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蜘蛛电影三兄弟】三件被隐瞒的事

Attention:

1、送给岩岩的生日礼物w三篇蜘蛛电影三兄弟的小日常!希望岩岩不嫌弃了ww

2、Pete——托比虫,Peter——加菲虫,Petey——荷兰虫,除了电影官方的BG配对以外,没有任何其他CP意味!

3、第一次写三兄弟,写了类似流水账一样的故事,希望能稍微有点可爱温馨的样子吧2333

 

 

OK?

送给岩岩 @空罐 ,祝岩岩生日快乐!!!又长大一岁,希望你之后心想事成,什么都很顺利哇ww

 

 

三件被隐瞒的事

by AOzero

 

01. Petey在隐瞒的事

(大致时间点:Pete-小学,Peter-小学,Petey-幼儿园)

 

在冬天的时候,Pete从May婶那儿收到了他的第一部手机,作为他考试第一的奖励。这个手机其实除了打电话与发短信之外,什么都不能干,但Pete还是非常高兴,在两个弟弟面前尽情炫耀了一把。Peter看上去羡慕极了,围着他转来转去,想看得更清楚些,而Petey只是做了一件他一直想做的事:把手机放到嘴里咬一咬,确认真的很硬,而不是May婶骗他以后,就把沾着口水的手机还给了Pete。

May婶把Pete的手机存在了家里的座机上,这样May婶只要摁一个快捷键,就可以马上打电话给他。Peter和Petey都观察到了这个快捷键,时不时就会爬到椅子上,站在上面给Pete打电话。Pete刚拿到手机,一有人给自己打电话,就会站直身子,郑重地接起电话,一板一眼地说:“喂?”就像是什么大将军给他打电话似的。

然而,每次都没有大将军的声音响起来,而是Peter的憋笑声,和Petey奶声奶气模模糊糊地说:“歪?”

Pete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他们又在客厅里打电话给他,把电话挂上了。Peter就又拨一次,反复拨打,直到Pete举着不停响着铃声的手机冲出来,两个弟弟才吓得从椅子上滚下来,四处逃窜去了。

Pete每次出门都要带上他的小手机,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挂件,是一个汉堡包,这导致Petey张嘴咬他的手机的概率更大了。Pete把手机放在兜里,每天都小心翼翼地揣着,很担心会弄丢了。他和Peter在一个小学,他比Peter大两个年级,所以Peter总会在午休时找他一起吃午饭,用他的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有时候是May婶接了,怕被May婶责怪,他们就会马上挂断,如果是Petey接了,他们就问问他中午吃了什么,和他闲聊一会儿。

等晚上回去,他们吃完饭做完作业,就在床上胡闹一会儿,之后才回到各自的床上睡觉。因为Pete长大了,去年他得到了自己的一张床,而Peter和Petey还是睡在一起的。Pete不得不说,有时候他还有些羡慕两个睡在一起的小兄弟,因为他们总会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然后咯咯发笑,让Pete感觉自己像被冷落了似的,有些难过。但有时候又觉得他们很吵,小声训斥他们,让他们早点睡觉。

弟弟们虽然都挺调皮,但还是很听哥哥的话,乖乖地闭上了嘴。不到一会儿,就能听见他们均匀的呼吸声。Pete听着这阵呼吸声,才会慢慢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但春天来临的时候,Peter也得到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床,于是Petey也可以自己睡觉了。他们三个人各自睡一张床,但Petey总有些不习惯,他有时候会钻到Pete的被窝里,有时候会爬到Peter的床上。Pete干脆就抱着他睡觉了,但他的另一个弟弟Peter叉着腰说,May婶说了,他们最小的弟弟总有一天要学会自己睡觉,所以他们得让Petey学会“独立”。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词,还是让Pete有些惊讶,但他说得很有道理。

他们和Petey开了一个小型的兄弟会议,让他接受这个需要自己睡的事实。Petey答应了,无比郑重地点点头,承诺他会做一个勇敢的男子汉,每天晚上都自己睡觉。

他们开始分开在三张床上睡觉,Petey表现得也很好,他再也没有黏着两个哥哥,反而每天都自己睡得很安稳,Pete也就多了些躲在被窝里发短信的机会。

转眼到了暑假,Pete和Peter的学校组织了一次夏令营活动,他们两个都要离开家一个月。在他们收拾背包的时候,Pete问Petey一个人睡觉会不会害怕,Petey盯着他手机上的汉堡包,严肃地摇摇头,还朝Pete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Pete这下放心了,他带着Peter一起跳上巴士,May婶牵着Petey,在路边目送他们离开。Pete和Peter夏令营的地点在附近小镇的森林里,那里没什么通讯方式,他们就用Pete的手机和家里联系。Petey把座机搬到了房间里,晚上都要和他们打一会儿电话。有时候Pete和Peter就会缩在帐篷里,和Petey讲他们之前抓虫子和青蛙的经历,Peter总能抓到很多很小的青蛙,但Pete不怎么愿意伸手去碰。

Petey特别喜欢听他们讲有趣的事,总是在电话那边咯咯笑着,像是在床上打滚似的。Pete之前总是会问他一个人睡觉害不害怕,每次都能得到Petey肯定的回答后,Pete就放心了不少。

“Petey肯定没问题的,”Peter躺在旁边的床铺上翻来翻去,“他是那种说不了谎的类型,如果他真的害怕,他肯定会说的。”

Pete觉得他说的有道理,Petey的确是他们三个中最不会说谎的那个,他们三个每次在一起做恶作剧,每次都是Petey最先憋不住,被May婶一问就会低下头乖乖地说对不起,每次都让撅着嘴绝不承认的Peter气得伸手去捏他的脸。知道Petey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也不害怕,这让Pete放心了不少,即使只是小学生,就开始担心起弟弟们的未来的Pete,欣慰地感觉Petey以后的生活应该也没有问题了吧。

然而,让这一切回到原点的那一天还是到来了,夜晚时,Pete和Peter回到夏令营根据地,打算拿出Pete的手机给Petey打个电话,然而Pete找遍了自己的衣兜,还找遍了Peter的衣兜,都没能找到自己的手机。他们脸色阴沉地坐在篝火边,焦急得对舞会完全没兴趣了,而是一直在回想他们今天去过什么地方。

Pete和Peter偷偷溜出了根据地,在夜色里顺着他们回来的路往回找,一直找到了他们下午玩闹的溪边,Pete终于在一个草丛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汉堡包的挂件都被泥土染脏了。Pete打开手机就看见了一大串的未接来电,全是从家里打来的,他急忙叫来Peter,两个人坐在溪边的石块上,围着Pete的手机。Pete摁下回拨,打开了免提。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Pete瞟了一眼时间,距离Petey的睡觉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他忽然有些后悔拨出了这个电话。

“喂?”Pete说,Peter立刻凑过来,安静地听着那边的动静。他们等了一会儿,除了窸窸窣窣的被子的声音,没有听到回音,Pete只好接着说:“对不起,Petey,我们之前把手机弄丢了,现在才找到,所以……”

他话还没说完,就隐约听到听筒里传来低声的抽抽搭搭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变成了Petey的嚎啕大哭。他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抽噎着责备他们。Peter年龄也不算大,听自己的弟弟哭得这么惨,一下也觉得眼眶发红,急忙转过身去。Pete倒已经不会这么容易就被调动情绪了,但听见Petey呜呜咽咽地说话,心里觉得可心疼了,急忙问他:“你一个人在家吗?May婶呢?”

Petey还在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May婶……去看Annie女士家的小宝贝去了……”

Pete知道May婶因为保姆的工作又出门去了,她一定以为Petey已经睡着了,没想到Petey一直在等哥哥们的电话。

“别哭了,Petey,”Pete低声细语地说,“你不是说一个人睡觉也没事吗?”

“我、我……”Petey似乎犹豫了一会儿,过一会儿在哑着嗓子说,“我骗你们的……”

Peter用手袖抹了一把脸,凑过来问:“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我怕你们觉得我麻烦……”Petey嘟嘟囔囔地说。

“你是挺麻烦的。”Peter说。Pete推了他一把,他就笑了起来。Petey听见自己二哥笑的声音了,似乎好了好多,也跟着笑了两下,但因为还带着哭腔,所以听上去很怪异。Pete叹了口气,说:“你不该骗我们的,Petey,我们以为你一点都不害怕呢。”

“我,我是不害怕啊,”Petey说,“我只是想你们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Pete知道Petey是个不会撒谎,但很会用撒娇掩盖事实的孩子,但自己又抵抗不住他这样的小滑头,只能说:“我们就快回去了。让Peter哥哥给你唱首歌行不行?唱完你就得睡觉了。”

“好,好!”Petey大声说,听上去已经完全高兴起来了,“我要听Iron Man!”

Peter看上去完全一头雾水,凑过来说:“IronMan怎么唱?”

“就这么唱啊,”Petey说,接着开始哼起几句模模糊糊的歌词来,Pete和Peter侧着耳朵,听出了几句“超有钱”,“超酷”之类的歌词来,但根本毫无逻辑。

“这首歌是你自己瞎编的!”Peter恍然大悟。Petey咯咯笑起来,Pete忍不住也笑了。

 

他们在一周后回到了家里,Petey兴奋地在床上蹦来蹦去,非要Peter唱Iron Man给自己听,于是两个哥哥只能坐到Petey的床上,听他教他们Iron Man怎么唱。之后Petey就没有再害怕过自己睡觉了,即使他再因为做噩梦而惊醒,他也不会再钻到哥哥们的被子里去了。Peter认为他是在那一晚后,真的学会独自面对可怕的黑夜了,毕竟Petey是不会说谎的,如果他眼神坚定地躺到床上,你就知道,男子汉Petey已经可以拥有自己的床,甚至自己的房间了。

 

 

02. Peter在隐瞒的事

(大致时间点:Pete-高中毕业,Peter-高中,Petey-初中)

 

餐桌上是不能干任何除了吃东西以外的任何事的——May婶早就定过规矩了,但三兄弟总是动不动就违反这个规矩,于是May婶要求他们进行互相监督,只要一个人在吃饭时间干别的事,其他两个就要负责谴责他。因此,Petey现在就一直瞪着手里拿着份报纸,表情迷迷糊糊,差点把三明治戳到自己鼻子上的Pete。

“Pete哥,现在是早餐时间!”Petey大声说,“你不能在这时候看报纸!”

“说的对,”Peter一边抬着碗喝麦片一边挥着手里的勺子,“Petey说得真对,Petey还只是个中学生呢,还会乖乖吃三明治,比你哥哥强多了。”

Pete重重地叹了口气,把报纸放下来,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说:“我这还不是为了履行那个诺言吗?这些租房信息看得我头都晕了……”

“那也可以吃完早餐再看。”May婶递来一杯牛奶,Pete只好朝她笑了笑,把报纸放到一边去,他的两个弟弟却完全精神起来了,Peter猛地坐直了,问:“诺言?是不是你之前说过,只要进了大学就带着我们出去住的那个?”

“我终于能有自己的房间了!”Petey欢呼了一声。

“这件事不急,你们继续和我住一段时间也可以。”May婶笑眯眯地说,但Peter和Petey都开始不停摇头。

“我从心底里觉得,”Peter说,“我已经足够大了,我应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了,而不是一直和Petey挤在一间里。我也要考大学,我需要静心学习。”

Petey瞪着他,“我也不小了!”

Peter瞟了他一眼,说:“好吧,那就是Petey已经足够大了,真的没必要和我共用一个房间了。”

Pete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问:“除了自己有一个房间以外,你们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我想要一个实验室。”Peter举起了手。

“我们能养小狗吗?”Petey几乎要扑在桌子上了,“拜托了Pete哥!”

May婶伸出手来,拍了他们两个的脑袋一下,“别给你们哥哥添麻烦了,听见没?”

Pete微笑起来,把他手里的三明治拿起来,开始认认真真解决他的早餐了。

 

在Pete为了属于他们三个人的租房忙得到处跑的时候,Petey和Peter只能履行他们的日常任务,去学校学习一大堆他们其实已经懂了的东西——即使Parker家盛产小天才,但他们也不会因此逃课之类的,除非是很严肃的大事件——比如需要动用Spider-Man身份的事件。

唯独Petey不可以逃课。他现在年龄还小,哥哥们都没有同意让他成为Spider-Man,这其实还让Petey挺郁闷的,毕竟他连自己的制服都设计好了,虽然看上去有些朴素,可能还有点简陋,但好歹有兜帽这么时尚的元素,Petey还是挺自豪的。

更让Petey郁闷的是,他感觉自己和哥哥们是不是产生什么代沟了,为什么每次他放学回到家,都看不见他们。等到晚餐时刻,才能等来看上去筋疲力尽的Pete,以及看上去很正常,但每次问起他放学后去哪了,回答都是“没去哪,高中活动”的Peter。Pete还好,Petey知道他的确在为了生活奔波,但他可知道Peter没有什么高中活动。都是Parker家的人,他能不知道吗?他们在学校里的人际交往都非常让人头疼,他哥哪有这么多社交活动需要进行啊?

但是Petey如果问多了,Peter还会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朝他摆着手,让他到一边做作业去。他们之间很少会有秘密的,连每个人对哪个女孩有好感,对哪个女孩只是社交迎合都一清二楚,但Peter却莫名其妙地隐瞒了他放学后的个人活动,这让Petey有些不高兴。

说到底,他还不算大,没意识到他的哥哥们也需要什么个人空间之类的。在他的年龄,感情比一切都重要,完全的信任就代表没有任何秘密的隔阂,就像是三人一体一样,他们之间不该区分彼此的——即使他一直嚷着要有自己的房间,但遇到这种事情,他就会感到郁闷。

于是在又一次放学后,Petey很早就跑到了Peter的学校门口,躲在旁边的漫画店里,盯着学校的方向。他还给自己戴了一顶棒球帽和May婶的女士墨镜,已经是很成功的伪装了。在他把Iron Man的推广漫画看完了的时候,Peter的高中放学了。Petey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口,看见Peter抱着滑板,脚步轻快地朝他们家的反方向走去。

他果然有问题!Petey把漫画塞回架子,抓着书包的背带,快步追了上去。他还是很明白跟踪的要领的,所以一直和他哥哥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但把自己的神经放到了非常轻松的地步,以免他的警惕和意念太强,触发了Peter的蜘蛛感应。好在这一路上没什么阻挠,他成功地跟着Peter来到了一个旧仓库群。

Petey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完全想不出来Peter为什么要来这么一个地方。难道他的哥哥要成长为什么不同寻常的大反派了吗?就像电影里那样,兄弟反目成仇,因为从小到大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要掐死对方。Petey仔细想了想,Peter是他们三个中性格可以说是最强硬的一个,发起狠来比谁都吓人,平时又不太喜欢表现自己的内心,如果他成为反派,一定是那种很厉害的角色。而且,在Pete和Petey中,他想掐死对方的绝对是Petey,毕竟Petey从小到大,不知道摔碎了Peter的多少东西,弄坏了他无数个小发明,还经常对他实施极其幼稚的恶作剧。虽然Peter发起火来的时候的确很吓人,但Petey就是不长记性。

最糟糕的是,如果Peter成为了反派,Petey的末子撒娇攻击能起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因为Peter总是那个抱着双臂,对Pete说,“你不应该总是这么惯着他”的家伙。

Petey越想越恐慌,他看着Peter抱着滑板,小跑向其中一块空地,那里的墙壁上用油漆喷着一个鲜红的蜘蛛标志,Peter小跑进了那个蜘蛛标志的下面,那里有一道小门。

Petey咽了口唾沫,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门里是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Peter的实验器具。现在,Petey的哥哥就蹲在角落,不知道在那里干什么。Petey悄悄走过去,探头看了一眼,接着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小狗!”

Peter被结实地吓了一跳,差点跌坐到地上。他猛地转过身来,看见戴着棒球帽和女士墨镜的Petey站在他身后,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抬手把他的棒球帽和墨镜摘下来,把Petey精心布置的伪装轻而易举地揭破了。

“我的心脏都被你吓出来了,你跟踪我?”他眯起眼睛,Petey本能地抖了一下,背着手,疯狂摇着头。

Peter又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说:“算了,先不和你计较。”

Petey一听他不计较,马上喜笑颜开,挤到他身边,去把那只趴在Peter脚边的小狗抱起来,搂在怀里摸来摸去。那只狗也不怕他,轻轻地叫了一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

“他好小呀,你在哪里发现他的?”

Peter暗自叹了口气,站起来坐到椅子上,说:“就在这不远,那时候他前爪有点受伤,现在差不多好了。”

Petey看了看那只小狗的前爪,看到了一层浅浅的绷带,觉得好心疼,于是帮它吹了吹。Peter看着他眼神都发着亮,抱着小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跟踪我干嘛?”他问。

Petey把小狗放到食盆旁边,听见这句话又缩了缩脖子,小声说:“不是说不计较了嘛……”

“不计较的意思是,我不打算揍你,”Peter挥挥拳头,“但不代表我不会问清楚。你到底跟着我干嘛?”

“我,我想看看你平时放学去干嘛了。”Petey说,“你都不带我玩,我好无聊。”

Peter撑着脸看他,说:“你已经够大了,Petey,你不需要我陪你玩。”

“那你也不能骗我!”Petey严肃地说。

Peter又叹了口气,“好吧。我不骗你,但是你能帮我保守秘密吗?不要告诉May婶这个地方。”

Petey犹豫了一会儿,说:“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秘密基地啊。”Peter朝他眨眨眼睛,“如果你帮我保守秘密,以后这个秘密基地你也可以经常来。”

Petey的眼睛更亮了,“真的吗?太酷了!我答应你!”

Peter弯弯嘴角,看着Petey又伸手去摸正在埋头吃狗粮的小狗。

“我们能养他吗?就养在我们以后的房间里?”他回头看向Peter。Peter遗憾地朝他摇摇头,说:“我们不能养……这会给Pete找租房带来麻烦的。而且,我过两天就要把他送到收养家庭去了,宠物救助站说已经找到适合收养的家庭了,现在只是在办手续。”

Petey一听刚见面的小狗马上就要走了,又变得难过起来,伸手轻轻地摸着它的脑袋。小狗抬起头来,吠了一声,看上去很喜欢Petey这个新朋友。

“没关系,那你一定要在新家庭里过得好好的。”Petey轻声说,小狗又吠了一声,在地上欢快地打了个滚,尾巴不停摇着。Peter站起身走过去,摸了摸Petey的脑袋,说:“没关系,我们以后会找到机会养狗的。”

Petey点点头,看上去还是有些低落,Peter叉起腰,说:“好吧,我带你出去逛逛我的秘密基地,怎么样?”

Petey站起身来,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他们在这个仓库群里走了一会儿,Peter说他是有一次和Ben叔吵架,冲出家门后,偶然发现的这个地方。这里已经被废弃了,没什么人来。Peter爬上一个钢筋架,Petey跟着他跳了上去,他们坐在顶层,看着太阳落下去,才用蛛丝荡下地面,准备回家。

过了两天,救助站的人来接小狗了,Petey看着他们把它抱走,居然掉下眼泪来,Peter只好带着他去滑滑板,让他稍微开心一些。Pete终于找到了适合他们的租房,刚好三个房间,离大学还挺近,但离秘密基地就有些远了。布置他们的新家花费了一段时间,虽然房子是租来的,但他们还是想把这里布置得更好一些。第一天,他们花了一整天来打扫卫生,把天花板的角落都擦得干干净净,第二天就开始贴上墙纸,铺好地毯,把各自的房间都布置一下。忙忙碌碌了几天,他们终于在各自的房间里安心睡下了。

又过了几周,Pete终于知道了秘密基地的事,到那时,这个秘密基地就已经变成他们三个时不时会造访的放松区域了,毕竟他们可以在那里爬上爬下,做无数个空翻,也不会有人看见。他们甚至在那里举行了一次三人篮球竞赛,最后当然是Peter赢了,因为Pete中途就因为有抢劫案件而跑了,而Petey还需要再长高一些。

 

 

03. Pete在隐瞒的事

(大致时间点:Pete-大学,Peter-高中毕业,Petey-高中)

 

他们在新家住了快一年半,Peter才忽然得知,他们房子的租金并不是Pete告诉他们的那么少,而是Pete告诉他们的一倍。

他们的房租,本来Pete说自己全额付,但Peter和Petey都不同意,才变成了Pete付70%,Peter付20%,而Petey付10%。Petey初中的时候也没什么收入,就靠奖学金和攒下来的零花钱,但他们都会按时给Pete交一些房租钱。Pete总是说,你们帮了大忙啦。

但在Peter一次和房东女儿的闲聊之后,他才得知Pete一直向他们隐瞒了房租真正的价格。然而,Pete每天都是早晨最早出门,晚饭总会回来陪他们一起吃,晚上除了会出去夜巡,其他也就是在房间里完成学业任务,Pete是怎么凑齐这么多钱的?他忽然有些疑惑。

思来想去后,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Petey。Petey惊讶地看着他,侧了侧耳朵。

“多少钱?你再说一次?”

Peter伸出手,揪住他的耳朵,在他哎哎喊疼的时候又说了一遍。Petey摸着自己的耳朵,说:“这不可能啊,Pete哥不是只在实验室做帮工吗?这么多钱,真的挣得到吗?虽然我知道他也有奖学金,不过听说上学期因为缺勤次数太多所以扣光了,他这个月正在努力补呢……”

“缺勤次数太多?”Peter转转眼睛,“这不应该啊,最近纽约也不算事情很多,而且还有我们帮忙,他也没必要一直忙Spider-Man的事情。”

“他是不是谈恋爱啦?”Petey撑着下巴说,“他上次不是说那个叫Mary的姐姐约他去高级餐厅吃饭什么的。”

“那也没必要翘课这么多次去吃饭吧?”Peter说,“再说,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天天去高级餐厅吃饭。

Petey嬉笑起来,“那可不一定,Pete哥说不定和你这么奉行贫穷恋爱的家伙不一样,每次都带Gwen姐去唐人街吃路边煎饺——疼疼疼!对不起嘛!”

Peter放开了掐着他脸的手,说:“总之,这事情有问题,你有什么想法吗?”

Petey摸着自己的脸,撇撇嘴,“还能有什么想法,只能再次使出我们的必杀技啦。”

Petey所说的必杀技,就是回家里去,掏出Ben叔的大风衣和大墨镜,戴上他的成人绅士帽,跟踪Pete。

“我们的兄弟关系真是毫无秘密可言啊。”Peter感叹道,一边把帽子戴到脑袋上。Petey甩着有些长的袖子,说:“这种事不能隐瞒!走吧!”

他们蹲在Pete的大学门口,等了一天,却没有见他从里面走出来。他们去了秘密基地,也没看见他,只能灰溜溜地回家了。回到家时,却看见Pete站在厨房里,研究着食谱,准备给他们烤一个派。

这个派并不成功,Pete有些难为情地笑着,对坐在餐桌边的他们说:“下次我再研究研究。”

但Peter和Petey的关注点都不在派上了,他们看了对方一眼,然后Peter清了清嗓子,说:“呃,Pete,你今天去上课了吗?”

“嗯?当然啊,”Pete切了一块派放到自己盘子里,“不然我还能去哪?”

“今天老师讲了什么?”Petey问。Pete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Petey摊摊手,“我只是想着,可能Stark企业的实习可能用得着。”

“没讲什么,教授今天让我们自己做实验课程,我就去图书馆写论文去了。”他吃了一口派,皱起眉来,半天才咽下去,“呃……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没事。”Peter和Petey同时说,他们都快吃完了。

“你们今天是不是有些奇怪?”Pete打量了他们一会儿,说。

Petey嘟囔了一声,“嗯?没有啊。”

Pete微笑起来,“以往的话,你们估计已经跳起来,双手赞成出去吃了。”

Peter和Petey又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确会这么干,在Pete把晚餐搞砸了的时候,他们都会出去吃。但那时候,他们还以为房东是什么救世主心肠,只收他们那么一点房租,让他们每个月都还有足够的剩余。

到了这时候,Peter和Petey都不好说,他们之前出去吃的那些饭钱,是不是已经给他们的房租交付带来负担了。

之后的几天,他们仍然会去学校前蹲守Pete,却很少能看见他从里面出来。等到晚餐时间问起他,却总是问不出什么信息来。交房租的日子又快到了,他们仍然没搞清Pete究竟是怎么弄来那么多钱的,直到Peter提议他们应该去Pete工作的实验室问问。

等他们走到Dr. Connors的实验室时,Connors博士的助手告诉他们,因为实验室变动,助手的工薪降低了很多,Pete已经辞去了助手的职务好一段时间了。

关于他们大哥的疑点越来越多了,Peter和Petey现在也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在纽约城里漫无目的地闲逛。他们走到时代广场时,Petey忽然觉得眼角闪过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然后惊讶地抓住了Peter,指着红绿灯路口。Peter顺着他的指尖去看,看见一个穿着披萨店外卖服的人,正坐在一张破破烂烂的小电动车上,伏着身子,一副要顺着绿灯冲刺出去的姿势。但Peter也能一眼看见那个人露在头盔外的脸,就是他们的大哥。

他什么时候去送披萨了?虽然对这件事摸不清头脑,但Peter和Petey对视了一眼,就对对方的意图心领神会——现在还能做什么?当然是追上去了。

他们爬上一栋楼的房顶,在房顶间奔跑跳跃,一直盯着Pete的电动车。一些跑酷爱好人员在另外的楼顶上对他们欢呼,他们也只能朝对方比个大拇指。一直跑到一座大厦边,他们看着Pete拎着披萨,急匆匆地上楼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下来了,坐在电动车上数了数包里的钞票,又骑着电动车离开了。

他们跟着Pete跑了一天,困扰他们的谜底终于解开了,但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惊讶——Pete一天至少有着五六种不同的工作,他除了送外卖,还去餐馆当服务员,帮人做社区清洁工作,给高档住宿区做保安……他每在一个工作岗位待两三个小时,马上就要换到下一个工作地点去。而且他不只在白天工作,他们发现,晚饭过后,Peter也会夜巡结束后,就又去工作了。他负责晚班的那个餐厅,因为他中途跑去解决Spider-Man需要解决的问题,回来时还被经理责怪了好一阵子。

Peter和Petey坐在餐馆对面的房顶上,两个人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这是很少见的情况,但他们的确始终没有进行交流。Pete下班了,他从餐馆里走出来,一边把怀里的钞票数了数。他还是没改掉这种习惯,总是没什么防备,于是从旁边的路灯下走过来几个人,手里玩着几把弹簧刀,朝Pete晃了晃,让他把钱交出来。

他还没出手把这几个人放倒,Petey和Peter就从旁边的屋顶上跳下来,把他们都揍跑了。Pete惊讶地看着他们,很明显没想到他们会出现在这。Petey低着脑袋,而Peter看上去则脸色阴沉。

“兄弟会议。”他宣布道,一只手抓住了Pete的手腕,像是避免他逃跑了似的。

 

之后,他们的房租分担变成了Pete负责45%,Peter是35%,而是Petey是20%。Pete回去好好上课,还是把奖学金补了回来,Peter给号角日报交照片,自己也会去咖啡馆当一会儿服务员,还找了几个实验项目。Petey因为年龄原因,还只能靠奖学金和帮Stark先生做点杂活。不过他不知道怎么地,找到了一个家教工作,放学去教小学生做作业,也能挣来一点钱。

至少以后,Pete再把派搞砸时,他们出去吃饭的钱已经很剩余了。但两个弟弟明显也变得节约了很多,Petey总是开玩笑说,他们要给Pete省下去高级餐厅的钱,也得给Peter省去高级餐厅的钱。

Peter敲了他的脑袋一下,但他们都知道,Peter的确有足够的积蓄带Gwen去高级餐厅了。毕竟他们的兄弟关系可是没有秘密的。

 

 

FIN.

 

三兄弟还挺好玩的,哈哈哈,写了我心目中的三个人的相处模式!

乱七八糟地结束了233333希望岩岩不嫌弃!再次祝岩岩生日快乐哇w!

 

 


评论(15)
热度(530)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