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Prison Cemetery(又一个……邪教??)

Attention:

1、很早之前就摸了一点的又一个……呃,邪教?今天摸了一点把它摸完了。

2、来自漫威的古早连载《Exiles》,这是一个主打多元宇宙主题的连载,讲述的是Blink(《逆转未来》中范冰冰姐姐的角色)带领一个由来自不同宇宙的成员组成的小队,修补平行宇宙中漏洞的故事。有点像FGO的人理修复那样的(

接着他们发现了一个和他们定位相似的小队——叫做Weapon X。但与他们不同的是,X武器小队的队员手法比较粗暴,行事风格也更为血腥。X武器小队的成员也非常丰富多彩,这些我留到最后做科普吧,现在就先说一下贱虫w

Wade Wilson是来自Earth-5021的雇佣兵,和616的设定基本一致,但不同的是,他看上去似乎话少了许多,变得更严肃了……?

Peter Parker是来自Earth-15的杀手,代号TheSpider。重点来了,Peter在这个世界里,是一个被屠杀共生体附身的疯子杀手(mass murderer),罪恶生涯可观,甚至被判处连续无期徒刑67次。他性格恶劣,打架凶残,而且很喜欢“伤害别人”(Hurting People)。不仅如此,由于受到过改造,Peter还是个冻龄体质,他死时四十二岁,但外貌看上去却不超过十四岁。

大家感受到了吗,这有一股官方性格互换的味道(

而且,Peter的人设看上去真的好诱人啊!在同一个小队,合法十四岁,加上Wade的严肃雇佣兵设置,真的不要太诱人好嘛!!

我还是下了手,请大家不要打我,抱头(

3、写了在Weapon X组建前,两个人在监狱里相遇的故事。两个人在Exiles里其实出场不算多,我也没有把Exiles看完……所以从背景设定各方面来说,这篇文基本就是捏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监狱故事,但它的背景很明显是没有什么漫画依据可言的,所以请大家不要相信这个虚假的故事(x)

4、有些许血腥描写。这是真真正正的双黑哇!

 

 

OK?

再次预警,这真的是没有什么依据的捏造故事!如果大家可以接受我这种瞎几把乱设定的毛病,请往下看吧呜呜

 

 

Prison Cemetery

by AOzero

 

有些人会把监狱当作是自己的家。这句话听上去很怪异,但在这个监狱里,这句话表达可谓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实。这是一个位于多重宇宙交界处的监狱,非要说的话,这个监狱是许多跨宇宙旅行者联合成立的,用于实施对跨宇宙犯罪的刑罚。这里关押着数不清的罪犯,大多罪犯都来自不同的地球,在各自的最高法庭得到了跨宇宙犯罪的审判后,便被送到了这儿。这里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是独立于其他地球的,漂浮的巨大的监狱方舟。

Wade进来这儿已经有两三次了,虽然不算是熟客,但也还算小有名气。因为他标志性的浑身疤痕,这儿的人都知道他是雇佣兵Deadpool,但比其他地球的Deadpool都更像野狼。他形单影只,但却犯下了许多骇人听闻的谋杀罪。他比一般的罪犯更让人闻风丧胆的是,他不需要纠结团体,不需要站在权力顶峰才能把一个群体的存在抹消。事实上,他仅靠一个人,就可以实现很多一定要钱和权才能达到的毁灭。即使是犯罪首领也会对这样的疯子退避三舍,所以Wade在监狱里还算过得不错。前几次,他被放出监狱,都是有钱的雇主找上门来。而这次,罪犯们当然也不觉得这儿可以留住他多久,Wade就连越狱的心思都没有,每天在监狱里吃吃喝喝。

狱警们当然也听说过这个麻烦精的故事,但自认为自己有权利的人就总会打这样的麻烦的主意。他们会找Wade的茬,也会故意使唤他去干什么活,Wade看上去却很不介意,经常帮狱警擦擦警棍,但只要他们其中有谁嘲笑他一句,他立刻就能把那人的牙齿全都打下来,一颗一颗地排好放在桌子上,暗示着我帮你们干活只是因为我心情很好,而不是因为想做你们的饭后消遣。

但这些狱警永远都不会长记性,用Wade原舍友的话来说,就是这些人的牙齿永远都会在第二天长齐,等着Wade去把它们打下来。Wade的原舍友是一个来自奇葩的紫色地球的家伙,他身上长着紫色的肿块,眼圈是白色的。Wade听说他的罪名是把那个地球的五十个核电站一起引爆了。紫色地球是否还幸存,Wade不知道,但他的这个舍友很快就出狱了,在Wade迎来他的新舍友之前,Wade一个人也过得很快活。

他和新舍友其实见过几次面,Wade在看见那张脸的第一个瞬间才反应过来,他见过这个叫Peter的家伙不止一次。事实上,他们应该碰面过三次了。

第一次,是Wade这次刚进监狱不久,狱警让他们排成一排,往各自的房间走的时候,Wade看见迎着他们队伍过来,是一个被狱警们围着的推车。推车上有一个囚犯,他的手被裹在束缚衣里,全身被绳索牢牢固定住,Wade上次见到这么夸张的束缚,还是他看《汉尼拔》第三季的时候。更让Wade惊讶的是,他的视线向上移去时,看到了一张无比年轻的脸——或者说,那就是个小孩的脸,看上去不过十多岁,眼神清亮,脸部轮廓都不怎么明显。那个孩子微微扭过头,视线和他对上,Wade发现他的额头和颈部都有些发红的擦痕,但他的眼神却亮得渗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现状。

他朝Wade弯了弯嘴角,推车晃动了一下,继续往前推去,Wade只来得及看见那孩子额前的头发散落下来一些,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些阴影。

Wade从来没想过他会在监狱里见到一张那么年轻的脸,所以他当然记住了这个叫Peter的家伙。他忍不住自己的好奇,这么年轻的小屁孩,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掉落进这个地狱来的?

Wade第二次遇见Peter时,是他因和Peter的偶遇而感到讶异和好奇的不久之后。狱警又一次把他叫去干活时,带他到了监狱的后方。经过一扇封闭式的大门后,他被带到了一个狭窄的小房间里,这个房间的一面墙是巨大的玻璃,外面站着两个看上去就是高层的家伙。Wade走到了房间的中央,那就是他第二次看见Peter的时候。仍然是被固定在立起来的推车上,仍然是勒过他全身的绳索。狱警递给他一根电击警棍,说了最简单的两个字,不是“擦擦”,不是“傻X”,而是“打他”。

Wade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警棍,又看了看那个被捆住的小屁孩。他看上去比上次见到憔悴了一些,但仍然眼神发亮,直直地盯着Wade,一点恐惧都没有,反而写满了好奇,似乎正在期待Wade的反应似的。

长时间的安静后,Wade松开手,让警棍掉落在地上。他把所有进来揍他的狱警都砸到了那块玻璃上,正对着那两个高层人士的脸。

“我不打小孩。”Wade说。

广播里有声音传过来,听上去咬牙切齿,“他不是小孩,你这个天杀的——”

“那我也不打。”Wade踢了一脚地上的狱警,“我要回房间了。你们谁给我带个路?今天的打杂我要请个假,亲爱的老板们。”

两个狱警打开门,一个把他拽了出来,另一个战战兢兢地走进了房间。Wade没能看清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那个狱警捡起了警棍,接着他就听见了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和骨头被折断,血肉被穿透的声响。他没来得及回头,门已经在他身后关上了,而老板们把他送回了房间。

没过多久,Peter似乎被那些高层放了出来,被和他们关在一块儿。到这时候,Peter还不是Wade的舍友,Wade只在食堂见过他。那时候大块头Alex把食堂搅得一团糟,食堂的后半部分变成了群殴的擂台,而Peter就坐在擂台的前方,看上去对他们的斗殴兴致缺缺。Wade坐在观众席的后方一些,在一个餐盘飞过来时低头躲了躲,但Peter却看上去丝毫不为所动。他吃完了,还站起来,从擂台的正中央穿过,去把餐盘还给厨房。

他转身回来时,Alex揪住了他的领口,Wade没有站起来,他有些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对Peter一无所知,但如果这个小屁孩没有一点实力就敢做出这么挑衅的举动,那只能说真的是个蠢蛋。Peter牢牢地站在地上,似乎在开Alex的玩笑,在Alex气得大吼一声时,旁边一个人忽然跑过来,凑着他的耳朵和他说了些什么。

Alex的拳头慢慢地放了下来,攥着Peter领口的手也松开了。Peter朝他笑了笑,慢悠悠地走出了食堂。

这让Wade对他的好奇愈发加深了。他询问过几个监狱里的“万事通”,得到的信息却零零散散,但他们的结论都是:那是个不好惹的角色。Peter没有任何后台,也不是什么超级犯罪组织的成员,但他和Wade一样,是一个孤身一人的疯子。

Wade知道孤身一人是什么意思,在犯罪背后故事里,孤身一人其实不一定是坏事——这意味着,你没有什么为人所知的弱点,没有什么来自感情的牵扯。这样的家伙,加上疯疯的脑袋,自然会让许多罪犯望而却步。

但这还不够,他还想知道更多。

于是第四次,Wade在独自居住几周后,得到了一个新舍友。Peter爬到上铺去的时候,Wade甚至能看见他露出来的脚踝,白得惊人,而且看上去瘦弱得似乎一捏就断了。他把东西放到上铺去,又爬下来。

“你好,我是Peter。”他说,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微微眯起,“是我自己要求换到这个房间来的,我之前对你那天选择扔下警棍的行为感到安心,毕竟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可能我们就不会是舍友了。但我听说了你的能力,关于你如何能自愈……我知道你完全没有什么担忧,但你没有下手……所以我认为我们也许可以成为好舍友,你觉得呢?”

Peter是个话很多的家伙。不是说Wade话不多,他也经常会和自己自言自语,把他周围的人烦个半死之类的,但Peter比他烦人得多。他总是在说话,但并不粗俗,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些许礼貌的,虽然他会说脏话,但甚至咒骂时都会笑眯眯的。他看上去可能只有十五岁,但Wade已经在和他的几次对话中无意得知,他被判处了连续几十次的无期徒刑,而这似乎让他很骄傲。

Wade见过一两次Peter的能力,但他到现在也说不清那是种什么东西——在他的手指尖,有时候会有猩红色的,看上去像粘稠的液体的东西延伸出来,像一条血液凝结成的鞭子,但Wade伸手去抓的时候,就会很快收回去。Peter似乎对Wade伸手来抓自己冒出来的液体鞭子的行为感到很有趣,总是会故意朝Wade伸出手,那些鞭子在Wade面前晃得让人心烦意乱,Wade伸手来抓时,他又很快把它们收回去。每到这时候,他都会咯咯笑起来,直到倒在床上,看上去就像个没长大的初中生。

Wade没有对他的行为表现过任何一次厌烦。事实上,Wade一直强压着自己的脾气,尽量让自己更宽容些。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但Wade的确没办法对小孩子发很大的火,这可能算是他不能被仇人知道的弱点之一。Peter看上去最多只有十五岁,Wade总会莫名其妙就开始照顾他,比如把赖床的Peter叫起来去吃饭,如果他一直赖着不起床,Wade就会出去给他带点东西回来。一开始Peter对他带回来的东西挑三拣四,Wade还咒骂过他。Peter像个三岁孩童一样,撇着嘴,看上去很不高兴,甚至很难过,Wade就又心软了,第二天又避开他不喜欢吃的东西,重新带了一份回来。除此之外,他还会带Peter出去平台上转转,陪他去图书馆坐一会儿,帮Peter拿放在高处的书,以及去Peter最喜欢去的监狱墓地,坐着聊聊天。

Wade都有些说不准这是什么情况,但他比Peter年长许多,甚至有种把Peter当成自己小孩养的感觉。Peter倒是很能放肆享受Wade给他的待遇,他甚至会躺在Wade的床上,让Wade帮他穿鞋子。如果Wade骂他,他就跳起来向Wade撒娇,直到他妥协为止。

“你肯定会成为一个好爸爸。”Peter笑眯眯地说,一边把脚搭到Wade的腿上。Wade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把鞋子往他脚上一套,又掐了他的脚踝一下,让他惨叫出声。

直到Wade知道了Peter的真实年龄——他们又一次在监狱墓地坐着的时候,Peter告诉他的,似乎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一切的错只是Wade自己没有开口问。Wade知道Peter比自己还要年长一些的时候,心里的感觉甚至不能用复杂来形容,而是一种想把Peter掐死的杀人冲动。

但他箍住了Peter的脖颈,对方就抢先转过来,咬了他的脸一口。Wade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打架方式,Peter就自己先笑开了。

Wade本以为,他知道Peter的真实年龄后,事情应该会有点转机。Peter只是身体没长大,但他可是比Wade还年长的人,Wade也必要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养。

但事实上,什么都没变,他仍然每天负责给Peter带饭,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带他到外面转转,从“百货店”那里给他买一些小玩意儿。有一次,Wade甚至在“百货店”那里弄到了一根从外面递进来的冰棍,他带回去交给Peter的时候,冰棍已经有些融化了。Peter舔得满手都是,又用他黏糊的手来捧Wade的脸,在Wade嫌恶地躲开的时候,他就笑着用Wade的衣服擦自己的嘴。

Wade很想发火,哪怕一次,但Peter看上去只有十五岁,Wade真的骂不出口。甚至连Peter说脏话,Wade都会有罪恶感——Wade总觉得,Deadpool的职业生涯可能得提前终止了,因为他连小孩都打不过。

让Wade更担心的事情也在意料中发生了。Wade在一天半夜里惊醒的时候,发现Peter伏趴在他身上,他的脖颈感觉到一阵细细密密的温热,这让他心里警铃大作,猛地坐起身来,脑袋差点撞到床头的墙。

“你在做什么?”他问。Peter还趴在他身上,轻声笑起来。

“嘘,”他比了个手势,“你的警戒心退步啦,这样会很容易被人杀掉的,Wade。”

Wade皱起眉来,试图完全坐起身来,“这个之后再说,我是问你现在在做什么?”

但Peter死死地压在他身上,脸贴在他的脖颈,张开牙齿碰了碰。Wade意识到,他刚才感觉到的痒麻感,就是Peter这么做带来的。他把鼻息全都呼在Wade满是疤痕的脖颈,手摸进了Wade的囚服,大腿贴着Wade的大腿。

Wade感觉自己身上的疤痕都在发疼,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Peter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他扳着Peter的肩膀,让他直起身子来。

“不,Peter。”他摇摇头,看上去非常严肃。

“试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对不对?”Peter嬉笑着说,“只要我们小声点,没人会发现的。”

“不,”Wade说,“问题是,你看上去只有十五岁。”

“这是问题吗?这难道不是好事?”Peter眨眨眼睛。

Wade差点笑出声来,但他忍住了。

“别担心,我虽然看上去是十五岁,但该长好的地方都没有问题了。”Peter抓住Wade的手,引导他来触摸自己,“不相信你可以自己摸摸看,嗯?Daddy?”

Wade把自己的手收回来,“你真的该睡觉了,Peter。”

他把Peter搂到怀里,把他放平到床上,自己爬到了上铺。

“别再爬上来了。”他瞪着Peter说,“我只警告你一次。”

但Peter从来不会听警告的,不到一会儿,他就又爬到了上铺去,压在Wade身上。Wade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被逼良从娼的可怜蛋,差点被Peter把裤子都扒了下来。他们翻腾了一晚上,Wade还是勉强保持住了自己的贞操,但Peter生了好几天的闷气。

Wade知道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Peter气消了以后,又开始每天缠着Wade,时不时就要咬他的手臂一下,或者亲他的脸颊,非要Wade抱着他睡觉。Wade知道他的意图,但Peter也是个狡猾奸诈的家伙,他知道自己只要撒娇,Wade就一定会点头答应这些要求。他就像是铁定了心似的,一定要和Wade“更进一步”,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爬到Wade的床上,试图脱掉Wade的裤子。

过了几周之后,情况没有任何改变,监狱里甚至都开始有传言了,许多人看见Wade的时候眼神都非常复杂,这样的情况让Wade真的有些抓狂。Peter没有一点收敛的迹象,甚至在别人询问的时候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说Wade和他是对方的东西。虽然Wade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Peter自己说这是超级好朋友的意思,Wade一点也信不过他。

即使如此,Peter也开始陪Wade出门吃饭了,他们在食堂里面对面坐着,Wade就必须承受来自各个方向的视线灼烧,这里一定有很多人认定他是个变态了,对一个小孩下手,虽然他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很会撒娇的小恶魔已经将近四十岁了。

他们在一天出去晃悠的时候,一个狱警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Peter的肩膀擦到了那个狱警的手臂,那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着一圈修理不当的胡子。他眉毛稀疏,蠕动着嘴唇,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脏得吓人。Wade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立刻看向了Peter,后者肯定已经听见了,但眼睛仍然亮得很。

“怎么了?”他微微抬着头问。Wade搂过他的肩膀,低声问他:“刚才那个人是谁?”

Peter偏过头看了看,轻松地说:“是上次代替你来电我的狱警,他们想测试我的能力是什么。我在他的右边大腿上留了个洞。我猜那里可能有个疤了,他一定很讨厌我。”

Peter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朝Wade弯弯嘴角,看上去却一点也不在意。Wade皱皱眉,一边和他一起走回房间,一边问他:“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来着?”

Peter在这时候告诉了Wade自己不同常人的地方——那些猩红色的血鞭子,实际上是一种共生体,带着强烈的屠杀欲望的共生体。它们会在Peter遭受危险的时候保护他,或者在他想杀死谁,伤害谁的时候,听从他的想法。它们一直依附在Peter身上,谁也无法将它们剥落下来。

“其实它们甚至覆在我身上,为我做一套制服。”Peter轻声说,“但我不能在这里这么做,否则他们可能就不会把我关在这一片了。”

Wade点点头,但他也知道了为什么Peter会和自己关在一起——因为Wade的能力,不会出太大的意外。Peter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似的,朝他走得更近了些,贴紧他的手臂,说:“如果不是你做我的舍友的话,我可能会杀了别人的。”他说得很认真,眼睛却始终发着亮光,仍然像是个小孩似的。

没过几天,Wade就意识到,Peter从来不是什么喜欢在杀害这方面开玩笑的人。他在和“百货店”交流的时候,Peter从旁边走过来,背着手,说:“Wade,你能过来吗?我有话和你说。”

Wade本来不是很想理会他,但看他一直背着手,低着头,站在旁边等待着,只好提前结束了交易,转过去看着他。Peter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忽然把手递过来。Wade低头一看,发现他两只手的手心全都是血。

Wade心里一惊,猛地握住他的手,遮住他的手心,环顾四周确定没人看见,才低声问:“这是谁的血?你的?”

Peter摇摇头,说:“你跟我来,你得帮我个忙。”

Wade跟了上去,Peter带着他一直走到囚犯们的操场后面的空地,这里一般没什么人来,Peter就带着他走到一棵枯树下,扒开那里的草丛。Wade看见了一具尸体,或者说是尸体拼图,人体零零散散地掉落在草堆里,但Wade还是看见了脑袋,是那个狱警。

Wade咒骂了一句,“你做了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Peter解释道,“他想杀了我,我当然得做出反应来……但我一开始只是想把他的腿拽下来,因为既然他不喜欢,我就想着干脆帮他个忙,把那个疤给解决掉……结果我好像拽错了腿,所以我打算弥补一下,但是他挣扎得有些用力,我没有麻醉效果,可能就有些……”

“好了,我不需要更多细节了。”Wade摁着额头说。他深吸了一口气,肺里都钻进了浓重的血腥味,“我们得想办法处理掉这具尸体。”

“你帮我把他运到监狱墓地吧。”Peter说,“那是我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Wade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他在清洁工那儿弄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垃圾袋,把这些拼图塞了进去,再沿路开些钱,轻松地就把尸体运到了墓地里去。这里毕竟是个混乱的监狱,发生什么事都不算稀奇,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他们用铲子挖了个坑,Peter动了动手,那些猩红色的共生体钻出来,把塑料袋里的尸体一块一块地拿出来,在坑里拼出一个大体的人形。做完这一切,他们才开始往里面填土。

Peter用手拍平土坑的时候,Wade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那真的是一个青少年的脸,年轻,毫无棱角,眼神透明,有一点点刚长出来的胡茬还没剃干净,一点点刚刚要消退的雀斑还留着痕迹,但他刚在土上把手上的血蹭掉。Wade轻轻咳了一声,忽然问:“你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

Peter回头看了他一眼。本来这样的问题,对他们这些杀人惯犯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隐私了,但Peter轻声回答了他:“刚刚十五岁的时候。一个劫匪,抢了一个老头子的车,开枪把那个老头子当场杀害了。我刚好就在那附近,追上了他。”

这个回答让Wade有些惊讶,“所以你是为了正义杀了他的?”

Peter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不,只是为了平缓我的愤怒。”

他站起身来,在囚服上蹭了蹭自己的手,Wade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不要擦在衣服上,去洗手。”

Peter抬起头来,弯起嘴角,看上去又开心了不少。晚些时候,他们回到了房间里,Wade在Peter又一次往他身上扑的时候叹了口气。

“你难道不会累吗?”他叹息着问。

Peter把脸埋在他的腹部,蹭着他的衣服,低声说:“拜托,Wade,你干我,或者我干你,或者我们互相都没关系的。”

“别说那个词。”Wade皱起眉毛来。

“求你了。”

Wade又叹了口气,他咬咬牙,把Peter拽起来。Peter的脸一露出来,就得逞地弯起嘴角,刚才那种低落的氛围立刻无影无踪。Wade捂住他的嘴,朝他恶狠狠地嘘声,让他不许再笑了。他用一条背心扯成布条,盖住Peter的嘴,在他脑后系了个结,避免他声音太大——不知道为什么,Wade总觉得Peter就是会把这种事情宣扬到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一步的人。不是说Wade介意被他宣扬,但毕竟,Peter看上去就是那种,传出去以后Wade的罪行又会加深一些,他是变态的传言就会彻底坐实的模样。Peter朝他张开双手,像是小孩子寻求拥抱似的,于是Wade俯下身去,把他搂到怀里,一边把他的衣服脱了下来,扔到了床脚去。

 

Wade在出狱前几天,又去“百货店”那里搞到了一桶冰淇淋,但递到Peter的手里时,还是化得差不多了。Peter用勺子搅着冰淇淋,一边坐在床边晃着腿。他忽然问Wade:“你知道我最喜欢做什么吗?”

Wade在翻看一本新到的杂志,回头瞥了他一眼,“做什么,折腾别人吗?”

“不,我最喜欢伤害别人。”Peter凑近了他一些,“所以如果别人伤害了我,我也不会介意。事实是这样的,如果你想对别人做点坏事,那如果别人报复回来,对你也做点坏事,你不应该感到生气,反而应该接受。所以我喜欢伤害别人,如果别人伤害我,我也觉得没问题。”

Wade看了他一眼,Peter就把脚搭到他的腿上,问他:“那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吗?”

Wade没回答,只是把杂志放到一边去,握住Peter的脚踝。Peter没躲开,只是咯咯笑起来,说:“我最喜欢你的地方是,就算我伤害你,你也不会报复我。”

“这可不一定。”Wade说,“我和你一样,是个罪犯,Peter。也许我的罪行没有你严重,但我杀过的人可能和你一样多,你可别忘了这一点。”

“我可没忘,是你一直没把我当成罪犯,”Peter动了动腿,把勺子叼在嘴里,“直到我杀了那个狱警,你才真的意识到了,真的反应过来了,是吧?但即使如此你还是没改变。”

“我就知道那是个测验。”Wade把他的脚推开,Peter笑了起来,把冰淇淋放到一边去,凑过去咬了Wade的脖颈一口,嘴边还黏黏糊糊的。Wade感觉自己已经逐渐习惯了,而他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Wade出狱后对雇主提出的第一个雇佣要求,就是把Peter从监狱里弄出来。虽然费了点力气,但那毕竟是不受任何地球管辖的监狱,只要有钱,什么都行得通。Peter从监狱走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Wade抱起来转了个圈——他的力气可真不能小看。

他们不是什么好人,Wade当然知道,Peter曾经就说过,他其实一直把监狱当作自己的家,如果他有一天死了,一定会埋在监狱里,所以他在监狱里最喜欢的地方就是监狱的墓地。但Wade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Peter需要一个地方去平缓自己的愤怒,那他们可以找个更“光明正大”的理由来。

Peter听过他的提议,不停惊呼,说Wade真是世界上最坏的罪犯了。但他们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Peter握住Wade的手,同意了他的提议,然后又咬了他的鼻尖一口。

 

这就是他们加入X武器的开端,但Wade不得不说,这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Vision第不知道多少次来到他的房间,告诉他The Spider又一次背叛了队伍,和其他宇宙的罪犯队伍跑了的时候。

Wade叹了口气,结果Vision递过来的纸条,上面只有非常简短的一句话:他们提供更好吃的冰淇淋,所以我走了,不要生气!爱你。旁边还画了一个吐舌头的笑脸。

Deadpool把纸条扔开,摁着额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才从椅子上站起来。

“别和其他人说,”Wade拍了拍Vision,“给我一天时间,一定会把他抓回来。”

Vision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Wade居然在他的脸上看出了怜悯,这表情自从他出了监狱以后就很少再见到了。

Wade把背包收拾好,背上武器,出门去了,因为他很可能得把Peter的其他队友都解决了,才能把他揪回来。

 

 

FIN.

 

真心实意的瞎写,谢谢大家不嫌弃(

 

最后的一些小补充!

放一下《Exiles》中,X武器小队的图片w

以及,《Exiles》是个很神奇的系列,它真的足够冷门,销量也很低下,但居然连载了一百多期……目前也缺少汉化,大家如果想啃生肉也可以试试,但老实说剧情上来讲,我看了几期,觉得也就……一般般23333

不过是我自己的感受,大家如果喜欢可以试着看完!

X武器小队的其他成员还包括第一波的狼叔,DD,第二波的She-Hulk,Storm,Vision,Iron Man之类的……真的非常神秘了。这个世界的铁罐也很厉害,之前还试图引发世界大战啥的(

最近,Exiles还开启了新连载,重启后成员进行了更新,更加神秘了……电影里的女武神,还有金刚狼宝宝都在……就非常神秘兮兮。

 

标题是监狱墓地的意思,来源于《Exiles》系列里,Peter死亡的时候,被埋葬在自己原本的世界的监狱墓地里w

 

这个故事真的完全捏造,请大家不要相信23333但我就觉得队友真的很能写嘛,而且还是真真真的双黑呢!!(

评论(36)
热度(472)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