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Sharp(提前万圣节快乐w)

Attention:

1、虽然你们欺负我(没有),我还是……来更新!提前万圣节快乐!不知道什么贱贱和加菲虫的小故事!(喂

2、终于想出一个比较甜的加菲虫小故事哈哈哈哈,其实也包含了很多我一直想做的坏坏的事(

3、一如既往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写加菲虫其实很好玩哈!就是我每次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都很开心哈哈哈哈(?

 

OK?

这是第一篇贺文,之后大概还有,两篇哈哈哈,写到十一月份(

 

 

Sharp

by AOzero

 

“Peter?把你的嘴张开给我看看。”

坐在餐桌边的Peter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看了May婶一眼。他用勺子搅着他的麦片糊,因为他不喜欢吃面包皮,他就把皮全都撕下来,撕成小片洒在麦片糊里,混着牛奶吃掉。他揉了揉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他嘟囔着说。May走过来,一脸严肃地盯着他,说:“把嘴张开。”

Peter有些疑惑地眯起眼睛,看了她一会儿,最后乖乖地张开了嘴。May伸出手来,摁住他的嘴角,往外扯了扯,然后在Peter模糊的挣扎声里放开了他。

“你的牙齿怎么了?”May问。Peter清醒了一点,伸手摸了摸,忽然摸到了特别锋利的牙尖。他的牙齿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尖过,也没有这么……长?

他站起来,走到洗手间里去照镜子,发现他两边的两颗牙齿长得长了些,而且锋利得像刀尖一样。他疑惑地伸手碰了碰,居然感到指腹有些疼,充满了快被刺穿的预感。他收回手,走回餐桌边。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耸耸肩。May走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肩膀,“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Peter摇摇头,他抬头看了一眼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就不再管牙齿的事,而是跑回餐桌边,十秒就把麦片糊吃完了,抹抹嘴,亲了May一下,背上书包就跑了出去。

 

“你的嘴怎么了?不对,准确点说,你的牙齿怎么了?”

Peter本来张开嘴,刚要咬一口墨西哥卷,听到这句话时又刹车了。他回头看了Wade一眼,雇佣兵今天穿着制服,只是把面罩摘了下来,Peter反而穿着便服。他们坐在钢筋架子上,背后就是那个被涂得鲜红的蜘蛛标志,周围很荒凉,一个人也没有。Peter忽然想起今早他发现的自己牙齿的异常,就朝Wade咧咧嘴。

“我也不知道,但是——”

Wade直接伸出手来,捏住他的脸颊,逼得他把嘴都撅成了O型。他又伸出手来,用戴着皮革手套的手去扯Peter的嘴角,他手套上什么味道都有,Peter被他折腾来折腾去,恼羞成怒,直接踹了他的小腿一脚。Wade哀嚎一声,差点翻了下去。他勉强坐直了,Peter已经开始吃卷饼了。

“吸血鬼的牙齿,而且是万圣节月?”Wade龇牙咧嘴地说,“这还挺酷,老兄,你就可以在万圣节装成吸血鬼了,还不需要道具!只需要一件红披风。不不,红披风不好,黑披风,内侧是红的。”

他比划着给Peter做了个设想,但Peter只是瞥了他一眼。

“没有吸血鬼,好吗?”他舔了舔自己的牙齿,又觉得自己的舌头像是要被划破了,就又把舌头收了回来,“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除了牙齿,哪里都好好的。”

Wade晃晃腿,从旁边的塑料袋里拿出一罐可乐,递给Peter,“这倒无所谓,只要别让你看上去太丑就可以,男孩。不然你还怎么去追那些装扮成小女巫的姑娘?”

Peter朝他咧咧嘴,没有说什么,他咧开嘴的时候,那两颗牙齿的尖端隐隐闪着光,但他们谁都没有注意。

 

之后的几天,Peter照常去上学,做课题,去实验室帮忙,帮May婶带东西。天气渐渐转冷了,十月底近在眼前,在十月尾巴的一个早晨,Peter猛地惊醒,从床上弹起来的同时,下意识地摸了自己有些不舒服的嘴巴,居然在紧闭着的嘴巴外也摸到了尖牙。

他跑到洗手间里照了照镜子,发现那两颗牙齿居然长得更长了,Peter闭上嘴也会露在嘴唇外面,真的就像吸血鬼的牙齿一样。

“Peter?”May在外面呼唤他,“你起床了吗?”

“是的,May——”他刚回答就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Peter嘶嘶吸气,努力把嘴张得更大些,说话都变得有些口齿不清,“我等会儿出来!”

现在他知道吸血鬼们为什么会把嘴巴张那么大了。Peter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糟糟的,带着睡眠不足的淡淡的眼圈,以及两颗明显的尖牙。他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口罩,戴上后才走出洗手间。

他假装自己感冒了,糊弄了May半天,才终于拿上一个三明治,急匆匆地跑出了门。然而一个三明治是根本不够的,所以傍晚的时候Wade接到了Peter的电话,去便利店买了最起码够五个人吃的东西,拎着几个购物袋,来到Peter的秘密基地附近。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就看到Peter坐在钢管上面,蜷缩着,不知道在做什么。Wade担心他已经饿晕了,就大声喊了喊,拎着购物袋在下面跳了一下。Peter像是猛地惊醒,抬起头来,迷糊地看了他一眼,扔下一串蛛丝,把他手里的购物袋扯上去一袋,打开看了一眼。

Wade叹了口气,自己拎着一大堆购物袋,试图往上爬。Peter见他那么吃力,又扔一串蛛丝,两只手把他拉了上去。但他明显没什么力气,Wade能感觉到他握着蛛丝的手总是有些想松开的趋势,吓得挂在蛛丝上的雇佣兵时不时就大喊大叫。

把他拎上来以后,Peter就把他甩到一边去,坐下来继续翻购物袋。他把披萨,三明治,布丁,全都掏出来吃了,扭开一瓶汽水,像是喝水一样仰头就灌,Wade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时不时给他递个小蛋糕,然后说:“吃慢点……老天,再过两分钟你是不是就要饿死了?你今天吃了什么?”

“一个三明治。”Peter说,嘴里不停地嚼嚼嚼,“没有面包皮的那种。”他有些不高兴地举起一个有面包皮的三明治,朝Wade皱皱眉,然后把这个三明治塞到他怀里去,开始吃别的东西。Wade觉得他像是要把自己撑死,但并没有阻止他,只是看着他把那些东西全都吃完了。Wade拎着三袋购物袋过来的,Peter把两大袋都吃空了,还剩下一袋,全是薯片,水果软糖之类的东西。Peter打开最后一袋看了一眼,反而斯文起来,把它温柔地放到一边,然后闲适地拿出一袋薯片,慢慢地撕开。

“你吃饱了?”Wade忍不住问。Peter看了看里面的薯片,说:“没有。我觉得我的胃好像空了,吃这些根本不会饱。”

Wade瞪大了眼睛,盯着Peter看。Peter扭头看见他的表情,就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没饱。”他往嘴里塞薯片,抬头看了看天。夕阳已经落了,天渐渐黑了下来,夜幕在这一片扩散的时候,总会带着荒凉的灰色。薯片袋空了,他又看了Wade一眼。

“呃,谢了,伙计,前来救济我。”他朝Wade伸出一个拳头,“我之后会,会还钱给你的。”

“算了吧。”Wade叹了口气,捏了捏他的拳头,“你只要想办法解决你黑洞一样的胃就行了,Spidey。”

Peter应了一声,抽回手来,又开始往嘴里塞薯片。

 

他真的感觉很不对劲。Peter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觉得非常不舒服,但不是因为他有多饿——虽然他的肚子的确是空空的,但他并没有感觉到饥饿。相反,他感觉到了一些更奇怪的东西,像是他缺少了什么,导致他胸腔里空空的。

Peter窝在被子里,摸到床头的手机,给Wade发了个消息,询问他睡着没有。这其实很奇怪,因为Wade不是他的朋友,也不是他的同事,Wade对Peter来说,几乎所有的人际关系名词都不属于。他们一开始认识,只是Wade在屋顶上朝他招手,还自顾自地说是Peter的粉丝——而Peter居然还傻傻的相信了,直到他后来发现Wade是个雇佣兵,于是揍了他一顿。Wade也没生气,也没有因此大吼一声“我要成为一个超级反派报复你!”,而是第二天晚上,继续在屋顶上朝Peter招手。

有时候他们遇见,会组队,一起把几个劫匪弄翻,那时候他们的默契却又像是天生的。但有时候,Peter反而会发现,Wade站在和他相反的那边,他才是那个劫匪。Peter把他揍翻,捆起来放在警局门口,第二天晚上,他又跑出来,在屋顶上挥手。

这就是时间的神奇之处,在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个晚上之后,Peter居然把自己的真实身份透露给了Wade——一时冲动,但Peter却从未感到后悔。他们的确不是朋友,也不是伙伴,不是同事,也不是多亲密的人,但最起码,Peter很信任Wade,他感到Wade是他可以信任的人。虽然说“Deadpool是一个可信任的人”这句话听上去就像一句笑话,但Peter心里却十分清楚自己的感觉。

Wade回信很快,他回信总是很快,Peter的手搭在键盘上,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床头的夜灯散发着暖暖的光——Peter从小的习惯,睡觉的时候总会留着一点点光——那些光把他的手机屏幕晒得有些反光。忽然,前所未有的感觉,Peter感到这束光无比地刺眼。他手一抖,手机掉在被子上,而小夜灯被他一拳打翻了。May听见了响声,询问他怎么了。Peter捂着眼睛,感觉全身有些轻微地发抖,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尖利的牙齿,尝到了血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没事。”然后他没有在意掉在地上的小夜灯,而是拿起手机,给Wade回复道:你的自愈因子最近运转得怎么样?

 

“你有什么打算?”

Wade看着Peter走来走去,在他们的秘密基地上方的空地上搭起一个遮光帐篷,然后朝Wade招招手,让他进来。Wade看了看已经逐渐沉落的夕阳,叹了口气,钻进了帐篷里。Peter在帐篷里铺了软软的一层空气棉,让Wade爬进去后就被软得摔了个跟头。帐篷有些小,容下他们两个只是刚好,两个人就不能再转身了。

Peter爬过去,把帐篷拉链猛地拉好,把夕阳隔绝在外面,才呼出一口气,像是终于放松了下来。Wade疑惑地看着他,刚要开口问,Peter又爬回来,坐到Wade对面。

“我觉得不太对劲。”他说,张开嘴,指了指他的尖牙,“这个牙齿,以及很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你果然变成一个吸血鬼了?”Wade说,“我的天,我可以把你送去给神盾研究研究顺便拿点什么报酬吗?”

“不可以。”Peter皱着眉看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我现在看见光就很不舒服。而且我吃什么东西都不会觉得饱,昨晚我吃了柠檬鱼,感觉味道特别恶心,差点就吐了。我想吃的东西不是这些,我总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今早吃了一朵玫瑰花。”

“你吃了——”Wade住嘴了,因为Peter接着说:“也不好吃。”

“好吧,”雇佣兵呼出一口气,“还有更糟的消息吗?”

Peter严肃地点点头,“我听不见自己的心跳了。”他说。

他们两个都沉默了,Wade看着Peter,Peter也盯着他看。过了好一会儿,Wade试探着伸出手,有些犹豫,轻轻地放在Peter的胸口。大男孩垂下眼帘来,雇佣兵收回了手。真的什么声响都没有。

“嗯……”Wade转转眼睛,“神盾局?”

Peter抱起双臂来,瞪着他:“不。”

Wade把他的兜帽掀下来,抓了抓他光秃秃的后脑勺。他想了会儿,掀起兜帽衫,从腰带边摸出一把匕首来,朝Peter亮了亮它锋利的刃。

“那你想不想试试……”他转着手腕,匕首在他手里转了一圈,Peter一直盯着他的手腕看,于是Wade叹了口气,摊开了左手的手心。

他微微把左手合拢,把那个割开的伤口以及它溢出来的血拢在里面,朝Peter伸过去。Peter盯着他的手,轻轻地咽了口唾沫,双手接过他的手,轻轻打开他的手指。Peter低下头,轻轻地舔了舔他手心的疤痕,轻轻地吮吸舔舐那里的血迹,但Wade的自愈因子作用很快,没多会儿,那个浅显的伤痕就被抹去了。

Peter舔了舔自己的牙齿,Wade把手收了回去。

“怎么样?”Wade问。Peter抬起头看着他,忽然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像是如释重负。

“不好喝。”他说,然后笑了起来,像是感到非常放心了似的。

Wade却开始胡闹起来,好像Peter嫌弃他的血不好喝让他感到非常挫败。但Peter抓住他的手,说:“我不是只觉得你的血不好喝。我的意思是,血不好喝。意思就是,我还没有变成……呃,”他挤挤眼睛,“吸血鬼。”

“那也许是还没彻底转变呢。”Wade坚持说,“也许明天你就会觉得我的血好喝了。”

Peter只是耸耸肩,什么也没说。

 

Peter打了个电话给May,向她说明自己要在同学家住几天研究课题,最起码向她保证了半小时,才终于让她答应下来。他一连几天都缩在帐篷里,夜巡也无法继续了,因为夜晚的纽约太亮。Wade就天天跑到便利店,给他买几大袋的吃的喝的,然后拎着爬到上面去找他。Peter可以把那些食物全都吃完,但就是不会觉得饱,但他也没有忽然瘦下来,反而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黄昏的时候,Wade会用匕首划开自己的手心,Peter总是说不愿意再尝试了,但还是忍不住去舔舐他的手心,然而最后的结果却还是一如既往,Peter会说,他的血不好喝,Wade就把手收回来,像是非常难过似的揪着自己胸口,发出几声做作的、虚假的抽泣。

Peter晚上也不睡觉,他会把帐篷的天窗打开一点点,这样就可以看见星星。Wade晚上会待在帐篷里,但没过多会儿就睡着了,Peter也随他去,一个人坐着直到黎明到来。

万圣节的前夜,忽然下起了大雨。Wade打着伞,把Peter从帐篷里拽出来,塞给他一把伞,让他跟自己回公寓。Peter没有拒绝,他们在雨里跑了一段路,很快打伞反而有些多余,Peter就把伞塞回给他,Wade又把自己的伞塞给他。他们终于到达Wade的公寓时,两个人都湿透了。

Peter拧着自己衬衫上的水,Wade推了他一把,让他先去洗澡。他们两个都洗完澡,坐到沙发上的时候,雨已经渐渐停了,但夜色也变得很深。Peter把Wade的冰箱清空了,他坐在沙发上往嘴里塞蛋糕。Wade瘫坐在他旁边看电视,他们浑身都散发着刚洗完热水澡的、热腾腾的湿气,Peter的头发还没完全吹干,看上去有些毛躁。Wade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嘴角抹了些奶油,就伸出手去,想帮他擦掉。

他的手指碰到了Peter的牙齿,那两颗尖利的、像吸血鬼的牙齿。Peter猛地僵住了,然后回头看向Wade。因为Peter不喜欢光亮,房间没开灯,只有电视的光亮,他的眼睛反而在黑暗里微微闪着光,Wade被他直勾勾的眼神吓了一跳,说:“呃……怎么?”

“Wade。”他缓慢地说,“你的自愈因子运作怎么样?”

“……很好?”Wade摊摊手,“我是说,你也看到了,最近没什么异常,我猜它们可能摆脱了生理期吧……你不会想知道生理期的它们是什么情况的。当然,生理期只是一个玩笑,我也不知道——”

“很好。”Peter说,Wade甚至不知道他是在重复自己说的话,还是这只是一句感叹。Peter忽然扑了过来,把雇佣兵半压在沙发上,然后在Wade的脖颈边张开了嘴。

 

Wade至少尖叫了五分钟,Peter才终于把他的牙齿从Wade的脖颈里拔出来。他根本没有吮吸Wade的血液,根本没有。他只是把牙齿咬进Wade的脖颈,然后保持这样的状态五分钟。他直起身子,舔了舔牙齿上残留的血迹,说:“还是不好喝。”

Wade瞪着眼睛看他,Peter伏在他身上,也看着他。他们保持这个怪异又有些——暧昧的姿势,至少又一个五分钟,然后Peter微微笑起来。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Wade?”他说,“你应该因为我咬了你一口而生气的。”

“然后让你把我撕成肉块吃掉?”Wade惊恐地瞪着他,“不。”

“我不会把你吃掉的。”Peter叹了口气,“我只是需要……咬着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口欲期?”Wade挑挑眉,“可你以前也不这样啊?虽然的确很喜欢不停吃东西。”

“我没有不停吃东西。”Peter微微红了脸,敲了他的肩膀一下,然后从他身上爬起来。Wade也坐起身,他从桌子上拿过一个蛋糕,递到Peter嘴边,Peter张开嘴,把蛋糕叼在嘴里。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吸血鬼的牙齿?”Wade说,“可你明明也开始怕光了,而且吃什么都吃不饱。”

Peter含糊地答应了一声,专心地把蛋糕解决了,才说:“也许吧。”

“作为一个忽然长出吸血鬼牙齿,还到处咬人的家伙,你看上去可一点也不担心。”Wade讥讽他说。Peter舔了舔嘴边的奶油,说:“反正我也只咬了你一个人而已。”

Wade没有再说话,而Peter把蛋糕全都吃完了。

他们睡在一张床上,本来Wade打算睡沙发,但Peter和他抢了起来,最后他们还是一起躺到了床上,两个人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然后非常有默契地转过身,背对着对方。Wade一开始留了一盏小夜灯,因为以前Peter提起过他的睡眠习惯,但想到他现在不喜欢光亮,就又关掉了。

过了没多会儿,Peter转过身来,去碰Wade的脊背。他曲起指节,轻轻地敲着雇佣兵的蝴蝶骨,直到Wade终于受不了,转过身来。

“有心跳声。”Peter轻声说,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似的。Wade一下睁大了眼睛,猛地凑到他胸前,真的听到了他的心跳声,虽然有些微弱,但是听上去坚定了许多。Wade猛地抬起头来,差点撞到Peter的下巴。

“我糊涂了。”Wade说,“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万圣节惊喜吧,”Peter耸耸肩,“总会有解决办法的,Wade,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看上去总是这样,对自己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总觉得有办法解决。这一点还挺像Wade,虽然Wade不希望他在这方面和自己有什么相同。Peter有些犹豫地看着他,张张嘴,又闭上了。

“你想说什么?”Wade朝他挑挑眉。Peter闭上嘴,抿着嘴角,盯着枕头的边角看了好一会儿,才犹豫地说:“你……能把手指借我一下吗?”

接着是一阵很长的沉默。Wade默默地把自己的手从被子里抽出来,Peter呼出一口气,紧张的情绪都放松了。Wade说:“也就只有你会对这么坑坑洼洼的皮肤感兴趣。”

“或许这才是我喜欢的类型。”Peter说,他眯起眼睛笑起来。他说完这句话时,忽然感到自己被什么锋利的感觉轻轻地蛰了一下,就像他的尖牙轻轻地磨上他自己的胸腔一样的感觉。他抿抿嘴,有些担忧Wade会不会察觉到,他刚才因为这种锋利的感觉而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Wade没回答,只是用指腹去轻轻摩挲他露在嘴唇外的尖牙,轻轻顶了顶,让Peter张开嘴,然后他把自己的食指轻轻地放了进去。Peter慢慢合拢嘴,锋利的牙齿轻轻地抵着他满是疤痕的手指。他垂下眼帘,没有再去看Wade,但他们的确也没有什么对视的必要了,于是Wade咳了一声,说:“晚安。”

Peter不好开口回答他,所以只是哼了一声作为应答。

 

万圣节的早晨,Wade睁开眼睛的时候,Peter已经没有再含着他的手指了。大男孩安静地沉睡着,半边脸埋在枕头里。Wade摸了摸自己的颈侧,自愈因子最近真的精力充沛,已经摸不到Peter昨晚留下的牙印了。他用手臂轻轻地把自己撑起来一些,凑过去仔细看了看Peter的嘴唇。大男孩嘴边的牙齿不见了,Wade伸出手指,去扯了扯他的嘴角,看见他的牙齿又回归了原来的模样。

他奇怪地打开自己的手心,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做梦的同时,注意到手心里留下的,前几天匕首连续划过的痕迹。他合拢手掌,把那道疤痕关在手心里,然后又看了Peter一眼。他凑过去,轻轻地吻了吻Peter没有尖牙的、柔软的嘴角。

Peter就在这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他们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直到Wade慢慢地往后退,然后往下缩,从被子的另一头钻了出去。他本来以后Peter会揪着他揍一顿,但Peter什么也没做,只是躺在床上,看着Wade轻轻挠着自己的肚子,走到房间门口,又没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Peter躺在床上,朝他眯起眼睛,慢慢地弯起嘴角,笑了起来,像一只度过了一次阳光充足的惬意午睡的、棕色毛发的猫。

“万圣节早安,Wade。”他说,“我的心跳完全回来了。”

“呃,那真好。”Wade回答他,然后顿了顿,说,“万圣节早安,Peter。”

 

FIN.

 

牙齿很尖尖,喜欢你的感觉也是尖尖的wwww(瞎说什么言情小说台词

希望大家不嫌弃!下一篇万圣节贺文是浓大佬点的RR贱与荷兰虫,我继续肝去啦23333

评论(79)
热度(584)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