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Things He Likes(诸君,是时候写光盘虫了)

Attention:

1、一直想写的DWA贱虫。DWA就是……Disk War是的就是神奇宝贝复仇者联盟,不对,复仇者联盟光盘战争(它现在叫天雷争霸,真是一个无比合适的名字)。真的一直很想写,不要问我为什么……大概因为DWA里的小虫长得太学院王子?因为贱贱是子安配音?还是因为成年小虫那修长的身型以及T恤外的白大褂……【躺

2、一如既往傻白甜。非常,傻白甜。神奇宝贝光盘的设定有提及。

3、写到后面有些困了所以,有BUG请不要太在意……感觉写了很多想写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总之……请不要打脸;w;

 

最后放三张光盘虫的截图w




↑白大褂。对不起,我真的觉得这张截图有点好笑【。

最上面两张是我截的,白大褂这张来自贴吧w


 

OK?

 

Things He Likes

by AOzero

 

 

 

 

他的手上抱着的一大堆书籍与文件完全遮挡了他的视线,Peter只能勉强靠余下的感官寻找正确的路径,他用嘴咬着身份ID,刷开智能门时,一个急匆匆的工作人员从走廊拐角冲出来,他靠忽然响起的蜘蛛感应才勉强躲过了一劫。Peter艰难地抱着这堆纸质物往资料室里面走,他需要把这些文件都放到Tony在资料室放置的工作桌上。这个资料室类似于Tony在大厦里的个人阅览室,地上满是散落的纸张和成堆书籍,工作桌上还有咖啡渍和些许机油渍,非常的Tony Style,Peter总是这么暗自评价这里。

他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的障碍物,成功地到达了工作桌边。他满心自豪地松了口气,却在这时出了差错,连蜘蛛感应都没能救得了他——他怎么也没猜到,Tony留了一个有点大的零件在这里,就在他的办公椅旁,而Peter就这么绊到了。他惊呼一声,往前倒去,手里的文件和书籍全都飞了出去。他在脸着地之前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于是他的右臂遭了秧。

Peter一边龇牙咧嘴一边从地上坐起来,“好像你可以一边修零件一边看科学论文似的。”Peter低声抱怨Tony,但同时想起,也许Tony真的能做到。他叹了口气,跪在地上,把到处散落的文件捡起来。接着一道标题直直地撞进他的眼睛,那是一篇关于生物基因混合的新型研究的论文,作者是他特别敬仰的一位科学家。Peter捡起那份文件,把它从透明文件夹里抽出来。

他读了开头。然后他停不下来了。Peter一边咬着下唇仔细思考论文里提出的观点的可行性,一边坐在了这堆纸张中,背靠着Tony的工作桌,开始往下读。他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与研究时的精确果断,不愧是他敬仰的科学家。

“科学万岁,科学万岁。”他低声念叨,然后继续往下看。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呆了多久。他坐在原地,思考着一篇论文里的一个公式推导出的可能的科学现象有多少种,直到,“Peter!”一声呼唤把他从思绪里扯了回来。Peter抬头去看,发现Akira站在他身边,而他的肩膀上站着小小的Tony Stark。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Tony说,有些恼怒,“不要偷懒,我可不是雇你来这里读书的。”

“抱歉!”Peter看了一眼手表,惊讶地发现已经到晚上八点了。他匆忙地站起来,于是Akira和Tony都仰头看着他。

“我……”他慌忙把手中的文件藏到背后,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呃……”

“Tony到处找你。”Akira说,他看了看肩膀上的Tony,“是吧?”

“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找到我最喜欢的咖啡放在哪里,除了你,我的大忙人。”Tony抱怨说,“快去快去,趁管家婆Captain America发现我又在翻咖啡前,帮我弄一杯来。”

“好的Stark先生。”Peter笑着回答。Tony朝他的这个讨好的笑容撇了撇嘴:“这些论文,想看的话拿回去吧,我已经大致看过一遍了,没什么太新的东西。那个生物基因混合新型研究倒是不错。”

“你最好快一点,Peter。”Akira说,“从下午六点开始,Deadpool就在不停打电话过来,Jessica已经在客厅里抓狂了。”

“把咖啡抬来你就快回去吧。”Tony翻了个白眼,“看在老天的份上,他还试图黑进Jarvis的扩音系统放个呼叫你的广播。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来了,Akira和Peter暗自对视了一眼,Tony几乎每天都说的经典台词,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抱歉,Stark先生,正在路上。”Peter一边说,一边拿着文件夹,快速地往外走。他想在去餐厅的路上再回想一下刚才看到的内容,但他不可抑制地想起Wade,以及他回去要怎么和Wade解释为什么自己没有陪他吃晚餐——他越想越多,越想越苦恼,这次竟没能躲过从拐角处忽然冒出来的急匆匆的员工。

 

“我很抱歉。”他说。

Wade坐在餐桌对面,盯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你没有。”Wade说,他面前放着已经被微波炉加热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墨西哥卷饼。Peter抿了抿嘴唇,他垂下眼睛,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我在——读一篇论文。不,很多篇论文。”他说,微微红了脸,“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嗯哼。”Wade哼了一声,他把那盘墨西哥食物推到Peter面前,“大科学家Parker,你根本不知道饿是不是?因为我在家里等着的时候差点把自己饿死。不过,嘿,我不会死,所以你觉得几点回家都无所谓?”

Peter接过盘子的同时笑了。“你听起来像一个管事的妻子。”Peter说,而Wade朝他做了个鬼脸。

“我倒希望能嫁一个按时回家的丈夫,别让女人独自等太久啊,小帅哥。”Wade说,他用手指戳了戳Peter的额头。Peter拍开他的手,大声笑起来。Peter平时对他笑都只是温和的微笑,所以Wade最喜欢听他大声笑起来的声音。

“论文比男朋友还要好看,哼?”Wade说,然后露出一个心碎的表情。

Peter朝他竖起叉子,摇了摇:“不,Wade,事实上是,Simon博士又发现了一个新公式——噢,说起这个,我还没有把那篇看完,就得去帮Tony大富豪倒咖啡。”他说,然后放下了叉子,跑去把那篇论文抽出来,拿到餐桌边。他拿着论文坐下来,Wade从他手中把那几张纸抽去了。

“嘿。”Wade在Peter抗议前开口了,“我们约定过什么来着?不在吃饭的时候看书。”

“我们还约过不在餐厅做爱,你什么时候遵守过?”Peter说,在Wade张大嘴的时候把那篇论文抽了回来,“还有不到紧急状态不要打电话到公司找我。”

“我已经忍到六点零三分了!”Wade大声抱怨说,“你本来应该六点就到家的!”

Peter点点头,眼睛没有从论文上移开。他叉起薄饼,慢慢地送进自己嘴里。“嗯,我很抱歉。”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

Wade哀嚎一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Peter有些方面是Wade永远也无法搞懂的。例如这种对科学的狂热,Wade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Peter有时候甚至会在他们大干一场以后还挑灯夜读,Wade对于他这种像是变相嘲笑他不够努力的行为相当不满。虽然Peter表示过了,他是这么表示的:“我真的全身酸痛腰都快要断了,求求你了Wade不要再折腾……这个论点写得很有道理。”

Wade表示很不能理解,所以他经常把Peter的书抢走扔开,然后掐着他的腰把他塞回被子,再来一次。

再例如即使是炎热的夏天,Peter也要在衣服里套一件制服,然后在衣服外再套一件白大褂。每次Wade都为他感到汗流浃背并且想要为他减轻负担而来掀他的衣服时,都会被Peter识破他真正的意图。

再再例如Peter对摄影的念念不忘,即使已经成了一个实验室工作者却仍在闲暇时间拿着相机出去拍照。Wade对于每次他想吻Peter的时候中间总会隔着个相机而感到强烈的不爽,而Peter居然没有摘走相机,而是笑他像个小孩子。

再再再例如Peter居然认为光盘这种东西有它存在的道理,以及他认为有Akira这堆小孩也没什么的,甚至还和他们之间几个关系不错。Wade并不是说他不能和这些孩子相处融洽,但他已经和Peter说过很多遍了,他真的觉得有他出现的这个英雄动画里不应该有小孩子出现,但Peter明显搞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Peter有些方面又与Wade相同,他们都喜欢关于电影的笑话,都喜欢一整天都待在床上,滚到一起黏黏糊糊地接个吻或者做个爱。而且Peter与Wade一样都喜欢白大褂。虽然Peter是觉得白大褂穿上去气度非凡,有种资深科学工作者的样子。而Wade则是喜欢Peter穿白大褂的样子,有一次他怂恿Peter把白大褂穿回家,接着就在Peter穿着白大褂在他面前转来转去的时候直接把他按在了地上,啃了他一口。这好像就是他第一次打破他们“不在餐厅做爱”的约定。

也许是他们之间的相同点让Wade可以容忍他们之间的不同点,但不管怎么说,Wade还没有和一个人交往过那么长的时间,所以他自己也不确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每天早上醒来,看见Peter揉着眼睛朝他道早安,并且给他一个仍然睡意朦胧的吻,Wade认为一切都还好。

接受Peter奇奇怪怪的喜好也许也不是件难事。Wade这么想的,然后在大清早的从他扔在一旁的内裤下掏出两张科学展的票,递到Peter面前。Peter半张脸陷在枕头里,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这是什——我的天,”在迷迷糊糊的脑子反应过来以后,Peter立刻抢过Wade手里的两张展票,坐起身来,把它们在阳光下面摊开好好看了看,然后在Wade致力于用力扳动他的腰让他躺回来几分钟后又倒回了床上。

“这是那个我一直想去的科学展?”Peter问。Wade点点头。Peter的确很想去,Wade感觉到了,他最起码连续一个星期都时不时冒出来一句如果能买到票他一定去的言论,甚至在他们大汗淋漓地躺在对方身边时,Wade亲吻Peter的头顶,Peter都会忽然说:“你觉得我应该请个假去参加那个展览吗?我觉得Tony应该会允许的……”

Wade第一次对科学感到那么愤怒又无奈,就是这种时刻。不过他还是做出了些行动,因为他知道可以换取的时刻是值得的。这个时刻就是Peter开心地捧着他的脸用力地亲一口,几乎把牙齿都用上的程度。Wade拨开Peter额前的头发,他的头发总是微微翘起而且有时会显得有些长,但Wade就喜欢他这个样子。

Peter在像个小孩一样开心地笑了好几分钟后安静了下来。“可是……”他说,抿了抿嘴唇,“我记得你不怎么喜欢这种东西?”他回过头,朝Wade露出一个询问的笑容来。

“没关系,只是去随便逛逛,看看这世界伟大的科学家有没有发明什么让懒惰的人类变得更快乐的东西,比如,一些新型床上用品之类的。”

“他们目前还不会展出这些东西。”Peter笑着对他说,而Wade因为这个坏消息悲痛得张嘴咬了他的鼻尖一口,惹得Peter放好两张票就立刻扑过来报复他。

他们在床上磨蹭到Peter再不起床就一定会迟到时才从床上下来,Wade裹着抢来的被子想一路冲到门口,却在半路踩到被子角而摔倒在地。Peter躺在床上大笑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起床洗脸然后去上班这件事。来不及做早餐了,他只能叼几块面包就出门。他们一边往门口走一边交待对方记得下午在举办展览的大厦门前等候,像是害怕对方会违约一样互相重复了好几遍,Peter才放心地出门了。

 

Tony批准了Peter的假期,虽然他对此表示了些许不满——因为他还是找不到自己的咖啡放在哪。Peter为此特意带着Akira去办公室,告诉他咖啡的确切位置。Peter真的不知道Tony每天在喝咖啡这件事上浪费多少时间——一次D SMASH只有五分钟,他就用这五分钟喝杯咖啡——在期间还差点让Chris发现行踪。Chris知道他们在干什么,Cap也就知道了。Peter觉得Cap是有资格教训一下总在喝咖啡的Tony的——至少Cap每天拿那五分钟打打沙袋,而不是干这种事情。

他们还是成功地做到了。Peter在走进展厅大门的那一瞬间看起来就像是要原地起飞一样,Wade有些胆战心惊地拉住他的手臂把他固定在地面上。他被Peter拉着到处走,而每次遇到他感兴趣的科学展品,Peter都要停下来听详细讲解,并且一边听一边拍着手,眼角含泪,一副看见自己的孩子长到了雷神的身高的表情。Wade不是很懂,但还是抬起手来,学着Peter的样子鼓起掌来,其实带入这种有关孩子的想象,一切变得简单了许多。

他们走过了很多个展区,在他们走到有关宇宙星系的展区时,站在模拟银河系的展厅里,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投影的星屑在他们周围漂浮,Wade觉得这个场景激发了他无限的浪漫细胞,于是想捞过Peter来亲他一口的时候,Peter却抢先把他捞了过来,Wade有些惊喜地看着他时,却发现他指着几颗行星开始滔滔不绝地给Wade讲复仇者曾经到这个行星上发现了什么并且可以证明何种科学理论是正确的。

Wade面无表情地听他讲完,很想回他一句“反正这些复仇者正被一群小孩关在一个小玩具盒每天只能出来五分钟连做爱的时间都没有”,但他最后忍住了,只是顺从地跟着Peter去了下一个展区。

他们还路过了光盘的展区,这个展区展示着光盘这个研究的介绍与许多细节,还有个全息投影的Tony Stark给大家喋喋不休地介绍光盘这个发明会带来怎样的未来。Peter在这个展区里待了好一会儿,一直看着那些仿真的光盘没有往前走。Wade站在他身边,看着他。

“Wade,”Peter忽然开口说话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收到了光盘里,你会怎么做?”

Wade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把你藏起来,挑一个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的时间才把你摔出来,搂搂抱抱一下。”

Peter为这个关于拥抱的想象笑出声来。

“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你不打算让我出来透气了?”

“不打算。”Wade摇摇头,说。

Peter皱皱眉:“那我还怎么拯救世界?”

“就五分钟你还想拯救世界?连我给你干次手活的时间都不够。”

Peter轻轻咳了一声,红着脸提醒他声音小一点。

“但总会有需要我的时候,你知道……”他的表情严肃了些,“复仇者会有需要我的时候。”

Wade很想说他才不管这些,但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改了口:“到时候我会跑到一堆小孩中间陪他们一起摔盘子的。”

“拜托你摔轻一点。”Peter好笑地说,而Wade勾着嘴角拍了他的屁股一把。

“我才不呢,我知道你喜欢粗暴点的——”

“小声点!而且这种粗暴我一点也不想要。”Peter翻了个白眼,然后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如果你被关在盘子里,我一定会把你上交给Tony。”Peter头也不回地说,而Wade哀嚎起来,控诉着Peter不人道的行为,他才不要被Tony Stark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箱子里。Peter只是为他的控诉弯起嘴角来,并没有回复他任何改变心意的言语。

 

他们出了展厅后打算走着回去,Wade一边走一边试图去捞Peter的手,但是每次Peter都聪明地绕开了。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拌着嘴,直到Wade终于捞到Peter的手,紧紧握在手里的时候,Peter才微笑起来。

“谢谢你,Wade。”他说,“谢谢你今天陪我。”

“没事。”Wade嘟囔着说,试图找一个牵手的最佳角度。

“我知道我有时候挺无趣的——就是,我有时候太沉迷于科学或者照片,或者太迷恋穿上白大褂的时间……”Peter有些脸红地摸了摸鼻尖,“有时候我会说太多关于那些东西的话题,我知道你不爱听,但就是有些停不下来……”

“这充分解释了你为什么长成这样还不受女孩的疯狂追捧。”Wade说,而Peter瞥了他一眼,又笑起来。

“你说的对,这就是为什么。我可是会在约会的时候大谈特谈霍金和爱因斯坦的人。”他笑着说,然后捏了捏Wade的手心,“我很抱歉。”

“停止你的道歉轰炸,baby boy,”Wade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在Peter抱怨起来时收回手,“这没什么,听着,我确实觉得科学很无趣,不是说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但听太多真的很无聊。但我喜欢你描述它的样子,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看见你亮闪闪的眼睛就想啃你一口,好吗?”

Peter为此大笑起来,Wade真的非常喜欢他大笑起来的声音。Peter抹去眼角的泪水,趁周围没人注意,把他拉到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吻了吻他,然后盯着他的眼睛看。

Wade朝他挑挑眉,而Peter贴着Wade的嘴唇叹了口气:“听着,Tony警告过我了,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过不去,特别是你……”他移开了视线,又看回来,“也许有一天我大意了,也许有一天我会被装进光盘里,答应我,你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别到坏人的腰间去了。”

“当然啦,甜心,你只能藏在我怀里。”Wade吻了吻他的额头,“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的,我向你保证。”

 

他们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终于回到家里,Peter在客厅里把所有衣服(包括那一层制服)全都脱下,然后往浴室走,Wade当然没有放弃跟上去的机会。他们几乎把水都泡冷才从浴缸里出来,Wade把浴巾往Peter身上一披,抱着他就往房间跑。他跑进房间被地上留着的被子绊倒,Peter立刻就地滚了一圈平稳起身,展现了一个超级英雄的良好素质。Wade趴在地上看着他站起来,浑身赤裸地比了个完美谢幕的鞠躬,笑着给他打了个满分。

Wade爬起来,然后扑过来把他扑到床上。Peter大声笑着,几乎被Wade压得喘不过气来,但还是坚持和他接了个气喘吁吁的吻。

 

Peter在入睡前再次朝Wade道谢,作为陪他去科学展的报酬,Peter决定明天陪Wade吃一天的墨西哥餐馆,并且坚持他来买单。Wade为此笑得不行,但实在拗不过Peter,只能答应下来。其实他知道的,他与Peter的确有许多不同,但Peter其实才是一直以来做得最多的那个。

Wade知道他不怎么能吃墨西哥食物,每次吃完都会胃不舒服,但在Wade还不知道这件事之前,他每次都陪Wade解决那些食物。Wade还知道Peter不喜欢他收藏那么多武器,但他会帮Wade照看他的武器,有时也会帮他擦擦刀。

他知道Peter趁他不知道的时候看完了所有的黄金女郎,知道他每次抱怨这些动画和小孩子的事时,Peter都听不懂,但他还是会听完,然后拉起他的手,亲亲他的指尖,告诉他自己饿了,能不能去做个煎饼过来。

他知道Peter会在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时候默不作声地把他留下的所有血迹清理干净,知道Peter真的非常不喜欢他受伤,但Peter每次都只是帮Wade照看伤口,并且告诉他下次不要再这么不爱惜自己。他会一边和Wade接吻一边含糊地说,至少不要在嘴里留下铁锈味吧,蠢蛋。

他唯一一次为Wade受伤生气,就是Wade躺在地上告诉Chris,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死去也不会有人在意的那次。那是他们漫长的暧昧期宣告结束的时刻,Peter把他揍了一顿,然后又抱着鼻青脸肿的他说喜欢。Wade的脑筋一时没有转过来,差点吓得挣脱他的怀抱从公寓的窗户跳出去。

但Peter阻止了他,Peter总能阻止他。Peter知道他乱七八糟,知道他是个幼稚鬼知道他是个麻烦精,但Peter从来没有为此停止过爱他。

Peter知道他喜欢什么,也许不能理解,但这也没有让Peter停止爱他;就像Wade也是如此。

他已经不知道这个疯狂的世界还会发生什么了,但他决定明天就去找Tony报道,把所有有光盘的反派都给抓起来,他才不愿意把他的Peter装进那个小玩具里,别说手活了,他们接吻都不止五分钟——

他下定决心,于是再次伸手把Peter的头发拨开,露出他的额头来。Peter迷迷糊糊地抓住他的手,Wade笑着凑近他的耳朵。

“明天我就把你这个学院王子的发型剪掉,换成中分,怎么样?”他说。Peter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然后弯起嘴角笑。

“你不会的。”他说,然后把Wade的手移到自己的腰上,“你喜欢这个发型,我知道。”

Wade点点头,感叹了一声。是的,他喜欢,而Peter知道。

 

 

 

FIN.

 

最后卖个安利。

我知道DWA是11区出品所以很多人不会想看……但是……我真的……被喂下了这口安利,真的忍不住就写了【。

DWA是个子供番,也就是说做给小孩子看的,这种画风和剧情设定老实说真的让人非常想吐槽,最令人发指的是那个传统毛病,喊了招式名才能耍招式,我每次都觉得,美队,特别是美队,你扔个盾牌还有那么多名字,感觉莫名尴尬……

但其实一旦接受了,还是挺带感的一件事情……

我总觉得11区那边对角色的解读其实有别样的角度,这里就说说贱虫吧w

贱贱(顺带一说他的出场集数是27与30)出场仅仅两集,就把角色特点刻画得足够全面,还说出“宁愿死也不愿失去自由”这种耍帅的话……并且不负众望地拿到了这个动画的人气第一名。出场两集的角色,第一名……

顺带一提第二名是小虫。不出所料呢。(x

老实说制作组在角色了解上可以看出下了功夫,因为它居然发了一点贱虫糖(玩游戏的时候贱贱趴在电视机上说不要嘛不要嘛除了小蜘蛛哥哪个角色都不要选),并且提到了Tasky。

而小虫的出场集数,反正,前十集,35和36(毒液附身)。老实说这个动画还让纽约人民为小虫鼓掌欢呼,那段看得我莫名其妙有点感动……

大家如果感兴趣真的可以去看一下,这种设定一旦接受其实吃得下啊!我脑内的光盘虫只要一到床上就是里番台词的节奏,啊,我不说了(nitama

最后一句,DWA小虫的同人P站有很多!megi太太的DWA小虫我喜喜喜喜喜啊!!


谢谢大家看我那么多废话到这里,鞠躬。这篇文的确没啥意思!但是!我写得很开心!我继续脑补里番光盘虫去了,大家再见【你等等

评论(44)
热度(267)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