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About Tom 2

Attention:

RR贱x荷兰虫,那个很有病的脑洞的第二部,《About Tom 2:A Different World》(不对)

为什么这个脑洞还会有第二部,我也觉得很神秘了!

【醒目】真的是很有毛病的脑洞,真的真的很有毛病(【醒目】

第一篇请走这w

CP除了RR贱x荷兰虫以外没有别的(

 

 

OK?

 

 

About Tom 2

by AOzero

 

雇佣兵已经离开两天了。在前几天,在一次他们例行的会面时,Wade告诉Peter,他将进行一次短暂的平行世界旅行。

“去的时间也不长,可能就几天。”Wade说。他当时正在从他的Hello Kitty背包里掏出皱巴巴的纸币,给Peter买一个冰淇淋,Peter看着他把几颗子弹壳和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塑料包装掏出来又塞回去,终于摸到了那些钱。冰淇淋店的员工一直抬着那个蛋卷,朝穿着制服的他们露出非常敬业的笑容,Peter忍不住伸出手,在冰淇淋融化前把它接了过来。

“你是Spidey吗?”那个员工说,“我们等会儿可以合个影吗?”

Peter刚想回答可以,Wade终于在这时候掏出了钱,往柜台上一丢,揽着Peter就往外面走,“总之,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可能得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你也别来找我了。”

“等一下,你刚才说你要去哪来着?”Peter问。Wade推开冰淇淋店的门,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很抱歉了小糖豆,我不能带你一起去。我要去平行世界。”

用Ned的话来说,这就是导致Peter走神了整整两天的罪魁祸首。Peter这两天上课走神,拼乐高走神,看电影走神,连和Ned在一起走路都会走神,非得Ned朝他打无数个响指才能把他从思绪里拉回来。Peter回过神就会推Ned一把,说:“我都说过了!别打响指,我对响指都有心理阴影了。”

“抱歉,但是你一直没理会我的漫画店邀请。”Ned瞥了他一眼,“Peter,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想你的男朋友?”

Peter原本还在走神(是的,他现在只用几秒就能重新进入走神状态),听到这句话忽然扭过头来,朝Ned狠狠皱起眉来。

“你在说什么?我哪有男朋友?”

“Deadpool不是你的男朋友吗?”Ned问,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看向他们,才压低声音对Peter说,“我知道Spider-Man经常和他一起到处逛,好多人都说了。上次我去你家,你还没回来,May婶还和我聊了一会儿这事呢。你太不够意思了,哥们儿,到这份上了还想瞒着我。”

“什么?我没有!”Peter仍然皱着眉,“他不是我男朋友。天啊,May都和你说了什么?”

他们走到了Peter的储物柜面前,Peter打开储物柜,从里面抽了几本书出来。

“别装傻了,Peter,我们都知道的。等一下,如果他不是你男朋友,那难道意味着——”

Peter回过头,瞪了他一眼,阻止他继续往下说。他把储物柜的门关上,指了指Ned,说:“我和他只是朋友。就像我和你一样,OK?”

他说完就往教室走,Ned追上他的脚步,说:“不不不,我觉得我们才不一样。如果我出去旅游,你才不会这么对我这么上心呢。”

“那是因为如果你出去旅游,你一定会给我发很多照片,一大堆心得感想,就算我不想看也得看。你不会什么消息都没有。如果你不给我发消息,我也会担心你的,好吗?”Peter说,“而他……他什么消息都没有。”

Ned发现他又开始走神了,只能又打了个响指,把Peter的注意力拉回来。

“那你给他发消息不就好了?”Ned说。

“我尝试过了!”Peter转了转他的手腕,“但是,呃,我不想显得太黏人。”

Ned用很古怪的表情看着他,Peter被他盯得有些心虚。他们走到了教室门口,Ned问:“你说他去平行世界玩了,你知道是什么平行世界吗?”

Peter摇摇头,Wade的确没有告诉他更多,Peter不知道他去哪个平行世界,为什么要去,去干什么。Ned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你对这事有什么头绪吗?”

 

Peter说自己没有。但事实上,他撒谎了。他隐隐约约有了个念头,并且他已经试图去验证这个念头的可能性了。他去了玛格丽特姐妹,在Weasel把他再次扔出来之前,询问他Wade前往平行世界的讯息。Peter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纸币都掏出来,放到了吧台上,朝Weasel买一份平行世界的情报。

“把钱收起来吧,小鬼,”Weasel翻着白眼说,“我真搞不懂,你干嘛对那个疤疤怪那么执着?”

“我只是担心朋友的安危罢了。”Peter说,看上去似乎真的很有底气。Weasel撑着吧台,叹了口气。他盯着Peter看了一会儿,才说:“好吧。但我这里只有一个情报。”

他把吧台上的钱扫进柜台里,Peter趴在吧台上,满怀期待,又紧张不安地看着他。Weasel拿起一个酒杯擦了擦,说:“今天是几号,小鬼?”

Peter疑惑起来,“五月二十五日。怎么,Weasel先生,你说好了——”

Weasel把酒杯扣到吧台上,说:“Tom Holland的生日是六月一日。”

就这么多,但足以让Peter离开了。他当然还记得这个名字,倒不如说,他可能永远也忘不了这个名字了,而这一切都该怪罪于Wade。他还记得Wade和他提起过这个名字的时刻,以及一些关于平行世界的理论,他知道这位Tom Holland是一个位于平行世界,和Peter长得百分之九十八,不,百分之八十九相像的男孩。由于很多奇妙的因素和世界规则,Wade和Tom是不应该处于同一个世界的。

“其实我和你也不应该处于同一个世界,”Wade甚至这么和他说过,“但是世界的规则有漏洞可钻,只要有些人有念头,我们就会这样和对方见面,你知道?但这有些缺陷,就是我们的世界的未来就完全取决于这些人了。”

“你的意思是,有些人在操纵我们的生活?”Peter还对此感到惊讶,这么问过他。Wade满意地点点头,说他是个小聪明鬼。

“但是Tom Holland就不行,至少现在能让我打破规则,和他位于同一个世界的机会太少了。”Wade说,“就更别说你啦,baby boy,你能见到他的可能性更是低到可怕了。”

Wade叮嘱他不要去深入思考这一方面的问题。Peter当然没那么做,因为他并不傻,他知道就算去想自己的世界被什么人操纵,也不可能得到任何结果。但他至少知道,Weasel的话意思很明显,Wade又一次打破了世界规则,因为Tom Holland要过生日了。

这才是Peter走神的原因。他和May婶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也一直在走神,好在May的注意力都在电视里的新闻上,而没有注意到Peter差点把叉子戳到自己的鼻子上。男孩戳了戳盘子里的意面,忽然说:“May婶,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May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目光从电视拉回,放到Peter身上,示意他往下说。Peter吸了口气,说:“呃,就是……如果,如果你有机会遇到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人,但是他不太一样,他很受欢迎……就是那种,明星那样的受欢迎,走到哪都很显眼,周围的人又都很喜欢他,还可以去全世界旅游,住五星级酒店之类的……你会不会觉得他比我更好一些?”

May眨着眼睛,说:“什么意思?和你很像,是什么像?”

“长得很像。像是,百分之八十九,”Peter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脸,忽然有些泄气,“好吧……百分之九十八。就是那么像。”

“但那不是你,对吧?”May用叉子指了指他,“你是我侄子,Peter,别人长得再像你,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不,就,如果我不是你的侄子呢?”Peter用叉子戳着盘子,“如果我和你没有亲情关系,然后有这样的一个人,和我,那个人可能还挺厉害的,跳舞很厉害,表演很厉害,还有很多粉丝之类的,总之……”

May皱起眉来,看上去越来越疑惑了,她看着Peter比划了大半天,最后说:“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我还挺想见一见的。甜心,和你长得一样,过着那样公子哥一样的生活……我还真的想象不出来。话说回来,如果别人可以这么争气,成为大明星,你怎么不行呢,Peter?明明长着百分之九十八相似的脸?”

Peter惊讶地看着她,过一会儿才说:“May!”语气饱含恼怒和受伤。

“好的,别生气,”May朝他眨眨眼睛,“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又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嗯?再说,你是我最聪明的小Peter,你总会变成一个大名人的,何必去在意这些呢,是不是?”

所以说到底,Peter还是没有任何优势。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像是赌气似的,一直在往自己嘴里喂椰子味的糖果,软糖硬糖棒棒糖,但没有任何一颗糖果能让他真的忘记这件事。魔法糖果本来也不存在,Wade给了他那么多颗糖,Peter也只是往嘴里一丢,就任由Wade把话题转了过去,但Peter从来也不可能忘记这件事的。

他倒回床上,盯着床板。这真是一件令人生气的事——明明Peter 自己都还没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欢Wade。他只是感到在意,在意得不得了的那种在意,但这到底是不是喜欢,Peter自己都还没摸清楚,Wade就跑出去了。而且这还不是Peter周围的问题,而是平行世界,而是一个和Peter长得很像,却过着和Peter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的男孩。

他从Wade零零散散的话语里听得出来,比起Peter来说,Tom是一个不算很安分的男孩。他做了很多Peter不会做的事,包括喝酒和纹身,而Peter现在钻进酒吧都只会被Weasel塞一杯牛奶。他比Peter交际圈广多了,爱玩,会玩,甚至很讨周围人喜欢。

Peter当然考虑过平行世界的自己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虽然他不确定Tom算不算是他平行世界的同位体,但至少,Tom比他想象中好太多了。Peter有预感,如果他能去到那个平行世界,他一定也会喜欢上和Tom待在一起玩的感觉。

而这,不就是Peter已经彻底丧失优势了的时刻。或者说,Peter一开始就没能想出来,自己到底有什么优势。除了他是个字面意义上的,真正的Spider-Man,而Wade喜欢Spider-Man。可这不代表他喜欢Peter,如果Spider-Man的面罩下是别人,Wade也照样会试图来接近Spider-Man的,不是吗?

 

Peter承认,他因为这件事而困扰不已,甚至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他在夜晚翻进了Wade的房间,打开床头的台灯,把柜子里刊登了Tom Holland专访的杂志都翻出来看了一遍。他翻开一本杂志的时候,发现里面还夹着一个光盘,上面贴着Holland的名字。Peter拿着那个光盘,心跳都加速了,偷偷把它带回了家,却发现光盘被上了锁,而且是他不能轻易解开的那种。

他找到了Ned,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Ned抱怨了他一会儿,大意是Peter每次都想拉他成为共犯,但还是敲着电脑,帮他解开了锁定。原本Peter还有些担心,如果Ned看到了里面关于Tom Holland的内容,会不会大呼小叫,或者他们之间的友谊就会因此变得有些诡异。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连Ned都看上去明显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那个光盘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或者说,光盘里有很多图片和视频文件,但每一个打开都没有任何画面,无论Ned怎么调试都没有结果。

Peter把光盘又带了回来。他隐约感觉到了,这就是Wade所说的,世界之间的规则。就像是他在网上搜索不到Tom Holland的信息,而Wade却可以给他的推特留言一样。所以同样的,这个光盘里的内容,只有Wade才看得到。

Peter把光盘放了回去,把那些杂志理好,放回柜子上。他总觉得自己像是染上了青少年的忧郁因子似的,总觉得心里酸酸的,而他根本不想有这样的情绪。但Peter从来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孩子,就像他从来没想到过他会成为Spider-Man一样,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有可能,打败其他所有人,和自己喜欢的谁在一起。或者说,他想过,但他从来不相信这会成真。

Peter离开了Wade的公寓,他照样去巡逻,去做一个好邻居,至少Stark先生注意到了这一点,有时候还会通过Karen发一些对他表达赞赏的短片过来。这让Peter至少感觉好受了一些。

又过了几天,Peter甚至感觉Wade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他可以在平行世界永远待下去,他为什么还要回到这儿来呢?Peter坐在屋顶上,一边咬着卷饼,一边思考,也许Peter应该做好Wade不会再回来的准备。

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看见一辆消防车从他脚下呼啸而过。他眯起眼睛,看了看远处,从屋顶上跳下来,找了一辆卡车,搭了一会儿便车,赶到了火灾现场。

 

Peter其实没有确确实实的火灾救援的经历。这其实是一件挺糟糕的事,尤其是当他冲进了五楼的窗户,才猛然想起这个事实。Karen帮了很大的忙,但Peter还是被呛得不轻。还有许多人在求救,Karen给他标出来的地点就有好几处,时间紧迫,他不能临阵脱逃。Peter把最后一个男人扶起来,打算带着他跃出窗口的时候,一块带火的木板直直地朝他们倒来,Peter只能把男人护住,用自己去扛那块板子。制服帮他抵下了足够的伤害,但他仍然觉得肩膀像是掉了块皮似的疼。他咬着牙,反手把板子掀开,带着男人逃离了这栋楼。

消防员在下方接应,Peter一落地就开始不停咳嗽,腿软得都快站不住了。医疗人员过来扶住了他,但他只是摆了摆手。Wade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他从人群里钻出来,甚至没有穿着制服,在消防员阻拦的喊叫下,蹿到Peter面前,一直说类似于“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小聪明鬼”这样像是浪漫爱情剧的台词,一边在所有人面前把Peter挟持走了。

Karen检测后表明,Peter外部的伤其实更严重。他不得不在Wade的公寓里把制服全都脱了下来,露出他破皮的肩膀和手心,灰尘、血、汗混在一起,把他的脸抹得一团糟。Peter仍然在轻声咳嗽,他不是很乐意让Wade看见自己现在这样,在Wade面前保持Spider-Man的酷也许更重要,而不是让他看见Spider-Man受挫的一面,尤其是,Spider-Man已经是这段关系里Peter最大的优势了。

Wade进进出出,帮Peter把伤势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他一直在喋喋不休些什么,但Peter都没听进去。他还在回想Wade对他说的那句,听上去怪傻的爱情电影台词。虽然很傻,但Peter并不讨厌。

Peter终于没有再咳嗽了,他的伤口也被照顾好了。虽然很疼,但他至少强忍住眼泪了,不停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在Wade面前哭得像个小男孩。Peter呼着气,Wade坐到他旁边,还在说些什么,但Peter仍然脑袋一团浆糊,似乎还处在那个火场里似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最后只能问。

Wade哼了一声,回答:“刚回来不久。这也算是运气好了?毕竟我回来坐了一会儿,刚把制服脱下,把我的脚塞进兔子拖鞋呢,就从新闻上看见你在火灾现场……”

Peter应了一声,他后面讲了什么,Peter又没听进去。他坐在Wade的床边,脑袋一团糟,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呃……你,旅行怎么样?”

“还行。噢,说起这个,”Wade从旁边拿过一个购物袋,“我给你带了个礼物。”

他把礼物递给了Peter,那是个很小巧的礼物盒,Peter把它拆开,看见里面装着一个带着复仇者标志的黑色小盒子,小盒子里,是一个橘红色的戒指糖。

“我偷来的。”Wade神秘兮兮地说,“别和别人说。也只有这样的小东西可以带回来了。老实说吧,我不能破坏平行世界的规则,所以我不能太涉足那些人的生活,只能混在类似于漫展这样的地方……不过见面会还挺好玩的,混在里面也不会有人发现。我在那边的存在感可低了,这大概也是世界的规则吧,很多人甚至要走到我面前才能发现我的存在……”

Peter把那个戒指糖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所以,呃,”他呼出一口气,“你去给他过生日了吗?”

Wade停下了话头,他盯着Peter看了一会儿。

“噢……Weasel都告诉你了,是吗?”

Peter抿着嘴,没说话。Wade耸耸肩,手撑在床上,看上去也不是很在意,“好吧,我算是去了,还是没去?我不知道,反正那边的人是很难察觉到我的存在的,我刚才说过了吗?”

Peter深吸一口气,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Wade盯着他,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朝他挑挑眉。Peter手里拿着那个戒指糖,他拧着戒指糖的圆环,看上去很犹豫。

“Peter?”Wade说。Peter又吸了一口气。

“Wade。”他开口道,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只能又吸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不受欢迎,就算你把我扔到大街上,别人也不会冲过来要求和我合影之类的……我是说,Peter Parker的我,不是Spider-Man,当然了。”

“嗯……怎么啦,小甜饼,你和我说这个是想让我和你合影还是什么吗?”Wade挤眉弄眼了一会儿,发现Peter很紧张,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于是把笑容收起来了。

“我的意思是,”Peter咽了咽唾沫,“我不出名,也不受欢迎,更没有在五星级酒店的房顶游过泳,可能也没那么有趣,只是个书呆子,但是……”

他张张嘴,大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伸出手,抓住Wade的手,把戒指糖套到他的手指上。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在出汗,变得像是有蜘蛛能力那样的黏,但好在他没有真的把Wade的手黏在自己手上。

他盯着那个套在Wade坑坑洼洼的手指上的戒指糖,橘红色,像是灵魂宝石的颜色,像是要把他的灵魂也吸进去了一样。Peter不太敢抬眼去看Wade的表情,如果Wade就这么走开,选择永远待在平行世界,Peter也无可奈何。虽然他已经不确定自己有什么优势了——也可能什么都没有——但他仍然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Wade抽回了手,Peter怔怔地看着他把手收回去。Wade把手聚拢,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糖。

“所以这是干嘛?把我送给你的礼物又送回来给我吗?”Wade问,似乎都笑了。Peter急忙抬起头,想向他解释,Wade却站起身,把戒指糖摘下来,塞到他嘴里。Peter差点噎到,只能含着那个戒指糖,他知道自己现在可能看上去真的有些傻,穿着格子四角内裤,身上脸上带伤,嘴里还含着戒指糖,像是含着个大奶嘴似的。这个有些不太好的联想让Peter 把戒指糖拿了下来。

Peter抿抿嘴唇,感觉糖甜得他嘴皮都发麻了。他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看着Wade走到房间另一边去。他给Peter找了两件衣服,扔到床上,一边说:“你知道我去平行世界是为了做什么吗?”

Peter摇摇头,他低垂着眼睛,Wade走过来,帮他理了理头发。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的世界是有人操纵的,是不是?”Wade说,声音听上去居然轻柔了许多,“因为很多人的原因,我和你才能待在同一个宇宙。我只是去确认一下,还有人愿意让我们待在同一个宇宙里罢了。这很复杂,但你知道,有很多个宇宙里我们会待在一起,很多个宇宙里我们不会,但只要有其中一个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就愿意去确认一下,你明白了?而那个宇宙是我前去探寻的中心。有Tom,但是没有Peter Parker的那个宇宙。”

Peter猛地抬头看他,脑袋差点撞到Wade的下巴。他看了看Wade的眼睛,脑袋有些晕乎,只能说:“所以,你的意思是……”

“嘘,我都说了,别去深想。”Wade说,一边握住Peter的手,往他手心里放了一颗椰子糖,“但是,你之前问我的那个问题,我的选择没变,好吗?”

Peter微微红了脸,他张张嘴,还是乖乖地拆开了糖纸,把糖放到嘴里。他把戒指糖戴到手指上,抬头看了看Wade。

“那——”他把糖咬碎了,舔了舔嘴唇,“你,你愿意当我的男朋友吗?”

Wade在把Peter的制服捡起来,结果差点把自己绊倒。他转过身来,一脸震惊地看着Peter,像是他往自己身上丢了个炸弹似的。“我说错什么了吗?”Peter忍不住问,他努力想让自己好好站直,但他还是忍不住踮着脚,左右晃动。

Wade呼出一口气,说:“没有。”

他弯着嘴角,朝Peter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感觉我还……还挺喜欢你的。”Peter接着说。

Wade立刻又撑不住了,他逃跑似的跑到床的另一边去,“我的天,什么基督耶稣神父老爷,别说了。”

“……呃,我没有说谎,我只是……”Peter咬了咬牙,耷拉下肩膀,“我只是……”

Wade呼出一口气,朝Peter转转手指,“先把衣服穿上吧,好吗?”

Peter应了一声,他伸手去拿Wade扔在床上的T恤,悄悄地看了Wade一眼,发现男人站在床边,低声嘟囔着念叨什么。他手里还揪着Peter的制服,脸色看上去有些不自然,甚至可以说,他带疤的皮肤上有些不自然的红色。他发现Peter在偷看他,咳了一声。

“快穿上。”他催促道。Peter把戒指糖摘下来,含在嘴里。他把T恤套到脑袋上,趁脑袋还没钻出领口之前,悄悄地笑了一下,而他希望这没有被Wade发现。

 

 

FIN.

 

 

谢谢大家看到这(

我就是瞎写的,嗯x

他们大概位于我写的同人宇宙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每个小伙伴心里大概都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宇宙吧!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不要介意(

对不起这个同人宇宙里的Tom,让你无缘无故被人嫉妒(


我对荷兰虫的爱意发散可能就剩三个脑洞还没写了!!很想忽然拥有超多时间超快手速然后快点写完(

评论(68)
热度(772)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