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A Week With You 02 (总裁公交车第二趟w)

Attention:

1、NC-17,总裁虫公交车第二趟!第一趟在这w抱歉本来应该昨天开的,但是昨天比赛太累了回来就睡惹……所以公交车误点了,抱歉(。

2、梗是以前和奶太太聊天聊到的,以及她都已经画了图了23333图走这。这张图真是好吃好吃!虽然我写不出图万分之一好,唉。

3、奇奇怪怪的Play,玩了一个我最近新学到的撸法www(?)以及我就是有衣服不全部扒光的毛病23333

   标题胡乱取的,灵感来自The Pretty Reckless的一首歌w感觉挺带感w


还是送给奶太太,以及感谢册册w


最后,逃生AU个人本二刷通贩最后两天啦w感谢大家的支持!还想买的小伙伴请走这里噢w目前台湾的小伙伴也有g77的代理啦w

 

 

A Week With You 02

Tuesday – Bring a shotgun to the party

by AOzero

 

 

“如果你愿意多加考虑的话,我保证这个项目对我们两方都非常有利……”

Peter的思绪已经开始到处乱跑,他以人格担保他真的非常想仔细聆听这位来自某个能源产业的CEO的发言,但他的注意力早就被一旁白色长桌上的蛋糕吸引了。放射蜘蛛带给他的灵敏感官让他不仅能嗅到旁边女士身上的淡雅的香水味,还能让他嗅到那一小块红酒蛋糕的香气。

这是一个挤满了社会名流的慈善晚会,他把头发往后梳得服服帖帖,露出他的额头,穿上笔挺的西装,踹上光鲜亮丽的皮鞋,就是为了来参加这么一个晚会。他本意是来参加慈善事业的,但Anna告诉他,这场晚会最重要的其实是Parker工业的形象,以及肯定会有商机向他套近乎。Anna给他戴了一块Breguet手表,并交代说如果有人给他递酒,一定要用戴着手表的这只手接。Peter不理解,他觉得Parker工业的表也挺好的,不过Breguet的表面他有些喜欢,会让他想起蒸汽朋克。

然后他猜想是不是任何和科技富翁有关的东西都要和蒸汽朋克扯上关系。

Anna交代了他很多,包括有些人可以理,有些人没必要;以及他应该注意哪些行为。她尤其提到,不要吃太多东西。Peter觉得她的担忧是对的,那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甜品看上去实在是太好看了,甜蜜得几乎有些愚蠢,要是给他时间他一定能吃很多,然后剩下的都用蛛网打包带走。

Peter努力让视线集中在面前的男人身上,并且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但饶了他吧,他的眼神一直在往那个小蛋糕身上跑,他已经朝它眨眼睛不下五次了,为什么它就是不愿意自己飞到他嘴里呢?

“你好先生们?”一个侍者忽然插嘴道,“你们需要香槟酒吗?”

这让Peter如释重负,他暗自呼出一口气,朝男人弯了弯嘴角,说:“抱歉,我想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喝太多这些东西了。”他说,把一直拿在手里的酒杯放回侍者的托盘,他注意到那个男人一直盯着他手腕上的手表看,他在心底暗自笑起来。

“真的非常抱歉,先生;如果我回来得快,我们还可以再谈谈?”Peter伸出手——当然啦,是戴着Breguet的那只手——与男人的握了握,“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了,顺手拿了一块红酒蛋糕——它可真是迷你得有些可惜——扔进嘴里,香醇的红酒带着些甜缠绕在他的舌尖,很快就被他咽下肚去。Peter离开了灯光明亮宛如白昼的大厅,走过拐角,看见了洗手间的大门。

这些可怕的有钱人,即使洗手间也造得像是一个豪华套房一般,墙壁都闪着金色,总是带着一股古龙香水一般的气味。Peter走到镜子前,靠着洗手台休息了一会儿。忽然投入这样的总裁生活的确让他有些不适应,但他不希望自己把这一切搞砸。虽然他想过很多次如果他丢失的那段时间走的是他自己做出选择的道路,他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但事实摆在他眼前,他掉进一个深渊,像是沉睡了一整个世纪,等他再睁开眼,他的生活就像重新按动了启动键,他还是得持续向前走。

Peter瞟了一眼镜子里倒映的他自己,有一点点黑眼圈的痕迹,但并不明显,他理了理额边的碎发,抹了抹他定型的头发,扯了扯自己的西服领口,晃了晃手腕的手表,又伸舌舔了一圈他的牙齿,把那圈甜甜的红酒味又回味了一遍。等他确认一切无误了以后,他总有种喜悦感,觉得自己真是帅到没边了,如果这个洗手间没有别人,他一定会跳到天花板上滑一段迈克尔·杰克逊的月球漫步。

前提是他不会弄乱他的发型,并且蹭坏他的名贵皮鞋。

Peter打了个响指,准备优雅地走出洗手间,重新回到他的商业生涯。他最后抬眼看了一下镜子,却在这时从镜子里看见他身后暗红色的隔间门像是被人轻轻推动时的打开了一条缝,但是里面的人并没有出来。Peter抬眼瞟着那条缝隙,然后听见那人在敲隔间门。

哒哒,咚咚哒哒。Peter微微挑起眉,敲打声还在继续。他从容地转过身,背起手来,慢慢地踱步到隔间门旁,抬起手来,叩叩门板。

“咳,先生。”Peter清清嗓子,用严肃的语气说,“用洗手间门板演奏音乐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特别是你演奏的还是Sailor Moon的主题曲,这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太超现实主义了。”

敲击声停止了,然后一只戴着红黑色手套的手从门缝中伸出,挽着他的脖颈把他捞了进去。Peter微笑起来,在扑进那个小隔间里去的同时没有忘记把门带上。


http://ww4.sinaimg.cn/mw690/7c44ac0agw1f47z4477pwj20c853wb29.jpg


站在镜子前,Peter理了理衣领,拍平外套下摆。Wade抱着双臂,站在旁边看着他整理仪表。他把领带甩上脖颈,犹豫了一下,看了看Wade。

“别用你的小狗眼睛看我,亲爱的,”Wade朝他摊摊手,“我从十六岁就和西装社会分道扬镳了。”

Peter叹了口气,只能随意地把领带搭上脖子。他纠结了一会儿,手忙脚乱了至少五分钟,才把领带勉强打好了。他拍拍胸口,然后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

“嗯哼……”他撇撇嘴,又看了看Wade。

Wade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放下手走过来,绕到他身后,把手放到他的脑袋上,“我的错,宝贝,别怪我。”他说,把Peter的头发往后压。Peter晃了晃脑袋,把他的手拍开。

“我想到可能会有这种情况了。”他从衣服里翻出一小包发胶,朝Wade晃了晃。Wade瞪着那一小袋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发胶,又看了看Peter。

“你想到我会在厕所隔间里敲Sailor Moon的主题曲了?”

“我想到你会在厕所隔间里,没想到你会敲Sailor Moon。”Peter说,他撕开那个小袋子,用发胶重新把散乱的头发固定住,露出他的额头来,“但这件事在我心里只有40%的概率。”

“这说明你走进来的时候还是心生期待了。”Wade低笑着,凑过来,“高贵的小王子,想不想让你卑贱又帅气的小侍从带你逃离这个无聊的宴会呀?”

Peter把袋子扔进一旁的垃圾袋,看了他一眼,被他神秘兮兮的语气和故作玄虚的挤眉弄眼逗笑了。

“怎么做?”他问。Wade朝他竖起一根手指,让他噤声。像是为了坚定他的要求一般,他在把自己卡在鼻尖的面罩拉下来之前还凑过去啃了Peter一嘴。他拉下面罩,朝Peter竖起三根手指。

三,Peter有些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二,Wade在面罩下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那个Peter一直没记住名字的——他的名字其实很简单,叫做Dave,但Peter就是没记住,可能这个名字和David或者Dive太像了——某个能源产业的经理推开厕所门走了进来。他满脸疲倦,看起来也被晚会折磨得够呛。

“老天!救命!”他一进来就听见了求救声,他匆忙回过头去,看见一个穿着红黑色紧身衣的人一只手臂箍住了Parker工业年轻CEO的肩膀,一只手里攥着把枪,枪口正对着他这边。Dave吓得马上举高了双手,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Parker工业的CEO一直在挣扎,但似乎力气不够,挣脱不了男人的桎梏。

“你好呀公子哥,”那个红黑色紧身衣的家伙说话了,声音里满是调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知道,”他腿软得就像是要坐下去了,“你是Deadpool,那个雇佣兵……”

Deadpool满意地点点头,枪口朝他虚晃了一下,吓得Dave一个激灵,但他勉强站稳了。“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来过这里。如你所见,我还有工作要做。如果你说出去了,我会很麻烦,也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并不想这样,对吗?”他用枪口指了指怀里的Parker工业CEO,后者看上去简直像要咬上他的枪管一样挣扎着。

Dave如同捶鼓一般疯狂地点头,于是Deadpool很狂妄地大笑起来,他把Parker的领带扯了下来——后者立刻满脸气愤地像是想咬他的手——单手把这布条很快地绑住了Parker嘴。

“谢谢你的合作,有钱佬。”他朝Dave打了个响指,拉扯着Parker走了。

Dave呆呆地站在原地,等四周完全静下来,一切都悄然无息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急匆匆地冲出去找宴会保安去了。

 

“你真的觉得这种方法很明智?”Peter抱怨道,“Anna明天早上一定会弄死我。噢,不对,我和她住在一起。她今晚上就可以弄死我。”

“所以你应该搬出来和我一起住,我已经和你提起过很多遍了,大天才。”Wade朝他打了个响指。

他们坐在屋顶上,Peter一直担心他会把自己的皮鞋踹下去,所以他抱着膝盖坐在屋顶边缘。Wade看了看脚底满是光亮的车流,又看向Peter。他抹的定型发胶太多,风都吹不太散,Wade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Peter一直在拍他的手,但Wade不依不饶,直到把他的头发完全揉乱才住手。Peter埋怨地看着他,一边抱怨他一边把头发理顺。Wade没怎么在意他说了什么,只是伸手帮他把头发拨到耳后,然后掀起面罩,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Peter眯起眼睛来,朝他弯了弯嘴角。因为他的眼睛太亮,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头发又被风拨乱了,所以Wade决定再吻他一次。他还没有凑过去,Peter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

“噢,好的,完美。”Peter嘟囔着说,“老妈打电话了,捣蛋的青少年必须收起荷尔蒙,赶回去挨骂了。”

他用眼角撇了撇Wade,Wade只能举高双手。

“宝贝,领带发胶还好说,这个我就帮不到你了。”他说,Peter瞪了他好一会儿,终于笑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他说,然后揪着Wade的衣领,轻易地把他拉过来,又掉入一个亲吻里。

 

 

FIN.

 

Sailor Moon其实就是美少女战士啦w

JW聚聚很坏的,他喜欢Sailor Moon所以让贱贱也喜欢w不过老实说小兔的确也是爱与和平手势诶,和虫一样……

主题曲真的相当洗脑,92年第一季的第一首OP,欢迎大家吸毒(x

 

其实看完斜线刊第五期,我觉得我已经不需要写文了,但是毕竟有约在先,还是来更新了……(x

斜线刊第五期真的,非常可以……官方简直,我已经打不过这样的官方了,谢谢大家,我觉得我可以退休了,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公交车还是要开的(x)下周三见w!爱你们啵啵啵!


评论(34)
热度(650)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