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Parker家的即兴表演(Parker家的随机更新(x)

Attention:

1、好久没更Parker家啦!前几篇请走:

Parker家第一场家庭会议第二场家庭会议日常活动记录不留宿原则男友交换方法圣诞前夜

红太太给我讲了一个Parker家的梗!过一段时间我修完发出来,嘿嘿。先放句预告:Parker总裁和疤脸老大的感情出现危机,而Spidey对Wilson们的看法开始逐渐转变了……

这算是牵扯到每一对的事件吧,所以可能要长一点w老大这一对,一动作就会牵扯到全家哇ww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他们太烦了吧(什么

在用起这个梗前,我写了这篇垫个底w

2、这篇主要是讲Petey和Wadey,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主要是写兄弟感情了(x)

   Petey和Wadey目前大概是……单箭头的情况(

小男孩真可爱!但是Wadey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其实我也很急(你

3、谢谢大家一直不嫌弃我这个很奇怪的脑洞,哭哭

 

 

OK?

 

 

Parker家的即兴表演

by AOzero

 

所有的哥哥都注意到了,他们最小的兄弟最近有些不太开心。最先发现异常的是Benjamin——这让Peter不太开心,毕竟他应该是Petey“最喜欢的那个哥哥”才对——他招呼Petey过来和自己一起玩游戏的时候,Petey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他趴在Parker总裁给他买的一个木制小桌子上,把一只蜡笔从桌子的这边滚到那边,再用蛛丝把它拉回来。

“Pe——tey?”Benjamin凑近他,贴着他的耳朵说,“这可是你最想玩的那个老式像素打怪物游戏!我去废品站里翻了一天才找到一个能玩的,你真的不玩吗?”

Petey撇着嘴,没有回答他。小孩子撇着嘴的时候总是把下唇往外撅,Benjamin总觉得他像是要流口水了,吓得马上扯了张纸巾来。Petey瞥了他一眼,不高兴地说:“我是男子汉,还是Spider-Boy,我才不会哭呢!”

“好吧,”Benjamin有些担忧地看着他,说,“那我们玩对战好不好?我让你用Spider-Man,如果你想打Iron Man,我就用Iron Man,让你好好打打他?”

Benjamin说出这些话其实是有些困难的,毕竟他是最崇敬Mr.Stark的那个Peter,但没办法,Petey特别喜欢在对战里打Iron Man,原因是Iron Man被打中时会发出铁皮被击中般的哐哐声,Petey每次听见这个响声都会笑个不停。

但今天,把Iron Man当成沙包揍也并不能引起他的兴致了。他只是趴在桌子上,严肃地看着Benjamin,说:“哥哥,我需要短暂的小男孩独处时间。”

Benjamin愣了好一会儿,举着双手妥协了。他把整个客厅都空出来给Petey作为他的“小男孩空间”。“如果你需要我就上楼来找我,好吗?”他最后交代Petey一句,上楼去自己的房间里了。

第二个发现异常的是彼得,他背着背包,手里拿着滑板,准备往外走时看见Petey一个人趴在小桌子上,就走过去贴了贴他的额头。

“Petey?你还好吗?”他问,蹲下身来,“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滑滑板呀?”

Petey很喜欢和彼得一起去滑滑板,他很喜欢彼得的秘密基地,又空旷又有个性,更别说墙壁上还有彼得自己喷绘的,属于彼得的蜘蛛标志,红色的,酷极了。彼得经常会给他用蛛网在铁架间织一个吊床,Petey玩累了就可以在里面休息一会儿。

但现在,彼得发出了邀请,Petey也没有欢呼一声就跳到他怀里去。他只是应了一声,用脑袋蹭了蹭自己的手臂。

“我哪都不想去。”他说。

彼得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会儿,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发生什么了吗?”

“没有。”Petey说,他严肃地板起脸来,“我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

“科学问题?”彼得问。

Petey摇摇头。

“好吧,”彼得耸耸肩,朝他眯着眼笑了笑,“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打个电话给我?”

得到Petey的回应后,彼得才背上背包出门去了。既然Petey不去的话,他掏出手机来,准备打个电话询问韦德下午有没有时间。

第三个发现问题的——是暂住在他们家的那个Deadpool。维德下楼来时,Petey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小孩子就是不能坐在那个地方安静地思考一会儿问题,否则很容易就犯困了。维德坐到他旁边的地面上,敲了敲Petey的膝盖。

Petey一下就吓醒了,维德伸出手来,想把他抱到楼上去睡。但Petey以为他是想和自己闹着玩,觉得自己的小男孩独处时间被打扰了,生气地挣扎起来。

“我要在这里思考问题!”他大声说,伸出手来啪啪直拍维德的脑袋,“我没时间和你玩,黑圈圈。”

他给维德取了个名字叫黑圈圈,因为他眼睛周围都是黑色,Peter以前骗他说如果不好好睡觉就会有这个黑圈圈,于是Petey总是在自己上床睡觉时催促维德一声,让他也快点去睡觉,以免他的黑圈圈越来越大。

维德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放回了他的小椅子上。Petey调整了一下坐姿,又趴下去了。维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站起来,到一旁Petey的玩具堆里翻出一辆小汽车,放到Petey的桌子上。

“我现在不想玩,”Petey其实有些动摇了,但他一狠心,把小汽车推开,让它掉在地上,“我在思考问题。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黑圈圈?”

维德朝他点点头。

“那你就得让我一个人待会儿。”Petey说。

维德把小汽车捡起来,看了男孩一会儿,拍了拍他的脑袋。他去冰箱里找了个西瓜,用手里刃切下一块来,切成小块小块地,放到Petey的小桌子上,接着上楼去了。

第四个是Peda,他今天下班时间晚了些,打开门时几乎是跑进来的,一边解开领带扔到沙发上,一边往厨房里跑。他把围裙系上,从厨房里走出来。

“Petey——”他说,“你不是说如果我需要有人削土豆,可以呼叫你?现在我来呼叫你啦,削土豆英雄,来帮帮忙?”

Petey撇着嘴,盯着他看。Peda眨眨眼睛,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你生病了吗?”

Petey摇摇头,看上去仍然无精打采。

Peda犹豫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时钟。“听着,我现在得去准备晚饭了,我打个电话给Spidey哥哥,让他回来陪陪你好不好?”

“我一个人没问题的。”Petey嘟囔着说。

“好吧,我相信你没问题,小男子汉。”Peda揉了揉他的头发,“但我还是会去打电话的。”

好吧,这么算下来,Peter已经算是第五个知道这事的人了。这可真让人有些难过,但Peter一接到电话就用他最快的速度结束了神盾的训练,赶回家里来了。等他回到家时,一推开门就看见皮特坐在沙发上,Petey趴在他怀里,像是快睡着了。

于是Peter变成了第六个知道这事的人,他之后就只剩下Parker总裁了,可Parker总裁都不住在这!

“Petey?你还好吗?”他一边问一边把书包放下,走到沙发边去,坐到他们旁边。Petey听见他的声音就醒了,迷迷糊糊地看向他。皮特把Peter抱起来,放到Peter怀里。

“他今天看上去有些没精神。”皮特说,“他说他要讲给你听。”

这让Peter心里好受了些,他把Petey环在怀里,男孩抬起脑袋来,差点撞上他的下巴。

“我不需要谁抱着我!我已经是小男子汉了。”他挣扎着从Peter怀里跳了出去,这让Peter又有些难过了,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伸出手把Petey拉回来,让他坐到自己和皮特中间。

“你怎么啦?”Peter问,“作业不会写?”

“作业那么简单,我当然会写。”Petey撇着嘴说,沙发有些高,他够不到地面,就不停晃着腿。

“想出去玩会儿吗?”皮特问,“我可以带你去散散步。”

“你们为什么都围着我转?”Petey挥着手,“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噢,”Peter应了一声,“你想吃冰淇淋吗?”

“不想!”Petey气鼓鼓地大声回答。

“别这么大声说话,Petey。”Peda一边解围裙一边走过来,“晚饭时间到了,今晚有你最喜欢吃的。”

“我不想吃饭了。”Petey说,他跳下沙发就往楼梯跑,结果Benjamin刚好下来,看到有个人影冲上来,吓得差点往天花板上跳。他在发现是Petey后,就用怀抱把他接住,要把他抱下楼去。但Benjamin不怎么会抱小孩,所以几乎是把Petey像拎猫崽一样拎了下来。

Petey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满脸不情愿地被放到了餐桌边。他只随便吃了一点,就又跳下椅子,跑到小木桌那里趴着去了。餐桌上的哥哥们都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客厅的方向。

 

“所以,你到底打不打算说了?你到底为了什么而放弃了可口的小蛋糕?”Peter问,他在床上做单手俯卧撑,而Petey趴在他的背上,脸贴着他的背蹭来蹭去。

“嗯……”Petey说,用下巴抵着Peter的脊椎骨,“周五我们学校要举行一次跨年级的话剧演出。”

“是吗?”Peter趴到床上,枕着自己的手臂,“你要参演吗?”

Petey蹭了蹭他的脊背,Peter大致感觉到那是个点头。

“嘿,那不是件好事吗?”Peter微微往后撇脑袋,说。

“Wadey要演王子,Kelly演公主。”Petey嘟嘟囔囔的,Peter差点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但他好歹听见了两个名字。

“Kelly是谁?”他问。

“大概是我们学校最可爱的女孩子吧。”Peter更加听不清了,但他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

“噢。”他转转眼睛,“那你演什么?”

“巫师。”他说,“撮合王子和公主在一起的人。”

“……嗯……”Peter眨眨眼,“其实听上去不坏?你知道,童话故事里这种巫师都是很聪明的……”

“最后所有人发现他才是个坏蛋,王子把他打倒以后,就能和公主永远在一起了。”

“……噢。”Peter在心里咒骂了一句,这些话剧怎么不按童话的套路走?“所以你在烦心这个?”

Petey没说话,Peter微微侧侧身子,他听话地从Peter背上翻身下来,躺在床上,两只手在床单上划来划去。

“嘿,小英雄,我会和他们说的。”Peter说,“他们都很担心你。让我们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做什么,好不?”事实上,Peter自己都不知道Petey真正烦心的是什么,是因为他要演一个坏蛋,还是因为Kelly是他们学校最可爱的女孩?

Petey点点头,算是允许他去告诉其他哥哥了。

 

“嗯……”Peda摸了摸下巴,“我觉得是Wadey的问题。”

“是Wadey的问题。”皮特点点头。

“呃……我也认为是Wadey的问题。”彼得微微举起手,他刚从外面回来,就被拉过来开家庭会议了,所以维德站起来给他接了杯水,里面放了几颗气泡糖,被彼得满怀歉意地推回去了。

“为什么?”Peter惊讶地说,“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么积极向上的Spider-Boy,结果现在要演一个坏蛋,所以他不开心了?”

“不,就是Wadey的问题。”Peda肯定地说。

Benjamin挠了挠头发,问:“Petey真的很喜欢Wadey吗?”

“不喜欢。”

“喜欢。”

很明显,Peter和他的哥哥们又出现了意见分歧。维德用蜡笔在纸板上写了个“喜欢x4”,把这个纸板举了起来。

“承认吧,Spidey,”Peda摊开一只手,“我们都知道这事了,他是很喜欢Wadey。我猜这个叫Kelly的女孩让他感到危机了。”

“危机?他才七岁!”Peter说,“好吧,快八岁了。”

“危机感不管哪个年龄都会有的。”皮特说,“我猜他不想让Kelly去演公主。”

“而我猜Wadey非常——想让Kelly去演公主。”彼得说,“所以他才会这么不高兴。”

Benjamin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说:“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不想让Petey一直这么不开心下去。”

维德在纸板上写了一句话,皮特凑过去看了一眼,摁着他的手不让他举起来。

“我觉得我们不该多干涉这件事。”皮特说,“Petey说的是对的,他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我们应该让他自己解决这件事。”

“他会想通的。”彼得附和道。

“他会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会有人忽然跑出来抢他喜欢的东西,他得习惯对这一点,并且做出决定。”Peda抱着双臂,严肃地点点头。

Peter叹了口气,有些不情愿地撑着脸。Benjamin有些好奇地绕到维德旁边,去看他在纸板上写了什么。

“那我们至少可以帮他排练一下话剧?”Peter说,“至少我们还有可以帮到他的地方。”

 

然而,Petey拒绝了他们的帮助。

“我自己可以排练好的!”Petey气鼓鼓地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接着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他真的很喜欢Wadey,是不是?”Benjamin和Peter一起走下楼梯时,这么问他。Peter瞥了他一眼。

“是啊,毕竟那个金发小子是唯一一个‘只要他在场Petey就一定会露出笑脸’的人。”他们走到了客厅,Peter不高兴地走到沙发边,踹了踹掉在地上的沙发垫,再弯腰把它捡起来,扔到沙发上。

“那Wadey知道这事吗?”Benjamin坐到沙发前的垫子上,Peter看见他坐下来,也就走过去坐到他旁边,拿起手柄来。

“我觉得——他不知道。”Peter撇撇嘴,“如果他知道,他当然就不会和Kelly演一个抱抱的场景了。除非他不喜欢Petey。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Petey?”

Benjamin转转眼睛,拿起手柄来,同意了Peter的这个说法。

 

周五马上就到了,Petey询问了每一个哥哥能不能去观看他们的演出。Peter和Benjamin因为要上课,可能不能及时赶到Petey的演出——他因此难过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又好了。Peda说自己会尽力赶到的,彼得和皮特承诺了一定到场。而Parker总裁,不用想也知道,几乎十分钟的空闲时间都腾不出来。

Peda在那天忽然非常努力工作,Tony都说从来没见他这么勤奋过,还没开口要咖啡Peter就已经把温度适宜的咖啡放到他的桌面上了。他提前把那一天的工作全部做完了,然后脱了白大褂就往外跑,在最后的五分钟,他冲进了小剧院里,气喘吁吁地坐到彼得和皮特的旁边。彼得递给他一杯可乐,他一边道谢一边把公文包放到脚边去,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演出没一会儿就开始了,一个戴着眼镜,头发红红的小男孩紧张地站在舞台角落,结结巴巴地念着旁白:“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国家总是在互相争斗,但最后他们决定和解,于是绿宝石国派出了他们的王子,前往红石榴国,但在路上,他遭遇了一些凶猛的野兽……”

接着就是一阵振奋人心的音乐,一些穿着毛绒绒的玩偶装的小孩子跑上舞台,Wadey戴着个用纸做的,金闪闪的王冠,披着个小披风,举着把木剑,从旁边跳上了舞台。

“好样的!把他们揍得肠子掉出来!”“操,捅他,捅他屁股!见鬼去吧毛绒怪!”有人鼓掌欢呼,Peda抬头去看,发现Wilson家的人在前面坐了整整一排,清一色的红色兜帽衫,那种简直就像邪教现场的气势让周围的人都紧张地看向他们。

Peda看了看身边的弟弟,他们都朝他摊摊手,示意自己也管不了。Peda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们的Wilson算是比较听话的了。于是Peda抬起手,狠狠地敲了Wedo的后脑勺一下——因为他刚才欢呼了一声“没错!踹他的小弟弟——”,Peda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声音,马上就找到他是这堆红色兜帽里的哪一个了。

这些怪物被王子打败后——或者说是被看台上的观众吓跑以后——王子叉着腰站在舞台上,等所有怪物退场后,披着长袍的巫师就出现了。Petey戴着一个很大的巫师帽,几乎把他的脸都遮住了,那件长炮也有些长得过分,在他的手腕和脚底都微微堆积起来。他拿着一根木棍当作魔杖,询问这位尊贵的王子从哪里来到这的。

韦德转过来,问彼得:“这就是Petey呀?”

彼得其实也是第一次见他穿成这样,他演得又太沉稳太睿智了,简直不像那个活蹦乱跳的Petey,彼得只能从声音辨别出是他,于是有些犹豫地点点头。韦德转过去,和其他Wilson小声地交谈了一会儿,接着他们就吹了几声口哨。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带他去电影院。”彼得小声说。Peda伸出手,把已经快站起来的Wedo摁回座位上。

巫师把王子带回了家里,王子却发现巫师有一个女儿,总是躲在窗台边看他。巫师告诉王子,这是他的女儿,如果王子愿意,可以把女儿嫁给他。

Kelly出现的时候,他们总算知道“学校里最可爱的女孩”是个什么概念了。这个女孩真的长得很可爱,金色的头发微微卷曲,皮肤红润,眼睛闪闪发光,看上去小巧又可爱。

“难怪Petey会输。”Peda小声说,皮特赞同地点点头。

因为巫师女儿长得真的很可爱,王子答应了娶她为妻,但直到婚礼当天,女孩才哭着告诉王子,她其实是红石榴国的公主,是被巫师绑架到这儿来的。巫师叮嘱她,要在今晚把王子杀掉。

Wilson家集体倒抽了一口冷气。“巫师为什么不自己杀这个王子?”疤脸老大难以置信地摊着手说,“这根本不合道理啊?”

“可能他想把这件事栽赃给红石榴国,然后他就可以从中脱身……或者再挑起战争之类的,”Winston摸着下巴说,“嘿,这真够坏。”

“不愧是Petey,演坏人都演这么厉害的家伙。”Wade抱着双臂不停点头,“我已经开始喜欢巫师这个角色了。”

王子决定带着公主出逃,却在路上因为一些可怕的险阻——比如纸做的藤蔓,或者从天上洒下来的塑料泡沫雪花,还有一些邪恶的小矮人之类的——而走散了。公主在森林里惊慌地寻找出路,虽然得到了亲切的猎人的指引,但还是被巫师重新抓住了。

“我觉得他说‘你以为你可以逃走吗’的时候有些太邪恶啦。”皮特低声说。

“还有他忽然现身时的音效,有些太吓人了。”彼得说。

“这简直就是超级反派的配乐啊。”Peda摇摇头。

更让他们惊讶地是,公主挣脱了想逃跑时,Petey忽然扔了一串蛛丝,把她裹住后拉了回来。

“我的老妈!”Wade忽然大声说,他猛地站起来,“哎呀,这个Spidey的Cosplay真是太到位啦!”

Wedo在他旁边吹起口哨并欢呼,Wilson老大则大力地鼓起掌来,带动旁边的Wilson都开始鼓掌。

三个曾经的Spider-Man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如果他们不那么反应过激,”Peda摸着额头说,“我打赌还没人注意到这事。”

“我觉得我们需要和Petey谈谈这件事。”皮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我们应该和他谈谈的,是不是?”

巫师把公主带回了自己的房屋,绿宝石国和红石榴国因为找不到公主和王子又打了起来——每次那个念旁白的小男孩上场,都给人一种他快紧张到晕过去的感觉;而王子在精灵那儿得到了精灵的拳套——拳套?说真的?精灵打拳击?——并且回到了巫师的屋子。他找到了巫师,并且把他打倒了。

他们看着Petey倒在地上,Wadey坐在他背上,用戴着精灵拳套的手敲着他的脑袋。

“我觉得这个打倒有些太过了。”皮特想叹气又想笑,只能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这次前排的Wilson们就不煽风点火了,他们用轻柔的声音呼唤着:“轻点,噢,别打到脸蛋了,轻点——”

话剧的结局就是巫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公主亲了亲王子的脸颊,王子牵着公主离开了。幕布拉上了,所有家长都站起来为孩子们鼓掌,然后带着他们头也不回地逃离了剧场。Peda、彼得和皮特朝舞台去了,他们绕到后面,看到Petey刚好拿着他宽大的巫师帽,慢慢地从台阶走下来。

“嘿,甜饼,”Peda笑着和他打招呼,“你演得很棒!怎么样,来个胜利的击掌?我们该让你去参加奥斯卡的,说不准呢。”

Petey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把有些厚重的长袍拽起来,朝他们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朝更衣室走过去了。三个哥哥都看了看对方,接着彼得回头看了一眼,看见Wadey正在舞台的另一边和他的哥哥们说话——或者吵架,他们总是这样。

Peter和Benjamin在这时候冲了进来,看到幕布已经拉上后沮丧地挠了挠脑袋。皮特看见他们了,于是招手让他们过来。

“怎么样了?”Peter快步走过来,他注意到Wilson们全都站在另一边的舞台上,Benjamin还朝他们打了个招呼,“演出还好吗?”

“演出很顺利,Petey演得也很棒……”Peda摸着下巴说,“但Petey可能不是很好。”

“什么意思?”Peter忽然有些紧张,“他怎么啦?他有没有哭?或者忽然坐到地上耍赖不演了?或者忽然告诉所有人我其实是Spider-Man的弟弟我们一家人都是Spider-Man之类的?”

“他七岁,不是三岁。”彼得拍了拍他的脑袋。

“噢……那就是Wadey的问题啦?”Benjamin问。

“嗯,你可以这么说。”Peda抱起手臂来。那个叫Kelly的女孩刚好换了衣服出来,朝Wadey挥挥手,牵着自己的父母离开了。

“我觉得我们该想办法让Petey开心一点。”皮特说,他想了想,“嗯……我们可以要到这个舞台的暂时使用权吗?”

 

Peter敲响更衣室的门,并且打开进去时,Petey还没有把长袍换下来。他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巫师服摊在脚边。他抬头看见是Peter走进来,放松了些。

“换衣服吧,Petey?”Peter走过来,“你会自己穿衣服脱衣服的,是不是?”

“Wadey走了吗?”Petey问。

Peter朝他摇摇头。Petey晃晃脚,长袍跟着他的动作微微抖动着。

“我想等他走了以后再走。”Petey撇着嘴说,“我和他吵架了。”

“又怎么了?”Peter有些惊讶,他真没想到小孩子间状况这么多。

“他让我在抓Kelly时用蛛丝网住Kelly把她拉回来,他说这样一定很酷。但我不想这么干,因为你们说过不能在学校里用蜘蛛能力的。”

“噢……”Peter走过去,坐到他旁边,“那你这么做了吗?”

Petey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地点点头。“我怕他再也不理我了。”他撇着嘴说,“但我还是不高兴我这么做了,现在我不想理他了。”

Peter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摸了摸Petey的脑袋。

“嘿,别难过,”Peter挠挠后颈,“你没做错什么。我猜你只是忽然明白了,你会自己考虑事情,而不是什么事都围着他转。这是件好事,是不是?这说明你已经是个小大人了。”

Petey看着他,撇起嘴来。他跳下椅子,抱了抱Peter。

“你不会生我的气吧,Peter?”他轻声问,Peter回抱了一下他,揉揉他的脑袋,笑了起来。“相信我,Petey,”他说,“那是我最不可能做的一件事。无论你长多大,你都是我亲爱的弟弟,好吗?”

他等Petey把衣服换好,接着他们一起走出了更衣室。剧场里很安静,Petey有些奇怪地环顾着周围,下意识地伸出手,握住了Peter的手。

接着,啪地一声,灯光亮了起来,幕布被拉开了。Petey被吓了一跳,他紧紧地攥着Peter的手,盯着舞台看。

彼得坐在一张贴着“王位”两个字的椅子上,戴着那个原本戴在Wadey脑袋上的金闪闪的王冠,翘着腿撑着脸,用不屑的语气地说:“巫师是我们设下的圈套,我猜绿宝石国到现在都不会发现。公主其实是一个魔女,等他们真的发现问题就晚了。”

“我想他们已经发现问题了,国王陛下——”皮特说,“他们正朝这边来呢!”

Wilson们都披着一块像桌布的东西,跳上台来,大声说:“我们要为我们的王子报仇!”他们扛着闭上眼睛的Wadey,把他放到舞台中央,在他周围摆了些乱七八糟的假花,Wedo还用脚把其中一朵踢正了些。

等他们站定了,忽然开始唱起歌来,曲调听上去非常悲情非常痛苦,歌词却莫名其妙——“如果没了你,吃剩的卷饼要怎么解决”——Peter拉着Petey坐到观众席上去,男孩微微张着嘴,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的这群成年人胡闹。

彼得背着手站起来,绕着躺着的王子看了一圈,然后朝Wilson们摆摆手,说:“这和我们可没有关系,不过也许我可以帮你们。大臣,让魔法师上来。”

皮特应了一声,跑下台去,把裹着一条毛毯的Peda拉了上来。

一群人在台上朝着对方胡乱行着点头礼,Peda把一个蛛网发射器举高,大声说:“这就是我们的魔法宝物,现在我要叫一只小精灵来帮我们救活你们的王子。他就是——”

Benjamin穿着他的兜帽衫从天而降,他落在舞台上时有些没掌握好轻重,让所有人都随着地板抖了一下。Benjamin把蛛网发射器抢了过来,接着大笑两声,快速跑下台去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看向了魔法师。“嗯,我觉得,你们的王子没救了。”Peda耸耸肩。

于是Wilson们又开始哭嚎着唱歌了,彼得有些头疼地走来走去,他大声说:“被唱了!我们只要找到小精灵就行。”

“谁是小精灵呢?”韦德一边发出啜泣声一边朝他伸出手。

“那当然是——”彼得往观众席挥了挥手,Peter忽然站起来,把打算悄悄逃跑的Benjamin抓住了,他用蛛网把Benjamin拽回来,把他扛回了舞台上。

“你们的……小精灵来了!”Peter说,他真的很不想说那个台词。Benjamin把蛛网发射器还给了Peda,Peda说:“我们需要小精灵给王子一个真爱之吻。”

“什么?!”所有人都大声说,包括国王彼得,包括小精灵Peter,包括所有的Wilson,包括躺着的Wadey王子——他从乱七八糟的花堆里猛地坐起身来,有几片假花花瓣黏在他的手臂上。

“你看,你们的王子这么快就活过来了。”Peda摊摊手,Wadey立马就又躺了回去。

在Wilson们颤抖着嘴唇,又要开始唱歌前,皮特打断了他们。他把Peda手里的蛛网发射器拿过来,朝Petey扔过去。Petey反应很快,他一下就接住了。接着他朝舞台扔了根蛛丝,把自己拉到舞台上。所有人都朝一旁退去,给他让出个位置。

Petey慢慢地走过去,他围着闭着眼睛的Wadey转了一圈,然后蹲下身来,戳了戳他的鼻尖。Wadey忽然睁开眼睛,大声喊:“惊喜!”然后猛地抱住他的脖子,抱着他在舞台上打了个滚。Peter扔出一串蛛丝拽住他们,来阻止他们直接滚到舞台下面去。

“你把王子救活了!我们应该给你点谢礼的。”Wilson老大从一旁拿来一个礼物盒,里面放着一个简陋纸皇冠,一块破红布,上面画着Deadpool和Spider-Man的标志——就像是Petey每次去Wilson家时,Wilson们都会给他做的那套一样。他把Petey从地上拉起来,给他戴上王冠,披上披风,大声说:“看,我们的小王子,还和以前一模一样!”

Wilson们欢呼一声,围上来把Petey举高。Wadey从地上爬起来,说:“那我呢?”

“不需要你了,一个国家有一个王子就够了。”Wedo瞥了他一眼,Wadey气得朝他做了个鬼脸。Petey回头来看他,刚好看见他在做鬼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噢宙斯的内裤,他笑了,你们听见了吗?”Wade惊讶地说,他们把Petey放下来,然后轮流抱了他一会儿。彼得和Peter给Petey织了个蛛网吊床,让他可以去上面跳一会儿。Petey有些犹豫地朝Wadey伸出手,后者欣然地接受了他的邀请。

Wilson叉着腰,看着所有人朝在吊床上空翻的Petey鼓掌,弯了弯嘴角。他顺着后台走出后门去,站在有些昏暗的小巷里,掏出手机来给他的Peter打了个电话。在一首Rocket Man放完,他的Peter都没有接起电话。Wilson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兜里,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到剧院里去。

 

Petey跨坐在Peda的肩膀上,手摁着Peda的脑袋,他的脑袋上还戴着纸王冠,时不时就要伸手扶一下。

“你好像长大了不少嘛。”Peda的手轻轻地握着他的脚踝,向上抬了抬。Petey咯咯笑了两声,用脸颊贴着他的头发。

“谢谢你,皮哒。”他轻声说。

“我没有谢谢吗?”彼得朝他挑挑眉毛,Petey朝他低声笑起来,在彼得凑过去摸他的脸颊时贴了贴他的手指。

“我们明天可以去滑滑板吗?”他问,“好吗,斑比?”

“嗯哼,”彼得耸耸肩,“当然可以。”

他们顺着街道走了没一会儿,忽然听见后面传来呼喊声。Peter转过身去,看见Wadey小跑着过来,气喘吁吁地停在他们面前。维德拍拍他的脊背,让他呼吸更顺畅些。

“呃,我的老哥们说,如果我今天够听话,就可以在你们家住一晚……”他揉了揉自己的手指,有些窘迫地说,“我保证我会足够听话的。”

Parker们都没有说话,而是都看向了Petey。Peda想把Petey放下来,但他紧紧地抱着Peda的脑袋,把脸藏在他脑袋后面。

“嘿,Petey,你愿意让Wadey跟我们回家吗?”Peter耸耸肩,叹了口气。

Petey探出一只眼睛来,看了看Wadey——后者也有些紧张地盯着他看。过了一会儿,Petey慢慢地点了点头。他们都呼出一口气,笑着继续往家走去。

 

 

FIN.

 

Kelly和Wadey似乎没能发展出什么来,至少Petey没有再无精打采了。他又变回了那个精力旺盛的Spider-Boy,和Peter去夜巡,和Benjamin打游戏,站在椅子上帮Peda做饭,趴在皮特怀里看电视,或者和彼得一起去滑滑板。

——直到他们学校第二可爱的女孩,Amanda,邀请Wadey在周天下午和她单独出去逛逛街。

“我们真的很需要和他谈谈这事。”Peda说。

可是从何谈起?谁也不知道。毕竟每次一有人去问Petey,“你是不是喜欢Wadey?”,他都会大声反驳,甚至生你的气,再也不和你讨论这件事了。

 

 

 

胡乱写了个玩意儿,能让他们玩得开心就很好233333

谢谢大家不嫌弃,嘿嘿嘿!

这次坏Peter没有出场,坏Peter就是很坏嘛(不是

总之Parker家要迎来大事件了(?)!好紧张!大家……不用太期待!(x

 

 

 

以下再附上按照年龄排序的名单w

 

616总裁虫:坏Peter、Dr. Parker——Parker   29岁

DWA虫:皮哒、Mommy——Peda           26岁       

旧电影(托比)虫:彼得潘——皮特        24岁    

超凡(加菲)虫:超凡斑比——彼得        21岁            

终极动画虫:终极Spidey——Peter          16岁

2016归家(荷兰)虫——Benjamin          15岁

七岁的小甜饼(现定为泪痣)——Petey      7岁

                                              

616贱:疤脸老大——Wilson                    

旧电影贱——维德

DWA贱:金发碧眼的家伙——Wedo

新电影贱(2016)——Winston

完美的好男人(我是说真的)的墨西哥老板(某位帅哥演员的脸)——韦德

终极动画贱——Wade

九岁的孩子王Kidpool——Wadey

(Wilson家的年龄就不给了,太犯罪(。)总之,每一个贱都比他们对应的虫年龄大。)

 

没有出场的表兄弟:禅侍就Zenpool,毒液虫就Venom Spidey吧【喂


评论(23)
热度(242)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