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混更(x

之前悄悄写给奶太太的刺客心跳信条AU的小短篇,全文就先藏着了,就发发我最喜欢的一小段,说情话的一小段哈哈哈哈!

其实我不会写情话,这只是在乱讲(x


Attention:

混更的一小段。刺客信条AU。虫是刺客虫,大狼是Logan(x


“太沉默也不是好事,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开开金口,讲几句情话试试看?说不定你会讲得比巴黎歌剧院还唱的好听。”Wade一边喋喋不休,一边把手放上Peter的尾椎。Peter把裤子扔到床脚,全身赤裸,他看了看Wade。

“何不你来说?你不是很能讲吗。”Peter伸出手,把Wade的衬衣纽扣扯开。Wade故作惊讶地朝他咧咧嘴。

“我以为你讨厌我讲情话。”

“我不讨厌。”Peter把他的衬衣扯开,瞥了Wade一眼,“有谁会讨厌听情话吗?”

Wade转了转眼睛,弯起嘴角来。他把手往Peter的腰上滑,同时坐起身来,把Peter半圈在怀里。Peter似乎有些反感他忽然凑那么近,伸出手捏着他的脖颈把他推远一些,然后开始剥他的衣服。

“好吧,我宛如朝阳之子的小甜心,虽然隐匿在黑暗也无法阻止你的光照射在将死之人身上,你的爱与激情就像一只夜莺,挣脱出这个雾气弥漫的牢笼,撞进我的心里。”

“嗯哼。”Peter点点头,“继续。”

“你的眼睛就像浸满甜蜜的圆月,你是黑暗里唯一提醒我世上还有美好事物的存在。每当见到你的时候,世间一切温暖的浪潮都朝我涌来;当你远离之时,生命的烛火也在我的心中熄灭了。”

“嗯——”Peter再次点了点头,他把Wade的上身都扒光了,在试图脱他的裤子,“还有呢?”

“你比大狼的雪茄,海盗船长私藏数十年的朗姆酒,舞蹈的吉普赛姑娘,圣殿骑士的血河,都更让我满心欢喜。”

Peter哼笑一声,他把Wade的裤子扔到床脚,“我喜欢这个。”

Wade凑过来,吻了吻他的喉结,又舔了舔他的锁骨,“我很荣幸我的真情实感让你受到了触动。”



没了,跑了,非常丢人(x

评论(47)
热度(261)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