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Loved Child 01-03(RR贱x荷兰虫)

Attention:

1、RR贱x荷兰虫。既然荷兰弟弟说他想做贱贱的Loved Child……我们就来吧!(不

2、RR贱是荷兰虫的法定监护人设定。但还是有May婶w这篇不算倒追w

部分灵感来源自伊万的电影《Beginners》!

3、开学季有点忙,抓紧机会除除草233333其实本来想着荷兰虫电影上映前绝对不写荷兰虫了!结果还是没忍住!只有两天了还是没忍住!!那就算是电影预热吧ww

也希望傻宝宝荷兰快点精神起来w

 

OK?

 

 

Loved Child

by AOzero

 

01.

 

五岁时,和隔壁的小男孩一样,Peter还不需要去学校。他总是趴在窗户边,看着那些背着书包的中学生从门口狂奔过去。这是个阳光很好的午后,他身后一直传来搬东西的响声。对面的小女孩坐在栅栏边的小椅子上,裙子上有一点糖渍的影子,但看上去仍然很漂亮。

“该走了,小鬼。”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然后就是一只带有很多疤痕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把他从窗户边拉开。

Peter什么也没说,只是跳下了他用来垫高自己的椅子,安静地站在旁边。他其实并不想搬家,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哪。但同时地,他没有把疑问说出口。

“您的儿子可真安静。”搬家公司的人朝拉着他的手腕的男人笑了笑,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男人只是笑了一声,说:“他平时话还挺多的,今天可能心情不好。”

Peter低着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撇着嘴。男人蹲下来,和他平视。那张隐藏在兜帽衫下的脸布满疤痕,几乎会成为所有小孩的梦魇,但Peter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是仍然低着头。男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抓抓脸颊,说:“你肚子饿不饿?”

Peter摇摇头,盯着地面,没有抬头看他。

“想吃煎饼吗?”

Peter又摇摇头,男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站起身来。

 

从Peter记事起,他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父亲”和别人的父亲不太一样。

这么说吧,Peter在小学的教师是一名有着酱红色头发的严厉女士,她总是形容别的孩子的父亲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父亲”、“一个英雄一般的父亲”、“一个为孩子树立完美榜样的父亲”,但对Peter的父亲,她永远只有一句话:“那个总是笑得如此吓人的麻烦精”。

不止Peter的老师,Peter的同学也总是这么说,邻居也这么说,所有人都这么说。Peter也从来没去在乎过,他只是照常乖巧地站在门口,等着他的“父亲”——Wade来接他。

Wade是个高大的男人,满脸——不,浑身上下,都是疤痕。他总是穿着兜帽衫,把手插在兜里,和Peter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看他的眼睛。他喜欢吃墨西哥卷,最擅长料理就是枫糖煎饼,尤其喜欢不停给Peter做煎饼。

严格来说,Wade并不是Peter的父亲。在Peter五岁的时候,他失去了自己的双亲,而Wade把他抱了回来,帮他把全身的污渍都擦了干净,然后给他换了一套新衣服。曾经有一段时间,Wade到处为他寻找他的亲人,却始终没有结果。到了Peter六岁的时候,Wade最后还是成为了Peter的监护人。

但是Wade并不想做Peter的爸爸。至少Wade一点也不喜欢Peter叫他“Dad”的时候,而且他简直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最没有耐心的监护人。从Peter七岁开始,他几乎就要开始照顾好自己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到了十岁,他还要顺便照顾Wade的生活。Wade的生活基本乱成一团,无论是生活环境、生活习惯,还是生活观念,都像是一个最无可救药的成年人。也许正是因为Wade表现得太糟糕,所以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说Peter的“父亲”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麻烦精”。

Peter一开始还会为了这些闲话感到难过,但渐渐地,他发现他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Wade是怎么一回事。在十二岁的时候,他意外发现Wade其实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雇佣兵Deadpool,这让他们的关系出现过一段时间的裂痕。十五岁的时候,Peter又被一只放射性的蜘蛛咬了一口,从而拥有了奇异的能力,成为了纽约市年轻的英雄Spider-Man。因为他的蛛网身份,他和Wade发生过一些争吵,虽然最后他们都重归于好,但那些摩擦和不解还是在Peter心里留下了痕迹。

但,无论怎么说,Wade都是那个一直在给Peter交学费的人,而且他有时候真的很酷,Peter有时候就会不把那些争执当成一回事了。他们的关系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但Wade永远是个无法预测的家伙,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些什么。变故发生在Peter十八岁生日的那个晚上,而Peter绝对没有没有预见它的到来,也并没有对此满怀期待。

 

拎着滑板戴着耳机,Peter推开门走进公寓时,Wade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抓抓自己的脸颊。Peter回来的时候,他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男孩瞥了他一眼,把滑板放到旁边去。走到餐桌边时,他忽然发现上面有一个明显是装着蛋糕的小盒子。

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生日快乐,亲爱的宝贝。很明显是蛋糕店附赠的。

他回头看了Wade一眼,发现Wade换了个姿势,但仍然躺在沙发上,然而这次他在抓自己的额头。

Peter清了清嗓子,说:“你不吃蛋糕吗?”他故意提高了些声音,但Wade只是抬起眼睛看看他,说:“不想吃甜的。”

Peter耸耸肩,至少Wade还记得他的生日,这让他稍微开心了些。更让Peter松了口气的是,他没有做出什么怪异的举动——比如Peter十五岁的生日那次,Peter邀请了很多同学,举办了一个聚会,Wade非得穿成梦露,在客厅跳舞,把所有同学都吓跑,还要说这是艺术,他们欣赏不来。相比之下,一个简陋的廉价蛋糕都要好得多。

Peter带着欣喜,拉开椅子坐下来,把那块蛋糕拉过来,看了一眼,马上又失望了。“你知道我不喜欢杏仁味的。”他嘟囔着说。

“噢——”Wade回答,“我忘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抱歉。”

Peter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用叉子刮了刮蛋糕上的奶油。在他把第一口奶油送到嘴里的时候,Wade忽然走过来,坐到他旁边。Peter看看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上的杏仁酱。Wade坐下来的时候还满脸轻松,屁股一碰到椅子的瞬间忽然就看上去紧张又犹豫,他总是看上去这么多变,Peter都快习惯了。他把蛋糕朝Wade推过去些,说:“你想吃吗?”

“不,不用了。”他说,“谢谢。”

他说了谢谢。Peter把蛋糕拉回来,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吗,Wade?”男孩奇怪地说,“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Wade没回答,只是盯着桌面看了一会儿。Peter顺着他的视线去看,只看到桌面上一个怎么也擦不干净的污点。他用手指去抹了抹,Wade就抓住他的手,又清了清嗓子。

Peter看了他一眼,感到更疑惑了。Wade抹了抹男孩的手心,又把手收回来,说:“Peter,你已经十八岁了。”

“嗯……是的。”Peter小心翼翼地说,“所以,你要把我从学校里扔出去,不让我读书了吗?”

“什么?不,不是,”Wade抓了抓他的光秃秃的脑袋,然后有些生气地说,“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顶多把你从公寓里扔出去。”

“好吧,谢谢你。”Peter说,他已经习惯Wade的说话方式了,所以当他只是开玩笑,笑了两声,并没有生气。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因为我觉得你已经成年了,所以……”

Peter点点头,又舔了舔叉子上的奶油。

“我打算找个男伴。”他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也就是说,我现在想找个男性生物陪陪我。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你知道我一直对伴侣的性别——甚至物种,好吧——没什么特殊要求,但是最近……可能是我忽然又重温了两集《同志亦凡人》?我说不清楚,总之,我最近忽然想换个口味,找个男朋友,你明白了?”

Peter把叉子含在嘴里,朝Wade眨眨眼睛,他眨了一下,两下,第三下才反应过来。

“什——”他说出第一个音节就被自己噎得咳嗽了一声,只能转过去咳了咳,然后又转回头来,震惊地看着Wade。

“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惊讶?”Wade微微皱着眉说,“我只是想尝试点新口味,这很奇怪吗?”

“不,只是……”Peter晃了晃叉子,张张嘴,又闭上了,又张开,“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再找个爸。”

“我不是你爸爸。”Wade强调道,“不要总是——”

“我明白,我知道,”Peter急忙竖起手掌,每次他们都会在这个问题上起摩擦,因此Peter已经学会避让这个话题了,“我只是做个比喻,开个玩笑……但不管怎么说,你的意思是,你想找个男朋友……”

“是的。”Wade点点头,他看上去严肃极了,即使Peter想尽办法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玩笑的影子都无济于事,“而且是同居性质的那种。”

“同——”Peter又被噎了一下,他咳了两声,抬起头就发现Wade用那种责备小孩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有些不乐意地坐直了,说,“同居的意思就是,搬进来这儿?”

“嗯哼,”Wade用大拇指指了指公寓里面,“公寓里还有个房间空着呢。”

“是的,里面堆满了你的彩虹小马玩偶、美少女战士周边和探险时光布偶,乱到我七岁后就再也没进去过了。”Peter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让你的——男朋友——”他停了停,“搬进来,就得先找个地方放那些东西吧?”

“这不是问题。那些东西都旧了,我早就不喜欢了,打包扔出去不就行了?”Wade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说,“问题不在这。问题在——问题在你。”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看他面前的蛋糕,上面的奶油几乎快要融化了,那张蛋糕店的卡片还被摆在旁边,上面沾了些砂糖。

“我?我有什么问题。”Peter又挖了些蛋糕塞到嘴里,说,“我很高兴你愿意给自己找个伴了,老爹——你的生活真是让人感觉糟透了。”

Wade释然般地笑了,他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一挥手,说:“好的,这次的谈心非常成功,那就这么定啦。”他说完,站起来,走回沙发上去。他心情似乎好了很多,都开始轻声哼歌了。Peter瞥了一眼他的背影,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个蛋糕吃完了。

就是如此,Wade永远是个难以预测的家伙,Peter根本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这样的话。他洗完澡,躺到床上去时,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他想象了一下家里住进Wade男朋友的情况,却越想越觉得怪异,他到时候该做些什么呢?保持一个乖儿子的态度?可他并不是Wade的儿子。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和Wade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但Wade不是他的父亲,这是可以肯定的。

Peter叹了口气,决定先不想了,之后再说。不管怎么说,Wade之前的生活真的非常糟糕,而他现在想要安定下来,给自己找个伴侣,这说不定还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Peter总来照顾他了。

他想着想着又放心下来,弯弯嘴角,闭上了眼睛。

 

 

 

02.

 

Wade是个非常有行动力的人,只是第二天,他就拉上Peter准备往Gay吧进攻了。是的,拉上Peter。在Peter看见Wade穿了件紧身牛仔裤,上身穿着紧身背心和夹克,带上他的面罩,闯进他的卧室时,他差点就像是看到连环杀手的小女孩一样尖叫起来。Wade拉着他往房门口走,他几乎用力扒住了门框挣扎起来,但还是没能成功。

被带到酒吧街的时候,Peter几乎内心都要崩溃了。他穿着他的休闲裤,运动鞋,以及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长袖棉衣,看上去简直土到掉渣。而他的“养父”,靠在一根电线杆上,摆出一副自认为非常性感的姿势,盯着周围的人看。Peter看了看周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甚至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这里满是衣着暴露肌肉线条明显的高大男人,或者画着浓妆,穿着带亮片的紧身裤踩着高跟鞋的男人,以及穿着普通,但在摸一个明显没有成年的男孩裸露的胸口的男人……总之,到处都是男人,也许还有双性人,Peter并不敢仔细去看。

在Wade扮酷的这半小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和他说话,反而是Peter一直在被周围的人盯着看。一开始Peter以为他们是嘲笑自己土气的打扮,直到有个男人走过来拍了他的屁股一把,吓得他原地跳了一下,差点挥出带有蜘蛛力量的拳头来。Wade看见了,朝那个男人“嘿”了一声,那个男人只是嬉笑着走开了。还有个画着妆,穿着热裤的男人笑着用手指抹了抹Peter不小心露在裤腰外的内裤边缘,吓得他立马把裤子提起来,紧紧抓住自己的裤腰。

“站过来些。”Wade对他说,“如果有人再这么做,踹他们的蛋蛋。”

Peter对于站得离Wade太近这件事很抗拒,于是他仍然站在原地,全身都紧绷着,甚至有些神经兮兮的。在这段时间里,有至少十个男人朝Peter吹口哨或者打招呼,还有个看上去老实憨厚、甚至有些微微发胖的男人走过来,害羞地递给Peter一张写着自己电话的纸片,然后被Wade挥起的拳头吓跑。

Peter看着那个男人跑开,叹了口气,回头看了Wade一眼。

“Wade,”他摊着手说,“如果你真的想让别人靠近你,你得先把面罩摘下来。没人会想靠近一个蒙面侠的,说真的。”

“你在想什么呢,傻宝贝,”Wade拉了拉自己的面罩,“如果他们看见了我面罩下的脸,那才会让他们尖叫着跑开呢。尤其是那些变装女王……老实说,你觉得那边那个男孩怎么样?”

Peter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说:“呃,不行,太年轻了。他妈妈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你说得对。”Wade说。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Wade奇怪地瞥了他一眼。

又过了一小时,Wade最终还是带着Peter回家了,他宣布明天他就会进Gay吧内部看看,这就不需要Peter陪同了。Peter因此还松了口气——他真的不想陪着Wade走进去,然后被人疯狂拍屁股。

因此第二天晚上,Wade带着个男人回到公寓里来时,Peter刚洗完澡出来,吓得马上在上身套了件T恤。那个男人长得还算好看,至少比Peter成熟性感不少,正用手扒着Wade的肩膀,朝他露出笑容来。

“好的,Gary,这是我的——呃,”Wade想了想,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来怎么形容他和Peter的关系,想了半天只能说,“我的好伙伴,Peter。”

Peter朝他吐吐舌头,伸出手去和Gary握了握手。

“噢——我明白的。”Gary咧开嘴笑起来,伸手来摸了摸Wade带着面罩的脸,说,“你真是个坏家伙,你想让我们来一次三人狂欢,是吗?”

“什么?”Wade和Peter都愣了一会儿,接着Wade说:“不,Peter不参与我们的狂欢——他是我的……”

“养子。”Peter忍不住接了一句,脸上有些发红,“呃,Wade是我的监护人。”

“噢,”Gary捂住嘴,看上去惊讶得十分做作,“我很抱歉。”

“没关系。”Wade笑了两声,听上去还挺傻的。Peter瞥了他一眼,又悄悄吐了吐舌头,站起身来回他的房间去了。

Wade的第一次尝试并没有成功,因为Gary居然在半夜溜进了Peter的房间,把手伸到了他的睡衣里。Wade把他从窗户丢了出去,然后遗憾地对Peter摇摇头。Peter惊魂未定——他已经下意识地揍了Gary一拳,他开始希望自己没有把Gary揍晕,又担忧Wade把他从窗口扔出去,他会不会出什么事。

Wade之后又做了几次尝试,每次都失败了。每段关系都没能保持超过一晚上。于是Peter开始劝他改变政策。“你应该先和他们接触一段时间,再和他们……呃,”Peter红了红脸,把那个词跳过了,“总之,先试试看不要去酒吧街找人,怎么样?”

Wade摸了摸下巴,算是勉强同意了这个看法。过了一久,他在社区的同志互助小组里找到了一个看上去普通但又单纯的男人,叫做Dave。他比Wade矮一些,头发微微发卷,脸上有淡淡的雀斑,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Wade把Dave介绍给Peter,说“这是我的好伙伴”时,Dave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并没有对这个称呼抱有任何疑问或者奇怪的幻想。

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倒是很稳定,Wade没有把Dave带回来过,他甚至和Peter说这就像是柏拉图恋爱,非常新奇,非常好玩。Peter只是朝他傻笑了一声,因为他觉得Wade也挺傻的。

但这段关系还是宣布破裂了,这事发生在Wade和Dave交往了一个月之后,Wade忽然打算邀请Dave来家里吃晚饭。Peter去超市里买些食材,Dave说自己也能帮忙采购,于是说希望能和Peter一起去超市。他们在货架里穿来穿去,Peter拿起一盒牛奶的时候,Dave忽然开口说话了。

“Peter,”他舔舔嘴唇,看上去忧心忡忡极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Peter回过头去,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一眼,说:“好啊,怎么啦?不要拿椰子味的,Wade讨厌椰子味。”

Dave把手里的椰奶放回货架上,“Wade他……他脸上和身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

Peter看了他一眼,把牛奶放到购物车里,轻轻地往前推了一小段。“你很在意这件事吗?”他问。

“不,我没有什么意思,”Dave挥着手说,“Wade挺好的,我只是很好奇,那些疤痕是怎么来的?”

“嗯……”Peter想了好一会儿,说,“你可以自己问问他,他不会生气的。”

“你知道,有人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以前做过什么脏活之类的……”Dave小心翼翼地看着Peter,在男孩回头来看他时又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听说而已。”

Peter把手放在购物车的把手上,什么也没说。接着Dave又说:“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说过了,”Peter嘟囔着说,“好伙伴啊。”

“可是你看上去比他年轻好多岁,还和他住在一起。”Dave快步跟上他,有些紧张地说,“而且他看上去很了解你。”

“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发誓。”Peter朝他伸出三根手指头。Dave笑了两声,看上去却没什么力气。

“他看上去却没这么简单——我是说Wade,他看上去太神秘了,而且什么也不愿意说。”

“你以后会了解他的,如果你足够努力的话。”Peter耐心地回答。

“这需要多久?”Dave又舔了舔嘴唇。

Peter低头看了看自己运动鞋的鞋尖,又抬起头,说:“这得看你有多努力。”

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Wade挽起袖子做了一顿晚饭,他上次在家做那么多菜的还是几年前了,在Peter考上了“天才儿童聚集在一起堕落发臭的”高中的时候——Wade就是这么称呼他的高中,天才儿童聚在一起堕落发臭的聚集地。

Peter吃完晚饭就出去了,带上他的滑板,在公园里坐着,一直坐到夜幕降临才回来。等到他回到家里时,发现地板上乱七八糟,Wade躺在沙发上,眼睛周围明显肿了一圈。

Peter惊讶地微微张开嘴,把耳机摘下来。“发生什么了?”他说,“有浣熊跑进家里来了。”

“没有。”Wade回答,他张开嘴,像是想解释一下,但马上又闭上嘴了。Peter放下滑板,挽起袖子,扯下块毛巾,浸湿后扭干,走过来。他把Wade拉起来,用毛巾贴了贴他的眼睛。

“我猜我只是不适合柏拉图恋爱。”过了好一会儿,Wade忽然说。Peter看了他一眼,因为他肿着眼睛的模样实在有些滑稽,所以忍不住笑了两声。

“也可能我并不适合谈恋爱。”Wade说,“根本没有谁是真的——”

“嘘,先别说话了。”Peter说,掏出手机来,“先等我把你这么惨的样子照下来。”

Wade恼怒地吼了一声,朝Peter的镜头比了个鬼脸。Peter笑了两声,接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挺好的,Wade,”他说,“你总会找到那个人的,别轻易放弃啦。”

如他所说,Wade又试了几次,什么方法都试过,但都失败了。要么就是他带回来的其实是个只收钱干活的男妓,要么就是还没上床就和他吵得天翻地覆,要么就是看到他身上的疤痕就开门离开了,要么就是半夜溜进了Peter的房间里,然后被Peter结结实实地揍了一拳。在Wade把第七个溜进Peter房间的人从窗户扔出去后,他坐到Peter的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这宣布着Wade的第三十八次尝试也失败了。

Peter抱着自己的枕头——他已经把睡裤拉好了——用眼角瞟着Wade。Wade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最后他说:“Peter……我想你还是先回May婶那住一会儿,怎么样?”

男孩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慢慢地点了点头。

 

 

 

03.

 

Peter八岁的那个万圣节,Wade给他做了一套Superman的衣服,让他穿上街去要糖果。Peter欢呼一声,拎着篮子,披着红披风冲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又冲回来,一把抓住Wade的手腕,把他往外拉。

“干什么,我可不会上街要糖果。”Wade死死地坐在沙发上,怎么也不起来。Peter太兴奋了,有些得意忘形,开始在Wade身上爬来爬去,几乎要把整个人都贴到他身上去,然后把Wade拽起来。Wade和他较劲了好一会儿,终于把他从自己身上剥下来。

“求求你放弃我吧!”他大声说。

Peter因为这句求饶咯咯笑起来,“我才不会放弃你!”小男孩高兴地说,“你陪我一起去要糖果,好多小孩都有爸爸陪着去呢。”

“听好了,Peter,”Wade严肃地说,“我不是你爸爸,好吗?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件事了。现在,披好你的披风,从这里用光速飞出去。拜托。”

“我不能用光速飞出去,傻Wade,”Peter声音清脆地说,“你知道光速是什么吗?光速是——”

“够了!”Wade猛地捂住他的嘴,“就,赶快出去,快快快。”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可能是因为回想光速的定义让他忽然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再胡闹了,而是慢慢地收回揪着Wade的手。因为刚才的胡闹,他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头发软绵绵地贴在额角上。他站在地板上,揪着自己的披风,盯着地板,一句话也不说了。

“还站着干嘛?”Wade把篮子塞到他手里,“快点出去,隔壁家的Ricky要到的糖果都够他们家一年吃了,你有点出息,多要点回来,嗯?不过,椰子味的全都扔到河里去。”

Peter没回答,只是抿着嘴,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揪着他的披风。最后,他忽然把篮子塞回Wade手里,把披风解下来,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跑到房间里去了。Wade在他身后喊了他两声,他就把房间门紧紧关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Peter揉着发涩的眼睛出现在桌子边时,发现那件红披风被包成一个包裹,放在餐桌上。他爬到椅子上,把那个包裹打开,里面唰啦啦地流出一大堆糖果来,几乎把他淹没了。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把那些糖果捧在手心里,拿起来仔细看了看。

那些糖果Peter吃了整整一个冬天,软糖,棉花糖,棒棒糖,牛轧糖,红披风里什么样的糖果都有,但没有一颗是椰子味的。

 

两天后,Peter回到了May婶家。在他十岁的时候,Wade找到了他的叔叔和婶婶——Peter在世界上仅存的两名亲人。Wade那天看上去似乎很轻松,“你终于找到你的家人了,小恶魔,”他说,“你可以离开我,好好生活啦。”

但年幼的Peter紧紧地抱住Wade的大腿,哭得脸上满是眼泪和鼻涕,Wade怎么把他往他叔叔怀里塞,他都会转回来,继续哭嚎。Wade最后憋着一口气,一把把他抱起来,带回了脏乱的小公寓。因此Peter 一直和Wade住在一起,只有周末会回去和他的叔叔婶婶待在一块。

但现在,Peter带着两箱子的行李回到May婶家,打算一直住到Wade找到他的男朋友为止。Peter一直没搞懂,Wade是觉得Peter待在公寓里会吸引他未来男朋友的注意力,还是不想让自己的找伴侣事业打扰到Peter?

他每天会给Wade打一次电话,报告他今天的生活怎么样,以及询问Wade的情况。有几次他打电话的时机不太对,吓得他把电话立刻挂断并甩开了。Peter盯着躺在房间地板上的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等红透的脸冷静下来,才轻轻咒骂Wade一声,把手机重新捡起来。

Wade有时候会给Peter讲他遇到的人,大部分都不能接受他的疤痕,接受了的人也总是有些不合拍,或者一开始就只是为了上床才找他——他对Peter一直这么口无遮拦,Peter都已经习惯了。每次Peter都会安慰他说,再努力一次,说不定呢。

“你应该一开始就让他们看看你的疤痕,”Peter说,“你总是等到床边才告诉他们,这不太好。”

Wade笑了两声,听上去很不把Peter的话当回事。他对Peter也一直这么混蛋,Peter也习惯了。

 

离开Wade的公寓三周后,Peter忽然感到有些不习惯。上次他来May婶家住了两个月,是因为Wade接了神盾局一个很复杂的任务。那时候他才十一岁,Wade回来时,他用拳头敲了Wade的小腿一下,然后抱着浑身怪味的Wade整整一小时没松手。但自从那之后,Peter就再没有离开Wade的公寓这么久过了。

他每天从学校出来,总会下意识往Wade的公寓走,结果又不得不绕个弯走回May婶那儿去。有时在餐桌边,Peter会想Wade在做什么,有没有吃饭之类的——Wade曾经为了给Peter做一份焦糖布丁,把厨房给点着了。有一次Peter去华盛顿学习了两天,他就在沙发上躺到睡着,完全错过晚饭时间,凌晨四点敲响中餐厅的门,用枪抵着老板的脑袋让他给自己煎一份饺子。

他甚至还把这一切录下来,发给Peter看,好像这有多好笑似的。虽然Peter的确忍不住笑了,发了一连串笑哭的emoji给他。

Wade就喜欢看他用这个emoji,每次让Peter笑出来都会让他看上去开心许多,紧皱的眉头也会被抹平了。他逗Peter笑的方式太多,而Peter又很容易就笑起来,甚至都不需要Wade去挠他的痒痒——他们默契的地方太多,有时候甚至只是交换一个眼神就会忍不住笑起来。Peter猜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关系一直挺不像父子的原因。

第二天,Peter前去Wade的公寓,去看看他情况如何。他用钥匙打开公寓房门时,看到里面几乎是乱七八糟——沙发上堆满了衣服,桌子上全是外卖的包装,地板上扔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Peter叹了口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是,他房间的床上也堆满了衣服,而且垃圾桶里很明显还有用过的保险套。

“Wade!”他大声喊,在公寓里绕了一圈,都没找到Wade的影子。他转了一圈,稍微冷静了一些,于是把沙发上的衣服抱到一边去,躺在沙发上打手机游戏,等Wade回来。

Wade到了傍晚才回来,他哼着歌走进公寓时,Peter几乎快要在沙发上睡着了。Wade走过来,看见他躺在沙发上,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叫,Peter才揉着眼睛坐起来。

“你在这做什么?”Wade奇怪地问,给他倒了一杯牛奶。Peter还没睡醒,乖乖地接过那杯牛奶,喝了一口。

“我来看看你。”Peter说,说完后清醒了一些,忽然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别扭,就动了动手指,轻轻敲了敲杯壁,说,“呃……就是,男朋友怎么样了?”

“找个谈恋爱的对象可真难。”Wade说,似乎有些感叹,接过Peter喝完牛奶的杯子,放到一边去,“而且,我不太想收我摆着彩虹小马的房间。”

“为什么?”Peter说,“你之前不是说,‘那些东西我早就不喜欢了’——”他晃着脑袋学Wade说话,Wade有些恼怒地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就是不想收而已。”Wade说,看上去像是闹别扭的小男孩。Peter撇着嘴,说:“那我帮你收吧。我来扔那些东西,你就不会觉得可惜了。”

“不行!”Wade立刻抗议道,“那是我的小马!你不能去收。”

Peter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那接下来怎么办?”Peter说,“你永远都不让我回来了?我有好多书还在这呢。”

“你也没必要总和我住在一起,是不是?”Wade挠挠脑袋,想了会儿,“你也长大了,你需要更多的私人空间咧。我又不是你爸,不是你妈,你没必要和我待在一起。”

Peter哦了一声,不说话了。Wade把杯子拿到厨房去,问他:“饿不饿?给你做个煎饼。”

“我搬出去以后,你就不用收小马那个房间给你的男朋友了,直接用我的房间,是不是?”他说,“你在我的垃圾桶里还留了些痕迹呢。”

Wade笑了两声,说:“你房间的床比较软。”

Peter没有说话,他只是紧闭起嘴来。他生气的时候看上去会异常明显,因为他一旦瘪起嘴,脸颊就会比平常还要更鼓一些,Wade看一眼就知道了。

“不要生气啊,我会打扫干净的。”

“我没生气。”Peter说。

“你生气到说话都有些像撒娇一样的嘟囔了。”

Peter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闭上嘴不说话了。

“你真是个容易看穿的小孩,从小就这样。”Wade说,又带了些感叹的意味。这让Peter反而更生气了,他最讨厌谁说他是个不懂事的小孩,青春期的时候他就因为这些事和Wade吵过不知道多少次架。

“别总拿我当小孩。”他说,微微提高了声音,“我比你还会收拾这间屋子。”

“噢,是吗?”Wade心不在焉地说,“好吧,你也十八岁了,不是个小孩了,完全可以搬出去了——所以搬出去怎么样?你就可以离开我,好好生活啦。”

Peter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掏出来胡乱点开,然后发现它已经快没电了。

“别总显得这么黏人,我又不是你爸。”Wade说。

“你本来也不是。”Peter低声说,“而且从来没表现得像过。”

“哇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把你辛辛苦苦喂大的不是我吗?”Wade挥挥手,“是谁帮你洗衣服洗裤子,难道不是我吗?就算你要搬出去住了,至少表现得感激我一点吧,嗯?”

“是洗衣机帮我洗的衣服,老兄,”Peter瞪了他一眼,“打扫卫生的也是我,每次收拾你的垃圾的也是我,每次作业需要家长签字的时候,你都不愿意抬抬手,都是我自己签的。老师发现是我自己签的名,把我拎到学校门口罚站的时候,过来打了老师两拳的人倒变成你了。这让我打扫了操场一星期。”

“我好歹保护了你,是不是?”Wade转转眼睛,说,“而且我一直在你身上花钱,这不就值得你感谢我了”

“噢,是吗?”Peter吸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就像是他要把最不该说出口的话都说了出去——“那你怎么不在我十岁那年好好保护我,不让我随便就被别人抓走了?”

公寓里一瞬间就沉默了下来,谁也没说话。Wade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了他好一会儿,Peter瞥了他一眼,忽然有些心虚,移开了视线。

“你既然知道,那现在就该走了,不是吗?”最后Wade说,“像我说的,你可以从我的生活里离开,好好活着了,Peter。”

他站起来,走向厨房,把他拿出来的枫糖塞回柜子里,然后走回了房间里。Peter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TBC.



嘿嘿,分成两部分,明天发剩下的!算是电影上映前两天的更新,哈哈哈www

写这篇的时候逻辑可混乱了!乱七八糟!希望大家不嫌弃ww

评论(39)
热度(787)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