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Contact 01(人类!Wade/AI!Peter)

Attention:

1、《Her》AU!佣兵Wade/超级人工智能!Peter。是真的人工智能,只有形象投影但没有任何实体的那种噢2333

安利大家都去看看《Her》,汤包在里面的声音简直了……而且电影本身也真的非常棒!非常满足我的喜好了x而且看完以后真的会想很多很多东西(

2、看完电影以后就脑了这样的故事,我尽力想让它变得甜一点惹23333

3、稍微有点擦边球。也可能有很多BUG,是我瞎几把乱想的伪科幻故事2333

4、Wade的性格大概是比较早期的时候。总之这两个人就是,孤独的存在与困惑的存在相爱的故事吧2333

 

 

OK?

 

Contact

by AOzero

 

01.

 

那则新闻是在一个非同寻常的早晨忽然蹦出来,出现在Wade眼前的。说这个早晨非同寻常是因为,Wade从来没在没有任务的早晨,却可以在十点以前就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倒一碗牛奶麦片。他穿着衬衣,半截短裤和拖鞋,坐在沙发上,往自己嘴里灌牛奶。窗户外传来了几声车辆的喇叭声,Wade忽然觉得房间里太安静了,于是打开投影,看看最新的新闻。他刻意选了一个听上去最像碧·亚瑟的声音,来为自己念念新闻。

一大堆的图片在空中跳出,飞到他眼前,头条被放得很大,上面印着Tony Stark的脸,和几个笑得傻乎乎的家伙站在一起。旁边写着:第一批Stark企业研发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获得者已经选出。

Wade眨着眼睛,往嘴里又塞了口麦片。

“搜索:”他说,打断了机械女声的新闻朗读(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是真正的碧·亚瑟),“‘Stark企业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

他的电脑很快运转起来,搜索结果全都被扔到了投影上。Wade挥着手,把其中几条来,眼睛很快扫过,然后把窗口关掉了。这是个Stark企业的最新研究项目,是什么“拥有自我意识的超级人工智能”,第一批产品有十二个,通过参与抽奖获得。获得者的姓名经过本人同意后,在Stark企业的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出来。

Wade把勺子放在麦片碗上,轻轻敲了敲。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起前几天的午后,他坐在咖啡厅,和Clint一起。Clint抓着自己的头发,说:“Cap真的是那么说的?”

Wade把面前的巧克力冰淇淋搅得一团糟,形状和色泽都让人充满了不好的联想。Clint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来打他的手背。Wade被打了一下,撇着嘴,说:“是啊,那就是完美的Steve给我的意见。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完美的Steve是一个神盾局的特工,总是穿着制服走来走去。他姑且算是Wade的英雄,因为他曾经救过Wade一命——不是那种生理上的挽救生命,而是意识层面上的。他的海报充斥了Wade的童年,还塞满了小Wade破破烂烂的书柜。遇见偶像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但Wade现在其实有挺多的机会和他打交道,虽然大部分情况都是Steve拿着一个大喇叭朝他大喊:“你再不放下武器,我就要把你抓进监狱了!”

他在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被毫无缘由的悲惨感折磨得够呛。就在那时,他又遇到了Steve,人们心中完美的Captain,坐在一家披萨店里学习怎么用双手在手机上打字。Wade拐进了那个披萨店,坐到Steve对面。

“来得正好,”Steve说,“Wade,那些爱心和笑脸是从哪里发出去的?”

Wade给他做了简单的emoji使用展示,Steve恍然大悟,又开始把双手放在手机上。他的手指头有些大,Stark Phone的界面对他来说并不简单,总是按错键盘让Steve额头都开始冒汗了。Wade撑着下巴,盯着他在键盘上摁来摁去,忽然开始说话。他把自己最近冒出的情绪一股脑都和Steve说了,他最近经历的事情,以及Steve在神盾的资料里绝对看过的关于Wade的过去,他也添油加醋地再说了一遍。他全都说完后,Steve仍然在对着自己打出来的字删删改改。

“要我说,Wade。”他头也不抬地说,“你总是一个人。你过得太孤独了——也许你需要一个倾听伙伴。你很喜欢聊天,而你所需要的只是把自己讲出来。我的经验就是这样——别总是一个人待着。”

他说完后就没有再说什么,Wade坐了一会儿,在Steve终于学会流畅地发一句下午好之后,起身离开了。

坐在Wade对面的Clint又抓了抓头发。

“所以,你是找我当你的倾听对象来了?”Clint说,“不,Wade,虽然这有些残忍,但——我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干。你有没有考虑过进一个聊天室啥的?”

“大部分人和我聊天都会陷入一种‘你真好玩’和‘你真他妈烦死人了’的漩涡里无法自拔。而大部分时候,后者都会赢。”Wade说。Clint摸着下巴,满脸赞同地朝他点着头。

“不过Cap说的有道理,Wade。”Clint说,“你是得找个,我不知道,树洞?聊天机器人怎么样?你还可以买个儿童版的,带睡前故事,有益身心健康。”

碧·亚瑟般甜蜜的机械女声把Wade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在询问Wade,是否播放Stark企业网站首页的视频。Wade咳了一声,表示同意。

一个新的窗口跳了出来,是Tony Stark的脸。他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走来走去,介绍他们的新产品,拥有自我意识的超级人工智能。“我现在拥有两个AI伙伴——当然了,因为我是开发者,”他弯着嘴角,朝镜头满脸臭屁地拍拍手,“一个叫Jarvis,一个叫Friday。他们在工作和生活都帮了我很多大忙。想象一下,他们可以成为你没有实体的工作伙伴,知心好友,生活助手……他们会跟着你一起成长,这是我一开始进行研发的目的——这是会跟着你一起体验生活,一起在生活里成长的AI。同时,我可以确保,他们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Wade在看Tony絮絮叨叨了几分钟后,关掉了视频。他把麦片全都喝光,舔舔嘴边。

“键盘。切换手动操作。”Wade说。投影键盘出现在他面前,Wade摁了几个键,整个屏幕都暗了下来,接着出现了无数条放射状的白线,上面显示出一条提示:用户Deadpool,成功登陆佣兵信息网。他把Stark企业公布的那个名单调出来,十二个名字都用红色蜡笔状的笔刷圈了出来。

“好吧。”他动动手指,“让我们来看看,选谁会比较合适?”

 

佣兵Deadpool精心策划了一场抢劫。老实说,也不算抢劫,他在十二个名字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了一个中年单身肥宅下手,他穿着制服,全副武装地冲进肥宅堪称外卖垃圾场的家里,用枪抵着他的额头,问出了Stark企业刚送到不久的超级人工智能安装盒的下落——被淹没在啤酒瓶里,外包装沾了不少酒渍,这样的家伙也能在几千万人中脱颖而出,运气总是这么神秘。他在临走前给了这个肥宅一百万美元,现金支付,然后抱走了那个安装盒。

为了让这次行动更像抢劫一些,Wade从窗户翻进了自己的公寓。他只开了书房的灯,把那个安装盒放到桌子上。把外包装和使用说明一股脑扔到垃圾桶里,Wade把光盘塞进了电脑。

几分钟后,一个温柔的女声响了起来。

“您好,我是Friday。”她说,“是本次超级人工智能的安装指导AI。有几个小问题需要您的回答,以便您的AI进行更好的个性化设置。您准备好了吗?”

Wade哼了一声,他坐到自己的旋转椅上,制服都没脱。

“首先,请拿起包装盒里的微型摄像头,无线耳机,和智能手表。”Friday说。

Wade想了半天,才跳起来跑到垃圾桶边,把包装盒拿出来,翻出了第二层里的这三样东西。他拿着它们,回到了电脑边。

“我可以从摄像头里看到您了,先生。”Friday笑了起来,“请把它放到桌面上,把智能手表戴到您的手腕上。智能手表是您外出时带上AI的最佳工具,摄像头便于AI的等身形象投影和别的投影工作,而无线耳机可以让你们更好、更私密地交流。请妥善保管这三样物品,如果有遗失,请到Stark企业进行登记。”

Wade把手表戴到自己的手腕上。那是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电子手表,有个小小的显示屏,正在微微闪着光。

“好的,下一个问题:您得到的AI的初始设置是男性。您希望变更性别吗?”

Wade撇撇嘴,又转了转手腕。

“无所谓吧,我本来也不怎么抱希望——”

“我能听出您的犹豫。请问是男性,还是女性?”

Wade嘟囔了一声。

“保留原样吧。”他说,“我可不能随便决定性别,即使对方是个AI。”

“好的。”Friday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系统在进行运转,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恭喜,进程完成,您的AI已经初始化成功,请和他打个招呼吧。”

接着就是几秒钟的沉默。Wade在这几秒内微微屏住了呼吸,他手腕上的智能手表闪动着,他的电脑屏幕也在闪动,最后同时弹出了一句话,上面写着:来电人——Peter。

Wade动动手指,他伸出手,用指腹轻轻地双击了一下他的智能手表。来电接通了,一个声音蹿了出来。

“嗨!”那个声音说,“我是Peter。很高兴见到你。”

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非要Wade来形容,就是一个男孩儿的声音。高中生年纪的男孩。或者大学,最多了。那声音听上去活力四射,却隐藏着一些不太自信的影子,仿佛对方有些紧张似的。

这感觉真有些诡异。Wade轻轻咳了一声,努力让自己显得游刃有余一些,“嘿,你好啊Petey。我是Wade Wilson。老天啊,你听上去真年轻,我本来以为会是一个性感大叔和我在线聊天,但没想到Stark的嗜好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那个声音轻声笑起来,听上去被逗乐了,但还是有些拘谨,“你很有趣,Wade。我很抱歉我不是性感绅士,不过我喜欢自己的声音。噢,还是说,我应该叫你Wilson先生,如果你想的话?”

Wade也笑了起来。

“Wade就行了。Wilson先生听上去有些奇怪的暗示意味。”

Peter笑得更欢了,他听上去似乎放松了一些。

“天啊,这真的——”他呼着气说。是的,他呼着气,Wade可以听见他在呼气,“我本来很紧张呢!我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然后让你感到不高兴。”

“事实上,我对你还没有产生任何评价呢。”Wade撑着脸,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说,“如果我给你打了差评,他们会把你报废吗?”

“千万别这么说!”Peter听上去都有些惊慌失措了,“你已经吓到我了。”

Wade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在上翘的嘴角。他抹了把自己的脸,轻轻咳了一声,让自己稍微显得正常一些。

“嘿,你为什么叫Peter?谁给你取的名字?”他问。

“我自己。”Peter说,“呃,或者说,我的开发人员们帮我取的名字。他们给了我几个选择,而我选了这个。还算不错,是吧?”

“挺适合你。”Wade踩着地板转了转椅子,“听上去就像个小屁孩。”

“我不是小孩,事实上,”Peter轻快地说,“我和人类的构造毕竟不一样,我的年龄可不是用声音或者名字来衡量的。不过我的外型的确比较年轻……”

“用这个摄像头可以投影你的形象,是吧?”Wade说。

“是啊。”Peter回答,“我还可以在你的智能手表上投影出来,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投影出只有巴掌那么大的形象,坐在你的智能手表上。”

“行啊。”Wade说,“让我看看。”

意料之外地,Peter犹豫了起来。他嘟囔了些什么,但Wade并没有听清。

“嘿,怎么,”Wade催促道,“快点,小屁孩。”

“你听上去可真粗鲁。”Peter又笑了起来。Wade转了转他的旋转椅,夸张地举高双手,“噢,小公主不好意思露面了,她在城堡里住了几百年都没能让人一睹芳华呢。我得花多少钱才能买到你的临幸?”

Peter咯咯笑起来。“好吧,好吧!”他笑着说,“你赢了。但是——我得说,如果你开始就是冲着性感大叔或者超级帅哥为目标,你一定会非常、非常失望的。”

“别磨磨唧唧了,大小姐。”Wade又转了个圈。

Peter应了一声,Wade的智能手表又闪了闪,接着慢慢地,一个不大的投影在他的手表上方出现了。一个穿着休闲服,和运动鞋的男孩出现在他眼前。棕色得有些深褐的头发,看上去完全是个高中生。

“嘿。”他坐在Wade的手表上,有些腼腆地朝他挥挥手。

Wade靠在躺椅里,打量了他一番,说:“嗯哼,你说得对,我是会失望的。不过你看上去没那么糟,我是说,虽然你不是性感大叔,但也不赖。”

Peter笑了起来,Wade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弯着眼睛和嘴角,甚至能看见他眼角的纹路。

“谢谢你。”他说,“你看上去也不赖。那是面罩吗?看上去真酷。”

“当然,而且是手工缝制的限量版。”Wade摸了摸自己的面罩。Peter哇了一声,又笑了起来,仿佛他永远都笑不够似的。

“你会永远保持这个样子吗?”Wade问。

“不,事实上,”Peter咳了咳,他站起身来,小小地,站在Wade的手表上,“我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改变自己外型的年龄。当然,是以你们人类为标准。比如,这样。”

他转了个圈,一下变成了一个穿着T恤和牛仔裤的初中生。他在Wade惊讶的目光里得意洋洋地又转了个圈,变成了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上去快有三十岁的商业精英。他们都是Peter原来的脸,但只是变得更年轻,或者更老了一些。Peter 又转了一圈,他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但这是我的初始外型。”他解释,“因为我很喜欢这个样子。”

Wade从震惊里慢慢回过神来。“这挺好,”他说,“因为我至少知道了你是可以换衣服的——你的衣品真的不怎么样。”

“嘿!”Peter佯装生气,“真的吗?我还挺喜欢这一身的。你这么说让我觉得有些难过。”

Wade点着头,说:“我们等哪一天一定要去AI服装店给你挑件好看的。我是说,如果有这样的服装店的话。”

Peter眨着眼睛,他坐回了Wade的手表上。

“别一直讨论我啦,”他挠着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来谈谈你吧,Wade。我得多了解你一些,我们先从你的邮件和联系人开始好不好?我不会轻易翻看你的网页浏览记录的,因为那可能会看到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Wade忍不住笑了起来,Peter也跟着笑了。男孩挥了挥手,把Wade的邮件记录调到了电脑屏幕上。“哇哦,你有好几个邮箱账号呢。你想让我看看哪个?”

“就我的名字那个吧。”Wade撑着脸说。

“Clint Barton发了个邮件给你,问你倾听伙伴的事怎么样了。”Peter说,“他说:‘嗨Wade,只是发个邮件确认一下你的情况,Cap让我来的,不是我自愿。’噢,他听上去有些坏,是你的朋友吗?”

“算是吧。”Wade因为Peter对Clint的评价而低声笑起来,“我们是好哥们,但他从来不承认。”

“好吧,你的‘不承认的好哥们’说,”Peter用手指比了个双引号,“‘关于那个倾听伙伴的事,Cap想知道你是否有头绪了。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不过好吧,我们都希望你能走出你的小怪圈子,你把自己关在那个小破城堡里好久了。找个女朋友可能也是好选择,反正,如果你需要帮助,就联系我。Clint。’哇哦,他听上去虽然有些坏,但好像又是个好人。”

Wade哼了一声。“回复,”他说,“‘操你的,Clint’。”

“哇,”Peter笑得脸都皱了起来,皱起来的还有他的眉毛,“这听上去好粗鲁!虽然他说话有些呛人,但好歹他是在关心你吧?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他的语气听上去甚至带着点责备了。Wade在椅子上转来转去,在他转了第三圈以后,Peter问:“你不晕吗,Wade?”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回?”Wade说。

“嗯……我想想,”Peter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他挥挥手,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窗口,里面开始弹跳出单词,“比如,‘收到你的来信了,感谢你的关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这下是Wade哈哈大笑了。“老天,我可以想象Clint收到这封信的样子。他一定会觉得我疯了,会跑过来看看我的脑子是不是被哪里来的宇宙武器轰成了两半。”

“为什么?这封信哪里不好?”

“不是这封信不好,”Wade扭了扭屁股,试图让自己瘫倒得更舒服些,“我在他心里可没那么贴心呢。”

“你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Peter问。

Wade看了看他,有那么一会儿,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那个小小的投影就坐在他的手表上,抬着头,盯着他。

“大概是,”Wade咳了一声,“又丑,又烦人,又刻薄,很讨人厌吧。”

他说完之后就移开了眼睛,因为他不想看到Peter的表情——不得不说,这个超级人工智能表情还挺丰富,看上去也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Wade总觉得和他面对面交流,就像是在进行一个视频通话而已。因此他很不想看到一个长着人类脸的AI对他露出类似怜悯的表情,相信Wade,他见过太多了,而这就像是松露巧克力放进可可熔岩里一样令人发腻。

过了一会儿,Peter说话了,声音很轻。

“我不觉得你像那样的人,Wade。”他说。

Wade没说话,但他还是忍不住看了Peter一眼。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坐在手表上,微微抬着头,朝Wade抿着嘴笑了笑。Wade朝他弯了弯嘴角。

“你以后会知道的。”Wade说,“不过没办法,你住在我的电脑里,你就算发现我很烦人,你也不能——等一下,你们可以自杀吗?因为我很有可能会把你烦到自杀的,我说真的。”

Peter咯咯笑了起来。

“我觉得你会这么开玩笑,而且是会让人发笑的玩笑,那你一定比你想的好得多。”Peter说。

“事实上,你是唯一一个会因为这些笑话笑成这样的。而你还是个AI。”Wade说。

Peter笑得更厉害了。Wade听着他仿佛停不下来的笑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Peter慢慢停了下来,“信里提到你需要一个倾听伙伴。这就是你安装我的原因,是吗?”

“算是原因之一吧。”Wade回答。

“我明白啦,那这就是我的任务之一,我会写在我的日记里的。”Peter朝他眨眨眼,“那接下来,我们继续看邮件好吗?”

Wade靠着转椅的椅背,看着Peter在邮件里翻找着,时不时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来。

谁知道呢?也许这不是一个坏主意。

 

 

TBC.

 

 

先发第一章试试水,如果大家觉得OK我有时间会继续写完啦!

谢谢你们不嫌弃了2333爱你们w


评论(39)
热度(460)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