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地平线传奇:黑白色幽灵 02

一样很傻的儿童文学更新233333

包括第二章和第三章!第一章请走这w

抱歉哇更新比较慢ww不过Peter终于还是露脸啦!



第二章 钟楼幽灵

 

接连好几天,Wade都没能忘掉那个住在钟楼,吃披萨看怪物秘史的幽灵,还有他漆黑的长袍,从黑袍里飞出来的蛛网。倒也不是Wade有多么害怕这个幽灵——事实上,他冲出钟楼后,那种恐惧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渐渐地,好奇占了上风,甚至把那么一点恐惧彻底赶走,完全占据了Wade的脑袋。那个钟楼幽灵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直都住在那吗?难道他就是钟楼没有被拆掉的原因?

Wade把他的遭遇讲给了(本来会被他踢屁股的)Clint听。Clint是Wade在地平线学院交到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只因为Clint和他一样到处被人嫌弃。Clint倒不是那么夸张的捣蛋鬼,只是他的魔法基因显现得很弱,唯一能让他大放异彩的课程,就是体能训练课里的弓箭课。但在Wade看来,他也就是视力和专注力非常厉害罢了。

明明钟楼有幽灵这个消息是Clint告诉Wade的,但听到Wade确认他的话时,他却开始嘲笑Wade,说他是个傻蛋。这世界上哪里有幽灵,在大白天出现,甚至还会点披萨的外卖?无论Wade怎么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说的是真话,Clint还是不相信,最后他们在草坪上打了一架。

在他们扭打着滚了一圈又一圈时,忽然听见了一声严厉的呵斥:“Wilson,Barton,你们在做什么!”

Wade和Clint听见有人叫他们,停下了互相抓扯对方头发和脸颊的动作,回头看去,看见Max教授怒气冲冲地站在“龙喉”旁边,叉着腰,翘着他滑稽的小胡子,瞪着圆圆的眼睛。Wade打了个寒噤,愣在原地,但却不是因为Max教授,而是因为——Max教授的身后,居然站着那个穿着黑袍的幽灵!

“Max教授!”虽然还有些害怕,Wade忍不住大声喊道,“你背后有个幽灵!”

他看到那个幽灵伸出手来,似乎想朝Max教授伸出魔爪。Wade急了,一下就放开了Clint,从草坪上跳起来。还没等Max教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Wade就冲过去,一把把那个黑袍摁倒了。

“在大太阳下面还敢露面,这次你可吓不到我了!”他大声说,伸出手来指着幽灵的脑袋,准备念空气爆破的魔咒——毕竟幽灵嘛,你不可能拿拳头揍他们,否则他们会很快就隐形的,是不是?

在他周围的空气都快聚集起来的时候,Max教授忽然用力地敲了他的后脑勺一下,用一个束缚魔咒把他捆了起来,拎到空中。Wade的魔咒被打断,还被迫从幽灵身上抽离了,只能不停蹬着腿,大声说:“教授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解决这个怪物——”

“什么怪物?”Max教授怒气冲冲地说,“你必须得向Miles道歉!”

“Miles?”Wade眨眨眼睛,怎么回事,这年头教授流行和幽灵为伍,还给他们取个宠物一样的名字吗?

那个黑袍从草坪上爬起来,把兜帽摘了下来。但那下面不是Wade想象中的空空荡荡,或者有张骷髅脸之类的。相反,一个黑皮肤男孩的脸露了出来,他看上去真的非常、非常的——正常。

“老天,伙计,”Miles瞪大眼睛,“你到底什么毛病啊?我知道你们魔法师学徒对我们都不是很友好,但没必要说我们是幽灵吧?”

Max教授叹了口气,解开了魔咒,让Wade重重地摔到了地上。Clint在这时候跑了过来,揪着Wade的衣领,把他拎起来。他们都站好了,Clint朝Miles弯了弯腰,“抱歉,这个蠢货给你们添麻烦了。”

然后他回头看向Wade,朝他呲呲牙,“快道歉啊Wade,这是普通人类的学生之一,Miles Morales。Max教授是他们的指导老师。”

Wade有些发愣,但还是朝那个男孩和Max教授道了歉。Miles很宽宏大量地原谅了Wade——即使Wade用空气爆破魔咒这种可能把他的脑袋轰飞的玩意儿对着他——但Max教授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于是,理所当然地,Wade又被扔到了钟楼去打扫,而Clint被指使去和小矮人一起打扫洗衣房。

Wade还有些庆幸他打扫的是钟楼。虽然工作量比Clint大多了,但小矮人实在是很讨人厌。黄昏时分,他拿着扫帚走进钟楼的时候,还在想白天遇到Max教授和Miles的事。他没想到那是个普通人类学生。

这么说吧,虽然许多居民都在倡导消除歧视,开放与包容,但世界还是等级分明,上层世界永远都在歧视下层世界,就连大部分学生都对这种观念根深蒂固。但地平线学院毕竟是以开放包容为主题的科技魔法学院,所以校规很明确地规定了,不允许魔法基因人类对普通人类进行霸凌与侮辱。但一开始几乎每周,都会发生霸凌事件。

在一起很严重的霸凌事件——甚至出现了命案——之后,地平线学院不得不做出了调整:给普通人类学生安排独立的洗手间,餐厅,宿舍,洗衣房,教授,教室……普通人类学生的生活与学习,甚至从头到脚,几乎都和魔法基因人类隔离。包容名存实亡,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传统的观念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但学院上层还是很重视这件事,所以Wade差点对一个普通人类学生使用空气爆破魔咒,其实应该受到很严厉的惩罚。但他事先不知情,并且认错很快(主要是靠Clint),得到了Miles的原谅,Max教授也就放了他一马,只是让他来打扫钟楼就算了。

Wade杵着扫帚,站在钟楼底层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扔下扫帚,张开翅膀,一口气飞到了顶层的平台边。他踏上平台,魔力构建的翅膀就化作粉尘消失在了空气里。Wade走向那扇门,敲了敲。

门开着。他咽了口唾沫,推开了那扇门。

房间里和他昨天看到的没什么两样,但地上和桌上的书似乎更多了些。那个幽灵坐在桌子前,听见门打开,头也不回地说:“嗨,Max教授怎么——”他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话头,转过来看向Wade。

“啊。又是你。我都说了来这里会受诅咒了。”他说。Wade猛地反应过来,他怒气汹汹地走进门来,说:“被我抓到你了,Miles!你居然敢骗我,说自己是什么幽灵!”

黑影沉默了一会儿,说:“Miles?”

“是的!你这个坏蛋,我才不管什么处分,我不用魔咒一样可以收拾你!”Wade挽起袖子来,却没想到黑影说:“我不是Miles。”

Wade对他的回答嗤之以鼻,“什么?我才不相信,你怎么证明你——”

他话还没说完,居然从身后听到了Miles的声音:“Wilson怎么在这?”

Wade猛地转过身去,看见Miles站在门口,皱着眉,手里拎着一个箱子。他惊讶极了,看了看Miles,又看了看那个坐在桌子边的黑影。

“一定是被罚扫钟楼了吧。”黑影说,声音听上去居然挺快活,“Miles,谢谢你把东西送给我。”

“老天,我真希望你能出去走走,别老在这生根发芽。”Miles说,把手里的箱子放到了床上,又看了看Wade,“你和Wilson关系很好?我怎么不知道?”

“毕竟我是幽灵嘛,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清的。”黑影说,听上去更愉快了。Miles朝他挤眉弄眼一会儿——但他没有反驳,注意,他没有反驳!——然后耸耸肩,“东西送到了,我该走了。”

他路过Wade时,还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把兜帽拉起来,走了出去——“贴心”地带上了门,虽然Wade根本不需要他的贴心,要不是膝盖发抖小腿发软,他早就夺门而出了。

“你相信了吗?我不是Miles。”黑影说,“因为和Miles是好朋友,所以我没有吃掉他。但我说不定会吃掉你呢,毕竟我今天可没有披萨吃——”

Wade打了个寒噤,但他很快就打起精神来,说:“我根本不怕你!我现在就用空气爆破魔咒——”

“然后你就会受到我永恒的诅咒,”黑影站起身来,“可能永远都会变成一个怪物,或者——或者很快就会死掉,你不害怕吗?”

Wade因为他的逼近而后退了几步,靠到了门板上。他的脊背紧紧贴着门板,感到长袍下自己的脊背都在渗汗了,快把里面的衬衫浸湿的程度。他咽了口唾沫,说:“你——你为什么要吃掉我?这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因为你打扰我了?”黑影背着手说,“如果你再也不来打扰我,我就不会对你下诅咒。”

“如果,如果我非要来呢?”Wade梗着脖子说。

黑影停在了原地,似乎有些惊讶,“你不害怕被我诅咒吗?”

“反正我可能也活不长,有什么大不了的?”Wade摊摊手,“幽灵可不是每天都能见,事实上,我对你们幽灵好奇得很……而且我才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个害怕幽灵的胆小鬼呢,我要努力克服这种恐惧!”

黑影站在原地,没说话,也没动,好像是在无声地说:可你明明就是个害怕幽灵的胆小鬼啊。

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

“帮我拿一下最上面那层的《近百年外星生物》好吗?”黑影说,“如果你这么做,我就不会诅咒你。但相反的,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我就不!”Wade大声说。

那黑影沉默了一会儿,抬起手来,从他的袖口又飞出来几串蛛丝,把Wade捆了起来。无论Wade怎么挣扎,黑影都不管,直接把他拖了出去,扔在门口,还往他的嘴上补了一道蛛网。Wade在平台上不停扭动着,眼睁睁地看着那扇门在自己面前关闭了。

 

Wade一开始挣扎了好一会儿,但渐渐感到没用,就乖乖地躺在了平台上,看着外面的天从橙黄色变成了深紫,再变成了蓝黑,最后月光洒了进来。他的手机在中途响了两次,估计是Clint结束了打扫,问他在哪。但Wade一向行踪诡异,他没接电话,Clint估计就默认他出去哪里偷懒鬼混了。Wade真的很讨厌Clint的惯性思维,他好歹来看看Wade是不是真的在钟楼啊!

Wade可能在平台上躺了几个小时,渐渐地,他感到身上的蛛丝渐渐松了,似乎是融化了。他惊喜地猛地坐起身来,把那些丝丝缕缕残留的蛛丝拍开,跳起来好好地活动了一下。然后他转身看向那扇门,抿紧嘴,快步走过去,开始用力捶起门板来。

“开门!你这个邪恶的幽灵,有本事就让我进去!我一定会把你也捆起来,把你扔到‘龙喉’里去……你听见了没?开门!”

他用力捶了好一会儿门,也没得到任何回应。Wade气鼓鼓地在门口坐下来,掏出他的手机,把摇滚乐开到最大声,开始在钟楼里唱歌。他循环着列表里的歌,在他不停抖着腿时,他靠着的门板忽然一空,让他直接倒了下去。Wade恍惚中看到了那个黑影,于是摁了摁手机,把音乐暂停了。

“你真的非常、非常吵。”黑影听上去很不高兴,“而且很烦人。”

Wade一翻身,从地上跳起来,一闪身钻进了房间里,“巧了,他们都这么说我。”

“你到底想做什么?”黑影说,“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

“别这么担心,总是捆人的小蜘蛛,”Wade叉着腰,“我也没说我要从你这拿走什么啊?只是你总对我这么过分,让我感觉很不好受。”

“行吧,我道歉。”他松口倒是很快,快得让Wade都有些惊讶,“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Wade发现他几乎是一心想赶自己走,这似乎是什么幽灵的致命弱点似的:比如不能长时间和活人待在一块。所以他偏不想顺着幽灵的心意,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双臂,一副打死不离开的样子。

幽灵盯着看了他一会儿。不得不说,一个全身都隐藏在黑袍下的家伙对着你沉默的时刻的确有些吓人,但Wade已经不怕他了,只是很倔地抬着下巴。天已经完全黑了,窗帘被拉开,月光透过那扇巨大的窗户倾泻进这个房间,仿佛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要被月光抱在怀里。

最后,黑影挠了挠脑袋,说:“随便你吧。”

Wade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激动得在心底欢呼了一声。黑影却没有因他得意洋洋的表情而感到恼怒,或者真的给Wade下什么诅咒。相反的,他只是朝Wade偏偏脑袋,说:“那现在,你能帮我拿那本书了吗?”

 

 

 

第三章“龙喉”里的蜘蛛

 

和幽灵进行抗争,老实说,Wade心里很是没底。他在下层世界待了十多年,什么社会混混,不良高中生,醉醺醺的成年人,脾气暴躁的大妈,都会成为Wade的抗争对象,而且他总是用各种诡计花招来让他们狠狠栽跟头。这就是小坏蛋Wade的成长经历,他从小就不喜欢乖乖听别人的话。理所当然,他也不会听一个幽灵的话。

可是Wade从来没和一个幽灵打过架。下层世界的人们并不相信幽灵的存在——当然了,他们认为魔法也是无稽之谈,是上层用来唬人的玩意儿,因为他们之中大多数,一生都没有机会到上层世界看看。

Wade从下层世界来到地平线学院的时间不长,虽然他有一次想闯进石堆森林里去,却被那里的守门人赶了回来,那时候Wade还不会什么魔法,所以对那些默念咒语就能把他扔回地平线学院的人毫无办法。如果有一天他学的魔法足够多,Wade肯定是要到石堆森林里走一遭的。

据说,那里的幽灵是最多的,毕竟那可是个怪物森林。但是在人类成堆的地方遇到幽灵,对Wade来说还是第一次。

这个幽灵还挺奇怪的,Wade经常跑到钟楼去烦他,他渐渐地也懒得赶Wade走了,反而开始指使Wade帮自己拿书,或者搬东西,拿外卖。Wade并不想当他的跑腿,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幽灵对他如此客气——这还是Wade第一次有受到了尊重的感觉——让Wade有无法狠下心来,对他说些什么恶毒的话。

好吧,说到底,我们的Wade,虽然坏是坏,但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当然,他对善良嗤之以鼻,所以这话可不能让他听见了。

Wade总是跑来钟楼的房间里,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或书架睡觉,有时候会玩会儿他的手机。而那个幽灵,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桌子前看书。他们其实不怎么交流,除非Wade开口,幽灵才会回答他几句话。幽灵看上去有些不习惯Wade待在这儿,但当他开始看书时,他又会马上变得全神贯注,似乎什么事都打扰不到他了。Wade有时候都会想,这真是个书呆子的灵魂,如果灵魂也会有特性的话。

有时候,幽灵会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上课,Wade总是盯着他看,直到他举起双手表示放弃为止。但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幽灵小子看上去不会把秘密透露出去,也许是因为Wade太无聊了,Wade忽然告诉了他原因:在地平线学院里,Wade和谁都没那么熟,他刚到这里不久,身份特殊,甚至有一种永远都融不进这里的感觉,但除了地平线学院,他又不知道该去哪。

幽灵小子沉默了一会儿,忽然也坐下来,坐到Wade的对面。他们的高度变成了同一水平线,虽然Wade发现他似乎比幽灵小子要高些。

“你的父母呢?”幽灵小子问。

Wade沉默了,他不是很想讨论关于他的爸爸妈妈的问题,鉴于他已经有不知道多久没见过他们了。幽灵小子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低下头捣鼓了一会儿,然后递给Wade一团做成糖果形状的蛛丝。

Wade看着那颗放在掌心的蛛丝糖果,忽然觉得鼻子好酸,好感动,青春期的伤感都要满溢出来了,刚要吸鼻涕的时候,幽灵小子忽然说:

“能帮我拿一下《外来物质猜想论》吗?谢谢你啦。”

Wade被迫憋回了自己的眼泪。他瘪瘪嘴,但还是把糖果装进兜里,张开翅膀,飞到了书架上面去。

可是意外在这时候发生了。Wade的魔力还不稳定,他又想了很多乱糟糟的东西,一时没有集中注意力,在他飞到上层寻找书本时,他的翅膀忽闪忽闪,在一瞬间忽然失去了魔力支撑,消散成了粉尘——真糟糕,Wade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小心!”幽灵小子大声喊道,从他的手袖里蹿出来的蛛丝黏到两边的墙上,很快在Wade下方织出了一个网兜,Wade摔进了网里——这空中网兜很牢,把他结结实实地兜住了。

幽灵小子微微呼出一口气,抬起头来。Wade躺在网兜里,惊恐未定,但又觉得非常激动,猛地翻过身来趴在网兜边,说:“天啊伙计这实在太——”

“酷”字还没说出口,他就因为翻身太用力、太靠近边缘而从网兜里翻了出来,一声巨响和两声惨叫,他直直地摔到了幽灵小子身上。

Wade知道他把幽灵小子当成肉垫了——他没想到幽灵不仅看得见,还能摸得着——所以当他从头晕目眩中回过神来时,他急忙撑起了手臂,“抱歉,你没事——”

他的话又一次没说完。透过巨大窗户的阳光照在这个小房间里,Wade又一次感到了头晕目眩——幽灵小子揉着被撞疼的脑袋,轻声抱怨着,但他的兜帽——因为刚才的撞击,他的兜帽被Wade掀开了。于是他的模样,完全暴露在了Wade眼前。

那是个棕头发的男孩,此刻这头发被他揉得乱糟糟的。典型的科学宅男长相,绿眼睛却像玻璃球一样闪闪发光。他坐起身来,问:“我没事,你——”

他停下来,因为他看见了Wade的表情,并且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呃,”他说,“我可以解释……”

 

Wade把这个欺骗了他的小个子用一个过肩摔摔到了地上,并且坐在他身上开始勒他的脖子,全然不管他拍着地板的挣扎。

“好啊小宅男,你居然敢骗我!”他气势汹汹地说,一股学院恶霸的架势,而这个小宅男忽然捏住他的手,用一股惊人的蛮力把他的手扯开了,又猛地直起身子,把Wade掀翻了。他的力气真的有些吓人,但Wade从来不担心这个——他遇过不知道多少个比他高比他壮的对手了,他才不会害怕一个只是力气比他大,看上去比他聪明一点的瘦弱小宅男。

他们在地板上扭打起来,把书堆都撞倒了,Wade的脑袋还重重地磕在了橱柜上,但他才不在乎呢,马上又扑回去战斗了。他们打啊打,直到橱柜上的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声音,才回头去看。

那是一个玻璃罐子,现在摔碎了,里面一滩像是墨水又像是泥团的黑色粘稠物掉落在地上。幽灵小子发出一声惊叫,猛地挣脱了Wade的手,冲过去翻找出一个新的玻璃罐,把那团黑乎乎的玩意儿捧起来放进去,牢牢地盖上盖子,才慢慢呼出一口气。

Wade被这个小子掀翻了,现在坐在一旁的地板上喘气。房间被他们闹得不成样子,男孩转过来看着Wade,他们瞪着对方瞪了好一会儿。

“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Wade气势汹汹地说,“否则我每天都要揍你!”

“谁揍谁还不一定呢。”那个男孩瞥了他一眼,那模样却一点都不像是虚张声势,“我现在可不怕你们这些恶霸了。”

“如果你是一个人类,你为什么一开始不说?”Wade气得嘴都歪了,他快速地爬到男孩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不顾他的挣扎,拉下他的手袖,“还有你的蛛丝——”

他看到一个小巧的装置,套在男孩的手腕上,“原来都是科技魔法!你趴在墙上那是什么?也是魔法吗?”

“是科技,不是科技魔法。”男孩撇着嘴说,“我能黏在墙上也不是魔法,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会揍你的,小子!”Wade嘶嘶吸气着,威胁他。

“我不叫小子,也不叫幽灵,我有名字的!”男孩不服气地说。

“谁管你?你已经错过了自我介绍的时期了!现在你就是一只蜘蛛怪!”Wade说,朝男孩扑过去,他们立刻又扭打在了一起,直到——直到响起了敲门声。

两个男孩都停下了动作,看向门口。Wade还揪着那个“小骗子”的衣领,“小骗子”说:“谁啊?”

“披萨外卖。”外面的人说。Wade听见“披萨”两个字的时候,忽然就觉得自己饿得快死掉了,立刻跳起来,要往门口走。男孩一把拉住他的衣服,说:“万一不是外卖人员怎么办?像你之前骗我那样——”

“谁想骗你这个骗子?”Wade嗤之以鼻,把他的手拍开,“披萨都是我的了。”

 

门外站着的真的是送披萨的。Wade签了名字,把披萨拿进来,坐到地板上,往自己嘴里塞披萨。男孩坐在旁边,轻轻喘着气,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看他把披萨往嘴里塞,看上去和他抢的心思都没有了。

“你还没给我解释。”Wade一边嚼着披萨,一边很严肃地说,“你必须得给我个解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男孩抱起双臂,看上去有些不情愿。Wade意识到用拳头是不可能逼他开口了,毕竟他们刚才已经扭打了好一会儿,这个男孩一点也不吃硬的。“混迹多年”的经验让Wade见过太多人了,他也明白对待不同的人要用什么方法,在他有耐心的时候,他就会按照这些方法去做。Wade把披萨塞到嘴里,随便嚼嚼,用纸巾擦擦手,朝男孩伸出一只手。

“我收回之前的话,我还是想知道你叫什么的。我是Wade,你已经知道了。”

男孩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儿,有些别扭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Peter Parker。”他说。

“你是普通人类吗?”Wade问。

Peter点点头,看上去还是有些不高兴。

“不会一点魔法,那你是怎么黏到墙上去的?”Wade惊讶地眨眨眼睛。

“这是秘密。”Peter撇着嘴说。

Wade看了他一会儿,差点就又要发脾气了,但他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转转眼睛,说:“这样吧,你告诉我,我就给你吃披萨。”

“那披萨本来就是我买的好不好!”Peter不满地说。

“那我不管。”Wade说,“你说不说?”

Peter看上去又要来和他打架了,但他还是坐回了原地。可能是之前骗了Wade让他稍微有点良心不安,可能是他觉得告诉Wade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可能是他真的想吃披萨了,最后他说:“……你听说过Spider-Man吗?”

Wade往嘴里塞着披萨,一边唔唔唔地摇着头。

Peter瞪着眼睛,说:“真的?你没听说过?我觉得他还是挺有名的啊?好吧,我是说,这么说起来可能有些不太——但是——就是那个总是在下层世界打击罪犯的英雄?”

Wade隐约想起来,他来到地平线学院不久后,看到过这样的新闻:下层世界的中心都市的空中,出现了一个到处飞荡的蒙面人,可能是新的魔法罪犯,总之引起了两界的关注,但上层世界不想多管——他们管自己的魔法罪犯和英雄已经很头疼了——于是下层世界一直想抓住这个家伙。其实换句话说,Wade还觉得他挺酷的。

“噢,”Wade说,“那个很酷的蒙面怪人啊,下层世界一直想抓的那个,知道了。”

Peter看上去有些生气,真奇怪。难道那个Spider-Man是他的什么亲戚朋友吗?Wade仔细地想了想Peter到底和那个蒙面怪人有什么相同点……

“……$#%,”他居然说了句脏话,“你,你是Spider-Man吗?”

Peter朝他翻了个白眼,“不是。”

“别再骗我了!”Wade气呼呼地说,“你和他的能力几乎一模一样!没有魔法可以做到这一步,不是吗?”

Peter看了他一眼,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天,伙计,你一定要看看你生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

Wade抓起一块披萨,往Peter嘴里塞。Peter吓得急忙用手接住了。

“你还没讲完呢,你——你得从头和我讲。”Wade还是很生气,但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让人觉得很好笑的表情。

Peter拿着披萨,绿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你知道‘龙喉’吗?”Peter问,“噢,就是你经常躺着睡觉的那片草地上的那个丑丑的树桩。”

Wade当然知道“龙喉”——位于中庭的那个看上去又丑又老的大树桩,这个学院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但他很敏锐地抓到了这句话里的“重点”——“你怎么知道我经常在那片草地睡觉?”

Peter指了指大窗户的外面,“从这里可以看见庭院。不得不说,你翘课的频率真高。”

Wade撇撇嘴,催促他快接着讲。但Peter一点也不着急,他慢条斯理地咬着披萨,过了好一会儿,直到Wade都快等不及了,才说:“学院对外声称,‘龙喉’只是个预言装置,魔法基因强大的魔法师能从里面获得未来的启示。但其实并不仅是如此,‘龙喉’其实是一道大门。”

“什么大门?”Wade迫不及待地问,一边又拿起一块披萨,却差点烫到自己。Peter因为他低声叫疼的样子太滑稽,而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一道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门。”Peter故作神秘地说,“‘龙喉’在以前的传说里,是世界之树树根。但世界之树因为灾变,被毒龙给咬断了,只剩下了这个树桩。即使如此,世界之树的根须还存活着,一直伸到不同的宇宙,不同的世界里去,每到一定时期,作为通向其他世界大门的树桩就会打开。你要把它说成是传送门也可以,说成是魔法结晶也可以,总之,‘龙喉’里强大的魔法力量,能让它把各个世界的影像,甚至实物给吸引过来。当然,也包括未来世界的影像和实物。”

Wade张大了嘴,他实在没想到那个看上去这么土的烂树桩居然不只是预言水晶球那么简单。

Peter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当然,每次‘龙喉’打开的时候,都会有教授赶到现场,将中庭完全封锁。但是有一次……有那么一次,下层世界的人类学校的优秀学生前来参观的时候,‘龙喉’居然打开了,但只是裂开了一个小缝,而谁也没察觉到这个异变。”

Wade听得专心致志,几乎忘记嚼他嘴里的披萨。他最喜欢听人讲故事了,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从小就没能享受睡前故事的待遇,Wade才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那么悲惨呢。

“参观的人群在这时走到了‘龙喉’边,两人一组上前去仔细看看‘龙喉’的样子。一个人类男孩本来该在左边的,却因为和他一组的女孩想要交换位置,被换到了右边。他把手搭上树桩时,那条小缝里忽然钻出来一只很小的蜘蛛,吐着丝,跳到了他的手上,咬了他一口。”

Wade忍不住抖了一下。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可以爬到墙上去,力量和感官都大大增强了。”Peter耸耸肩,“奇怪的是,我身体里还是一点魔法基因都没有。”

“所以说这不是魔法,也不是科技魔法,”Wade张着嘴,“天啊,这太酷了!”

Peter哼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得意。但他没忘记马上提醒道:“虽然我告诉了你这个秘密,但你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你得发誓,如果你说出去了,就要用黑魔咒惩罚自己。”

Wade摸了摸下巴,点点头,严肃地说:“好吧,哥们儿,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期望。”

Peter疑惑地朝他皱起眉来,“我们什么时候成哥们儿了?”

Wade撇着嘴,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去掏自己的衣兜,却掏出来一手的溶化成碎片的蛛丝。他惊讶地瞪着眼睛,Peter说:“蛛丝一个小时就会溶解的。”

Wade有些难过地看着手里已经溶化成一滩的蛛丝,糖果的形状都看不出来了。他把蛛丝装回兜里,说:“反正,你给了我一颗糖果,又给了我一个秘密,我是该和你成为哥们儿的,是吧。”

Peter看上去有些不太情愿,似乎不太想和Wade成为哥们儿,但他还是没说话。Wade偏头看了看他,说:“所以,你是拥有超级力量的普通人类,而且还是下层世界的英雄……他们都以为你是独创了新的飞行魔法的魔法师呢!”

Peter得意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腕,露出上面的小装置,“蛛网发射器的确是我独创的新飞行魔法,不过这是科技,不是魔法。我一开始不是故意骗你的,只是我以为我说自己是幽灵,你就会走。”

——谁想到你之后会那么厚脸皮。他的下一句,不用说Wade都已经听出来了,不过Wade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是摸着下巴,感觉对Peter的一切都好奇极了,仿佛他在地平线学院里一直感觉到的无聊和没劲,在他和Peter聊起天来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孤独也是。

“好吧,Peter Parker,”Wade眯着眼睛笑起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哥们儿啦!不管你想不想,你不想我们也是!没有意见了吧!”

他抓住了Peter的手,用力摇晃两下,Peter看上去真的很不情愿,但并没有甩开他的手,甚至没有拒绝Wade的自拍请求,只是叮嘱他不要把照片发出去罢了。

 


TBC.


 

“龙喉”的英语是Dragon's Throat,就是我梦里出现的玩意儿之一23333

谢谢你们看到这!下一章差不多就进入主要剧情(有这东西吗)啦!


评论(24)
热度(194)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