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Moments(还是RR贱x荷兰虫哈哈哈x)

Attention:

1、RR贱x荷兰虫,不是倒追系列w涉及关于战衣方面的剧透请注意!

2、来自绵羊爸爸 @绵羊草 的点梗!送给绵羊爸爸wwwww

3、看完荷兰虫的电影以后就特别想写他…………所以最近可能要多写几篇让这个劲头过一过23333我已经接连三天去电影院看了三遍电影了,怎么还是不腻啊!!(x

4、一如既往的傻白甜,两个大宝贝有点点互相试探的故事,反正就是,傻白甜啦!(x

 

 

OK?

 

 

Moments

by AOzero

 

“你应该和Deadpool说说你的真实想法。”

Peter刚张嘴想咬下三明治,听到Karen的这句话时微微皱起眉来。他现在坐在一座楼房的顶层,刚解决了一个抢劫犯和两个偷轮胎的青少年,正坐在房顶享受他的三明治时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Peter晃了晃腿。

“什么想法?”他问,问完才把三明治塞到嘴里。

“关于你喜欢他的事。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了,Peter。”

Peter差点把三明治全都喷了出去,他咳了两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说:“什——”

他的声音有些大了,把旁边的鸽子都惊飞了两只,于是他只能降低声音,说:“你在说些什么,Karen?我和你说过了,我不喜欢Deadpool!你也看到了,明明是他追着我跑!”

“虽然Deadpool也许不是个好选择,”Karen平静地说,“但是我认为我有必要告知你一些关于你身体的变化。你遇见Deadpool时,多巴胺和降肾上腺激素都会有明显上升,还有雄性激素——”

“等等,等等,等等,”Peter抬起一只手,在空气里晃了晃。

“你现在脸部的温度也上升了,这也许代表着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并不是——”Peter尴尬地晃晃腿,“你误会了Karen,老天,我并不喜欢他。”

“正确接受自己成长期的身体和心理变化是很重要的,Peter。”

“我真的不喜欢他!”Peter大声说,把刚落回原地的鸽子又吓跑了,“只是他——总是缠着我,有点烦人罢了。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老天,Karen,你怎么那么八卦?Stark先生给你的设定就是这样吗?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啊?”

“只要你穿上战衣,我就应该对你进行全方面的照顾,”Karen说,“这是我的职责,Peter。”

虽然感觉还是有些怪异,但Peter意外地还有些感动。男孩隔着制服摸了摸鼻尖,说:“好吧……谢谢你,Karen。”

于是他们双方都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你应该打个电话约Deadpool出去。需要我打电话给他吗?”

“Karen!别别别,别打!”

 

Peter根本没搞懂,Karen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形容他和Deadpool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他和Deadpool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第一次遇见Deadpool的时候,是一个很奇怪的情况,两个佩戴着超科技武器的劫匪开着卡车冲过街道,Peter试图把他们拦截下来,结果他们用激光枪把一座小居民楼拦腰截断了。当时情况太紧急,那些混凝土块往下掉的时候,Peter用蛛网拦住了几块,接着就只能大喊一声“趴下!”,然后冲过去用肩膀扛。等那些就地趴下的行人爬开,Peter才呼出一口气,用力把那些混凝土掀开了。他现在对于这种事越来越有经验了,所以每次这么做时心里还有点得意。

Deadpool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穿着红黑色紧身衣的雇佣兵跳上那些劫匪的车,从车窗伸进手去,摁着司机的脑袋往方向盘上一撞,然后副驾驶座上的劫匪伸手来抓他,他就用一把小刀他的手定在车窗上。他在劫匪的惨叫声中抓住方向盘,把这辆车往旁边一转,直直地撞向旁边的路灯上,让它强行停了下来。

Peter在那时跑了过去,Deadpool从破破烂烂的车上跳下来,正在拍自己制服上的玻璃碎片。警车的鸣叫声离这里越来越近了,Peter上下打量了一下Deadpool,说:“Karen,这个人是——”

他还没说完,Karen忽然说:“启动瞬杀模式。”

“等等?!”Peter大声说,但他还没说完,他就意识到他的蛛网发射器蓄满了力量,甚至填上了许多拥有“严重效果”的蛛网功能。“关闭瞬杀模式,Karen!”

“对不起,Peter。”Karen说,“这是Stark先生的强制设置,你没有权限取消。但你有权利往远处跑,一旦你离Deadpool足够远,模式会自动取消的。”

Deadpool抬起头来,看见了Peter,忽然笑了两声,张开手,说:“嘿,Spider-Man!我听说你,伙计。新闻果然是不能相信的,你看上去可比那些照片矮多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新闻上明明是黑白色,怎么现在——说起黑白色,你的制服是不是偷了我的设计灵感呀,嗯?”

他往Peter走了两步,Karen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威胁人物接近,请准备好开始战斗。”

Peter一头雾水,他本来想用蛛网把这辆装着劫匪的车网起来,等警察来把他们带走。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他摁下蛛网发射器的按钮,鬼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跑出来。他只能后退几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Peter一连荡过几个街区,才听到Karen说:“瞬杀模式关闭。”

Peter降落在房顶上,呼出一口气。“刚才那个人是谁?”他问,“为什么Stark先生会设置这样的强制开关?”

“Deadpool,臭名昭著的雇佣兵。”Karen说,她把Deadpool的资料全都调了出来,让Peter自己看,“Stark先生设置了一条名单,一旦遇到这条名单里的人物,瞬杀模式就会自动启动。如果你想避免战斗,就只能退出区域。”

Peter把那些资料看了一遍,摸了摸下巴,说:“嗯……所以这又是Stark先生给我做的一个婴儿协议,好吧。”

“这些人员非常危险,Peter。”Karen耐心地说,“如果你不能避免战斗,瞬杀模式能帮助你做到最好。比如,保住你的性命,让你能及时逃脱。”

“这个Deadpool真的有这么厉害吗?”Peter问。

有人回答他:“你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但并不是Karen。Peter猛地回过头去,发现那个红黑色的雇佣兵就站在他后面不远处,抱着双臂,看上去非常得意。Karen在Peter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就又启动了瞬杀模式。

“Karen!没关系的,我可以应付这件事。”Peter急忙说,“把瞬杀模式关掉吧。”

“对不起,Peter。”Karen说,“你没有权限。”

“Karen?谁是Karen?”Deadpool说,然后他打了个响指,“啊——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的好伙伴?只有你看得见,别人都看不见的那种?”

“雇佣兵先生,”Peter感觉到战衣都在微微紧绷,像是已经完全做好战斗准备了,只能开口说,“你跟着我有什么事吗?我知道你为了钱杀人,我是你的下一个目标吗?”

Deadpool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句话都没有说,在Peter背后都微微出汗的时候,他忽然大笑一声,说:“是啊,你怎么知道?”

“需要我联络Stark先生吗?”Karen说,“以及,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Peter,你需要做的只是抬起手瞄准他,然后摁下蛛网发射器。”

“然后会发生什么?”Peter紧张地问,“还有,别打给Stark先生,他不会在意这件事的。”

“我很确定他会的。”Karen说,“如果你摁下蛛网发射器,你会射出一枚带有爆炸效果的子弹。”

“什么??”Peter惊讶地大声说,“我不想杀人!”

“嘿,一直和你的小伙伴聊天一点也不酷,”Deadpool把他背着的刀抽了出来,“你得学会好好听人说话,小宝贝。”

“Deadpool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他不会死亡的。”Karen说,“发射出子弹并命中后,你将有充足的时间离开这里,Peter。”

“即使这样我也不想——”Peter还没说完,Deadpool忽然冲了过来,Peter下意识地想翻身躲过去,但Deadpool只是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等一下,”他说,“容我问你一句,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Peter的动作都僵在了原地,他过了一会儿才气汹汹地说:“男孩!”

他开口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很粗犷——Karen把增强性模式全都打开了。Deadpool握着刀,瞪了他一会儿,忽然大声笑了起来,甚至直接倒在地上,滚了一圈。

“好吧,尽情笑吧。”Peter有气无力地说,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凶猛,“Karen,能把审讯模式关掉吗?”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你最好打开所有的增强性模式。”Karen平静地回答。

Deadpool笑到浑身颤抖,朝他伸出一根手指,说:“再说一句话!”

“说什么?”Peter摊开手,问。于是Deadpool立刻又笑翻了。

Peter忽然觉得很生气,简直气到不行,他抬起手想立刻荡走,又想起那个带有爆炸性质的子弹,只好说:“Karen,我要走了,把蛛网发射器调回来!”

Deadpool在他身后又发出了一阵尖利的笑声,而Peter头也不回地跑了。

 

这算是他第一次与Deadpool会面,回去Peter就联系了Ned,让他帮自己把那个瞬杀名单调出来看了看。那上面都是些世界闻名的罪犯,只有Deadpool是他没有听说过的。然而让他惊讶地是,他说出“Deadpool”这个名字时,Ned惊讶得都要从床上跳起来了。

“Deadpool?你见到Deadpool了?”Ned惊讶地说,“而且他说你是他的目标?”

Peter点点头。他站在天花板上走来走去,时不时伸出手去捞一块薯片塞进嘴里。

“我的天啊,伙计,这真酷。”Ned看上去激动极了,“而且你居然还活着!太神奇了!”

Peter瞪了他一眼,从天花板上跳下来,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可是现在世界上最有名的雇佣兵了。”Ned挥着手说,“只要是他的目标都没有人能幸存——但你居然活着!快和我说说,兄弟,Spider-Man,你怎么做到的?”

Peter抓了抓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没什么——只是可能因为他很喜欢笑吧,我把他逗笑了。”

“你把他逗笑了??”Ned瞪着眼睛,然后马上就恢复了平时的表情,“那真逊啊,我还以为你和他大打出手了呢。”

Peter又瞪了他一眼,跳到墙壁上去,背贴着墙,抱起手来好好想了想。“他说他的目标是我,那肯定有人雇佣他来解决我。”他摸着下巴说,“我得弄明白是谁让他这么做的。”

“什么?你要去追踪Deadpool吗?”Ned惊讶地说。Peter把他的追踪显示仪掏出来,扔给Ned,说:“已经追踪啦。”

Ned把显示仪打开,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定位,然后惊叹一声,说:“Deadpool真的在纽约!这太酷了,真的,你在追踪世界上最有名的雇佣兵,我的——”他停了一会儿,说,“你会不会死啊?”

Peter又瞪了他一眼,只是说:“帮我把他从瞬杀名单里删了。”

“什么?”Ned大声说,“你确定吗伙计?你死定了,你一定死定了。”

Peter这下连瞪他都没兴趣了,只是跳下墙壁,背着手,盯着Ned把Deadpool的名字从名单里删除了。他打了个响指,说:“完美!现在我只需要找到这位雇佣兵先生,然后好好和他谈谈就行。”

Ned用一种非常怜悯的眼神看着他,Peter忍不住朝他扔了个枕头。

“拜托,Ned,会有多可怕?雇佣兵会有超能力反派可怕吗?Captain America我都打过了。”

“拜托,Peter,那可是以杀人为目标的家伙,”Ned说,“Captain America又不是要杀你,这家伙就不一样了。”

“我会自己小心的,好吗?”Peter摊摊手,“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他说这句话说得太早了。Peter想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正被Deadpool抓着制服的胸口摁在墙上。他的嘴里一定出血了,眼睛有些发肿,肋骨像是断了一根,但又好像只是有些发疼,总之他还能坚持住。Karen本想启动瞬杀模式,但Peter阻止了她。Deadpool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他的刀都被Peter黏到了墙上,子弹也在Peter敏捷的闪避中全都用完了,Peter还踹了他的膝盖一脚,揍了他的脸一拳,他们现在两个人都带着伤,在小巷里对峙,而Deadpool捏着他的胸口,把他摁在墙壁上。

“不得不说,”雇佣兵喘了口气,说,“你的确值得赞赏,小英雄。敏捷,有力,很能纠缠。”

Peter挣扎了一下,用手捏住雇佣兵的手腕。他用了点蜘蛛力量,但雇佣兵仍然死死地揪住他的胸口,把他摁在墙上。他比Peter高出一个头还多,所以他往上提的时候,Peter几乎就像是双脚悬空了。男孩咳了一声,仍然紧咬着牙。

“而且很固执。但你觉得不觉得下次你应该先熟悉一下教程,再来挑战高难度关卡?”Deadpool说,他说完就松开了手。Peter掉回地面,他靠着墙勉强站直了,又咳了两声。

“好吧。”Deadpool拍拍手,说,“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不过——我不杀小女孩。”

“我是男孩——”Peter咬着牙说,“不,男人——”

“好的,男——”Deadpool忽然又捂着嘴笑起来,可能是想起来Peter那天的低沉又有磁性的嗓音,忍不住笑了两声,才说,“总之,我有件事告诉你。”

“什么?”Peter眨着眼睛,说。他感觉他脸上的血和汗都快流进他的眼睛里了,所以他开始拼命眨着眼睛。

“没人雇我来杀你。”Deadpool摊着手,说,“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肯尼迪吗?要杀你,还没人雇得起我呢。不过我对你一直挺有兴趣,在这个超能人类横行霸道的时间,你还真是与众不同。我的意思是,你居然没有在和超级外星人打架,而是在弄翻自行车劫匪——你是什么,海扁王吗?”

Peter被他一连串的话绕得头都晕了,但男孩很准确地抓住了雇佣兵的话:“没人雇你来杀我?”

Deadpool摊摊手,说:“很遗憾,是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打一架?”Peter抹了抹嘴边,有些生气地问。

“嗯?因为你刚才从天而降然后就黏走了我的刀接着马上揍了我下巴一拳啊。”Deadpool比划着说,“这难道该怪我吗?”

Peter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说的有道理。”Karen说。

“你到底站在哪边,Karen?”Peter有些生气了,又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呃,好吧……对不起,Mr. Pool。”他又站直一些,让自己看上去更有底气一些,“但你一开始就不应该骗我!”

“噢,拉倒吧,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没有谁对我指手画脚过呢。”Deadpool朝他晃着手,伸手去扯把他的刀黏住的蛛丝,“过来帮把手,小麻烦,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它会自己溶解的。”Peter捂着胸口说,他忽然升起了一点报复Deadpool的欲望,“这是你应得的,先生。”

他说完,Deadpool就朝他怒吼了一声,Peter只是笑了一声,转身就跑开了。

 

之后的事情反而有些奇怪,Deadpool经常出现在Peter的视线里,他有时会站在楼顶上,在Peter荡过时朝他打招呼。有时候他会出现在Peter打击犯罪的现场,有时会帮Peter一把,有时反而又帮罪犯打Peter一拳。这时候Peter就会在子弹雨里跳来跳去,大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Mr. Pool?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然后揍Deadpool一拳。

还有些时候,Deadpool会给Peter买几个墨西哥卷,在Peter怀疑里面是不是下了毒的时候,抓过来咬一嘴,证明没有毒又塞回去给他。Peter看看被他咬了一大个牙印的玉米卷,根本不想吃了。

在Peter受了伤,躲在屋顶的角落喘气时,Deadpool也会忽然出现,然后递给他一杯热可可。Peter对他的做法有些不解,但Deadpool只是会说,这是大人对青少年应有的关怀,然后催他把热可可快点喝了。

Peter根本搞不懂Deadpool想做什么,但他唯一知道的就是,Deadpool在纽约始终没有杀人,而且总是出现在他旁边,他感觉Deadpool就是追着他跑,所以他有一天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和Karen谈起了这件事。说起这件事让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摸着鼻尖,支支吾吾,大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Karen十分有耐心,一直安静地等待他。

“就是,Karen……”他呼出一口气,“你觉得,Deadpool是不是,呃……喜欢我?”

Karen回答得非常快:“是的。”

Peter有些惊讶地眨眨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什么?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是的,Peter。”Karen平静地说,“按照我目前对人类行为拥有的知识库来看,我认为Deadpool对你有特殊的情感。你需要再看一遍他的资料吗?”

Peter心情复杂地坐着想了一会儿,说:“不用了。”他已经看过一遍了,而那些故事看上去一点也不轻松,反而沉重得有些超出Peter的想象了,这让他对Deadpool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有些怜悯他,但又像是更了解他之后产生的共情效果。更别说Deadpool最近都没有杀人,虽然搞不懂Deadpool的意图,但听Karen这么评价他们之间的关系,Peter还觉得有些别扭。

“你确定你觉得他对我——”Peter说,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就是,呃……”

“Deadpool与你接触的时间长短、次数,以及接触时的行为来看,我认为他对你抱有好感。”Karen说,“你想看看录下来的录像吗?”

Peter挠了挠脸,他探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门,发现已经关好了,就说:“呃,好啊?”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Karen说。Peter因为她带着些戏谑的语气而感觉有些别扭。那段视频放映出来,Peter才发现那是Deadpool给他买了一盒星球大战的乐高那天,Peter惊讶地拿着那盒乐高翻来翻去,说:“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因为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视线移朝一边,应该是因为Peter回头去看Deadpool,雇佣兵摊着手说,“你之前提起过几次星球大战的事。”

“可是你没必要——”Peter张张嘴,“哇噢……这盒好像很贵。”

“限定版,不过没问题。”Deadpool朝他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呃……谢谢你,Deadpool?”Peter说,“但我还是没弄懂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Deadpool呃了一声,然后抓住自己的肚子,说:“你说这句话让我感觉怪别扭。只是个玩具而已,小男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是男孩。”Peter不满地说,Deadpool只是伸出手来,把那盒乐高拿在手里晃了晃,说:“收好了,拼好了拍张照给我,嗯?你发在你的推特账号上就行,我会看见的。”

录像到这里就中断了,Peter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想了好一会儿,才说:“Karen,这为什么是你最喜欢的一段?”

“因为按照我的记录,这是你第一次对Deadpool‘心动’的时刻,Peter。”Karen愉快地解释说,“真是个值得纪念的一刻。”

Peter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咳了几声,然后和Karen争论了几句。这就是开端了,之后的日子里,Karen时不时就会忽然对Peter谈起这件事,她似乎对Peter的感情生活十分在意,Peter觉得她就是很八卦,她还不承认。

因为Karen的插嘴,Peter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他在学校里时也会听到Deadpool的消息,似乎大家都知道雇佣兵来了纽约的消息,而且他在青少年群体里人气似乎还挺高,所以Peter周围的人总是非常热衷于讨论关于他的消息。

Ned都曾经问过Peter,说看到YouTube上的视频,有人录到Spider-Man和Deadpool坐在楼顶吃卷饼。他们挤在工作台旁边的时候,Ned就开始在他旁边滔滔不绝,“和Deadpool聊天是什么感觉?”Ned问,“老天,你不仅成为了第一个活着从Deadpool手下逃出来的人,还成了第一个和他坐在楼顶吃卷饼的英雄!这太酷了——”

Peter只能小声朝他嘘声,让他停下来。“是他总来找我,Ned。”Peter抿抿嘴,说,“我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什——”Ned差点尖叫了一声,Peter急忙捅了他一下,让他消停了一秒,但他马上又说:“Deadpool喜欢你??”

“只是猜测而已。”Peter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微微红了脸,“我觉得不太可能。嗯,不可能。”

“可他的确对你很不一样啊。”Ned压低声音说,他看了看周围,又凑过来,“他为什么喜欢你?就因为你是Spider-Man?还是因为你上次逗他笑了?”

“我怎么知道,”Peter瞥了他一眼,“再说我也不确定,还是别乱猜了。”

“如果他向你表白,你会接受吗?”Ned又问。Peter愣了一会儿,转过去盯着他看。他因为那种想象忍不住抖了抖,说:“你这句话说得让我怪害怕的。希望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为什么?Deadpool喜欢你不就很酷?”Ned说,“你让他去杀谁他可能就会——”注意到Peter的视线,Ned咳了一声,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让他不要去杀谁,他可能就会——你知道的。”

Peter转转眼睛,发现Ned说得还是有些道理。但他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也就没有再和Ned讨论这个问题。

 

他们的关系莫名其妙地过了一个月,渐渐地,Peter把他对Deadpool的追踪也关闭了,他感觉到Deadpool不会在这做什么坏事,所以也没有再去刻意留意他的行踪。一个月后的一天,Deadpool再次出现在屋顶上时,却对Peter表示他要离开了。

Peter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在面罩下不停地眨着眼睛。“你要去哪?”他问。Deadpool却只是摊摊手,什么都没说,Peter才意识到他是一个行踪诡异的雇佣兵,他是不会把自己的足迹透露出去的。

“这也许是个机会,Peter。”Karen说,“你应该吻他,然后邀请他留下。”

“什么?”Peter匆忙低下头,小声回复她,“我不会吻他!”

“可他要走了,你不觉得有些可惜吗?”Karen说。

Peter咬咬下唇,什么都没说。Deadpool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你又在和自己的小伙伴说话吗?你们现在的青少年,怎么比我还脑子不正常一些。我就认识一个小女孩,每天都能把自己点着,然后把周围的人都撞飞。我不是在说Human Torch,如果你认识他——噢,你不认识,好吧,他和我在一个公司工作呢。我的意思是——好吧。”

Peter总觉得他很想把那句话问出口,但当要开口时,他又忽然犹豫起来。Karen又开始提醒他的脸颊温度问题,Peter已经不想去在意她声音里似乎夹杂着的戏谑感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终于说:“你……你对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问得好。”Karen称赞说。

但Peter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他们忽然陷入了一阵沉默里,沉默到Karen都意识到不对劲了,她也没有再说话。Deadpool盯着他看了一会儿,Peter忽然觉得心里很杂——他知道Deadpool的真名,但他从来没有真的把这个名字叫出口过,因为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到那么亲密的地步。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地步呢?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双方面罩下的脸,从来没有叫过对方真正的名字,从来不知道对方住在那,平时都怎么生活,Peter对Deadpool的了解只来自他们在屋顶上的对话,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而这阵沉默,这阵沉默的时间太长了,而且又太容易心冷了。Deadpool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值得赞赏的小英雄。敏捷,有力,很能纠缠,而且很固执。我想我已经说过了?你是个有点意思的小男孩。”

“男人。”Peter忍不住纠正他,“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Deadpool抓了抓自己的脸,然后说:“呃……因为你是个小男孩?——我是说,男人。总之,我理解做个青少年英雄很难,我在YouTube上看到过很多关于你的视频和报导,你真的够厉害,对于一个小男孩来说——男人,好吧——你做得还真不错。”

Peter微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说:“你……你的意思是,你做这些,是因为你觉得我是个小屁孩,所以你想照顾我?”

“呃……”Deadpool皱皱脸,“怎么你说出来就怪奇怪的。”

Peter没有说话,他只是移开了眼睛。

“Peter。”Karen说。

“别现在,Karen。”Peter低声说。

“嘿,你真的做得够好了。”Deadpool拍拍他的肩膀,“你肯定也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我明白,我明白,唉,每次看见你都有种回想起自己青葱岁月的感觉,那可真是难受。那天看见你扛那些钢筋水泥的时候,我都快心酸了。成年英雄那么多,你不用那么拼命,嗯?”

Peter没说话,他只是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那里已经被纽约的夕阳染成了一片橘色。Deadpool见他半天没反应,就又拍了他一把,说:“总之,我先走了,下次再见吧。”

Peter应了一声,Deadpool站起身来,从兜里捞出来一根HelloKitty的棒棒糖,塞到他手里,接着跳下了屋檐。

Peter把那根棒棒糖捏在手里,转了转,笑了一声。

“我很抱歉,Peter。”Karen说,“这真令人遗憾。”

“没什么好遗憾的,Karen。”Peter回答她。接着他们没有再说话了。

 

Peter回到家里的时候,May还坐在客厅里,裹着她的浴衣看新闻。Peter把背包放到一边的椅子上,把耳机摘下来,看着她。May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就一下坐直了,说:“怎么?”

Peter只是摇摇头,把背包拉链打开,从里面拿出May让他买的面粉和牛奶,轻轻放在桌子上。May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手指贴了贴他的太阳穴,说:“怎么了?”

Peter叹了口气,他把背包拉好,甩到自己肩膀上。

“我真讨厌每个人都把我当小孩看。”他张张嘴,又闭上了,“虽然我知道我就是——但,但我明明也足够努力了,我也有我自己会考虑的事,但为什么从来没有谁把这当一回事?”

Ma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摸了摸他的头发。“这是成年人保护青少年的一种方式,Peter。”她轻声说,“我小时候也总是想不通,为什么成年人总显得那么高高在上,对我指手画脚。但是等真的长大以后,我才明白,我是不会想看到你因为走弯路而受到伤害的。也许谁都没有错,只是他们都在以他们认为的方式保护你。”

Peter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May一眼,“没有谁在保护我,他们只是觉得我很可怜罢了。”他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了。May捏了捏椅子把手,叹了口气,在Peter快到达房间门口时,忽然开口说:“你知道,我知道你是Spider-Man的那个瞬间,我想了什么吗?”

Peter停住脚步,他微微偏过头来,看向May。灯光下他的眼睛也不怎么亮了,但仍然微微发着光。May摊开一只手,说:“我当时想的是,我可能要死了。”

她笑了一声,Peter本来板着脸,因为她的轻笑声,忍不住也弯了弯嘴角。

“事实是,Peter,我一想到你在外面跑来跑去,做那些危及你生命的事,你可能会在哪里受了重伤,却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送你回来——”May摆摆手,她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情绪稍微稳定一些,“想到这些,我就感觉好像快要死了一样。Peter,我知道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考虑,但是这种感觉——”

她停了一会儿,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才又笑起来。Peter看着她,原来没有表情的脸都慢慢地恢复了担忧,他看着May,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揪了揪自己的衣角。

“May婶,我不是——”

“好了,我明白,小英雄。”May笑起来,走过去,捧着他的脸,蹭了蹭他的额头,“我只是想告诉你,有时候不是没有人把你的想法当回事。而是就是因为太在意你了,想要把你保护起来,才会做一些可能会让你感到被冒犯了的事。”

Peter没说话,只是朝她弯了弯嘴角,然后轻轻地拥抱她。

“关于你说,即使担心我也让我在外面做Spider-Man的部分,”Peter轻声说,“谢谢你,May婶。”

May笑了两声,揉揉他的头发,说:“快去洗个澡吧,小男子汉,你又浑身都是汗了。”

 

Peter躺在床上,他脑袋里乱糟糟的,半天想不出个头绪来。他想起Deadpool说的话,那意思很明显,他只是觉得Peter是个努力的小男孩,很心疼,所以才想要照顾他一会儿。可一个臭名昭著的雇佣兵,干嘛忽然对他产生同情?

Peter越想心里越复杂,就坐起来,把他对Deadpool的追踪重新打开了,他本来只是想看看Deadpool去了哪,结果发现他在曼哈顿附近的码头,好像停在一个仓库附近。

Peter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把面罩拿过来戴上,Karen立刻朝他打了个招呼。

“Karen,帮我定位现在Deadpool的位置,好吗?”他一边说一边把外面的外套脱下来,打开了窗户。

“乐意之至。”Karen轻松地说,“你还是打算向他告白了吗?”

“什么?不,不是,”Peter下意识地红了脸,又晃晃脑袋,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些,“我只是想搞清楚他现在在做什么。”

Karen把位置定位好了,并且给他规划好了路线。Peter道了谢后,跃出了窗户,在他荡朝街道,降落在一辆卡车上时,Karen又说话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向他告白呢,Peter?”

“什——”Peter在车顶上坐稳了,“我们能别讨论这个问题了吗?他都说了他不喜欢我,你也知道的。”

“我把最近的数据文件做了次详细分析。”Karen说,并且插空指挥Peter跳到另一辆车上,“我发现他说的可能不是真心话。可能部分是真心的,但是他有隐藏的事实。”

“你是怎么知道的?”Peter问。

“你的心跳声可没有盖过他的心跳声,Peter。”Karen欢快地回答,“我认为你应该抓紧机会,有时候成年人需要你推他们一把,才会说出真心话。”

“你为什么懂得那么多?”Peter忍不住问,“这些都是Stark先生告诉你的吗?”

“我说过了,Peter,”Karen的语气又严肃了一些,“我需要做的是在你穿上战衣时,对你做到全面的照顾。”

Peter呼出一口气。他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再次向Karen道了谢。

“你不用道谢,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职责。”Karen说,“跳车吧,Deadpool似乎移动到了船上。”

Peter跳下车来,翻过铁栏,到了码头附近。他顺着位置定位,一直找到那艘船。今天的月光不算很明亮,水面平静得很,带来一股潮湿的气味。那艘船是艘货船,就停在码头附近,看上去没有任何启程的迹象。Peter悄悄地靠近那艘船,射出蛛丝把自己拉上去,位置定位显示Deadpool就在这艘船的尾部,于是他准备往那里移动。

他才刚迈出一步,忽然就听见了枪响,就从船尾传来。他心里一紧,快速朝那边跑去,果然看见Deadpool和几个男人缠斗在一起,雇佣兵下手干净利落,没一会儿就踹断了一个人的腿。那些人手里拿着的武器显然都是自制的,还有一把枪上有着模糊的Stark工业的标识。

“五个人在与Deadpool交火,”Karen一边说,一边把所有人的位置标识了出来,把他们的武器用红色框了起来,“他显然占了上风,但你这也是你的机会,Peter。”

“呃,但是首先我们得阻止Deadpool把他们都杀了——”Peter一边说一边网住Deadpool准备砍下去的武士刀,降落在船尾的甲板上。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忽然出现在这,都愣住了。“你在这干什么?”Deadpool惊讶地说,“把武士刀还给我!”

“嘿,你们在这里开派对,是不是应该多寄些邀请函?”他说,然后网住了两个人的枪,往旁边一拉,把他们的武器缴了。

Deadpool伸手挡住一个男人的拳头,回头朝Peter大声喊:“快离开这艘船!”

“我总算知道了,Deadpool,你根本不是照顾我什么——”Peter朝一个男人的脚扔了个蛛网榴弹,把他裹在了网里,“你只是在骗我,想让我对你放松警惕!”

“什么——”Deadpool还没说完,背部就被捅了一刀,他怒吼一声,把那个男人摔了出去,一边大声说,“你根本不明白,这艘船——”

他还没说完,船头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火光把夜空都照亮了一些,接着爆炸一次接一次,不断往这边蔓延,到船中央时停住了。Peter吓了一跳,几乎呆住了,让他反应过来的是Karen的一声报告:“火海里还有人。”以及一些透过火光的位置标识。

不要再来一次!Peter下意识地准备冲出去,Deadpool猛地拽住他的手臂,把他往船尾的方向拽。Peter猛地挣开他,头也不回地跑进了火海。

 

Peter游回岸边的时候,浑身都快没有力气了。他把Deadpool猛地甩在地上,然后倒在他旁边,不停喘着气,时不时咳嗽两声。他把船上几乎所有人都救出来了,用他的防火蛛网把他们裹起来,拖出火海,然后再把掉进水里的人全都捞起来,运回岸边来。他把这些罪犯都网起来,再让Karen报了警之后,才意识到他没有见到Deadpool。

于是男孩折返回去了,船只已经沉没了大半,海面上也燃起了一小片火,Peter在漂浮的钢板上发现了Deadpool,看上去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了,Peter只能咬着牙,把他拉回了岸边。

做完这一切,他几乎已经没有力气了,但还是挣扎着爬起来,伸出手去摸了摸Deadpool的胸口。他还有心跳,Peter不停喘着气,有些慌张地说:“呃,Karen,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检测有困难。”Karen说,她立刻给Peter打开了取暖器,让他稍微舒服一些,“我认为你应该给他做个人工呼吸。”

“什么?”Peter喘着气说,他实在太累了,就用额头抵着Deadpool的胸口,又喘了两下,稍微平复了一下,才抬起头来,说,“人工呼吸?”

“是的,这类似于亲吻,是吗?”Karen欢快地说,“我认为这是你吻他的机会,Peter。”

“不要现在,Karen!”Peter有些恼怒地说,而且他又有些害羞了,本来人工呼吸没什么的,但她一说就——

Peter摇摇头,他伸出手去,手指有些颤抖地把Deadpool的面罩掀起来一些,一直掀到他的鼻梁。他可以看到Deadpool脸上的疤痕,和资料里的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看到却比资料里的更让人触目惊心。Peter想了想,把他的整个面罩都脱了下来,放到一边去,然后拍了拍他的额头。

“好的,Peter,”Peter深吸一口气,把他的面罩掀起来一些,轻轻捏住Deadpool的鼻子,“只是一次人工呼吸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次亲吻而已。”Karen说。

“你根本没有在帮忙,Karen——”Peter抱怨说,他喘了口气。

“你应该把面罩摘掉,Peter。”Karen忽然说。

“嗯?为什么?”Peter有些惊讶,“不这样也可以做人工呼吸的吧?”

“如果你戴着面罩给Deadpool做人工呼吸,就会有记录。”Karen说,“这些记录可能会被Stark先生调查。”

Peter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他抿抿嘴唇,说:“你说得对。谢谢你,Karen。”

他刚把面罩掀起来,便听到Karen说:“真可惜我不能见证这一幕,不过,Peter,希望你能如愿以偿。”

“如愿以偿什么?你真的该打住了。”Peter笑了起来,把面罩褪下,放到了旁边。他重新捏住了Deadpool的鼻子,深吸了一口气。

“好的,Peter,”他低声说,“你能做到的,这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人工呼吸而已,又不是真的是亲吻,只是——”

他猛地闭了闭眼睛,刚准备弯下腰去,就听见了憋笑声。他睁开眼睛,发现Deadpool一直在憋笑,看上去已经快不行了。

“你——”Peter惊讶地放开了他的鼻子,“你没事!”

“惊喜!”Deadpool终于忍不住大声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咳了两声,差点把鼻涕都喷出来了。Peter退后了一些,看着Deadpool坐起身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又开始低声笑起来。Peter忽然觉得有些懊恼,他把面罩拽过来,重新戴上去。

“你好,Peter。”Karen立刻向他打招呼,“怎么样了?”

“他没事。”Peter没好气地说。

“你吻他了吗?”

“没有!”Peter气鼓鼓地说,“他没事!”

“你听上去很生气,也许你很想吻他。”

“什么——”Peter气得都有些头晕了,他干脆躺了下来,没有再回答。在他躺下的那一瞬间,他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原本全身紧绷的感觉立刻飞走了,开始逐渐放松下来。他躺在地上,Deadpool走过来,低头看着他。

“怎么,在等天上有巫女飞过吗?”Deadpool说,他把面罩又戴了回来,“还是你走不动了?”

“我,我没问题。”Peter咽了口唾沫,撑着自己坐起来,“我完全可以——”他撑到一半就不行了,又倒了回去,Peter喘了两口气,他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以后,刚才的疲惫感就把他淹没了。

“你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了,Peter。”Karen说。

“我不行了!”Peter宣布,又喘了一口气。

“这里离城里可有好大一段距离。”Deadpool说,“你自己不能起来走路,是想让我背你回去吗?”

“我——”Peter张张嘴,Karen就打断了他,说:“说好。”

“Karen!”

“你知道你自己走不回去的,Peter。当然,你还有个选项,躺在这等警察来把你抬走。还有一个选项,打电话给Stark先生。”

“不要打电话给Stark先生!”Peter急忙说,他看了看Deadpool,不知道为什么微微红了脸,然后慢慢点了点头。

Deadpool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起来,背到背上,然后用手托住他的大腿,轻松地就把他背了起来。Peter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把手放在哪,于是晃动了一会儿,却差点把Deadpool晃倒了。

“安分点不行吗,小鬼?”Deadpool偏过头说。

“我不是小鬼。”Peter不高兴地说。

“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或者背上。”Karen提醒道,“表现得镇定一点更容易赢得别人的欢心,Peter。”

“我不想赢得谁的欢心——”Peter咬咬牙,把手放到了Deadpool的肩膀上。

“什么欢心?”Deadpool说,他走路的步子很稳,似乎Peter对于他来说很轻似的,“噢,是的,我明白了,又是那个神秘小伙伴。”

“把脸靠到他的背上。”Karen说,“然后找个机会向他告白,Peter,你会成功的。”

“我不想——”Peter急得都要晃腿了,结果就是他们差点又摔了一跤,Deadpool回头瞪了他一眼,于是Peter闭上了嘴,他决定不和Karen讲话了,这个AI姐姐真会拿他开玩笑。他没有把脸靠在Deadpool背上,只是僵硬地直着脊背,然而他也没能支撑多久,不一会儿就选择直直地趴到Deadpool背上了,像一只失去了力气的猫,他的手也没有再贴在Deadpool的肩膀上,而是伸直了胳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快累死了,全身上下都是酸软的。Peter本来就气短,每次救人都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刚才又火堆水面冰火两重天,更加感到不舒服了。Deadpool轻轻颠了颠他,他们走到了公路附近,Deadpool说:“送你到哪?”

Peter呼出一口气,说:“皇后区附近就行。”

“那还挺远。”Deadpool说,“不过走着可以到。”

“你打算走着去吗?”Peter惊讶地说,如果是他走那么长一段路,他可能真的就不行了。Deadpool却只是耸耸肩,说:“这附近看上去像是有车的样子吗?”

Peter看了看附近,的确很荒凉,于是他只能耸耸肩。他现在累得不行,不怎么想说话了,就一直闭着嘴。Deadpool背着他走了一段路,忽然说:“关于之前在船上的对话,我可没骗你。这些人本来就是我的目标,今天要运走那批高科技武器货物,但是如果出了意外他们就会把船引爆销毁赃物——本来我一个人完全可以解决,谁知道你蹦出来了。好不容易想做一次潜行者呢——”

Peter微微红了脸,想了一会儿,只是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照顾我本来没有欺骗我的意思?”

“没有。”Deadpool说,“我干嘛把你放在眼里。”

Peter不高兴地用腿踢了他一下,Deadpool骂骂咧咧地站稳了,宣布要把他甩下去。Peter又伸手打了他的脑袋一下,这才消停下来。Deadpool扭扭脖子,骂了他两句,继续往前走。Peter想了想,又问他:“那你为什么要照顾我?”

Deadpool动动肩膀,说:“没什么。只是——我只是觉得,你还是个小鬼呢,但是这么早就能出来做英雄,肯定经历过什么事。我可善良了,看到小猫小狗受苦都会掉眼泪的,所以我打算稍微照顾你一下。你可真的不怎么会照顾自己,是不是?给你送热可可那天你浑身脏得像下水道里钻出来的老鼠似的,而且浑身是伤,看上去惨得要命。我这么善良肯定要帮你一把,你虽然年轻,但别胡乱对待自己啊,否则以后绝对会后悔的。”

Peter撇撇嘴,没说话,只是晃了晃腿,说:“所以你是把我当小孩子来照顾,是不是?我不小了,我能做得比这多得多。要做大事本来就得受点伤,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Deadpool笑了一声,似乎这句话有多有趣似的,他笑声里带着点轻蔑,让Peter又不高兴起来。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接着Deadpool又说:“你当时跑去救他们了。”

Peter嗯了一声,因为刚才短暂的沉默,他差点趴在Deadpool背上睡着了,现在不是很想说话。况且,他总觉得要被雇佣兵问“那些人又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什么要舍命去救”这类的问题,他根本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也没什么好回答的——他下意识去救了,而这就是他该做的,没什么值不值得的问题。

但是Deadpool只是说:“你真的是个男孩吗?”

“我当然是。”Peter翻了个白眼,“我看起来像个女孩吗?”

“不,不是。”Deadpool说,“你冲进火海里的时候,看起来像个男人。”

Peter心里一动,抿住嘴没说话。

“Peter。”Karen忽然开口了。Peter闭了闭眼睛,几乎有些怕她了。但是Karen只是说:“你需要我删除今晚的视频记录吗?”

“你可以吗?”Peter惊讶地说。

“我可以,但是我不该。”Karen说,“所以命令需要你来进行下达。”

Peter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说:“没关系,留着吧。”

“好的。”Karen说,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明智的选择,这是另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Deadpool把他背回了皇后区附近,在一个小巷子里把他放了下来。Peter靠着墙,动了动自己的手脚,觉得已经有力气慢慢回复过来了。经过一阵折腾,他肚子都饿了,只能强撑着自己站直。Deadpool瞥了他一眼,说:“我该离开纽约了,伙计。”

Peter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

“你还没吻他呢,Peter。”Karen说,“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惜吗?”

“是吗?我又不喜欢他,吻不吻有什么关系?”Peter说,用脚蹭了蹭地面。Deadpool挠了挠后脑勺,说:“嗨?连声再见都没有吗?本来你掀开我的面罩我应该生你的气,不过你也摘了面罩,所以就算我们扯平了怎么样?”

Peter飞快地抬头扫了他一眼,说:“再见。还有谢谢你,Mr. Pool。掀开你的面罩只是为了帮你而已——”

“行了行了,叫我Wade就行了,小混球。”Deadpool朝他摆摆手,想了想又走过来,捏住他的脸,让他抬起头来,“别太拼命,嗯?你还不想这么早就去天堂吧?”

Peter觉得很烦,Deadpool也像Stark先生一样把他当小孩看待;但同时,奇怪的是,他觉得心里痒痒的,好像有几百只墨菲在那里挠来挠去。他意识到这有些不一样了,如果用Karen的话来形容就是——

“Peter,你的多巴胺和雄性激素——”

好吧,如果用Karen的话来形容就一点也不好听了。Peter猛地闭了闭眼,伸出手去拽住了Deadpool——Wade的手臂。男孩看了看男人的黑白色眼睛,脑海里闪过很多的乱七八糟的画面,混杂在一起像是印在白纸上的五颜六色的随笔涂鸦,但最后他踮起脚来,隔着面罩贴了贴Wade的嘴唇。

他放开Wade的手臂,后退了一步。

“呃……”他支吾了一会儿,说,“再见,Mr. Pool,希望你离开纽约的期间别再做什么坏事了。”

接着他射出一截蛛丝,转身就荡走了。

“干得好,Peter。”Karen说,而Peter跑过了一条街还没让脸上的热度退下来,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明明觉得不喜欢Deadpool,而Deadpool应该也不喜欢他,但他就是这么做了,而Deadpool看上去也并不生气,这实在是——

“我很高兴你愿意正确接受自己成长期的身体和心理变化了,Peter。”Karen欢快地说,“也很高兴我能帮忙记录下这些瞬间。”

Peter叹了口气,他已经到了公寓下面,把手贴到了墙壁上。他深吸一口气,说:“把对Deadpool的追踪取消吧,Karen,彻底取消的那种。”

“你不想以后再去找他了吗?”Karen问。

“如果他以后还会来纽约,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Peter说,他用额头轻轻地贴着墙壁,低声说,“也许到那时候我就能好好问问他了。”

“当然,Peter,你一定会成功的。也许你还可以邀请他去参加舞会——如果我是Deadpool,我一定不会拒绝。”Karen说,“现在,回家吧,Peter;你离家只有三分钟的路程了。”

 

 

FIN.

 

 

哇,发现看了电影以后越来越写不出荷兰虫的可爱了!!!但还是很想疼爱他!!!

RR贱其实就是看到小孩这么惨总觉得想起自己啊哈哈哈哈,对小孩的悲惨遭遇想起自己这个还和日本动画《未来复仇者》里的贱贱有关,觉得很真实了23333

都很惨,唉,只能抱紧荷兰虫么么他(x

 


评论(100)
热度(1405)
  1. 珺水AOzero 转载了此文字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