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Alive(万圣节贺文,丧尸!Wade/人类!Peter注意w)

Attention:

1、万圣节的贺文,提前放出来啦wwww是篇画风奇怪的故事wwww

AU,丧尸和人类经历大战后和平生存的世界,丧尸Wade/人类Peter。

2、预警一下:某些描述可能会引起生理不适,例如,丧尸的习俗啊,要咬脑袋的嘛(x

3、其实都是流水账,故意写成了类似于小笑话的风格ww

是个虽然充满丧尸也很温馨的故事,真的wwwww

 


Alive

by AOzero

 

 

Peter在一回到公寓时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沿着地面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一边大声喊:“Wade——”

厨房的方向传出一阵响动。Peter微微眯起眼睛,他走到厨房门前,抱着双臂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的男友慌忙地靠在冰箱上,还故意摆出一个他觉得比较性感的姿势。

“别扭了。”Peter叹着气说,“你快把你的膝关节扭断了,你这个蠢蛋。你在冰箱里藏了什么?”

“什——什么都没有。”Wade用手挠了挠冰箱门——很明显地留下了几道血印,他立刻用掌心把血迹抹去了,在自己的外套上蹭了蹭,结果外套上也有血迹。他朝Peter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嘿,甜心,你今天回来得真早——”

“让开。”Peter说,他伸出手揪着Wade的兜帽,把他拖朝旁边。Wade一直挥着手挣扎,但还是不甘心地被拖到一边去。Peter皱起眉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气味。“老天啊,不会是我想的那个——”

Peter猛地打开冰箱门,然后又缓缓地关上它。他看向他的男友,Wade一直揉着脖颈,抬头看着天花板。

“Wade。”Peter说,努力让自己听上去有耐心一些,“这是哪位的胳膊?”

Wade支支吾吾了大半天以后,仍然抬着头看天花板。

“Wade。”Peter说,他又抱起了双臂。

“好吧,好吧——我说。”Wade举高双手,然后放下来,却仍然保持着仰头看天花板的姿势,“宝贝,帮我一把,脖子僵住了。”

于是Peter动手帮他扳了一下脑袋。

“啊,好多了。”Wade扭扭脖子,然后无辜地看着Peter,“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Peter的男友是个丧尸,而Peter自己是个人类——说实话,Peter并未看出来这有什么不妥。人类和丧尸之间的战争早在他还没出生时就结束了,政府和丧尸组织早已签订了和平协议,两个物种已经达到了和平共处的一种平衡,Peter上大学时就有丧尸同学,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总之在Peter的眼里,他对所有人、所有丧尸都不会抱有恶意的揣测,因此和一个丧尸谈恋爱、同居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很抱歉,Frank先生。”Peter把那截胳膊递过去,还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我想Wade只是一时冲动了。”

Wade站在一旁,抱着手,冷哼一声。那个名叫Frank的丧尸颤抖着接过胳膊,说:“没事,没事,我已经不介意了。”接着转身就拖着脚步走开了。

“哈,他就是个胆小鬼——”Wade话还没说完,Peter就转过身来,伸出手,弹了弹他的脑门。

Wade故意尖叫了一声。“这可真疼,宝贝。”他捂着额头说,“我觉得我的皮肤裂开了。裂开了吗?”

Peter扒开他的手,微微踮起脚看了看他的额头,说:“你那么多疤痕,我怎么看得出来?你应该少吓唬Frank,他挺可怜的。”

“是啊,他挺可怜的,他还欺负小猫呢。”Wade哼了一声,“我只是顺便教训他一下。”

Peter笑起来,他知道Wade非常喜欢猫,但因为他脆弱的皮肤很容易被猫爪子一下子就抓下来一大片,所以不能和猫经常待在一起。因此Peter能为他做的就是给他买一些猫布偶,以及在房间里贴一些他到各个地方拍的猫咪照片。

“但你不应该把他的胳膊卸下来,塞到冰箱里去。”Peter说,“我想我们已经定下规矩了?冰箱里除了你身上的部位以外,不放任何其他丧尸的东西进去。”

“我知道,”Wade摸了摸鼻尖,“好吧,我的错,甜心。”

Peter忍不住也摸了摸他的鼻尖,催他回家去待着,今天的太阳不太适合丧尸暴露在外。

 

像之前所说,两个种族已经达到了和解,但那也只是官方上的互相让步。目前人类对丧尸的偏见仍然没有完全消除,Peter猜想大概是他们仍然对丧尸的不稳定和随心所欲感到恐惧,以及总是害怕丧尸会忽然咬他们一口。但Peter总觉得这是某种意义上的歧视,因为丧尸们现在生活得很好,政府和组织为他们建立了很多制度,为他们创造了很良好的环境。丧尸也不是非要吃脑子不可,他们可以吃很多东西,比如Wade就很喜欢卷饼和披萨。脑子对他们来说,更类似于高级牛排一样的,美味的奢侈品,但并不是必需品。政府和组织有合理的脑子贩卖市场,他们可以去那里买他们想要的东西。

虽然在目前的社会里,也存在很多黑市和违法组织,但大体来说,丧尸们都还是很乐意与人类们生活在一起的。Peter认为这是件好事,战争结束了,地球上呈现出一种新景象,大家可以以新的、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一切。

再说,Peter并不是第一个和丧尸谈恋爱的人,还有很多和丧尸坠入爱河的人类,Peter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很有什么大不了的。”Harry轻轻敲着桌子,说,“嘿,听着伙计,你还记得我们高中的同班同学吗?那个叫Belly的小姑娘?她交的那个丧尸男友,有一晚他们嗨过头了,姑娘就说要把一切都给他,那个丧尸就把她的脑子给吃掉了!虽然后来那个丧尸也进了监狱……”

他又敲了敲桌面,Harry总是露出那副惊恐和厌恶混杂的表情,Peter已经差不多习惯了。

“我也不觉得是个好主意,你们在一起多久了?”Mary Jane问,她撩拨红发的样子让咖啡馆里的所有人都盯着她看,也让Peter有些尴尬地低下头,用手抹着咖啡杯的杯沿。

“一年多了。”Peter说,“呃,我也不太记得清具体的日期了。”

“你看,这就是后遗症!”Harry又说,他皱皱鼻子,“他一定把你的脑子慢慢地吸走了——”

Mary Jane立刻拍了他一下,阻止他说下去。Harry很不开心地举起一只手,说:“服务员,给我拿点纸巾来。”

一个丧尸服务员慢悠悠地走过来,用戴着卫生手套的手给他递了一张纸巾。Harry接过来,擦了擦自己的脸。

“总之,我不喜欢你的那个丧尸男友。”他又看朝Peter,说,“跨物种恋爱没什么好结果的,你明白?你想想,Peter,你可不想家里到处是断臂断腿吧?而且我听说给他们买只胳膊还挺贵的。”

“那得看你买什么样的手臂。”Mary Jane说,“我听说棒球运动员的手最贵。其次是握过Beyonce的手的手臂。”

Peter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他揉了揉眉心,说:“Wade是……是不一样的,他不需要购买残肢和器官,也不需要皮肤护理和移植,他只需要做他自己就可以了。”

“对,我想起来了,你的男友是个有超能力的丧尸。”Mary Jane撑着脸笑起来,“再说一次你和他怎么相遇的来着?”

Mary Jane特别喜欢听Peter讲述他和Wade第一次遇见时的事情,似乎这是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一样。其实这个相遇的故事一点也不浪漫,也不温馨。那是纽约的冬天,夜晚十点以后,街上都没有什么行人了,Peter在一家晚归的热狗摊前付账,补充他这一天作为奔波新闻工作者消耗的精力。在他刚把钱递出去的时候,一只手臂飞出来打中了他的后脑勺。

是的,一只手臂。Peter捂着脑袋转过身去,把那只手臂捡起来,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了Wade,他朝Peter伸出一只手,询问他能不能把手臂还给他。

Wade身上只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兜帽衫,以及牛仔裤,在寒冷的夜晚空气里看上去非常单薄。虽然丧尸也已经失去了对冷暖的感知,但Peter还是在把手臂还给Wade同时,把自己的围巾——May婶非要他在冬天围着围巾,生怕他颈椎又被冻——解下来围在他的脖颈上,还在已经完全愣住的热狗摊老板那里又买了一个热狗给Wade。

在他把那个热狗递给Wade的时候,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了枪响,Wade拽着Peter就大步跑向一旁的小巷——作为一个丧尸来说他真的跑得够快——然后拉着他快速穿过小巷,冲到另一条路边。这时刚好有公交车路过,Wade拽着他就跳上了公交车。并且因为他一分钱也没装,车费也是Peter付的。

他们在公交车上并排坐下,周围的人都自动从他们周围散开,因此后排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Peter瞟了Wade一眼,发现对方手里还握着热气腾腾的热狗,而他自己的那个已经被扔在原地了。在嗅到香气的同时他的肚子就发出了抗议,Peter有些尴尬地揉了揉他的肚子,Wade看了他一眼,把热狗递给了他。

Peter推脱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热狗,咬了一口。接着他开始试着和Wade聊天,一开始丧尸似乎不怎么愿意开口,后来才终于和他说话了。在他们坐过几个站牌后,Wade觉得可以下车了,于是又拉着Peter跳下车来。

他们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路,Wade把围巾摘下来,想还给Peter,却发现上面沾了一些血迹。他有些为难地看着那些血迹,低声咒骂一句。Peter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在意。

于是Wade把他断掉的手臂又取下来,送给Peter当礼物。

“反正它还会长出来。”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身上的东西就算没了,总还会长出来。”

他还用Peter的围巾做蝴蝶结,用牙齿和另一只手完成了打蝴蝶结的工作,然后隆重地将这个礼物递给Peter。Peter接过了他的手臂,和他握了握手。接着Wade转身走开了,大踏步得一点也不像个丧尸。

 

“我喜欢这个故事。”Mary Jane说。

“我知道。”Peter说。

“服务员,再来一块方糖。”Harry举着手,在丧尸服务员抖着手帮他加方糖的时候说,“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丧尸。”

“我知道。”Peter再次说。

“唉,别傻了Pet。”Harry舔舔嘴唇,“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哪天就兴致大发,咬你一口呢?”

“Wade的确是个很喜欢咬人的家伙。”Peter把他的手腕露出来,那里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牙印,“但他从来没想过把我变成丧尸,或者把我吃掉。放心吧。”

“还有个问题,”Mary用手指缠着红发,说,“你说过,Wade那次被人追的原因,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吧?他成为丧尸后失去了生前的记忆。Peter,会自我复原的丧尸,行动自如,而且自制力这么强,还失去了记忆,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对,对!”Harry有些激动地拍了拍手,“就像是电影里放的那种,那种——武器什么的,生化武器之类的。”

Peter用无奈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

“就算他以前是,那也是他还活着的时候。现在算是他的另一种人生了,那些东西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你们考虑得太多了,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很好,他说和我待在一起让他有种活着的感觉。”

Harry和Mary对视了一眼。

“他真的这么说过?”Harry说,“他还记得活着的感觉吗?”

Peter摇摇头,他抬起手来,看了看表,说:“我也不清楚。唉,每次和你们见面,你们总是拿他说事,等我真的变成丧尸了,我也不会忘记你们的,放心吧。”

他站起身来,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笑着说:“我得走了,Wade差不多下课了。这次我请吧,下次见。”

他从钱包里抽出一些钱放在桌上,拍了拍Harry的肩膀,吻了吻Mary的手背,匆匆地走出了咖啡馆。

“真是个好帅哥,从来没想过任何坏事。”Mary说,她垂下眼,耸耸肩。

Harry摊摊手,他拿起Peter放在桌上的钱数了数。

“这个小混蛋,没有留小费。”他啧啧嘴,掏出自己的钱包,同时举起手来:“服务员,买单。”

 

Peter要去健身房里接Wade。Wade之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想去健身房的欲望,直到有一天,他路过街角的这个健身房,并且发现这里的教练是那个入土了好几十年又变成丧尸破土而出的Captain America——Steve Rogers后,他立刻就买了年费会员。Peter也不知道Wade哪里来的钱,总之他变成丧尸后醒过来后,他顺着一些线索找到了自己的公寓,用钥匙开了门后,又找到了很多银行卡和现金,应该都是他生前留下来的。Peter并不是很在意Wade活着的时候干了些什么。总之,现在的Wade在一个丧尸酒吧工作,并且过得挺好的。

Peter走进健身房的时候,就看见Steve叉着腰站在跑步机边,对着一个腿都快跑断的丧尸大声喊:“加油,加油,还有三公里!”

Peter环顾了一周,在看见一个丧尸举哑铃时整个手臂都掉落下来的同时,注意到Wade坐在一边,明显正在休息。Peter走过去,坐到他旁边。

“嘿。”他说,Wade扭过脸来,朝他笑了笑。Peter这时发现他的眼球有些不太对劲,就伸手摸了摸他的眼角。

“错位了。”他说。Wade嘟囔一声,转过身去。过了一会儿他又转过身来时,眼球已经摆正了。

“我就说你刚才怎么看上去雾蒙蒙的,我还以为你在自己身上喷了防丧尸喷雾。”Wade说。Peter朝他笑了笑:“你知道我从来不带着那个。”

“嘿,Peter。”Steve很快也走了过来,他朝Peter伸出一只手,Peter立刻站起身来和他握了握手。Steve就是那种典型的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丧尸的——的丧尸。他除了蓝眼睛有些涣散,皮肤有些灰白以外,浑身充满活力,身上什么关节都不会咔咔作响。Peter还听说健身教练只是他的业余工作,他的真正工作还和政府有关。

这个健身房的确会有一些人类高官来这儿,看来都是和Steve有关的。Peter有一次还看到那个著名的,为人类和丧尸和平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企业家Stark,戴着墨镜穿着运动小背心,在这个健身房里,靠在栏杆上和那个同样很著名的丧尸运动员——同时也是政府官员——Thor聊天。在Steve走过去的时候,他们三个人的氛围立刻变成了什么黑帮讨论作案计划的状态,Peter至今对那个场景记忆犹新。

“嘿Captain。”Peter朝他敬了个礼,“今天Wade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Wade一直都表现得很好,他的身体机能和一般丧尸真的不一样。”Steve笑着回答,他笑起来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以及我真的希望——啊,失陪一下,那边那个客人,我来帮你。”

他朝那个把两只手都黏在了栏杆上而自己掉了下来的丧尸扶到一边,帮他把手臂拿下来。

“我肚子不太舒服。”Wade忽然说。Peter坐下来,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腹部,问他:“怎么不舒服?”

“就是不太舒服。可能跑步跑太多了。”他皱皱眉,“我要是把酸液吐出来了,记得离远一点,你不想你的鞋子破个洞是吧?”

Peter搂了搂他的肩膀,说:“嘿,我会照顾好你的,别担心。想喝点血浆或者脑浆吗?那边有个自动贩卖机……”

“不,我还行。”Wade摆摆手,“而且自动贩卖机里都是兑水的,我不喜欢那股味道。”

“嗯哼。”Peter朝他点点头,Wade就伸出手,握住他的手。

“嘿,听着,Peter,”Wade说,他忽然有些认真的表情让Peter也有些紧张,“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Peter问,Wade手心里的疤痕让他的手都有些发疼,不过他没有把手抽回来。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没有我报名参加了丧尸大脑狂欢派对那么大。以及,噢,我当然没有报名参加。只是——我想把‘迷幻大脑’的工作辞了。”他说。

迷幻大脑是Wade工作的丧尸酒吧,虽然是正规营业的酒吧,不过里面的顾客还是鱼龙混杂,Wade非常抗拒Peter去那里找他。Wade总是在竭尽可能让Peter少与其他丧尸接触,尤其是Wade信不过的丧尸,他在这一点对Peter的保护欲有些过强了,就像Peter在和其他人类谈起他的丧尸男友时的保护欲一样。

“为什么?”Peter问。Wade挠了挠他的脸,Peter急忙抓住他的手,帮他把差点脱下来的皮肤摁回去。

“我想找个能接触人类的工作。”Wade说,“就是,能接触正常人类的工作。我不想泡在一堆发疯的丧尸里,你明白吗?变成不死人以后,他们实在是有些,太疯了。我觉得这对我自己不好。”

Peter点点头。Wade耸耸肩,说:“所以……”

“抱歉,久等了。”Steve又走了回来,于是Peter又站起身。Steve又和他握了握手,“希望我没有打断你们的谈话。”

“没有。”Peter看了Wade一眼,“所以您刚才是说——”

“噢,是的,我是说——”Steve顿了顿,说,“我希望Wade能来和我们一起工作。”

Peter有些惊讶地看了看Wade,他的男友耸耸肩,Peter一下就知道这就是Wade想和他谈的事情。

“但是,我不认为Wade适合当健身教练,长官,”Peter张张嘴,说,“他脾气可坏了,又斤斤计较——”

Wade伸手拍了他的腰一把。

“不,不是这个工作。”Steve大笑起来,他从运动短裤的裤兜里掏出一个U盘,放到Peter手里,“回去看看这个吧,你就知道我们所说的工作是什么了。我询问了Wade的意见,他说要你同意才可以。我们真的认为Wade很适合这份工作,请你一定要仔细考虑。”

Peter握了握那个U盘,又回头看了Wade一眼。

 

“我真的想咬你一口。”Wade说。

Peter从他的相片里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的男友,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Wade,我们说好了,我有工作的晚上不做爱。”

Wade跑到床上呈大字状躺下来,然后开始在床单上打滚。

“就算你发出丧尸嗷嗷吼我也不会理你的。”Peter撑着脸说。

Wade翻身坐起来,他看见Peter拿出了那个U盘,又抬出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于是立刻又跳下床,搬着板凳坐到Peter身边。Peter把U盘打开了,发现里面文件不多。

第一个是一个网页。他点开那个网页,发现这是个类似于文件资料的整理页面,大标题写着:

第109号,Deadpool

资料很多,他把整个资料都看完之后,缓缓地看向了Wade。他意识到这个页面是记录了Wade还是人类的资料,他是个——Peter不得不说,非常神奇——他是个雇佣兵,而且他到过这个世界的很多角落,是个有名的雇佣兵。并且他经历过一个实验——叫什么来着,Peter没看太清——因此他拥有了一些特殊能力。Peter猜想这就是Wade和其他丧尸不太一样的地方。

“为什么不是第一号?”这是Wade看完后说的第一句话,“我想要第一号。不过第一号肯定是Steve。”

“嗯哼,不用猜。”Peter说,他把网页缩小了,心想等晚一点他还要重新看一遍。第二个文件也是一个网页,大标题就一串字母:

S.H.I.E.L.D.

Peter知道这个组织,听说他们在丧尸狂潮爆发之前,就一直暗自维护着人类社会的平稳运行,在丧尸狂潮爆发时,他们曾经试图严厉遏制,大力打压,但在发现丧尸病毒根本无法清除时,为了人类的未来着想,是他们先向政府提出了和平解决,与丧尸共存的议案。

而现在,他们貌似又开始专门寻找和丧尸有深入接触的人类,和与人类有深入接触的丧尸,来组成一个由人类和丧尸共同组成的特级部队,来执行一些秘密任务和维护人类与丧尸的平衡。

第三个文件是一个录音文件。Peter打开后,一名冷静的女性声音传了出来。她自我介绍为Black Widow,是组织的一员,语音似乎是她对Wade的调查报告。她大致表达了Wade的条件优越,并且希望可以吸收他进入队伍。

“与人类的接触让他几乎放下了丧尸很难克制的本能。”Black Widow说,“Wade Wilson和一个人类常年居住在一起,却从未做出袭击该人类的行为,这种出色的自制力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可以期望,在之后的行动中,他会因为对人类的留恋而展现出对人类社会的保护欲。”

Peter把U盘从电脑上拔下来,放到一边。Wade蹭了蹭他的肩膀,Peter因为有些发痒而偏了偏脑袋。

“你知道,还从来没有谁这么看好我们的关系,除了May婶。”Peter拍拍Wade的脸,“你上次把自己的手指头藏在蛋糕里都没有吓到她。”

“她喜欢我这么干,我才这么干的。”Wade嘟囔着说,“嘿——她说如果想要克服在一起的一切困难,首先就得接受我总是把手指掉在面粉碗里。”

Peter叹了口气,他弯弯嘴角,说:“去洗个冷水澡?你今天的皮肤可以碰水吗?”

“当然啦,殿下,只要是你要求的,一点问题也没有。”Wade说,他站起身往房门走去,然后又转过身来,说,“所以?你的意见是?”

Peter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桌面上。他捏捏鼻梁,耸耸肩。

“为什么不呢?你想要接触更多的人。”Peter笑着说,“这些人并不排斥丧尸,我们的关系甚至能帮到他们,挺好的。”

Wade拖长声音地“嗯”了一声,然后笑起来。

“谢谢你愿意让我保持活着,baby boy。”

他花哨地朝Peter鞠了个躬,才走出门去。

 

“我还是想咬你一口。”在他们躺到床上时,Wade又说。Peter掀开被子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然后很快地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的时间。

“明天早上有个丧尸长跑运动的摄影任务。”Peter说,然后挨着他躺下来。Wade的喉咙里有发出那种咕噜咕噜的声音,像猫一样,但和猫表达的含义却不一样。

Peter叹了口气,把他的睡衣袖子撩上去一些,手腕凑到Wade嘴边。Wade轻轻地咬了咬他的手腕。

“你这种类似吸血鬼的行径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Peter抱怨说,“我身上全是牙印。”

“别胡说,吸血鬼是编来吓人的。”Wade用牙齿磨蹭着Peter的皮肤,“丧尸可是真实存在的。”

“是,好的,你说的都对,”Peter敷衍地点点头,收回自己的手腕,拍拍Wade的胸膛,“早点睡。”

“丧尸不需要睡觉,宝贝。”Wade说,他每天晚上都要这么纠正Peter,每次Peter的回应都是用手捂住他的眼睛。

“我说过很多次了,你可以去干任何你想去干的事,只要不是去做坏事。”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我就想在这躺着,哪也不想去。”

Peter吻了吻他的嘴角,说:“那就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能睡着。晚安。”

“晚安。”Wade说。他环住Peter,注视着人类在自己怀里慢慢地合上眼,呼吸变得均匀而轻缓,才慢慢地闭上眼睛。

 

第二天,Peter在长跑现场看见了Wade和Steve,甚至还有Thor,越过道路上掉满的手臂,腿和脑袋,跑得飞快,一点也不像是丧尸。最终Thor取得了第一,在接过奖品——一个著名科学家的——不是Stark——冷冻大脑之后,Thor转手给了第二名的Steve,Steve转手给了第三名的Wade,Wade在Peter默许的眼神下,嗷呜一声把脑子吞下肚子里去了。

因为冷冻脑子忘了加热,所以肚子疼了一下午,Peter就一直趴在他的肚子上,听他肚子里的动静,嘲笑他一肚子的腐坏器官居然还能发出丧尸的嗷嗷吼。他的姿势就像是个等待新生儿出生的爸爸,让鼓起勇气前来拜访的Harry差点夺门而出,从楼梯上滚下去。

 

 

FIN.

 

 

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大概是,他香喷喷的,像是一锅自己最喜欢吃的火锅,就是下不了口。就算他像火锅那么诱惑人,但就是想让他继续活着(x

什么玩意儿啦233333

以及标题的含义,大家就自己意会一下啦w

总之,胡乱写了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希望大家不要嫌弃wwwww就是忽然想出来的小玩意儿,笑一笑就好啦www



评论(44)
热度(533)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