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急速小短打混更(x

大概是之前那个RR贱x荷兰虫的虫追贱梗的后续,听着《Yeah Oh Ahhh Oh!》不知道为啥忽然就想写这个混更了,真是非常厉害(x

本来这个梗一直想写个荷兰虫哭哭的场景,但一开始写全都是傻白甜,全是他嘿嘿笑的画面,我果然还是太嫩了……

 

 

by AOzero

 

Weasel有气无力地抬了抬眼皮,酒吧里酒精和迷幻剂的气味让他原本就打不起精神的脸显得更加睡眠不足,他瞟了瞟一直在他吧台面前磨蹭后脑勺的Wade,和他身边那个看上去满脸好奇和紧张的、和这里明显格格不入的男孩。

“你和谁生的这个男孩?都长这么大了?”他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一边擦着酒杯一边问,对再看他们两个一眼毫无兴趣。

Wade一拳砸在吧台上——这让酒吧里很多人都朝他投来了视线,而他身边的男孩浑身都抖了一下,看上去差点就从椅子上跳下来跳到天花板上去了。“他不是我的私生子。”Wade说,他嘶嘶地发出声音,Weasel对他的威胁毫无反应。

“那你什么时候给他做个介绍呢,牛油果脸。”他撑着吧台说。还没等Wade说话,男孩就紧张地笑着,朝Weasel伸出一只还带着点中性笔油墨的学生的手,“我是Peter,Wade的男朋友。”

Weasel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转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注意到已经没人看向这边以后,他用下巴朝Wade指了个方向,示意他过来说话。Wade埋怨地看了Peter一眼——很明显充满了埋怨,甚至还有点恨得牙痒痒,反正不会是看着男朋友的眼神——然后朝他做了个“乖乖待着”的手势。Peter很听话地点点头,甚至很乖巧地把手肘放在吧台上撑着脸,一动不动。Weasel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心情复杂地看着Wade的脸——看了两秒钟,然后马上又受不了地看朝别处了。

“你有话要说?”Wade说,他抹了一把脸,“其实我不是很想听。”

“你发生了什么?男朋友?”Weasel说,“我不是怀疑你的性取向。没有。只是,那样的孩子,男朋友?你大概可以当他的爷爷了。”

“嘿,最多只到爸爸,”Wade敲了敲身边的桌子。Weasel一脸非常遗憾的表情看着他,说:“那也是犯罪呀,蠢货。”

“犯罪?那你最好报个警,因为我才是受害者!”Wade说,因为声音有些大又降下音量来,“是那个小鬼要缠着我的,听着,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为了钱去拍了个电影,然后成为了美国青少年的新一代偶像,然后他就掉进了追星怪圈,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Weasel龇着牙上下看了他一眼。

“噢,你的意思是他有看着发霉的牛油果就会性致大发的生理障碍。”

Wade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就是这样。”

“嗯哼。”Weasel说,“而且你刚才的意思是全美国的青少年都有这种生理障碍。”

“我倒是希望是个女子高中生而不是这样的奶香男孩——”Wade说,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难缠。只要一有时间就在我公寓楼下,我不在的时候甚至还会来我家帮忙打扫卫生。Al甚至夸了他一声,你知道吗,Al!但是他把地毯下的海洛因全都裹起来送到警局了,还有我的一些录像带和秘密藏书——我气得把他从窗口扔出去,第二天早上他在我的天花板上用蛛网写了个对不起,那些蛛网还溶了些,掉下来糊在我脸上!我真是受够每天推开家门都看见他在我家的客厅里做他的科学作业了——还有他那些毛病,你知道大夏天的我的皮肤有多么发痒多么难受吗,但他总是抓紧一切机会往我的手上贴;等我气得不行把他扛起来扔到床上,他又大吼大叫地说不行不行不能那么快要一步一步来——我甚至根本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把他绑在床上让他不能跟着我到处跑!但绑不住,他力气可大了,他——”

“停,”Weasel捂着额头说,“首先,我不知道你的男孩是怎么用蛛网在你的天花板上给你写了个道歉的,但你听上去完全是在炫耀你过得有多好,Wade先生。”

“你耳朵一定出毛病了你这个椰子头。”Wade把水杯放回桌上,“我的生活完全被搅得一团糟——每个任务都做不成,他总是跟着我。他和Iron Man好像还是什么友好关系,Iron Man有一天在抓罪犯的时候看见我,追着我打,一边用炮轰我的屁股一边大声说‘离那个睡衣宝宝远点,离那个睡衣宝宝远点’!像是我要缠着他似的!他和每个人都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每个人!然后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问我是不是给他喝了什么迷魂汤,以及那一脸要为了世界的正义消灭我这个犯罪者的表情——但我才是受害者!”

他说完,忽然听见了一声闷笑声。Wade和Weasel都回过头去,看见Peter捂着嘴扭过头朝着一边,肩膀微微在颤抖。

Weasel和Wade回过头,看了对方一眼。

“他肯定全都听见了。”最后,Weasel说。

 

“好吧,Wade的小男朋友。”Weasel晃回吧台的时候从柜子上拿下一个酒杯,“你想喝点什么?我为你能忍受这个东非大裂谷立体地图的脸颁个奖,奖品是免费喝我店里的任何一种东西。”

Peter刚想说话,Wade就敲了敲吧台,“你疯了?给他杯牛奶。”他说完瞥了Peter一眼,Peter朝他微笑的时候又移开视线。

“这里没有牛奶。”Weasel翻了个白眼,“这里是酒吧,大裂谷。要牛奶出门右转,去便利店里买。”

Wade暗自骂了一句,站起来往外走,Peter朝Weasel讪笑两声,跳下椅子追了出去。

 

Peter小跑到Wade身边,手插在裤兜里,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Wade走得很快,他必须大跨步才跟得上。察觉到这一点,Wade稍微放慢了速度。他们走到便利店门口,Wade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他。路灯的灯光照不到他藏在兜帽里的半边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些阴影。他看了看便利店,又看了看Peter。

“你喜欢喝牛奶吗?”他问,语气有些生硬。Peter朝他耸耸肩,用运动鞋蹭着地面。

“不讨厌。”他回答,“你真的打算给我买牛奶?”

“除了牛奶你还能喝什么?”Wade朝他哼笑了一声。

“我会喝啤酒。”Peter说,“只是不太喜欢,而且太容易醉。”

Wade又哼笑了一声。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幼稚。”他说。

“嗯,啊,是啊,你一点也不幼稚。”Wade说,他把手从兜里抽出来,捏着Peter的手腕把他的手也拽出来,然后放在自己的手心掂了掂,“你的手估计只有我的一半大。看看你的小拇指,跟牙签一样细。”

“这和手大不大没什么关系。”Peter说,“我的小指也不像牙签。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他把手微微收起来,捏成一个拳头,“这一拳的力气可比被牙签捅到疼多了。”

Wade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把他的手包起来。Peter微微挣扎了一下,没能把手抽回来。

“你不是说你今天的皮肤状态不太好吗?”Peter说,声音支支吾吾的,“你今早说的,在我说要和你一起来这里的时候,你让我别走得离你太近……我以为你今天不想被人碰到。呃,我是说,牛奶,我们该派个人进便利店吧?我们等会儿还要回去那里吗?我挺喜欢那个卖酒的大叔……他比你大还是比你小?应该是小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Wade放开了他的手,Peter往后退了一步,手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

“我说过你很幼稚了。”Wade说,他弯了弯嘴角,“听着,只有小鬼才会因为握握手就紧张得胡乱说话。话说回来,你的胡话说得也太多了。”

他挺了挺脊背,看上去心情忽然变得很好,转身就朝便利店的方向去了。Peter捻了捻自己的衣服下摆,还是追了上去,毕竟他还得在售货员小姐在被Wade的脸吓得说不出话的时候,用几个笑容打打圆场。

 

 

FIN.

 

 

啊哈,傻白甜完了以后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你

点梗还在写哇,但是感觉又要写好多,嗷呜呜呜

我觉得我真的大概可以写到点梗的姑娘都出坑,啊哈哈(x


评论(48)
热度(1313)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