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两则无名摸鱼(不

一个被官方伤害到了以后的摸鱼……

为九头蛇的绿贱贱感到窒息,哭哭!本子的稿也快写完了(终于x),我可以放肆了!我要摸鱼治愈一下!(你

超级——超级短的一个摸鱼,胡乱写了写www

 

 

by AOzero

 

“Wade身上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东西,像是他其实会弹钢琴,会引用菲茨拉杰德的句子,还会写诗——我的意思是,正经的那种写诗,不是他平时那种胡乱写的儿童诗。其实他有些儿童诗写得还挺好的,他女儿都喜欢看。”

Harry把手里的箱子放到地上,Peter把手里的箱子也放到他旁边,一边接着说:“他还画画——他的画有时候看上去就是小孩子一样的涂鸦,有时候色感又好极了,特别是对红色,他对红色很敏感。他会跳十几种舞,有些舞古怪到名字都像原始部落语言。他还会做木工,那边那个书架就是他搭的——”

Peter带着Harry下楼去,一路上仍然在说着,直到他们下到楼下,看到Wade和Logan在货车边因为箱子的问题争论着什么,他才停下。Wade看见他,张开手来,和他拥抱了一下。Harry呼出一口气,说:“还有多少没搬?”

Mary Jane又数了一遍,说:“呃,还有十七个。”

“你们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多东西?”Harry忍不住抱怨,“你们的新公寓都要堆不下了!”

“没问题,我一口气可以抱十个。”Wade拍着胸口说,说着就弯下腰去抱箱子。但实际上,公寓门的高度也不能让他抱着十个箱子往里冲,所以最后他只抱了五个。

Wade抱着箱子上去了,Peter又回过头,朝Harry笑了一下,“他永远比他自己知道得还要好得多。”

“至少他告诉我,会的技能多少,与这个人是否不烦人,还是有点差距的。”Harry用手拍着箱子,说,“别误会,Peter,我的意思是,他的确好得很。”

Peter只是朝他耸耸肩,像是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评价,转身抱起Wade落下的五个箱子,也往公寓去了。

要布置新公寓的过程是很累人的,Wade和Peter之前已经把墙粉刷过一遍了,现在只需要进行一些打扫,再把东西都摆好。Wade把床组建起来,Peter就爬到天花板上,把天花板清理一遍。他因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蜘蛛网而尖叫了一声,Wade冲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Peter快速地从天花板落到地上,把扫帚递给他,大声说:“交给你了,交给你了。”然后马上跑开了。

所以Peter又找到Wade的一个好处,比起Spider-Man,他更不害怕蜘蛛。

床还没完全组好,他们就把帐篷翻了出来,在客厅的一堆纸箱中央搭起来,睡在里面。Wade搭帐篷搭得比Peter快多了,在Peter还翻着说明书的时候,他已经把大体形状扯出来了。Peter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热恋期总是很奇妙,像是掉进了一团粉红色的蘑菇云,你总会干些你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事来。Peter真的这么干了,他凑过去,吻了吻Wade的脸颊,然后高兴地宣布:“每次你让我这么高兴的时候,我都会吻你一下。”

Wade也很惊喜,他把帐篷往地上一摆,说:“奥丁的痒痒挠啊,这么简单就能捞到Spider-Man的一个吻,我的幸运人生。”

Peter敲了敲他的脑袋,钻进帐篷里去。他们在帐篷里留了一盏小夜灯,Wade给他讲了一些在孤岛上的热带雨林里遇到的奇怪事。Peter听见他说,他在孤岛边自己做了艘奇形怪状的船,然后坐着逃跑的时候,又凑过去吻了他一下。

这大概就是一切的开端了,Peter之后总会亲吻他,也许是因为Wade做了份更好吃的煎饼,或者修好了电视机、找到了一件Peter丢失了许久的东西,又或者说出了超过三十种酿酒的名字。有时候Wade讲起以前干过的事,包括他怎么在宇宙里靠一双溜冰鞋到处跑,或者怎么躲过两只龙的追捕——这些故事的真实性谁也不知道,但Peter还是会吻他一下,并且解释给他听,这是为了什么。

“有时候我觉得你会的太多了。”Peter打着哈欠说。外面下着雨,他们正窝在沙发上,Wade躺在沙发上,Peter就趴在他胸口,感觉已经快睡着了。

“嗯哼,会的多有什么好处吗?”Wade问。

“当然有好处,你这个傻蛋。”Peter笑了两声,“你比我厉害得多,有时候我会想,我又不会搭帐篷,又不会解决蜘蛛,又不会弹莫扎特,你是怎么想着要和我在一起的?”

“这和会什么又没有关系,Peter,”Wade闷声笑了起来,“再说,这些技能又不是我真的想学。有时候,血污的工作逼你,或者生存逼你,又没什么好自豪的。我喜欢被人低估。”

“不,我不认为你喜欢被人低估。”Peter说,“我也不喜欢你被人低估。但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什么?”Wade问。

“你喜欢被人低估之后,马上展现出他们意想不到的你的那一面,然后看他们震惊或吃瘪的表情。”Peter伸出手,轻轻地做了个打脸的动作,然后坏笑起来,“老实说,我也喜欢你这么做。”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大声笑起来。Peter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说:“这是为了总让人这么出乎意料,Wilson先生。”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也低下头,吻了吻他的额头。

“这是为了什么?”Peter轻笑着问。

 “即使你总觉得自己不够好——但相信我,”Wade搂着他的腰,笑了起来,“这个吻是为了你的一切,Parker先生。”

 

 

FIN.

 

 

真的非常短了(

不过看贱贱的漫画,觉得他会的技能真的太多了23333居家旅行必备好男人,只要他不疯就很好用(不你

两个人都是容易感到自卑的类型,所以需要快点抱住对方哇!你们两个都很好!哭哭




嗯……感觉不够甜,忽然又翻出之前写的一篇来,塞进来甜一把!(你

总裁虫的设定w



by AOzero

 

 

Peter在Parker工业旁的小巷子里发现了坐在地上的Wade,制服被割破了好几处,可以见到一些弹孔,地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腿部的伤口尤其严重。见他来到时,Wade朝他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一个该死的秃头——真不简单,找了一整个雇佣兵团等着呢,我甚至在敲晕他们的时候还发现了几个以前认识的,真是可惜了,我应该把他们招来给我干活,这样他们就不至于跟着那个阴险还加胖版的道恩·强森——老实说,如果不是你说过,我真的很想让他们的人生就这么了结,也免得活得如此掉价——”

Wade在Peter把他的胳膊扛到自己肩膀时仍然在喋喋不休,直到Peter微微弯腰用力,把他背到自己背上。

“帮我拿着鞋子可以吗?”他说,把皮鞋脱下来塞到Wade手里,“就当你在提着水晶鞋吧,我怕我在半空中把它们踹下来了,这皮鞋可名贵了,不知道把我卖了能不能买一双。”

“你在开玩笑吗宝贝?你现在的身价可以把自由女神像都买下来。”Wade乖乖地提着他的皮鞋,挂在Peter背上。Peter任由他胡说,手贴上墙壁,背着他往上爬,悄悄避开大落地窗和员工的视线,一直到杂物间的窗口。他们从那里翻进去,然后Peter带着Wade去了顶层自己的房间。

Peter把Wade搬到浴室里去,把热水放好,再把Wade剥光。因为制服已经贴在了皮肉上,他还得找剪刀把它剪开。Wade一直在说话,Peter知道他在转移注意力,于是一边和他聊天一边小心地避开伤口,把制服剥下来。虽然Peter一直被May婶形容为力气大就胡作非为的类型,但他毕竟有照顾自己的经验,所以他还是很快地解决了这件事,把剥光的Wade放进了水里。

Peter走出浴室,去把自己被血浸染的衣服脱下来。他在意识到这件衣服比皮鞋还贵的时候愁眉苦脸了好一会儿,然后在Wade的包里翻出了一件淡粉色的、上面还印着白色兔子的浴袍,穿在身上。因为浴袍是Wade的,所以穿上去还大了些,显得有些松垮。

他靠在浴室的门框上,抱着手,看Wade躺在热水里,露出稍微放松了些的表情。Wade总是喜欢在受伤后直接泡个热水澡,他根本不在乎什么伤口感染的问题——因为他根本就不会。他只喜欢直接用水洗掉血污,然后就放任伤口自己长好。Peter之前非要帮Wade照顾伤口,但却发现抹药的速度还没有伤口痊愈的速度快,也就放弃了。虽然Wade当时得意洋洋的表情让他有些不满,但毕竟Wade不再流血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Peter走过去,把浸满血污的水放走,重新放热水出来。Wade注视着他调节水温的样子,忽然说:“你应该进来一起洗,甜心。这个浴缸这么大,都足够两个人躺下来谈心了。”

“嗯哼?”Peter哼了一声,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可不想和你在浴缸里躺下来谈心。”

“对,对!”Wade立刻兴奋地鼓起掌来,“我们不应该在浴缸里谈心,我们应该干点别的事——”

“行了吧,Wilson先生,”Peter拿起一旁的毛巾,扔到Wade脸上,“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浑身是伤的情况下你还能想给自己找那方面的乐子,我真的非常佩服你的承受能力。”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给自己找乐子。”Wade拿下毛巾,揉了揉自己的脑袋。Peter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站直了,有些犹豫地把手放在腰间,解开了他的浴袍腰带。他把它扔在Wade破碎的制服边,踏进了浴缸里。Wade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Peter靠着浴缸边,一只手捂住脸,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帮我照顾伤口的时候吗?”Wade说,“那时候你也进浴缸了,但是当时我公寓的浴缸太小了,所以我们在里面折腾好一会儿才找到最适合的体位——”

“我觉得你应该闭嘴了,Wade。”Peter皱起眉来,他的脸开始微微泛红,而他声称这是浸在热水里的缘故。

“是的,是的,你当时看着我的伤口,可难过了,趴在浴缸边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我当然只能把你抱到浴缸里来了——可是瞧瞧你,Peter,你现在都已经看惯我乱糟糟的样子了。”Wade朝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Peter伸出脚,看准他的腹部伤口已经痊愈了,于是轻轻地踹了踹他的肚子。

“如果这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能让你闭嘴,我一定会花重金把那个人买下来,天天带在我身边用来屏蔽你。”Peter不满地说,Wade抓住他的脚踝,摩挲了一下,然后说:“你就可以让我闭嘴,甜心,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他朝Peter眨眨眼睛,Peter不信他,把脚抽了回来。

“这太让人伤心了,你以前喜欢我的笑话的!”Wade委屈地嚷道,Peter又看了他一眼,说:“不,不是这方面的笑话,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嘿!”Wade忽然起身扑过来,把他摁在浴缸边,Peter吓了一跳,差点把他踹出去。浴缸里的热水因此剧烈震荡,晃出去了一些。Peter在最先认识Wade时蜘蛛感应一直响个不停,要咬着牙坚持下来才能与Wade正常相处,但自从和Wade确认关系后他的蜘蛛感应就再也没对Wade起过作用,因此总是不能避开Wade突如其来的袭击,这一点每次都让Peter感到恼怒,就像是遭到了背叛那样的恼怒。

“不要乱动,你身上的伤口都乖乖合拢了吗?”他问。

“当然啦,Parker总裁先生的命令谁敢不听呢,它们被吓得马上就变回原样了,甚至不需要你用蛛网加固一下——”Wade胡乱答应着,低头寻找他的嘴,迫不及待地就啃上去。Peter微微皱起眉来,但还是接受了这个亲吻,他嗅到了淡淡的铁锈味,但这种气味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Wade伸手抽着他的腰让他往上坐了些,舌头在他嘴里打了个转,绕出来,顺着他的脖颈往下舔舐。Peter暗自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用力捏住Wade的耳朵,让他嗷嗷乱叫着抬起脑袋来。

“不要乱动,我说过了。好好待着不行吗?”Peter朝他翻了个白眼。Wade不高兴地蹭了蹭他的胸口,有些赌气地咬了一口,但真的没有再乱动了。Peter摸了摸他坑坑洼洼的脑袋,有些满意他的反应。躺在热水里慢慢放松下来。

“下次别再把自己搞得那么惨了,好吗?”Peter轻声说,“至少嘴里不要有铁锈味吧。”

Wade应了一声,趴在Peter胸口不起来。Peter又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你去做什么坏事了?”

“什么都没有。”Wade模糊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Peter也懒得追问了,只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Wade又蹭蹭他的胸口,说:“你那瓶樱花味的沐浴露还在吗?我喜欢那个味道,拿来给我用用嘛。”

“你现在可以擦沐浴露了?”Peter朝他挑挑眉,Wade“哈”地笑了一声,说:“我往自己伤口里倒过辣椒酱,沐浴露有什么大不了的。”

Peter也不想问他为什么会往自己伤口里倒辣椒酱,于是只是说:“不行,等你伤口好透了再说。”

他们又在浴缸里坐了一会儿,直到Peter把Wade抱了出去。虽然Wade自己已经可以走了,但他就是缠着Peter让他抱自己出去。Peter知道他已经好透了,有些不爽地把他往床上一扔,又出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毛巾和浴袍,他把Wade擦干净,Wade虽然一开始有些挣扎,但Peter把他摁住了。

“我以前还在高中那时候,每次受伤你不都是这么干的?”Peter弯着嘴角说,“穿着护士服,拿着毛巾,说要给我做全身检查。”

“我那时候更喜欢用舌头把你的伤口舔干净。”Wade声明,“虽然你总是把我踹开。”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在意我伤口边有没有什么玻璃碎渣,我可在意。”Peter瞥了他一眼,“而且,我不想让你舔我,大叔。”

“我可想让你舔我——”Wade还没说完,Peter就用毛巾打了他的脸一下。

他把毛巾放回床头柜时,Wade就拉着他的手臂,把他拉到床上来。Peter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先睡一觉?等会儿醒了,就去打扫我的浴室去。别埋在我胸口,我现在还没原谅你呢。”

Wade满口应允,但还是往Peter怀里钻,毕竟之后的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知道,顶多朝Peter多撒一会儿娇就好了,他总会原谅他的。

 

 

FIN.

 

真的完啦www

 大宝贝贱贱就是要埋总裁胸嘛(不

评论(26)
热度(360)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