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有关秘密的四个故事(送给浓爸爸的生贺2/2!)

Attention:

盾盾盾盾和铁铁铁铁!送给浓爸爸 @阿浓 的生贺!虽然已经第二天了,但还是继续浓爸爸生日快乐哈哈哈www

秘密主题的后两篇www前两篇在这w

其实都挺不好玩的,就,很普通的傻白甜(



Steve弄丢了他和Tony的小秘密

(Tips:梗来自浓爸爸23333,交往前提)

 

从实验室里脱身而出,Tony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自己的脖颈往楼上走,因为他打哈欠的时候闭了会儿眼睛,忽然直直地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差点把他的鼻子都撞掉了。

“操……”他揉着鼻子,咒骂着抬头去看,这才看清他撞到的是Captain America完美的腹肌,有些惊喜的同时带着点嫌弃,“Steve,你站在这干嘛?”

“……等你从实验室出来。”Steve憋了一会儿,才缓慢地说。

“等我出来?干嘛?”Tony又打了个哈欠,他把自己挂到Steve身上,哼了两声,“如果你是想干点什么坏事,今天就算了,我快困死了。”

Steve顺手围住他的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Tony快要靠着他睡着的时候,他忽然说:“Tony,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Tony用尽全力才挤出了这个语气词。Steve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脊背,仔细想了想,又说:“算了,你先睡吧,明早再和你说。”

Tony又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Steve晃了晃他,没能把他完全晃醒,于是只能把他抱回房间去了。

第二天清晨,Tony是被惊醒的。他在床上躺得好好地,Clint冲进他的房间,忽然猛地扑到他身上,把他的肺都快挤出来了。他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大声说:“哪个反派又来了??”

“没有哪个反派,小铁人,”Clint拍着他的被子,“但是可能比反派糟多了。快下去,出事了,我们在讨论对策呢。”

他的表情看上去却一点也不像有大事,反而还带着笑意。Tony一看他这个表情,估摸着又是Clint拿他取乐,打算把他扔出去,倒下继续睡觉。但Clint一直在拍他的被子,还说这是Steve要求的,作为当事人之一的Tony必须到场。Tony在床上滚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爬了起来。

他们走到客厅里时,看见大家都或坐或站地准备好了,一副等人到齐立马开会的架势。Tony又打了个哈欠,说:“有什么国际大事发生了?如果只是纽约出事了,你们打个电话给Spider-Man就行了,这样不好吗?”

“……Tony。”Steve在这时叫了他一声,Tony转头去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劲。他看上去有些紧张,甚至有些委屈。Tony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哪个反派能让Captain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我们觉得你还是自己看看比较好……”Bruce看了一眼Steve,“Jarvis,把屏幕调出来吧。”

一个屏幕出现在Tony眼前,上面放着很多报纸的图片,以及几个视频。Tony随手把一个视频打开,那是个新闻频道的界面,女主持对着镜头诡异地微笑了一下,接着做作地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说:“今天我们接到了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消息……一位纽约市民捡到了一部智能手机,在智能手机的储存卡中,他发现了大量的不雅图片和视频,而这些图片和视频很明显来自我们非常看重的两位英雄……”

旁边还放了一些打了码的图片,Tony只能看清那些图片白花花的,肯定都是些暴露大量皮肤的图片。

Tony不动声色地把视频缩小了,把那些报纸点开看。第一张就是号角日报的,大标题是:英雄界巨大丑闻!

“噢,拜托——”Tony受不了地大声说,“巨大丑闻?看了我的裸体还有脸说巨大丑闻?他们都应该给我开钱。”

Clint简直憋不住笑了,他大力拍了一把Tony的脊背,说:“Fury气炸了,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而且已经在开始给这些媒体警告了。他说封口费要你来开。”

“封口费?”Tony瞪着他,“我说了,看了我的裸体应该是他们给我钱好吗?噢,还有Steve的裸体。Steve——”他把屏幕关闭,抱着双臂,“Steve,你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Steve张张嘴,摸着自己的鼻尖。

“我昨晚本来想和你说,”他皱着眉,“我……把手机弄丢了。我想着你应该能帮我找回来,但你昨晚太困了。”

“所以这事难道得怪我吗?”Tony摊着手说。

“那些视频和图片不是你让我拍的吗?”Steve忍不住说。

“那你还不是好好留着!”

“噢老天,我觉得我得从这儿出去。”Clint捂着耳朵。

Sam闷笑了两声,轻声咳了咳,说:“太棒了,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青少年能理解的英雄了。”

“我们从来也不是。”Natasha靠着沙发,说。

“吾友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些电视里的小人要这么对待他们?”Thor大手一挥,非常疑惑地看着他们。

Tony盯着Steve看了一会儿,走出去把他揪走了,一边走一边说:“我们需要单独谈谈,别等我们吃饭了。”

所有人都非常理解,并朝他们离开的背影低声笑起来。

 

“所以,里面有什么?”Tony问。他刚才已经发过一次火了,但不是因为这些媒体的胡说八道——他可是Tony Stark,他被媒体胡说八道不知道多少次了——而是因为有很多人打电话给他,或者给他发消息。甚至连Charles都发了个消息给他,故作矜持地询问他是不是出什么情况了,为什么新闻上都说英雄界出现了巨大丑闻——丑闻?说真的,丑闻??

Steve抓住他,拍了拍他的脊背,让Tony稍微冷静了一些。现在他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每刷新一次,上面关于Captain America和Iron Man的艳照门事件的报道就更少一些,他理解Fury现在已经很努力了,但Twitter上关于这个事件的讨论每刷新一次就更多一些。

“呃……”Steve坐在Tony旁边,他不安分地动了动,把手放在桌面上,轻轻敲着自己的手指。

“回忆起来你能回忆的全部,我需要所有细节。”Tony把电脑移开,翘起腿来。

“全部?全部细节?”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Tony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说:“呃……也不用这么详细。”难道Steve真的全都记得?这有些太吓人了,Tony自己都不记得他们干过什么。

这么说吧,他知道这件事有一些是自己的责任——一开头是他怂恿Steve把他们两个在床上的小游戏录下来的——但这事不能全都怪他,Steve也答应了,而且还越来越乐在其中,有时候做爱时兴致很高就会翻出手机来,开着录像放到旁边的支架上。Tony不知道Steve会不会悄悄翻这些视频和图片看,因为Steve不愿意告诉他。但很显然,Steve没有把这些小秘密及时清除,还被人捡走了,还上了新闻。

Captain America和Iron Man的情趣照片,这真是太惊世骇俗了。

“视频的话,床上的可能有四五个,”Steve深吸一口气,脸色严肃得就像在汇报任务,“浴室的一次,休息室的一次,还有一次……噢,沙发上。”

“好吧,照片有多少?”Tony仔细回想了一会儿,依稀记起了Steve提到的这几个场景中发生了些什么。Steve沉默了好一会儿,Tony就又问了他一遍。

“我不太记得清了。”Steve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他伸手抹了自己的脸一把,“但是……把你捆住的那次和用上一些奇怪的东西的那几次都有……”

“那叫捆绑和情趣玩具,谢谢你。”Tony翻了个白眼,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嗯哼,那照片应该是之前的了。你为什么还一直留着它们,Steve?你就不怕被别人看见?”

Steve没说话,他只是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他说:“反正现在也被人看见了。”

“那是因为你傻啊!”Tony伸手去拍他的脑袋,“手机都能弄丢,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内裤也弄丢呢!”

Steve抬起头,有些埋怨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这个眼神就消失了。他叹了口气。

“这的确是我的错。”他说。

“噢老天,别——”Tony拖长声音。

“这是事实,Tony……我很抱歉。”他微微低着头。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Tony说。他的确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刚确认关系的时候,神盾局向外界隐瞒了他们的关系,结果Tony在一次聚会上说漏嘴了——这也不怪Tony,他当时被高级甜点、美女和美酒包围了,这其实可以被理解的——那时候媒体就是这么描述的——英雄界的惊天消息,Captain America和Iron Man在曼哈顿订婚!

这太夸张了,他们才刚上床呢,怎么就订婚了。Steve当时看见那张报纸时吓得都咳嗽了,Tony只能坐在旁边假装自己很贴心地帮他拍背。

现在只是更进了一步,就当是朝着全世界秀了次非常高调的恩爱,Tony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生气的是,“丑闻”是什么意思?能看见Captain America的裸体,这些报社应该跪下来哭泣表示感谢好吗?

再说,Tony总觉得有些不公平,他和Steve经历了这么多,一起面对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才克服重重摩擦和困难在一起——Tony觉得这主要是Steve的问题,老头子可能就是毛病比较多,Tony付出了很多努力一直想帮他改正呢——为什么这些媒体简直都要把Iron Man和Captain America谈恋爱列为世界不可思议之一了?

但显然Steve不这么想,他看上去紧张多了,一直在担忧可能存在的问题。Tony倒觉得没什么,如果明天他花点钱,让报社刊登一则关于Spider-Man和Deadpool的头条新闻,那他们两个的这件事很快就会被人忘了的。

当然,Peter可能会因为这事而对他说“Mr. Stark我再也不喜欢你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挺让人伤心的。

Tony又把电脑打开,再刷新了一次搜索记录,发现报道更少了,但号角日报的消息一个也没有撤走。他掏出手机,走到窗边去打了个电话。等他走回来时又刷了一次,号角日报的消息也开始变少了。

“现在怎么样了?”Steve担忧地问,“还有人报道吗?”

“别担心那么多,快没了。”Tony用手指敲着桌面,“我得把这个捡了手机的小市民找出来,将你的小秘密抢回来。”

“和善地询问,好吗?”Steve微微皱着眉,“和善地把它要回来。如果要不回来,那就……”

他不说话了,Tony朝他挑挑眉,咧开嘴说:“那就什么?”

“那就……就地销毁吧。”Steve几乎是咬着牙说了这句话。Tony大笑两声,伸手去摸他的鼻尖,说:“怎么了大宝贝,舍不得吗?”

Steve叹了口气,抓住Tony的手,吻了吻他的手指。“我下次绝对不带手机去出任务了。”他说,“我会写个检讨给Fury的。”

“好吧,他会很乐意看到你的检讨的。”Tony抽回手,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不过你的收藏可能就全都没有咯。”

“那我想我只能重新收集了。”Steve贴着他的嘴唇,喃喃说。Tony忍不住大笑两声,和他黏糊了一会儿才问:“你真的会把这些视频和图片重新翻出来看?”

Steve看了他一会儿,眼神变得深了些。“你觉得呢?”他问,“一个人去出任务的时候,有时候很无聊的。”

“噢——我敢说这就像是你们那个年代看绘画版的色情女郎杂志一样刺激。”Tony笑着说,他戳着Steve的鼻梁,“可能比那更刺激。”

Steve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伸手搂住Tony的腰。Tony又伸直手去,刷新了一下记录,已经什么消息都不剩了。

“社交网站上的怎么办?”Steve闷声问。

“带图片和视频的都删了,其他管不了。”Tony耸耸肩,他伸出手,拍了拍Steve的手臂,“别太难过了,Steve,我会陪你更新你的小收藏的。”

Steve嗯了一声,说:“其实还有些东西我很舍不得,如果你能拿回来就尽量……不过记得,要和善地询问……”

Tony随口应了下来,然后扯着Steve的领口和他接吻,并且马上就揪着他倒到床上。

“我还没给你买个新手机。”Tony在接吻的空隙中喘着气说,他轻声笑起来,“所以很抱歉,你不能马上开始重新收集了。”

“看来我只能靠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努力记下来了。”Steve弯着嘴角说,俯下身又吻了吻他。

 

Tony很快就把那个把手机捡走的小伙子,并且用掌心炮“和善地询问”了他一下。至少以掌心炮的标准来说,已经足够和善了。他拿回了Steve的手机,再确认这个小伙子没有把这些资料藏在任何地方,才离开了。他回到大厦时,先钻回自己的房间,打算悄悄地把手机打开看看。

Steve老土到连指纹锁手机都不会,Tony觉得自己回去一定得教教Steve。Steve手机的桌面也很老土,就是最原始的纯色桌面。Tony把相册打开看了看,还当真看到了那些白花花的照片,就连他都觉得有些脸上发烫,所以他快速地把那些照片都划过去了。下面的图片很普通,大概就是些Steve随手照的照片,大厦的阳台和落地窗,厨房里的小角落,甚至还有很多花花草草小猫小狗,Tony觉得这个人真的是非常无聊,楼下咖啡店门口的植物他都照了好几张,Steve的拍照技术也不怎么样,看上去让人有些糟心。

但这些照片里时不时会出现Tony,有时候是Tony躺在沙发上睡觉,或者在清晨的厨房里煮咖啡,或者端着咖啡站在实验室里的样子。Tony顺着日期往下翻,发现最早的那张照片是一只手。这是Tony自己的手,他隐约想起来,他第一天把这个手机交给Steve的时候,教Steve怎么用相机,然后让Steve自己去拍张照试试。

“我还没怎么学会。”Steve皱着眉说,“我就拍拍你的手,行吗?”

Tony爽快地答应了,他摊开手,让Steve照了自己的手心。

这张照片现在看上去都有些模糊,但Steve拍下这张照片的时候,他们还没在一起呢。不只这张,还有一些关于Tony的照片,也是在他们交往前拍的。

Tony把那些照片翻完,又打开了视频。他随手点开一个,一打开就是自己大声说“再用力点——”,吓得他把手机扔到床脚去了,又怕别人听见,用被子捂着,过了一会儿才把它快速掏出来,在喘息声里快速把音量调到最小。

Tony抓抓头发,他忽然觉得这的确有些不太好,至少得让Steve把有些过分的几个视频从手机上移出来。视频倒没有什么,除了那些充满呻吟的视频以外,就只剩下一个了。Tony把耳机找出来才点开了。视频录的是Tony躺在床上,睡着了。Steve对焦都对不准,但还是凑到他前面,伸手捏他的鼻子,发出两声轻笑。

就这么多,没有别的了。Tony把耳机摘下来,叹了口气。他想了一会儿,又打了个电话给号角日报。打完电话后,他就吹着口哨,拿着手机去找Steve,归还他的小秘密去了。

 

 

FIN.

 

第二天清早,Steve把刚喝进去的水都喷了出来,对着报纸咳嗽了半天,因为上面写着的头条是:惊天秘闻,Captain America和Iron Man确认完婚!

Fury大概要气死了吧(

 

浓爸爸的梗超好玩,但是我自己写着就不好玩了233333

给浓爸爸道个歉,呜呜呜

 

 

 

Tony发誓会保护好他和Steve之间的秘密

(Tips:真的很普通的一篇普通人AU)

 

Steve抱着一纸袋的面包,拎着一桶牛奶和一袋土豆,爬到自己居住的楼层。他把公寓房门打开,走进去,面包和牛奶放在餐桌上,土豆放到料理台上。他开始动手给自己做饭的时候,收到了Tony的第一条消息。

Steve瞥了亮起的手机屏幕一眼,一只手举着菜刀,另一只手划拉着屏幕,看了一眼Tony发了什么来。他随手回复了一句,又回到了料理台前。

第二条消息在他把土豆削好后出现了,Steve把手洗了洗才去回复。他觉得这样有些麻烦了,干脆把手机扔到沙发上,等做完晚餐再来看。

于是第三条,第四条,一直到第十七条消息,都是直到Steve把晚餐解决了以后才看见的。他把盘子都洗干净了,才走过来捞起手机。Tony似乎已经对收到他的回复这事感到失望了,懒得再给他发消息了。

Steve动动手指,想了一会儿,才给Tony回复了消息。他从兜里翻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列了一下冰箱里缺少的食材清单,打算明天再下楼去买。只要Steve能做简单的餐点,他就很少吃速食食品,这点和Tony倒是很不相同。

Tony很快地回复了他,Steve看了一眼那条信息,最后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披上外套拿上钥匙,戴上一个棒球帽,又出门去了。

他坐上公交,又从公交换到地铁,在地铁上给一名女士让了座后就一直站着直到终点站。他从地铁站出来时,天已经黑了。他顺着亮起街灯的街道,往街道的尽头走去。这条街上满是行人,Steve朝着敞开着大门的餐厅靠近,但并没有走进去,而是绕到了另一边的小巷里,站在餐厅的后面。

不一会儿,他头顶不远处的窗户打开了,Tony探出脑袋来,一脚踏在窗沿,挣扎了一会儿才攀着窗边,把身子拉长。Steve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伸手去接他。

“准备好了吗!”Tony咬着牙说,“我要放手啦!”

Steve还是成功地抱住了Tony的大腿,让他不至于狠狠地摔在地上。“我还是得让你去好好做做运动。”Steve叹着气说。Tony一边喋喋不休Steve说的这句话有多烦人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他把西装外套脱下来,塞到Steve手里,Steve只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让Tony穿上。他从外套兜里捞出一个墨镜,戴到Tony眼睛上,再把棒球帽摘下来,扣到Tony脑袋上。

“操,这个饭局真他妈无聊,这群——”

“注意语言,Tony。”Steve皱着眉,帮Tony拍了拍西装裤。

“你居然没带裤子来,我现在这样一定非常滑稽。”

Steve打量了他一会儿,弯弯嘴角,说:“是挺滑稽的。不过现在已经天黑了,谁也不会注意到的。”

Tony哼了一声作为应答,把手塞在衣兜里就往外走。Steve拿着他的外套,小跑着追上他,和他走在一起。他们顺着夜晚的街道往回走,Tony一直把自己缩在棒球帽下,随意地和Steve聊着天。

“所以你的工作还行?”Tony问。

Steve应了一声,抓了抓头发,说:“做个普通职员还不太适合我,我想。”

“当然,你以前毕竟是个兵嘛。”Tony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胸口,“而且我也说了,如果你愿意,可以来给我当个保镖之类的。”

Steve朝他弯弯嘴角,敲了敲他的棒球帽沿,说:“嗯哼,可我不想让别人说些什么。”

“说什么?我觉得应该我对别人说什么。”Tony耸耸肩,“我决定在下次开晚宴的时候把你塞进巨型蛋糕里,然后在我打开香槟的时候你就从蛋糕里跳出来,我大声宣布——看,全世界,这就是我的男朋友!这时候会有很多穿着星条旗样式裙子的姑娘过来给你伴舞,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觉得这个主意存在很多不可行的漏洞。”Steve叹了口气,“我们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的,好吗?不用太夸张,顺理成章——”

“是,顺理成章,好吧。”Tony嘟囔着说,街上行人仍然很多,但目前还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说明他们的伪装还很成功。Tony有些不耐烦了,他拉起Steve的手,带他从有些多的行人里穿过。他一直拉着Steve走到稍微冷清的街道,才终于舒出一口气。

“我们应该找个店坐一坐,”Tony摸着下巴说,“一个认不出来我是谁的偏僻的店。嗯,虽然我现在还想不出来这么个店,不过我们会有办法的。”

“我楼下那家小酒吧的老板不认识你。”Steve说,忍不住也摸了摸Tony的下巴。Tony回过头来,隔着墨镜瞪他。

“这是真的,”Steve摊开手,“他上次问我Tony Stark是不是某种以公司老板命名的香烟,为什么每个人都提起来。”

“哈!那我一定是最让人上瘾的那种。”Tony笑了一声。Steve看他那么得意,弯着嘴角,说:“你会是的。”

最后Tony决定去那个咖啡店坐一坐。他们顺着街道往回走,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跳上了地铁和公交,Tony甚至差点靠着Steve的手臂睡着了。他们最后到达Steve公寓楼下的时候,Tony还在打哈欠。他们走进那个小酒吧,坐在角落的桌子边,Tony就把墨镜和棒球帽摘了下来,塞回给Steve。

“嘿,Steve!”柜台后一个年龄稍大的男人走过来,他的头发都有些稀疏了,留着非常奇怪的胡子,Tony猜想这一定就是Steve提起的那个以为他是卷香烟的店长,“你带了新朋友。”

“嘿,Joseph——”Steve微笑着说,Tony马上打断了他:“Joseph!你好,我是Steve的男朋友,我叫Tony。”

Steve有些惊讶地看着他,Tony却只是站起来和Joseph握了握手。“我和那款有名的香烟名字一样,希望你不要太介意。”Tony朝Joseph眨眨眼睛,后者大笑起来,拍了拍Tony的肩膀。他们聊了几句,Joseph就走回了柜台边。Tony坐下来时,Steve正朝他摇着头。

“有什么关系,他又不认识我。”Tony朝Steve撇撇嘴。

“好吧。但你得保证不在认识你的人面前这么说。”Steve朝他挑挑眉毛,Tony敷衍地点点头,Steve便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来。

他们在小酒吧里坐了一会儿,听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歌手唱了几首歌,和Joseph喝了几杯酒。Steve本来想早点离开,但Tony总是握着他的手把他摁下来。Steve的生物钟告诉他该回去睡觉了,但他的内心又告诉他去反握住Tony的手。他最后还是这么做了,他把Tony的手环在手里,轻轻地捏了捏,并且坐回了座位上。

直到凌晨,Steve才带着Tony走出酒吧。这个时候附近的街区没有人,Tony就只是戴上了他的棒球帽。他们沿着寂静的路往回走,一直走到Tony最近的一个私人车库。等他们终于走到车库门前,Steve拿回了自己的衣服,把西装外套又套回Tony身上。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于是Tony拉着Steve的领口,吻了吻他的嘴角,把棒球帽摘下来,扣回Steve的脑袋上。

“别担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来见过你,朱丽叶。”

他说着就打开了车库门,Steve看着他把那辆敞篷车开出来,朝Steve眨眨眼,才踩下油门,一转弯跑了。

Steve站在原地,棒球帽还歪歪斜斜地戴着。他把手塞进衣兜里,在原地踮踮脚,最后踹了踹地面,决定转头回家。夜已经很深了,深到星星都快看不见,可能太阳都要升起了。Steve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忽然小声地哼起他小时候在电台听过的歌。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慢慢地小跑回去,就当是晨间锻炼了吧。

 

 

FIN.

 

 

嗯,其实最后这篇,看作是某个战争之后,他们背着公众舆论悄悄见面也可以哇(你

写不出什么浪漫的情景,只能写点简单的233333

 

哇,最后还是希望浓爸爸不嫌弃!爱你么么么!!

 

评论(1)
热度(209)
  1. 静水忧悒沧笙踏歌阿浓 转载了此文字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