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虫温】星丘

Attention:

1、虫温,Peter/Gwen,大概是超凡蜘蛛侠宇宙。略微意识流,Peter第一人称注意。

2、来自我昨晚的一个梦,醒过来以后总觉得要写下来……于是动手写了。不长,而且不算甜……就是瞎写,最后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什么了哈哈哈,就是把梦写下来而已了23333

3、写作BGM:Jason Walker– Kiss Me,Sleeping at Last – Chasing Cars/Already Gone,Ed Sheeran – All OfThe Stars。

 

 

OK?

 

 

星丘

by AOzero

 

第一次带Gwen来星丘的时候,她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戴着眼镜、穿着发旧的外套、抱着滑板,会在恶霸欺负别人时挺身而出,接着就被恶霸揍翻在地的时期。她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淡黄色的裙角在她落地的时候翻出花瓣边缘一样的弧度,金发在她的肩膀上披落,发梢因为风的原因有些翘起。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想去帮她抚平那些金色的小鱼钩一样的发梢,但她转过脸来。

这里真美。她说,朝我弯起嘴角笑起来。我急忙抽回停在半空的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支吾地回应她。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她又问,穿着白色的皮鞋,往山丘上走。我把自行车停好,慌张又手足无措,勉强跟上她的脚步。

以前有一次,我推开家门往外跑,低着头一直跑,一直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跑到这儿来了。我这么告诉她。这算是我的秘密基地。

她眼角微微弯起,抬头看了看星丘的天空,问,你为什么要推开家门往外跑?

我本来不应该告诉她的,因为这可能会给她留下一些不好的印象,天知道我有多希望我在她心里是完美的,即使只是个完美的宅男也没关系,只要是完美的就行。但是再一次,不知怎么地,我告诉她,我和叔叔吵了一架。

说完我就后悔了,咬住了下唇,在心里责骂自己。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又笑了起来。

噢,她说,我希望你和你叔叔现在还好?

她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叔叔是谁,她没有见过他。但是那一个瞬间,我忽然幻想了好多个画面,关于我怎么带她回到家,把她介绍给我的叔叔:你好,Ben叔叔,这是Gwen,大概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你好,Gwen,这是我的叔叔,就是和我吵了一架,让我一直跑到星丘的那位叔叔。但,别误会,我还是很爱他,我们已经和好了。

我们已经和好了。最后,我说。

她仍然笑着,走到星丘的顶端去,那有一棵树,一棵高到几乎碰得到星星的树,树顶茂密得又几乎能把星星都遮住。她拢着裙子,在树底下坐下来。我站在她旁边,站得笔直,像是另一棵树。她看看我,Peter,你不坐下来吗?

我应了一声,慢慢地坐到她旁边。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树底下,听着星丘上的风声。我想试着去握她的手,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但我又把手收回来,好好地放在自己的腿上。她也许察觉到了,因为她蔚蓝色的眼睛悄悄地看向了我。她的动作很小,但因为我一直在悄悄注意她,所以我发现了她秘密的小动作。这让我心跳加快,雀跃不已,像是马上就要咧开嘴笑起来。

她蔚蓝色的眼睛完全转过来了。你在笑什么?她问。

噢,该死,原来我已经笑出来了。我收起笑容,朝她严肃地摇摇头。也许是因为我的表情太滑稽,也许是因为她察觉到了我的心思,所以她笑了起来。

她察觉到了吗?我可能会因此睡不着觉。她察觉到我的相机里近乎一半都是她的相片了吗?她察觉到星丘的星星几乎和她的眼睛一样漂亮了吗?

 

第二次带Gwen来星丘的时候,Ben叔叔正在策划一次家庭烤肉聚会。为什么不邀请她一起来?他在一天早上这么问我。

谁?我往杯子里倒水,他朝我露出一个简直可以用不怀好意来形容的笑容。

她啊,你房间里摆着的照片上的她,还有电脑屏幕。他说。我差点把水杯摔到地上。

把身边的姑娘放到电脑屏幕上可不是件聪明事,Peter。

我瞥了他一眼,May就在这时候走了进来,问:什么不是聪明事?你做什么了,Peter?

什么都没有。我说。

是,什么都没有。Ben朝我眨眨眼,我们在讨论烤肉聚会的嘉宾,我认为Peter可以邀请他的朋友一起来。

Peter的朋友?May婶惊喜地说,她一向对我是否能在学校交到朋友充满担忧,天啊,你一定得邀请他们,Peter。

于是我又一次带着Gwen来星丘。但她一定不会答应的,我心想,家庭烤肉聚会,对她来说一定是个很莫名其妙的聚会,而且听上去一点也不酷,不痛快,反而充满了中老年人的味道。但我得说,我真的挺希望她能来,这样我就可以把她介绍给May和Ben了。

我不知道怎么向她开口。她站在树下,背着手,抬头看树顶,又围着树走了一圈。

你觉得这棵树有多大了?她回头问我。我结结巴巴地回答她,我也不知道。

她摸了摸树干,说,好吧,但它一定年纪很大了。

我深吸一口气,走到树干的另一边,微微探出头去,看着对面的她。

你愿意参加我们家的烤肉聚会吗?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但比起难以置信,猝不及防的成分更多一些,这也许是好事。

Parker家的烤肉聚会?她说。

我朝她点点头,手指有些紧张地抠着树皮。她眯起眼睛,说,你还邀请了谁?

呃,只有你。我实话实说,虽然这听上去有些逊,而且有些怪异。但她只是挑挑眉毛。

好啊。她最后说,朝我弯起嘴角,好。

 

第三次,不是我带着Gwen来的星丘。我在Ben叔叔出事的那天,推开家门往外跑,直到我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星丘边了,而令我惊讶的是,Gwen坐在树底,似乎在看书。没有我带路,她是怎么找到这的?

我走上星丘,脚步漂浮,仿佛灵魂都被抽离了。她坐在树下,穿着浅色的裙子,看上去却远极了。我在坡上摔了一跤,脸砸在草地里,抬起头来时眼前有些泛红,鼻腔不停发热,我伸手摸了一把,手心里全是鲜红色。

天啊,Peter,我听见她说。她把书本扔开,朝我跑过来。她跪在我前面,掏出一条玫瑰色的手帕,捂住我的鼻子。Peter,她说,你没事吧?

我看着她,金色的头发和蔚蓝色的像星星一样的眼睛,裙子的边角沾到了一点我的血,但她一点也不在意。我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腕,然后吻了吻她。她的嘴边,手腕,都沾到了我的血。她惊讶地看着我,但是猝不及防的成分比难以置信多得多。

我咧开嘴笑了。她反应过来,看上去有些生气,皱起眉来。直到我的笑渐渐变得难看,她的眉头才松开了。

Peter,她轻柔地说,老天,Peter。

她轻轻地握住我的手,把我手心的鲜红色都盖住了。一切都会好的,她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玫瑰色的手帕被她放在裙边的草地上。

她的手很温暖,而且一点也不像我的手一样发抖,像是什么事都不会击溃她似的。Gwen,就像我认识的那个女孩一样,温柔,坚强,充满力量又充满希望,她轻轻地拥抱我,让我可以靠在她的肩膀上,她身上带着玫瑰一样的香气。别担心,会好起来的。她低声说,别难过。

我的鼻子不再往外流血了,星丘上的星星闪着光,我的心中仍然充满悲痛和悔恨,但我知道,孤独终于离我而去了。

 

第四次带Gwen来星丘的时候,我挽着她的腰,把她带到了树杈上,坐在上面。她一开始一直抓着我的手,之后就平静下来了。我把蛛网发射器露出来给她看,她甚至帮我调整了一下我一直没解决的小毛病。

我带她回到地面上,她伸出手来,教我跳舞。我告诉她,不能让别人看见Spider-Man在和你跳舞,这可能会很危险。她笑着说,那你做回Peter。

我没有带制服以外的衣服。我回答她。

那就Spider-Man吧。她说,我愿意和Spider-Man跳舞,不要告诉Peter。

我笑起来,朝她摊开我的手掌心,等待她把她温暖的手心放进来。我不怎么会跳舞,只能拉着她的手,看她怎么在原地快乐地,轻柔地转圈,这让我也露出了笑容。但是,忽然地,她停下了转圈,看向了星丘的坡底。我回过头去,看见了Stacy警长。他站在那,脸色灰白,神情沧桑。

小蜜桃,他说,该回家了。

Gwen回头看看我,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她的担忧,但我轻轻地松开了手。她仍然看着我,看上去充满了遗憾,不舍和对我的恼怒。我转过身去,不再去看她的父亲。

她离开了,大步走下山丘,向她的父亲走去。我知道Stacy警长一直看着我穿着制服的后背,我知道他是对的,我应该拒绝继续和Gwen见面,就为了让她更安全。

孤独和寂静又笼罩了星丘,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这让我非常难受,但我忽然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了。

 

第五次,Gwen自己来到了星丘。我坐在树底给自己包扎伤口,她走过来,坐到我身边。

Peter。她说,你还好吗?

我回头看她,她就像忽然长大了,虽然一如既往地温柔又坚强,金发和蓝眼睛也一成不变,但是她的神色却让我知道,她可能再也不会去幻想自己住在巧克力房子里了。而这都和我有关系,是我让她失去了她的父亲。

我没事。我小声说。

我应该离她远点,至少她可以永远做那个会在星星下旋转出花瓣一样的弧度的女孩。我应该让她再安全一点。

她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我的手,用她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捏我的手心。

Peter,她说,你一直都知道我的答案是什么的。

我看着她的手,无法控制自己地回握了回去。在这一个瞬间,我忽然无比希望,她会要求我,不再做Spider-Man,让我回到她身边,做一个不算太完美的宅男,我愿意一辈子都和她待在一起。但这始终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放弃做Spider-Man,她也不会愿意我放弃的。

她像是看穿了我似的,轻声对我说,你做得很好,Peter,我希望你成为一个拯救他人的英雄;但我也希望你能稍微在意一点自己的安危,好吗?

我朝她弯弯嘴角,然后凑过去吻她。她没有避开,甚至连猝不及防都不再有了,她只是安静地看着我,眼神比任何一颗星星的光亮还要更温柔。

 

我再去星丘的时候,Gwen似乎还坐在树下,膝盖上摊着一本书。我把自行车停下,站在坡底,注视着她。她把脸旁的金发别到耳后,轻轻眨着她海洋一样的眼睛,把书翻开。我站在原地,看着她,始终不敢迈出脚步去。因为我知道,一旦我走上山坡,走到树下,她就会消失在她刚刚露出的笑容里,像是从高到星空的树顶上坠下,像是坠到星星的海洋里。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她抬头来看我,我们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露出笑容来,而我像逃亡似的,跳上了我的自行车。

我一直逃,一直逃,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家门口了。我就这么重复着,跑到星丘,又从星丘逃回家里。Gwen永远都在那,只要我不走上山坡,她永远都会在那,远远地,朝我露出笑容。她看上去真的远极了,而且我永远不会再有靠近的机会。她永远不会再跑到我身边,把她玫瑰色的手帕放在我手心里,把她温热的手心放到我的手心里。

于是我最后一次去了星丘。我走上山坡,虽然脚步不稳,但没有再摔倒。我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她回过头,蔚蓝色的眼睛转过来看着我,接着她微笑起来,我在她消失之前,对她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星丘没有白天,永远只有夜晚,铺满草皮的山坡顶端,有一棵高到星空的树,它将地面与一片铺满了星星的夜空连接。那片星空上的星星非常密集,数都数不清,一直绵延到很远的天际去。我一个人坐在树下,那些星星纷纷往下坠落,坠入了广阔的平原,没有一颗掉在山坡上,或者掉落在树梢上,让它的枝叶挂住这些光亮。它们全都离开了,夜幕空空如也。

星丘再也不会是星丘了,于是我再也没有再去过那儿。至少我会知道,孤独和寂静不会再笼罩星丘,因为我已经和它们签署了和平协议,我已经学会和它们和平共处了。星丘永远都会留在那里,也许Gwen也会,Ben叔叔也会,Stacy警长,和我一起长大的Harry,不完美的宅男,家庭烤肉聚会……星丘也学会和他们和平共处了。

至少我知道,我不会留在那里,因为Gwen不希望。星丘永远属于她了,我将它交了出去。而我曾经如此希望星丘能永远属于我,就像我希望Gwen那样。

 

 

FIN.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19)
热度(270)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