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Here We Are, Again 04(完结啦)

前面请走这w:

01

02

03

Tips:《Just Friends》无能力AU,(未毁容)RR贱x荷兰虫



04.

 

Peter紧紧地抓着Wade的手腕,勉强站直了,但脚底还是不停的打滑,他根本没办法只靠薄薄的一道冰刃就在冰面上站稳。Wade一直在轻声说“小心,慢点来,没关系”,但Peter一点也不相信他,毕竟Wade当初教他骑自行车,直接就把他推出去了。

他们在家里待到中午,Wade觉得自己的鼻子已经没问题了,就急匆匆拉着Peter出来,说一定要好好陪他度过这剩下的半天。但Peter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拖来了冰面上——那么多年了,Peter还是没学会滑冰,这大概和Wade带给他的不好回忆有关——Peter对自己在这里摔断过鼻子的事还记忆犹新,那种疼痛他实在忘不掉。

“别放手,别放手——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想报复我了!”Peter胡乱扒着Wade的小臂,慌张极了。Wade似乎觉得有些好笑,笑了两声,Peter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

“听着,Peter,”Wade一边慢慢地带着Peter往中心走,一边说,“我一直想和你谈谈。”

Peter应了一声,他紧张地盯着自己穿着冰鞋的脚,几乎因为紧张而有些心不在焉。Wade吸了一口气,才说:“我真的很抱歉,关于……关于圣诞舞会那件事。我真的不知道那本相册里有什么,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把它交出去的。”他在Peter开口之前又说,“我把那本相册还给你了,只是因为……我当时以为我是想让你不受到伤害,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是我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

Peter抿抿嘴唇,没说话。Wade咧咧嘴,说:“听着,你是我遇见过的所有男孩里,唯一一个愿意和我待在一起玩的,也是唯一一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我遇到那么多男孩,每个人都让我觉得讨厌,但你不一样。我知道你很想摆脱我,你打算一声不响地走了,但是——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Peter。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得承认这一点。”

他说完以后呼出一口气,现在他们来到了冰面中心,Wade紧张地笑了笑,说:“五年了,找了你三年,说出这句话让我舒服了很多。”

Peter瞥了他一眼,嘟囔说:“我只知道我现在绝对不会试图摆脱你——别放手。”他说完,又抓了抓Wade的胳膊。Wade笑了起来,带着他轻轻地转了个圈,即使Peter四肢僵硬还差点把他们都拽倒在地。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Wade又说,“其实我去过你的学校,但是站在门口就不敢进去了。我总觉得你不想见到我。”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点点头。Wade朝他委屈地挤挤眼睛,说:“我知道,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很抱歉。”

Peter没说话,因为他忽然看到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闪电一样飞速地接近他们,头顶朝前面,像头小公牛,直直地朝他们来了。Peter吓了一跳,他说:“Wade,后面——”

他还没说完,那个小胖子就直直地撞上了Wade的膝盖窝,并且成功地把他们都撞翻了。Peter在冰面上滚了几圈,然后听见那个小胖子大笑了两声,滑开了。

“嘿!”Peter挣扎着坐起身,但怎么也站不起来,“你,你这个小坏蛋——”

Wade捂着鼻子爬起来,Peter注意到了,急忙爬过去,去拉他的手。但没有,伤口没裂开。

Peter呼出一口气,跪坐在冰面上,“天啊,幸好。否则May会杀了我的。”

“她不会。”Wade被他笑了,他翻过身去,看了看那个小胖子的方向,男孩正滑到一个男人身边,与他击了个掌。

“噢,拜托。”Wade说,“John。”他大声朝那边喊,“说真的?你这个心眼比屁——呃,总之,你这个坏坏——”

John朝他比了个中指,Wade吐吐舌头,又看向Peter,“那个老兄,还真能做出这种事,孩子还在呢!”

“谁?”Peter问。

“那个哥们。”Wade挣扎着爬了起来,“是个消防员。我无意间,挖了他的墙角。没办法,他老婆真的很辣,而且她从来没说过她是有丈夫的好吧,我哪知道。”Wade做了个手势,“我还给那个小胖子买了一大堆东西作为赔罪呢,但他就是心眼这么小,每次看见我都得这么搞一次。”

Peter瞪着他,过了一会儿,忽然转过身,开始手脚并用地往边缘爬。爬了几下,觉得有些太丢人了,又想撑着自己站起来。

“嘿,Peter,”Wade说,“我真的不知道,不是骗你的!”

Peter没理他,努力想让自己站起来。他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试着往前迈了一步。于是Peter踩着冰大跨步,跨了两步就跌倒了。

Wade滑到他旁边,朝他摇摇头。他弯下腰,把Peter拉起来,带着他回到场边去了。

 

“你知道了,我的生活就是这样的。”Wade抬抬手,“混乱,糟糕,下流,可怕。Weasel也应该和你说了,我不想——”

Wade呼出一口气。他们坐在冰面边的长椅上,看着人们在冰上嬉笑打闹,John带着他的儿子滑过冰面,朝这边竖了个中指。

Wade又叹口气,朝Peter挥挥手,大声说:“我的意思是,看看你!你是个高材生,你的前途光明又通畅,你会成为一个大人物的。但是我呢——我也会的,但和你不一样,我会成为一个让所有人听见就会尿裤子的大人物。”

“你就不能真的做个酒保吗?”Peter忍不住说,“别去做打手了,Wade。也别去做什么……雇佣兵。”

“谁知道,也许我就适合这样的生活。”Wade伸直了腿,“就像你那么会读书,我就适合和人比谁的血流得多。”

“你以前不是说你也会开一家墨西哥餐馆吗?”Peter看着他,“我们小时候,你说的。”

“那是因为我喜欢吃啊!”Wade大笑两声,“我喜欢吃我当然就想开餐馆了。”

“May不会喜欢你做这样的事的。”Peter说。Wade沉默了一会儿,他盯着冰面看了看,说:“是啊,她不会。”他耸耸肩,“所以我和她约好了,我不会被杀,只是揍趴那些人就走。”

“她知道?”Peter惊讶地说,“她知道并且觉得没问题?”

“嗯哼。”Wade摊摊手,“毕竟她知道问问自己,除了这个,Wade Wilson还能做什么?”

Peter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May婶比他还了解现在的Wade,没错,Peter什么也不知道,他说不出“肯定还有别的路子”这样的话,他甚至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于是他最后说:“……也不能杀别人。”

Wade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然后说:“雇佣兵不就是拿钱杀人的吗?”

“不行,”Peter说,“不能杀人。”

Wade摸着下巴,朝他皱起眉来,“这样报酬会少很多。”

“那就少吧。”Peter抱起双臂来,“我会帮你分担你的房租的。等我以后,呃,”他微微红了脸,“等我以后赚了钱……”

Wade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你以后赚了钱!天啊,我感觉自己还只有十六岁。”

他笑得停不下来,所以Peter捅了他一下。Wade笑够了,又坐直了,他呼了一声,说:“这些事先不说吧,听上去你已经愿意原谅我了?”

他眯着眼睛看向Peter,那表情明显全是“原谅我吧原谅我吧”,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因为他的挤眉弄眼太滑稽了,而忍不住弯弯嘴角。Wade也朝他微笑起来。

“那你是怎么想的?”Wade问,“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Peter收起笑容来,他张张嘴,最后把手伸向他的大衣衣兜里,从里面摸出一封信来,轻轻地放到Wade手上。Wade看了他一眼,把信拿过来,拆开了。

“我本来想给你发信息,或者发封电子邮件之类的。”Peter说,“但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的网络联系方式。”

Wade一边把信拿出来,一边露出了受到伤害的表情。他把信拿出来,展开,仔细读了起来。Peter一直安静地等着,等他读完,抬起头来,露出有些纠结的表情来。Peter没有从Wade的脸上读出欣慰,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因为这个感到开心。

“所以,”Wade说,“你的意思是,你想和我做回朋友……”

“不。”Peter开口了,“写这封信的确花了我一点时间,但我现在就得告诉你——你知道我藏不住秘密。”

他抿抿嘴唇,“这上面的话都是假的。我不想和你成为朋友,Wade。我不会做你的朋友,再也不会了。我也不会是你的小兄弟,不会是你的‘小’伙伴。我不想,不会,也不能。”

Peter吸了口气,他费了点劲才让自己有勇气去看Wade的眼睛。

“我直到昨天晚上还在欺骗自己,但我不想了。”他又垂下眼帘来,“你还是可以拜访May婶,她和这件事没关系。我每个假期也还是会回来,但我再也不会陪你出来了,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和你说话,或者与你见面。如果你的回答是‘不’,从五年前的圣诞节一直到现在都是,那我希望我们能回到陌生人的状态。”

他又抬起头来,这次他的胆怯渐渐都消失了。男孩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想做你的朋友,Wade,从十四岁开始就不想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但不是朋友的那种待在一起。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他知道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像信中写的那样,看着Wade结婚,去给Wade做伴郎,在Wade有孩子的时候与他们全家举行烤肉聚会——Peter做不到。他仍然很脆弱,一句话语,一束花,一枚戒指,就可能让他彻底碎开。即使过了五年,他也知道这一点——他仍然很脆弱,像所有坠入爱河,近乎溺亡的人一样脆弱。

Wade看着他,他们对视了好一会儿,直到Peter的眼睛都有些发疼。一阵风吹过,冬日的阳光带着些发白的温暖,洒在冰面上。

“我会给你答复的。”最后Wade说,“我保证,我保证这次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跑开了。我会给你答复的,但不是现在。”

Peter点点头。不知道为何,他还是选择了相信Wade,像他一贯做的那样。

 

晚饭后不久,窗外的雪就停了。圣诞老人的玩具放在床头柜上,而Peter蜷缩在被子里。Wade在晚饭前把他送回了家,他们在楼下朝对方挥挥手,Wade拽住他的手臂,再次保证了一次,但Peter只是点了点头。

Peter本来想从自己的收藏夹里翻出几个视频看看,但却一点也看不进去,只能百无聊赖地刷新自己的YouTube首页。他看了一个小狗打转的视频,很长,也很无聊,只是小狗在打转而已,但他仍然认真地盯着屏幕,好像这是他最后的使命似的。

May就是在这时候冲进来的,她猛地打开门,然后直接朝Peter的衣柜走过去,一边说:“你在干什么,Peter?快起来收拾,我们要出门了。”

“什么?”Peter转过身来看她,“去做什么?”

“还能是什么?Ned打电话来,让我们去参加一个圣诞节派对!”May在毛衣上蹭了蹭手,朝Peter皱皱眉,“你还在愣着做什么?快起来。”

Peter夸张地叹了口气,他缩回被子里,嘟囔了一声。“不好意思?”May叉起腰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想去。”Peter微微提高了一些音量,“我哪也不想去。”

May摇着脑袋,“这可不行,宝贝。你很多高中同学都要去!你好不容易才回来,可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了。”

“可我真的不想去——”Peter把被子拉起来,把自己罩在被子里,“就让我安静这么一会儿也不行吗?”

“你安静了三年了,他们一直都挺想你的。”May走过去,把他从被子里剥出来,“别再闹小孩子脾气了,你得去见见他们。我知道没等到Wade的消息让你很烦心,但你不就该找个机会去放松一下吗?你明天可就要走了!”

Peter唰地脸红了,挣扎起来,“我没有烦心!”

“好吧,好吧,随便你了。”May把他的毛衣和裤子扔到床上,“给你十分钟,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

Peter还想说什么,May伸出手指,朝他摇了摇,眯起眼睛来。“十分钟,”她说,“没商量。”然后在Peter的抱怨声中朝他笑了笑,走了出去。

 

May换了一件比较厚的裙子,而Peter穿着他的大衣,撑着脸看着窗外。May握了握方向盘,呼出一口气,说:“你不用那么急,Peter。”

“急什么?”Peter盯着窗外的店铺,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家杂货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麦当劳。

“Wade,你不用那么急。”May说,“他一定会给你答复的。”

Peter应了一声,开始低头玩车锁的按钮。刚好到了红绿灯,May拍了他的手一下,说:“这很危险,别乱动。”

Peter看了她一眼,撇撇嘴,抱起双臂来。May摇摇头,又说:“嘿,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混蛋事,我一定会打他的,好吗?”

“你才不会呢,”Peter忍不住笑了,“你对他那么好,好得就像他才是你的亲侄子。”

“你为什么对这件事醋意那么大?”May也笑了,“好吧,听着,Wade的确是个好小伙,而且我也的确关心他,但他永远不会有你重要,好吗?如果他真的伤了你的心,我会踢他的膝盖,我保证。”

Peter朝她挤眉弄眼,说:“什么?我不需要你保证踢谁的膝盖。老天,May,淑女一点好吗?”

“淑女有什么用?你可是我唯一的侄儿子,Peter,”May转了个弯,开进了停车场,她把车倒进停车位,回头看后方情况的时候看了Peter一眼,“我不仅要踢他的膝盖,还要穿着高跟鞋踢。够不够摇滚?”

她朝Peter眨眨眼睛,Peter更加想笑了,“什么摇滚?这是你从哪里学来的?”

“噢,Wade,总是rock这rock那,我以为年轻人都爱这么玩。”May把安全带解开,“好吧,我不应该在说要踢他膝盖的同时,还学他说话,这真的有些不淑女。”

Peter弯着嘴角,把安全带解开了。他钻出车门的那一刻,在看到那个酒吧时张了张嘴。

“纽约市是只有这家酒吧了还是怎么说?”Peter把车门关上。May拎着包,把车上了锁,一把挽过他,说:“别抱怨那么多,会显得你很不可爱,Peter。让我们进去,然后足够摇滚,好吗?”

酒吧被稍微装饰了一下,角落里放了圣诞树,舞池里都是人,灯光有些昏暗,音响里在轮播热门圣诞曲,Peter跟着May走了进去,刚走进去May就抬了杯酒,朝她的朋友们走去了,Peter这才发现他们的很多皇后区熟人都在这,甚至包括Gordon先生。Peter抬着果汁,靠在吧台边,忽然被人拍了拍肩膀。他转过去,居然看到了Flash,他穿着一套昂贵的西装,朝Peter举举手里的杯子。

“嘿,伙计,”Flash故作轻松地耸耸肩,但看上去似乎还是有些紧张,“好久不见,真的好久,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想回来了?”

Peter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居然也有些紧张,甩甩手想让自己平静一些,“呃,Flash,是啊,好久不见……”

Flash紧紧地咬着嘴唇,看上去简直要紧张过度而晕过去了,在Peter差点想问他你没事吧的时候,他猛地吸了口气,快速地说:“好吧,Peter,我得说,对于之前的事我真的……我很抱歉,虽然那很久了,但我知道那对你来说肯定还是件挺,挺严重的事?因为知道你三年都没回来让我觉得……我很不好受,好吗?每次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我后悔了,真的,如果你想惩罚我的话,你赢了,Parker,但是——”

“哇哦,哇哦,”Peter急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了,好吗?没事了,那已经过去了。”

“是吗?”Flash用手摁着胸口,迟疑地看着他,“你是说……都过去了?”

Peter张张嘴,他微微垂下眼帘,在他的心里,他仿佛又回到了山脚,浑身都是伤痕,抬头看着仍然遥不可及的山顶。但他还是咬咬牙,再次踏上了泥泞的小路。

“是的。都过去了。”他吸了口气,“我没回来和你没关系,Flash,只是我太忙了,你知道。”

Flash夸张地呼出口气,然后轻轻咳了咳,语气有些欢快地说:“天啊,我真没想到我会说这句话,但是,Peter,你还挺酷。”他碰了碰Peter的肩膀,“我是说,谢谢,你不知道,得不到你的这句话,我可能还会时不时睡不着觉……总之,你能回来真的,呃,真的很好。这不是讽刺。”

Peter朝他咧开嘴,笑了,让他自己都有些惊讶的是,他笑得非常轻松,“是啊,回到这真的很好。我以后还会回来的。”

“那太好了,等你再回来这,我邀请你去参加我们的烤肉派对。”Flash朝他挤挤眼睛,看上去完全放松下来了,“Liz本来也要来的,你还记得她?她最近好像太忙了,但是得知错过和三年不见的你会面,她还挺难过的。”

Peter又笑了,甚至笑得更轻松了一些。他和Flash又闲聊了两句,接着Flash就回到他的朋友那边去了。Peter手里仍然握着他的柠檬汁,他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又弯起嘴角笑了笑。

“嘿,这不是那个和我绝交了一晚上的家伙吗?”

他听见有人这么说,便抬起头,看见了Ned的笑容。Peter往旁边让了点,Ned就站在他旁边,手里也抬着一杯果汁。

Peter和他碰碰拳,说:“May让我来的。”

“而我打电话让May来了,”Ned说,“鉴于某个科学宅男不想接我的电话——”

“我没有不想接你的电话,”Peter争辩,“我只是不小心挂掉了。”

Ned耸耸肩,说:“好吧,我了解。你是不是在等别的谁的电话?”

Peter瞪了他一眼,没说话,但Ned马上咧开嘴笑了,说:“你和Wade怎么说?你们的关系还能修补吗?”

“不能了。”Peter仍然在瞪他,“我和他说清楚了,我不会和他做朋友,永远不会。所以如果他选择说‘不’,那我就不会再和他来往了。”

Ned惊讶地张大嘴,拍拍自己的胸口,“老天,Peter,你连朋友的余地都不留了吗?”

“不留。”Peter喝了口柠檬汁,“你仔细想想,Ned?我不能和他做朋友。”

“因为你可能会研发出个什么奇怪的射线把他的未来妻子变成一个巨大的怪兽之类的?”Ned比划着说,在Peter又开始瞪他的时候转转眼睛,“干嘛?你看上去完全有研究这种东西出来的脑子。”

“也许吧,关于脑子的那部分谢谢你,但是射线——Ned,我才不会因为他和别人结婚报复他,好吗?”Peter挥着手,“老天,我只是——我不想看见他和别人结婚。”

“所以你完全可以研发出一种射线然后在他的结婚典礼上——”

“够了,Ned,你应该停止看那种描写恐怖科学家的科幻惊悚小说。”

Ned挠挠下巴,说:“好吧,这个先不说了。但是如果你们关系破裂了,我肯定站在你这边,兄弟,我是说真的,虽然Wade很酷,但如果他拒绝了你,那就不酷了。”

Peter朝他弯弯嘴角,说:“我应该说,‘不要让我和他之间乱七八糟的事影响你对他的看法’,但我只想说……好吧,谢谢你,好哥们。”

他们碰了碰杯子。Ned收回手,又说:“噢,但如果你们在一起了,别告诉Wade我说过这样的话。”

Peter笑了,刚想再调侃他几句,却忽然听到了麦克风的声响,音乐声停了,有人站在DJ台旁边,清了清嗓子,说:“咳,嘿?女士们先生们,我能稍微得到一点你们的注意吗?”

许多人都被吸引了注意,讨论声渐渐停下了。Ned和Peter回头去看,看到了一抹红色,同时瞪大了眼睛。

“我的老天……”Ned说,“那是,那是我想的那件圣诞裙吗?”

显然,惊讶的不只他们两个。酒吧里的人群都开始小声讨论起来,时不时传来笑声。Wade站在迷你舞台上,面前竖着话筒。他穿着一件红色的圣诞裙,还涂了口红,旁边戴着耳机的DJ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Peter发现那是Weasel。

“好,很好。”Wade呼出一口气,看了看台下的所有人。

“哇哦,这看上去有点——”Ned回头去看Peter,但Peter却没有看他,而是紧紧地盯着舞台上的Wade。Ned耸耸肩,放弃和Peter交流,也回头去看Wade。

“嘿,你们好,圣诞节第二天快乐。”Wade弯弯嘴角,他看上去有些紧张,却并不是怯场,“我叫Wade Winston Wilson,我知道在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我——当然,很多人还把我视为大麻烦呢。”

舞台下有人轻声吹了口哨,阵阵轻松的笑声传出来,Wade也咧开了嘴,“我今天站在这,是因为……因为五年前,我犯下的一个错误。”

Peter微微屏住了呼吸,他握着玻璃杯的手心在出汗,心跳声大得似乎马上就会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他,让所有的目光都移到他身上,就像五年前的圣诞夜——

“五年前的圣诞夜,我伤害了一个男孩,因为我把他的真心当成了玩笑,把它在所有高中同学面前摔得粉碎。圣诞夜的第二天,也许我还有机会补救,但我胆怯了,所以选择了逃避。”Wade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对此我一直都感到很后悔,所以我开始寻找他。你们猜怎么着?”

他眨眨眼睛,酒吧里变得非常安静。Wade接着说:“他终于还是回来了。”

人们松了口气,又轻声笑起来。Wade叹了口气,忽然看上去又有些紧张,“他给我写过两次信,一次是五年前的圣诞夜,一次是五年后的圣诞夜。我知道他想要一个答案,所以今天,我想我应该给他个答案,一个写在……这本相册上的答案。”

他拿起那本相册,古旧的棕褐色,金色的边都被烧焦了,Gordon先生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嘿,这是那本从我家前院火堆里取出来的相册!”

“是的,老Gordon,你这个老家伙,”Wade瞥了他一眼。他翻开相册,朝Weasel比了个手势,“所以,为了不让你们觉得太无聊,放点音乐,然后我会把这个答案念完,怎么样?”

Weasel朝他点点头,然后戴上了耳机,准备好播放音乐。Wade呼出一口气,转过身来,吸了一口气。

“Dear……”

《Last Christmas》的旋律响了起来。Wade猛地转过身去,难以置信地瞪着Weasel。

“你疯啦老兄!”他咬牙切齿地小声说,但麦克风还是把他的声音泄露了出来,“不要这首!”

“嗯?是你说只要圣诞节热单就好了不是吗?”Weasel摊摊手,“这首歌真的很热,不是吗?”

“我知道它很热!但不能是这首,你这个白痴!”Wade叹了口气,“就放我一开始选的那首好了。”

舞台下的人群轻声讨论着,一边看他们在台上吵架。

“可你之前还说那首不好——”

“总比这首好吧!快放!”

“好吧,好吧,”Weasel翻了个白眼,“真难伺候。”

音乐重新响了起来,Peter微微弯了弯嘴角。《Fairytale of New York》,十六岁的Wade最早学会用吉他弹的圣诞曲,但Peter对它记忆深刻的原因是,Peter以前摔断鼻子的那几天,Wade经常抱着吉他,坐在他的床旁边唱这首歌,即使Peter捂着耳朵大喊着让他出去,他也不依不饶,一定要让Peter听听他的弹奏有没有问题。

现在,舞台上的Wade深吸一口气,摊开破破烂烂的相册,开口念道:“亲爱的Peter,”底下传来倒抽气的声音,有人很惊讶,有些目光已经看向了Peter,但Peter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的Wade,他的手在发热,脸也是,身上却有些发冷,胸腔像是快要被什么东西挤出来无数条裂缝,从那些缝隙里面透出属于圣诞节的灯光来。

“亲爱的Peter。”伴随着纽约童话的旋律,Wade念道,“你是个如此特殊的男孩。离开你五年,寻找你三年,如果要说我在这其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一定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你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认识彼此那么久了,我却在失去你的期间才终于了解到这件事,这让我感到懊悔。”

“……呼,”Wade呼出口气,“好吧,我抱歉我曾经伤害了你。我没有一个健全的童年,你知道,Peter。以前我的确嫉妒过你,我能骗谁呢?但我没办法讨厌你,因为你总是露着笑脸,聪明,豁达,善良,对所有人都眨着光明的眼睛。我嫉妒你,却没办法离开你,因为你让我感到……感到,什么都很好,一切都值得我和你一起去经历。”

“……我把你的感情退了回去,因为我害怕了。你对我来说是……”Wade停顿了,所有人都安静地等着他往下念,Peter感到自己的指尖都在隐隐发疼,仿佛他一秒也站不住了。过了几秒,Wade终于又呼出一口气,说:“十六岁之前,我的人生一塌糊涂。遇到你之后,我的人生被重新构建了。我的人际关系,我的居住地,我的青春期生活,一切都是全新的。你对我来说,也是全新的。因为你……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一切……我才终于和世界联系在一起。”

Peter抿紧了嘴,而Wade最后弯弯嘴角。

“我不想让你写下那样的信,讲述你会成为我多么好的朋友,因为‘这对谁都好’。我知道我是个混蛋,好吧;但我不希望成为一个让你想逃离的家伙。我希望我能成为你想要回家的原因。所以,你想要一个答案。这就是我的答案:Peter Benjamin Parker,”他合上相册,然后张开了双臂,“如果你现在还想要我,那你马上就可以得到一个全新包装的圣诞礼物了!”

舞台下的人欢呼起来,吹起口哨。Wade跳下舞台来,越过人群,朝Peter走过来了。Ned比了个请便的手势,把位置让出来。Peter看着Wade一直走到他面前来,有些紧张地把已经变得酸涩的柠檬汁放到吧台上去。他一开始没有去看Wade的眼睛,直到Wade已经走到他面前。

“你怎么想,Peter?”Wade问,他把手里的相册轻轻地放在了吧台上,放在柠檬汁旁边。Peter飞速地瞥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的耳朵尖都慢慢发红了。他想说,五年不见,还有那么多的问题;他想说,也许就这么答应有些太草率了;也许他们还不了解现在的对方;也许那座山还在,也许Peter还翻不过去;也许Wade的十六岁没有他自己想得那么糟糕,也许……

但Peter什么都没说,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等了太久了,久到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等,直到他想要的东西终于走到他前面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从那个十五岁的圣诞夜一直到这个,他等了太久了。

Peter张张嘴,干脆又闭上了。他最后能做的一件事,就是伸出手,拥抱了Wade。男孩蹭了蹭Wade的耳朵,脑袋贴着他的脸颊,然后还是轻声笑了起来。Wade紧绷的肩膀在这个拥抱里放松下来,他揉了揉Peter的头发,终于也笑出了声。他们的朋友、亲人、邻居都在的这个小酒吧里,充满了欢呼和笑声。

Wade吻了吻Peter的额头,在上面留了个红色的唇印,然后听见男孩轻柔地呼吸着,又蹭了蹭他的耳朵。Peter浑身都有些发热,但这反而让他抱上去很暖和。人们鼓完掌,又回去重新伴着旋律跳起舞来,May笑着说他们总得有一点自己的空间说说话,否则Peter会不好意思的。

过了一会儿,Peter才放开了Wade。Wade把那本相册翻开,给他看写了自己答案的那一页。Peter微微睁大眼睛,惊讶地回头看Wade,支支吾吾地说:“你念了那么多,但上面只写了——”Wade立刻把食指贴在嘴边,朝他轻声说“嘘”,又眯起眼睛笑了。Peter盯着那页纸看了半天,耳朵尖又红了些,毫无威慑力地轻轻瞪了Wade一眼,凑过去,迅速地贴了贴他的嘴角,马上又离开了。

Weasel把歌切到了《Love IsEverything》,Wade回过头去,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又比了个大拇指,然后让这个拇指穿过这个OK里的圆。

Weasel朝Wade翻了个白眼,抬了杯威士忌,走到麦克风面前,大声说:“圣诞节快乐,以及爱情万岁,你们这些蠢货。”

他举举酒杯,走下了舞台。Wade摇摇头,又转回来,伸手捏了捏Peter的耳朵尖。Peter晃晃脑袋,把他的手甩开。

“但Stark先生的身份认证卡那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Peter撇着嘴说。

Wade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说真的?在这时候?Stark身份认证卡?”

“除非,”Peter转转眼睛,“除非你明天送我去。明天早上八点,也就是说你六点就得来我家找我。”

Wade看着他,Peter也回看他。

“算了吧,我在骗谁呢,”Peter摆摆手,胳膊肘撑在吧台上,“根本不可能的,你以前就从来没能在六点钟的时候醒着出现在哪,除了通宵玩游戏以外。包括我们以前想去野餐,你也睡到了中午才想起来——”

“我会的,明天早上六点。”Wade一咬牙,猛地抓住他的手,“我保证你一定能看见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Peter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回过头看Wade,然后弯了弯嘴角,轻声笑起来。

“好吧,最最真诚的Wade哥哥,终结者,十六岁的施瓦辛格,”他说,“这次我会等你的。”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凑过去吻了他一下。

 

 

FIN.

 

May偷偷地伸长手,在他们头顶举起一串檞寄生,并在Peter猛地跳起来,满脸通红地盯着她看时,她大笑了起来。

Ned拍了拍惊呆了的Flash的肩膀,在看到他旁边的桌子上有小饼干的时候又丢下愣在原地的他,朝小饼干走过去了。

 

 

Dear Wade,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回学校了。我写这封信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告诉你,我应该向你道个歉——为了与你断绝联系五年——并且再次强调,那件事真的没关系了。

五年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这样下去,这样太累人了。那只是青春期的冲动和错误,我们都不应该永远被这种可笑的错误牵扯住。我们还会是好哥们,好朋友,你还是我的终结者,我还是你的“小”伙伴。我们会回到以前的,回到我们十多岁的时候,那时候什么都很好。

等我回到学校,我会给你寄礼物的。我以后每个假期都会回皇后区来,你可以来拜访May婶,顺便来找我。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度假,去你想去的地方玩玩——你十六岁的时候说你想去弗罗里达,如果你还想去,我们就去吧。如果以后你有了女朋友,甚至妻子,我们也会互相认识,我也许还能给你当伴郎,如果你乐意的话。等孩子出生,还可以一起开家庭聚会。我不得不说,我喜欢那样的画面,所有人都会很快乐。

但我想说,我希望你不要再去做打手了,那很危险,我可不想你再躺在雪地里,浑身是血,等着谁去把你捡回来。但我不会强迫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的人生和你的选择都是你的,也许我应该尊重你。

就这样吧,下个假期再见,Wade。你可以给我写信,就按照上面的地址,我会给你回信的。

 

Yours,

Peter

 

 

 

Dear Peter,

 

去你的,小混蛋,把那些废话都塞进碎纸机里,过来亲我一口就够了。

 

你最最真诚的,Wade Winston Wilson

 

 

 

文中的圣诞热单们: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这首歌太出名了,就不说了2333

《Sunshine》:来自Sia的圣诞专辑!一下子就出了一整张圣诞主题曲专辑,Sia真的好高产啊2333里面的歌都很有圣诞范围,都很好听了!

《Last Christmas》:原唱Wham!但是感觉几乎每个歌手都翻唱过的圣诞神曲哈哈哈,大家只要听过都知道这首歌的歌词为什么会让Wade如此气气23333

《Fairytale of New York》:纽约童话是我个人圣诞节的时候最喜欢听的圣诞曲23333真是越听越喜欢,就像旧电影一样!所以私心用上了!

《Love Is Everything》:Ariana Grande,A妹的圣诞曲。不知道是怎么着了魔,我总觉得Weasel像是会喜欢A妹的人(?

 

 

 

“You took my dreams from me,

When I first found you.”

“I kept them with me babe,

I put them with my own.

Can't make it all alone,

I've built my dreams around you.”

——The Pogues & Kirsty MacColl - Fairytale of New York

 

 这么狗血少女谢谢大家看到这了233333啵啵你们!圣诞已经过了但还是要天天快乐呀ww

 


评论(72)
热度(847)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