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Living With You(一发完小甜饼)

Attention:

1、挑战完RR贱荷兰虫的虐,我要来搞另一个我觉得很头大的东西了……

那就是加菲虫的甜(x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隐约梦见加菲虫和贱贱结婚还领养了一个小孩,我都不知道我在梦啥,但是醒过来觉得该挑战自我了(

不过这个故事和我模模糊糊的梦没啥关系啦哈哈哈哈

2、大概是交往了一段时间的故事,加菲虫已经逐渐打开心结的时候。

和那篇荷兰虫的虐一样,我尽力了!!!我不后悔!!x

3、没啥实质性内容的短小小甜饼了23333

 

 

OK?

 

 

Living With You

by AOzero

 

Wade在早餐桌上又一次提出了他的请求,然而Peter又一次拒绝了。他穿着他的高领毛衣——在这个季节,在室内,没错,也可能是Wade的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了——手里拿着勺子,让上面可爱的小猫图案在牛奶麦片里潜浮。他抿抿嘴,低垂着眼睛。

“为什么不行?”Wade问,“我不理解,Peter,我的公寓又不是住不下你,如果你想要单独的房间,完全可以;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公寓的装修,我们请室内设计师重新打理一遍;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公寓的地理位置,我们换一个公寓住。”

“这不是——公寓的问题。”Peter咬了咬自己的嘴唇,Wade知道这是他感到困扰或棘手的时候会有的小动作,这也是他认真思索自己的回答的前兆——让Wade同时感到因为被重视的快乐,和因为让他的男孩感到困扰的不高兴。

Peter呼出一口气,他终于说话了:“这个公寓很好。我很喜欢,尤其是阳台的那个设计,虽然你从来没有打理过。”他眯着眼看了一会儿阳台,又把眼睛收回来。

“如果你愿意搬来和我住,你就可以打理那个阳台,想怎么打理都行。”Wade决定抛出一些更诱人的条件,“你可以在里面种花,摆躺椅,或者在阳台上倒立,都随你,我绝对不会说一句不同意,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你可以把我从阳台扔下去。你还可以给公寓换窗帘,换掉你一直说不喜欢的那块床单,还有沙发,地毯……这些我们都会一起去买,然后一起布置,布置成你想要的样子。”

Peter张张嘴,他看上去有些动摇了,Wade心里燃起了希望,他紧接着扔出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伸出手,握住Peter放在餐桌上的手,说:“我们会布置一个家出来的,相信我。我一直想要个家,你不想吗?”

狡猾的佣兵又可以正中红心了,和Peter相处这么一段时间,他已经完全知道怎么对付男孩了。但同样的,Peter也可以看出来他的狡猾。男孩眨着眼睛,过一会儿就笑了起来,眼睛一如既往湿漉漉的。

“你在耍心眼,Wade。”他说,“我才不会上当呢,即使这听上去真的很诱人……”

Wade叹着气,趴到了餐桌上。Peter没有开口安慰他,只是捏了捏他的手背,就抽回手去,继续吃他的麦片了,任由Wade一个人唉声叹气。事实上,他们为了这个事情转来转去好几周了,Wade总是想方设法让Peter同意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而Peter却总是拒绝。

Wade在他们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贴在他耳朵旁边说了一句“你愿意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吗,斑比眼睛?”,但Peter居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荧幕,往嘴里塞爆米花,然后说:“这个女角色真让人印象深刻,以及,不。”

Wade对此绝没有轻言放弃。他总是在奇怪的时机忽然抛出这个问题,甚至他们在床上滚来滚去,Wade都会忽然这么问他。Peter的回答一直都很简单而坚定:不,不,不。就算Wade抓着他的小兄弟,他在床上被激得浑身发抖,回答也是不。

Wade对此感到没辙,他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但Peter就是不同意,而佣兵又不可能把Spider-Man绑架来家里——事实上,他的确尝试过这么做了,并在Peter一言不发地瞪着他看了十分钟后,乖乖地给他松了绑。他还尝试过和Peter进行冷战,但Peter就像没事人似的在他公寓里进进出出,就算Wade大喊大叫着“我不要和你讲话!”,他也会凑过来亲一口Wade的脸颊才出门。

Peter真是个霸道的男朋友——没错。他不会说太多,他甚至没有解释过自己为什么不愿意搬过来,只是他在匆忙跑出门前发现Wade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就会凑过来亲他一下,然后抓上背包就风一般地跑出去了。Wade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里的美食节目,过了好一会儿才躺下来。

他不知道Peter为什么一直在拒绝自己的提议。老实说,Peter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么拒绝过Wade的提议了。在他们刚认识对方的时候,Peter面对Wade就像是猫面对热水浴缸,几乎是全身心都在对Wade说不;经过几次可以让Wade用自豪来形容的“伤害与慰藉”之后,他们把双方的伤口都剖开了好好看了一遍,Wade知道了男孩的过去和牺牲,而Peter知道了Wade的疤痕故事。他们因此更近了一步,也因此更快地走到了一起——他们刚开始交往时,Peter还是会经常对Wade说不,但渐渐地,他没有再这么做了。

Wade知道Peter的改变,并且为这些改变而快乐。他知道男孩放下戒备时的表情可以显得多么温柔,他弯起眼睛扬起嘴角,朝Wade露出笑容的时候,Wade简直要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往他身上丢,让他变得像是一本莎士比亚的情诗集。

这就是爱带来的改变,Wade绝对得这么说,这就是他们之间满溢的爱,像是迪士尼电影永远的主题,这就是爱的力量。Peter总是会对着Wade露出笑容来,然后说:“行啊,你说了算。”

行,而不是“不”。你说了算,而不是“Deadpool你这个神经病离我越远越好”。堪称完美。Peter对Wade的容忍程度简直惊人,就算Wade有时候做出很疯狂的举动,或是对他做了有些过分的恶作剧,但只要不是伤害别人的坏事,Peter顶多只会皱皱眉,接着就会原谅Wade。

他们的关系难道不应该一直这么完美吗?但是Peter不愿意搬来和Wade住。他把很多东西搬进了Wade的公寓,Wade这里有他的牙刷,马克杯,毛巾,几件衣服,甚至几本书,滑板,一些简单的实验用具,换洗的蜘蛛制服,蛛网液……但他还是说不,我不来。这句话在Wade耳里,就和“Deadpool你就是个肮脏又恶心的邋遢鬼我死也不会和你住在一起”差不多。

戏太多了?Wade一点也不觉得,他忙着伤心难过呢。Peter不想和他组建一个家,这是不是说明,Peter还是没有接受他这个——Wade不知道,他今天想不出什么好玩的梗来形容自己的糟糕。

“丑八怪,行,这就够了。”最后,他决定敷衍敷衍自己。

 

连续好几天,Peter都没有再去找Wade。直到第五天,连May都发现了变化,并在一天早晨提出了疑问。当时Peter坐在餐桌边,给自己倒橙汁,May把三明治推到他面前,坐到对面去。Peter打了个哈欠,May就在这个间隙忽然问他:“你最近怎么不去找Wade了?”

Peter的哈欠被截在半路,他闭上嘴,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呼出一口气。

“呃……我觉得最近有些尴尬。”他咧咧嘴。

“尴尬?怎么了?”May问,她看上去担心极了,但又要装作自己是随口问问。Peter看出来了,他抿抿嘴。

“他……呃,”Peter抬眼看了看May,又很快低下头去,重复几次后,他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May,我想,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May温和地看着他,等待着。Peter捏了捏他手里的玻璃杯,支支吾吾地说:“Wade想让我……搬过去和他住。”

“什么?天啊Peter,”May咧开嘴,笑了起来,“这真是一件好事,对不对?”

Peter张张嘴,仍然微微低着脑袋,他语气不确定地问:“你……你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当然!这当然是一件好事,”May伸出手,朝他摊开一只手的手心,“Peter,我很高兴……在经历过这么久以后,你终于还是找到了一个对你很好的人。Wade是个很友好的先生,我能看出来。”

“可是,如果我搬出去了,”Peter咬咬嘴皮,“你就得一个人住了。”

May看看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担心我一个人住会感到寂寞吗?当然不会,Peter,”May拍了拍桌布,“事实上,我每天都忙着去工作呢,刚好没那么多时间陪陪你,Wade愿意陪你让我感到松了一口气。再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你是不应该继续和我窝在一块儿了。”

她眯起眼睛,轻声说:“我很高兴,Peter。你总是在为别人考虑……却从来没想过你自己的生活该怎么办。但现在,你又一次得到一个机会,别放走它。”

Peter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伸出手去,把手放到她婶婶的手心里。他们朝对方笑了笑,May才收回手,抹了抹眼睛,说:“快吃吧,你上学要迟到了。”

 

放学后,Peter 就顺势荡到了Wade的公寓里去。他打开窗户,翻进公寓时,发现Wade裹着一块破旧的毛毯,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他面前的桌子上、地板上全都堆满了纸团。Peter看了一眼电视,好极了,《魂断蓝桥》。

“你在做什么,Wade?”他把面罩摘下来,和背包一起放到一边去,“你把这里弄得一团糟。”

Wade没说话,只是不停吸着鼻子,用纸巾擦自己的眼泪。Peter看了看旁边几乎堆成了山的外卖包装盒——更好了,Wade一定好几天都没出门了,这地方乱得就跟个垃圾场一样。

“天啊,”他感叹道,想和Wade开个玩笑,“这地方真像个垃圾场,没人会想住在这的。”

Wade在这时候回头瞥了他一眼,然后吹了吹鼻涕,把纸巾扔到一边去。Peter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踮起脚尖避开那些纸团,坐到Wade身边。他能看到桌子上被纸团淹没的其他碟片:《泰坦尼克》,《剪刀手爱德华》,《分手信》,《断背山》……

“这是什么悲剧爱情故事大长跑吗?”Peter说,“你为什么没有《爱乐之城》?”

Wade又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把那些纸团扫开,抽出那盒碟片,塞到Peter眼前。

“你买了。”Peter笑了两声,他拿着碟片,把它放到一边,伸出手臂搂住Wade,亲了亲他的脑袋,“你为什么忽然开始看这些影片了?”

“因为我男朋友说我是个丑八怪而且并不想和我待在一块儿。”Wade说,又抽了张纸来吹了吹鼻子。Peter吸了一口气,故作惊讶地说:“怎么会呢?是什么样混蛋的男朋友会扔下这么可爱的Wilson先生不管?告诉我,Spidey一定会帮你好好踢他的屁股。”

Wade转着眼睛,他没有再哭了,反而问道:“你可以踢到自己的屁股?站着的情况下?这还是人类吗?”

Peter笑了起来,他仍然搂着Wade,嘴唇贴着他坑坑洼洼的脑袋,“我是那个混蛋的男朋友,我不该让你伤心的。”

Wade哼哼了一声,他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可以更惬意地窝在Peter怀里。他眼睛鼻子都哭红了,看上去有些惨兮兮的。Peter伸手,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摸了摸他的眼角。

“那你还想和这么混蛋的男朋友住在一起吗?”

他话音刚落,Wade就从他的怀抱里弹了起来,震惊地盯着他看。Peter咬着嘴,朝他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你说真的吗?不反悔?”Wade追问,“如果你反悔,Peter,我发誓——我会找一个刻着我们名字的金属小圆环,套在你的手指上,让你永远都得被它圈着。”

Peter因为这个直白的笑话笑起来,这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了,让他的耳朵尖都有些发红。“不反悔。”Peter说,“事实上,我的行李已经收好了,明天我就可以带来。”

Wade张大嘴,而Peter跳下了沙发,叉着腰看了看周围,说:“现在,我们先把这些东西收拾好吧,房东先生;如果你还想把你的房子租出去的话。这是我最喜欢的那家披萨店吗?你点了外卖但是没有叫我?”

直到Peter把纸团都捡到垃圾袋里,轻轻踹了Wade一脚,Wade才终于反应过来。Peter 把他的悲剧爱情故事全都收起来,放进了柜子里。

“明天我就去买《真爱至上》!”Wade举高双手宣布,“还有《雨中曲》,《时空恋旅人》,《怦然心动》……”

“《假结婚》,别忘了。”Peter提醒道,他转过身,朝Wade眨眨眼睛。他们笑了起来,走近对方,拥抱以及几个轻缓的吻。

“行吧,你说了算。”Wade轻声说。Peter摸了摸他的耳朵,催促他赶快把房间收拾好,然后去给自己做一份去皮的三明治——Peter真是个霸道的男朋友,是不是?

 

 

FIN.

 

过了几天,May送来了婚礼祝福,Wade一头雾水了半分钟以后,认为这是May给他的猛烈暗示。Peter只是叹着气,觉得May只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谢谢大家不嫌弃!没啥实质性内容了!不过我尽力了!哈哈哈哈,写了加菲虫的甜,我快乐!!

点梗在写啦,得麻烦大家再等等了www

 

 


评论(51)
热度(678)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