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Magnetic Eyes(伪三角小短篇第二篇w)

Attention:

1、大家好!春节过得怎么样哇w我出去了一周现在终于回来啦ww更新一篇伪三角的小短篇!前一篇走这w

2、之前在P站上看到一位太太画了穿西装的不毁容贱贱,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你

   再加上怪兽刊的重击,我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在春节就打算写这篇了www

3、送给绵羊太太!和她聊天的时候忽然想出来的梗,很普通很平常,但看总裁逗贱贱我就很开心哈哈哈www

 

 

OK?

送给绵羊太太w @绵羊草 

 

 

Magnetic Eyes

by AOzero

 

破开的窗口不断有夜风灌进来,把Wade的西装衣角吹得掀起,让他的领口被风来回拉扯。Wade抬起一只手,微微挡住这些肆虐的气流。在之前——他是说,在他还没有找回这张金发甜心的脸之前——每次风填满疤痕的沟壑带来的刺痛都会让他抓狂。但现在,他除了脑袋有点疼以外,没什么让他感到抓狂的。他的偏头痛不是风引起的,而是站在他不远处,叉着腰看纽约夜景的Parker总裁。

“好了,接下来只要找到我偷藏起来的专属小道具,没什么难得到我!”Parker总裁信心满满地说,“只要我想起来它在哪,藏太久,我真的快忘了。”

Wade看着他猫下腰,绕着这个小房间走了一圈。他们现在在某个经理的办公室里,Wade在被Parker总裁揪进来之前真的没有仔细看招牌。

他原本被Spider-Man再次要求,来监视——他的意思是,保护——Parker总裁,为了不像上次一样把所有富豪吓得湿了裤裆,给Parker工业的形象留下不好的影响,Wade没有穿制服,而是套上西装来到了这。西装是Parker总裁选的,他特意让Wade换好衣服以后在换衣间等他,然后围着Wade像看保护动物一样看了一圈,帮他把领口理好。

宴会在Parker工业的顶层平台上举行,明亮的灯光把这里照耀得像是白天的派对。Parker总裁很快就被一群男性商业人围住了,而Wade被这些商业人的太太们围住了。在被五六只带着香气的手摸了几十下脸之后,Parker总裁总算完成了他的演讲,钻下台来,把Wade香气四溢的太太堆里揪出来。

Wade看一眼就知道,Parker总裁已经对这个宴会失去兴趣了。他带着Wade来到一个边缘的角落,朝他指了指角落边的窗台。Parker总裁把领带扯开——三条领带,真是苦了他,没把自己勒死——逐一挂到Wade的脖颈上,然后挽起手袖,撑着边缘跳到那个平台上。Wade被他吓了一跳,伸手想去捞他,却只险险摸到他的衣角。他往前倾身的时候,脖颈上的领带滑落了一条,随着夜风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Parker总裁看着领带没落在高楼下,瞪了Wade一眼。

“这些领带很贵,Wade,你如果再掉一条,Anna会杀了我。”他说,声音很小,但足以让Wade听见。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然后你和Spider-Man的友谊就一去不复返了。”

Wade沉默了一会儿,他回头看了看还在畅聊的百万富翁们,以及正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人的Parker总裁的临时助理。“好吧,”Wade趴在围栏边,说,“你想怎么样?”

“跟着我。”Parker总裁对他咧开嘴,笑了笑,“以及别再弄掉我的领带了。”

于是他们就来到了这里。在Wade目瞪口呆地看着Parker总裁灵活无比地攀爬建筑物并顺着窗口翻进了这个小办公室之后,Wade把脖颈上的领带打了个蝴蝶结并跟着他爬到了这里。也许Spider-Man教了这个年轻总裁一些新奇玩意儿,也许Parker热爱攀岩——谁知道呢。

Parker在办公室里又绕了一圈——Wade觉得他的一举一动简直傻到一种难以描述的状态,所以他决定不说了——挠了挠脑袋,抬头看了看。

“啊哈,在这。”他说。Wade顺着他的目光去看,发现天花板的角落有着个什么东西。他收回视线,发现Parker微微蹲下身,做出一副要起跳的姿势。

“你知道这个高度你就算跳得再高也不可能够得着,是不是?”Wade开口说,Parker吓得踉跄了一下,慌忙回头来看他。

“……啊,是的。”Parker摸了摸鼻尖,“是的,你说的对。”他干笑了两声,Wade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

Parker又摸了摸鼻尖,“所以……”他有些犹豫地说,“你愿意帮我吗?”

Wade又翻了个白眼,“当然了,为了我和Spidey的友谊不会一去不复返。”

Parker笑了两声,他傻笑的声音让Wade深深地叹了口气。

于是Wade微微弯着腰,让Parker踩在他的肩膀上,Wade握着他的脚踝,缓慢地把他举起来。Parker的体重不算轻,但Wade还能承受。Parker把角落的那个玩意儿拿到手,从他肩膀跳下。

“你真是个了不起的雇佣兵先生。”Parker看上去心情很好,他伸手拍了拍Wade的肩膀,帮他把肩膀拍干净。然后他解开Wade脖颈上异常难看的领带,随手塞进裤兜里。

“你藏了个什么东西在那?”Wade问。Parker一边把那个玩意儿戴到手腕上,一边展示给他看,Wade这才看清,那是个蛛网发射器。

“蛛网发射器?!”Wade几乎尖叫了一声,“你为什么会有蛛网发射器,还把它当玩具一样随手乱放?我在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才换来Spidey的蛛网发射器暂时使用权,它只在我手里待了宝贵的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我就不得不把它还到Spidey的手里。为了它我的下半身都被炸毁了一次,不过我觉得还是很值得。你也许不知道——这发生在上周,我和Spidey去打了一只巨大的茄子。”

Parker一边调试发射器一边听他喋喋不休,时不时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最后Parker说:“我知道,他告诉我了。说起来,我当然会有蛛网发射器,这是我的专利。我在帮Spider-Man发明装备,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不过这是那只小爬虫的专利。蛛网发射器可不是你发明的。在你还靠拍他屁股的照片来勉强维持生活的时候,他就已经靠着这个神奇的玩意儿到处飞荡了。”Wade有些气鼓鼓地说,“不过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屁股照片那事,你干得不错。”

Parker泄出了一声轻笑,但他很快又收住了,只是朝Wade招招手。“来吧,我们悄悄出去逛逛。”

Wade走过来,Parker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哇哦,”Wade像触电似的抽回手,双手举高,“你想做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做。”

“抱紧我,否则你会从高空中掉下去的。”Parker说,他转转眼睛,“就像你抱着Spider-Man的腰那样。”

“你和Spidey可不一样,我可不想像抱着他那样抱着你。”Wade朝他皱皱鼻子。

Parker完全没有被他惹恼,相反,他像是在憋笑的表情让Wade非常不爽。

“好吧,好吧,”Parker说,“你这个贞洁烈女。”蛛网发射器吐出一截蛛丝,Parker把它交到Wade的手里。“握紧。”他说,然后跳上了窗台。

“什么?你怎么保证我能相信你这个办公室久坐族的臂力——”Wade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就被Parker揪着荡出了窗口。

 

Parker揪着Wade在空中荡了好一会儿,Wade在途中一直都双手紧紧揪着蛛丝,发出让很多市民抬头来看的尖叫声。在掠过河面时,Parker坏心眼地微微放下一截蛛丝,让Wade险险擦过河面,再把他拎起来。他们最后降落在布鲁克林大桥上,他们一落地,Wade就紧紧地抱住了Parker的腰。

“好了好了,”Parker一边憋笑一边拍着还在哭喊的Wade的脑袋,“你和Spider-Man一起荡蛛丝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那是因为我知道Spidey绝对不会让我掉下去!”Wade猛地站直了,哭着控诉道,“但你不一样!你这个披着好人皮的超级罪犯,我现在真想说出一些会被强制消音的词——”

“好了,好了。”Parker说,在桥上坐下来,“别像个孩子一样哭闹了,雇佣兵先生。”

“我怎么了?你让我的鞋子都掉进河里去了!”

Parker回头来看,发现Wade的皮鞋真的不见了一只。他忍了好久,还是没忍住,终于还是放声大笑起来。

Wade骂骂咧咧地坐下来,因为Parker还在笑而忍不住打了他的后脑勺一下。Parker捂着后脑勺,曲起膝盖,把脸埋在膝盖上,过了好久才把笑声憋下来。

“好吧,”他带着笑容抬起头来,“笑过以后感觉舒服多了,谢谢你,Deadpool。”

“地狱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你绝对属于他们那里。”Wade一边哼着说,一边把另一只皮鞋也脱下来,扔进河里去。Parker扔出蛛丝,把它截在半空,扯回来。

“我们不该往河里乱扔东西。”Parker说。Wade哼了一声,说:“那你刚才怎么不拯救一下我的另一只鞋子?”

“那只是一个意外。”Parker把他的皮鞋放到一边,朝他咧咧嘴,“我很抱歉。”他说,说完又一副非常想笑的表情,Wade因此又打了他一下。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Wade说,“这不对劲,这可是我第一次和Spidey约会的地方。我的意思是,我们约会了好几次,这次比较正式,我们还舔了对方的冰淇淋。”

“我想呼吸新鲜空气,或者让自己想些什么的时候,都会来这。”Parker说,他伸了伸懒腰,“抱歉,我没带冰淇淋。”

Wade朝他挤挤眼睛,“Spidey也是这么说的。这是什么怪癖之类的吗?”

“不。这是我们的共同点。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和他关系会很好,因为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点。”Parker盘起腿来,朝Wade摊摊手,“你也是,你和他……也有一些共同点。”

“不,你没有。他比你好多了。”Wade抱起双臂来,“以及我怀疑你真是脑袋出了毛病,才会把我们放在一起作比较。”

Parker耸耸肩,收回手去。他盯着被纽约的灯光照亮的河面看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Wade,说:“至少你现在比Spider-Man更帅了。我是说,你的脸,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见过Spider-Man面罩下的脸了?”Wade放下手臂,问。

Parker转转眼睛,说:“是啊。你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吗?”

Wade盯了他看了好一会儿,扭过脸去,说:“不想。”

“真的不想吗?”Parker凑近了一些,拖长了音调,“真的——真的不想?”

“不想!”Wade大声说,“——就怪了。但是你要知道,我只是好奇,但绝不是在意这些。我可是顶着张烂泥脸过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比我长得还丑的超级英雄。我的意思是,Groot之类的不算在里面。”

Parker笑了两声,“好吧,其实Spider-Man长得很普通。总之我觉得——呃,”他皱皱眉毛,“没有你帅。”

“真的?”Wade问。Parker点点头,他还是凑过去,拉长声音,“真的——?”

“真的。”Parker一边点着头一边把他的脸推开,“你帅多了。他一直……挺喜欢有着金色头发的人。”

“哇喔!这让我一下就充满了力量!”Wade兴奋地举高双手,然后又皱着眉放下来,“等会儿。这是不是有些什么渊源?比如说,他曾经有个金发小情人,而他现在还忘不了这个小情人之类的?”

“呃……”Parker耸耸肩,“算是吧。”

“噢老天。”Wade往后倒去,躺下了,“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好吧,我宁愿他最讨厌金头发的人,看见我的金头发恨不得把它们都揪下来。”

Parker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大腿,然后微微弯下腰,说:“嘿,要我说,你要不就来找我吧。我的摄影小爱好还没被我弄丢,你可以来给我当模特之类的。你穿上一些展现男人气概的衣服一定很好看。”

Wade躺在原地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打了个滚,躲开Parker的手。他捂着自己的胸口,警惕地说:“你最好离我远点,别想收买我——我的身心都是属于Spidey的。可能你不知道,我们其实是Heartmates!你不可能拆散我们!”

“是吗?”Parker眨眨眼睛,“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机会了?”

“你当然没有了。”Wade说,“放弃吧,Spidey不再属于你了——”

Parker叹了口气,然后也躺了下来。他侧过身,盯着Wade看了一会儿,忽然低声说:“我可没在说我和Spidey之间的事。”

“那你——”Wade猛然地截住了自己的声音。他们都躺着,安静地躺在原地,盯着对方看。夜风把Parker原本用发胶抹过的头发都吹乱了,他的眼睛,Wade从来没有仔细看过的眼睛,发着异常的光,温和而不刺眼,但是像是能照进每个人的心底一般。这双眼睛就像是会发光的磁石,带着磁力,把Wade的视线牢牢黏住了。直到Parker垂下了眼帘,那束光芒被微微关住,Wade才得以回过神来。

他发现Parker又露出了那种憋笑的表情,这让他胸腔都快炸开了。

“听着,你必须对Spidey好些,如果有一天他从你这边跑开了,我发誓我一定会来喂你十几颗子弹——”Wade恶狠狠地说,他伸出一只手,指着Parker的鼻尖。Parker恶作剧般地张开嘴,作势要咬他的指尖,吓得Wade立刻又往后翻滚,差点从边缘掉下去坠入河里——差点,因为Parker丢出一串蛛丝抓住了他。

“放轻松,贞洁烈女。”Parker还是忍不住笑了,“我没想对你做什么。”

“——我说过你已经没机会了,”Wade憋着气说,“我和Spidey是坚不可摧的Heartmates,我们——”

“我知道,我知道——”Parker说,“你非得不停重复这个让我觉得有些心碎的事实吗?”

他的语气装满了抱怨,让Wade无法自控地愣了好一会儿。他心里有种莫名的伤感,像是他立刻就对Parker产生了共情——他以前可是很少会这样。不,也许他以前就经常这样,他骨子里的多愁善感,骨子里的善良和同情心。

Wade咒骂了一声。“嘿,”他缓慢地说,“事实上……Spidey还没承认我们是Heartmates这回事,所以……嗯。就是这样。”

他回头去看,发现Parker又盯着他看了,那双发亮的眼睛让Wade有些心颤。他猜想Spider-Man面罩下的眼睛会是什么样?会比这双眼睛还亮吗?

可这大概是一双Wade见过的最明亮的眼睛了,他甚至无法想象世上会有什么比这双眼睛更容易让人忘记一切。

“谢谢你。”Parker说,微微笑起来,“作为报答,我得告诉你,Spider-Man其实也不是金发痴迷症患者。他的情史像个调色盘,颜色可复杂了。”

Wade勉强咧咧嘴,“我明天就去染个彩虹色的脑袋,你觉得呢?”

“不,千万别,”Parker眯着眼睛笑起来,“金发就挺好的。”

 

Wade回到他的小安全屋后,他瘫坐在沙发里待了好一会儿。他注意到Spider-Man又来过他的秘密小屋了,垃圾箱里多了很多易拉罐,他的一个Deadpool玩偶在地面上,怀里捧着一个游戏手柄——另一个游戏手柄在天花板上,Wade跳了两三下才勉强够着。

他打开手机,Spider-Man给他发了条信息道谢。Wade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好一会儿,这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

Parker之前是在和他调情?那双发亮的眼睛盯着他,说“我可没在说我和Spidey之间的事”——那还能是谁和谁之间的事?Parker不应该是那个一直阻挠在他和Spider-Man之间的人吗?

Wade很确定,他确定他可以为了Spider-Man,把自己的心脏都剖出来,在上面用武士刀写上Spider-Man的名字。Wade可以为Spider-Man做很多事,几乎所有事。他没见过Spider-Man的脸,对Spider-Man知之甚少,但这并不重要——Wade认为这已经足够证明一切了。

但那双眼睛,比夜晚的纽约,发光的河面,带着细碎的星屑的夜空,比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双眼睛,都让人难以忘怀,像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磁力,带着没有人能解开的魔咒,试图挤开Wade的胸腔,在他的心脏上留下些别的东西。

Parker总裁和他想象中很不一样。Wade知道,这也许是PeterParker和Spider-Man关系不错的原因之一,这也许是他无法忘记那双眼睛的原因之一。

Wade给Spider-Man回了条表达不用谢的讯息,却不像以往一样说上更多。他站起身,走过去把那个孤零零地抱着手柄的玩偶捡起来,一张纸条从手柄下飘了出来,Wade把它捡起来,发现是一张母亲节快乐的贺卡。

里面写着一句话:谢谢你帮我打倒了很多只哥斯拉,踢了很多坏蛋的屁股;以及谢谢提供这个可爱的落脚处。——Spider-Man

Wade拿着贺卡,慢慢地弯起了嘴角。

 

 

FIN.

 

红玫瑰是Spider-Man,白玫瑰是Peter Parker,大情圣Wade Wilson还是很苦恼的嘛(呸

谢谢大家看到这,伪三角真的太好玩了哈哈哈

 

 

评论(44)
热度(719)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