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Reconciled(短篇一发完)

Attention:

1、一篇小故事,时间大概在猴子事务左右,大概就是贱贱想要得到虫的帮助,但又不怎么听话,而虫觉得他真是个麻烦精(不对)

2、其实灵感来源我都不怎么好意思说……但我还是得大方承认了!我借了英语六级作文的梗23333标题好像是《The Importance of building trust between teacher and student》(大概)……大概就是个吵架和好,信任建立的故事2333

3、如果说红心之王时期是我觉得贱虫早期漫画同框里,组队时比较理想的(好吧其实是比较博得我好感x)的相处模式,那猴子事务时期,大概就是两个人真正开始有磨合迹象的相处模式吧。毕竟红心之王时期,斗嘴是斗嘴,组队打架却显得得心应手极了(虽然刚才和你吵架但我还是把后背交给你了!的感觉)。相反,猴子事务时期,两个人不是赶鸭子上架地临时组个队,反而是开始磨合了,但又不是很熟,所以贱贱显得真的很不稳定,虫又是个凶巴巴的鸡汤高手x

当然,斜线刊这种,已经经历过大风大浪以后,开始真正意味地心灵交融,就是后话了哈w

4、总而言之(x),这是一篇贱虫早期磨合的故事w我个人的理解很多,希望大家不要嫌弃w

对不起哇,前言太长了!我只是想表达,贱虫不管哪个时期都超好吃!(x)

 

 

OK?

 

 

Reconciled

by AOzero

 

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让Peter皱起眉来。这气味丝丝缕缕,仿佛在月光下拧成一条红线,顺着他的蜘蛛感应,钻进他的鼻腔里。Peter从窗户翻进了公寓,落地时轻微的响动把瘫在沙发上的雇佣兵那敏锐的佣兵感官敲醒。他看着Deadpool像个醉汉似的扭着脑袋,即使隔着面罩,Peter都能看出他的不清醒。

“我需要一个解释,就现在。”他抱着双臂,盯着那个男人。Deadpool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动了动——Peter几乎立刻就绷紧了身子,手指微微聚拢,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发射器按钮上。但Deadpool只是嘟囔了几声,在沙发上坐直了,顺便把他脚边的啤酒瓶全都踢翻了。

“嘿,蛛网脑袋,”他哼笑两声,“你想听什么解释?为什么狮子王里辛巴的爸爸会死?为什么粉雄救兵会停播?为什么金刚狼的电影里那个版本我的嘴会被缝起来?——我也想知道,也许我们该去看看网友对这些事怎么说。”

Peter把身体重心移向另一只脚,他试图让自己听上去更冷峻一些:“我没心思和你开玩笑,Deadpool。一具男性尸体在地下室酒吧的后门小巷里躺着,目击证人说你曾经在那里出现过,接着就是枪响。是不是你做的?”

Deadpool呃了一声,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注意力移回Peter:“我好像有印象,等等,别提醒我——”他竖起手掌,阻止Peter开口说话,他捏着自己的眉头,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想起来了,但我得自己给自己当会儿律师,法官,鉴于我没时间去找地狱厨房的最佳辩手了。”Deadpool发出两声听上去还是挺神志不清的笑声,“那只是个意外。你看,我只是想和他打个招呼,也许我的雇主想让我给他吃点苦头,但我最多只会砍下他的一条腿……不杀人原则,对不对?嗯哼,但是他看见我就吓得尿裤子,转身就跑,我只能去追。我发誓,不是我开的枪,Spidey,他自己开的枪。他们难道没找到那把枪吗?那么明显的自杀现场,可怪不到我头上。”

Peter紧紧地抿住嘴唇,皱起眉来。Deadpool倒回了沙发上,一边抓着自己的脸,把脚边的啤酒瓶踢得到处乱滚,一边哼着卡通片的主题曲。Peter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让自己听上去冷静一些:“你把他吓坏了,以为Deadpool要杀死自己,所以自杀了?”

“他可能意识到自己活不了了吧。”Deadpool把面罩掀到鼻尖,挠着露出来的沟沟壑壑的疤痕,“及时止损,很聪明,我喜欢。”

Peter至少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十次。

“你不能这么做,Deadpool。”他说,开口时声音里的温度降低了不少,“你还记得你几周前是怎么和我说的?‘我想成为一个好人,Spider-Man,我需要你帮我一把’。我点了头,把你的子弹全都换成橡胶的,让你用刀背和刀柄去打斗,带你进行了几次夜巡,但这就是你的回应?你不能这么做。”

Deadpool没说话,只是把脚边的啤酒瓶踢得更远。

“如果你还想做个好人,Deadpool,”Peter眯起眼睛,“你就不能再做这种行当了。你不能把一个人逼到小巷里,让他不得不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逃脱你。”

这句话似乎让Deadpool觉得很好笑,他低声笑了起来,肩膀都微微抖动起来。Peter仍然抱着双臂,站在原地,像是具伫立在Deadpool公寓窗边的雕像,还是金属做的那种。

“我需要你想清楚。”Peter继续说,“如果你想清楚了,你还是想我们的夜巡继续进行下去,那就把你的血腥任务全都从列表上删除。”

“那如果我想不清楚呢?”Deadpool扭过头去看他,“如果我还是打算削人脑袋,你打算怎么做?把我抓起来扔到监狱里去?”

Peter放下抱着的手臂,转身走向洒进月光的窗户,轻轻一跃,跳到窗台上。

“那我就会强迫你想清楚。”Peter朝对面的楼房射出一道蛛丝,另一端稳稳地攥在手心,“你可以做得比你想象中更好,Deadpool。我相信这一点。”

他说完就跃下了窗台,离开了Deadpool的公寓。

 

很多时候,Peter真的完全无法理解Deadpool这个家伙。他看上去疯疯癫癫,神经不稳定,还总是口无遮拦,举动也挺烦人,但经历过杀手猴事件之后,Deadpool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并且表明自己真的想做一个好人时,Peter还是选择相信了他。虽然他是个有些难以掌控的“学生”,但在这几周里做得还不错,有时候夜巡结束时,和他坐在屋顶聊天也不会令人厌倦,相反,Peter觉得和他聊天是挺放松的夜巡结束庆祝活动。

但他早该想到的。得知Deadpool还在背着他和那些佣兵交易有来往,让他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Peter知道自己听上去有些控制狂,但他不想这么轻易就让Deadpool放弃他努力过的这几周,更多的是,Peter不想放弃去改变他。

他在好几天里都没有听到Deadpool的消息,担心他是不是彻底放弃自己,并且到处去惹是生非的Peter还费心调查了一下他的去向,但发现他仍然待在纽约,而且什么出格的事都没做,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也许他还需要一些时间,Peter心想。他知道Deadpool的过去有很多漆黑又复杂的部分,要走出这样的过去,就像是蒙着眼睛,在寒冬里去穿过一个藤蔓迷宫。Peter对那些过去了解不算多,但也足够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当下,他需要Deadpool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他透过号角日报的窗户,看见Deadpool穿着兜帽衫,低着头走过街道时,会下意识地追了出去,把同事的询问声都关在了电梯外面。

他跑到街上的时候,看见Deadpool买了一份卷饼,坐到公园的长椅上,一边咬着卷饼,一边在想着什么。有一些人朝他投去视线,但他毫不在乎,只是慢慢地咀嚼着卷饼。Peter慢慢地走过去,从旁边的椅子上捞来一份被人扔弃的报纸,假装不在意地坐到Deadpool背靠着的另一张长椅上去。

他用眼角瞟着Deadpool的方向,摊开那份报纸,发现这刚好是一份号角日报,他看了看标题,故意发出一声惊呼。

“天啊,先生,”他说,“快看看这个标题,老天。你能相信吗?Spider-Man又打破了一家珠宝店的橱窗。”

Deadpool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瞟了一眼报纸,嗤笑起来。

“现在的小报记者都瞎了吗?还是你买的是什么劣质三流出版社,这照片上摔进珠宝店玻璃堆的明显是Deadpool大爷我。”他伸手指了指那张照片左上角的小角落,“Spider-Man就露了那么半个头在这。”

“Deadpool,哼?”Peter抖了抖报纸,“没听说过。”

Deadpool惊讶地坐直了,他转过身来,手臂搭在椅背上:“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没听说过我?老天,小伙子,你迄今为止的人生都到哪儿去了?”

Peter瞥了他一眼,把报纸叠好,说:“怎么,你是哪个世界大统帅吗,没听说你我就应该被判刑?我的确没听说过你,Spider-Man比你有名气多了。”

“Spider-Man算什么——”Deadpool打了他的肩膀一下,“你这样的小毛头就是见识短浅,不就是Spider-Man——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招人喜欢,狂妄自大,总是翘着鼻子,对别人指指点点,说‘噢Deadpool你应该干这干那,你不应该干这干那’。每次被打得飞出去,还要用蛛丝拽着我的刀,我还因此挨了好几次揍。要我说,他唯一让人觉得酷的,大概就是那个不能复制的超能力了吧。还有很多人说他身材火辣呢,照我看来,他的手臂还没有我的大腿性感……”

Peter越听越觉得好笑,把报纸放到一边去,也转过身,把手臂搭在长椅上。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是吗?听上去你和他还挺熟的?他可是挺有名的英雄,我没想到你会认识他。”

Deadpool抓了抓脸:“怎么?你想要签名?我可没闲工夫给你要签名,我忙着呢。”

“可你现在看上去不就很闲?”Peter笑了起来,“你甚至闲到和我一个路过的陌生人抹黑Spider-Man了。”

“这根本不是抹黑!他就是这么讨人厌,”Deadpool哼哼着说,他把手上的墨西哥卷包装纸揉成一团,扔到一边去,“我觉得我都受够他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亏我还觉得他是个值得依靠的对象呢,事实上我就像个瞎了眼的青春期少女似的,性观念还没长好就被人拐着私奔了,算我活该。”

Peter扯扯嘴角,在心里悄悄地把Deadpool变着花样揍了好几回合。他没有再和Deadpool讨论这个话题,相反,他立刻换了个话题,和Deadpool聊起娱乐八卦版的明星八卦去了。Deadpool对此倒是津津乐道,对什么八卦都了如指掌。他们聊了有一会儿,Peter才说:“我感觉你也不是坏人,Deadpool先生。这样吧,我对一件事感到有些困扰,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我讲讲?我憋了很久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

他不等Deadpool说“不”,立刻开口道:“这事关于我的一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应该算是我的朋友吧。我们在一些事上意见起了分歧,他总是显得情绪很不稳定,而我一直想为他做点什么——为了他好,为了让他找到自己,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我总是试图帮忙,但他很容易就把我推开,钻到自己的小世界里去。最近我和他又吵架了,我发现他一直在对我隐瞒一些事,让我对他的帮助大打折扣,而这让我感觉很不好。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Deadpool沉默了一会儿,抓了抓自己的脸。

“什么事?他睡了你女朋友怎么的?”

Peter笑了起来,他摇摇头:“别的一些事,但我不太好说。”

Deadpool动了动,他在长椅上扭了扭自己的屁股,翘起腿来,说:“呃……反正就是,你们之间产生信任危机了。”

“的确如此。”Peter点点头,“我感觉我不够相信他了。但换句话说,我能感觉他也不相信我。”

“不相信你什么?”Deadpool问。

“不相信我能帮助他。”Peter看着他的眼睛,“或者说,他也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他能做到的。”

在那么一瞬间,他看到Deadpool的眼睛里闪过了什么,但男人很快地摇了摇脑袋,像是想把什么念头赶走似的。他逃离了Peter的视线,扭正了身子,靠着长椅的靠背。

“那你们得重新让对方燃烧激情,哼?”Deadpool说,“烛光晚餐怎么样?太gay了?”

Peter抿着嘴角笑起来。

“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我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Peter拿着报纸站起身来,“打扰了,Deadpool先生。和你聊天很愉快,也感谢你的建议,也许我会考虑的。”

他走开时,Deadpool把兜帽拉得更低了一些,Peter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回头,以免被他察觉出异样。

 

他在几天后的夜晚,见到了Deadpool,在他们时常会见面的那个屋顶上。Peter思考了两秒,还是选择荡到那儿,落到屋顶上。Deadpool看到他落下站稳,立刻走到他面前,却显得有些欲言而止,半天没说话。

最后,Peter暗自叹了口气,试图打破僵局:“晚上好。”

“……晚上好。”他回答,微微低着脑袋,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

“你在骂我吗?”Peter问,他抱起双臂来,这个防御性很强的姿势一做出来,Deadpool就猛地抬起脑袋,嬉笑起来:“什么?当然不是,蛛网,我怎么会骂你呢?你看,你可是纽约最受欢迎的英雄之一,我还等着你把我从巨龙爪子下救出来呢——”

Peter哼了一声:“但我听我的好朋友Peter说,你在公园里和他说了一大串我的坏话。”

Deadpool静止了好一会儿,似乎在面罩下眨着眼睛,思考这个Peter是谁。等他终于唤醒了自己的记忆,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脏话。

“操,那个傻蛋愣头青宅男是你朋友?”

“注意你的语气,Deadpool,”Peter没好气地指了指他,“那是我的朋友。”

“操,我是说——”Deadpool卡了半天,“操。”

“所以,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Peter说。

Deadpool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肩膀抖来抖去:“解释,解释,你为什么每次都来找我要解释?我哪有那么多解释可以给你,小甜心,我连自己的脑袋里是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我在睡梦中都还有可能射杀自己呢。”

Peter朝他耸耸肩膀,似乎很轻松似的:“那就敢作敢当,Deadpool。”

“……行吧,”Deadpool耷拉下肩膀,“我很抱歉。”

“因为什么?”Peter故意摸着下巴。

“因为我说了你的坏话。”Deadpool唉声叹气,但很快又挥舞着手臂,“那是因为,你当时在我的公寓里对我——”

“还有什么?”Peter偏着脑袋问。

一阵沉默,Deadpool的肩膀彻底沉了下去。

“还有,我不该背着你接那些该死的活。”他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我很抱歉。”

Peter仍然抱着双臂,安静地看着他。Deadpool又叹了口气:“事实上,这几天我都没有再接过那些电话了。这是真的,我没有说谎,我也不知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每个人都在试图逃脱我,和那个男人一样。只不过一部分人没有选择去死,这反而让我更在意了。”

他低着脑袋,手贴着他的大腿,Peter才注意到他今天根本没有带枪。

“但我当然也不是诅咒你去死之类的,”他不自然地扯了扯自己的面罩,“只是,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了……我完全理解。我不会把刀捅到你的肋骨里去的,也不会逼着你干什么。事实上……一开始我也算绑架了你,现在……现在我放你走。”

他像是讲完了。Peter以为他讲完了,但在Peter即将开口之前,他忽然又说:“噢,对了,还有一件事,在你走之前。每次听你叫我Deadpool都会让我有些心理压力,老天,像是你是我的教导主任,然后因为我掀了女孩的裙子而要把我的脑袋拧下来似的。所以……Wade,你可以叫我Wade,如果你想的话。”

Peter本来想说的话都飞走了,在那么一个瞬间,他的心倏然变得柔软到不行,像是轻轻一捏就会渗出海绵那样的水分来。在他沉默的期间,Deadpool——Wade看上去很不安分,他动来动去,似乎在等待Peter的回应,但Peter的沉默让他渐渐失去了等待的信心。

“呃,我们还好,是吧?”Wade摊摊手,“你不会忽然冲过来揍我一顿吧?”

Peter又深呼吸了十次,他放下手来,Wade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Peter呼出一口气,微微抬起他的手。“走吧,我们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呢,”Peter说,他忍不住咧开嘴,弯起眼睛,“Wade。”

他朝Wade伸出一只摊开的手心,等待着。Wade低头看了看他那被蛛网手套包裹着,但仍然指节分明的手,月光摊在他的手心里,但那里仿佛放着比月光更多的东西。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Wade踏出一步,伸出了手。

 

FIN.

 

“感觉还是烛光晚餐更浪漫一些,更符合我的喜好,就像罗曼蒂克电影,像家庭主妇爱看的小说……”

“你刚才说什么?这上面风声太大了。搂紧我的腰,如果你不想从纽约半空中掉下去的话。”

 

 

谢谢你看到这儿w虽然CP向不是很明显但还是打了tag,有点抱歉2333但他们之后一定会变成彼此生命中的真爱的,是吧!(x)

猴子事务真的是超级可爱哇,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终于还是试着写了写ww我水平有限,谢谢大家不嫌弃了!


评论(52)
热度(54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