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Another Week With Me 01(又一趟公交车发车啦w)

这周Radioactive又暂时停更了……为什么呢,因为我……我想写肉(

最近实在有点忙,不管是稿子还是学业都在催,对不住大家啦ww

于是终于把这趟过年就答应了马爸爸的公交车开了出来!生活压力大,开车乐哈哈(什么

Attention:

1、NC-17,答应马爸爸的公交车!像上次答应奶太太的一样,开七次w

  不过啥时候开就,很随机,这是趟幽灵车的(

2、七趟公交车的七对按照Parker家的顺序……只是按照顺序,背景不是Parker家哇w

    所以第一趟是疤脸怪Wade/总裁Peter。又要写总裁了,诶嘿嘿(x

3、这篇的梗来自马爸爸,坏坏的是她不是我!噢还有,女装贱注意。

只是女装贱不来自马爸爸(

4、车技很不稳定很漂移,大家系好安全带噢(

 

 

OK?

送给马爸爸 @東陵馬 !爱你啵啵啵www

我真的不会取标题,真的,不过真的非常确切,因为上一趟叫《A Week(keng) With You》啊23333

 

 

Another Week With Me

01 Roses Sea

by AOzero

 

今天一整天,Peter都感到很不对劲。他的喉咙发黏,就像是有一个小小的橡皮糖怪钻进了他的喉咙里去释放甜蜜因子似的,这让他一整天的会议都心不在焉。Anna注意到了,刻意提醒了他一下。Peter不知道如何向她解释这种怪异的焦灼感,但他越来越不舒服了。

“我需要提前回去……我真的感觉有些不对劲。”Peter叹着气说,把Anna递过来的文件随手放到一边去。Anna朝他露出一个稍微有些责备的眼神,但很快就又缓和下来。

“你早上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Anna问道。Peter两只手都贴在额头上,撑着脑袋,用尽全力想了一会儿。在他把自己逼到从座椅上跳起来之前,Anna制止了他强迫自己思考的行为,批准了他提前回去休息的请求。

Peter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相反,他坐上车,去了Wade的公寓。虽然这可能会显得有些黏人,不过Peter一路上都在自我安慰——毕竟Wade才是那个黏人精,他只是不想一个待在冷清又空旷的顶层房间里,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让Wade做些什么。再说,他现在浑身都不舒服,脑袋晕乎乎的,呼吸似乎都带着足够灼伤人的热度,他的确需要一个人来待在旁边,让他好受些。

用钥匙打开公寓门,Peter推开门进去时就感觉有些奇怪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很昏暗,唯一的光源是那些在摆放在桌面上的蜡烛。这些蜡烛被围绕成了一个大爱心的形状,很有Wade的风格。Peter走到那个蜡烛爱心旁,看见正中央放着一小张卡片,Wade用红蜡笔在上面写了一句:看看脚边。

Peter低下头,看见一些散落在地上的爱心纸片,这些纸片虽然四处散落,又集中聚集在一条线上,就像一条铺就的小道,尽头是紧闭着的房门。

Peter弯了弯嘴角,在蜡烛忽明忽暗的火光里,他觉得更热了,于是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扔到沙发上。他知道最近他的工作很忙,他甚至没有多少和Wade坐在一起聊聊天的时间,而Peter每次来找Wade的时候,也只是希望Wade躺在他旁边,什么都不做,Peter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就会入睡得很快。但这也导致每次Wade喋喋不休地想和他说什么,都会被渴求睡眠的Peter踹一脚。Peter昨晚也是在Wade的公寓度过的,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因为Peter掐着Wade的腰,告诉他自己最近累得都巴不得自己分裂成两个人,组成个双胞胎Peter之类的。这话他已经和Wade说了快一个月了,Wade总是抱怨,像个巨大的婴儿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控诉Peter,控诉Parker企业,控诉癌细胞,控诉周六的夜间节目,控诉楼下的老奶奶,直到Peter踩了他的脊背一脚,让他立刻闭上了嘴。

但是昨晚到今天,Wade却没有再抱怨了。今早六点不到,Peter慌慌张张地从床上跳起来,让他意外的是,Wade已经起了,还给他做了蜂蜜薄煎饼早餐和鲜果汁。而现在,Wade还特意布置了一下公寓,就像是一直在等待Peter回到这个温馨的家。

这也许是Wade变得更成熟了呢。Peter背着手,弯着嘴角,慢慢地踱步到房间门口。Wade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变得成熟了,他总算知道了要怎么照顾人,知道了怎么看气氛,知道了怎么让Peter更放松一些。他没有以前那么讨人厌了——至少在Peter眼里,Wade已经改变很多了。现在他就可以把Wade叫出来,他们可以靠着对方聊会儿天,或者看会儿电影之类的,把他们之前缺失的时间弥补回来。


试试看浓爸爸给我分享的石墨,嘿嘿嘿


Peter趴在床上,把床上的玫瑰花瓣拢起来,洒在Wade的胸前。

“你在薄煎饼里动了手脚,是不是?”Peter撑着脸,问。Wade累得都不想和他说话,但还是挣扎着说了一句:“不,是因为我性感的内衣。”

“是因为薄煎饼。”Peter笃定地说,他朝Wade的脸扔了片玫瑰花瓣,“我今天一天就吃了你做的薄煎饼。”

“噢——”Wade皱起脸来,“你这个小可怜。”

“别叫我小可怜,我可不会朝你撒娇。”Peter瞥了他一眼,但他还是蹭过去,用下巴抵着Wade的胸口,说,“我明天再找你算账,Wade。但今天——好吧。我很抱歉我最近没能好好陪你。”

“噢,甜心,没关系。”Wade仍然皱着脸,用手扇着自己的眼睛,像是随时就要哭出来了。Peter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用脸颊贴着Wade的胸口,听了一会儿他的心跳声。

几分钟后。“我饿了……”Peter低声说,耳朵磨蹭了一会儿Wade的胸口,“你现在给我做薄煎饼,我就不找你算账了,怎么样?”

“就算你会找我算账,我也会给你做薄煎饼的,宝贝。”Wade吻了吻他的脑袋。

“别把我当小鬼,Wade,我警告你。”Peter嘟囔着说,朝Wade挥了挥拳头。Wade大笑两声,抱住他的脑袋,用力吻了吻他的鼻尖。

“我才没有把你当小鬼呢,Petey!我把你当作我的甜心宝贝——”

Peter挣扎起来,看上去随时要朝Wade的鼻子上挥一拳。

“可那是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Wade搂着他的肩膀,像是在高声歌唱似的,“我的男朋友当然是我的甜心宝贝。”

他说完,就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重新穿上他的性感内衣,去做薄煎饼去了。

“Wade,”Peter躺在床上,出声叫他。Wade回过头来,Peter才耳尖发红地朝他笑了笑。

“其实你穿这身的确……挺性感的。”Peter摸了摸鼻尖,咧开嘴,“真心话。”

Wade朝他眨眨眼睛,最后给他抛了个飞吻,才走出了房间。

 

 

FIN.

 

 

接下来的一个月Peter都得忍受Wade的性感内衣(不是

谢谢大家看到这哇!没啥实质内容就是想开车而已……但是好久不开车了都不知道写的啥233333

最后么么马爸爸,最近辛苦啦ww


评论(38)
热度(49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