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5.5!(荷兰虫追RR贱系列,嘘)

Attention:

1、RR贱x荷兰虫,倒追5.5。非常突然地撒了一小把土,并不长2333

2、今天去红毯的宝贝们都辛苦啦,所以想着不然更新一下这个吧23333倒追系列由此进入后半部分啦,所以视角忽然转换,后半部分主要是Wade作为主视角,而且从之前的感情试探,变成了身体试探(不)

没想到吧!(不)是的,这篇,稍微开了那么一点车23333,也算是NC-17了!

3、最近真的忙得快嗝屁了,回复评论也延迟好多,各种更新也都滞后了,很愧疚了!这篇虽然短,但也算是道歉小礼物吧ww

4、虫追贱系列前几篇请走这:Made a Date(1.0)、1.5Glint (2.0)、Young Night (3.0)、3.5Dancing In The Rain(4.0)、Pancake Agreement(5.0)


 

OK?

试试看不用石墨能不能发出来23333

 

 

by AOzero

 

初夏的空气还没有那么闷热,在清凉的被单里醒过来的早晨,就像坐在人满为患的广场边缘的草帽女孩,穿着碎花裙,皮肤带着吉普赛人的色泽,手里揪着一朵花,睁开眼抬起头就见到了心上人。Wade喜欢充当这样的女孩的心上人,站在广场的另一边,隔着人海,朝女孩发射一道爱心光波过去。

当然,这道光波在他睁开眼的那个瞬间,就被一个不速之客截断了。

Wade叹了口气,他感觉得到来自自己胸口、腹部、大腿和小腿的重量——生活的重担真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Wade微微低头,去看那个压在他身上的重担,男孩几乎半个身子都扒在他身上,呼吸均匀,看上去还没醒。

天气还不算热,所以Wade没有开空调。春末初夏的气温很怪异,白天热得发闷,夜晚却阵阵发凉,没有空调的掌控,凌晨一定发冷,所以Peter自觉地扒到了他身上。但现在,气温回升,他又在梦里和罪犯打斗的同时,把Wade的被子给踢到了床脚。

Wade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他动了动被Peter压得发麻的手臂,手背打到了Peter的尾椎,他的睡姿太吓人了,所以把身上的T恤撩了起来,露出平坦的小腹,宽松的短裤往下掉了一些,露出他毫无情趣可言的,老头子一样的四角内裤。Wade皱皱眉,摸索着帮他把裤边往上拽了一下。

Peter动了动,模模糊糊地吐出几个毫无意义的音节。说实话,Wade现在心里有些后悔,他不应该让Peter留下来过夜,更不应该让他和自己睡一张床。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在这个男孩趴在床边,说求你了的时候,真的让人很难拒绝他。Wade猜想这就是原因,因为Peter很会向年长者撒娇,而不是Wade的原因。

Wade根本不想对他做什么。事实如此,WadeWilson是一个凭喜好和本能做事的人,如果他想对这个男孩下手,那Peter在第一次对他摘下面罩的那个夜晚,就会失去他宝贵的初次经历了。无关年龄差,无关社会,无关法律道德,和什么都无关,Wade可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唯一可能阻挠他的,只是在他疯狂的脑袋里,颤颤巍巍,可怜兮兮的良心。

但这个良心也和规矩无关,而是和感情有关。Wade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个挺感性的人——爱当然比一切都重要,比忏悔的酗酒,比烂透的人生,比什么都重要。他不想睡Peter,因为他不喜欢Peter。

这是多简单的道理,他对这个小屁孩一点也不来电,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火花都没有。也许在一开始,他还会想,噢,Spider-Man,面罩下还是个挺可爱的小屁孩,和他圆润成熟的屁股给人的印象相差甚远——但这种感情和恋爱毫无关系。

Wade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给自己找伴侣了,并且也没有这种打算,更不会想着和青少年Spider-Man谈恋爱。他只想和Spider-Man发展一下正常的战友关系,类似于那种“我要是在纽约杀人了你能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呀”的关系——虽然这不可能,但Wade还是稍微这么想了想。实在不行,能一起在YouTube和Twitter涨粉的网红朋友也挺好的。

但Peter看上去就像是被爱心光波击中了的可怜人似的,他不堪一击,根本不是什么英雄,这么简单的一记攻击,血量就全都掉光了,就想围着Wade转。这实在让人头疼。

更令人头疼的是,他的技能条还满着,所以他接下来打出来的回击都让Wade有些招架不住了。小宅男Peter Parker,就算只剩一丝血量,都可以把Wade打趴,获得不知道第几回连胜。Wade知道这个小屁孩比自己想象中要帅多了,时不时就让Wade像个怀春少女一样心神荡漾。明明他才是那个坚定不和小屁孩谈恋爱的人,最近居然开始心态崩溃,回到了Wade最讨厌的状态。

回到了他开始自我厌恶的状态。

Wade因为讨厌自己,所以讨厌给这一切带来改变的Peter。他绝不能让Peter得逞,让Peter这么简单就把Wade追到手,戴上订婚戒指以后,转眼就长大了,越看Wade越厌烦,把Wade踹到东河里,就像负心汉抛弃贤淑的家庭主妇,自己去当企业大佬人生赢家。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Wade毋庸置疑会发誓尽数报复。但问题又来了,Wade是个感性的人,所以事关感情的事对他来说都异常棘手,他说不定报复不了这个小鬼呢?这真的很丢人。他说不定会因为被抛弃而倒在泥泞的街道边,哭号得奄奄一息,回到家里就给自己一枪,这何止是丢人,这简直有些恶心人了。

Wade相信爱比一切都重要。但同时,他不相信爱比一切都永恒。

在他的脑袋还在疯狂脑补肥皂连续剧,脑补得自己都快流下两道冷泪的时候,男孩又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了什么,在Wade的身上蹭了蹭。Wade低头看着他,越看越像个负心汉的长相,简直想立刻坐起身来,把男孩甩到地上去。

Peter支撑不住的,他支撑不住Wade的感情,他看上去太瘦弱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和Wade谈恋爱可没那么简单,Wade大概会是世界上最难搞的恋爱对象,这个男孩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么艰难的任务——

Wade憋着一口气,在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猛地坐起身来。Peter从他的胸口滚了下去,但掉到腹部的时候惊醒了,一把抱住了Wade的腰,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睡够了?出去!”Wade说,“这都几点了,就算是周末年轻人也不能堕落!”

Peter显然不知道Wade唱的是哪出,只是愣愣地坐在床上,盯着Wade看了一会儿。

“呃……”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声音带着刚醒的沙哑,“我做了什么吗?”

Wade瞥了他一眼,把床脚的被子拽过来。Peter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踢走被子而生气了,支支吾吾地说:“可能半夜太热了,我……对不起。”

Wade没理他,只是把被子拉到自己腿上。Peter拽了拽被子,把一部分拉到自己腿上。Wade瞪着他,说:“你不会还要睡吧?回你家睡去。”

Peter没说话,Wade也不管他,又躺了下来。Peter等了一会儿,也躺了回来。看吧,他已经摸清了和Wade相处的初级门道,已经学会无视Wade的话,擅自行动了。Wade气不打一处来,忽然开始做极其幼稚的行为——他把腿用力搭到Peter的腿上,伸手要去掐他的腰,挠他的痒痒。Peter吓了一跳,忍不住笑了一声,但这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了,变成了一声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气音。

他挣扎起来,“别,别,Wade,”他撇过脑袋去,想从Wade的控制里挣扎出去。但Wade才不管,他铁了心要让Peter吃点苦头,然后把Peter扔到床下去。Peter 扭着屁股躲了一会儿,忽然不躲了,猛地抱住了Wade的手臂。

“等,等等……”他说,又咽了口气音下去,呼吸有些急促,但比起单纯和Wade打闹引起的急促多了。

Wade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对这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观察力。他停下了所有动作,他们就像在床上静止了,房间里只剩下Peter努力平复的呼吸,和Wade放到最缓的呼吸,就像是怕刺激到Peter似的。

Wade动了动,他想缓慢地把自己的腿移回来,但Peter制止了他。

“一会儿就好,先别动……”男孩呼着气说,他的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涨得通红,飘忽着眼神不敢去看Wade,“我,我很抱歉……”

Wade没说话,他也没有再动作。过了漫长的几分钟,Peter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虽然他的呼吸还是不稳定,但他试着动了动,逃开了Wade的钳制,翻过身去,背对着Wade,缩在被子里。

“呃……我一会儿就起。”他闷声说,“你可以,不用管我……”

“然后放任你在我的床上打手枪吗??我才不同意!”Wade大喊。

Peter猛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看上去脖子都变红了,又马上撇回头去,“我,我才不会——我只要躺一会儿就好了。”

“你保证不把你的手伸进你罪恶的裤头里去吗?”

Peter把被子拉到自己的脸边,说:“我保证。”声音听上去已经有些不高兴了。

Wade盯着他微微缩起的肩膀看了一会儿,脑海里又闪现出了几个连续剧的画面,以及Peter那张长得人畜无害的脸上怎么露出阴险狡诈的笑容,或者嫌恶地朝Wade皱起眉头来,说着诸如你做的煎饼可真是一天比一天难吃的台词。Wade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的爱心光波被拦截了,然后被反弹回来,活生生把他打成半残疾,无比悲惨地度过余下的、永无止境的人生。

他没有再屏着呼吸,相反,他开始放肆地汲取空气了。他呼出一口气,伸出手去,一把抓住Peter的后颈。Peter吓了一跳,浑身抖了一下,Wade可以感觉到他的发尾都被微微浸湿了。阳光透过窗户攀上床脚,气温已经渐渐升高了。

“Wade?”他说话时声音也发着抖,“你……你不用管我了,我是说……”

他会无视Wade而擅自行动,也就代表着Wade也会这么做。Wade一只手绕到Peter胸前,把他摁住,微微发湿的后背贴着Wade的胸口。“嘘,小鬼,”Wade说,“我们快点解决这件事,行不?别弄脏我的床单,出趟门去干洗店很累人的。”

“什么——”Peter还没来得及回应,Wade的另一只手就顺着他的腹部,突破松松垮垮的睡裤的障碍,摸进了老头子审美的四角内裤里。Peter吓得尖叫一声——字面意义上的尖叫,Wade一把捂住他的嘴,朝他嘘声。

“Al要是醒过来说不定会用她的超级拐杖捅死我们俩,”他贴在Peter耳朵旁边说,“尽量别出声,Baby boy。”

Peter唔唔地挣扎了一会儿,但Wade没有松开手,反而就这么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已经在有些发湿的布料里摸索到了男孩的青春期象征——一如他所料想的,如此青春,如此生机勃勃,不知道是因为夏季的早晨,还是因为刚才Wade的胡作非为。肯定是夏季的早晨。

Peter的挣扎变得激烈起来,与此同时变得激烈起来的还有他因呼吸加快而不停上下起伏的胸口,Wade没有理会他的挣扎,反而干脆一条腿跨上男孩乱蹬的腿,把他牢牢压在床上。Peter其实有能力把他掀翻的,但他现在说不定无暇去考虑这些,他看上去整个人都混乱到无法思考了,还能胡乱挥着手挣扎。

Wade让人放弃挣扎的最直接方式,都是强行逼迫对方认清现实。他握住Peter精神的小兄弟,上下揉搓了一下。Peter发出一阵非常难以形容的气音,非要说的话,就像是一只被捂着嘴的小狗,在极其不情愿的情况下受到了极其舒适的抚摸,又悔恨又纠结又惊恐。

Wade想象了那个画面,捂着嘴的小狗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可怜,所以他松开了手。Peter猛地咳了一声,脸埋在枕头里,不停喘着气。Wade帮他拍了拍背,显得非常慈爱,只是攥着他关键部位的手还是没移开,反而愈发嚣张地动作起来。

Peter呜咽了一声,在Wade的钳制下蹬着腿,看上去十分进退两难。他的T恤滑落了一点,微微露出的肩膀都泛着红,耳朵尖更是红透了,嘴里还在不停念叨着否决词。Wade不是什么合格的审判官,他不接受否决和辩驳,手上微微用了点力。

青春期男孩到底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腰一下就软了,像是浑身都被抽空了力气似的陷在床铺里,因为Wade的动作而哼哼出声。他为了不让隔壁的老太太听见,也可能是为了不让身后的坏家伙听见,伸出手来,用手背抵着自己的嘴。Wade注意到了,倒也没管他,只是继续动着手腕,渐渐的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变得湿润黏腻起来。他在这时才忽然想到,自己的手心也满是疤痕,这样的刺激对一个青少年来说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他抬起头去看,Peter果然一副气都喘不上来的样子,也没力气挣扎了,只是时不时还蹬蹬腿证明自己还没死心,但毫无经验的处男心态已经败下阵来,任人摆布了。Wade贴得更近些,手上的动作不停,另一只手摸索下去,扒着Peter汗湿的大腿内侧,逼迫他的双腿露出缝隙来,他的手就夹在这个热得可以让他的疤痕都融化的、柔软但又有点硌人的夹缝里,随着男孩的颤抖而揉捏他内侧的肉。

Peter浑身发抖,把Wade的床板都震得有些发响,Wade差点想把他抱到自己腿上来,像他火辣又温柔地对待他的床伴那样,但他及时刹住了,Peter可不是他的床伴。

但这不代表他会失去调笑男孩的心。Wade嬉笑着问他:“你为什么忽然这么精神了,Peter?是不是梦见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Peter抖了一下,脖颈和脸颊红成一片,额头上起了层薄汗,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床边的地板。Wade知道这家伙肯定梦见什么了,而且以这种反应来看,十有八九和Wade有关系。

“好吧,年轻因子会让你做些难以启齿的梦,这没什么奇怪的。”Wade说,“介意说说你梦见了什么吗?”

“我……”他没能说完,才一下反应过来Wade话语里的调笑意味。Peter紧紧地闭上嘴,即使Wade手上动作,也只是用力用鼻子呼吸。他干脆闭紧眼睛,把脸埋进枕头里,Wade耸耸肩,他用力地磨蹭着湿漉漉的顶端,在Peter浑身颤抖着,猛地攥紧床单时,用手心一滴不漏地接住,然后拢着手,从Peter的睡裤里抽出来。

Wade起身去抽纸巾的时候,Peter还躺在床上,不停喘着气,看上去浑身都被汗浸湿了。Wade把纸巾扔进垃圾箱的时候,在心里暗自想象着Peter的反应。青春期的悸动大多和欲望有关,这应该差不多了,到此为止,Peter会丧失一切和Wade上床的兴趣。他可能会感到恶心,模糊的隔层被硬生生捅破了,原来这和他想象的朦胧美好完全不一样,一个浑身是疤的老男人这么触碰自己的事实一定很让人作呕。他会为自己的冲动和死皮赖脸感到后悔,希望永远都不要再见到这个给自己留下青春期心理阴影的老混球。

所以Wade现在需要做的,是给Peter一个台阶下,让他不至于对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Wade感到愧疚。Wade下了床,把Peter扔在自己椅子上的衣服拿过来,扔到Peter埋在枕头里的脑袋上。

“够了,小鬼,服务到此为止,回你家睡觉去。”

说完,他就抓了抓自己的肚子,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显得不在意极了。

Wade把枫糖浆从柜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听见了开门声。有人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直走到公寓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Wade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自己的房间开着门。

他笑了一声,把枫糖浆罐子扭开。事情发展得太顺利,甚至顺利得都有些让他措手不及了。Wade站在厨房里做煎饼,一边轻声哼起歌来。

 

然而,几天后,Wade又在自己的被子里翻出了穿着睡衣睡裤的Peter。男孩挣扎着逃到了床头,紧紧拽着自己的裤腰,脸涨得通红。

“我,我只是来这里过夜的,没有别的意思。”他支支吾吾地说,“所以我们不能……你,你不能……”

他眼神飘忽,不好意思再说了,只是坐在床头,拽着自己裤子的力气倒丝毫不减。

“我们还不能,嗯,”他咳了咳,“但是可以躺在床上聊聊天之类的。呃,真的,只是聊聊天!上次那个事……你,你不会因为那件事讨厌我吧?我一直担心你会觉得……觉得恶心……之类的,我发誓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我不会再麻烦你了,就是……你本来也不应该,我不想你……”

Wade差点把自己气死,所以他抱着被子,去客厅里睡沙发去了。

 

 

FIN.

 

 

结束啦233333写的时候一直在听Mother Mother的《Love Stuck》ww

谢谢大家看到这,这个故事后半部分就是Wade怎么被Peter(的肉体(不是)渐渐吸引的故事了23333

我会努力忙完这段时间,让一切回到正轨,稳定更新的呜呜呜

 

 

 


评论(69)
热度(1034)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