每天帮我收拾屋子,帮我洗衣服,整理床铺,也不需要去Tony Stark那儿上班,哪都不会去。”

Peter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但我知道,如果是我被收进光盘里,我一定会自杀几百遍的。我讨厌失去自由。”Wade抛起那个空光盘,又用手接住,“讨厌到宁愿和孤岛一起,沉到海里去。”

他把光盘握在手里,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所以我没有这么做,即使我是个混蛋,我也没有。”

Peter没有说话,他站直了身子,等着Wade把接下来的话讲完。

“同样,我可以说我讨厌你,嫌你很烦,把你推得远远的,”Wade耸耸肩,“但我也没有,即使我是个混蛋。”

接着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但我猜,可能,正因为我是个混蛋……”Wade叹了口气,“所以我才会想把你装在光盘里的同时,又想把你推得远远的。”

Peter停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转过身去。Wade以为他要流泪了,吓了一跳,但并没有跳下沙发去安慰他。Peter很快又转了过来,但令人意外地,他弯着嘴角。他走过去,俯下身,吻了吻Wade的额角。Wade没有躲开,Peter用手抚摸他的耳后时,他抬起脸来,就像是约好了似的,他们把嘴唇贴在一起。

“我希望你至少能知道,”Peter贴着他的嘴角,低声说,“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混蛋。但我从来没有因此就不再试图来照顾你了。”

Wade可以看出Peter的眼角有些发红,但直到下一个吻落在他的额角,他也没有揭穿。

 

 

FIN.

 

“我人生的希望啊……”Tony捧着咖啡,感动得不停叹气。Peter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把资料抱到他的桌面上去。

“你最近看上去挺开心嘛,Peter,”Tony抿了口咖啡,“有什么好事?”

“没什么。”Peter朝Tony咧咧嘴,想了想又说,“我想,人们得到一件自己想要很久的东西时,都会很开心吧?说起来这个,Stark先生,您怎么和Natasha说了我照顾人的事啊?”

“这不是事实吗?”Tony摊摊手,“而且我想报复你一下。上次我和Spider-Man一起揍反派,他居然开始说教我,说我咖啡豆都找不到难怪会产生失误——一定是你告的密是不是?嗯?你和他真是关系好啊,什么都说,我心情不好我就扣你工资,听到没?”

Peter抓了抓头发,朝Tony讪笑了两声,“别啊,Stark先生,扣工资我会饿死的。”

“就这么定了,你讨厌我也没用,谁让我给你发钱呢。”Tony翘着腿说,看上去非常得意洋洋。Peter把资料整理好,说:“好吧,老板。你想要甜甜圈吗?我下去见个……朋友,可以顺便给你带一个回来。但只带一个,否则Pepper小姐又要埋怨我了。”

“我就说你会照顾人,Peter!”Tony把咖啡杯放下,欢快地说。Peter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朝他耸耸肩,露出个微笑来。

 

 

其实写到后面我自己也懵了,我在写啥!(x

谢谢大家看到这,光盘贱虫真的很好吃嘛,哭哭,还想再写写学院王子白大褂和金发碧眼妈宝(不是)的故事!

不过下一趟车就是无口(x)贱贱和托比虫啦w

评论(23)
热度(33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