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Show Your Scar(荷兰虫追RR贱系列6.0!)

Attention:

1、RR贱x荷兰虫,倒追系列6.0。最近真的需要发散一下对荷兰虫的爱了(

2、这篇有一点脏脏的部分,所以还是标个NC-17吧。只是一小段!之前说到过,这个系列后半部分的视角就变啦,现在主要是Wade主视角的身体试探(x)了www

3、虫追贱系列前几篇请走这:Made a Date(1.0)、1.5Glint (2.0)、Young Night (3.0)、3.5Dancing In The Rain(4.0)、Pancake Agreement(5.0)、5.5

 

 

 

OK?

其实没什么实质性内容x

 

Show Your Scar

by AOzero

 

用句玩笑话来说,Wade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永恒留疤”体质——当然了,他浑身上下可都是疤呢——而相反的,Peter就是一个“没有自愈因子伤痕却愈合得真他妈快而且还一点疤都不留真是令人嫉妒但Wade才不会说”体质,甚至Peter自己都说不清他的身体是怎么办到的。有很多次,Spider-Man前天才被反派折腾得鼻青脸肿,过了两天,Peter的脸就焕然一新了,像是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和Tony Stark那种被揍一拳就要顶着黑眼圈几个星期的人真是不一样。

当然,和Wade也不一样,虽然Wade也说不清,他身上哪些疤痕是新增的,哪些是陈年老疤,反正它们很快都会融入进快乐的疤痕大家庭里。因为再也不用担心疤痕会不会让他变丑——还能再怎么变呢?反正他已经够丑了——Wade再也没有把避免受伤、避免留疤这种想法留在心上。他的公寓里要说急救用品也不多,不少还过期了,但自从Peter经常来他的公寓后,Wade就不得不存了一个简便医疗箱在床底。

但好在,今天Peter是从大门走进Wade的公寓的,也就是说,他穿着便服,而且没有被打得鼻血四溅。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他走进Wade的公寓时显得有些一瘸一拐。男孩在Wade的注视下一瘸一拐地走到沙发边,像是个断了腿的匹诺曹似的。他坐到沙发上,把背包放到一边,呼出一口气。

“我可以脱一下鞋子吗?”他问,但是腿已经抬起来了。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懒得搭理他,Peter就自己把运动鞋脱了下来,曲起膝盖把腿收到沙发上,摸着脚踝嘶嘶吸气。

Wade走过去,瞄了他的脚边一眼,看见他在脚后跟上方贴了一个创口贴。

“这是做什么?”Wade问。

Peter往沙发里缩了缩,但还是摊开手让Wade看那个创口贴,“这双运动鞋是May婶新买的,有些磨脚……把我的脚磨破了点。我用创口贴挡一挡,但还是有些疼。”

Wade挑挑眉,“那不穿不就行了?”

“可是这双鞋很酷啊,”Peter摊摊手,“我觉得这还挺值得的。”

Wade摇摇头,站起身去,走到柜子边,一边翻找一边说:“你们这些青少年,穿个运动鞋都能磨破皮,我穿高跟鞋的时候都还能劈叉呢。”

Peter发出了一声断得有些突兀的笑声。Wade转过身来,指了指他,“不要被那种想象迷倒了。”

Peter又笑了一声,像是被人捏住脖子了似的。Wade走回来,手里拿着两个HelloKitty的创口贴。

“你该换换药了。”他说,坐到沙发上,伸手去握Peter的脚踝。Peter反应很快,他马上踹着脚挣脱了,一边快速退到了沙发的另一边。Wade还没反应过来,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Peter微微红了脸,朝他伸长手臂,“谢谢,我自己来就行。”

他用眼角瞥着Wade,似乎有些不太敢正眼看男人。Wade眨眨眼睛,伸长手,把那两个创口贴放到他手心里。Peter收回手,撕开脚后的创口贴,一边撕一边龇牙咧嘴。Wade看了一眼,那里的确磨破了不小的一片,红红的,应该出过血了。Peter皱着眉,把Hello Kitty贴了上去,盖住了两只脚上的伤口,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把腿伸直了。

Wade本以为这两处伤口也会像Peter以往的伤口一样,很快就会变得无影无踪,但事实却并非如此。Peter穿着这双鞋去上了体育课,结果当天就绕着球场跑了十圈,他跑着的时候倒觉得没什么,坐到Wade公寓的沙发上时就开始叫苦连天,一点也不像一个能和罪犯大战三天三夜(Peter自己说的,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的超级英雄。Wade又给了他两个创口贴——这次是《瑞克和莫蒂》——让他把鞋子换了。但Peter总觉得他可以驯服这双鞋子,就像驯服一匹野马一样,可能过程要摔下来很多次,但最后它会成为自己最自豪的坐骑。

Al居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而Wade则觉得这个青少年一定是因为太喜欢这双新鞋子,喜欢到显得脑子不对劲了。

Wade第三次发现他的伤口居然还没好的时候,是Spider-Man的艰难战斗夜,用上了钢铁蜘蛛制服的那种艰难。Peter跑到Wade公寓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Wade迷迷糊糊地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去冰箱里给Peter拿了罐酸奶,结果抬头才发现坐在他床上的男孩满脸都是血。

不得不说,看见一个学生仔满脸都是血和灰,坐在自己床上的景象让人实在有些胃部绞疼,Wade走出去,接了一盆热水回来,把毛巾递给了Peter。Peter试着给自己洗脸,但更让人胃部绞疼的事情发生了,他直接把热毛巾盖到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大声喊疼,把毛巾又一把拽下来,皱着眉,看上去似乎整个屋子都欠他几百万似的。

但他很快吸了口气,重新拧了拧毛巾,带上了视死如归的表情,就像是有着“这一次把我的脸疼掉了我都不会喊一声”的觉悟,但Wade及时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避免他再一次折腾自己的脸。

“我真的很想知道,”Wade说,“你之前的伤口都是这么处理的?为什么你现在还没变成牛油果二号之类的?”

他把毛巾扔回盆里,Peter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大部分时候是May婶在帮我,但她每次都展现得太担心了,我不想总让她那么担心……”

“那你就得学会——”Wade把毛巾拿起来,“像女孩化妆一样,你见过女孩化妆吗?”

Peter摇摇头。Wade捏起毛巾的一个角,去擦他脸上的污渍,“像是用化妆刷一样,你真的得关注几个美妆YouTuber了,也许我还能推荐几个给你。”

Peter轻轻地哼了一声,他一直盯着Wade——即使他有一只眼睛都被打得微微肿起,看上去有些滑稽,但还勉强睁开了一条缝,看着Wade。有一段时间他们两个人都没说话,直到Peter轻声说:“Wade?”

“嗯?”Wade哼了一声,帮他把另一边脸颊的灰和血擦去。Peter咧咧嘴,说:“没事,就是……就是觉得不说话有些尴尬……”

“别打扰我,行吗?你见过人为难化妆师吗?如果他们真的敢这么做,他们就得负担起相应的风险,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好的,好的。”Peter点点头,被Wade一把摁住了头顶,他一下就坐直没敢再动了,过了一会儿,才从唇缝里挤出一句:“对不起。”

Wade又哼了一声,把他耳朵后面和下巴的灰抹去了,毛巾扔回盆里搓了搓,拧干又擦了一道。

“至少现在看上去没那么限制级了。”毛巾被扔回盆里,Wade呼了一口气,“刚才你的模样简直就像刚从活死人黎明的世界,或者绿灯侠的片场逃亡过来的。”

他把床下的医疗箱掏出来,给Peter处理剩下的伤口。Peter一开始总是会嘶嘶吸气,后来就会嗷嗷喊疼,不怎么配合Wade的酒精棉。好在的是他破了皮的伤似乎都在脸上,不然Wade还真不知道怎么让Peter脱下衣服。这过程真的有些磨人,Wade总觉得Tony Stark和May Parker的耐心其实很令人佩服。

把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Peter倒到了床上,他身上的钢铁蜘蛛制服消退下去,露出他下面穿着的T恤和长裤。Wade给他找了件睡衣,把水盆抬到浴室里去。等他把一切都弄好,再回到卧室时,Peter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受伤比较少的那一边脸埋在枕头里。酸奶还放在床头柜上,男孩估计是累到连拆开它都忘记了。

Wade坐在床边,呼出一口气来。他回头看了看Peter,因为夏天的缘故,他连被子都不盖,只是穿着T恤和大了一圈的半截裤就睡着了,露出的腿上还带着些淤青。Wade的视线顺着他裸露的小腿看下去,看到了他的脚后跟,那里居然还有两个创口贴,而且居然还是Wade给他贴的那两个,左边瑞克右边莫蒂。

Wade皱起眉来,他站起身,走出去,拿了两个创口贴回来,这次是彩虹小马。他握住男孩的小腿,把他的腿微微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把那个旧的创口贴撕了下来。他看见创口贴下的皮肤都在微微发红,留下了一圈痕迹,在发白的皮肤上很显眼。再这么贴下去,可能就得发痒了。Wade用拇指搓了搓那片发红的皮肤,想了想,把创口贴放下了,反正这伤口看上去也快好了。

Peter的腿动了动,接着是轻微的哼声,窸窸窣窣的响动,然后是猛然的惊醒,Peter把腿抽了回去,转过身来。

“呃……Wade?”他说,Wade回头看向他,男孩移开眼睛,“你,你在做什么?”

“你的伤还没好。”Wade说,“不值得瑞克守护了,所以我把瑞克撕掉了。”

Peter皱皱眉,曲起腿,摸了摸脚后跟,疼得咧咧嘴,又因为嘴角的伤口被牵扯,猛地抿住嘴唇,看上去脸都快皱到一起去了。

“你身上哪里还有伤口不?”Wade问,晃了晃他手里的彩虹小马。Peter抿着嘴,摇摇头,仍然皱着脸。Wade叹了口气,只好把彩虹小马贴到了他的鼻梁上。

“行,完美!你自己把莫蒂撕下来吧。”Wade说,摆摆手,倒到了床上,把所有的被子都裹到了自己身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Peter再次盘腿坐在沙发上的时候,Wade居然还是在他的脚后看到了创口贴。Peter伸手挠了挠,Wade就抓住他的手腕,说:“你可不能再在这里贴着创口贴了,小鬼,别这么容易对药物产生依赖,这很危险的。相信自己,你能自己治好自己,我连癌症都自我痊愈呢。”

“可是真的很磨。”Peter皱着眉说,他嘴边的伤口刚刚结痂,所以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我换了一双鞋子,但这里还没好透,还是很磨脚。不过我申请不上体育课了,我给体育老师看了一眼我肚子上的伤……”

他忽然停住了话头,卡顿了一会儿,才说:“呃,我的作业好像还没做完……”

“等等,”Wade摸着下巴说,“是我幻听了还是什么?你刚才说你肚子上的什么?”

Peter张张嘴,“我肚子上的……疹子,我给他看了看,然后他说……”

“不不不不,我很确定我听到的不是这个词,是别的词,好像是别的什么东西躺在你的小腹肌上。”

Peter眼神飘忽,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Wade瞄了他一眼,说:“好。是那天留下的?我以为你的伤口都在脸上,至少你是这么说的。”

Peter呼出一口气,他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说:“不是什么大伤……我自己处理过了。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化妆,但处理不用镜子就看得见的伤口还是能行的……”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Wade抹了抹自己的额头,“我不是想当你的私人医生或者保姆,但你——我知道你最近一直在避免和我进行什么肢体接触,我难道会对肚子上有一道口子的你做什么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

“我没这么想……”Peter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屁股,他快速地看了Wade一眼,“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什么不太好?”Wade呼出一口气,“给看上去就很思想下流的老混蛋看看肚子不太好?”

“我不是那个意思——”Peter有些着急,他放下手,直直地看向Wade,过一会儿才说,“只是,上次……我觉得……那样不太好。”

“什么上次?”Wade问。Peter红了脸,他用手势比划了一下,“就是——我可以说出来吗?”

Wade忽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上次什么事,清晨的床上,青春期和一些光波打击,以及Wade自以为可以把“负心汉Peter”逼退的战术。Wade朝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示意他自己已经想起来了。

他们坐在沙发上,盯着对方看,Peter看上去早就想和Wade谈谈这事了,所以他现在没有再移开视线,而是有些紧张地看着Wade。Wade努努嘴,想了一会儿,开口道:“你知道,我连蛋蛋上都是有疤的,对吧?”

Peter完全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这么一句话,眼睛都瞪大了。他张张嘴,好一会儿才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最后他说:“我……我知道……?”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见到过我脱下衣服的样子,你知道我全身上下都是疤痕,包括屁股,包括蛋蛋,包括我最重要的小兄弟,是吧?”

Peter飞快地移开了眼睛,说:“是,是啊……我是说,我当时也没看那么清楚,但是……”

“你听着,”Wade舔了舔嘴角,“你现在是我的——我也不知道这前面有多少个‘准’字——男友对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才来接受这个挑战,但我得和你说,这可没那么简单。因为你知道什么吗?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真的可以接受和一个男人上床。你自己确定吗?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可以和男人上床,而我可不想和你谈精神恋爱,那真的很憋人。”

Peter点着头,眼睛一直盯着脚边的地板。

“所以,我得先和你说清楚——你想不想看我蛋蛋上的疤?”

Peter猛地回过头来,他张张嘴,又闭上了。Wade看上去真的十分、十分严肃,让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回复些什么。他脸微微发红,看上去有些不情愿,Wade知道这样的表情,这是情感复杂的前兆。

“我……我知道我不可能和你谈精神恋爱,”Peter呼出一口气,“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这和你的性别没有什么关系。但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话,我不想……”

“这可说不准。”Wade仍然直直地盯着他,“但至少在我这儿,性是爱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在床上完全合不来,我们根本没必要强求在一起,你明白?但如果要知道我们适不适合,我们就得提前知道,在我们谈恋爱之前就知道。”

“这一定要和……性扯上关系吗?”Peter说,看上去更不乐意了。但Wade拖长了的“Yessssss”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因为我可不想你这家伙激情恋爱,激情追求,激情邀我进入卧室,然后在我脱光衣服的那一瞬间你小子就软得跟什么史莱姆软泥一样,”Wade说,“接着把我激情抛弃,激情跑到大洋彼端去留学,回来带着富婆……”

“谁要激情干什么……?”Peter还没问完,Wade就伸手一把捂住他的嘴,几乎摆出了Deadpool最严肃的表情,问他:“所以我问你,你能看我蛋蛋上的疤吗?或者说,你想看吗?你接受吗?接受一个男人,浑身是疤,在你面前光屁股?”

Peter朝他皱起眉,他挤着眼睛,像是放弃似的呼出一口气,肩膀都耷拉下来,才点点头。

“行。”Wade收回了手,但他却没有伸手摸向自己的裤腰——尽管Peter看上去已经完全做好接受的打算了,男孩做了两次深呼吸,而且眼睛已经飘向了Wade的腰间——相反,Wade抱起双臂来,说:“想看我的疤可以,但我们得做交换。我给你看我的疤痕,你就得给我看你的,是不是?你先给我看看你肚子上的疤。”

Peter张着嘴,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这个话题转换——就像无辜的猎物被套进了坑里,还没反应过来,就遇到了猎人前来查看。Wade凑近了,伸手抓住他的T恤下摆,把他的衣服拉上去。Peter挣扎了一下,但Wade还是看见了他小腹上的伤口,的确不算深,已经快好了,只剩下淡淡的粉白色。Wade松开手,Peter的衣服落回了原位。

Wade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间,摸索到半截裤的裤腰边缘。Peter半躺在沙发上,手肘抵着沙发,微微撑起半个身子,他仍然红着脸,眼神飘忽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直直地盯着Wade的腰间。Wade磨蹭了一会儿,似乎正在琢磨着什么。Peter居然先等不耐烦了,他撇着嘴,说:“你是想等着我帮你脱吗?”

“别急,小坏蛋。”Wade说。他摩挲了一会儿裤腰,才把裤子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他把裤子扔到一边去,朝Peter摊摊手。

Peter吸了一口气,他的手在沙发上轻轻地握了握,接着是很明显的吞咽动作,男孩呼出一口气,点着头,说:“嗯……嗯。我……我还需要说点什么吗?”

“你想说什么?”Wade问,仍然摊着他的手。

Peter挤眉弄眼了一会儿,说:“呃……很,很好?”

“恶心吗?”Wade问他。

Peter 摇摇头,他抬起眼睛看了看Wade,耳朵尖有些发红。

“那有什么感觉吗?”Wade再次问,“不恶心,那想要吗?”

“想要什么?”Peter的眉头微微聚在一起,他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

Wade叹了口气,他朝Peter走过去,男孩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Wade坐到沙发上,非常严肃地说:“你知不知道男人之间是怎么做爱的?”

“知道啊。”Peter不服气地说,“我,我查过了。因为我……我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你的时候,我就查过了。再说,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这种事我多少还是听说过的……”

“那你就得知道,我们得干那种事,是吧?”Wade比了个手势,Peter 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儿。

“嗯……我知道。那等等,”Peter撑着手肘,他转了转一只手的手腕,“如果我们要……要做那样的事,我们应该谁在上面?这是应该分好的吗?”

“我都可以。”Wade朝他点点头,“我都行。但是如果我们要第一次干这事的话,还是我来吧,我真怕你这个小处男把我的屁股捅成两瓣西瓜瓤了。你知道,虽然屁股本来就是两瓣。”

Peter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你这是什么意思?”Wade说,伸出手掌抹了一把Peter的脸,“总之,如果我们第一次干,我会在上面。不过你可以学习学习,说不定以后用得上。不过我很怀疑,毕竟你是个小处男嘛。”

Peter看上去不太开心。Wade压下身,朝他凑近了的时候,他又倒回沙发上,瞪大眼睛,微微屏住了呼吸。Wade贴近了,轻轻地吻了他一下。Peter眯起眼睛,抿了抿嘴角,Wade又吻了他一次,他忍不住想咧开嘴笑,却扯到了嘴角,又疼得嘶嘶吸气。Wade没给他机会,就吻住了他,撬开他的嘴唇,把舌头探进他的口腔里。Peter的嘴角的伤口肯定裂开了些,有淡淡的铁锈味缠到了舌尖上,Wade把它全都卷到了Peter的嘴里。男孩发出唔唔的声音,Wade在他憋不住气前结束了这个吻。

Peter躺在沙发上,急促地呼吸着,想把刚才被夺走的空气挽救回来。Wade往下缩了缩,手从男孩的T恤下摆伸进去,在他的小腹上轻轻地摩挲。Peter的吸气声卡顿了一下,他脸色发红,微微抬起脑袋来看Wade,但没有制止他的动作。

Wade抬头看了一眼柜子上的卡通闹钟,距离Al回来可能还有一个多小时,而Peter还是个小处男,即使是Spider-Man,肯定十五分钟都坚持不了。Wade打好算盘,手转了个方向,向下摸到了Peter的裤子里去。Peter吓了一跳,身子微微弹了一下。

“今、今天吗?”Peter支支吾吾地说,“我,我还没……”

“嘘,没事,不是今天。”Wade回答他,手轻轻地在他的大腿上蹭了蹭,“我发誓我今天连你的屁股都不会碰。大概吧。不过,我们得提前看看对方有多少料,是不是?现在,你是等着我帮你脱吗?”

Peter红着脸,瞥了他一眼,手伸到自己的休闲裤,摸索了一会儿把它脱了下来。他踢踢腿,把裤腿踢走,扔到了沙发边。还剩一条四角内裤,但男孩又犹豫了起来。

“你,你不会觉得讨厌吧?”他不安地扭了扭,“你不会是那个,发现床伴不是金发大胸的辣妹,就会觉得……”

“这时候还搞什么性取向问答,”Wade催促道,“我和什么人没上过床?就算我觉得讨厌,那也是讨厌你这个人,而不是讨厌你是个男的,放心吧。”

“噢,谢谢你,我真是放心了。”Peter瞪了他一眼,把内裤脱了下来。这下他们真的是坦诚相对——好像也不是,因为他们都穿着上衣。Peter有些不太自在,他微微并拢着腿,Wade也没管他。

“转过来,靠着沙发背。”Wade说。Peter看了看他,还是照做了。他挪着屁股,靠到沙发背上。Wade呼出口气,下了沙发,走到Peter前面,跪了下来。Peter惊讶地看着他,男人朝他眨眨眼,说:“第一次课程不收学费,但能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Peter的手在沙发上攥紧成拳头,又放开,他把手心的汗都蹭到了Wade的沙发上,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有那么一秒闪过了别的念头,是对Wade是否会因此生气的疑问,但很快这种疑问就被他抛到脑后了。Peter微微撑起身子,脑袋抵在沙发靠背上,他甚至可以看见自己的胸膛因为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Wade、Wade……”他不停地喊着,伸手想去抓Wade的耳朵,又被男人吞得更深的动作而激得弓起腰,手也很快没了力气,坠回沙发上。Wade抬起眼睛看了看他,伸出手,握住Peter攥成拳头的手,摸他出汗的手心。Peter喘着气,他轻轻地蹬了蹬腿,感觉到Wade的舌头在他的脆弱部位舔舐,他觉得大腿内侧黏糊糊的,似乎不只是汗滴和唾液留在那儿。

他觉得自己的脚后跟有些疼,那两道伤口说不定也碰上了汗水里带着的盐。他们在客厅里,而窗户甚至没拉上窗帘,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Peter弓起脊背来,他终于摸到了Wade的脑袋,但Wade顺势把他的腿分得更开了。这个架势让Peter有些支撑不住,他简直是用尽全力和Wade进行抗争,想努力把自己的腿并拢。Wade摁着他的大腿内侧,给他做了一次深喉。Peter浑身一抖,嘶嘶吸气,后脑勺又抵到了沙发靠背上。

他彻底放弃抵抗了,瘫在沙发上,红着脸,用手背捂着自己的嘴。Wade一只手还握着他的手,把他手心里的汗都抹走。Peter不停喘着气,闭上了眼睛,Wade吐出来,用牙齿轻轻磕了磕他的顶端,用手撸了两下,一边把Peter的T恤推上去,露出他平坦的小腹来。Peter浑身发抖,射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他像是打了一场大仗似的,浑身疲软,呼吸急促得喉咙都有些发疼。Peter用手背抹了抹自己发红的眼角,把那里的眼泪抹掉。Wade站起身来,把自己的内裤捡过来,用它擦走了Peter小腹上的浊液。Peter陷在沙发里,脸色通红,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但Wade一看向他,他就马上移开了眼睛。

Wade把他的内裤拎过来,套到他腿上。Peter挣扎着坐起来,用软绵绵的手指把它拉回屁股上。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坐在沙发上,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切都带着像是被灼烧过的伤痕。他喘着气,额头上的汗滑落下来,一只手伸过来,抹了抹他的额头,把他散落下来的头发抹到后面去。Wade摁着他的脑袋,舔了舔他的嘴角,Peter微微皱起眉来,觉得有些疼,这才意识到自己嘴边的伤口又渗血了。

Wade放开他,把脏了的裤子拿起来,揉成一团拿在手里,光着屁股走回了自己的卧室。Peter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曲起膝盖,摸了摸自己的脚踝。Wade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他穿上了新内裤,手里拿着两个创口贴。

“蝙蝠侠还是超人?”他问。

“蝙蝠侠。”Peter回答。Wade耸耸肩,走到沙发边,伸长手臂,把黑色的创口贴递过来。Peter抬头看了看他,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得更近一些。

“你帮我贴吧。”他说,伸直了腿,脚底踢了踢Wade的大腿。Wade挤挤眼睛,不太乐意地坐下来,抓着Peter的小腿,把他的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帮他把创口贴换了。他用手指搓着Peter发红的皮肤,说:“你真的不用再贴创口贴了。”

“可是你的创口贴都好酷。”Peter躺在沙发上,说,“我喜欢你的创口贴。”

Wade瞥了他一眼,撇着嘴,但看上去脸色好了些。Peter撑着手肘,坐起身来,他挪了挪,坐得更近了些,腿几乎全都搭在了Wade的腿上。

“你学到什么了没?”Wade问。

Peter看了他一眼,移开了眼睛。

“嗯……我知道我不讨厌和你做这种事。”Peter说,“不如说……”

他晃了晃腿,没有说下去,只是舔舔嘴角的伤口,问:“下一节课是什么时候?”

Wade叹了口气,捧起他的另一只脚,“再说吧。”

Peter把额头抵到他的肩膀上,没有再说话了。Wade把创口贴贴上,摸了摸他的脚踝,Peter也没有再踹开他的手。直到Al回到公寓,Peter下意识地从Wade身上跳开了,意识到Al看不到,但也没有再和Wade贴得太近了。他套上自己的裤子,拿上背包,逃出了Wade的公寓。

等到晚上,Wade躺到床上,才发现他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是Peter发来的,问他:“那些‘准’字去掉一个了吗?”

Wade瞪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骂了他一句,把手机扔到一边,闭上眼睛睡觉了。

 

 

FIN.

 

嗯……谢谢大家不嫌弃看到这w

虽然只开了一小段,但为了不被屏我已经很努力了哈哈哈哈

爱你们!荷兰虫真的很可爱哇!和RR贱黏在一起也很可爱嘿嘿

 

 

 


评论(95)
热度(1419)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