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Wings and Horns Ⅲ(天使恶魔设定第三篇w)

明天个人本通贩就开始啦!然后我又开始摸鱼了【。

Attention:

恶魔贱/天使虫&天使贱/恶魔虫,上次那个天使恶魔系列的第三篇,这次想写一写另一对w

第一篇

第二篇

给这个系列取了个怪怪的名字w因为之后可能还会写一篇——我觉得我脑洞里的那些车不开出来太可惜了……(你

还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设定wwww天使贱的性格设定大致和白框框有点像。恶魔贱大致和黄框框有点像w
 有一点点擦边描写……

还有很多坑和债,慢慢来……【你

 

 

 

Wings and Horns Ⅲ

by AOzero

 

 

“把他干掉。”

恶魔在他耳边低语,猩红色的幻象随着恶魔的吐息在黑夜的空气中晕开,给人带来痛苦的沉沦。地狱的门从来不接受他这样的异教徒,但他却对那猩红色的束缚产生了足以带来愉悦的好感。

“我赞成。”另一边的天使反而没有什么圣洁的样子,而是耸着肩无所谓地说,“然后看着你被Spider-Man骂个半死,哭着求他也不能进他的卧室。我就喜欢看你被这么折腾。”

Wade猛地回头去看坐在他右肩上的天使,眼前猩红的幻象全都消失了。

“哇喔,你听上去比我还恶毒。”他左肩上的恶魔尖笑着说,他用他的三角叉戳了戳Wade的面罩,“所以,快下手吧兄弟,我们达成一致了。”

“你们每次达成一致时都不是什么好事。”Wade啐了一口,看着地上还在蠕动挣扎、浑身是血、不停求饶的男人,不屑地哼了一声。

“我们放他走。”Wade说。而恶魔不情愿地哀嚎一声,天使则安稳地坐下来,因为Wade又一次做了选择而获得了一些能量。

 

大概是从Spider-Man不停出现在他们周围时开始的,Wade在他的引导下逐渐发生了转变,他的选择逐渐偏向了善意的一方,这导致他的恶魔被削弱了不少,而天使逐渐强大起来。Spider-Man的恶魔有时会跑来给天使Deadpool梳理他的羽翼,每次都会发现它们又丰满了许多,而且看上去越来越精神了。那只小恶魔很喜欢把脸埋在天使Deadpool的羽翼里,然后又因为太过圣洁的味道而呛得像花粉过敏一样不停打喷嚏。

他出现在天使Deadpool身边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这只恶魔总是时不时就用时空传送魔法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然后问他进度如何,恶魔Deadpool的力量是否真的被削弱了。Deadpool知道他是想要帮助自己的同伴,但这样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些,他甚至怀疑这只小恶魔只是想跑来和他说说话而已。因为他的开场一般会是这样:

“嘿,”他总是忽然在一团紫红色的火焰里冒出来,扇着翅膀落在坐在桌沿边的天使Deadpool旁边,说,“你的恶魔伙伴今天怎么样了?”

“Wade选择了取消他的恶作剧行动。”天使回答他,“所以他的力量又被转移了一部分给我。”

“这听上去很好啊,”小恶魔坐下来,然后朝他笑了笑。

“但我本来很期待他去参加恶作剧行动后,受到的惩罚。”天使回答他,接着理所当然地看着小恶魔大笑起来。

“你真是个坏天使。”他大笑着说,然后凑过来,吻了吻天使的嘴角。天使没有避开,随他去了。接着恶魔就会和他聊起其他的话题,之前的话题更像是一个开端,一旦出现之后,便没有了再次出现的价值。

但是恶魔之间应该是可以感觉到各自的魔力场的,这只小恶魔根本没必要来询问身为天使的自己。因此天使Deadpool总是对此抱有疑问。而等他真正的察觉到,是Spider-Man的天使和他的恶魔伙伴建立了忠诚关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解决了,而Spider-Man的小恶魔还是总跑来找他。

他们见面的频率有些太高了,天使Deadpool暗想。不是说他们不应该见面,他们毕竟是忠诚关系,那只恶魔手背上有他留下的印记。但他原本以为这只恶魔并没有把这个印记当回事,因为他们可是恶魔,让他们遵守一些规矩,陷入一些感情束缚,也太奇怪了。

但很明显,这只恶魔和他印象中的恶魔不一样。

 

“自从他们确定关系以后,我没有一刻被蠢天使烦着。”恶魔Spider-Man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抱怨说,“他每天都笑得像个傻蛋一样,四周简直开满了鲜花泛满了粉红色,我看见就害怕。”

“这样让你困扰了?”他的天使凑过去,吻了吻他隐藏在发丝里的小巧的角,“可一开始要帮他们的也是你。”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自作自受——我只是想试试看会发生什么。”恶魔回答他,用力拉了他一下,身上只穿着一件过大的衬衫就跨上他的大腿,把他牢牢地按在床上,然后用尾巴尖打了打他的腹部,“再说,你不是还因此获得了很多好处吗?”他笑眯眯地说。天使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接着伸出手,摸了摸他裸露的大腿,特意捏了捏他的膝盖窝内侧。恶魔带着些挑逗意味地看着他,但他很快把手收了回来。

“你知道如果一天做太多次,你的魔力会被消耗很多。”天使警告他,但恶魔对此并不在意,他用尾巴尖磨蹭了一下天使的腹部,然后弯下腰,用他的尖牙贴了贴天使的嘴角。

“我从来不在意这些。对于我来说,快乐是最重要的。”他低声回答,然后笑起来。

天使喜欢叫他的名字,叫他“Peter”。但这只小恶魔基本没有叫过他的名字,除非在床上几乎哭出来的时候,才会求饶般叫他“Wade”。这只Peter小恶魔给天使取了很多外号,比如“坏心眼”,“堕落天使”,甚至是“背德Daddy”这种莫名其妙的称呼。他趴在天使胸口忽然把这个称呼叫出口的时候,收到了天使一个长时间的,带着点惊讶与疑惑的凝视。

“不要在意,快乐是最重要的。”恶魔总是这么回答他,然后又亲他一下。

因为他总是在说这句话,快乐是最重要的,所以Wade从来没有感觉到他对他们之间的忠诚关系有任何认真的情绪。当他提出在恶魔手背上留个印记的时候,也非常随意——只不过是精疲力尽的纠缠以后,他拉起恶魔的手,吻了吻近乎苍白又隐藏着利爪的指尖,问他是否愿意让天使留个象征忠诚的印记在他的手背上。

恶魔看了他一眼。

“留下会怎么样?”他懒洋洋地问,而Wade回答他,这代表他成为了Wade的所有物,他们的命运基本上被绑在了一起。

“天使和恶魔的命运被绑在一起?”Peter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接着耸耸肩,说,“那听上去还挺有趣的。好吧,你可以在我手上画个符咒了。”

就是那么简单,Wade自己都想不起来他当时为何要提出这个想法。天使Peter愿意和他的恶魔同伴确立忠诚关系,是因为带有爱意的情绪。但他自己都不确定,他对那只小恶魔是怎么想的。而那只小恶魔——他总是在说“快乐最重要”,其他什么都没有。

因此,在这只小恶魔来找他的频率逐渐升高的时候,Wade隐约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但他没有挑明。直到有一次,他们又开始处理恶魔时不时会出现的特殊时期问题,做很多使双方都筋疲力尽的爱的时候,Peter忽然坚持要求他射在里面。他用腿紧紧地箍住Wade的腰,甚至直接朝他扔了个束缚的魔咒,不让他撤出去。

那是Wade那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表露出了恼怒的情绪。

“那样做会伤到你的,你知道——”他急匆匆地说,他挣扎也没有什么效用。那只恶魔在他身下,脸色潮红,全身泛着汗液的光泽,尾巴瘫软在一边,不停喘息,眼角还带着被他激出来的眼泪,但是他的魔力分毫不让。

“我不介意。”他有些虚弱地笑着,然后自己扭起了腰。

Wade最后还是泄在了里面,恶魔因为疼痛蜷缩起来,魔咒一放松Wade立刻就把满脸痛苦的Peter抱在怀里。

“你在想什么?”他恼怒地问,伸出手想去抚摸一下Peter的腹部,又害怕力度不对让他更加发疼。Peter皱着眉,几乎要把自己缩成一团。他揪紧了Wade的翅膀,把他的几根羽毛都揪了下来。

“到底是谁规定的这种鬼玩意儿?”他勉强地扯了扯嘴角,努力想露出个苦涩的笑容来,“到底是谁规定的天使会因为射在里面伤到恶魔?”

“因为我们身上很多东西对你们来说都太带有神性了。”Wade叹了口气,“不仅是这个,如果你不小心吞了我的一根羽毛,你可能就会发高烧。”

Peter靠在他的胸口,那股强烈的灼烧感渐渐退去了,他再次深呼吸了几下,接着拍拍Wade的手,示意他自己没事了。Wade把他平放在床上,坐在他身边,很严肃地看着他。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干?”他问。

“没什么。”恶魔说,移开视线没有看他,手指在皱巴巴的床单上划来划去。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只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

“别说谎,你知道会发生什么。”Wade捏住他的脸颊,一字一顿地问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恶魔有些恼怒地拍开他的手,翻身过去,背对着他。他收起的翅膀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抖着,在他苍白的脊背上显得可怜很多。Wade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翅膀根。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倒下来,躺在Peter旁边。既然他不想说,Wade也无意去追问。

“下次别这么干了。”Wade还是提醒道,“你该庆幸这次没把你的肚子烧穿——可能是你的魔力稍微保护了你一些。”

“也可能是你根本没有那么神圣。”Peter头也不回地说,“坏心眼天使。”

Wade没有理会他。沉默在他们之间趴伏了好一会儿,Peter忽然又翻身过来,钻进他的怀里。Wade伸手搂住他,张开他的一边羽翼,盖到Peter的肩头,把他包裹在里面。

“它变淡了。”Peter忽然说,他把手背凑到Wade面前,让Wade看那个印记。Wade仔细看了看,那个印记的确变淡了许多,已经不像以往那样散发着光亮了,反而像是生锈的金属一般黯淡无光。

Wade拉住他的手,摩挲了一下他的手背。

“你是不是和其他人搞上了?”他忽然听见Peter这么问他,于是有些疑惑地看向那只恶魔。

Peter没有看他,而是盯着床单看个不停,但他还是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如果是的话,你直接和我说不就好了。”

“什么?我没有。”Wade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这个印记的作用吗?如果我背叛你的话那就惨了。”

“我知道。”Peter嘟囔着说,“但万一你是宁愿很惨也想去享受快乐的类型呢?就像我一样?”

Wade挑挑眉:“什么意思?你和其他人搞上了吗?”

“我没有!”Peter有些生气地说。他挣脱了Wade的羽翼,转过身去,他气鼓鼓地说,“算我脑子忽然坏了,刚才的事情你就当没听见。”

Wade揪住了他晃来晃去的尾巴,引得恶魔小声地尖叫了一声。他从后面环住Peter的腰,吻了吻藏在深棕色发丝里的角。他拉起Peter的手,把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声念了句什么。等他移开手的时候,那个印记又散发出了耀眼的光。

“它只是渐渐地丧失了储存在里面的魔力,加固一下就可以了。”Wade低声说,“而你不需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探寻我们之间有没有第三个人。”

Peter瞪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Wade只能又摸了摸他的角,却发现那两个角有些松弛。他晃了晃,居然从上摘下来一小个略微透明的壳。

“换角了。”Peter看着他手里的壳说,“这说明我又掉了一点魔力,撒旦啊……”他哀叹了一声,然后不开心地扭过头去。

Wade看了看这个壳,慢慢地微笑起来。

“这个壳能给我吗?”他有些兴奋地问,把壳凑到Peter面前。Peter没好气地说:“随便你,反正我也不想看见它。”

Wade吻了吻Peter还有些脆弱的新角,然后用羽翼把他裹住了。Peter隐约感觉到他身后的天使在羽翼里放了治疗魔法,他有些不安分地动了动,但又被天使按牢了。

“如果你真的想治疗的话,”Peter弯着嘴角说,他用尾巴戳了戳Wade的脖颈,“你应该把手指插进来。”

“我会的,”Wade低声说,“但不是今天。你不想你的角再换一次的对吧?”

Peter哼了一声,但明显心情好了很多。他微微侧过身,把额头贴在Wade胸口上,闷声说:“你从来不觉得很麻烦?天使和恶魔的种族隔阂——之类的——你不会觉得很麻烦吗?或者比如——你会不会觉得命运和一只恶魔绑在一起会很麻烦之类的……”他越说越小声,最后连声音都听不到了,只是轻轻地晃着他的尾巴。

Wade拢了拢翅膀,叹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忽然舒坦了许多。

“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他说,微笑起来,把他怀里的恶魔抱得更紧了些。

 

 

FIN.

 

 

恶魔射在天使里面会极大程度地影响天使的魔力,因此恶魔Spidey私下指着恶魔Deadpool的鼻子,警告他不能射在里面。

恶魔Deadpool朝他挑起一条眉毛,然后有些不耐烦地说:“这你不用操心了,每次我都会舔出来喂他吃回去的——”

他还没说完就被一旁涨红了脸的天使Spidey猛地捂住了嘴。

天使Deadpool在恶魔Spidey翻白眼并骂人前把他拉走了。

 

 

 

又写了篇奇奇怪怪的东西……唉【。

以及在这里打个小广告,明天本子的通贩链接就开啦wwww欢迎大家收本w也期待买本的大家给我一些Repo之类的wwww

链接请走这里w宣传里的小料本与周边也欢迎大家一起购入噢w

 

 

评论(37)
热度(372)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