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Radioactive-第四章·研究所-

上一更请走w


根据上一周的选择!大家最后决定要让Peter打开这个小宝箱了w

Wade真是好坏呀23333但是金发碧眼意气风发又坏到炸的Wade其实真的很好玩,不过大家别担心,出来混总要还的(x

 

 

 

Radioactive

by AOzero

 

 

-第四章·研究所-

 

[Peter的状态]

所在地:瓦拉外星文化研究所

生命:受伤,中度不适

能力:蜘蛛力量,蜘蛛感应,超级速度,爬墙能力轻微受损,特制蛛网液充足

背包物品:护目镜,简易面具,老古董相机,便携医药箱,多功能网络软体(佩戴)

主要任务:打开箱子,再和Wade谈谈

 

[今日号角新闻]

在外星文明出现在我们土地上的第十二年,外星生物再次出现。在23号区域,受外星生物影响而忽然狂暴的居民杀害了在场的数名探员。在此再次提醒,遇到外星生物的居民,一定要向区域上层汇报,不要擅自靠近;

区域地理简介——外星文化崇拜,19号区域(第二部分):瓦拉外星文化研究所是废墟上最大的一所外星文化研究所,这里每天都会接受许多被发现的和外星文化有关的生物、生物标本、器具、飞船碎片。但是外星文化在废墟上仍是有些罕见且稀奇的,所以研究所也并不被所有人看好。更有传言,那里充斥着可怖的外星生物,或者变种人间 谍,还有人说那里进行着惨无人道的研究,但无论怎么说,作为一个私人成立的非正式研究所,瓦拉外星文化研究所就像所有外星文化研究爱好者的圣土,他们每次举办的区域巡回展览都人满为患。

废墟生存手册——“嗷呜”:“嗷呜”其实是因各种环境原因,或者生化感染,而变异了的人类。他们大多丧失了理智,只有少数“嗷呜”可以与人类进行交流。“嗷呜”变异出了利爪和尖牙,而且带有毒性,总会毫无征兆地袭击一切活物。如果在野外遇见“嗷呜”,请不要惊慌,攻击它们的下身,让它们失去平衡是最佳的方法。“嗷呜”的膝盖都非常脆弱,因此它们总是弓着腰,遮挡它们的膝盖。如果被“嗷呜”抓伤或咬伤,请立刻注射血清,把表层带着毒液的皮肉削去,再进行消毒包扎,以免感染不必要的病毒。

 

 

 

那个金属箱子安静地放在平台的桌面上,Peter绕着它走了一圈,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它。他最后看了Wade一眼,雇佣兵正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朝他摊开手,做出“请”的手势。

Peter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朝箱子伸出手。他把手搭上箱子的缝隙——他本以为要用很大的力气,因此憋住一口气,猛地把箱盖往上一抬——让他惊讶的是,箱盖猛地就被他掀开了,非常轻松,什么障碍都没有。Peter愣了一下,他立刻反应过来——Wade骗了他,再次骗了他,Wade已经打开过这个箱子了。

Peter还没来得及反应,箱子里盘踞的东西立刻蹿了出来,Peter只看见了一道黑影,接着他就被黑暗包裹了,并且失去了意识。

具体来说,也不算失去了意识,而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这是种很奇异的感觉,Peter知道自己的很清醒,但他仿佛正在一片黑暗里漂浮,四处都没有落脚点。他四周都是蜘蛛织起的灰黑色的网,他能看到很多人的脸庞,却又都捉摸不清。似乎某种有生命的生物顺着他的脚踝爬上来,钻进了他手臂上的绷带里,钻进了他的血肉和骨髓里,这让Peter的头皮都快炸开了,他用力挣扎,想把它从自己身上甩下去,却只能让它越钻越深。他感到了一种非常低沉的阴郁,从他的后脑勺深处,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底,即使Peter很清楚,这种阴郁并不来自于他自己,但他还是被这种忧愁影响了。

Peter用力把手伸向一旁的蛛网,把自己固定在网上,他咬着牙,把手臂上的绷带猛地扯开。在伤口的表层,一层漆黑色的类似液体的生物蠕动着,朝他发出一阵像是哭声的低笑。

Peter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在冒着冷汗。他回到了现实世界里,但视线模糊,又出现了耳鸣,他几乎花了一段时间才让自己反应过来——他的双手动弹不得。

Peter动了动手腕,听见Wade的声音:“操,疼,疼,别扭了。”

他扭过头去,看见Wade的耳后。Peter摇摇脑袋,清醒了一些,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他坐在地上,和Wade被背对背地捆在一起。

“怎么样,小男孩,”Wade低笑着说,“发生什么了?”

“你骗了我。”Peter咬牙切齿地说,如果他现在能挣脱绳索,他可能立刻就会给Wade一拳,“又一次。”

“这可不能怪我,相信我的可是你,这是我们签订的口头协议,你同意了的。”Wade欢快地说。

“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Peter说,他看了看周围,发现他们还在地下的房间里,只是滑门紧闭着,“为什么我们会被捆在一起?”

“噢,Ash。”Wade说,低声咒骂了一句,“那个狗娘养的——我是说,嘿,我当时没注意,他玩阴的。”

“那是你自作自受。”Peter哼了一声,接着有些奇怪地说,“那他现在去哪了?”

“似乎发生了一点问题,他出去查看情况了,留下几个人在门口守着我们。”Wade告诉他,“所以我们可得小声一点。”他噘着嘴嘘声,然后被自己逗得笑起来,“你现在可以挣脱绳子吗?他们绑得可真够牢。”

Peter试着动了动,从昏迷中清醒后他几乎浑身疲软,只能勉强撑起手臂。

“不行。”他说,叹了口气。

“噢,伤口还疼?”Wade问。

Peter有些犹豫地摇摇头——这是让Peter也感到有些惊讶的事实,他的伤口不再疼了。这难道和那团漆黑色的液体状生物有关吗?

“好吧,看来我们还得在这坐一会儿。”Wade蹬了蹬腿,“我身上的武器全都被他们拿走了。不过没事,雇佣兵们下手又狠又准,很少能让将死的人感到痛苦。”

Peter懒得再和他说话。不如说,Wade欺骗了他那么几次,Peter连交给他信任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Wade说得对,是他再次相信了Wade。Peter有些生气,于是没说话,只是努力偏头去看自己被反绑着的手臂,想看看伤口上有没有什么东西。

“我是说真的,”Wade却还在说话,“没什么好怕的。不过,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

Peter缓缓地叹了口气。

“好吧。你该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了。”Peter说,“我们签订的口头协议,你同意了的,我打开了箱子,你就得告诉我你来这做什么。”

“噢,是的,”Wade笑了两声,“好吧,不过我可不会说太多,我和你有协议,和别人也有。关键词:变种人,外星科技,Stark的钢铁城堡。我和Ash的团伙一起受雇的,不过任务不同——当然,我的档次和他们可不一样。你可以猜猜发生了什么。”

Peter微微皱起眉来,没有说话。

“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做什么。”Wade扭动着,用手肘碰碰他,“你难道是什么雇佣兵狂热粉丝吗?”

“真可惜,不是。”Peter说,“我……来询问一件东西的来历。”

“再多说些。”Wade说,“你不知道,我坐在这可无聊了。”

Peter撇撇嘴,说:“我也不会告诉你太多的——这样吧,关键词:Ash,手表,对我来说重要的人。你可以猜猜。”

“嗯哼,”Wade语气兴奋地说,“我都可以脑补出一整个精彩的爱恨情仇故事了。Ash的手表?那块表看上去的确很值钱。”

“我得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那块手表的。”Peter说,“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嘿,听着。”Wade笑了两声,“要不然,你给我点报酬,我帮你,逼问出表的来历,还能把那块手表弄过来。”

“不。”Peter说,“你肯定会把他的手剁下来。”

“哇,你一定会读心术,你是变种人吗?”Wade故作惊喜地说。

“不是。”Peter叹了口气,“我只是知道。”

Wade低笑了两声,带着他特有的些许疯狂和不安定。“好吧。”他欢快地说,“不过,你说的对,我是会这么做的。但我得告诉你,即使我可以完美地把任务完成——这算是我的职业标准,否则我也不会这么难请了——你的任务也显然是一个惊天难题。”

“怎么?”Peter挑挑眉,“你觉得自己打不过Ash的团伙吗?”

“这怎么可能呢,宝贝男孩?”Wade嗤笑着说,“这大概比有人训练‘嗷呜’让它们跳舞更让我发笑。”

“可你现在就被他们绑了起来。”Peter指出。

“这只是个意外。”Wade坚持说,“我说的困难不是指这个,小傻瓜。我指的是,你根本不可能知道这块手表是从哪来的。他可是雇佣兵,那块手表可能是抢来的,交换来的,尸体上扒来的,他杀死的成千上百个人当中的一个人手腕上的,他怎么可能记得住?”

Peter没有说话,他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那里被变异生物的唾液蹭脏了,May婶一定会感到头疼的。

“我当然知道。”Peter回答他,“但这是我自己选的,我一定要拿回那块表,并且询问他。”

Wade耸耸肩,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说话,接着Wade说:“我觉得你的愿望马上就要成真了,男孩。Ash估计要死在这儿了。”

“什么意思?”Peter问,他忽然有些神经紧绷,不自觉地变得精神了一些。

“我刚才听见他们的谈话了。”Wade说,“那些成堆的变异生物突破防线,跑了进来。他们才不可能对付那么多怪物呢,上去只是送死。还不如我们被关在这安全。等天亮了我们再走,一定没什么问题。”

他说话的语气平静得很,甚至还带着些无所谓的嘲讽语气。Peter在心里知道了Wade不是个好人,他对其他人连最基本的怜悯都没有。

“我们得去救他们。”Peter咬着牙说,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回来了一些,他用力挣起绳索,Wade被他勒得直叫唤。

“何必呢——”Wade大声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不是好人,Wade。”Peter生气地说,“再说了,这和他们是不是好人没什么关系。”

他咬紧牙,更用力地挣着绳索,不到一分钟,绳索断开了。

Peter呼了口气,抽回自己的手腕揉了揉。Wade惊讶地朝他眨着眼睛,说:“你一定是变种人,你的力气为什么这么大!”

“我说过了,我不是变种人。”Peter瞥了他一眼,他解开手臂上的绷带,看了看伤口。那里没有什么漆黑色的黏液,但令Peter惊奇的是,那里的皮肤已经近乎愈合了,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Peter忽然拥有了什么超人的自愈能力。

他把沾染血的绷带扔到一旁,站起身来。他看见自己的背包被扔在一旁,就把它捞起来背上,朝滑门边去了。

“你真是个理想主义傻蛋。”Wade在他身后大声说。

“随你怎么说。”Peter说,用手摸了摸滑门的表面。他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这扇门砸开——这看上去有些难度,因为滑门一般是用特殊材质做成的,牢固又厚实,但Peter还是想试试。他把自己的手捏成拳头,捏紧,微微后退一步。

“等等,”Wade意识到了他想干什么,“等等,你不会打算——老天,你可真够疯——”

Peter没有理会他,只是沉下身体的重心,他调整着呼吸,咬紧牙,朝着滑门猛地挥拳而去。在那一瞬间,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他的意思是,虽然蜘蛛力量很强大,但他之前从来没体会到它如此强大的时刻——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滑门上,发出剧烈的响声。接着轻微的碎裂声传来,滑门上出现了细碎的裂缝,这些裂缝逐渐扩散,缝隙越来越大,蔓延区域越来越广,最后整扇滑门都布满了裂缝。Peter深吸一口气,又打出一拳,滑门随着他拳头带出的风声,轰然倒塌,碎成了碎片。

Peter收回拳头,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一点伤痕都没有,这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了。他猛地回头,看向了Wade——在看见他惊讶地张大嘴巴的滑稽模样后,自豪感猛地涌上了Peter的胸腔。

“你,干掉了这扇滑门。”Wade结结巴巴地说,“字面意义上的。”

“嗯……”Peter说,他把手背起来,忍不住抬了抬下巴,“这只是小意思。”

“小意思?”Wade重复了一遍,他上下打量着Peter,“你——”

“不是变种人。”Peter打断他,“我们该走了。”

Peter往外走去,觉得自己潇洒得就像什么帮派老大似的。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并没有看守他们的雇佣兵。Peter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看见了Wade挥刀时Ash留下的血迹。Wade跟在他后面,他们往楼上走去。当他们即将走到通往一层大厅的门时,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但很快惨叫声戛然而止,留下的又是一片寂静。Peter和Wade对视了一眼,他们压低身子,悄声地靠近通往一层的门。

Peter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往外看去。门外是亮着灯的走廊,Peter很快瞟了一眼,看到走廊上躺着一两个雇佣兵的尸体,遍布着抓痕。

“操,我的宝贝武士刀还在他们那。”Wade咒骂道,“我得把它们拿回来。枪还可以再找,那两把刀可是独一无二的。”

Peter看了他一眼,慢慢地推开了门。他们绕过了雇佣兵的尸体,Wade发出了两声冷笑,抬起头对Peter说:“我敢确定,你已经来晚了,小英雄。这个研究所里除了我们,没有别的人还活着了。”

“除非我亲眼看见。”Peter说,头也不回地往走廊的拐角走去。Wade哼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了上去。在接近拐弯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慢下了脚步。Peter探出头去,看了看大厅的情况。大门敞开着,庭院里传来低沉的不是人类发出的嘶吼声,大厅的灯还亮着,地面上却堆满了雇佣兵的尸体——并且大多都残缺不全,看上去已经被啃咬过了。Peter皱起眉来,他退后一步,靠在墙上,稍微缓了缓。

Wade也探头去看,并且准确地看见了他的武士刀。“在那个混蛋身上。”他低笑一声,就地翻滚出去,匍匐着朝那具尸体靠拢。途中,他还朝尸体们挨个打招呼,说几句浑话——“嘿Brian,我就说过你还是少颗眼睛更好看。”——Peter皱起眉来。Wade成功拿到了武士刀,欢呼一声,然后爬起身来。

“我们该走了。”他说,在尸体堆里挑挑拣拣,最后从一个雇佣兵身上扒下两把枪,扔给Peter一把。他扯扯嘴角,说:“Ash不在尸体堆里。那个命大的混蛋,肯定自己逃跑了。不过现在我们是主导方,外面可有数不清的怪物呢——不过,我让你做选择吧,神奇男孩。”他朝Peter摊摊手,身后的门还敞开着,他却似乎并不在意,“你想要我们正面突围呢,还是悄悄溜走?”

 

 

TBC.

 

 

Peter决定:

A. 战斗!

B. 撤退

 

 

在【特殊】选项中大家选择了获取,因此【特殊装备:共生体】已经获得啦w

共生体在文里的基本设定:来自外太空的生命体,选择宿主进行寄宿并与之一起共生。获得共生体的Peter会在一些特别的场景下得到一次释放共生体的机会。每次共生体释放时,Peter会陷入暴走,状态会发生变化——生命:最大限度;能力:各项能力大幅提升,蛛网液被共生体分泌取代。但最大限度的生命并不代表可以无限再生或者无法死亡,只是自愈能力提升,受到伤害减少。

每次释放后,共生体会逐渐解锁特殊的形态与用途,诸如盾型、剑型、鞭型等,这时Peter都会与共生体进行更好的融合,下次使用时共生体会更易控制,发挥更大的效用。

但共生体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例如让Peter的心理压力增大,并且每次受到的伤害有一定几率越过共生体,直接反弹到Peter身上。由于每次释放共生体的情况都与Peter的愤怒程度有关,因此如果太过依赖共生体,可能导致共生体吞噬宿主,甚至操纵宿主的意识,导致Peter的行为不受控制。

 

除了共生体以外,之后还会出现各种【特殊】的选项来让大家获得更多的物品、装备w

所以大家遇见【特殊】选项时都可以稍微考虑一下!当然,没有收集到的装备也没关系,不会太大影响剧情进程w

忽然觉得这篇越变越长了(x

 

最后,其实共生体附加暴走模式,是从破碎维度里学来的啦wwwww(x

 

这次的选择看上去有些危险,但别担心,不会挂的,但生命值嘛,嗯(喂

生命值降低会影响到行动效率,只需要注意这一点就好了w


评论(74)
热度(129)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