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贱虫】Some Like It Hot & Pretty 01

Attention:

1、送给浓爸爸 @阿浓 的生贺!对不起哇我拖太久了!CP是盾铁+贱虫以及一丢丢的锤基,看名字就是了,《热情似火(Some Like It Hot)》的AU!所以,是的……有女装!有女装请注意!女(gui)装(fu)铁罐和女(la)装(mei)虫!荷兰虫的女装还是来自荷兰弟弟的Umbrella装扮w

大概就是MCU人设,大锤是《雷神3》的短发锤,贱虫是RR贱(未毁容)x荷兰(la mei(够了)虫w

2、完全是个无厘头喜剧故事,而且OOC,真的,OOC请注意x

有挺多BUG的,而且完全是个搞笑故事,所以大家就不要深究为什么会这么傻不愣登了(x)

3、普通人与神盾特工交杂的半AU设定:虫的超能力设定保留,铁罐还是有他的装甲。其他人没有超能力设定。

4、想写个比较喜剧化的故事,又真的很喜欢热情似火的故事,所以试着写了写,但大体故事已经被我掰得乱七八糟了!我写AU是这样的,总是惨遭我写23333

 

 

梗概(也算是预警!)

特工组织神盾的老前辈Tony Stark a.k.a Iron Man接到一项任务:带着新人Peter Parker a.k.a Spider-Man,秘密潜入一处位于私人海滩的黑帮头目商谈会场。Tony带着Peter男扮女装潜入海滩,结果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了:Deadpool雇佣兵公司的总裁,Wade Wilson莫名其妙地看上了男扮女装的Peter;Tony在会场中遇到了自己前搭档兼前男友,Steve Rogers;而Steve带着他的小伙伴——Thor Odinson一起来到会场。Steve也是来寻找罪证的,而Thor看上去却另有目的……

 

↑大家确认能接受这样的梗概吗!

再确认一遍,瞎喜剧化和OOC预警,如果OK的话,我们就往下吧w!

 

 

 

Some Like It Hot & Pretty

by AOzero

 

01.

 

“不要再抓你的裤子了!”Tony听上去简直有些咬牙切齿,他不停地去打Peter的手,另一只手抓着自己围在脖子间的丝巾,“你现在可是个女孩儿,这样看上去会很奇怪,你知道吗?”

“可是Mr.——”Peter还没叫完,看到Tony的眼神就硬生生让自己的话转了个弯,“——妈妈,这条热裤真的有点……紧……”

他又伸手去扯了扯裤脚,Tony立刻伸出手去用力拍他的手背,让他把手收回来。他们刚从船上下来,这是艘专门用来接舞女和她们家属的豪华游艇,他们来这的路上可精彩极了,姑娘们在船上狂欢,明媚阳光和清爽海风,伴随着醉人的香水味,在姑娘们的放肆的笑声里,Peter看上去整个人紧张得都要缩成一个球,然后一个翻身跳进海里去了。反倒是Tony和姑娘们相处得游刃有余——这样的场景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虽然用一个老母亲的身份去融入其中还真的是第一次。

现在他们站在海滩边,姑娘们已经花枝招展地朝那几座建筑物跑去了,而Tony还在后面不停地拍Peter的手。其实这也不能怪男孩,他拉着一个行李箱,穿着舞女们第一天上台的衣服:小马甲,皮革热裤,渔网袜,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那条裤子看上去的确有些紧。Tony则穿着一身他感觉中老年妇女才会穿的印花长裙(还带着蕾丝花边,老天啊),毛皮小外套,围着一条纱巾,戴着墨镜和一顶遮阳帽。他也穿着高跟鞋,他和Peter用了好几天才学会怎么穿着高跟鞋稳当地走路,为了这个任务Tony连自己心爱的胡子都剃掉了,Peter也学习了好几天怎么跳几段热舞。但他们准备了那么久,才刚登上任务海滩的第一分钟,Peter看上去就已经有些不适应了。

“听好了,”Tony扯着他的手腕,压低了声音,“我们就在这待几天,交易会在第四天,最迟第五天我们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好吗?”

Peter张开嘴,看上去似乎想说什么,Tony马上打断了他:“嘘,嘘,男孩,我知道你现在感觉不太好,但我也不知道神盾那群吃白饭的家伙怎么回事,只能帮我们挖出这样的卧底位置来——但是没关系,我们只要表现得自然一点,没有人会察觉到不对劲的,好吗?好了,现在,来给我展示一下你这几天的训练结果——女孩是怎么说话的。”

Peter清了清嗓子,尖声尖气地说:“谢谢您,先生。”

“行,还行,”Tony说,“有点太尖了,你的声音本来就挺女孩子气的,这么捏着嗓子让你听上去都像小黄人了,放低些。”

Peter有些埋怨地看了Tony一眼,因为他说自己原本的声音像女孩现在像小黄人而不高兴,但他还是撇撇嘴,稍微放低了一些:“你好,先生;再见,先生。”

“这样听上去还行,”Tony点点头。他们在沙滩上走了一段路,女孩们早就跑到前面去了,只剩他们两个还慢慢地往酒店走。Tony在途中又和Peter重复了一遍其他的注意事项,包括他不能咧开嘴大笑,像以前那样笑得头都仰过去,只能微笑;走路不要太粗鲁,也别总是弯着腰;尽可能地表现得像个淑女,即使他的穿着如此——嗯,性感舞女,也要表现得乖巧些,总之就是,不要暴露他们的身份,也不要惹是生非。他们走上了台阶,Tony快步往招待人员走过去,欢快地朝他们转动着手腕,捏着嗓子和他们打招呼,然后开始做登记。

Peter一边嘟囔着“Stark先生是不是有些熟练过头了”,一边把行李箱拎起来,打算把它提上台阶。台阶只有两三层,而这个行李箱对于他的力气来说本来易如反掌,但在他还穿着高跟鞋的情况下就不是了。Peter踏上一步,结果脚底打滑,猛地往后仰去,在他差点跌坐到地上时,一只手忽然伸出来,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拉了回来。

Peter猛地又落回了地面,站稳了。他有些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那只陌生的手把他的行李箱拎过来,提到了台阶上。Peter匆忙抬头去看,看到一个男人,衣着西装相貌英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呃,谢谢您,先生,”Peter心里一慌,忍不住捏着嗓子说——还真的有些像小黄人,Peter有些绝望地想。但那个男人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朝他伸出一只手。

“需要我扶着你上来吗,小姐?”他说,还微微弯下腰,绅士作风十足。然而被男人照顾并没什么好开心的,Peter巴不得他赶紧把行李箱还给自己然后赶快走开,只好挤出一个假笑,说:“不,不用了,谢谢您。”

他走上台阶,男人仍然弯着嘴角,把行李箱拉回来,递给他。Peter又朝他笑了笑——微笑,他当然记得——他握住了行李箱的把手,而男人在松手时转动手腕,轻轻地抚过了他的手背。Peter裸露着一部分的后背瞬间炸开了一片鸡皮疙瘩,但他强忍住没做出更多的反应。万幸的是,男人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朝他弯着嘴角,把手收了回去,插在西装裤兜里,走开了。

Tony在这时提着裙子走了回来,催促他:“快走——”

注意到Peter的表情有些不对劲,Tony眯起眼睛,看了看那个男人的背影:“谁?怎么了?”

“不,不认识。”Peter摇摇头,他咽了口唾沫,“他摸了我的手背一下——”

Tony猛地看向他,露出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说:“什么?操,这里果然都是些老流氓——”他发现招待人员在盯着他们看,就急忙压低声音,“算了,快走,我们回房间再商量。”

Tony转过身,朝那些招待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拉着Peter就快步往里面走。可怜的男孩走得磕磕绊绊,几乎是被Tony拎进了酒店。

 

一进房间,锁好门,Tony就踹掉了高跟鞋,把假发扒下来,丝巾和遮阳帽扔到一边去,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翘起腿来,朝Peter打了个响指。

“小伙子,把智能终端掏出来,我来好好给你复习一下我们这次的任务要求。”他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小外套也脱下来,“顺便把箱子里的那瓶红酒也拿出来。老天,这些粉底液都要流到我的嘴巴里去了。”

Peter脱下高跟鞋,弯腰揉了揉自己的脚踝,把行李箱打开,里面的暗层装着他们的智能终端,Peter把那个小板子拿起来,递给Tony。Tony甩甩手,把里面的文件投影到墙上。

“这次的‘黑帮海滩派对’有两个大头目,但我们重点抓其中一个。”Tony从纸盒里抽出纸巾,把脸上的化妆品都抹得乱七八糟,一边用手划拉着平板,“这个叫Benitez的家伙是个哥伦比亚来的混小子,倒卖军火不说,还沾染瓦坎达的矿产,在黑市名气不小。神盾追踪他有大半年了,但一直没抓到他的把柄——”

“——这次神盾终于从情报人员那里套出了他的行踪,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罪证,让神盾可以直接把他交给法律解决。”Peter接道,他撇撇嘴,“我已经听过好多遍了,您和神盾局每天都要重复好多遍。”

“因为这次任务很危险,你知道吗?”Tony呼出口气,“所以我们才得亲自来,交给其他神盾特工,保不准就丢了命。本来神盾始终不同意我带你来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毕竟你还是个童子军——别这么瞪我,小伙子,我可不会收回这句话——总之,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让他们松口同意的,因为我信任你,你可别给我惹乱子。”

Peter撇着嘴,但还是乖乖地点点头。Tony满意了,把文件往下翻,说:“他们昨天才把嘉宾名单彻底破译,我们再来看看,你得把这些脸都记好了。”

他把名单打开,一边说:“直到昨天我们才知道另一个头目是谁,是个叫Wade Wilson的雇佣兵公司头头。他也在神盾的黑名单上很久了,但他和神盾的关系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和你也解释不清楚,我们先不啃这块硬骨头。”

他把Wilson的照片调出来,投影到墙上。Peter看见那张脸的第一秒,鸡皮疙瘩就冒出来了。

“就是这个人!”他尖叫了一声,收到Tony的视线后又慢慢放低了声音,“他就是在台阶上摸我手的人。”

Tony微微瞪大了眼睛,他摸着自己的下巴,看了看墙上的Wilson,又看看Peter。

“这家伙可能把你当成出来卖的,或者可以随便钓的派对舞女了。”Tony毫不客气地说,“总之,离他远些,但如果他刻意来靠近你,就想办法应付过去。别暴露,忍辱负重,低调行事,懂了?”

Peter用力点着头,Tony呼出一口气,把平板扔给Peter:“你自己再看看嘉宾列表吧,我休息会儿。今晚我们可以去酒会看看,他们说舞女及其家属也可以混进去。任重道远啊Peter,任重道远——麻烦死了。”

他说完就闭着眼睛靠上椅背,Peter盘着腿坐在地上,把平板摸过来,打开里面的资料,认真地看了起来。

 

天一黑,晚会就开始了。这个盖在小岛海滩边的豪华酒店拥有一个很大的晚宴厅,Peter混进去的表演团队每晚上都得进行一些表演,好在他是被悄悄安排进去的,所以只用站在旁边做做样子。Tony站在台下,看着Peter在和声团队里不发声地比着口型,觉得应该不至于被看出来有问题。

他用一把扇子遮住下半边脸,眼睛在会场里扫来扫去。名单上的很多人都出现在了晚宴上,他很快就看到了Benitez,他们的任务目标,翘着腿坐在一张皮绒沙发上, Wilson坐在他旁边的另一张沙发上,靠着椅背,手里端着酒杯。一些名单上的宾客包围着他们,正在侃侃而谈些什么。这些人都干着不干净的活计,现在这场面看上去就像名副其实的坏人派对。Tony的视线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转了转,琢磨着怎么去探到Benitez房间的信息。

忽然,他的眼角瞟到了一抹稻金色,让他一下钉在了原地——一个靠坐在Benitez沙发边的男人,金发蓝眼睛,随着Benitez的话颔首微笑。

Steve Rogers。他为什么会在这?

Tony还没能回过神来,就感觉有人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肩膀。他转过头去,看见背着手站在他旁边的Peter,身上还穿着演出服。“Sta——妈妈。”他说。

Tony很快整理好表情,咳了咳,问:“演出结束了?”

“是啊,为你的女儿骄傲吧。”Peter弯着眼睛笑起来,但很快又收起了笑容,“我看到你在看谁了,是Cap吗?”

Tony定了定神,慢悠悠地说:“瞎说什么,SteveRogers怎么可能在这。可能只是长得有点像吧。”

Peter压低了声音,凑近他,有些激动地说:“你猜怎么着?那真的是他!我上台之前遇到他了,还和他说了两句话——他说他这次的身份是想要蹚浑水的有钱农场老板,就是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傻乎乎的乡巴佬。很完美的伪装吧?可是为什么他就能当老板,我们只能做穿女装?还有,神……独眼龙老大知道这件事吗?”

Tony感觉自己的脸部神经都在抽搐了,用扇子把Peter挡开一些,说:“他们明显不知道这事。乡巴佬?的确挺适合他的。”

Peter见他皱着眉,轻声说:“你还在生他的气吗?”

“别问东问西的,先想想怎么完成任务吧。”Tony朝他挥挥手,“Rogers也插手了,看来事情会变得有些麻烦。”

“如果我们和他联手,会不会简单一些?”Peter说,“你看,如果他——”

“嗨,晚上好,女士们。”

Peter还没说完,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过来,把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居然是Wade Wilson,朝他们弯着嘴角。Tony猛地回头,发现Benitez还在和人吹牛,但Wilson的位置已经空了。这人是怎么那么快就跑过来了?

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收起扇子,露出笑容,捏着嗓子说:“Deadpool先生!没想到能在这见到您,真是荣幸。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Wilson笑了笑,朝Tony微微弯腰:“叫我Wade就行了。该怎么称呼您?”

“这怎么行呢?Deadpool先生我们可不能冒犯。Natasha,叫我Natasha就好。”Tony见Wilson的眼睛瞟向了Peter,就又把Peter拉过来,“这是我女儿,Karen。Karen,和Deadpool先生打个招呼。”

“您,您好。”Peter手足无措,只能匆忙和Wilson握了握手。

“Karen,”他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看向Tony,“Natasha女士,我想借用你的女儿一会儿,和她说说话。”

Tony和Peter都没料到这个发展,更别说这男人虽然语气和善,说出来的话却很强硬,好像Tony要是不同意,下一秒他就要掏枪拔刀似的。Tony愣了一会儿,才尖声笑起来:“说笑了,Deadpool先生想和女儿说话是她的荣幸,只是……她们之后还有次晚间排练,为明天的舞蹈表演做准备……”

“我知道,刚才我已经让人去取消这么无聊的排练了。”Wilson仍然弯嘴笑着,“排练这么无聊,还不如出去走走看看月亮,不是吗?”

Tony和Peter对视了一眼,男孩眼里强烈的求生欲望让Tony犹豫极了。Wilson拉起Peter的手,又重复了一句:“不是吗,Karen?”

但最后,Tony还是咬咬牙,贴着Peter的耳朵说:“如果有机会,就套套看。”然后把他推了出去,一边朝Wilson咧嘴笑着,“当然,当然。那Karen,十二点之前一定要回房间,不然妈妈会担心的,好吗?”

他说完,拎着裙子就离开了。他转身的时候,还能听见Wilson说:“十二点之前?你是辛迪瑞拉还是别的什么可爱的公主?”,以及Peter尴尬得不知道回复什么的干笑声。

抱歉了,Peter。Tony一边走开一边想,谁知道这里老流氓那么多,但大局为重,就当这是一场成长中必须经历的试炼吧。

 

Peter被Wilson拐走之后,Tony又担心撞见Steve,干脆先回了房间。他洗了澡,穿着浴袍,把资料又调出来看了一遍,包括这个酒店的建筑物透视图。他们只要能找机会溜进Benitez的办公室,找到明确的犯罪证据就行。Benitez很聪明,虽然这个派对就是个纯粹的黑市交易,但他在表面上把这粉饰得非常完美,因此他们必须直接在这其中找到破绽。

Tony翻着翻着,又想起Peter,小伙子不会有事吧?不过他又觉得Wilson的魔爪应该是抓不到Peter的,那小子看上去有些愣,但实际上可机灵了,再说他还是Spider-Man,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又想到了Steve。这太出乎意料了,Steve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还是个卧底的农场老板?自从神盾特工秘密身份登记认证那事之后,Steve和他大吵一架,离开了。虽然之后法案停止建立,但他们也已经有整整两年没有联系过对方了。Tony能听到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来自其他人。他知道Steve离开神盾以后,建立了一个秘密行动小队还是什么,还在暗地里做以前他们会一起干的活。可能那么碰巧,刚好他们都在追踪这个目标,并且一起追踪到了这里。

两年前,Steve离开的那天,Tony现在都还记得。他的行李箱很小,像是只装了几件衣服,像是他只打算出去旅行几天。他把行李箱拎到门口,说,Tony,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分开一段时间。

他离开家的一分钟后,神盾前来抓捕他的人就闯进了门,但只有Tony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周后,Tony收到Steve寄来的一封信。什么年代的人才会在有Tony所有电话和邮箱,所有社交网络联系方式的情况下,选择写一封信,邮寄给他,连邮票都贴得服服帖帖。Tony把那封信读了一遍,随手塞在了书柜里面,没有回信。这就是Steve最后一次联系他。

以前他们都是神盾的顶级特工,还是陪伴对方的恋人,但现在,他们再次碰面,却各在阵营,各有队友,一切都变得很快。

把Tony的思绪拉回来的,是一声关上门的轻响。他回过头去,发现是Peter,正在把假发摘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时钟,正好十一点。

“你回来这么早?”他说,故意让自己听上去有些惊讶。Peter把高跟鞋踢开,一边含糊地回答他:“嗯,是啊。”

“他找你干什么去了?没对你做什么坏事吧?”Tony说,“你套出来什么话没?”

Peter动作利落地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絮絮叨叨:“没说什么,就问了问我老家在哪,家里几个人之类的。我按照假身份上的设定,全都回答他啦,告诉他我是纽约人,和妈妈住在一起,爸爸离家出走了,然后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之类的。他还问了我有没有上过学,为什么来跳舞……我觉得我掩饰得还不错,他完全没看出来有什么问题,一开始还一直称呼我小姐呢。”

他把衣服抓起来,一把扔到椅子上,又坐到衣服上,开始脱渔网袜:“我试着绕弯问问他Benitez的情况,但他全都避开了。”

“真是个老狐狸。”Tony忍不住骂道,Peter把袜子随手扔在地上,光着脚,裸着上身往浴室里跑。Tony看着他跑进去,叹了口气,朝浴室喊道:“你觉得他约你出去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Stark先生,”Peter在浴室里回答,“他只和我说了这些。不过他真是个怪人,看上去像个绅士,但说话却一点遮拦都没有,还总是开奇怪的玩笑。”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Tony说,“还是尽量离他远点吧。”

Peter应了一声,接下来就只能听到水声了。Tony呼出口气,把东西都收了起来。

还是任务优先,他心想。可以的话,他压根不想和Steve碰面——尤其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TBC.


有一点点长,任务进行了四天,这是第一天w

每天发一章,四天就发完啦w

谢谢大家不嫌弃,明天见w

评论(46)
热度(692)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