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阿零w!疑似文手……什么的【
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ww
围脖:http://weibo.com/u/2084875274
看文可以在搜索里输入文章列表w

【Spideypool】Playlist(歌单分享(并不是x)

Attention:

1、嗯,这篇类似于,听曲随写小片段?

大家肯定也有这种感觉吧,就是听一首歌的时候脑子里会有很多画面之类的w我就经常这样,唉,戴上耳机就以为自己是MV导演,或者MAD剪刀手大大之类的(x

就是因为我总是有这个习惯,所以有了这篇……收了几首我最近很喜欢的歌,每个小短篇的标题就是歌的名字。

2、唉,要是有毅力,我觉得我听歌时候想的场景都够出本小本子了wwwww

只是因为都是些没有什么太大意义的、类似生活片段的东西,用来出本子——就算只是小料本都好像还是挺敷衍的,算了ww开心就好!

3、像上一条说的,基本就是些片段,一个片段和一个片段没有直接联系。大部分是甜饼,不过我个人觉得也没有什么甜虐之分吧w没有更多的剧情含义在里面,有时候甚至和歌词都没有多少关系,文主要是记录听歌时想起Spideypool的氛围……

 

 

OK?

 

 

Playlist

by AOzero

 

 

Armin van Buuren - This Is What It Feels Like

 

Peter很喜欢沿着夜晚的纽约街道往公寓走。工作结束得早,从Parker工业出来,不搭乘蜘蛛车,也不要求司机送他回家,而只是沿着纽约的街道往回走,走到他和Anna的公寓去。有时候他心血来潮,会随着人群钻进地铁站,有时会站在公交站牌边,手插在兜里,和所有纽约人一样,安静地等待着。有些人见他眼熟,会小声议论,或是上前询问,他就总是装出一副无辜又单纯的样子,装作不清楚他们正在讨论的话题到底是什么,来逃避所有关于他身份的猜想。

“Parker工业的总裁怎么会来坐公交车呢?”他总是这么笑着回答,把对方的疑惑与猜测全都打消。

他喜欢纽约的夜晚,从他还是个孩子时,他就总会在夜晚时从窗户向外眺望。成为Spider-Man后,他每天夜晚都要蹲在房顶,注视着纽约,看城市的灯光把夜空照亮得如同白昼,如同所有的黑暗与困倦都不曾存在,如同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浸在光芒里。他总要对纽约说晚安,才能结束夜巡,回去睡觉,等朝阳升起时再去面对JJJ和高中教师的怒火。

纽约的夜晚让他更有活着的感觉。白昼时,这个城市大得让人心慌,大得反而让人感到什么都没有。但夜晚的时候,他只需要注视着眼前的这条街,路灯和车前灯组成的发光的河流会带他回家。时间在纽约永远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快,但夜晚的快反而让人感到这座城市的脉搏在有力地跳动。

冬天的时候,纽约的夜晚愈发漂亮。Peter喜欢注视雪在路灯的光芒下缓缓飘下,就像是从天而降的轻盈的舞者,它们的舞步把眼前的纽约都蒙上一层像是隔着玻璃的模糊的优雅。冬天的纽约会稍微慢下来那么一些,Peter总是穿着长风衣,围着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围巾是Wade给他织的——非常有趣,在他的强烈要求下,Wade放弃了给他织一条满是Hello Kitty或者满是爱心的围巾,而是给他织了一条红黑菱格花纹的。还有同款的手套,但他从来不戴手套,因为戴手套让他的指缝缝隙更大,他反而感觉更冷。

他走在纽约的大街上,冰冷的空气带着城市特有的湿闷的气息,他呼出的白雾每次都要在空气中弥留一会儿,才会慢慢消散,或者被风拆裂,卷走。Peter的手不常见阳光,又带着白种人的特性,因此他每次把手从衣兜里掏出来时,骨骼分明的手掌在冬日的气氛下越发苍白,指节和指腹却冻得通红。他的鼻尖也很容易被冻红,从小May婶和Ben叔就爱拿他的红鼻尖开玩笑。

Ben叔和May婶,在街上漫步会让他想起很多事,让他更多思考的时间。他很少有独处的时间,独处且空闲的时间,因此他很珍惜这种时刻。他会一边想事情一边往前走,沿着河边,看被灯光照耀得仿佛镜面一般的河水,以及曼哈顿永远在散发着的自由荣光。路过公园,路过时代广场,路过嬉笑的高中生和带着毛绒帽子的小女孩。

纽约是他守护的城市,夜晚的降临让他感觉这座城市几乎属于他。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棵树,每一座建筑,每一盏路灯……都是属于他的,是他愿意付出一切去保护的,去争取的。

走着走着,Peter的脚步就会慢下来。因为他的感官一向很敏感,而那个人的心跳声和脚步声他一听就能辨认出来。

Wade总是沉默地跟在他身后,跟着他走很长的路。Wade会出来找他,一开始是因为Anna的电话。再之后,只要Wade知道他提前离开了Parker工业,就会沿着这条路来找他。春季踩着花瓣,夏季踩着阳光,秋季踩着落叶,冬季踩着雪,但永远不会踩到Peter的影子,他保持着一个很安全的距离,Peter时刻都在他的视线里,然而他站在Peter影子不能触及的范围。

他从来不会跑上来拍Peter的肩膀,或者出声呼喊他。Wade只会跟在他的身后,而不把他拉出自己的世界里。穿着便服的雇佣兵以为这就是体贴,然而事实上,Peter从来没能忽略过他的存在,虽然每次Wade出现时他仍然会往前走,但其实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Peter的注意力就基本都在他身上。

每次都是Peter首先与他打招呼。有时候是Peter走着走着,就会抬起头,朝着前方快步走去,直到小跑起来。Wade也会跟着他小跑起来,接着这种奔跑就会越来越快,直到Peter笑出声来,一边减慢步伐一边转过身,停下来,和他打招呼。有时候是Peter故意走朝路边的小男孩,低声告诉他,如果缠着那个棒球帽外套着兜帽的人,他就给男孩五美元,然后在男孩抱着Wade的大腿时站在一边憋笑。有时候是Peter站在橱窗前,或者河边,灯光把他的脸照亮半边。直到Wade走过来,站在离他稍微有些远的距离,他就会转过脸来,朝Wade微笑。

他把手伸出衣兜。冬天的时候他的手无论看上去还是摸上去都十分冰冷。他伸出手去,然后Wade轻轻地用手心接住,摩挲他通红的指节。Wade穿便服时也从来不戴手套,他的疤痕要是被手套捂着更难受。在冬天时他手心的疤痕带着一种粗糙又稍微有些锋利的触感,每次Wade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都会让他的手有些发疼,像是被那些疤痕割伤。他知道,Wade的手心也会被他的冰冷割伤。

冬天的触碰让他们两个都不舒服,但他们都没有提出不再触碰对方。就算会有割伤的感觉,Peter还是喜欢Wade握住他的手,而他回握的时刻。

Peter和Wade一起走回去,聊着天,跟着人流,看上去与千千万万的纽约居民别无两样。

这就算是Peter与纽约独处的时间宣告终结了。他和纽约之间出现了Wade这个第三者。但纽约从未因此抱怨过他,它只是一如既往地发着光。Peter仍然会在它的脉搏上闲逛,Wade则沿着纽约心跳的轨迹,穿过层层人海,穿过发着光的夜晚,寻找Peter在路灯下的独自一人的身影。但他的背影永远不会显得孤独,在Wade到来之前,纽约的心跳声一直回响在他的耳边,直到他听见从他身后传来的稳定的声音。

 

END.

 

《This Is What It Feels Like》这首歌,无论是原唱的节奏感,还是各式翻唱的抒情版都非常值得一听,是首很厉害的歌,曲调感觉无论是什么曲风都可以轻松驾驭w因为各种翻唱我都喜欢,也不能推荐一个最喜欢翻唱,不过这首歌各种抒情版的翻唱真的非常值得一听,整首歌带给人的氛围都在一瞬间改变了w

其实这篇还有点小甜甜的《Now That I Found You》的影子w

 

 

 

Britney Spears - Brightest Morning Star

 

雨天Wade的皮肤总是“状态不太好”。不只皮肤,他整个人都会浸在那种雨天带来的气氛里,就像一块海绵,因充满水分而沉重。他不会表露出来,但Peter就是知道他和晴天的Wade有区别。

他的解决方式很简单,就是尽量和Wade待在一块,待在一个他们随时能碰到对方的空间。比如沙发,比如床——他经常和Wade躺在床上,把一整个下雨的早晨都躺过去。他们什么也不做,只是聊会儿天,或者听外面的雨声。Wade有时不愿意碰他,Peter就随他去了,只是他们面对面躺着的时候,他会伸出手指,轻轻搔刮Wade的鼻尖和脸颊,或者在说话的时候点点他的手臂,直到Wade感觉好些,伸出手来拥抱他为止。

“多谢你的照顾,Peter。”Wade每次好些时都会这么和他说。Peter摇摇头,用脑袋去顶他的下巴,把头发蹭得乱糟糟的。这就算是“不用谢”和“别在意”的替代品。

Wade总是在感谢Peter,像是Peter为他做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似的。在他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Peter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来环他的腰,亲吻他的肩膀,Wade就会对他说谢谢;还有Peter帮他把他的武器清理一遍的时候,他也会说谢谢;Peter替他料理伤口,找回他的残肢断臂,或者坐在一旁守着他,等他清醒过来给他一个吻的时候,Wade也会说谢谢。他说谢谢的次数太多了,有时候是开玩笑一样大声嚷嚷,或者带着点调情的意味,又或是声音又低又轻,像个叹息划过他的嘴边,只确保Peter可以刚好听到。

Peter感觉自己没有做那么多。在和Wade确定关系之前,他都不知道雇佣兵那么喜欢对他说谢谢——他是个出了名的讨厌鬼,烦人精,没人受得了他。只有Peter受得了他。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该向Peter道谢,全世界被Wade烦过的人也许都该向Peter道谢。

Peter有时候会这么想,然后想着想着自己笑起来。因为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并不对Wade感到厌烦。雇佣兵对他表达感谢,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待在他身边是一种需要很多牺牲的行为——而Peter的性格天生决定了他对这些“牺牲”毫无感觉。在他眼里,亲吻Wade带有疤痕的皮肤根本不是一种牺牲,他才没有牺牲自己来成全Wade。他就喜欢这些疤痕,没有什么同情、怜悯的情绪在里面。你可以叫他是个有奇怪癖好的人,但他绝不是个因为同情而和Wade待在一起的人。

Wade说感谢最多的时刻,一般是在睡觉前和醒来后。他总是把被他们搅得一团糟的被子拉过来,把Peter也拉过来。他们的腿和膝盖互相触碰,Peter喜欢用他的脚底去磨蹭Wade的脚背,还喜欢在他的胸前拱来拱去的。Wade摁住他的脑袋,捧着他的脸,吻他的发旋。如果他会说谢谢,一般是因为白天的一些小事。

Peter总是轻轻喘着气,身上留有汗和唾液的痕迹,肩膀和眼角都有些发红。他皱皱鼻子,想挣扎着起来去洗澡。Wade跟着他坐起来。

“不要总是和我说谢谢。”Peter说,“你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Wade朝他挑挑眉,嘴张成O形。

“噢,是吗?”他故意用很滑稽的声音说话,Peter就会用拳头打他的肩膀一下。用力不大,但是很稳。他把拳头停在Wade肩膀上一会儿,然后收回手,向前倒回他怀里。

“因为我也有很多想谢谢你的东西。”Peter嘟囔着说,“去洗澡吗?你得把我弄干净。”

有时候会是在早晨,清晨透出一阵温和的蓬松的气味,Wade就用鼻梁磨蹭他的鼻尖,然后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抱着你的腰不让你走吗?”

Peter闭着眼睛笑起来,他摇摇头。

“很大部分是因为你让我变好了。”Wade说,然后停顿了一会儿,“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你让世界变好了。”

Peter晃了晃脑袋,他的半边脸陷在枕头里,睁开一只眼睛看着Wade。

“嗯,”他说,像是在轻声哼哼,“谢谢你。”

“不,谢谢你。”Wade说,“你怎么能抢在我前面说我的台词?”

Peter笑起来,然后凑过去亲吻他的脸,说:“没什么,就是谢谢你。”

“谢我什么?”Wade用手肘枕着脑袋,侧躺好了,“说来听听。”

Peter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嗯……谢谢你给我做煎饼。”

“是的,我等会儿就去了,你是该谢谢我。”Wade点着头说。

“谢谢你的疤疤脸,因为摸上去很舒服,我就喜欢这种感觉。”Peter说,他挑着眉毛笑起来。

“嗯……你的爱好真奇怪。”Wade说。

“是啊,是啊,”Peter说,“还要谢谢你的手拿得下那么多东西,武器,锅铲,购物袋,我的相机三脚架。还有你的腿,能跑那么远那么快。你的耳朵,能听我说话。你的嘴,能陪我聊天,还有亲吻。还有,呃……”他低下头,很快地瞄了一眼被子里。

“还有什么,说出来。”Wade说。Peter摇摇头,抿着嘴笑起来,说:“不说了。总之我要谢你的地方很多,Wade。你还记得我们还不是彼此男友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大部分纽约人都不理解我的善意的时候,你理解了。”

“那是因为我从那个时候就挺感谢你的。”Wade说,他用手抹了抹Peter的额头,“感谢你的翘屁股,总是给纽约带来一道更美丽的风景线。”

Peter踹了他的小腿一下,轻声笑起来。外面淅淅沥沥地又开始下起了小雨,Wade却没有把他们分开。

 

END.

 

《Brightest Morning Star》真的很棒w小甜甜的这首歌跟着歌词唱出来,总觉得也会有种力量从心底传上来。虽然我就是写了篇傻白甜而已,但真的很推荐这首歌,这首歌的风格其实才没有我那么小家子气,是怎么样啦wwwwww

 

这次就先更两篇,下次还有灵感再来更新歌单w我听歌时脑海里有画面的歌可多了233333

 


评论(23)
热度(180)
  1. 姜葑先森AOzer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柠檬酸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