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贱虫】Some Like It Hot & Pretty 02

01请点击这w

收到了大家的评论,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热情似火》也是我特别喜欢的电影,但我这么渣感觉写不出这部电影快乐的感觉!!非常糟蹋这么好的AU了呜呜呜

不过还是埋了很多电影里有的梗23333

希望大家不嫌弃了!

也希望浓爸爸 @阿浓 不嫌弃ww我每一章都艾特你会不会显得很烦人啊!



02.

 

Tony和Peter蹲在海滩上,脑袋凑在一起,低声商讨行动方案。年轻女孩们都在海滩边嬉戏打闹,有时候她们欢笑着从Peter身边跑过,还会和“Karen”打招呼。Peter的心绪很明显会被她们穿着泳衣奔跑跳跃的身影带跑那么几秒,每次都得Tony朝他打几个响指,才能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你之前还说喜欢那个学院女神,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Tony在沙滩上画简易地图,Peter脸都涨红了,说:“她转学了,那已经……”

“行了行了,我也不是很关心你的青春校园恋爱故事。”Tony拍拍手,Peter不高兴地撇着嘴,但还是乖乖地听他讲可行的方案。Tony才刚讲到他们靠近办公室的阻碍及排除阻碍方案,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喊:“Karen!”

Peter至少用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名字是在叫他。他们抬起头,朝大海的方向看去,看见Wilson穿着短袖短裤,站在一艘豪华游艇上,朝他们挥手。

“麻烦又来了。”Tony骂了一句,用手把画在沙滩上的地图抹掉,提着裙子站起身,压好他的蕾丝边遮阳帽,露出笑容,朝Wilson欢快地招起了手。

Wilson下了游艇,跑到他们面前来,拉起Tony的手,吻了吻他的手背。

“Natasha女士,Karen小姐,早上好。”他说,眯起眼睛盯着Peter看了一会儿,“女士,我想再借你的女儿一段时间,相信你不会介意吧?”

Tony还在强忍着因恶心而起的鸡皮疙瘩,没能反应过来,Wilson就一把拉住Peter的手,说:“走吧,小甜饼,我带你去海上溜一圈。”

Peter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Wilson拽着跑了。Tony这才反应过来,把手背往裙子上用力蹭了蹭,抓起他的贵妇扇子,喊道:“等等,Wilson,你这个老流——”

他话还没说完,步子没跑出两步,就踩到了自己的裙边,朝前跌去,即将面临脸埋沙子的不雅境地。这时,一只手忽然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Tony猛地回过头,居然撞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脸——

蓝眼睛担忧地看着他,语气温和:“这位女士,您没事吧?”

Tony心里一惊,手上动作倒是很快,马上压低帽子,打开扇子遮住一部分的脸,尖声尖气地说:“没,没事,谢谢你,真是位绅士。”

Steve神色有些不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Tony心跳如雷——他发现了?他会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在之前那么多事情的影响下,他们该怎么正常交谈?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Steve微微笑了,“女士,我总觉得你看上去很眼熟。”

Tony一慌,几乎有些口不择言:“你在向我搭讪吗?真讨厌,我们才刚见面,您在说什么呢?再说,我已经有女儿了,就是刚才那个有些冒冒失失的丫头,您看到了吗?不过您真是位相貌英俊的绅士,老实说——”

Steve脸上一红,急忙放开他的胳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忽然……抱歉。您没事就行。”

他朝Tony微微低头,转身走开了。Tony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幸好Steve面对抢先撩拨一向不太擅长,否则刚才可能就暴露了。他悄悄回过头,看见Steve走向了一个金发大个,那人朝Steve爽朗地笑起来,身上的肌肉线条简直在太阳底下发光——Thor,他们以前的同事之一,在神盾那件糟糕事之前就不知所踪了,现在明显回到了Steve的队伍里。好极了,又多了一张他需要避开的脸,这任务比他想得要累人多了。

Tony又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来——Peter!

他猛地抬起头,发现还是晚了一步:那艘游艇已经不见了,连带着Wilson和Peter一起。

Tony恼怒地踢了一脚沙子,提着他的长裙,转身往酒店的方向走。既然如此,就只能希望Peter 不会暴露身份了,剩下的,还是靠Tony自己吧。

 

Benitez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的房间,Tony一路过来竟然畅通无阻,所有保镖都没有对他抱有警惕,看来这个贵妇打扮还是有好处的。Tony站在拐角处,看着走廊尽头大门紧闭的办公室,隐约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办公室周围没有任何“看门人”?

他思索了一会儿,排除了Benitez在办公室的可能性,他已经确认过了,Benitez正在海滩边,和舞会小姐们打成一片。

Tony抿抿嘴,还是决定过去看看。他刚站直身子,想接近办公室时,忽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Tony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居然是板着脸的Steve。他下意识地用扇子挡着脸,笑起来:“真巧啊,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真巧,女士——”Steve皱起眉来,“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Tony?你在这里做什么?”

Tony叹了口气,把扇子收了起来。也是,他不应该指望英勇伟大坚强敏锐的Captain America无法识破他的变装,早点承认能让事情简单些。他用扇子敲着自己手心,没好气地说:“还能是做什么,当然是任务,否则谁愿意穿成这样?”

Steve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表情复杂:“所以你也是为了Benitez而来。神盾决定不再放任他不管了?”

“导火索应该是那家伙染指振金,我猜。”Tony说,“你和Thor是打算过来做秘密正义小伙伴的?”

“我是受T’Challa的委托而来的——在我们分开后,我去了瓦坎达。”Steve慢悠悠地说,“Thor好像此行另有目的,但是他一直没告诉我。”

Tony应了一声,心里揪得很紧。他没想到会忽然和Steve说上话,而且这人的态度如此平缓如此冷静,好像之前的事都没发生一般,显得很刻意避开他的Tony像个傻子。Tony吸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不能输给Steve,但这整件事,包括Steve像是事不关己的态度,都让他感到不爽。

“行吧,那我们也知道了彼此目的是一致的,那你就别来妨碍我。”Tony说,“为了这个任务,我都穿成这样了,我一定得完成它。”

他转身就要往办公室走,Steve却一把拉住了他:“等等,Tony——你不觉得这个办公室有些奇怪吗?这一路上都没有任何人阻拦我们。Benitez是个很狡猾的罪犯,他一定有什么别的打算。”

Tony看了一眼办公室紧闭的门,这周围安静得简直有些吓人,通往办公室的道路又只有这一条。Tony甩开Steve的手,说:“那也得先进去看看再说。”

他钻出拐角,朝办公室走去。Steve急忙追上来,Tony见他追上来,脚步都变快了,压低声音吼道:“别跟着我!”

“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Steve说,“只要能抓到Benitez的犯罪证据,让他不再逍遥法外,我觉得就是好事。”

“那你去别的地方找不行吗?”Tony头也不回地说,脚步倒是一点没停。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办公室门口,Tony握上门把,轻轻地打开一条缝,露出眼睛看了看。办公室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

他推开门,Steve跟着他走了进来。Tony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Steve居然还开始给他指示了:“我检查外面,你去里面的休息室看看。”语气熟悉得像是他们仍然是搭档,这只是和往常一样的任务似的,不等Tony回复,就走到了办公桌边。

Tony见他很快就认真找证据,也没心思和他吵架,只好往休息室走。他心里很乱,但目前把注意力集中在任务上才是最重要的。没一会儿,他也定下心来,仔细翻找可能遗留下来的文件。

不知道过了多久,Tony把柜子合上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办公室里传来了男人质问的声音:“举起手来!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Tony心里一惊,他从休息室的门缝中往外看,看见Steve举着手,从桌子后站起身来,他对面站着两个持枪保镖。形势不利,如果他暴露了,任务肯定会受到阻挠。Tony咬咬牙,从休息室钻了出去。

Steve手抱在脑后,刚想说话,就看见Tony从旁边跑出来,一下扑在他身上,捏着嗓子说:“哎呀,先生,你真是个小笨蛋——我在这儿呢。”

Steve吓了一跳,但还是下意识搂住他的腰。Tony回头看了看那两个保镖,打开扇子遮住嘴,故作惊讶地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老实说,我觉得这可能有什么事弄错了。”Steve搂着他,抓了抓脸,那动作和语气看上去就像个粗俗的大个子,“你识字吗,女士?我就告诉你,我们跑进来这里的时候应该看看招牌。”

“我没注意,先生。”Tony抓着他的手,带着他往外走,用扇子轻轻敲了敲那两个保镖,“抱歉绅士们,我们的捉迷藏游戏可能跑到不该来的地方了——”

“等等!”保镖见他们要走,急了,一把抓住了Tony的手腕。Tony咬咬牙,大声喊:“你做什么,是打算非礼我吗?”

“放手!”Steve走过来,收敛力量,打了那个保镖一拳,“你这样对待女士太无礼了,在我们那边是得被拉去酒吧当众打肉搏战,进行决斗的。”

另一个保镖似乎认出了他,说:“你是Johnson先生?来自德州的那位?”

“嗯哼。”Steve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烟卷,递给他,“你记忆不错。这个烟卷给你,别告诉Benitez先生我来过,他生我的气就不好了。”

说完,搂着Tony就走了。在他们走出去之前,还听见那个认出Steve的保镖对另一个保镖低声说:“你不用管他,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那是个傻子乡巴佬,有钱没地方花。估计就是不认字,和女人玩到这来了。”

他们头也不回地搂着对方走了一大段路才分开。Tony想起刚才那两个人的形容,就忍不住想笑,说:“看来你的乡巴佬形象塑造得还不错,但是德州口音还真不怎么样。”

“是吗?我还被人夸奖过学得很像呢。”Steve说,他弯弯嘴角,然后一下拉住了Tony的手。Tony震了一下,他看看周围,没看到其他人。

“Tony,给。”他说,把一个小巧的移动存储器放到Tony手里。Tony惊讶地张张嘴,说:“你找到了?”

“都是加密文件。”Steve严肃地说,“我们需要迅速解密,我怀疑这东西不一定是真的,Benitez总给我一种在布置圈套的感觉。神盾那边设备更好,解密肯定更快,你先把数据交给他们,我们等交易会结束再走。”

Ton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收回手来,把那个小小的存储器握在手里。

“Captain America真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想为世界维持正义。”他说。Steve皱着眉,看上去还想说什么,但Tony只是摆摆手:“我忙着回去上传数据,就先走了。”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还得抓着裙子,避免自己走得太磕磕绊绊。

 

夜幕降临后,新的派对时间又到了,今晚是表演夜,晚宴厅摆上了整齐的座位,等待着幕布的拉开。Tony在确认神盾已经接受全部数据后,才动身前往晚宴厅。时间已经不早了,Peter一定已经开始准备了——而他前几天全部的训练成果都会在这一晚展现出来。不过Tony不是很担心,因为神盾的安排,Peter中途加入,本来就一直都是放在边缘的,那种脸都来不及看清就会被赶下台的边角伴舞,应该不会被看出问题来。

与慢慢补了个妆,悠闲地往晚宴厅走去的Tony不同,Peter就很头大了。

“什么?让我跳中间位?”Peter惊讶地张大嘴,又忽然想起来,遮住自己的嘴,细声细气地说,“可是,主演不是Julian吗?”

“原本是这样,”Molly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但是他们说安排被改了,就在刚才。”

“为什么忽然改了?你们也知道,我没有那么擅长——”

“我知道,Karen,但那可是Deadpool,是这次海滩聚会的头儿,他只要拿钱过来,我们老板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之前看到他带你去坐游艇了——你真是个幸运的女孩,是不是?如果嫁给他,你这一生就不用愁啦,说不定还可以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到法国学芭蕾呢。你妈妈一定会很高兴的。”Molly笑起来,但很快又板起脸,把Peter的椅子转过去,让他对着镜子,“现在别说了,我们得抓紧时间给你重新化个妆。”

“但是——”Peter 还没来得及说话,粉扑就拍在了他的脸上。

“Karen当然不能嫁给Wilson,”Julian找到了她的口红,递给Molly,“我听说过一些关于那家伙的传闻,他可是个花花公子,最擅长这么钓年轻女孩儿上钩。你得留点心,Karen,别被冲昏头脑了。”

Peter 干笑了两声,但他哪还有心思去想Deadpool是不是不值得付出真心的花花公子——他怎么能跳主演呢?

晚宴厅里,Tony轻轻地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但他还没坐下来,就被人拉住了。他回头去看,看见Wilson,朝他露出一个笑容来。

“妈妈,坐在这视野多不好。来,陪我去坐第一排吧?Karen今晚就要表演了,我们都想好好看到她是怎么闪闪发光的,是不是?”Wilson说。

Tony非常想回复他——谁是你妈啊?——但他还没说一句话,就被Wilson拽到了前面去。在走向第一排的途中,他还看到了Steve,坐在第二排,用一种很怪异的、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眉头皱得很紧。他旁边坐着Thor,顺着Steve的视线看到了Tony,立刻凑到Steve耳边,和他说起了什么。Tony装作没看见他们,坐到Wilson旁边的椅子上。

“Wilson先生,您似乎真的对我女儿Karen很感兴趣?”Tony笑着问他,Wilson扭过头来,朝他咧开嘴,但还没回复什么,灯光熄灭,幕布拉开了。

“开始啦,妈妈,我等会儿和你说。”他朝Tony眨眨眼,回头看向舞台。Tony紧紧捏着自己的扇子,都快把扇子给折断了。

音乐响了起来,舞女们轮流上台了,让Tony感到惊讶的是,Peter居然站在最中间。他猛地回头去看Wilson,见男人对站在舞台旁的舞团老板点了点头,还朝对方比了个大拇指。

完了,Tony心想,这个老流氓还真是上了心。要是Peter在这时候出了岔子,暴露身份,那就完蛋了。他紧张地盯着Peter。舞台灯光很亮,他估计男孩看不到舞台下面的情况,但Tony也能看出他很紧张。

Tony忍不住在心里给他加油鼓劲,拿出训练时所有的成果出来,Peter,这时候暴露就功亏一篑了!

事实证明,Peter还是足够努力了。虽然他跳的舞因为力量太强动作太大,根本不能拿香艳性感来形容,反而像是什么战斗序曲舞蹈似的,但好歹还是撑到《Umbrella》一曲完毕,朝台下鞠躬,顺利退场了。Tony重重地舒了口气,忍不住又去怒视Wilson,却看见后者感动得热泪盈眶,陶醉地鼓着掌。

Tony恨不得现在就揍他一拳。

“献丑了。”但他还是笑起来,捏着嗓子说。

“胡说,妈妈,Karen明明跳得很好。”Wilson笑着说,“她有男朋友吗?我问过她,但她回答得总是很含糊。”

Tony心里一动。Wilson是出名的花花公子,经常和性感热辣的女性成堆出现(没错,不是成对,是成堆),恐怕就是喜欢那种类型的火辣熟女。见Peter是穿着热裤和渔网袜的舞女,热血上脑,以为Peter可以被他迷倒,然后一起到处风流。Tony决定救Peter一把,让Wilson打消这个念头,于是说:“Karen以前是交过男朋友,但分手时状况惨烈,她又是个很纯情的女孩,受到打击很大,就一直不愿意朝别人敞开心扉了。”

“她是很纯情的女孩吗?”Wilson果然被吸引了,立刻转过头来。

“是啊,别看她总是在舞台上跳这么热辣的舞,实际上她的确是个很纯情的女孩。”Tony说,“她说过只和将来的结婚对象谈恋爱呢,所以分手时深受打击,对那个男孩念念不忘的。Wilson先生,我知道你很喜欢Karen,可是作为她的母亲,我不希望你伤害她。你能理解吗?”

Wilson看着他,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她和我一开始想的不一样。”Wilson说,低垂着眼帘。Tony悄悄弯起嘴角,觉得有希望了,却没想到Wilson立刻又抬起头来:“我知道了,妈妈,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努力治愈她的情伤——Karen当时一定哭得很伤心吧,难怪之后我询问她什么的时候,她都不愿意仔细说。她这么可爱单纯的女孩,当然值得更好的,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最好,但肯定比那个甩了她的混球好多了,你说呢,妈妈?”

“……”Tony一时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但同时,他感觉第二排传来的Steve的视线戳得他背都在疼了。

 

Tony回到房间里的时候,Peter正坐在他的那张床上脱自己的袜子,见Tony进来,立刻大声说:“Stark先生,我快撑不下去了!我的脚都快磨破了。”

“嘘,小声些,小伙子。”Tony急忙关上门,快步走过去,看了看他的脚,“就这么点伤,忍忍吧。我已经给神盾局发过文件了,他们应该快解密成功了。只要我们拿到罪证,完成任务,一切都好说,我保证一定带你去迪士尼乐园。”

“我又不是小孩,不需要你哄。”Peter撇撇嘴,“不过说好了,我要去迪士尼乐园。”

Tony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坐到他对面的床上,接着忽然想起什么,转转眼睛,说:“Peter,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Peter眨着眼睛:“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问过了,Wilson不是想抓你去一夜风流。”Tony说。Peter夸张地呼了一口气,表情写满了劫后余生。

“坏消息是什么?”他问。

“坏消息是,Wilson是动真格的,他可能是想追你。”

Peter大喊一声,向后倒在床上。Tony使坏成功,心里正满意,Peter就一下翻身坐起来,说:“我也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Stark先生,你要先听哪个?”

“坏消息。”Tony挑挑眉,说。

“好的,”Peter舔舔嘴皮,“坏消息就是,我刚才看到神盾发来的消息了,他们破译了那些文件,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Tony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什么?!”

 

Tony一遍遍地确认Maria发过来的文件,里面的确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咬牙切齿,把智能终端扔到一边去,骂道:“Benitez这个黄鼠狼,下了个套我们他妈的还都钻了。”

他一把把自己的假发抓下来,瞪着Peter,说:“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Peter还没说完,房间门忽然被敲响了。他们都被吓了一跳,不知道来人是谁,对视一眼,急忙把假发又戴了回去。Tony一边调整着假发,往脸上又胡乱扑了一层粉,给Peter也胡乱扑了一下,捏着嗓子说:“请稍等——”

门口传来一声咳嗽,接着是压低的声音:“是我,Tony。”

Tony停下手,骂了一句,把假发又一把摘了,走过去拉开门。Steve站在门口,抿着嘴。Tony看看周围,先把他拽了进来。

“吓死老子了,你能不能过来之前说一声?”Tony说,走到椅子边坐下来。

“我说了,对Peter说了。”Steve看了坐在床上的Peter,男孩吐吐舌头,说:“我打算说的,‘好消息是Cap说今晚要过来’,但还没来得及。”

Tony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扭过头,装作没看见Tony的眼神。Steve坐到Tony对面的椅子,坐下来,说:“Tony,我来问问,那些加密文件解开了吗?”

Tony刚想说话,又停住了,反而转转手指:“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

Steve皱皱眉,刚想说话,Peter就抢先说:“神盾局说那些文件是空的,Benitez给我们下套了。”

Tony朝Peter扔了个沙发坐垫,骂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我猜这就是坏消息了。”Steve说,眉头仍然紧紧皱着,“那好消息呢?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局势?”

“事实上,没错,我有办法。”Tony靠着椅背,得意地翘起腿——虽然在他穿着贵妇长裙的情况下,这模样看上去有些怪异,“我们这边可是有王牌的。”

“什么王牌?”Steve问。Tony没直接回答他,反而将目光投向了Peter。Steve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两个人都盯着Peter,男孩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

“如果Benitez突破不了,那只能从他的交易对象下手了。”Tony说,“Wilson肯定知道不少相关信息,而且他就是Deadpool,我不相信他不会事先调查Benitez。碰巧,你猜怎么着,Wilson刚好很看得上我的女儿。”

Steve瞪大眼睛,猛地回过头来:“Tony,你打算让Peter去——”

“急什么,当然不是让他去和Wilson进酒店房间。想到那场面我自己都受不住。”Tony翻了个白眼,“只是让他去试着套套情报。你是不知道,Wilson对他简直有些神魂颠倒——我也不知道他是瞎还是怎么的,Peter看上去哪里像个柔弱可爱的姑娘了——反正,我觉得这个方案有希望。”

“这绝对不行!”Steve拍了一把桌子,Peter都下意识抖了抖,“法案那件事也是,我本来就很反对你把孩子扯进这件事里来——你现在还带他出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想让他去,去……去色诱Deadpool,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Tony也坐直了,瞪着Steve,毫不让步:“Peter在出任务方面可不是孩子了,他可比你想得强大很多,能做的事多得去了。再说,什么色诱?Peter有色可以诱吗?只是去给Deadpool倒杯鸡尾酒,陪着在夕阳海滩边聊聊天,看看能不能套出点话来。Peter能发挥作用难道不是好事吗?说不定他就是任务成功的关键,除此之外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两个人隔着桌子,开始怒视对方。Peter张张嘴,又闭上。最后他咬咬牙,开口说:“Cap,我没事的,Wilson他……他没对我做过什么过分的事,再说,我完全可以保护好我自己。我觉得 Stark先生说得没错,这可能是另一个好办法。”

Steve回过头,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儿,他闭了闭眼睛,站起身来,说:“算了,我也不是来和你们吵架的。我们任务目的相同,应该合作才是。如果这事没有别的办法,Peter,你一定注意安全。”

Peter急忙点点头,Steve又看了Tony一眼,说:“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好好休息。”

他说完,就往门口走去。Tony瞪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关上门,房间里又只剩下Peter和Tony看着对方。

“Cap是不是还在对我之前和他打架的事生气啊?”Peter叹了口气,“他好像对我参加任务挺不高兴的。”

Tony沉默了一会儿,说:“别多想,那人只是担心你,没什么别的意思。好了,快去洗个澡吧,你看上去像是穿着热裤游了个泳似的。”

Peter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刚脱掉热裤,忽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Tony不耐烦了,朝门口喊道:“又干嘛!”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忽然一个声音隔着门传了过来:“呃……Karen在吗?”

竟然是Wilson的声音!Tony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Peter也一下愣住了,热裤掉在了地上。Tony急忙咬着牙,低声说:“快,头发,然后钻被子里去!”

Peter戴上假发,往被子里一钻,拉到自己的下巴。Tony戴上假发,一边把Peter的衣服全都踢到床下去,尖声尖气地说:“请等一会儿!”

他打开门的时候,Wilson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个纸袋。见到Tony,朝他笑了笑,说:“Natasha妈妈,晚上好。Karen在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好像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噢,噢,天呐,可能是我在看连续剧的缘故吧,”Tony朝他咯咯笑,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裙子,“这么晚了,Wilson先生还有事吗?”

“我想问问Karen在吗?”Wilson探头看了看,见到Peter背对着他,躺在床上。Tony急忙挡了挡他,说:“不好意思,Wilson先生,她回来之后太累了,就上床睡觉了,现在穿着实在有些不方便起来见你——”

Peter把被子拉上去一些,装作很害羞似的,说:“抱歉,Wilson先生。”

“没事,小甜饼。”Wilson说,Tony甚至觉得可以从他眼睛里看出什么星星花朵温柔的河流,全都在往Peter的方向涌去。但他很快又把视线看向Tony,说:“我是来给Karen送礼物的。明天下午,我想约Karen见个面。”

他说着,把手里的纸袋递给Tony。Tony张张嘴,把纸袋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是一件碎花连衣裙,和一双白色的小皮鞋。

Tony抬起头时马上又带上了笑脸:“呃……谢谢您,我相信Karen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就好,我就不打扰了。晚安,Natasha妈妈。”Wilson笑着说,一边又含情脉脉地对Peter 的脊背说,“晚安,Karen。”

“晚、晚安,Wilson先生。”Peter又往被子里钻了钻,Wilson这才离开了。Tony把门关上,重重地呼了口气。Peter翻身坐起来,Tony就把纸袋塞给他。

“机会这就送上门来了。”Tony扶着桌子,看上去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Peter,这都是为了任务,你就稍微忍忍吧。我把整个迪士尼小镇都包两天,给你玩个够,行吧?”

Peter把那件碎花连衣裙拿在手里,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白一块,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


TBC.


总觉得“Natasha女士”和Wilson先生真的非常好笑,不知道为什么(x

以及Tony的假名叫做Natasha,的确是来自3490地球,和队长结婚的女铁罐啦w就借用了一下ww

Peter就是找Karen借的假名!

谢谢大家!明晚见啦w

评论(54)
热度(50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