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Overreaction(一发完2333)

Attention:

1、一篇小摸鱼,看了复联3预告以后,那个砸钱特效的汗毛倒竖太好笑了233333所以想了这个荷兰虫控制不住黏黏的生物静电的故事23333

2、都是瞎扯淡瞎设定的,大家看看能笑笑就好(

3、就,傻白甜,想写轻松搞笑的故事23333

 

 

OK?

 

 

Overreaction

by AOzero

 

一切都是从一个冬日的夜晚开始的,周三的夜晚,非常温馨的家庭之夜,Peter站在厨房里,穿着一件有些可笑的深蓝色毛衣。一般来说,深蓝色毛衣并不好笑,除非上面织了一只穿着泳裤的泰迪熊。May给他做了杯热可可,让他可以用杯子捂暖自己的手。有只老鼠跑到了柜子底下,May一边有些神经质地跟他讲这件事,一边双手发抖。

“它就这么跑过去,在我眼皮子底下!”May抓着头发说,“从这边,到那边!”

她用手指画了一条大致的曲线,从冰箱一直到柜子与地面的缝隙,Peter打了个哈欠,他开始对May的惊慌感到疲惫了。“好吧,”他把热可可放到桌子上,从兜里掏出他的迷你手电筒,“让我像Spider-Man解决罪犯那样抓住这个小坏蛋。”

他把发射器露给May看,朝她眨眨眼睛,然后跪下来,伏趴到地上,用手电筒去照柜子下面。

“看到什么了吗?”May紧张地说。

“呃……”Peter咂咂舌头,“一大堆灰尘,以及一颗不知道什么的果核……嘿,还有我五岁的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汽车,原来在这!”

他射出蛛丝,打算把那辆小汽车拉过来。“老天,Peter!”May大声说,“什么玩具汽车,那只偷吃披萨的乱毛粉脚怪兽去哪了!”

“这里没有乱毛粉脚怪兽,女士。”Peter又看了一圈,“也许它回到乱毛粉脚星球去了。又或者——”他拖长声音,笑了起来,那辆玩具汽车已经拖到他手里了,“它打算在这里筑巢,然后把地球人全都统治了。”

变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不是怪兽扑出来咬了Peter一口而导致他变异成了什么怪物,而是一声像怪物的大吼:“我是乱毛粉脚怪兽的国王!Boom!”

Peter吓了一大跳,他下意识尖叫一声,原地弹了起来。在他跌坐在地上的时候,他看到Wade大笑起来的脸,May也笑了,她靠着餐桌,肩膀不停发颤。

“天啊,看看你,Peter,”Wade笑着说,“老鼠真的吓坏你了,是不是?”

“什么?不是!”Peter大声辩解,他爬起来,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在渗汗了,“你为什么会在我家?May,你怎么不告诉我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

“Wade刚才才到的,”May说,“在你忙着拉出你的小汽车的时候。”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Peter挥着手,“现在晚上十一点!你为什么晚上十一点要来我家?”

“因为May说她需要一个人帮她找抓老鼠,在你,”Wade转着手指,“忙着拉出你的小汽车的时候。”

May朝Wade笑起来,他们击了个掌。Peter瞪着他们两个,老实说,Peter很讨厌这种时刻,因为May和Wade很合得来,而他们又同时把Peter当成一个和成年人完全不同的小屁孩来看待,这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另一个物种,和他们语言不通思维也不通似的。他一把抓起他的汽车,气鼓鼓地往外走。

“去洗个澡,Peter,”May朝他喊道,“你的毛衣都沾了灰了。老天,我们真的需要好好打扫这个厨房。”

“当然,May,”Wade俏皮地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很乐意帮忙。”

May笑了两声,Peter冲进浴室,把门甩上了。他快气死了,Wade总是这样,自从他们变成“朋友”之后——这个他们指的是May和Wade,当然不是Peter和Wade——Wade就经常出现在他家,大部分时候都是来帮忙的,或者被May邀请来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这是什么意思?Wade是不是想追May?因为他总是显得可殷勤了。

瞧,这就是有个火辣婶婶的下场,你要提防你身边的一切成年男性都可以变成你的继叔叔。但Peter根本不想让Wade当自己的叔叔,他会变成一个世上最烦人,最讨人厌的叔叔,那种Peter“为了一辈子都不见他而愿意签个前往火星的牺牲协议书”的叔叔。

Peter一边嘟嘟囔囔一边试图把毛衣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他拎着领口往上扯——他最常用的脱衣方式,简单粗暴又快捷。但奇怪的事发生了——他的毛衣就像长在他身上似的,无论Peter扯了多少次,扯得多用力,仍然纹丝不动。

Peter深吸一口气,他试图去翻起毛衣的衣角,像May教他的“正确的脱衣方式”那样,揪着衣角往上脱。但他连衣角都翻不起来,相反,他差点把自己的手黏在毛衣上。

在Peter惊慌失措地跑进厨房的时候,Wade和May还在愉快地聊天,两个人都在发笑。Peter冲进去,大声说:“我的毛衣脱不下来了!”

May因为他的大呼小叫而责备地看了他一眼。Wade朝他摇摇头,啧啧嘴,“天啊,Peter,你上高中了,不是幼儿园,你连脱衣服都不会了吗?”

“我当然会脱衣服,你这个白痴!”Peter喊道,在看到May皱起的眉头时又软了下来,“我,我是说,这件毛衣,它黏在我身上!”

“什么,就像你黏在墙壁上那样吗?你能把墙壁当毛衣穿不?”Wade笑起来。令Peter感到绝望又生气的是——May居然也笑了!

“来吧,来我帮帮你。”May说,她走过去,试图卷起Peter的衣角。

但没用,卷不起来。

May皱起眉来,而Peter露出了“告诉过你了”的典型表情。Wade也走了过来,他伸手去扯Peter的领口,毛衣黏在Peter身上,一动不动。

“Peter,也许是你的蜘蛛能力有些失控了,”May说,“你得学会控制好它。”

“是啊Peter,”Wade责备地说,“你怎么能随便就让它失控呢?”

“我没有!”Peter说,“肯定是刚才,那声大吼,让我的蜘蛛感应有些反应过度了,然后导致我的生物静电也有点反应过度。”

Wade朝他惋惜地摇摇头,Peter差点想揍他一拳,但及时忍住了。

他们又尝试了半个小时,但都无济于事,毛衣就像长在了Peter身上似的。最后Wade找来了一把剪刀。

“不行!你不能剪掉它!”Peter大叫,“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毛衣!”

“泳裤泰迪熊?算了吧,Peter,”Wade举着剪刀逼近他,“我们以后可以买更可爱的。”

May朝Peter点点头,说:“你该不会真的想永远穿着这件毛衣吧,Peter?这会变得很脏的。”

在Peter极力抗拒也没有用的情况下,剪刀唰唰几下,毛衣被从后面剪开了,Wade像剥龙虾壳似的把毛衣从他身上剥了下来。Peter鼻尖都红了,瞪着Wade,说:“我恨你。”

“嘿,”Wade又剪开袖管,说:“别啊,我这是为了你好。”

“右边,右边袖管也要剪。”May说,“别这么委屈地看着我,Peter,圣诞节你就会有新毛衣了,我保证。”

剪开的袖管掉在地上,Wade把毛衣的尸体块捡起来,全部塞进一个购物袋里。

 

这就是一切的开端了,一件黏在Peter身上的毛衣,Peter很快就忘记了这件毛衣,即使他之前在很无聊的时候还给那只熊取了个名字叫“Terry”。他很快就把Terry忘了,忙着解决他的作业和Spider-Man的生活,以及百般阻挠Wade成为他的“准叔叔”。唯一的好消息是,May看上去对Wade完全没有兴趣,而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可以一起涂指甲油的好伙伴。

这是真的,Peter推开门,看见他婶婶和一个秃头男一起盘腿坐在沙发上,戴着瑜伽头箍,然后给对方涂指甲油,他觉得自己心脏病都要犯了。他的意思是,这个画面让他有太多、太多想说的话了,但他根本不知道对谁说,所以他只好选择全都告诉Karen。即使Stark先生可能会知道,知道他婶婶和一个秃头男互相涂亮红色的指甲油,不过,这能有多糟呢。

“所以,你觉不觉得这很奇怪?”Peter说,“他们就坐在那,往对方指甲上涂指甲油。我是说——Wade到底是想干什么啊?如果我喜欢哪个姑娘,我可以帮她涂指甲油,但我才不想让她给我涂呢。”

他正站在一处楼顶,面前是纽约的夕阳,Spider-Man正四处环视这个街区,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他解决的小案件。

“为什么不?”Karen问。Peter张张嘴,想了半天才说:“因为,因为涂指甲油看上去很,很不对劲?就好像我和我喜欢的姑娘只是好姐妹一样。”

“为什么涂指甲油会看上去像好姐妹?”Karen又问。

Peter叹了口气,他放弃了,“好吧,也许只是我有点反应过度了。”

“你对他一直很反应过度,Peter,”Karen说,“根据我的记录,你提起Wade的频率远远超出提起其他任何人的频率,甚至超过提起May。这是否需要引起我的担忧?”

“什么?不,”Peter叉着腰,“你为什么要担忧?我并没有很在意他。”

“你手里提了一份Wade最喜欢吃的卷饼,”Karen和气地说,“而你甚至并不饿。”

Peter呃了一声,他把卷饼往身后藏了藏(毫无意义的行为),说:“你,你怎么知道我不饿,我现在很饿!”

“我知道关于你的几乎所有一切事,Peter。”Karen温和地说,“所以我的结论是,也许你对Wade的情感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Peter口干舌燥,手心出汗,心跳过速,头晕眼花,他很想打断她,让她别说了,但还没等他开口,忽然有谁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尾椎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并且让Peter猛地挺直了脊背。

“嘿!”Wade,当然只能是他——穿着制服,红黑色的雇佣兵,不知道从哪里忽然跳出来和Peter打招呼,“Pe——Spidey!怎么,在这里看夕阳落下?充满青少年浪漫情调啊,我喜欢。”

Peter猛地回过神来,他恼怒地转过脸去,想朝Wade发两句火,结果Wade就看到了他手里的卷饼。

“哇噢,看看谁发现了宝贝!”Wade惊喜地说,“我快饿死了,愿意把那个宝贝送到我嘴里吗?”

Peter瞪着他,面罩上的眼睛眯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Karen说:“Peter,把卷饼递出去吧,你根本不饿。”

“不,我饿!”Peter大声说,“我要自己吃了这个卷饼。”

“什么?老天,”Wade说,“这并不——”

他停住了,同时Peter感觉自己的尾椎被扯了一下。

他们瞪着对方,过了一会儿,Wade又用力扯了扯他的手,让Peter被猛地往后一拉,差点没站稳。

“嘿!”Peter说,“小心点!不就是个卷饼吗!”

“不,Peter!”Wade大喊,“我的手黏在你的屁股上了!”

Peter猛地红了脸,他朝Wade的嘴射了一道蛛丝。

“你要让整个街区的人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恶狠狠一些,但Wade惊慌地发出唔唔的声音,用自由的手不停地指着自己黏在Peter屁股——不,尾椎上的手。Peter叹了口气,他伸出手去,试图把Wade的手从自己的屁股——尾椎!——上拔下来。

但没用,纹丝不动,Wade的手就像在那里生根发芽了似的。

“我的天……”Peter都有些冒汗了,“这也太反应过度了!”

“想听听我的建议吗,Peter?”Karen说,“我觉得你们应该先回去。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可能会导致不好的后果。”

“老天,没错,”Peter嘟囔着说(Wade一直在他的旁边呜呜直叫),“我们是该先回去,也许把Wade的手套剪开就没事了,May会帮我们的。”

他下定主意,转过去,看了Wade一眼。

“Wade,趴到我背上。”Peter说,“我带你回去。别乱动,遮住你的手,别让任何人看见你的手黏在我的屁——”他停顿了一会儿,“我的——反正,就,别让别人看到,否则我就会狠狠地踢你的屁股,你知道吗!”

Wade疯狂地用手比划着自己的嘴,Peter意识到他有话要说,于是扯下了蛛网。Wade得到了话语自由,深吸一口气,第一句话就是:“然后呢,你的脚会不会黏在我的屁股上?”

于是他又失去了自由。

 

他们从窗户翻进Peter房间的时候,用了比较长的时间,因为要把两个人从窗口塞进去太难了,特别是他们根本无法协调同步的时候。他们几乎是摔进Peter房间的,Peter撑着地板,猛地一用力,让他们勉强站稳了。

“嘿!”Wade忽然举高了他的双手,“我的手自由了!”

“什么,太好了!”Peter惊喜地说,他把面罩一把拽下来,“那我们就不需要剪刀了!”

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了看Wade。“那你为什么还贴着我?”他皱皱鼻子。

“因为……”Wade低头看了看,然后尖叫了一声。Peter吓了一跳,May也是,她猛地打开了门。在看到房间里的两个人时,她张了张嘴。

“……Wade,”她说,“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成很好的朋友,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随便对Peter——”

“我和Peter黏在一起了!”Wade大声说,“我完美的胸肌!和他瘦弱的小脊背!”

“嘿!”Peter不高兴地说,“我不瘦弱!”

May皱皱眉,她走过来,看了看他们中间。她伸出手,一只手摁着Wade的胸膛,一只手摁着Peter的脊背,用力往两边推了推。

“老天……”她张大嘴,“这也太糟糕了吧!”

“我知道,”Wade说,“但我不介意你把手放在我胸口更久一些。”

Peter发出了一声像是被车轮胎碾过以后才会发出的声音。

“不,这是什么——”May退了一步,“我去找剪刀。”她转身走了出去,Wade低头看了看Peter。鉴于他们现在是字面意义上的“前胸贴后背”,Wade又比Peter高些,所以他一低头就看见Peter毛茸茸的头顶和上面的发旋,他砸吧着嘴,忽然说:“哎呀,Peter,你看看,你是不是熬夜了?你都快秃了。”

“什么?”Peter难以置信地大喊,“我们被黏在一起,你却在想什么秃不秃的事情?!再说,我一点也不秃!”

Wade一边啧啧做声,一边伸手摸了摸Peter的发旋,“真的,我不知道你们青少年现在大半夜都在干什么坏事,但你真的得少熬夜了。看看你的头发,你可不像变得和我一样,是不是?”

Peter嘟囔了几句,Wade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Peter恼怒地抬高手,想把他的手打开,但Wade笑嘻嘻地躲开了,又换另一只手来揉他的头发。Peter生气了,他不停抬手想打开Wade的手,而Wade一直嬉笑着躲开,并抽空来揉Peter的头发。Peter怒吼一声,猛地扭过身去——结局很明显了,因为他的动作,Wade绊了一下,Peter也绊了一下,于是他们猛地倒在了地上,黏在一起。May走进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在地板上挣扎来挣扎去,看上去像个巨型连体婴似的,让她有些不舒服地皱起眉来。

“他的错!”Peter大声说。May扶着他的胳膊,把他们扶起来。

“听着,我得剪掉一点衣服,才能把你们解开。”May说,“那么,剪谁的?”

“什么,当然是他的!”Peter 惊讶地说,“May,你忘了吗?我的这件衣服价值几百万呢!”

“噢,是吗,”Wade哼了一声,“我的衣服还是我自己缝的呢!没想到吧,小宅男!”

Peter用胳膊肘猛地往后捅了一下,让Wade发出一声痛呼。May举着剪刀,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

“呃,好吧,我觉得……每件手工缝制的衣服都该受到尊重。”May说,Wade欢呼一声,“但是……Peter的制服也不行,太贵了,谁知道剪开会不会导致什么后果呢。”她点了点自己的下巴,“Peter,你能用胸口那个按钮把制服脱下来吗?”

“不行。”Peter说,“我后背的部分和Wade连在一起,开口就在那呢。”

“好吧,那你们之间总得有个人要牺牲吧。”May晃着剪刀说。

“老天,别抱怨了,”Peter说,“你之后再缝起来不就好了!我的这件制服可缝不了!”

“你之前就对那件傻熊毛衣抱怨个不停,我有抱怨过你吗?而你现在还在抱怨我,这到底是怎么个抱怨的循环法则,还不能让人抱怨了!”

“别再说抱怨这个词了,Wade,”May说,“Peter之前牺牲过他的毛衣了,这次该你了,这样比较公平,是不是?”

这下换Peter欢呼了一声,而Wade委屈地嚷嚷起来,“你们怎么了!你们这些金钱狂热分子,为了点钱就可以毁掉一个人心爱的手工制品,这就是现代流水线工厂诞生出的罪恶——”

“我会剪好看一些的,”May说,“别担心。”

 

May用剪刀在Wade胸口剪了个爱心,然后用把尺子插进Wade和Peter中间,用力把他们往两边推。结果居然还是没有用,他们还是死死地黏在一起。

“老天,”May把尺子抽了出来(谢天谢地它没有黏在里面),“你们不只衣服黏在一起!Peter,你能不能不要再反应过度了,自从你上次把水管扭弯之后我就教训过你了!”

“我没有!”Peter争辩道。

“好吧,”Wade戳了戳他胸前空出的爱心,“我猜我的制服白白牺牲了,我要哭了。”

“有点男子气概,Wade!”May反过来教训Wade,“既然事实如此,我想我们只能稍微接受,也许之后事情会有点好转的。”

“什么时候会有好转?!”Peter大声说,“我可不想让Wade当我的毛衣!”

May眯起眼睛来,说:“这是你的问题,Peter,应该你自己想想。”

她拿着剪刀走了出去,Peter低头看着地面,叹了口气。沉默在房间里持续了一会儿,然后Wade摘下了面罩,呼出一口气,忽然说:“嘿,我还挺喜欢这样的!Peter,你今天洗不洗澡?”

Peter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我一辈子都不洗澡了。”

Wade皱皱鼻子,“噫。”

 

事实就是如此了,他们只能挤在Peter的床上睡觉,这个上下铺床并不大,所以两个人睡在上面很挤,更别说他们只能侧着睡,还不能脱制服。一起在床上躺下其实很艰难,他们必须喊着口号才能一起干什么事,“一,二,抬脚,放到床上,”Peter说,“就是这样。”

非常傻,但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会一起摔到地上。如果是Peter在下面,Wade可以撑起地面,但翻不过来。Peter反而可以撑着地面,猛地一用力,让他们翻起身来,但May说Peter如果控制不好,可能会把地板打穿。如果Wade在下面,他们就会像是一个翻了的乌龟,Peter一边大喊大叫一边蹬着腿,而Wade就撑着地面慢慢地坐起来。他们摔了十几次了,并不舒服,而且每次一摔,May就会在旁边努力憋笑,更加不舒服。

“我感觉自己像个袋鼠。”Wade一边跟着Peter的指挥爬上床,一边说,“你就是我装在袋子前面的那个宝宝。”

“闭嘴,你怎么不说自己是海马呢。”Peter没好气地说,“低头,你要撞上床板了。”

Wade缩缩脖子,他们终于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床。“不管是什么,有个好消息是,”Wade欢快地说,“你真的变成Spider-Man了!你懂?我们有八只脚!呃,我是说,四只手四只脚,不过差不多,你知道?如果你想晚上出去打罪犯,我们就可以——噢,还怪吓人的。”

Peter重重地倒在床上,他们被迫一起侧躺着,男孩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别说话了,我快累死了,穿着制服睡觉,我的天。”

“那你把它松开不就好了?”Wade比划着他胸口的那个蜘蛛,“反正这件制服也掉不下来,它黏在我胸口呢。”

“不要。”Peter说。

“嘿,我什么都不会干好吗?”Wade举起手,“我可是个绅士,我尊重所有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的人的选择,并且很顺从他们的选择。我的意思是,能有多糟?之前我听一个外星姑娘的话,差点把自己的小兄弟留在了外太空里,但我能说什么呢?我喜欢听我床伴的话,因为我是个如此——称职的床伴,估计是全宇宙第一,至少全银河系吧,不夸张。虽然你不是我的床伴,Peter,但谁知道,也许总有一天——咳,”Wade转转眼睛,“我是说,即使你不是我的床伴,但既然我们睡在一起,我就得表现一点尊重,也就是——”

他停下了话头,因为Peter并没有回复他。Wade微微低下头去,看见Peter的脑袋,他偏头看了看,发现Peter闭着眼睛,呼吸放得很缓。

“噢,好吧。”Wade耸耸肩,“晚安都没有一句,真暖心。好吧,晚安,Peter。”

他把床头的灯关掉了,房间陷入了黑暗里。

过了几分钟后,“Wade。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手放在我的腰上?”

“啊哈!我就知道你没睡着!我不放你的腰上放在哪?我的手现在可憋屈了,压得都快麻了。”

“那你不如直接把它扭下来吧?反正你的手还会再长出来,这样你会睡得更舒服一点,哼?”

“如果你不介意你的床会被血染透的话,当然。我说过了,我很听我床伴——好吧,睡眠伴侣的话,记得吗?”

“……”

“Peter?Peter——Peter?又睡着了?”

Peter紧紧地抿着嘴巴,没说话。

“我不是个医生或者灭绝动物生物学家,不过青少年睡觉的时候都会心跳很快的吗?我的胸口都能感觉到震动了,你这样吵闹我很难睡着,Peter。”

Peter扭过手,朝Wade的嘴射了一道蛛网。

 

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睡眠体验。这么说吧,Peter翻身的力气很大,所以他几乎差点压死Wade——Wade是这么说的,Peter觉得他也有些反应过度了。他们在早上爬起来去洗了把脸,为了不让Wade得逞,Peter不愿意上厕所。

May做了三人份的早餐,但问题已经出现了。Wade和Peter在餐桌边坐下来,Wade就像变成Peter的人形椅子似的,Peter就坐在了他的腿上。他双脚悬空了,不舒服地动来动去,May朝他递了把叉子。

“Wade不能吃东西。”Peter用叉子叉起鸡蛋,说,“他只能喝营养剂!”

“这难道不是虐待吗?”Wade惊讶地说。

“可你吃东西会掉在我身上。”Peter缩缩肩膀,“我可不想满脑袋都是蜂蜜。”

“如果你愿意洗澡的话,这就不是问题了。”Wade说。

还没等Peter说话,May就眯起眼睛看向了Wade。Wade举起手,说:“好吧,我喝营养剂。有些什么维他命饮料我可以选?但我可得警告你们,要是超过一天没吃到墨西哥卷饼,我可能会得失心疯然后死掉,Peter,你就得背着一具尸体——”

“我们都知道你死不掉,Wade。”May轻描淡写地说,“你们该庆幸这是周末,所以Peter不用去上学。”

Peter嘟囔了一句,因为他其实希望这是周一,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逃课了。Wade伸出手,压了压他翘起来的头发,似乎这很好玩似的。

“所以,你们今天的任务,”May指了指他们两个,“就是搞明白怎么分开。Peter,这是因为你导致的,你得负起责任来。”

“黏力越大——”Wade说,而Peter用脚后跟踢了他的小腿一下。

 

May吃完早餐,就出门去了。Peter和Wade尝试了一下午,什么结果都没有,最后Peter觉得他们应该去复仇者基地找Tony,但Wade不愿意,他们从沙发扭到了地上,滚来滚去就为了打对方的脸一下,直到电视里开始播放突发新闻,抢劫案,人质,距离这里只有两个街区。

“天啊,Peter,不要——”Wade大喊。

来不及了,Peter蹭地从地上撑起来,从桌子上捞起面罩戴上了,又把Wade的面罩扔给他。

“我的武士刀,刀,”Wade说,“真的?我们真的要去,这种情况下?”

“不然呢?”Peter指着电视,“我承诺过了,我要保护该保护的!”

“但你不是不想让别人看见我们——这样?”Wade伸出手,弯了弯手指。Peter看了他一会儿,用蛛丝把Wade的武士刀从角落拉过来,塞到他手里,说:“这不会比民众更重要。”

解决这场抢劫简直就是灾难。虽然Wade双手举着刀,Peter举着手,让他们看上去就像什么奇怪的变异体,冲进珠宝店时差点把那些劫匪吓得尿裤子,但最糟糕的部分不是制服劫匪,而是劫匪朝他们开枪的时候,他们扭来扭去,直接摔倒了。原因是,Peter想把那些武器网过来,而Wade则想转过身去,用自己的背去挡那些子弹。

那些劫匪躲在柜台后面,看着他们摔在地上,又挣扎着爬起来。

“Deadpool!”Peter大声喊,“你得听我的指挥,不然我们还是会摔倒的!”

“是吗?如果你真的那么有指挥头脑,干嘛拿自己往枪口上撞?”Wade气鼓鼓地说,“现在的青少年都是怎么想的?我真是搞不懂——”

“你以为你帮我挡子弹,我就会允许你追我婶婶了?”Peter怒气冲冲地说,“没门!”

他一边说,一边飞速地用蛛网把几个劫匪的枪拽了过来。

“什么?和你婶婶有什么关系?”Wade挥着刀把朝他们飞过来的子弹都弹开,“我真的越来越搞不懂——你以为我想当你的叔叔吗?是吗?给你,你这个总是搞砸事情,还觉得自己很厉害,睡觉还会像神经衰弱一样心跳打鼓的小屁孩当叔叔?”

Peter把劫匪从柜台里拽出来,顺便踩了Wade一脚。Wade扔出武士刀,把一个劫匪的手钉在了墙上。

“嘿!”Peter大声说,“不许见血!”

“噢,好啊,Captain,”Wade绕着舌头说,“黏黏Captain,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谁叫你黏呢!”

结局就是,他们把劫匪都抓了起来,并且降落在一处屋顶,吵了一架,互相人身攻击了半小时之后,Peter抿紧了嘴。

“怎么了,小男孩,你要哭了吗?”Wade仍然没停下来,“瞧瞧,我是个脆弱的小屁孩,被叔叔说几句就要哭鼻子,因为我他妈觉得一切都得按照我所想来运转!但是,接受吧宝贝,这才是人生!”

Peter仍然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带着Wade荡回了家。一回到房间,他就把面罩摘了下来,扔到一边去。Wade忽然意识到他有些不对劲,于是也摘下了面罩,捏了捏,说:“呃,嘿,我不是……”

Peter头也不回地朝他竖起一只手。Wade乖巧地闭嘴了。他们到了客厅,Peter打开电视,然后走向沙发。Wade听话地坐了下来,让Peter坐在他腿上。他们一直没说话,直到May回到家里来。

“还是没分开?”May把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老天,我看见新闻了,你们两个居然还——我是说真的,在新闻上看见你们两个那样去抓罪犯,真的,太吓人了。”

“就像恐怖电影,我知道,”Wade朝她抬抬手,“小孩子看见估计都会做噩梦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们没有受伤吧?”May皱起眉,“我看见你们摔在了地上。听着,你们本来就动作很不协调,这种情况下还去抓罪犯,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你们谁中了枪呢?如果你们割到自己,或者摔进玻璃碎渣里,或者——”

“放松,May,”Wade说,“你也开始反应过度了,这可不是好事。”

May深吸一口气,她坐到沙发上,摸了摸Peter的脑袋。Peter没说话,只是看着电视,她奇怪地看着他,又看向Wade。

“他怎么了?”May问。

Wade指了指Peter,动着嘴唇,悄声说:“心情不好。”

“我听得见。”Peter头也不回地说。

“噢,好吧,”May摸着Peter的头发,说,“我明白的,Peter,谁要是把Wade当成毛衣穿在身上,心情都会不好。”

“嘿,”Wade抗议道,“这话对我来说可太过分了,May。好吧,Peter以为我要当他叔叔,然后他对此很不高兴,发了一顿火。”

Peter没想到Wade居然直接这么说出口了,他猛地扭过头,说:“我没有——”

“什么?Wade才不会当你的叔叔,”May惊讶地张了张嘴,“Wade是朋友,Peter。我不和朋友约会。”

“噢,那我们现在就绝交怎么样?”Wade笑嘻嘻地说。Peter举高手,大声说:“就是这句话!就是这样!如果你对我婶婶没有意思,你为什么总要说这样的话,像是想和她发生什么似的——”

“因为——”May和Wade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因为Wade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啊,Peter。你不是知道的吗?如果你再这么反应过度下去的话,你们可能得一辈子黏在一起了。”

“我只是觉得,是朋友就不应该开这种玩笑。”Peter抱起双臂,“这会让人多想,你们都是成年人了,难道还不知道行为该有点分寸吗?”

“可我也会对你开这样的玩笑啊?”Wade说,“拍屁股的打招呼,你还记得?你怎么没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之类的——呃,May,我是说,其实不是屁股,是屁股上面那段脊背,你懂,是背,不是屁股。”

Peter没说话,他不舒服地动了动。

“总之,Wade不会当你的叔叔,好吗?”May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你们真的,得快点分开了。你们需要洗个澡。”

“是啊,如果Peter不扭扭捏捏地像个小女孩一样的话。”Wade哼了一声。May伸手打了他一下,让他别说了。

 

直到他们上床睡觉,Peter都没有再说话。他侧朝墙的那一面,盯着墙壁看。Wade在他身后,把下巴放在他的头顶。“让开,”Peter说,“很不舒服。”

Wade没说话,也没有移开他的脑袋,仍然把下巴搁在Peter头顶上。但他的手缓缓地从被子里伸出来,举起一个什么东西。Peter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是Terry,那只穿着泳裤的泰迪熊。Wade把整个Terry剪了下来,用火漂了周围的线头,让Terry固定住形态,像是块边缘烤焦了的大饼干。

Peter惊讶地看着它,Wade就晃了晃这只熊,用厚厚的声音说:“嘿,猜猜看,是哪个小屁孩,没了我这只愚蠢透顶的熊,就会恨一个全宇宙最酷的雇佣兵?”

“Terry才不蠢。”Peter把它抢过来,“那件毛衣是我叔叔买给我的。真的那个叔叔,唯一的那个叔叔。”

“嘿,Peter,”Wade没有把他的下巴移开,“你不觉得你这样有点小气?如果May喜欢上谁,你可不能阻止她寻找自己的幸福,这有些自私,你知道?”

“我没有。”Peter嘟囔着说,“我当然可以有叔叔,May当然可以再去找她的幸福,如果她愿意的话。但是谁都可以,反正不能是你。”

“为什么?”Wade问,“这是有什么侄儿子考核之类的,然后我没通过吗?”

“……不因为什么。”Peter轻轻地扯着那只熊,嘟囔说。

“不,你得告诉我,”Wade把Terry抢回来,“我到底输在什么地方?你不说我就要撕票了!”

Peter盯着那只熊,Wade伸直了手臂,但Peter其实伸出手就可以够到它的脚。May还没睡,门缝里透进灯光,微微照亮这只熊的眼睛。

“你什么都没输。”Peter垂下眼帘,不再看那只熊,“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输的是我,他心想。

Wade没有说话,他停止晃动那只熊,把它收了回来。

“我猜你今晚又要睡不着了。”Peter说,轻声笑起来,只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因为Wade闭着嘴不说话,老实说还挺吓人的。沉默一直持续,直到May在外面说了一句:“你们还在嘀嘀咕咕什么呢?早点睡觉好吗?Wade,你倒无所谓,Peter还有机会长高呢。”

“好——”Wade回答她,然后转回头来,朝Peter摇摇脑袋,语气遗憾地说,“不,你不会长高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Peter迷茫地眨眨眼睛,“为什么?”

“因为人物设定。”Wade说,“因为Tom已经二十一岁了,男孩到了二十一岁就差不多了,你知道?”

“谁是Tom?”Peter扭过头问。Wade转转眼睛,说:“呃,谁也不是,你不认识他。”

Peter嘟囔了一句什么,Wade叹了口气,把那只熊放到Peter眼前的枕头上。他低下头,吻了吻Peter的发旋——Peter整个人都绷紧了,几乎屏住了呼吸。

“一个魔法之吻,”Wade说,一边用手摁了摁Peter的脑袋,“你马上就会长出头发了,Peter,像长发公主——”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啊?”Peter用脚踢他,Wade轻声笑起来,又说:“我们真的得洗澡了,我是说真的。”

Peter嘟囔了一声,不说话了。Wade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嘿,Peter,说真的,我是个非常——非常讨厌输的人。可以说,我每次输给谁,都要从赢家那里拿走点什么,有一次我为了几枚游戏币,把一个人的脚板打穿了,是真事,我就是个小心眼。但我得说,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还挺喜欢输掉的感觉的。而这又发生在床上,我是说,我真的可以入选宇宙第一的床伴了——嘿,Peter,Peter?别又装睡了,我们都知道你没睡着的,你的心跳已经泄露一切秘密了。”

 

魔法之吻当然伴随着奇迹。第二天早上,Peter醒过来的时候,他仰躺在床上,而下面不是人肉垫子,而是他的床板。Peter猛地回过头去,看见Wade躺在他旁边,睡姿非常不雅观。这张床不够两个人并排躺着,所以Wade的半个身子几乎都在外面,Peter伸出手,把他拉了进来,拉回床上,但他自己就没地方了,所以只好坐在Wade的腿上。

他坐了一会儿,就因为有些冷,又想躺回去。他用手摸了摸Wade的胸膛,确认自己不会再黏上去了,才压到Wade身上。

“嘿,”Wade忽然说话了,Peter吓了一跳,猛地弹了起来,Wade又急忙举起手,“噢,嘿,别那么反应过激,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还是侧着吧。不年轻了,Peter,你要是一直压着我,我的肺会炸开的。”

Peter瞪着他,支吾了一会儿,还是躺回了床上。Wade侧过身来,但这次不再是前胸贴后背的抱抱熊睡姿了,而是面对面。好吧,面对胸,因为Peter的“人物设定”,因为某个不知道是谁的Tom已经二十一岁了。Peter总有一天会弄明白Wade每天都在说些什么古怪的东西的。

Wade胸口还有那颗剪开的爱心,那里露出他满是疤痕的皮肤。Wade有些不舒服地用手摸了摸,说:“老天,冷风直钻啊,我的小樱桃都觉得有些冷了。”

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闭嘴吧,Wade。”

他把Terry拿过来,贴在Wade的胸口,把那个爱心遮了起来。Wade伸出手,摁住那只熊,轻声笑起来。然后他转转眼睛。

“你觉得我们该告诉May吗?”Wade说。

Peter奇怪地看着他,“告诉她什么?”

“就,你昨晚,”Wade转转手指,接着忽然瞪大了眼睛,“什么,难道我又被谁操纵了?难道我一直活在被模拟的人生里,就像那个电影?难道你是个机器人?或者外星人?或者——”

“Wade!”Peter一把抓住他的手,微微皱起眉来,“别反应过度了。”

“噢,好吧。”Wade呼出一口气,“好吧,我总是不太愿意承认我人生里的好事。好吧,就像May每次因为你有点什么问题就大呼小叫一样。对,我们不能告诉她,否则她一定会把我——我不知道,反正总会有点什么发生吧,让我们两个过度分子在今天撞上不太好——她对保护你反应过度,我对好事反应过度,你懂?”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点头。

“而你就是那个好事,”Wade说,“没什么缺点,哪里都很好,就是——太黏人了点。你找到笑点了吗?黏人?”

Peter轻声笑起来,这么多天他第一次如此轻松地笑了。Wade摸了摸他的头发,说:“说实话吧,Peter,我想看你这么笑很久了。你以为我为什么十一点跑来你们家,就为了抓只老鼠?谁他妈在意一只老鼠?它们就算开始吃猫了我都不介意——”

他没说完,因为May忽然一边推开了门,一边说:“连体男孩们,你们还要睡到什么——”

房间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好吧,这差不多就是整件事的终点。都不要太反应过度吧,只不过是一次有些尴尬的意外——在经历过这么几次尴尬的(还有些黏人的)意外之后,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FIN.

 

Peter坚信自己能和Wade“解除链接”是因为他很放松地睡着了,就像瑜伽练习那样的放松。

直到有一天,Tony一边帮他调整新降落伞,一边告诉他,要让他的制服增加一项与他的生物静电中和的功能还挺难,Tony在控制上下了点功夫,才终于帮他解决了尴尬。

在Tony板着脸把制服递回来的时候,Peter满脸通红地说:“所以你还是什么都知道?”

“小鬼,”Tony叹了口气,“Karen没有通知我,但那段你们连体抓罪犯的视频,在YouTube上点击都已经破三百万了,你从来不上网吗?还有得学,Peter,学怎么更好地控制能力,还得学着上上网。”

Peter撇撇嘴,他当然不会再有那样的情况了,自从那晚以后,他再也没有意外黏住什么东西了。所以这可能真的和反应过度有关系,和年轻因子有关系,和泳裤泰迪熊有关系,和夜晚十一点会出现的乱毛粉脚怪兽国王有关系,和觉得自己输了的暗恋心情有关系。

虽然有一天夜晚,他们窝在沙发上看电视,Wade忽然凑过来亲了他的脸一口,导致Wade的嘴黏在了他的脸上,又直接导致May回来以后看到这一幕,抓狂了半小时——这又是另外一次尴尬的意外了。

 

 

 

 

结束了!谢谢大家看到这里233333瞎写了一个玩意儿,如果大家能笑笑就好了哈哈哈哈

虽然是摸鱼,但还是写了一万,哎呀(

还是感谢不嫌弃,啵啵你们w

 

 

评论(110)
热度(1233)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