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照顾与雪夜的幽灵(两则小故事w)

Attention:

1、盾铁。写盾铁基本上都是写给浓爸爸的哈哈哈,为了让她越来越开心!写了!

2、但是我也知道我写不好!请大家不要打我!

3、两则小故事w其实互相之间没什么关联的,嗯(

虽然他们,嗯,连啵啵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啵啵都没有!),但大家要相信他们爱着对方,深深的!!( 喂x

 

 

还是送给浓爸爸w @阿浓 

 

 

照顾好自己

 

“Tony。”Steve轻轻咳了一声,“我的脸……有些痒,能麻烦你帮我挠挠吗?”

Tony嘴里叼着甜甜圈,两只手都抬着热牛奶。他瞪了Steve一眼,把两杯牛奶放到床头柜上,腾出一只手来,抓了抓Steve的脸。

“呃,咳,”Steve说,“右边,右边的脸。”

Tony把甜甜圈拿下来,塞到Steve嘴里,用力挠了一把他的右脸,让Steve发出唔唔的声音,脸都皱成了一团。Tony又心软了,摸了摸他的脸。

“Steve啊,”他说,“你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Steve叼着甜甜圈,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扭了扭脑袋,示意Tony他也不知道。Tony叹了口气,把甜甜圈从他嘴里拿出来,咬了一口。Steve舔舔嘴唇上的巧克力,说:“Tony,你应该有点耐心,耐心是一种美好的品质。”

“已经三天了,Steve。”Tony说,“你除了像个瘫痪一样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能干。大家已经嫌你烦了,你知道吗?”

Steve皱皱眉,一瞬间露出有些心碎的表情,于是Tony改口说:“好吧,只有我嫌你烦。”

“我也不想这样,Tony。”Steve说,“我也想立刻跳起来,但是医生说了,左脚和右手骨折,左手脱臼,腹部有裂口,轻微脑震荡——我还得再躺会儿。”

Tony看了一眼Steve被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的手和脚,叹了口气。“为什么你的四倍功力在这里什么用都没有?”他说,“你躺下以后,大家实行轮流做早餐的制度,我再也不想吃Clint做的腌黄瓜芝士三明治了好吗,难吃到我差点吐在他的箭筒里。”

Steve眼睛一亮。这有个很奇怪的地方,Steve喜欢听Tony讲复仇者们没有他之后过得有多凄惨——好吧,只是有点不适应,但Tony讲述什么事情的时候总会说得有些夸张,所以他可以把复仇者说成一群离开Steve就丧失了基本生存能力的儿童,而Steve,在他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微妙地可以获得一些满足感,来弥补他躺在床上的挫败感。于是他说:“那你们的训练计划怎么样了?”

Tony看了他一眼,一眼就看穿了Steve在想什么,于是摇着头,一脸惋惜地说:“可糟糕了,糟糕透了。没有你Clint连怎么射箭都忘了,Sam飞都飞不起来。”

这有些太过了,Steve皱起鼻子来,Tony就用手指去卷他的金发,说:“所以你得快点起来,不然Hulk都出不来了,Thor也不会放电了,罪犯来了我们怎么办。”

“你们没有我也是复仇者,”Steve说,“就像你没了装甲也是Iron Man一样,Tony。”

Tony敲了他的额头一下,“哄你的你也信,好吧,大家没什么不好的,只是他们做的早餐真的太难吃了!我不想让Thor回他老家给我带什么Asgard土特产,我只是想吃一个正常的三明治!”

Steve扭了扭脖子,说:“我也想吃三明治。”他转转眼睛,“Tony,你能不能帮我做个三明治?”

Tony看了他一眼,Steve就又扭了扭,说:“Friday,麻烦你打开一个屏幕视频通话好吗?Tony,你到厨房里去,我通过视频教你做三明治。”

Tony张大嘴,说:“什么?我才不要做三明治,我——”

“过两天就该你做早餐了。”Steve说,“你总不能去外面买一堆东西回来给大家吃吧。”

Tony看着Steve。他看上去完全就是这个打算。Steve叹了口气,他的眼神变得有些严厉,盯得Tony都觉得毛毛的,于是他摸着鼻子,不情愿地站起来,拿着那个和Steve连通视频的虚拟面板,往厨房去了。

 

之后几天,Tony总觉得Steve是想折磨他似的,先是教Tony怎么做饭,又开始教Tony怎么正确使用洗衣机——他真的不在意这事好吗,要么教给干洗店,要么交给Friday,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开始指挥Tony调整训练室里的仪器,或者给Steve的机车做保养,甚至还教Tony怎么去除沙发毛毯上的毛球——这真是毫无意义,Tony都快被他折腾死了。

在Tony给冰箱里的食物整理分类的时候,Clint出现在厨房里,看着Tony拿着自己的Pad,在记录等会儿需要采购的东西,那架势把Clint都逗笑了。

“天啊,你要变成我们的第二个妈妈了吗,Tony?”Clint打开柜子,拿了一袋饼干出来,“Cap后继有人了。”

“后继有人你个头,Clint,”Tony一边划拉着屏幕一边苦着脸,“我也不想干这事,但Steve正直的眼神让我良心很受折磨。你愿不愿意和我分担一点?”

Clint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说:“不。”

Tony朝他翻了个白眼,“滚出我的厨房,现在这是我的地盘了。”

“好的,本来也是你的,Stark先生。”Clint举着手,嬉笑着出去了。Tony把Pad收起来,舒出一口气。Steve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大家轮流去照顾他,虽然他的情况一天天好转,复仇者也不是没了Steve就转不下去,可是——可是看看他们吧,通过这几天Tony才反应过来,为什么Steve会成为他们的“妈妈”。

“失去”Steve以后,他们轮流做的饭只有Natasha和Bruce的还吃得下去,其他人带来的简直就是灾难;训练室器械的保养大家都会做,但谁做得都没有Steve完美;没有Steve提醒,也就没有人去采购存货,导致冰箱会突然空了;没有人定期给毛毯除毛,也没有人给阳台的花草浇水,没有人知道柜子里的备用创口贴没有了,甚至没有人知道最近的药店在哪。

虽然Tony从来不觉得他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但他真的得说——在Sam哭喊着需要Steve帮他缝自己的衣服的时候,这种想法更加疯狂了——他们都被Steve惯坏了。

而Steve还是个被冰冻了七十年的老爷爷,他们现在得靠这个老爷爷才学了几年的现代知识生活,而他们已经作为现代人活了那么多年了。

现代人到底怎么了!Tony感到很不服气,他啪嗒啪嗒地点着Pad,把他的采购清单列得近乎完美,才晃悠着拿去给Steve看。

Steve躺在床上,Tony抬着Pad给他看,但是凑得太近了,几乎要把Pad摔在Steve脸上。Steve努力想看清上面的字,努力到几乎有点斗鸡眼。

“嗯,嗯……”他说,“给鱼买点饲料。”

“什么鱼?”Tony奇怪地看着他。Steve猛地扭过头去,说:“放在休息室角落里的那个鱼缸里的鱼。你说要养的,一只叫华盛顿,一只叫克林顿。Clint还抗议过一久,直到你给他解释指的是总统不是他。”

Tony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把Pad收回来,说:“Steve,你躺了多久了?”

“六天,快一周了。”Steve说。

“好的。”Tony说,“纪念天堂的华盛顿和克林顿,我希望他们可以去英雄殿堂,毕竟他们的名字可是总统。”

接着他们都沉默了几秒,接着Steve说:“阳台上的花——”

“它们倒是没事,”Tony说,“Natasha有时候也会给它们浇水。只是——”

“只是?”

Tony犹豫了一会儿,说:“Thor前天喝了点酒,然后喂了那些花一些威士忌,说要和‘吾友辛苦培育的鲜花’干杯……”

 

Steve决定在他痊愈之后,要给复仇者们开个教育会议。Tony可不在意这个教育会议,他仍然忙着当第二个“妈妈”。这时候他才意识到Steve需要做的琐碎事太多了,但是Steve总是能把这些事情安排得有条不紊,而且都完成得很好。这是为什么,老年人的时间难道和他们不一样吗?

Tony努力想要做到和Steve差不多好,或者,一半好也行。他学习能力一直很强,几天的训练,做三明治已经像模像样了,还学会了做咖喱和土豆牛肉,以及简单的水果派。看他忙前忙后跑来跑去,复仇者们似乎也逐渐察觉到了,于是也开始帮他。Clint有时候外出,就会帮他提回一袋蔬菜来,虽然他根本不会挑,菜看上去都又蔫又烂,像是被大象踩过几脚似的,但Tony还是朝他肯定地点点头。

Natasha把花抢救了过来,并且开始定期给它们浇水。Sam开始给器械和机车做维修和保养,Bruce会帮助Tony做采购清单,而Thor都开始抱着被子去阳台上晒了。

在他们开始学会自己缝衣服,并且重新买了两条鱼——罗斯福和林肯——把一切都慢慢捡回正轨的时候,Steve可以下地走动了。Tony为了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让Steve坐在餐桌边,自己给他煎了块牛排。

Steve咬了一口,咂咂嘴,“有点咸,不过还行。”

Tony坐到他对面,摊摊手,说:“是啊,看看,Steve,没有你,我们也慢慢地学会生活了,可喜可贺。”

“是啊,”Steve慢慢地嚼着牛排,他的右手绑着石膏还吊在脖子上,所以Tony特意把牛排切小了,让Steve可以用叉子叉起来吃,“我很高兴你学会了很多,Tony。”

Tony哼了一声,面露自豪。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微微笑起来。

“下次我再受伤,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是不是?你学得很快,我真为你骄傲。”Steve说,“我希望你们都能照顾好自己,现在看来我已经不用担心了。”

Tony哽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才伸出手去弹Steve的脑袋,“谢谢你了,爷爷,但你能不能直接不要随便伤那么重?”他收回手,瞥了Steve一眼,“你还担心我们,我们都还担心你呢。”

Steve捂着额头,虽然皱着鼻子,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FIN.

 

Steve伤好了的第二个星期,复仇者们又变成了一堆废人(不

 

其实没什么意义的短篇(x

梗是浓爸爸的,她说的很可爱,但是我233333我先写的下面这篇,结果被自己冷到了,写甜反而写不动了23333

所以试着写了个比较类似于复联家庭的短篇2333总觉得Steve太会照顾人的话,大家都会享受他的照顾了!真的不能被管太多,不然就会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像我就(不

 

 

 

雪夜与街边的幽灵

(Tip:MCU。稍微调整了一下电影的季节时间线,强行让纽约下雪了哈哈哈x)

 

Tony又看见了站在街角的那个身影。地上有积雪,不是很深,但踩在上面还是咯吱作响。昏黄的路灯亮着,把雪映得晕开一片暖鹅黄。街上行人不多,大家都不想在雪夜时外出,但Tony就是经常和别人不一样。

他第一次看到那个身影是在几天前,复仇者大厦要搬走了,他最近在打理这事,有很多比较私人的物品,他还是想自己来整理一下,然后再交给Happy。Tony拒绝了很多人的帮助,一个人在大厦里走来走去,把那些房间里的东西一件件地整理好,有时候累了,或者凌晨时心血来潮,他就会下楼,走过一条街道,去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开业的咖啡厅买点热咖啡。他和那里的老板很熟,不戴墨镜也没关系。

气温一天比一天低,他从Clint以前的房间里翻出一件土到不行的羽绒服,也不管那么多,穿上了。裹着Thor拿来的Asgard缝纫花样的围巾(说真的,神也会怕冷吗?),戴着Natasha的手套(有点紧,Bruce送给她的,但Natasha从来没有戴过),Tony哆哆嗦嗦地出门了。他戴着蓝牙耳机,听Happy转给他的,Peter那个小屁孩的语音信箱。原本这个工作Tony交给了Happy,但Tony百分百确定Happy根本没听过里面的内容,但他又不想用这种事去责备他,所以后来就变成Tony一直在听里面的内容。

冷风带着水汽,显得有些缠绵,冷得Tony往围巾里缩了缩脖子。Peter喋喋不休的声音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伴奏,但Tony得挤出时间来听听这个小孩的动向,以免发生什么他需要负责任的事情,毕竟他是把Peter带进这个奇异英雄派对的人。Tony不讨厌负责任,他只是不擅长处理有关责任的各种事情。

他在听到Peter在讲西班牙老奶奶的油条还是什么的时候,看到了街角的那个身影。在没什么行人,铺着一层薄雪的街道上,站在路灯下,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休闲裤,赤着脚,低垂着眼的金发蓝眼睛。

Tony的第一个反应是:那是个鬼魂。

Tony不是什么胆小鬼,他是科学工作者,鬼魂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但这么冷的雪天,Steve Rogers,一个字面意义上的通缉犯,穿成这样,站在复仇者大厦的楼下,站在Tony面前,这是怎么也不可能的事情。

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盯着那个鬼魂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把手伸进衣兜,摸索着摁下了手机屏幕上的暂停,Peter的喋喋不休停下了,Tony距离那个身影大概有五米。他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地走过去,还是应该转身回去,或者大胆些,朝那个东西打个招呼?

Tony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一对年轻情侣聊着天走了过去,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那个站在路灯下的人,这让Tony愈发觉得,那是个幽灵了——长得像Steve Rogers的幽灵。

他想了想,装作毫不在意地跺跺脚,把雪踩得咯吱响,试图引起那个鬼魂的注意。但那个人根本没有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看着雪地,一动不动。Tony原地跳了一下,张开手挥了挥,看上去像个雪夜里的神经病似的。

还是没有反应。Tony放下手,又想了想,放弃了他的咖啡,转身走了。

 

他在卷起Bruce房间里的瑜伽毯时,忽然停下想了想,然后开口问:“Friday?”

“是的,Boss。”Friday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Tony把那个毯子裹好,立起来放到墙边。他仔细斟酌了一下用词,又觉得没有必要,于是问:“Captain America死了吗?”

“请稍等。”Friday回答。过了几分钟后,她似乎搜索完毕了,回答道:“据我所知,没有。他还在瓦坎达,需要我为您拨通那个联系号码吗?”

“不,不用了。”Tony说。他伸出手,摸了摸裤子的另一个口袋,摸到里面的那部老旧的手机。他把它拿出来,摩挲了一下它带有划痕的屏幕,从一个把他的名字叫得太滑稽的老快递员手里拿过来,跟着一封信封上只写着Tony这个名字的信一起寄来,里面只存着一个号码。

但Tony从来没有拨通过。

他抹抹脸,把手机放回兜里,试图把Bruce的瑜伽毯扛起来。但他折腾了好一会儿,差点把自己绊倒,于是又把瑜伽毯放倒了,把它留给Happy解决。

 

整理这些房间花了Tony好几个晚上,他在第一天把Clint和Natasha的房间整理了一遍,Clint的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被他扔了(为什么一个做爹的人会有那么多幼稚到Tony都嗤之以鼻的东西),Natasha的房间反而很整洁,东西也很少。第二天晚上就是Bruce和Thor的房间,Bruce的还好,Thor的房间他总觉得还要再收拾两天,里面有一些玩意儿,他感觉碰一下都会出什么宇宙级的问题。

他在把Thor的魔法腰带放进箱子里的时候,瞟了眼窗外。天黑了,外面又下起了小雪,Tony又想念起来热咖啡的味道,那就是他第二次在夜间走出大厦的时候。

也是他又一次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穿着和同样的姿势,同样的Steve Rogers长相的幽灵。Tony站在同样的距离,耳朵里同样戴着蓝牙耳机,里面同样回响着Peter的声音。

Tony关闭了录音,走了过去。他踩着雪走近了,一直走到他觉得太近了,才停下来。他离幽灵只有半米远,那双蓝眼睛忽然眨了一下,又一下,然后转过来看着他。

幽灵朝他弯了弯嘴角,Tony像是听见了他的声音似的——“嗨。”和Steve同样的声音,“好久不见。”

Tony很想伸出手去抓一抓,看看这是不是他的幻觉,但又不想伸出手去。如果他真的抓了个空,那反而显得他实在太傻了。但同样的,Tony紧闭着嘴,不想和这个幽灵交流——如果他真的对一个幽灵开口说话,那也太傻了。

Steve——既然他是长得和Steve Rogers一样的幽灵,那也勉强可以这么称呼吧——也不介意,他只是又开口说话:“你看上去很冷。”

Tony都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说话,也不确定他的嘴有没有在动,但他的确听见了声音。鬼使神差地,他居然还是回复了:“你没资格说我。”

Steve的幽灵咧开嘴笑了,露出Tony想一拳揍上去的完美的牙齿。他一边笑,一边摇摇头,说:“我很好。你怎么样?”

“好得不能再好了。”Tony嘟囔着说,他不想再和自己的幻觉交流下去了,于是他低着头,从幽灵旁边走了过去,往街道尽头的咖啡店走。幽灵也没有开口叫住他,只是任由他走了过去。

 

Vision和Natasha来看过他一次,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忙,但Tony只是朝他们摆摆手。“我唯一需要的帮忙,”Tony转转眼睛,最后说,“就是——Vision,帮我把Thor房间里那个莫名其妙的魔法闹钟拿出来行吗?就是一块发光的小石头。上次它忽然叫起来,我吓得差点把它塞到嘴里吃了。”

Vision站起来,朝Thor的房间走去。Natasha坐在沙发上,大厦的客厅几乎已经搬空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里看上去大了不少,之前明明显得很挤。”

“之前东西太多了,那么多人住,总会看上去很挤的。”Tony说,他把红酒全都搬走了,所以他们没有喝的,也没有吃的,只能干坐着。Natasha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你还差什么东西没收?”

“我自己的东西差不多结束了,Thor的房间还有一部分……”他停顿了一下,说,“Steve的东西很多都被上头收走了,应该也没什么要收拾的。”

Natasha也没说话,Tony舔了舔嘴唇,有些犹豫地说:“Nat,我问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情况下,会看到鬼魂?而且这个鬼魂还会和你说话,对你笑眯眯的?”

Natasha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看上去似乎对他的话带有疑问。但她只是说:“你看到谁了?又是那个把我们全都害死了的梦?”

Tony胸口一紧,似乎那个梦境带来的恐慌还残留着一些,抓挠了他的心脏一下。他没说话,最后只是摇摇头。Vision回来了,把那个奇怪的小闹钟放进了箱子里。

“也许你需要休息一下,Stark。”Natasha说,她的声音轻柔了不少,“给自己放个假吧。”

 

第三次看见那个幽灵的时候,Thor的房间已经收拾完了。虽然这简直傻到不可理喻,但Tony还是没按耐住那股冲动,他快步走到大街上,在准确地发现那个幽灵时,急促地走到他旁边,说:“明天我就要收拾你的房间了,有什么需要留下的东西?”

Steve回头看他,蓝眼睛发着光。他朝Tony弯弯嘴角,说:“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必须留下来的。”

“这倒像是他会说的话。”Tony说。他踮了踮脚,呼出一口气,让自己的肩膀放松下来,“看来你还是个不怎么扭曲的幻觉。”

至少你没有一把抓着我的手,说什么我害死了你之类的话。Tony自嘲地想,但Steve只是温和地笑了,非常温和,Tony讨厌的严肃,刻板,老年人式的计较——都没有,只有温和。Tony反而有些不习惯这样,虽然有很多事情他已经不想去提了,但Steve应该提的,因为如果他不开口,Tony更难和他提起。他想起Steve给他写下的那些句子,那些句子虽然有些带着愧疚,但更多的却是Steve Rogers式的安抚与沉稳。“从来没有融入过复仇者”,但他每次都做到了最好,每次当需要他的时刻出现,他都能准时到达,而且做到最好。

“我一直觉得我们需要谈谈。”Tony呼出一口气,“如果我们真的有这个机会,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Steve没有否认他,但也没有表示赞同。

 

Tony终于打开了Steve的房间门。里面很空,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连Steve的几本日记本也被封存了,Tony其实还挺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的。他把靠在墙边的那个盾牌拿起来,摩挲了一下它有些发旧的表面,觉得可以给它做个新造型。

把柜子抽屉都打开,Tony只在里面找到了几本Steve的素描本,其他东西都没有什么特别的。Steve的确没有真正融入这里,是不是?他根本没留下什么在这里生活的痕迹。Tony把素描本翻开,之前上头的人也来翻过这本本子,但是没找到什么,就又扔在这了。素描本下面还有本笔记本,上面的东西都很简单,Steve看到什么他不太理解的东西,要么记下来,要么画下来,然后问其他人。Steve曾经有一次问Clint“Coldplay”是一种乐器还是一种运动娱乐方式,把Clint笑了个半死。

他已经很努力在融入这个世界了。但如他所说,他没有真的做到,这实在太难了,Tony都无法想象如果自己被冰个七十年,醒过来发现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自己会怎么样。很明显,Steve选择很努力地去接受与吸收,但他需要跟上的改变实在太多了。

Tony其实已经没有责备Steve的念头了,也不想和他大打一架——他从一开始就不想这么做的,那只是一个圈套,只是一次情绪失控的苦果。他坐到地上,从抽屉里翻出一支笔来,把那个笔记本翻了一页,照着前面Steve记下的条例,在下一页写那是什么。Coldplay不是乐器也不是运动,是个乐队;Norman Osborn是一个企业家,没有Stark有钱;Jim Carrey是个喜剧演员;登月在1969,详情写不完,你可以询问Friday……

他坐在原地一直写,把笔记本的后半本都写完了。天微微亮的时候,Tony放下了笔,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把素描本和笔记本抱起来,放到外面的箱子里去。

Natasha说的没错。他决定把这一切交给Happy后,就去东南亚逛逛,把这些玩意儿全都抛在脑后。

 

在他离开的前一天,Tony忽然有个想法。他走到那个幽灵旁边,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了。Steve赤着脚站在原地,他的脚看上去有些发红,但并没有冻坏,甚至像是丝毫没有受到雪的印象。幽灵安静地看着他,Tony就把那包烟递过去,朝他挑挑眉。

Steve伸出了手,居然不像Tony想象的那样穿过了烟,而是真的拿住了。他把那包烟装回Tony的兜里,说:“你应该少抽烟。”

Tony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但Steve没有忽然化成一缕烟消失了——在Tony不太希望的想象里,他是会消失的。但他只是看着Tony,把手收了回来。Tony移回视线,把烟从嘴里拿下来。他眼前腾起一阵烟雾,手里拿着像是星光的火花,喉咙里带来的麻痹感却被雪天冻了起来,让他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他回过头,看见雪粒轻轻地飘洒下来,下起了小雪,那些细微的雪屑沾到了Steve的金发上。Tony慢慢地伸出手,把那些雪粒扫走了。Steve盯着他,那双蓝眼睛像是被雪浸透了似的。

“我很抱歉。”Steve忽然说。

Tony觉得这个幽灵一定不存在于自己的幻想里,因为幻想应该顺着Tony最期盼的路线走,而Tony最不希望听见的就是Steve说这句话。

 

Happy打电话过来的时候,Tony刚好下了飞机。他捂着一只耳朵,来听Happy在说什么。“我知道那架飞机坠毁了,我只想知道还有多少东西剩下来了——”他匆忙地说,“谁?噢,Peter。好的,他抢救下来多少?”

他安静地听了一会儿,然后呼出一口气,说:“嗯,我知道了。什么?不,我不会开除你,Happy。当然不会。我应该找个机会和Peter谈谈。帮我把他接到城北?”

他挂了电话,呼出一口气,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那个手机来,摸了摸它的表面,又把它装了回去。他戴上了蓝牙耳机,把语音信箱打开,听Peter语气低落地向Happy道歉。

Steve的素描本和笔记本没了,在火海里烧成了灰,变成沙滩上的一缕烟,顺着风飘走了,就像Tony的想象中不希望的那样消失了,就像一个从来没有真实存在过的幽灵。

算了吧,小伙子,你没事就行。他靠着椅子,在心里回复道。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必须留下来的。

 

纽约再也没有下雪,Tony也没有再见到那个赤着脚的幽灵。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但他有一次忽然有意无意地向Peter提起过和雪夜有关的幽灵故事。年轻人也许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是比他们多,他听到Peter说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有关寒冷的雪夜里,人们特殊的念想会变成赤着脚的幽灵,回到他们身边,向他们寻求一个在壁炉边取暖的机会。

但Tony没有壁炉,Steve也没有向他寻求一个取暖的机会。Steve只是向他说了抱歉,只是离开了。但他承诺他会回来,如果Tony需要他的话。

而他一定能准时到达并做到最好,Tony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FIN.

 

这个雪夜幽灵的传说我是在哪看到的,我已经忘了……

强行改了季节的时间线,对不起大家哈哈哈!

其实只是想写雪夜里和Steve并肩站在一起的Tony,以及Tony坐在地板上给Steve补全他的笔记的场景,结果就憋出了这么一篇零零散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文,辛苦大家看到这了w

队3电影结尾,Steve给Tony的信让我想了一些,MCU与616不同,他们互相的磨合与融入都不同,就想试着写写……但写不出什么太深的东西!!!哭泣

只能说他们真的很好,我喜欢他们俩!复联3一定要复合哇!呜呜呜

 

 


评论(12)
热度(214)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