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地平线传奇:黑白色幽灵 01(儿童文学!)

Attention:

1、魔法学院AU,魔法学徒Wade/普通人Peter。来源我的一个梦!我做的梦真的太多太神秘了,忍不住用一用(不

2、金发碧眼的Wade和新动画《漫威蜘蛛侠》的Peter,实在忍不住想写他了!而且感觉这样的AU很适合他哈哈哈

3、送给朋友的生贺w

4、请一定注意:私设巨多,就是瞎写!以及这是一篇儿童文学!从标题都看得出来(x)又叫魔法奇缘(没有)

说是儿童文学,就基本上快被我写成一本书的长度了……(笑傻

 

OK?

 

地平线传奇:黑白色幽灵

by AOzero

 

第一章 “中间人”

 

如果你有机会见到Wade,再把他的模样从你的脑袋里删除,就是件很难的事了,用记忆消除魔咒都不一定会有用。这倒不是说他长得有多渗人,像是石堆森林里的怪物那样张牙舞爪奇形怪状。事实上,他长得还算看得过去——金色的头发虽然总是乱糟糟,但在阳光下也会闪闪发光。鼻梁微挺,也不算塌,同龄人可能会有的雀斑在他脸上已经消失了。嘴角总是上扬着,像是藏着一个绝妙的恶作剧计划;眼睛是漂亮得有些惊人的天空蓝。这样的长相,即使是在精英聚集的地平线学院,也算是能吸引很多目光的出众。

Wade也的确,很能吸引目光。他的飞行课总是能名列前茅,只要他张开他的翅膀,从地上一跃到空中,你就很难不去看着他在天上盘旋,一直到他降落在地上。除了飞行课,魔物捕捉之类的体能训练课程,他也是佼佼者。

听到这,你可能会觉得,Wade算是学院里的明星,这就是他让人难以忘怀的原因。其实不然。能让人记住Wade,让Wade成为学院里有名人的原因,恰恰不是他的这些优点。或者说,正是他的缺点大大多于他的优点,才会让人这么记忆深刻。

除了体能课,他的理论课成绩都非常糟糕。他从来不背魔法咒文,就算他忽然记下了一两个咒语,也只是为了一时的恶作剧——他总是在捉弄他身边的人,并且总是在搞破坏,不停地违反校规,仿佛这才是他来上学的目的似的。这样的行为,在精英学校里,简直就是个另类。

除了捣蛋大王以外,让Wade出名的,还有他的身世。Wade的魔法基因非常优秀。也许,优秀这个词有些不准确,应该这么说——Wade的魔法基因非常特殊。

按理来说,一个人有没有魔法基因,应该是刚出生时就决定好的了。每个新生儿都会在位于世界中央的基因检验机构里进行检查,如果拥有魔法基因,通往上层世界的大门就会向他/她打开,在充满魔法的上层世界里,精英总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相反,如果没有魔法基因,那只能前往下层世界,在没有魔法的普通人世界里,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因为上层与下层的等级差别,魔法基因一度成为了阶级的身份认证。

虽然现在的世界,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开始渐渐沟通,也会有普通人能拥有留在上层世界的机会,但这样的幸运儿毕竟是少数。也正因如此,许多下层人民都会通过改造、假冒、暴力等违法的手段,来找寻一个钻进上层世界的缝隙。最著名的例子,就属前不久Osborn家的公子,被发现其实并没有拥有魔法基因,且教授指责其在魔法实验大会上搞破坏,最终被遣返回了下层世界。他的父亲,下层世界的著名企业家,干脆在下层世界建立了一个精英学院,公开与地平线学院抗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

当然,这些都是别的故事了。让我们把目光移回Wade,否则他该生气啦。Wade为什么特殊呢?因为他一开始,是一个生活在下层世界的街头流浪青少年。泽维尔学院的教授在下层世界参加交流会时,忽然发现了他,并且断言他有魔法基因的天赋,于是他被带到中央世界进行了再次检查。

这次检查的结果出乎众人的意料:Wade确实拥有魔法基因,但却很模糊,而且具有极强的可塑性。也就是说,Wade很可能会在有一天,彻底释放他的魔法基因,从而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师;但也有可能,他会失去他的魔法基因,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的教授们都惊呆了,甚至有人为此写了一篇关于魔法基因也可能是具有隐藏性与可塑性的学术著作。Wade被带到了上层世界,一向以包容两个世界出名的科技魔法学院——地平线精英学院把他招进了学校,在地平线学院进行学习,直到他的魔法基因做出相应的选择。

这样的背景故事,已经够让人惊奇的了。更让人惊奇的是,虽然Wade的魔法基因很不稳定,他的学习速度却快得惊人,虽然有时候会出现完全没有魔力迹象的时刻,但关键时候却又能进行一次强烈的爆发。但也正因如此,他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上层人民。大家都叫他“中间人”,Wade自己倒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但他的确仗着自己的特殊胡作非为。地平线学院是不会开除他的,因为泽维尔学院的教授在“龙喉”里见到了他的未来,并声称Wade将来会变得非常强大。但他们对这个预言的描述含糊不清,只说他会变强大,却又说世界需要提防Wade的强大。

他们上次做出这个预言时,还是“黑凤凰”事件。由于那起事件给上层世界造成的重创,大家都还心有余悸,所以Wade被留在地平线学院,其实也是被监视起来了。

听到这儿,你是不是觉得Wade很难让人忽视了?这听上去很像一个男主角会有的故事背景,是不是?但有趣的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却不算是Wade——

唉,好吧,是的,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Wade。如果不这么说,他会真的很生气,而他最近刚好背下了一个危险的咒语:空气爆破。因为这是个很危险的咒语,所以除非是军官魔法学院,这个咒语都是不能包含在学院的教学内容里的。但Wade不知怎么还是学会了,空气爆破的最大威力可以把一头和大楼这么高的飞龙掀翻,我们都不想尝尝这种咒语砸在身上的滋味,是吧?

你可能会想,既然捣蛋鬼Wade学会了这个咒语,他一定不会干什么好事。你猜对了。

让我们看看Wade学会了空气爆破咒语的这一天,他到底做了什么,并把这当作是故事的开端吧。直接讲述重要角色的相遇也许很直奔主题,但Wade会因为受到忽视而暴跳如雷的——即使我们已经花费多心思来看他的身世了,但他总是很贪心,希望得到更多更多更多的注意。

所以,让我们多看看他这一天过得怎么样吧。

 

和在地平线学院度过的每一天的早晨一样,Wade从他的宿舍里走了出来。Wade来地平线学院只有一个月,但已经成为了这里的知名人物,为了不让他顽劣的性格影响到别人,学院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单人间。当然,不到一周,那房间就已经乱得不成样子了。

他披着长袍,在学院里穿梭,低声念叨着什么。这是他在背空气爆破的咒文,咒文是他昨晚和Weasel要来的。Weasel是Wade在下层世界的狐朋狗友,那个小伙子是个头脑聪明的天才,但因为毒舌和心胸狭窄,所以越混越差,最后除了当个年轻的情报贩子以外别无用处——Wade是这么评价他的。由于Weasel什么都能搞到,Wade就向他要了一些军官魔法学院的危险咒文教程。当然,他学习这些咒文只是为了恶作剧罢了。

早上的课很无聊,所以Wade干脆跑到庭院里睡觉去了。“龙喉”伫立在庭院的中央,往它过去不到十米,就有一块可以用来午睡的绝佳草坪。Wade一直睡到中午,又到餐厅里去吃东西。在这时候,他已经差不多把咒语记在脑子里,就差一次实际运用了。

吃完午餐没多久,Wade打算去洗手间解决一下生理需求——你为什么感到惊讶?魔法师学徒当然也是正常人,也是需要解决水喝太多的问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需要解决需求的魔法师学徒似乎很多,Wade惊讶地发现,洗手间门口都排起长队来了。

他不耐烦地站在队伍后面,四处东张西望,忽然注意到旁边的那个洗手间前没有排着队。而那个洗手间上没有男女区分,只有一个标志:两个分开独立的圆圈。

那是“普通人类”的代表。普通人类的洗手间。

这是独属于上层世界的“歧视”,普通人类和魔法基因人类是需要分开上厕所的,即使他们除了魔法基因以外,在生理特征上基本没什么区别。

Wade盯着那扇门看了一会儿,干脆迈开步子,打算往里面走。排队的学生们都因为他的动作而窃窃私语起来,Wade却一点也不理会他们,在他快走到门口时,那里面忽然钻出来一个人影,Wade吓得一下就钉在了原地。

那是个披着黑斗篷的人影,大大的兜帽把他(还是她?)的脸完全遮住了。不只是脸,这个人的全身上下,包括脚都被黑斗篷遮得严严实实。他或是她,在Wade面前停顿了一会儿,便快速走了过去,往另一边去了。

Wade站在原地,心惊胆战。这么说吧,地平线学院是一个秉承开放思维的学校,与上层世界的其他魔法学院都不同,它逐渐吸收了一些资质独特的普通人类。他们中有一些成为了老师,比如魔法机械的Tony Stark教授,一个来自下层世界的科学企业家;或是艺术课和体能训练课的Steve Rogers,一个来自下层世界的著名军官。还有一些是普通人类学生,但他们多数都在另外一个教学楼上课,从来不在魔法师学徒前露面。这还是Wade第一次见到一个普通人类的学生。

不知道为什么,Wade的心里有点泛起波澜,居然对这个看不见脸的学生产生了一股亲切感来。也许是因为他们本来都来自下层世界吧。

但他很快忘记了这个小插曲。在下午,飞行课结束的时候,Wade终于找到了空气爆破的实验对象——他用这个咒语砸碎了教导室的窗户,轰飞了Stark教授的办公桌,Stark科技魔法庆典的资料全都被气流卷起来,有些甚至一路飞到了湖里去。

Stark教授因此把他揪起来,扔到了校长的办公室里去。即使Wade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令人头疼的事,而且基本是屡教不改,校长也只能再一次勒令他做些体能劳动来作为惩罚。Wade把Stark教授的办公桌收拾好了,但在上面留下了几个有些不雅的涂鸦。然后他拎着扫帚,去打扫学校里那座巨大的钟楼。

这座钟楼已经近乎废弃了,楼顶的大钟已不再敲响,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被拆除。Wade都怀疑是专门留给他做苦力的,因为Wade第一次来打扫这个钟楼的时候,被迫把那口大钟都擦得干干净净。

但现在,他早有准备。把扫帚扔在地上,用一个物体控制魔咒把它拎起来,让它自己去打扫台阶。为了预防教授的突击检查,他还顺着螺旋楼梯向上爬了几层,然后就坐在台阶上,打着哈欠玩他的手机,把Weasel发过来的其他咒文也仔细看了看,剔除几个实在太危险的,找了几个可以用做下一次恶作剧的咒文。

当他正好看中那个“实体禁锢”咒文的时候,忽然听到下面传来响动。他移开手机,探头向下看,看到一个外卖人员扇动着翅膀,飞上来,看见他时停下来,飞到他身边。

“您好,外卖。”他说,把手里的披萨盒递给Wade。

Wade愣了一会儿,“我没有点外卖啊?”

那个工作人员皱皱眉,把手机拿出来,仔细检查了一下。

“地址是这儿不错,地平线学院钟楼顶层房间……啊,不好意思,顶层还得继续往上走是吗?”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伸出手来,对那个送披萨的外卖人员说:“对不起,是我忽然忘了。这披萨是我点的,请给我吧。”

等那个外卖人员走了之后,Wade打开了那盒披萨。热腾腾的披萨散发着香味,还是大尺寸的。他拿了一块,塞到嘴里,心里琢磨着这到底是谁的披萨。倒不是Wade因为吃了人家的披萨而感到愧疚,而是他很清楚,这座钟楼已经废弃了,现在这个时间,除了他以外,不应该有谁在这,还嚣张的点了个大号披萨外卖。

顶层房间。Wade舔舔手指,把包装盒合起来,抱着它往上爬。在爬到一半时,他还遇上了他在自己工作的扫帚,于是又用咒语把它停下了。他拿着扫帚和披萨一直往上爬,爬到了顶层。这里是一小块悬空的钢铁构建的平台,再往上走一小截楼梯,就能到达大钟。Wade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发现,在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的平台另一头,有一道门。

他皱着眉,慢慢地走过去,站在门前。他先是用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了听,却什么也没听见。

Wade把扫帚扔到地上,抬起手来,敲了敲门。

他等待了一会儿,没有应答。于是他又敲了敲。除了敲门声在钟楼里回荡,还是什么都没有。

Wade呼出一口气。他发现原来他刚才都神经紧绷得屏住了呼吸。一定是因为班里的Clint总和他说什么废弃钟楼里有幽灵的原因,Wade暗自心想,他应该去踢一下Clint的屁股。

在心里盘算好了Clint的悲惨下场,Wade耸耸肩,从地上捞起他的扫帚,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了回应:

“是谁?”

Wade猛地僵住了。那声音是从门那边传来的,有些模糊,但Wade确确实实听见了。他握着扫帚,脚像是钉在地板上一样,怎么也挪不开。

“外,送外卖的。”Wade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回答。在那一刻,好奇心忽然战胜了一切,他再次大声地强调,“送披萨的!”

“喔,”那声音回答,“放在门口就行了。”

Wade觉得自己额头上都渗出汗来了。但是,他立刻又想到,一个吃披萨的幽灵,有什么好害怕的?他壮着胆子,粗声粗气地说:“请您当面确认披萨的完好,我才能走。”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Wade担忧会不会冒犯到这个幽灵了,但他又不想逃走。他等了一会儿,忽然发现门动了动。

门打开了一条缝。

Wade几乎一刻都等不了了,他把手里的扫帚一扔,一只手抬着披萨盒,大跨步上前,把门用力一推,彻底推开了。

那是个不大却很高的房间,右手边有一扇很大的窗户,紧紧地拉着窗帘,但还是有光透露进来。窗前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书,不管是书还是桌子,看上去都很老了。Wade的正前方,也就是桌子再过去一些,是一个书架。那书架非常、非常高,一直顶到天花板上,大概有十多米高,最顶层的书架,除非张开翅膀往上飞一段距离,否则是拿不到书的。在左手边,有一张床,床边的墙上贴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海报,地图,和一些看上去是笔记的玩意儿。床旁边是一个橱柜,里面放满了各种魔法实验器材。房间里不算很整洁,地板上有书,衣服,甚至还有个篮球。

Wade被这个突然出现在钟楼里的房间惊呆了。他愣在原地,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嘭的一声,他猛地回过头,发现身后的门被关上了。

“你不是送外卖的。”一个声音说。Wade浑身汗毛倒竖,他紧张地回过头去,忽然发现一个人影贴在很高的天花板的角落里。他紧张地看着那个浑身裹着黑色长袍的人影,看着他伸出手,攀爬在墙壁上,像一只真正的爬虫一样朝Wade靠近过来。那样子真像一只可怕的蜘蛛,还是真人大小的。

虽然很没骨气,但这么怪异的景象还是让Wade尖叫起来了。他手里的披萨盒掉在了地上,那个人抬起手,一串像是蛛丝的东西把Wade裹了起来,并把他用力一拽,拽到了墙边。Wade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看着那个黑影跳下墙来,把地板上的披萨盒打开。

“嗯哼。”那黑影说,“我确认了披萨的完好度了,这么看来你吃了我的披萨。”

“呃……”Wade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别这么小气嘛,只是一块而已……”

黑影抱起双臂来,没说话。Wade发现他穿着黑色的长袍,长袍把这个黑影从头到脚包裹了起来,和他白天看到的那个人类如出一辙。

“你是那个人类学生吗?”他有些惊慌地问,“他们都说钟楼有幽灵,但你肯定不是,对不对?你是人类吧?”

那个黑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说:“我是幽灵。”

Wade发誓他要晕过去了。当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但Wade的确对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是很在行,尤其是他还被蜘蛛网裹着固定在墙上,这简直是万圣节的夜晚才会发生的事情!Wade满脑子都是他以前在废弃的手机里听到的那首The Cure乐队的Lullaby,他就要被蜘蛛男吃到肚子里了,每次想到这种画面都让他冷汗直流。

“好吧尊敬的幽灵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来打扫这个钟楼的,对这儿是你的地盘毫不知情——”他叽里呱啦地不停说着,“别吃我,我是说真的!你还有披萨呢,别吃我!”

幽灵咳了一声——Wade总觉得他刚才好像笑了,可能是因为看到猎物的垂死挣扎让他觉得很愉快吧——然后严肃地说:“行啊,我可以不吃你。但你吃了我的披萨,怎么办?我可不是每天都有吃披萨的好心情和自由,但今天却被你给破坏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发誓,我是说——”Wade打了个寒噤,“只要别要求我去死就行了。”

幽灵思考了一会儿,说:“你的飞行课程成绩怎么样?”

Wade点头点得像打鼓似的,“不是我骄傲,非常可观。”

幽灵点点头,走过来,把Wade身上的蛛网扯开了。很奇妙,刚才Wade明明试过用尽全身力气去挣脱这个蛛网,这些蛛网却纹丝不动,但这幽灵一动手,蛛网就像脆弱的棉花糖丝似的,纷纷往下落。

“我要顶层上一本叫做《石堆森林怪物秘史》的书。”幽灵说,“我不确定它在哪,只知道它在最上面的两层。把它拿下来给我,行吗?”

这个幽灵还挺客气的,但Wade不知为何还是很怕他。Wade用力点着头,走到房间中央,魔力外放构建出的翅膀在他背后张开,随着一阵轻微的风,他飞了起来。这个房间不大,所以他得控制好自己,不要把幽灵先生又惹毛了,抓着Wade的脑袋往墙上撞,那就很糟糕了。

Wade慢慢地飞到了书架的顶层上。他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幽灵拿不到这么上面的书,他何必要安放个这么高的书架在这?

在最上面那层的左边,Wade发现了那本书。他把它抽出来拿在手里,慢慢降落在地面上。

“谢谢。”幽灵接过那本书,把它放到桌面上,“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但是记住,这是个禁地,你不能再轻易地闯进来,否则——”

幽灵沉默了一会儿,Wade心惊肉跳地等着他往下说。

“否则,呃,就会,就会受到诅咒吧。”幽灵说,好像他自己都不确定似的,“总之,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现在,快离开吧。”

Wade用力点着头,扫帚都不要了就夺门而出,慌忙地张开翅膀就飞到了底层,几乎是打着滚地逃出了钟楼的大门。



TBC.


稍微打了个照面的两个人23333

看了一下进度,很抱歉哇,好像要第三章才坦诚相见了哈哈哈哈

最近很忙,但还是会抽时间更新的!写儿童文学很爽了!谢谢大家不嫌弃!

评论(38)
热度(278)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