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贱虫】儿子的复仇(Superfamily设定,旧文重发)

有姑娘说喜欢这篇w这篇文是之前发的了,被屏了,就补一下,试试能不能成功哇


Attention:

1、Superfamily设定,盾铁+贱虫,阿浓太太想看的梗,阿浓太太取的题目,我只是负责写出来而已wwwww

2、就是不开车,哼!

3、希望阿浓太太不嫌弃嗷呜呜呜!也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哇wwww

 

 

OK?

 

 

儿子的复仇

by AOzero

 

 

他应该先看一眼窗户,再飞荡到它面前打开它的。不,从一开始他就应该选择好好地走门,走正门。蛛丝给了他很多便利,很多偷懒的机会,很多——让他后悔做出的选择。

Peter蹲在窗台上,手还抬着窗户的边缘——他刚把它抬起来准备跳进自己的房间——感觉自己手心的生物静电都要炸裂开了,伴随着他的心脏一起。他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包里背着他的物理作业和相机,没有穿着他的制服,因为荡到他的房间这个高度已经没人看得出他是谁了。

他不进房间的理由是很明显的。这是他的房间,Peter很确定他没有走错——爱因斯坦吐舌头照片和汤姆·克鲁斯海报都还贴在墙上,旁边是一整片他的相片墙,他贴了很多他拍的照片在这。他的三脚架和天文望远镜——Tony在他六岁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角落,还有他有些乱的桌子,备用蛛网发射器还被他扔在桌子上。他没走错,至少Tony不会在他和Steve的房间里贴任何爱因斯坦的照片。

这是他的房间。但他的两个爸爸在他的床上,他印着星星盾牌的床单上,一脸惊愕地看着他。谢天谢地他们还穿着衣服,但也快没了——Tony的外套已经被扔到他的三脚架旁边,领带散开,衬衫解开了大半。Steve还穿着衣服,但领口乱乱的,手停留在Tony胸口的反应堆上。Peter敢肯定他们已经接吻了,还是Tony说过的“大人式亲吻”——至少Tony的嘴看上去像吃了一吨辣椒那么红。

他们三个看着对方,大半天没有一个人说话。

最后是Tony先开口的,他保持着躺在Peter的星星盾牌上的姿势,假装很惬意地把手枕在脑袋下面,说:“你的床不错,很舒服。(Steve很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朝他使劲使眼色,但Tony根本没看他)当时我就和你说这张床更好,你还不信,事实证明我总是对的。”

Peter掉头就荡走了,Tony在后面大喊了一声,Peter根本没听见。

 

“你的意思是,你的爸爸差点在你的床上干起来了?”

Peter叹了口气,他躺在沙发上,把盖在脸上的物理书拿起来,看了看坐在沙发另一头的Wade。后者把他的腿放到自己腿上,用手按捏他的小腿。Peter轻轻蹬了蹬腿,但很快又安分下来。

“是,是这个意思。”他说,又叹了口气,把物理书盖回自己的脸。

“嗯哼,这真是个有趣的伦理故事,比电视上的精彩多了。”Wade说,手开始揉捏他的脚踝。

Wade的公寓不大,而且地址很偏,周围没什么人居住,还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味。但Peter很喜欢,有时候比起待在自己的房间,他更喜欢跑到Wade的公寓里来。他不知道是不是Wade为这个公寓加分,还是这个公寓为Wade加分,总之Tony每次知道他来找Wade,刚开始的时候他很生气,之后Peter一回来就把他扔进浴室,再之后,Tony拎着几个机器人保姆把Wade的公寓大扫除了一遍。霉味少了不少,但Peter还是喜欢待在这里。

他和Wade交往很久了,从他高中的时候确定关系,到高中毕业透露给了Steve,到上了一年大学才敢让Tony知道。即使如此Tony还是发了一顿脾气,他穿着背心和工装裤,用扳手把他的实验台敲得咚咚响,大声对Steve说:“一开始就不该收养他,我说过我讨厌小孩子,我和你说过什么来着,你从来不听我的——我让你选个女孩,你就把他抱了回来,我他妈说过什么来着!”

他每次都这样,气到实在不行,就会说起这段话,从他们收养Peter时就开始了。第一次说这段话的时候是给Peter换尿裤的时候,Steve站在旁边耐心地讲解但并不动手帮他,他折腾了至少半小时,然后宣布这是世界上最难的难题,比制造一个虫洞还复杂;第二次是Peter从扶梯滑手上滑下来,摔破了膝盖,Steve帮他上药的时候他一直在大声哭,Tony就坐在旁边捂着耳朵,一边大声说这段话,最后又抽出几张纸把Peter的脸用力擦干净;第三次是Peter的小学老师要求每个家长都去参加家长日,Tony推了所有的会议和任务,一边系领带一边说这段话,但等去到学校被一堆孩子围着问东问西的时候,还是Steve把他从小孩堆里挖出来的;第四次是Peter叛逆期的时候,和他大吵了一架,然后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反锁了房门,Tony就在客厅里大声和他说这段话,说完又让Jarvis把Peter房间的监控调出来,放在客厅就显眼的位置;第五次就是Peter告诉他他和Wade交往了好几年的时候。因为面对面对Tony说出这些话实在太困难了,Peter就发了个语音信箱给他,Tony在实验室里,让Jarvis放给他听。

录音有十分钟那么长,其中四分钟都是Peter紧张时会发出的拟声,比如,呃,啊,嗯,哼,就像是他心里一直有个小矮人尖声大喊“不要说出来”一样。Tony安静地听完了,然后抬起头来。

“这他妈什么?他说什么?Jarvis,再放一遍。叫Steve下来。”

于是他又听了一遍,又一遍。Steve下来了,站在他的实验室门口,于是Tony就开始说这段话,扳手敲着实验台加重他的语气。Steve靠在他的实验室门口,抱着手臂,点头,点头,眼睛不知道看着哪个角落,一直到Tony大声说:“快点让他回家!”才站直身子,对Tony说:“我爱你。”然后转身去找Peter了。

“莫名其妙!”Tony在后面大声说——他总是这么形容Peter和Steve,“莫名其妙的父子俩”,像是他从来没理解他们的思维。

Peter也没能很清楚地理解他爸爸们的思维,比如,他们是怎么想,才会决定在自己儿子的床上留下点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回忆的?

“他们可能只是碰巧在你的房间遇上了,干柴烈火,接着忘记了场合,并且猜着你不会那么快回来。”Wade说,他挠了挠Peter的脚底,Peter立刻轻轻地踹了他一下,声音透过书而显得闷声闷气:“他们不可能在我的房间遇上,一定是算计好了。‘啊Steve,今天Peter不在,走去他的房间里睡睡他的盾牌床,制造点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粉红回忆吧’——”

Wade把他的书抽走,朝他微微弯下腰,咧着嘴说:“好呀Tony,我想在那张盾牌床上干你好久了,你说Peter有没有在这张床上也和Wade做过呢?”

Peter又踹了Wade一脚,这一次劲就很大了。

“住口!”他大声说,坐起身来,不停搓着自己的手臂,“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让我想象那个场景,这会成为我一生的噩梦的!”

Wade大笑起来,一把揽过Peter的肩膀,贴着他的耳朵说:“噢,我敢肯定Peter一定和Wade在这里做过,不是吗?偷偷的,在他的爸爸们的眼皮子底下——”

Peter推搡了他一把,耳尖有些泛红,但还是很严肃地说:“停下,Wade,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说这些。”

Wade耸耸肩,向后靠坐着,手臂搭在沙发上。

“你现在一定很生气。”Wade说,“我听说孩子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很生气。”

Peter瞥了他一眼。他当然生气,还不是一般程度的生气,而是想用蜘蛛力量把什么东西打断的生气。Steve和Tony不是那种自控力很完美的大人——Steve还好说,Tony基本没有作为成年人的自觉,他们经常在Peter面前就做出很多亲密——有时还有些过头——的举动。有一次夜晚,还是青春期的Peter想去楼下餐厅喝水,刚走到走廊上就听见他的爸爸们的房间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他站在黑暗里静静地听了几分钟,最后水也没喝,就回到床上躺着去了。当时他的胸腔膨胀得都要裂开了,这种情绪其实非常奇怪,非常不舒服。他感到羞耻,像是偷窥到了不该偷窥的秘密——又感到生气。但他也说不上来这种生气从哪里来的,但他还是很生气。

虽然随着年岁增长,Peter已经不会再因为Steve和Tony在他面前“无视他的亲亲和拥抱”而生气,甚至已经习惯了。但他真的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在他的房间里——他的爱因斯坦和汤姆·克鲁斯面前,他的一大堆照片面前,他的天文望远镜和备用蛛网发射器面前——他的星星盾牌上。

这当然让他非常生气。

Peter也靠上沙发背,他叹了口气,Wade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耳朵尖。

“我听说孩子会因为这非常生气,”Wade说,“但如果父母们遇到这种情况一定更生气。”

Peter回过头去,奇怪地看他,说:“什么情况?”

Wade耸耸肩,说:“就比如,如果我们两个在他们的床上滚成一团,他们一定会更生气。就是这个情况。”

Peter看着Wade,看了很久,直到Wade都开始有些头皮发麻。

“你想冒个险吗,Wade?”他说,用一种非常温柔的语气,用一只手轻轻地拉起Wade的手,握在手心里,“可能有些危险,但如果不危险,怎么能叫冒险呢?”

Wade很想把手抽出来,但Peter明显用了点蜘蛛力量,他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看着Peter的笑容,偷偷地咽了口唾沫。

 

Steve和Tony坐在餐桌边,面对面。Steve一脸严肃,而Tony一直在往自己的嘴里塞他从Peter房间里顺出来的薯片。

“我们应该向他道个歉。”Steve说,伸手帮Tony把胡须上沾到的薯片碎屑扫下来,“这挺不对的。”

“这都怪你。”Tony一边嚼着薯片一边说。Steve点着头,耳尖都有些泛红,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说:“是怪我。”

Tony立刻用一脸可怜同情心疼的表情看着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我也会承担些责任。我会和他道歉的。他是全世界第二个可以接到Tony Stark道歉的人,他应该对此感到感激,至少他可以排在Pepper后面。”

Steve轻声叹了口气,他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说:“Tony,就很简单的和他道个歉,好吗?别说太多。我之后也会和他谈谈的。”

“我能说什么?你这么不相信我的能力?”Tony说,又叼起一块薯片,“他掉头就走,现在一定去找Wilson了。”他说,说完自己又开始不高兴,把薯片咬得咔嚓作响。

Steve撑着脸,看着Tony把那包薯片吃完,拍了拍手,才想起来快要到饭点了,本来不该让Tony在这个时候吃零食的。Tony没有什么时间观念,长年的沉浸实验室让他总是忘记正常生活的节奏,所以总是Steve当他的人力日程表,时刻提醒他什么时候该干什么。Tony总是忘记自己什么时候该吃饭,但他对很多事情却记得很清楚。他的日程表只会提醒他他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事,其中就包括Peter的生日。

Tony对Peter向来这样,总是一边埋怨他难搞,一边把大部分的爱都给他。有时候甚至比给Steve的爱还多,Steve看得出来,也没什么好嫉妒的,他喜欢Tony发生转变的时刻。Tony会给Peter对于Tony来说能给的最大的关心,以及最大的物质支持。他给Peter买任何可以让他得到成长和发展的东西,给Peter最大的个人空间和发展空间,但从来不逼迫Peter去干任何事。除了他在Peter的恋爱方面一直抱有异议以外,一向不对人退让的Tony对Peter简直做出了极大的让步。他让这个逐渐长大的小男孩充满了他的生活,充满了他的思绪,以至于有时候Steve都觉得他有些保护过度。Tony一直觉得Peter还是个孩子,还是个需要他这个钢铁爸爸为他做很多事的孩子。但Steve知道Peter毕竟不是彼得·潘,他总会长大的,会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决定,所以他一向对Peter的选择表示尊重。

Peter当然也知道该怎么处理和他们的关系,怎么处理Tony。虽然他在叛逆期和Tony几乎把大厦都掀了顶,但Peter毕竟是个好男孩,他知道怎么做是更好的。Steve喜欢这些时刻,Tony为Peter发生转变的时刻,以及Peter为Tony做出选择的时刻,这让他愈发珍惜他们的陪伴。

Steve在Tony又准备拆开一包薯片之前按住了他的手,Tony朝他瞪眼睛的时候,他说:“Jarvis,Peter回家了吗?”

“是的,Cap。”Jarvis说,“Peter少爷已经回来了。”

Tony拍拍手,说:“那我可以上去给他鞠躬磕头了吗?”

Jarvis沉默了一会儿,Steve和Tony看了对方一眼。

“我认为现在不是个好时机,Sir。”Jarvis说,“不过,决定权在您。”

Tony挑着眉,他站起身,背着手,朝楼上走去。Steve坐在餐桌边,摸了摸下巴,等待了一会儿。

几分钟后,Tony快速地冲下了楼梯,他扶着楼梯把手,压低声音急匆匆地说:“我操,Rogers,你他妈跟我上来——小声点,别问我,我他妈现在都快——”

他说完又折返上去了,Steve赶紧追了上去。他们在走廊上相遇,Tony指着他们的房间门,然后做了个深呼吸。Steve忍不住跟着他做了个深呼吸,走廊里很静,他们很快就听见了声音。声音——

“你确定你的爸爸们不会发现吗,Baby boy?”Steve确定这是Wade的声音,只有他会一直这么称呼Peter。

Peter似乎在轻声发笑。“他们发现才是好事呢……等会儿,我会把衣服脱掉的,你先躺好……”

“他们这个双人床可真大——”Wade感叹说,“还有这个被子,为什么是蛛网的图案?”

“Steve说这样更有家的感觉。现在别说话了,把你的手给我……”

接下来是一串Steve也不知道怎么描述的声音,Tony都没有发出过这种声音。Tony。他看了看Tony。Tony注意到他的视线,开始朝他疯狂地比着手势,他甚至做了抹脖子这个手势,Steve注意到了。他已经朝门走去了,Steve在一声有些拔高的呻吟里猛地捂住Tony的嘴,抱着他的腰,带着他跑了。

 

Steve和Tony再次坐在餐桌边,面对面。Steve揉着鼻梁,而Tony气得都快呼唤装甲了。

“我他妈说过什么来着!”他大声说,而Steve点着头,然后抹了把自己的脸。

“Tony,先冷静。”他说,握住Tony捏成拳头的手,“我们等一会儿,等……等——”他顿了一会儿,说,“等会儿我们再上去,找Peter谈话。”

“等一会儿?!”Tony说,“我儿子在我的房间里面,被一个变态干,你要我坐在这里等一会儿?!Rogers队长,你没听见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吗??Peter听上去都快哭了!他们是不是还——Rogers,你他妈再也不要用房间里那瓶润滑剂碰我,把床头柜里的东西都打包扔了!”

Steve又抹了一把脸。

“你在床上也是这样的。”他说,尽量用很冷静的语气。

“我怎么样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Tony说,气得脸都快涨红了,“那个小混蛋,我知道了,他一定是在报复我们,把一个变态带回家里来,带回我们的房间——我他妈都不在乎是哪个房间了,他怎么能让那个家伙对他做那种事情??他大学都还没有毕业!”

Steve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另一只手也握住了Tony的拳头。

“我爱你。”他说。

“莫名其妙!”Tony大声说,“别拦着我,我要去穿装甲。”

Steve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然后说:“Peter不会希望你在这时候进去的。”

“那他还希望我站在外面听完呢!”Tony说,“你没听见他说什么吗?‘他们发现才是好事’!这个小混蛋,我本来打算他下个生日会给他送辆跑车,没有了,没有了!他和Wilson在一个一天,我对他的爱就少10ml!少到量杯里什么都不剩了,我就——”

“我就往里面多倒一点。”Steve说,“现在,坐在这,等一会儿。”他从一旁抓过一包薯片,塞到Tony手里,“坐在这吃薯片,等你吃完这一包,我们就上去。”

Tony揪着薯片,一脸快要咬他的表情。

 

Peter和Wade躺在床上。Peter在做他的物理作业,Wade在看他做物理作业。

“我和你说过,把这些视频录下来有好处。”Wade说。Peter瞥了他一眼,又瞥了一眼Stark Pad上正在播放的视频,那是他们上次做的时候Wade说要录下来的,Peter当时表面有些抗拒,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好奇,于是欲拒还迎地让他把这个视频录了下来。

“有什么好处?让Tony气到翻白眼?那就是好处。”Peter用铅笔敲了敲Wade的脑袋,“把手从我的屁股上拿开,我作业还没做完。”

Wade不高兴地盯着他的物理作业看了好一会儿,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上面有个蛛网图案的夜光贴纸。

“这也太不对劲了。”他嘟囔着说,“你爸爸们其实某种程度来说有些变态。”

“我知道。”Peter叹了口气,“否则他们也不会在我的房间里就——”

“我见过很多溺爱孩子的,你真是个没被宠坏的幸运儿。”Wade说。

“我并没有被溺爱。”Peter说,“Tony绝对不会表现出他有多爱我。虽然这个蛛网是他让Steve贴的。”

Wade哼笑一声,又凑近了些,说,“我们要放这个视频多久?”

“再一会儿。”Peter咬着铅笔说,“别把你的眼睛移到那上面就行。”

“只听声音也很难受!”Wade大声抗议,Peter吓得立刻甩下铅笔扑过来捂他的嘴。Wade抱着他的腰在被子上裹了一圈,然后把脸贴在他的耳朵边。Wade伸出手,把视频关掉了,然后亲了亲Peter的耳后。

“我的物理作业!”Peter挣扎着说,“而且我绝对不要在他们的房间里干这事,你看见墙上的海报了吗,Captain America的海报,还有那几幅Tony的画像,我看着就发毛。”

“我也是。”Wade很配合地颤抖了一下,把Peter的作业和铅笔捞起来,“我们顺着玻璃爬到你的房间吧,爱因斯坦比这些好多了。”

Peter轻声笑起来,然后轻轻地咬了他的脖子一口。

 

Tony站在门口来回走了好几次。他没有穿装甲,没有。他薯片吃掉了四五包,然后拒绝了Steve的陪伴,让他准备晚餐,然后自己走了上来。他站在他和Steve的房间门口,第一次为这扇门背后的世界犹豫不决。

只是叫Peter下去吃晚饭。如果那个Wilson也在,如果Peter坚持,就勉为其难让他留下吃个饭。其他先什么都不说。

Tony心里这么想,但同时想到,如果推开门看见Peter和Wilson躺在床上,他说不定还会大喊“MK come to me!”,就像Thor会朝他的锤子大喊大叫那样。

他深呼吸了一下,抬起手,准备先敲敲门——他自己的房间,他需要敲门。非常好,他咬牙切齿地想,小混蛋,跑车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他刚要敲门,隔壁Peter房间的门就打开了。Peter穿着浴衣,手里拿着一包巧克力糖,往嘴里丢着糖粒——他把这个藏在哪里?Tony怎么没发现?一定是天花板上,用蛛网藏起来了。

“有事吗,Daddy?”他说。Tony朝他张张嘴,原本想到的冷静成年人或者暴怒成年人的情绪模式全都忘了。最后他说:“该吃饭了。Wilson呢?”

“回去了。”Peter说,又往嘴里丢了颗糖,还朝Tony递过去。

“晚饭前少吃零食。”Tony说,然后还是忍不住拿了几颗。

“反正Papa不在嘛。”他朝Tony眨眨眼睛。他已经很久没这么称呼他们了,Tony简直对Peter现在的笑容产生一种类似于软绵绵飘乎乎的恍惚。

“你下个月的生日礼物想要什么?跑车怎么样?”Tony说。

Peter朝他眨了一下眼睛,说:“我不想要跑车,Daddy。”

“那你想要什么?新的实验设备?更大的实验室?还是新的相机?”Tony又抓了几颗糖,“星星都可以,虽然有点难度,但可以。”

“我也不要星星。”Peter笑了起来,他靠着门框,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Tony尽量不去想他洗澡的原因,“我想让Wade来家里吃顿饭。”

Tony沉默了一会儿。Peter也没开口催他。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Tony说话了。他说:“让他买套西服再来,你生日聚会那天什么大人物都会来,我可不想介绍一个兜帽外套男。”

Peter耸耸肩,说:“我说的本来是我们四个的家庭晚餐,不过如果你说的是生日会,那也没问题。”

Tony还是忍不住了,他走过去,捏了Peter的脸一把,在他喊疼的时候又松开手。

“这次就算平局,下次我就不会退步了。”他生气地说,“穿好衣服下来吃饭,接受Steve的健康沙拉洗礼。”

“好的,Daddy。”Peter揉着脸,笑着说。他的眼睛微微发亮,Tony不敢看太深,生怕一下就想起他第一次见到男孩的那天,Steve托着男孩走进他的实验室,Tony取下电焊面罩,看了男孩一眼,虽然表情怯懦,但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Tony只看一眼就再也没能忘记。星星都可以,有点难度,因为对于Tony来说,Peter自己本来就有一对星星。

 

 

FIN.

 

 

都不知道自己在胡乱写些什么了23333

希望阿浓太太不要嫌弃呜呜呜!sf梗超棒超甜的啦,两对都超喜欢wwwww!

 

 


评论(42)
热度(729)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