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Pancake Agreement(RR贱x荷兰虫,虫追贱5.0!)

Attention:

1、最近就想写荷兰虫,所以这又是一篇RR贱x荷兰虫……虫追贱5.0了,一如既往傻白甜!这两个人已经逐渐双箭头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23333(x

2、梗基本上来自北冥宝宝!我主要负责把它们串起来2333333谢谢北冥宝宝!

3、虫追贱系列前几篇请走这:Made a Date(1.0)、1.5Glint (2.0)、Young Night (3.0)、3.5Dancing In The Rain(4.0)


以及,顺便踢一脚个人本本宣w预售期一直到10.08,在这之前都是可以以预售价拍下来的!之后就要走现货价啦w

淘宝地址请走这!请务必看一下宝贝详情w

台湾的小伙伴请走这w

一些附加的信息整合:

1、这本是短篇集。分上下两册,上册原作向,下册AU向。

2、收录了4篇旧文,11篇新文。4篇旧文分别是:

One of Daddy’s BoyfriendsSomething I NeedWay To Home

Coastline(人类贱x人鱼虫AU)

01020304—05

3、本子几乎包括了我常写的所有贱和虫了……还有一两个新邪教在里面(x)!以及,除了前面标明了贱虫组的文以外,大家可以随意代入喜欢的贱和虫,应该都是没问题的,应该吧(x

谢谢大家的支持与喜欢!啵啵你们!

 

 

 

Pancake Agreement

by AOzero

 

屏幕先是转成了黑色,接着上面出现了一排标题,“有关Deadpool先生的50件神奇的事情”。下面还有一小串字,写着“由Peter Parker录制,Karen协助制作”。

“呃……”Wade说,“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想看这个东西。”

Karen立刻把视频暂停了,温和地问他:“有什么问题吗,Wilson先生?”

“就是——”Wade比划了一下,张张嘴,又说,“……好吧,继续播放吧。”

时间如果回到二十分钟前,这就是又一个Wade无所事事,靠看Batman漫画打发时间的夜晚。Al不知道去哪玩了,Wade猜想她可能又去见贩卖非法药品的小贩子去了,那个老奶奶的生活可比任何人想得都要丰富多彩一些。Wade刚把他的漫画翻开,Spider-Man就从他的窗口翻了进来。

Wade吓得像个看见杀人狂的恐怖片女主角一样大叫起来,男孩立刻朝他用力摆着手,比着嘘声的姿势。“是我,是我!”Peter急忙说,“老天,Wade,冷静些。”

Wade把被子用力抓过来裹住自己——虽然他好好地穿着衣服——瞪着他,说:“你不能好好地敲门吗?”

“我敲了,你没来开门。”Peter喘着气说,“皇后区今早就停水了,而我和劫匪打了一架结果掉进了东河……我能借你的浴室洗个澡吗?我闻起来——闻起来糟透了,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Wade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咒骂了两句,最后还是点了头。Peter摁了一下胸口的按钮,他的制服就掉了下来,Wade这才发现他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包括内裤。他挣扎着把制服踹开,然后用脚踢到一边去,把面罩扔到一旁的柜子上去。

“Stark先生在里面安了个取暖器,不得不说,天才之举,非常暖和,”Peter比划着说,抓了抓他湿淋淋的头发,“但是我还是闻上去很糟糕,而且还是湿透了。”

“行,”Wade打开自己的衣柜,随意翻了翻,“我知道你来这找我是有原因的,而不是故意要来做些什么湿身诱惑的了,OK?不用再解释了,你听上去话很多。”

Peter微微红了脸,想反驳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闭着嘴,把自己的脸颊都憋鼓了。Wade找了两件自己的衣服给他,然后给他扯了块还算干净的毛巾,给他指了个浴室的方向。

 

回到十分钟前,Wade叉着腰,站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了Peter脱在地上的制服,他拎起这件连体制服,感觉摸在手里还有些潮,但他忽然非常、非常地好奇,好奇到他只用了两秒犹豫,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套上这件制服。弹性很好,就算他比Peter大一圈也能勉强套上去,他摁了摁胸前的蜘蛛,制服立刻紧紧地贴住了他的皮肤。太简单了,Wade心想,比他的制服简单不知道多少倍。

Wade在镜子前转了转,然后试着摁了摁手心的蛛网发射器按钮,立刻有两道蛛网射了出来。他像个青春期的小男孩一样大声地笑了两声。眼角忽然就瞥到了那个被Peter扔到了柜子上的面罩。Wade盯着那对黑白大眼看了一会儿,就把面罩抓了过来。面罩也有些潮湿,但Wade从来就不是很在意这个,而是掀开兜帽,把面罩套了上去。

他眨了眨眼睛,接着眼前就出现了篮框电子屏,然后是一个温和的女人的声音:“晚上好,Wilson先生,我是Peter战服的辅助AI,你可以叫我Karen。”

“嗯哼。”Wade哼了一声,他听说过这个Karen的事,在Peter朝他喋喋不休时听他说起过。老实说,Peter总是给他发一大堆的短信,给他留一大堆的语音信箱,Wade根本没有兴趣去一个一个听过来,听了两个就嫌烦了,但有时候又会把那些语音从头点到尾。他在这些语音信箱里就听到过Peter提起Karen的事。一开始Wade还以为是Peter的哪个暗恋对象,以为Peter总是在夸她多么照顾自己,多么温柔——后来才知道原来是Tony Stark给他安的一个辅助AI。

“Peter和我提起过您。”Karen说,“事实上,我这里有很多关于您的记录。您有兴趣查看吗?”

“呃,行吧。”Wade躺到床上,两只手垫在脑后,“反正我也没事干,不如来看看小男孩的硬盘。不过我不想看关于我的记录,肯定很无聊,就看些别的。”

“好的,从两天前的记录开始播放,可以吗?”

Wade应了一声,于是Karen开始调取视频录像,给Wade进行播放。过了几分钟,Karen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其实我有些自己最喜欢的部分。您愿意按照列表查看吗?”

“行吧。”Wade耸耸肩,他也没兴趣看小屁孩在纽约上空荡来荡去到处和人打招呼了,就像看第一人称的3D电影,Wade觉得自己都有些头晕了。

于是Karen开始给他播放那些视频,一开始是Peter戴着面罩,面对镜子模仿Thor,或者Captain America,类似这样的模仿别人的视频有好几个,Karen似乎挺喜欢看Peter模仿别人。其中还有一个视频是Peter戴着面罩,对着镜子说:“嘿,Wade,你觉得你有没有时间和我去吃泰国菜?还是你不喜欢?太辣了?墨西哥餐也辣啊,不过如果你想的话,墨西哥餐馆也行。”他还朝镜子眨眨他的黑白大眼睛,接着是Karen的声音:“关于辣的话题太多了。”

“噢,是啊,”Peter拉了拉面罩,摊摊手,“我不该说那么多辣,可我一直觉得May婶那天关于辣到爱的转换挺有才的。不过——嗯,好吧,这条不算。”

之后还有好几条是类似这样的,都是Peter怎么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朝假想中的Wade装酷。几个类似的视频过后,忽然就到了晚上,房间里没开灯,Peter似乎躺在他的上下铺床上,因为视线最前面是一个床板。他呼出一口气,然后说:“Karen?”

“我在,Peter。”

Peter动了动,又呼出一口气,说:“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和Wade说比较好?”

“说什么?”Karen问。

“就是,找他问个确切答案之类的。”Peter说,然后马上又说,“算了吧,不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不是?”

“我本来想着May婶那个辣到爱的梗可以派上用场呢……现在想想真的太傻了,我到底在想什么啊,Wade肯定会觉得这个梗无聊到了极点。”

“我想他不会的。”Karen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你应该和他说清楚。”

“我说过了!”Peter提高了些音量,又变成小声的嘟囔,“但是他就是不愿意正面回答我。我觉得他可能就是不太喜欢我。”

“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你,我相信他会拒绝你的。”

“他只是觉得我是个小孩,所以他不忍心拒绝我——”Peter叹了口气,“我已经不小了!我真讨厌每个人都把我当小孩看,我已经有意识有权利做自己的选择了!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我,他大可以拒绝我,我保证我不会嚎啕大哭的——呃,好吧,可能会,但反正他不知道。”

他似乎有些生气了,在床上猛地翻了个身,“你觉得呢,Karen,我该去问他吗?”

“你觉得他喜欢你吗?”Karen冷静地问。

“……我不知道。”Peter轻声说,“他吻过我,不止一次,对我也很好,但每次我认真地问他我们是不是彼此的男朋友,他都会转移话题。”

“我觉得你需要弄清楚,他为什么会不愿意承认你们的关系。”Karen说,“我相信是有原因的。”

Peter又嗯了一声,用手抓了抓床单,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一开始监视他,让他觉得自己的隐私受到了很大的骚扰啊?可是我已经把监视取消了……而且那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坏人嘛。”

他声音听上去都有些委屈了,最后他叹了口气,说:“我应该向他道歉的。”

“或许吧。”Karen说,“或许你不该逼他这么紧?”

“你的意思是……”Peter想了想,“我一直追着他跑,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了?”

“有可能。”Karen说。

“可是……”Peter憋着气说,“可是我不给他发短信,不给他留言,他忘了我怎么办?而且他有时候会给我回短信的,如果我不发给他,他就不会发给我……我,我不想失去他发给我的短信……有时候我们还会见面,如果我不去找他,那我不就看不见他了?”

“很明显,你们的感情不是很对等。”Karen说,“那好吧,你应该抓紧一切机会吻他。”

“你怎么永远都是这样,”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永远这么主动又直接。”

“我只是在给出我自己认为的意见罢了。”

“好吧……谢谢你,Karen。”Peter说,“Stark先生现在还在生我的气吗?”

“根据和Friday的数据交流,Stark先生只生气了一个小时,身体机能就恢复正常了。他说了很多,多到我认为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听,所以我自作主张,现在做一个简短的报告给你:Stark先生希望,你最好能保护好自己,找好自己的定位,再想清楚是否要和Deadpool在一起。他没有资格介入你的感情生活,但他不想让你受到什么伤害,或者因为和Deadpool混在一起而有生命安危。”

Peter呼出一口气。

“好吧。”他说,“他们总是在不知道Deadpool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情况下,就给他下定论,就像Wade自己也并不知道他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总是问我为什么喜欢他——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他们,包括Wade自己,拍一个科普小视频。”

“你需要我帮忙吗?”Karen说。

“可以吗?谢谢你,Karen!”Peter高兴地说,“我们先把以前可以用的片段找出来剪一剪吧,之后的我们还可以再加。”

这个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接着Karen说:“需要我给您看看那个视频吗?它还没彻底完成,但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Wade犹豫了一会儿,他心里觉得很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该看这个视频。但Karen已经把它调出来了。于是,回到现在,Wade看着屏幕上的那两排字,张张嘴,说:“呃……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想看这个东西。”

Karen倒没有强迫他的意思,把视频暂停了,温和地问他:“有什么问题吗,Wilson先生?”

Wade嘟囔了一声,还是让她继续播放了。于是视频上出现了一串字,上面写着:第一条,他喜欢小动物。

Wade呻吟了一声,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捂不住面罩里的屏幕。于是屏幕上出现了Wade穿着制服,怀里抱着一只猫,站在Peter面前。周围光线很亮,Wade依稀记得他们那时候是在公园,Wade爬到树上去,把一只流浪猫救了下来。猫的主人站在旁边,是个黑皮肤的小孩。

“我能摸摸它吗?”Peter惊喜地问那个小孩,得到允许后就伸出他戴着蛛网格手套的手,摸了摸那只猫的脑袋。Wade动了动脖子,说:“小心点,小公主受到了惊吓,刚才还一惊一乍地把我的手都抓花了。什么?嗯?噢,它是个只公猫啊,好吧。”

他小心翼翼地把猫抱给了那个小孩,又摸了摸它的脑袋。

屏幕黑了下来,接着是下一条。“完美,”Wade嘟囔着说,“这个有多长?”

“目前编辑到了二十七条,Wilson先生。”Karen说,“Peter只要闲下来都在做这个视频的剪辑工作。”

“好吧。”第二条,他对女士很绅士。“好吧。”Wade又说了一次。

屏幕上出现了他抱着一个孕妇过马路的片段,还有他为一个抱着东西的女士推开咖啡厅的门,以及他帮一个抱着小孩的母亲拎东西的片段。而这些视频很明显是隔着很远,用手机偷偷录的。“很好,Peter Parker,”Wade低声说,“很好。”

第三条,他和一个老奶奶住在一起,而且对她很好。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Wade大声说。

“你在做什么?”他听见后面传来了声音,于是猛地回过头去。面罩里的屏幕还放着他和Al的“友善的日常”,而Peter就站在门口,身上套着一条印着粉红色兔子的睡裤,一件有些大的T恤,正在揉自己的头发。他把毛巾挂到门上,冲过来跳到床上,伸手去拽Wade戴在他头上的面罩。Wade在面罩被拽下来之前,依稀看见第四条是“他的厨艺很好”。

“你怎么能偷偷穿我的制服!”Peter生气地说,他把面罩放到一边去。Wade一点也不心虚,反而耸耸肩,说:“别这么小气,我脱下来不就行了?”

他摁了摁那个蜘蛛,制服就松松垮垮地掉了下来。Peter没想到他脱得这么利索,瞪大了眼睛,然后立刻涨红了脸,抬起一只手臂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为什么没有穿内裤!”

“嘿,因为穿着内裤穿这件制服堵得慌。你难道不觉得堵吗?”Wade一边说,一边捞过自己的内裤穿上去,“你平时都是怎么穿的这件制服?很奇怪,为什么你的制服不会把你的内裤边缘线条勒出来?这一点都不符合常理!”

Peter连耳朵都在发红了,只能嚷着说:“反正你不应该——天啊,我一定得好好洗这套制服。”

Wade摊摊手,把衣服都穿好了,把他床上的Batman漫画拿起来,很镇定地打开看了两眼。

Peter慢慢地移开手臂,确认没问题了才把手放下来。

“……Karen有没有和你说什么?”过了一会儿,Peter又问。

“Karen是谁?”Wade抬起眼睛,无辜地看着他。Peter捂着眼睛,愤恨地吼了一声,倒到Wade的床上,怒气冲冲地侧过身去,背对着Wade。

“她肯定和你说了,”Peter不高兴地嘟囔着,“她就喜欢干这些事……真是我见过最八卦的AI。”

“说什么?”Wade说。Peter猛地翻身坐起来,瞪着Wade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他盘着腿,坐在Wade的床上,看Wade翻那本漫画,忽然也有些好奇,就凑了过去。Wade推了他一把,说:“把头发擦干净,行吗,小屁孩?”

“我不是小屁孩。”Peter不高兴地说。

“你把你换下来的内裤扔到哪去了?”Wade说。Peter不自在地提了提自己的裤腰,说:“没扔……装在塑料袋里。你的……你的内裤太大了,Wade。”

“因为我们体型有差异,嗯哼。”Wade说,“那是我最小的一条内裤了,平时我都舍不得穿呢,上面的飞天小女警那么可爱。”

Peter毫无真情实感地笑了两声,Wade就从旁边摸出一个夹子来,扯着Peter的裤腰,把对他的腰和胯来说多出来的睡裤和内裤的那一部分揪住,夹起来。

“行,这样就不用担心它们会滑下来了。”Wade拍拍Peter的腰,满意地说。

Peter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他又坐了一会儿,直到Wade忍不住问他:“你还不回去?”

Peter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似的,猛地回头去看Wade。他茫然地眨眨眼睛,才说:“噢……嗯,现在回。”

他说,跳下床去,把制服收了起来。Wade盯着他的脊背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那些视频里,Peter对Karen说,如果我不去找他的话,他可能就不会来找我……

他的确说得没错。Wade心想,他的确不会主动去找Peter,他又不是喜欢这个小屁孩,为什么要刻意去找他?

“呃……那,那我走了。”Peter说,他呼出一口气,“谢谢你,Wade。”

“嘿,”Wade开口说。Peter停下脚步,盯着他看,像是在期待什么,又像是不敢期待什么。他的鼻尖和眼睛在灯光下都有些发亮,头发还没干透。

“我给你做个煎饼吧。”Wade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去餐桌边坐着等我一会儿。”

Peter惊讶地朝他眨眨眼睛,但还是把手里的东西都放下了,说:“好……好!”然后转身往餐桌跑,他提了提裤腰,可能还是觉得有些松,但步子却一点也没停。

Wade叹了口气,把漫画放回柜子里,起身也往外走了。

 

事实上,Peter看上去其实并不想吃煎饼。他只是用叉子不停戳着那块煎饼,把它戳得全都是洞,几乎面目全非。Wade坐在他对面,双臂交叉放在桌面上,看他这么不想下口,就想把那盘煎饼拿过来。但Peter立刻抓住了盘子不让他拿,快速地叉起一块塞进嘴里。

“嘿,”Wade说,“你如果要吃就快点,吃完赶紧走,行吗?不吃就还给我。”

Peter朝他皱皱鼻子,又往嘴里塞了一块。Peter的头发稍微干了些,他的头发总是有些微卷,在耳后附近更明显,就像一团小鱼钩。Wade伸出手去,用指腹捻了捻那些小鱼钩,感觉还没有干透。Peter的动作却因为他伸出的手完全停住了。

“怎么了?”Wade问。Peter把含在嘴里的叉子拿出来,放到盘子边,抬起眼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Wade看着他发亮的眼睛,最后还是忍不住移开了眼睛,轻轻咳了咳。Peter似乎一下就来了勇气,一鼓作气地说:“Wade,我到底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Wade说:“什么男朋友。”但没有回头看Peter。Peter叹了口气,又蔫了,耷拉下脑袋,用叉子戳着那块煎饼。

“那,”他有气无力地说,“准准准准准男友算不算啊?”

“我不需要男朋友,”Wade敲着桌面说,“也不需要准准准准准男友。”

“那准准准准准准男友呢?”Peter穷追不舍,一连说几个准让他差点咬到舌头。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佣兵本来应该生气的,或者转移话题,但都没有。相反,他居然笑了起来。察觉到自己在笑这个事实又让他咳嗽了一声,严肃地板起脸来。

“嗯……也许吧,如果你够努力的话。”他说。

“真的?”Peter惊喜地问,他把煎饼往Wade那里推了推,说,“你也吃一口,这样我们就达成协议了。”

“什么协议?”Wade奇怪地看着他,他就晃着脑袋说:“煎饼协议啊。你同意让我当你的准准准准准准男友了,你可不能反悔。”

Wade把叉子接过来,挤眉弄眼地划下一小块煎饼,塞到嘴里。Peter一直看着他把煎饼咽下去,才说:“我什么时候可以把准字去掉一个?就一个?”

“我怎么知道。”Wade咂咂嘴,觉得蜂蜜好像放少了,“我都说了要看你有多努力了。”

“好吧。”Peter嘟囔了一声,把叉子和盘子一起拿回来。他又往嘴里送了一块煎饼,但是看上去心情好了很多,嘴角都是弯着的。Wade盯着他弯着的嘴角,和被男孩揉得乱糟糟的头发看了一会儿,说:“嘿,你的制服什么时候可以再借我玩玩?”

Peter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说:“我的制服可不是拿来玩的!”说完还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别胡说了,你本来之前都拿着它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Wade说,“Stark知道一定哭得满脸都是带血的泪水。”

Peter微微红了脸,咬着牙低声嘟囔说:“Karen。”

“所以,什么时候借我玩玩?”Wade说,“你的那个AI声音听上去真够辣……可以成为某个夜晚的幻想音频了。”

“不行!”Peter狠狠地说,用力把一块煎饼塞进嘴里。

“如果你愿意借给我,我就把准字去掉一个,怎么样?”Wade晃着手指说。Peter惊讶地看着他,但是男孩反而像是冷静下来了,严肃地说:“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不是喜欢我吗?”Wade问,“你对我这么没有信任吗?”

“不是这个问题,Wade,”Peter又戳了戳煎饼,“问题在于,虽然这只是一套制服,但它也是属于Spider-Man的一部分,你明白吗?既然这套制服属于我了,而我是Spider-Man,我就该对它负起责任来。况且,做英雄可不是可以轻易拿来开玩笑的,它不是玩具,也不是噱头,它可沉了呢——不只是因为它价值几百万,还因为它代表了责任,好吗?”

Wade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往厨房去了。Peter匆忙回头去看他,舔了舔嘴角的蜂蜜,稍微提高了点音量问:“你生气了吗?”

“没有,”Wade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一罐蜂蜜,朝Peter晃了晃,“我觉得少了点甜味。”

他一边拧开蜂蜜罐,一边说:“好吧,小英雄,无所谓吧,我才不会哭呢,我自己的制服就挺帅的。”

Peter朝他咧嘴笑了笑,看着他把蜂蜜淋到煎饼上,伸手抓了抓自己已经慢慢变干的头发,说:“嗯……那你的制服可不可以借我穿一下啊?”

Wade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伸出手指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脑门,说:“没门,你的都不借给我,还想让我借给你?想什么好事。”

“不用武器那些,只是制服部分而已嘛,只在这穿也不行?”Peter说,他撇撇嘴,“小气。”

“操,说谁小气!”Wade一下就火大了,把蜂蜜罐往桌子上一撞,“你不借制服给我,还说我小气,什么道理——”

“好吧,好吧,我就是说着玩的。”Peter急忙说,他又往嘴里送了一块煎饼,朝Wade笑了笑。Wade气呼呼地呼出几口气,又缓和下来了,就又伸手去捻Peter耳后的卷发,感觉已经快干了。Peter微微偏着头,没有挡开他的手,只是安静地把煎饼吃完了,用叉子把盘底的蜂蜜都刮了个干净。

“其实我不借给你制服还有别的原因。”Peter说,他张张嘴,又闭上了,只是低着头看盘子。Wade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但老实说,他还挺好奇那个“有关Deadpool先生的50件神奇的事情”之后的条例是什么,虽然他觉得前面几条已经很莫名其妙了,但很奇怪,他还是挺想知道的。非常、非常好奇的那种。

“好吧,”Wade说,“我也不是很好奇你和你的AI在里面藏了多少小男孩秘密。”

Peter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接着笑了起来,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Wade朝他挑挑眉,把盘子收起来,拿到厨房里去。Peter悄悄跟在他身后,忽然扑过来,从背后抱了他一下,然后欢快地说:“谢谢你,Wade!我该回去啦。”

“快走快走。”Wade不耐烦地说,男孩松开手,转身回房间去拿自己的制服去了。Wade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盘子,上面的蜂蜜被刮成一条一条细细的,闪着光的金线。他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到了洗碗槽里,心想偷个懒,等明早再洗算了。

 

 

FIN.

 

嘿嘿,反正,这两个人已经逐渐变成双箭头了,可喜可贺233333

就是一个虫搞定贱贱的故事!但老实说,最近搞荷兰虫追RR贱搞太多了,我又觉得腻了!我要写RR贱追荷兰虫!(你这个人x

不过这篇一定会好好写到他们谈恋爱的,哈哈哈w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70)
热度(683)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