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Shade(英雄贱x狼蛛的后续w)

Attention:

1、写给 @鬓角三角形 姑娘的点梗!是英雄贱x狼蛛的后续!上一篇请走这w

2、私设超级超级多,这基本就是个我瞎设定的架空世界,大家千万不要当真2333

世界背景设定(是我瞎掰的哇!):按照终极动画世界为原型,英雄和反派的位置完全颠倒,英雄和反派会进行等级划分。

所以这篇文里的贱贱是个一线英雄,蜘蛛小队就是个反派队伍(二线反派都算不上(好惨x),黑暗复仇者的领头是铁罐。铁罐是白罐,队长基本算是蛇队,不过文里的九头蛇因为位置颠倒所以也是个英雄组织了,神盾才是反派组织,所以这是个对应的神盾队长。不过在这篇也没怎么出场2333

3、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内容,只是顺着上一篇再写了一点小故事,这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奇怪了哈哈哈

4、关于狼蛛的背景故事也是我瞎扯的(x)Ben叔的设定稍微借用了《身份战争》中死灵虫的坏坏Ben叔2333

总之这就是个私设如海洋,完全是个人妄想的故事w大家不用当真,只要看着会稍微有点开心就好啦w

 

OK?

 

Shade

by AOzero

 

十五岁的时候,他的脊背后长出了蜘蛛的脚,眼睛变成了黑色和红色的交织,和一个怪物没什么区别。Peter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很多天,Ben叔叔一遍遍地敲着他的房门,他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过一次。

直到Ben叔叔给他送饭时,从门缝塞进来一张纸,上面写着:让我们来看看,你能用它们做到些什么,好吗?

Peter把那张纸揉成一团,塞了回去。第二天,又是一张纸条:你也许可以用它办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事,Peter。一些你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Peter盯着那张纸条看了很久。他坐在床上,试图慢慢地移动那些蜘蛛足。渐渐地,他能感觉到,它们听到了自己的念头,它们接受了指挥者的指令。蜘蛛足像是新生婴儿那样颤颤巍巍地抬起来,锋利的足尖刺穿了那张纸条。

Peter打开了门,他的Ben叔叔站在门外,背着手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来吧,孩子。”他朝Peter张开双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全新的你了。”

从那一天起,Peter再也不一样了。他过去的胆怯懦弱和无能为力,全都被埋在了房间阴暗的角落里。Ben叔叔说他可以做到更多,他甚至可以改变世界,可以站在新纪元的起跑线上。Peter当然相信他,他狠狠地揍了所有以前瞧不起他的人,成为了很多人敬畏的对象。

但是Ben叔叔死了。他甚至还没等到Peter被神盾局招入的那一天。

 

Peter把披萨盒抱起来之前,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柜台后的Elisa嚼着泡泡糖,把那张沾满油腻的订单递给他。Peter接过订单,看了一眼,说:“有一个在布鲁克林区诶,加多少钱?”

Elisa把弄着自己的头发,说:“等老板心情好点再说吧,Peter,你上次送披萨的时候可是送迟了。”

“那只是个意外,又不怪我,你应该怪Deadpool。”Peter说。

“Deadpool?你是说那个长得帅气迷人的超级英雄?我一直觉得他可能更适合当个演员,你看看他接的那些广告。”Elisa弯着嘴角说,“不过为什么要怪他?他阻挠你送货了?可你又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会让一个超级英雄甘愿浪费时间来挡着你的道。你不过是个送披萨的打工仔罢了,而且永远不摘下你的棒球帽和墨镜,像是个过敏症患者似的。”

Elisa还没说完,Peter就已经在往外走了,他才没心思去听这个姑娘神叨叨地说大半天。他打开后门,把披萨绑到他的电动车上。

“Spidey!”忽然,有个人在后面这么喊他,吓得他差点没把披萨抱稳。他猛地转过去,发现居然是Flash,一把抓下兜帽,盯着他。Peter呼出口气,在墨镜下面翻了翻眼睛:“Flash,不要这么大声地叫我,被老板听见这份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你还不如就这么让他辞退你!”Flash快步走过去,一把摁在披萨盒上,“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放弃做反派了?你明明做得那么好!Sam他们都说这很可惜,还说希望你能回去……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回去呢?”

“我说过多少次了,Flash。”Peter把他的手打开,继续捆披萨盒,“不管你来劝我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回去做反派了,你找个新榜样如何?”

“不行!”Flash脸涨得通红,“你就是我的榜样!我一直那么敬仰你,把你当作目标……可你现在却在这送披萨,这和你原来的身份实在太不符合了!”

身后传来惊讶的吸气声,Peter和Flash同时回过头去,看见Elisa拎着一袋垃圾站在后门,呆呆地看着他们。

“呃。”她说,“Peter,你再不走就会被扣钱了。”

Peter咒骂了一句,推开Flash,跨上电动车:“行了,我要走了,别再来找我了!”

他发动了电动车,一溜烟跑了。在他离开前,还能听见Flash大喊:“你都没戴头盔!说明内心深处,你还是挺坏的!”

Peter暗自叹了口气。他宣布不再做反派之后,在家里待了几周,就被May丢了出来,说如果他不打算找份工作赚钱,就得搬出去住。Peter自从十五岁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高中,之后的知识都是自学的,虽然他聪明好学,但没有文凭毕竟是没什么用的,只能来送送披萨。

好在这个老板还算不管事,Peter塞给他几张钞票后,他就没有再试图让Peter摘下墨镜来。但是送披萨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尤其是他不能用上蜘蛛足和蛛网的情况下。

更让他头疼的是,他的打工生活也并不清净。Flash和 Sam他们总是找上门来,试图说服他回到反派队伍里去。路上遇到想要业绩的超级英雄,还会被当作原罪犯追得到处乱跑。更别说还有个最让Peter头疼的家伙——Deadpool。

即使他不做反派了,Deadpool也没有放过他,反而仍然经常追着他跑。他似乎试图让Peter加入天锤局,去做他的小跟班,但Peter打死也不愿意,于是Deadpool开始对他死缠烂打,甚至还经常上门去给May婶送礼物。

Tony他们显然也注意到这个情况了,又开始说服Peter,试图让他重新开始那个引诱Deadpool然后捅他一刀的计划。

Peter每天都这群人夹在中间,又要应付以前的反派朋友,应付反派头头,还要应付英雄们,以及长长的送货清单和坏脾气的顾客、披萨店老板Johnson,他简直头都要炸了。

前面的路交通堵塞了,Peter只能把电动车停了下来。堵塞很严重,他解开绑着披萨的绳索,打算跑着去送披萨。人们纷纷钻出车辆,朝着天空惊呼,于是Peter回头去看,刚好看见Sam被几个Ultron的最新型机器人追着,飞过了上空。

“英雄们真是了不起,是吧?”一个坐在摩托上的男人对他的小女儿说,“你看这些新的机器人,有了它们,坏人都只能到处乱跑了。”

Peter一直看着Sam飞远的方向,最后还是低下头,快速解开绳索,抱着他的披萨跑向了公寓楼。

 

不出意料,Peter还是迟到了。他走到楼下的时候,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坐到了公寓楼前的台阶上。

一个身影走过来,坐到他身边。Peter一把抓下自己的棒球帽,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几乎有些精神崩溃地大声说:“你又想干什么?!”

Wade把兜帽掀下来,在阳光把他的金发照得闪闪发光之前,抓过Peter的棒球帽戴到自己的脑袋上,朝他弯起嘴角笑起来。

“Peter,听好了。”他朝Peter竖起一根手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一阵沉默过后,一个矮个子黑人从他们旁边绕过去,走进了公寓楼里。

Peter看着Wade,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Wade奇怪地看着他:“嗯?你为什么没有反应?奇怪了。”他摸着下巴说,“亏我还特地去了平行世界,去见见英雄版本的你。他说这句话对所有Peter都管用啊?”

“很明显对我不管用,因为我的Ben叔叔可不是这么说的。”Peter说,他把自己的棒球帽拿回来戴上,站起身来。周围有人认出了Wade,尖叫着迅速围拢了过来,Wade还没反应过来,Peter就混进了人群中,很快就没了踪影。

 

“你可以更强一点,孩子。”他总是这么摸着Peter的肩膀,低声说,“你还可以更强一点。”

“可我并没有目标,Ben叔叔。”Peter低声说,他坐在餐桌边,看着自己面前空空荡荡的盘子,“我为什么要更强一点?”

“因为能力越大,我的孩子,”Ben叔说,“能力越大,权利也就越大。”

 

Peter终于停下电动车的时候,Johnson已经猛地推开后门,气势汹汹地朝他走了过来。Peter叹了口气,跳下电动车,手插在裤兜里,等着Johnson走过来。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又有顾客打电话投诉了?”他一把揪住了Peter的领口,躲在门口偷看的Elisa惊呼了一声,“我和你说过了,如果再有人打电话过来就解雇你!你现在可以滚了!”

“别这么生气嘛,Johnson。”Peter拍了拍他的手,笑着说,“只是几次小意外罢了。你可以试着自己去送送看,我敢说你自己也跑不了那么快,更别说你还得迈开那么肥胖的腿……”

Johnson咒骂着,怒气冲冲地推了他一把,Peter撞到了电动车上。

“别嬉皮笑脸的,小混混,还一直戴着墨镜,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他的墨镜被Johnson一把抓了下来。Peter睁大了眼睛,同时睁大眼睛的还有Johnson和Elisa。紧接着就不是惊讶了,Elisa尖叫了一声,Johnson跌坐在了地上。

“是、是Wolf Spider!”他蹬着腿,疯狂地想蹭到远离Peter的地方,被吓得几乎是滚进了后门里,“Elisa、Elisa!报警,快报警!”

后门被重重地关上了。Peter瞪着后门,吼道:“Johnson,臭老头,钱还没算!”

没有任何回应,Peter知道他们一定报警去了,咒骂了一句,把棒球帽甩到地上,跳上旁边的墙壁,一直爬到屋顶上,离开了。

 

Peter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关了几天,May也没管他,只是每天都把馅饼和派放到桌子上后才去上班。到午后,Peter有些饿了,才会上楼来,趴在餐桌上看派在微波炉里旋转。他看到了推特上的新闻,是Johnson讲述Wolf Spider在他那儿当了两个月的披萨小弟的故事。反派网络上现在的最新笑话就是这件事。Peter忽然想到,他应该在走之前洗劫那个披萨店,这样好歹还能出口气。

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Peter也不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反派了。但他也不是送披萨的,更不是英雄。他连一个普通人都不是。

他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或者他应该成为什么。

但好在的是,May没逼迫他,反而还给他做了他最喜欢的馅饼。

Peter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又刷了刷消息,忽然收到了提示,是Ava发来的消息。

消息很简单,只有几句话:Peter,白铁壳干了件了不得的事。他伪造你的号码,给Deadpool发了个见面邀请,下了个套,把那家伙给K.O.了。他似乎在计划什么,就没打算宣传这事,但说可以让你知道,我就想着告诉你一声,虽然你可能不想掺和。总之,我们看到了那个披萨新闻,会一直等你回来。Ava。

紧跟着信息的下面是一个位置定位,和几张照片。Peter看见那几张照片的第一眼就差点吐了出来,他迅速扔开手机,使劲拍着自己的胸口,逼自己把馅饼咽下去。

他喘了口气,站起身来,跑到地下室去,换上了自己的制服,沿着地下通道一直跑到了附近的小巷里去,朝着那个位置的方向去了。

 

Peter到达那个地点的时候,只看到了躺在垃圾堆上的Deadpool。到处都是血,他的衣服被撕扯开了,那场景简直可以用开膛破肚来形容,Peter真的差点就晕过去了。他强忍着剧烈的血腥味和垃圾的恶臭,微闭着眼睛挪过去,背对着Deadpool,用他的蜘蛛足把已经死透了的英雄抓了起来。他知道这附近有一个Deadpool的公寓房间——因为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还是反派的时候,还曾经调查过这些英雄的临时住处——所以他找到了目标。

Peter屏住呼吸,背着Deadpool,从墙壁爬走了。

 

Wade从高空直直地掉回了猩红色的铁板上,重重地摔成了几块碎片,碎片们又挣扎着黏在一起。他猛地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睛,浑身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想大喊出声,但喊声又淹没在满是甜腻味道的喉咙里。Wade疼得瑟缩了一下,但他肚子上的洞似乎还没完全合拢,稍微一动又让他疼得呻吟出声。

他咒骂了一句,接下来是很多句,很多很多脏得小孩听到都会大哭出声的话从他嘴里源源不断的跑出来,直到他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说:“让别人听到这些话,你的英雄形象是不是就大打折扣了?”

Wade眨着眼睛,模糊的视线渐渐聚焦,变得清晰,他看得到自己躺在沙发上,而沙发的那一头坐着Peter,背对着他。那些蜘蛛足微微蜷在Wolf Spider的背后,看上去很放松。

“你救了我?”Wade开口说,听上去虚弱又发哑,“你把我带回来了?老天,对还有点晕血的你来说一定很不容易。”

“哈,那也没有你丢脸。”Peter仍然背对着他,“被Stark折磨成这样,你一定会变成业界笑话。”

自愈因子仍然在作用,Wade疼得脸都在抽搐,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以为那是你发来的信息,所以什么都没带……他反而带了很多小伙伴呢,听上去真不公平,是吧?”

“他找你做什么?”Peter问。

“取样本。”Wade呼出一口气,“好像说要去研究破解自愈因子的方法,这样他就可以一次性把我干掉。真是让人舒心,老实说我还有些巴之不得呢。”

“什么意思?”Peter问,仍然没有回过头来。

Wade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太阳落山了,夕阳透过落地窗,把Peter的影子投射到他的身上,让他被那层阴影笼罩在里面。

“意思就是,我找能让自己死掉的方法找了很久了。”Wade笑了一声,“我猜这也是为什么我放弃得那么快的原因。我听见白铁罐说,‘我要找杀死你的方法,Wilson’,就这么一句话,我就躺下等着他来阿瓦达索命了。”

Peter微微回过头,他戴着面具,侧脸又躲在阴影里,Wade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你为什么想死?”他问。

“嗯……这个问题我也试图好好想过了。”Wade感觉自己的触感回来了一些,他摸到了有一层毛毯盖在他的身上,把他的胸口以下的部位都遮得严严实实。他也能感觉到腹部的洞已经基本合上了,这让他咳了一声,又咳出一些血沫,干脆直接咽了下去,“但我其实也没想出来。可能就是太无聊了。”

Peter没回答,只是轻轻呼出一口气。

“我的童年不怎么样,当然,超级英雄起源故事嘛,”Wade耸耸肩,笑了起来,“很早就参军,然后被骗去参加了改造计划……你可能不会知道,我曾经是一个佣兵。我杀过的人可能比你还多。”

Peter转过脸来,Wade能感觉到他的惊讶。男人叹了口气,他扶着沙发靠背,挣扎着坐起身来,脑袋靠在靠背上,朝Peter笑了笑:“但我总觉得我不想干这样的事。我尝试自杀过很多次,但没什么效果。天锤局找上了我,说能让我变好,但实际上也就是看上了我的能力。只要能招募到英雄,并且可以管住,Norman是不会在意这个人之前有什么过去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我的救世主,因为他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Wade微微低下脑袋,睫毛几乎把那双蓝眼睛盖住了:“但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变得更好过。”

夕阳完全沉了下去,房间变得阴暗下来。Peter咽了口唾沫,他在阴暗的房间里看到了Ben叔叔的影子,以及他朝Peter伸出的手。那双手就像掐住了他的脖颈,手指慢慢地收拢、箍紧。

“你还能做得更好。”Ben叔叔说,“记住,能力越大,权力越大,我的孩子。”

恍惚中,他还看到了那个平行世界的小英雄,长着和他一样的脸,趴在地上,瞪着他的眼睛隐隐发着光。那是一双蓝得令人心惊的眼睛,但又和Wilson的海洋般的蓝眼睛不同。

Peter撇回脸去。

“做英雄只是因为,没别的事好干了。”Wade抬起头来,咧开嘴笑了,“你说的对,如果被别人听到了,就不会有人再觉得我是个英雄了。但我不想再杀人了,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有时候我觉得,只要活着还有个合适的位置就够了——但有时候我又觉得,这样真的很无聊。”

Peter捏了捏自己的手,他深吸一口气,说:“说完了?真无聊,我对你的这些牢骚不感兴趣。既然你醒了,我就走了。”

“别这么冷淡,”Wade笑着说,“你都特地来看我了,怎么还那么冷冰冰的?至少给我个拥抱怎么样?”

“没门。”Peter说,“你身上有血。”

“我可是为了去见你才放松警惕的。”Wade说。

Peter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那是因为你蠢到无可救药,才会相信我会发信息约你出去。”

Wade笑了起来。他说:“你知不知道他们怎么描述被英雄喜欢上的反派?”

“不知道,倒霉蛋吗?”Peter没好气地说。

“不,是专门把别人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然后一下捏碎的坏蛋。虽然我一直都想找个办法去死,而被捏碎心脏似乎是种挺不错的死法……但我的确不是很喜欢。”Wade靠着沙发,轻声笑起来,“别让我心碎啊,Wolfie。”

Peter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Wade伸出手,碰了碰Peter的面具边缘,把他的面具摘了下来。房间里太黑了,Peter觉得自己的眼睛可能都融进了黑暗里,但Wade的眼睛居然还是那么蓝得吓人。他捧住了Peter的脸,几乎是把他的脑袋掰朝自己的方向,但Peter没有推开他。

一个吻落了下来,落在了Peter的眉毛上,让Peter微微闭上了一只眼睛。

“我一直有种感觉——你和我很像。每次看见你,都会让我想起自己。”Wade贴着他的额头,轻声说,“虽然我是个英雄而你是个反派——但我不是个好人,你也不是个坏蛋。我想这就是我不能放任你不管的原因,Peter。”

 

Wade再见到Wolf Spider的时候,他正在走朝自己最心爱的墨西哥卷饼摊的路上——因为上次被Peter掀翻了推车,那老板吓了个半死,哭得稀里哗啦,Wade实在舍不得卷饼,花了点钱,让他重新开张——在经过一个小巷时,他听见有人在叫他,抬起头时就看见Wolf Spider贴在上面的墙壁上,蜘蛛足正支撑着他。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半边身子上,另外的半边仍躲在建筑物的阴影里。

“接着。”Peter说,然后朝Wade扔了个东西。Wade接住了,发现是个试剂瓶。

“样本,我从Stark那里偷回来了。”Peter说,动了动自己的一只蜘蛛足,指了指Wade,“我想过了,你还不能死。你要是死了,很多反派就会失去乐趣。”

“是吗?”Wade挑挑眉,“Logan这么跟你说了?”

“没,Logan可能真的希望你去死吧。”Peter说,“之前我一直觉得,英雄才是那个离不开反派的人,因为没有我们,英雄也就没什么存在必要了。但是现在我知道,反派也是需要英雄的,有一个对手也不是什么坏处,至少不会那么无聊。”

Wade抬头看着他,朝他笑了起来,说:“Stark不会找你算账吗?”

“他才懒得理会我,我在他眼里就跟只小虫子一样,捏死都嫌费劲。”Peter说,“你在他眼里也是这样的,所以他直接看着我把这东西拿走了,也没说什么。”

“我猜他是找不到杀死我的方法,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只能嫁祸到你身上了。”

Peter耸耸肩,Sam刚好飞过来,他就操控着蜘蛛足,爬到了屋顶边缘,回头看了Wade一眼:“这下我们之间的那些事就一笔勾销了。再见了,大英雄。”

“你还继续当罪犯,我们怎么可能真的一笔勾销?”Wade大声说。

Peter放肆地笑了起来,消失在了Wade的视线里:“有种你就试着把我抓到监狱里去吧,Deadpool!”

Wade掂了掂那个瓶子,把它塞到自己的衣兜里,笑着走出了巷子。

 

 

FIN.

 

谢谢你看到这!希望大家和点梗的姑娘不嫌弃了ww

又回到了英雄vs反派的情况,但因为关系已经有些变化了,所以以后可能就变成了那种“正派(?)英雄和热辣(?)反派在打来打去的空隙还要谈一下恋爱滚一下床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故事”(没有)

蝙蝠侠都向猫女求婚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呢!(住嘴)

哈哈哈开个玩笑,再次啵啵大家,希望有机会还可以再写这个瞎掰世界的故事23333

很想欺负一下狼蛛哇!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来在他这开一下婴儿车嘿嘿嘿(不)

那么就到这ww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31)
热度(418)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