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uperfamily】Little Crying Monster(MCU的SF)

Attention:

1、Superfamily,MCU,也就是盾铁+虫的故事。

2、复联3部分剧情涉及预警,不过是糖,真的(

3、我也要激情码SF了,我真的很想吃SF糖,结果浓大佬捅了我一刀,哼,不高兴,所以她想让我带贱,我也不给她带(你这个人)

4、梗概:Peter是个爱哭鬼,Steve一看见他哭就心疼,而Tony对这感到头疼。

 

OK?

 

 

Little Crying Monster

by AOzero

 

Bruce抬起手指,指了指实验室的门口,Tony这才从实验数据里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看见Steve抱着双臂,靠着实验室的门站着,一副“我们现在就得谈谈”的架势。Tony不知道他站在那多久了,但Steve皱着眉抱着手的样子让他有些心里发虚。他向Bruce打了个继续的手势,朝Steve走过去。

“怎么了?”他问。Steve朝Bruce露出一个微笑,把Tony拽到一边,轻轻咳了一声,说:“Peter哭了。”

Tony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做出仰天长叹的姿势,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咬牙切齿地问:“他又怎么了?”

Peter现在五岁,正是小孩开始学会和大人顶嘴,和大人反着干的时候,又正好是泪腺发达的时候,动不动就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像是什么巨大宝石一样不停砸在地上,Tony都怀疑他是不是什么抽水机,发生什么事就会不停抽水,还会发出呜呜的声音。

Tony对Peter也已经过了那个怎么看怎么宝贝的时期,Peter三岁之前他觉得Peter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爱最特殊的小男孩,三岁之后发现他真的是世界上最烦人的小男孩,而且还每天都绕着Tony转个不停,Tony想甩都甩不掉。

Steve就不一样了,Steve还是对Peter那么有耐心,好像永远不会对Peter感到厌烦。

“他说你叫他哭哭怪兽。”Steve说,他的眉头揪紧在一起,让Tony愈发有些心虚了。但他还是保持着一个成年人该有的风度,坚持说:“难道他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哭吗,还不能让人说说?再说,我又没指着他说,他怎么知道的?”

这次换Steve夸张叹气了,“Tony,你又不是不知道,Peter虽然会坐在旁边玩,但他总是会偷偷听我们说话。你跟Natasha他们说他是哭哭怪兽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全都听见了。”

“我说过他多少次了,不要偷偷听大人说话,”Tony抓了抓脸,“他就是不会听。”

“那是因为他很在意你对他的评价,”Steve摇着头,“听着,Tony,他才五岁,你说这种话会伤他的心。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开玩笑,什么不是,他只知道他的自尊心会受伤害……”

Tony站在原地,抓着脸,听着Steve念叨着教育方法,听了半天才不耐烦地挥挥手,说:“行,行,晚点我送他点东西总行了吧?现在忙,等会儿再说。”

Steve还没说完,Tony就转身回了实验室。Steve暗自叹了口气,最近Tony对Peter总是很容易丧失耐心,Steve也能理解,毕竟Tony最近忙得焦头烂额,而他的性格就是,如果在他忙得要死的时候,有人还一直在他旁边烦个不停,他真的会立刻抓狂。再加上Tony真的没有什么带小孩的经验,而Peter最近又是最折腾人的阶段。Steve决定还是自己先去解决一下Peter,之后再来解决Tony的问题。

他走回了Peter的房间,看见男孩趴在床上,撅着屁股,脸埋在枕头里。他走过去,伸手去摸男孩的肩膀。

“Peter,”他声音放得很轻,“我说过你爸了,没事了,好吗?把脸露出来给我看看,你这样会闷到自己的。”

Peter没说话,只是挪动着躲开Steve的手。Steve没有放弃,反而一直伸手去扒他,直到Captain America用蛮力把自己的儿子从床铺上拔起来,抱在怀里。Peter扭来扭去,意识到挣扎不开,就放弃了。Steve揉了揉他的头发,感觉小孩哭得浑身发热,都出汗了。他看了一眼枕头,看见上面全都是眼泪。

“嘿,别哭了,你可是男子汉,对不对?”Steve伸出手,抹掉Peter脸上的花花的泪痕。他力气有些把握不好,把Peter的小脸都揉皱了。

Peter吸了吸鼻子,他哭得嗓子都有些发哑,好半天才说:“他为什么……为什么说我是怪兽呢?我才不是怪兽……”

Steve搂着他,说:“你当然不是怪兽了。我已经严肃批评过Stark同志了,他不能说你是怪兽,谁也不能说你是怪兽。但你可不能再哭了,不然他得过来笑你了。不只他,Natasha阿姨,Clint叔叔可能都会过来笑你,所以你不能哭了,嗯?”他用手掌把Peter眼角的眼泪抹掉,他的手掌很大,Peter就两只手抓着他的手掌,靠在他怀里。

“我们等会儿去找May婶吃晚饭,好不好?你想去找May婶吃晚饭吗?”

Peter眼睛还红着,好半天才点点头。

“那你就不能哭了,不能让May婶看见你哭,那会让她担心的。”

Peter看了看Steve,点点头,自己抹了抹眼睛,然后露出严肃的表情来,好像是什么坚强的男子汉重新站起来了似的。Steve朝他笑了笑,把他抱起来放到地上,开始给他找外出的衣服穿。

 

Peter其实的确是个挺爱哭的男孩,可能是他泪腺真的比较发达,可能是感情比较丰富,但他比起一般的男孩来说,掉眼泪的情况的确要多很多。一般他只会闷着声音掉眼泪,只是发出轻轻的呜咽声,但Steve到现在都还记得,八岁的有一天,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就听见了Peter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嚎哭声。他吓了一跳,急忙走到大厅去,看见Tony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Peter站在沙发旁边,张着嘴哇哇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还看见Bruce走过来,试图安抚一下Peter,但Tony立刻说:“别管他,让他哭!”

Steve急忙走过来,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蹲到Peter面前,问:“怎么了?”

Bruce摇摇头,朝Tony撇撇嘴。Tony撇了这边一眼,立刻大声说:“别管他,Steve,就让他哭个够。”

Peter仍然在大声哭,哭得眼睛都睁不开,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他也不擦。Steve被他哭的架势吓了一跳,把他搂到怀里,说:“怎么了?别哭,先说说怎么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别管他,Rogers,他以为哭一哭就什么都会有了,就让他好好哭一场。”Tony看上去真的很生气,他挥了挥手,“你知道他跟我要什么吗?他想要一个iPhone,就因为他们班的同学有。这有什么好比的,Peter Parker,你告诉我,这有什么好比的?你非要和人家比个高低是吧?”

Peter听见Tony还在骂他,哭得更厉害了,身子一抽一抽的。Steve伸手抹他的眼泪,他也还在哭,Steve只好看向Tony,严肃地说:“Tony!你别说了,我们应该好好和他谈谈,而不是这样——”

“我没讲吗?”Tony一下坐直了身子,“我讲了,什么好话都讲了,跟他说iPhone没什么好的,等他长大我会买给他,让他别这么小就和人家攀比这种东西。他还说他要拿着iPhone去和人家打游戏,我让他学点好,别跟着人家到处玩。但我说再多也没用,这小子坐在地上就撒泼,我能干什么?只能把他拎到这来,让他哭个够。Rogers,你别哄他,别让他觉得哭一哭就什么都有了,在我这行不通。”

他说完,又靠回沙发后背,盯着电视看。Peter已经哭得有些累了,抽抽噎噎的,Steve拍着他已经发热冒汗的背,低声说:“我们先回房间,好不好?”然后就把他抱起来,往房间里走。Peter搂着Steve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泪鼻涕口水把那里蹭得一片湿,Steve把他抱回房间,哄了半天,才终于把他哄乖,Peter也哭累了,Steve就让他盖上被子睡觉了。

他走出房间,又回到了大厅里。Bruce见他脸色不佳,于是问了句:“Peter怎么样了?”得到回复后,就端着自己的咖啡逃出了大厅。Steve走到电视旁,把电视关了,走到Tony旁边。

“我们得谈谈这事。”他说。

Tony的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朝Steve挥挥手,“这次我不认错。他才八岁,要什么手机啊?”

“我知道,我们当然不会给他买手机。”Steve说,“但你也不能这么凶他,我们得给他讲道理。”

“我讲了,没用啊,”Tony摊开手,“你真的该看看他怎么跟我撒泼的,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怎么拉都不起来,就非要那个手机,气得我把他直接拎到这来了。”

Steve捏了捏鼻梁,“那还不是因为你之前什么都玩具,只要他开口要就都买给他?然后现在他就这样了,觉得你肯定也会买手机给他。结果你不同意,他当然不能理解了。这样下去不行,Tony,你得做出一点行动,别让孩子觉得你一天晴一天阴的。”

“我本来就是一天晴一天阴!”Tony不服气地说,“我现在还是暴雷雨!”

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居然有些忍不住被他逗笑了,只能咳了咳,说:“总之,我和他好好地说了一下,你也知道,鉴于他的身份,总会有人问他为什么作为Stark的儿子还什么都没有。”

“没有就没有,八岁干嘛要有手机?”Tony撑着脸说,“没有手机又关那些人屁事。”

“这不是重点,”Steve叹了口气,“Peter可能在学校里有状况。他说他不想和别人不太一样,这会让他受欺负。但他不愿多说。我想可能有人会欺负他。”

Tony一下就坐直了,直直地看着Steve,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有人欺负他?”

“我也只是猜测。”Steve揉了揉Tony的肩膀,“但我们得注意一下这个情况。”

Tony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就被Steve皱起的眉毛堵了回去,他咳了咳,说:“行。我倒是要看看现在的小孩什么个意思,Stark的儿子没手机都要被欺负。他现在怎么样了?”

“哭累了,睡着了。”Steve说,“但你得找个时间去和他聊聊,否则他可能会一直生气呢。你又不是不知道,Peter那倔脾气。”

“如果他没那么倔,长得倒还挺可爱的。”Tony叹息了一句,Steve弯起眼睛,笑起来,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Tony嘟囔了一声,示意他之后会去找Peter和好的。

第二天早上,他就去叫Peter起床了。Peter果然还在生气,听见他的声音也就往被子里钻得更深一些,Tony就动手去把他从被子里剥出来。Peter急得很,挥手去打他,眼眶一下就红了,好像委屈得紧。Tony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臭小子,你还敢打我,看我不收拾你。”他跳上床,把Peter压得紧紧的,伸手去挠他的胳肢窝。Peter躲来躲去,太痒了,忍不住笑了两声。

“这不是笑了吗?”Tony得意地说。男孩立刻又抿紧嘴,用力推了他一把。Tony顺势倒在床上,唉哟叫疼,说:“打得好疼啊,我输了我输了。”

他们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Tony侧过身去,把Peter搂到怀里。Peter用脑袋撞了撞他的胸口,没作声。

“原谅我了没?”Tony吻了吻他的发旋,“听着,你爹可能也跟你讲了,我们不能给你买手机,你的年龄还没到。但是,等你长大,我一定会给你买最好的手机,行不?现在,就先用别的代替一下——你想要智能手表吗?那种通话时按一下可以出现我们的全息投影的那种。”

于是Peter得到了他的智能手表,但没过两天就被抢走了。也正因为这个,Tony和Steve才找到了到底是谁一直在欺负Peter,并且好好地教育了那些小伙子一顿。

 

Peter渐渐长大后,也就不怎么容易哭了——开玩笑的,他还是很容易眼眶一红,但他已经学会不在Tony他们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了,而是自己跑回房间,把自己锁在里面。Tony最头疼的叛逆期还是来了,而且是在他和Steve彻底闹掰,没有再见面,只留着一部老旧的翻盖手机的时刻。没有Steve稳定的Peter变得更不听话了,会跟Tony顶嘴,还总是跑出去做些危险的事,即使Tony和他说过多少遍,让他只做一个邻居英雄就可以,但他居然还是能把一艘游轮劈成两半,把自己埋到工厂废墟下面。

Tony简直觉得自己一瞬间就老了好多岁,他每天夜里都很晚不睡,一直在给Peter的制服做升级改造,把所有能加的功能全都往里扔。有时候夜深了,他坐在实验室里,端起咖啡的时候,就会看一看落地窗外永远不眠的纽约。他伸手摸了摸裤兜,从里面摸出那个老旧的翻盖手机,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个电话,但他从来没有拨出去过,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阻碍了,而他甚至都说不清他的勇气到底是被什么绊倒了。

他盯着屏幕发呆,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响声。他转过去,看见Peter站在门口,穿着睡衣。他已经十五岁了,长高了不少,但看上去还是年轻得很。Tony把手机塞进抽屉,说:“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不过来得正好,过来过来。”

Peter闷不做声,走过来,站在Tony旁边。Tony调出悬浮屏幕,把一个建模拉出来,丢到Peter身上做了一下投影。

“嗯……不行,这里还得改了,脱掉脱掉。”Tony说,一边把建模捏起来,扔回去,又重新拎出一件来,“我看看这个行不行。”

他还没动作,忽然发现Peter低着头,看着地面,肩膀一抖一抖的。他愣了一会儿,把屏幕关了,问:“Peter?”

Peter没说话,只是走过来,伸出手来抱Tony,把脸埋在他肩膀里。Tony有些惊讶,尤其是肩膀上传来湿热的感觉,他伸出手,拍了拍Peter的脊背,“怎么了?快,你必须得和我说说。”

“我……我做了个梦。”Peter哑着嗓子说,“我梦见,梦见我死了。”

Tony心里一紧,虽然梦见这样场景的人不是他,但听到这个描述让Tony的心脏都被攥住了,他动了动,说:“胡说什么,那只是个梦而已。”

“可是它很真实!”Peter呜咽了一声,“我梦见我死了,然后你和爹地为了救我又见面了,但你们很难成功,一切都变得很混乱……我真的很害怕……”

Tony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鼻子也有些发酸,忽然想起那些一直困扰着他的梦境,他梦见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废墟里,看着所有人的尸体。这些人里没有Peter的影子,他一直以为,这是因为在梦里他无法想象失去Peter会是一种什么感受。但他在梦里失去了复仇者,失去了Steve,失去了一切,这个梦魇困扰了他那么久,最近他却觉得它们越来越真实了。

他不能告诉Peter这些。他只能搂紧Peter,亲吻他的脑袋,轻声说:“没事了,没事了,好吗?别害怕,你还好好的。”

Peter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把自己的眼泪抹掉。Tony摸了摸他的头发,说:“回去睡觉吧,没事的。”

Peter点点头,眼眶仍然泛着红。他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说:“我真的很想他。”

Tony哽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能看着Peter走出了实验室。他慢慢地坐回了椅子上,又把目光移向了外面的夜幕。他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一直到天际出现了曙光。

 

Steve再见到Tony的时候,对方看上去的确不怎么好——灰头土脸,浑身带伤。Steve走过去,站到他身边,轻声说:“嘿。”

Tony抬头看了看他,这是他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会面,谁也没料到是这样的局面。瓦坎达的人民在他们旁边来来去去,刚失去国王让他们惊慌失措,但剩下的复仇者和Shuri一起,勉强稳定了局面。Tony刚从泰坦星回到这儿没多久,还坐在树干上喘着气。Steve坐到他旁边,看着地面。

他没有问Peter怎么样了,因为他知道Spider-Man加入了战斗,而从那艘飞船上下来的只有Tony和Nebula两个人。他们坐在原地,Steve安静地听着Tony喘着气,直到他渐渐地平缓下呼吸。

“你头发变长了。”Tony头也不回地说,“还留了胡子。”

Steve笑了笑,说:“我想试着变得不同一些。”

“嗯。”Tony抹了抹自己的脸,“Barnes呢?放心吧,我已经不想,而且这次也没武器把他轰飞了。”

Steve微微皱起眉来,他抿着嘴,感觉那令人震惊的一幕还在他眼前重播,而且让他开口时都充满苦涩,“他……他消失了。”

Tony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Peter也是。”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Tony吸了吸鼻子,又抹了脸一把。

“他真是个爱哭怪兽,还不许人说。”Tony说,“最后那一秒都还在掉眼泪,还跟我说……”

“Tony。”Steve轻声说,他伸出手,抓住了Tony不停在发抖的手。Tony咬着牙,咒骂了一声,把脸撇朝一边去。

“Tony。”Steve又加重了一点声音,“别担心,我们会把他找回来的。我发誓,我们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把他,Bucky,Sam,T’Challa,把他们全都带回来。”

Tony又吸了吸鼻子,他转回脸来,看向Steve。

“如果他回来的时候,又抱着我哭,我一定要笑他,你可不能拦着我。”Tony说。

Steve弯起嘴角,笑了起来。他捏了捏Tony的手心,“我们会把他们带回来的,Together。”

Tony看着他,紧紧地回握他的手。

“Together。”

 

 

FIN.

 

 

真是头脑一热疯狂瞎写2333希望大家不嫌弃(

我真希望复联4快点Together啊!!真急人!(

MCU的SF是真好吃23333荷兰虫和萝卜铁CE盾真是可爱三倍,三倍!

 

评论(47)
热度(72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