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贱虫】糖与谈话(学院AU,一发完)

Attention:

1、CP是盾铁+贱虫,但出场的基本是Steve和Wade。普通人学院设定,Wade和Steve是金发碧眼组合,加上Thor估计可以出道了……(不

2、忽然想写一篇盾+贱主场的文章,所以基本只有他们两个人哈哈哈哈,这两个人,Steve是我的漫威初心,Wade是我现在的漫威本命,两个人都是心头宝……其实我后来觉得应该把Thor这个另一初心也写进来,所以他也出来了哈哈哈,我先爱上的都是金发碧眼,这是什么毛病了,可能是攻控的命运吧(

3、虽然Tony和Peter不怎么出场,但是他们的存在感还是挺强的,哈哈哈!虽然我主要是攻控,但到了cp还是双担啦w

 

OK?

送给浓爸爸w @阿浓 

 

 

糖与谈话

by AOzero

 

坐在更衣室里喘气的时候,Steve发现Wade缩在柜子边,正在探头探脑地看他。汗滴顺着Steve的脸往下淌,沿着他的脖颈渗到毛巾里去,或者聚在他的下巴又滴落到地上。他出了很多汗,这场橄榄球比赛非常消耗体力,大家都拼尽全力,最后还是以细微的分数落差与冠军失之交臂,所以队员情绪都不是很好。Steve自己心情也不是很爽快,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拍了拍几个队员的肩膀。

淋浴间现在应该已经满了,Steve手里握着一瓶水,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一般都最后才进淋浴间,把位置让给前面的人,这是他的习惯。但Wade不同,Wade一般是第一个把自己剥个精光的人,然而他现在缩在一边盯着Steve看,从他身上的衣服和乱糟糟的,被汗都黏在一起的金发来看,他还没洗澡。

“过来坐会儿怎么样?”Steve头也不抬地说,Wade吓了一跳,但还是从柜子后走出来。他被发现之后反而大方了很多,一屁股就坐到Steve旁边,看上去摇头晃脑的。Steve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把水递给他,但Wade张开嘴,给他看自己嘴里含着的薄荷糖。

“你看上去心情不好。”Wade说,用舌头把薄荷糖顶来顶去,撞上牙齿,发出让人有些厌烦的响声,“队长让我来问问你。所以,我们的学生主席,你还好吗?”

他们的队长是Thor,金发大个在比赛输了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两声,就拍着队员们,让他们去收拾自己,一会儿可以坐校车回去。但Steve知道Thor肯定也不怎么样,他为了这场比赛准备了好久,现在却离冠军只差那么一点距离,他走上亚军的讲台时也只是咧咧嘴,不像以前那样哈哈大笑着把奖杯搂在胸前,豪迈地亲它一大口。

“我只是在总结教训。”Steve缓慢地说,“我们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新队员的训练不够,时间太紧了,我们的磨合度……”

“我来告诉你教训是什么,”Wade朝他晃着手指,“教训就是别让我们的男朋友待在一起。”

“什么?”Steve有些奇怪地看着他,“我们的——”

“Peter昨天邀请Tony和Bruce去帮他完成一个科研任务,他们那些小科学呆子,唉,”Wade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这次比赛他们都没来,我知道。这让我都没多少动力了。”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Wade。”Steve耐心地说。

“如果Peter在,可能200%的尽力吧。”Wade摸着下巴说。

“而且,据我所知,”Steve耐心得不能再耐心了,“Tony是我的男朋友,但是Peter可不是你的男朋友。”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咧开嘴笑了,因为Steve揭穿了他。奇怪地是,Steve居然觉得他笑得有些腼腆,然而这是Wade Wilson脸上最不该出现的表情。

“我单方面宣布的。”Wade说,拍拍胸脯,看上去还挺自豪的。但是下一秒,他又塌下肩膀,脸上堆起担忧,“不过你可别和Peter说,不然他肯定又会生气,这样我让他给我补课的计划就泡汤了。也别和你男朋友说,他们科学联盟关系太好了。说实话的,你都不会嫉妒Bruce的吗?”

“不会。” Steve说,“Bruce也是我的朋友。”

Wade耸耸肩,“噢,我倒是挺嫉妒他的。”

Steve总觉得有些奇怪,他们的话题刚才不是队伍的失败吗?而且,Wade其实很少在队伍里表现出太多自己真实的个人感情,队里知道他在追Peter的只有Steve和Thor,而且他现在这个状态,像是想找Steve商讨一下这方面的问题似的。

Steve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Wade,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关于Peter的?”

Wade似乎吓了一跳,他很快地看了Steve一眼,然后猛地摇摇头,“没有啊,我只是来和你聊聊天,因为你们看上去心情挺不好的,你知道?你和Thor——嘿,有什么大不了,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嘛。”

“是啊,”Steve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反正你也没有用200%的力气。”

Wade朝他挤挤眼睛,然后比了个口型:别告诉Thor。

这让他们之间不能说出去的秘密也太多了,但Steve忍不住弯起嘴角笑起来,他惊异地发现他的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Wade也笑了笑,然后说:“好吧,我们等会儿是不是要开赛后会议?我在想——”

Steve拉下脸,说:“不行,不能翘掉,每个人都要参加,Wilson先生。”

Wade抱怨地哀嚎一声,把他嘴里的薄荷糖咬碎了。

 

赛后会议结束得有些晚,Steve出校门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了,天空涂成了一层昏黄色,像晕开的蛋黄似的,还带着几层没完全熟透的蛋白一样的云。他走回了自己的公寓——Steve是由Dr. Erskine推荐,校长Nick Fury面试后直接通过的特优生,所以他得到了一笔不小的资助,甚至还有个离学校很近的小型私人公寓房间,因此他不住在学校里。

Steve一边用钥匙打开门,一边给Tony发了条短信。他的晚饭很简单,给自己做了份咖喱,本来球队约好了,比赛胜利就去吃印度菜,结果如此,他们就草草解散了,Steve就干脆给自己做了份咖喱。他用手机查看了一下比赛期间错过的信息,把主席的工作解决了,都很零散,也不需要他太担心。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Steve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因为他的门铃已经很久没有响起来了——Tony有这里的备用钥匙——Steve甚至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那阵滴滴声是什么,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站起身去,从猫眼里看了看,透过走廊的灯,看见了一头乱糟糟的金发。

他皱皱眉,一把拉开了门。Wade站在门口,穿着一件有点污渍的外套,在他开门时试图伸手扶上门框,但又觉得这样做有些怪异,就站直了,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呃,我是不是,”他朝Steve咧咧嘴,晃了晃手指,“就是,打扰了一些私人的——”

Steve盯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到底在说什么。

“就是,”Wade探头看了看里面,压低声音悄悄问,“Tony Stark在吗?”

“不在,”Steve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给我发了消息,今晚要和Peter他们在实验室待着。”

“噢,噢,”Wade挤眉弄眼了一会儿,“好吧,三个人在实验室过夜,听上去就——”

Steve朝他竖起手掌,“停,打住,我觉得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玩笑,反而很没意思,Wade。”

Wade朝他吐吐舌头,“抱歉,我猜这是我专属的惯性思维。”

“不是什么好的惯性思维。”Steve抱起双臂来,“好吧,你得快点说你来找我是想干什么。”

Wade忽然看上去有些紧张,他呼出一口气,然后局促地咧嘴笑了笑。

“嘿,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主席。”他说,“你们的主席手册里有没有提到,应该照顾一下无家可归的同学?”

Steve挑挑眉,转身走向沙发,但是把门开着,“我很确定没有提到。你又怎么了?”

Wade闪身钻进来,把门关上了。他大步走过来,一屁股坐到Steve的沙发上,翘起腿来,然后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呼出一口气。

“没什么事,就是老头子的事咯。”他耸耸肩,“总之,我今晚没地方可以去了。”

他想把腿翘起来,看到Steve的眼神时又把脚放下来了。Steve绕过来,坐到沙发的另一边,朝他看了一眼,“因为你输了橄榄球比赛?”

“橄榄球比赛?”Wade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哼笑了一声,“不,他才不在乎什么狗屁橄榄球比赛。他觉得战争是理所当然的,是荣誉,觉得橄榄球是粗鲁的原始活动。所以——是的,他才不在乎。”

他撑着自己的脸,看上去似乎不是很想谈论这件事,于是Steve没有强求他。

“这新闻好无聊。”过了五分钟,Wade这么评论。为了表示礼貌,Steve把遥控器递给了他,于是他熟练地把频道调到了少儿动画。Steve在看见屏幕上那些蹦跳着的粉色小动物的时候,张张嘴,又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情景其实挺怪异的,因为Wade不算是Steve太亲密的朋友。他们关系不错,但也只是在球队里,私下里他们反而没有什么太多的往来。Steve真的没想到Wade会选择来自己的公寓,但他决定把这当成对方信任自己的表现。

“你这里有什么吃的吗,主席?”Wade忽然又开口了,“我揍了他一拳然后跑了出来,晚饭没吃,身上一分钱都没装——只有这个。”他掏出一盒彩虹糖,“你要吗?”

“不用了,但我有咖喱。”Steve说,“还剩一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去给你热一下。”

Wade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感激的表情,几乎给Steve一种他要扑到自己身上嚎啕大哭的错觉。

Steve咳了一声,站了起来,朝厨房走去。他从冰箱里拿出咖喱时,还在想Wade的家庭情况。他知道Wade的母亲早就去世了,现在他和父亲住在一起。他听说他们关系并不好,甚至Peter都提起来过这件事。当时Steve挺想问问Peter对这件事的感觉,以及他是不是关心Wade。但他又觉得这有些太多管闲事了,所以没有问出口。

况且,Wade每次提起自己的父亲,总是表现出不想谈论这件事的神情,那表情Steve总感觉有些熟悉——和Tony提起Howard的表情很像,但是甚至更过分,和Tony眼睛里隐藏的对Howard的依赖不同,Wade看上去对他的父亲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依赖和信任了。

Steve把咖喱端给Wade的时候,他斜坐在沙发上,因为动画片而发出阵阵轻笑声,一边往嘴里扔着彩虹糖。Steve把咖喱递给他,他道了谢,接过来。

“你一个人住在这是不是很自由?”Wade说,用勺子把咖喱舀起来,“虽然比我想象中小了点,但这地方还挺不错。”

“还行吧,”Steve又坐了下来,盯着电视里的小动物,“对我来说还有些大了。不过Tony总是嫌小。”

“他是小少爷嘛,你知道,”Wade晃着勺子说,“这样大小的公寓可能只是他家的一个厕所。”

Steve因为这个比喻微微皱起眉来,但他只是张张嘴,说:“事实上,Tony说这里像是他们家的车库——而且是他爸爸助理的车库。”

Wade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差点把咖喱都给洒了。“一个小提醒,主席。差距太大的恋爱可不容易,”Wade说,“这要是个车库,那你的卧室不就是车库里的厕所。我敢说他们家的车库一定有厕所。”

Steve又瞥了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将近午夜,Wade还没有睡觉的意思,于是Steve站起来,指了指卧室旁边的房间,说:“我有个工作间……平时用来画画的,里面有张小床,你可以睡在那。”

他又给Wade指了浴室的方向,告诉他新牙刷在哪个柜子,以及饮用水可以从水龙头里接。“早点睡吧,Wade。”他最后说,Wade只是朝他摆摆手,Steve就洗漱去了。

他躺到床上的时候,听见Wade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很多,虽然还是听得见那些五颜六色的小动物发出的咯咯的笑声,但Steve翻了个身,给Tony最后发了条晚安的短信,就闭上了眼睛。

 

他们一起走进学校里的时候,Clint和Bucky正在广场上滑滑板,Clint跳下滑板,一只脚踩着,惊讶地看着他们。Steve朝他打了个招呼,Clint指了指后面还在打哈欠的Wade,张大嘴。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Clint问。Wade一进校门就跟几个姑娘打了个招呼,往另一边走了。

Bucky站在旁边,看了看Wade离开的方向,“我以为没有人会和他关系好。”

“我要告诉Tony这件事。”Clint挤着眼睛说。Steve只是拐了他一下,说:“呃……Wade只是在来学校的路上遇到我,然后和我们就一起来了。”

“我知道他昨晚没回家,”Clint说,“他问我能不能去我家睡,但是Kate忽然来找我,她几乎把我家给掀了,我头疼得要命,努力想让她镇定下来。所以我拒绝了他。他是不是去你的公寓找你了?”

Steve没想到他不是Wade的第一选择,就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次轮到Bucky挤眼睛了,“我们要告诉Tony这件事。”

Steve伸出手,一只手搂住他们一个人的脖子,半开玩笑地挟持着他们往教学楼去了。

 

Thor把头发给剪短了,他们在健身房里看到的时候都发出了惊呼,但金发大个只是抓了抓自己利落的头发,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觉得这样比较清爽,”Thor说,“而且我们的确得有点失败的教训,是不是?这就算是重新开始吧。”

“我听说,”Wade小声地对Steve说,“那是他爹给他剃的头,他哭嚎了好一会儿呢。”

“谁说的?”他们不应该在球队小型会议的时候交头接耳,而且Wade还在嚼泡泡糖,他们不应该在训练前还嚼着什么东西,但Steve还是避开了层层的规定,忍不住回问他。

“他弟弟啊,还能有谁。”Wade说,趁大家不注意悄悄吹了个泡泡,又马上吸回来,“你总不可能以为我去爬他们家的窗户了吧?Odinson家可是一幢在山顶的别墅啊,像个城堡似的,我估计走到他们家门口的森林就被安保系统射成灰了。”

Steve居然真的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瞥了Wade一眼。Wade低声笑起来,Steve忽然觉得他似乎在和Steve建立一种联系——不只是在会议上交头接耳的联系,而是一种更友好的联系。他们一直在一个橄榄球球队里,有时还会一起去篮球队当候补,是同班同学,Wade的追求对象——勉强算是追求对象吧——是他们的学弟,但和Tony一直关系不错。Steve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直没有和对方建立一点友谊情谊。

但显然,现在Wade在做出尝试了,Steve放缓了自己的眼神,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理由拒绝Wade的好意,于是他也随着Wade的轻笑声弯起嘴角来。

 

但到了晚上,Steve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一直没能和Wade建立友谊。他在接近午夜的时候接到了Mr. Coulson的电话,让他赶到学校门口去。Steve套上外套,在漆黑一片的夜色里跑到学校,发现Clint和Bucky,Sam,Thor也在,Mr. Coulson站在广场的角落,旁边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很高大,脸色有些黝黑,在夜色下不是很看得清。

“Mr. Wilson。”Coulson说。Steve心里一跳,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

“这是我们的学生主席。”Coulson说,“我相信——”

有几个人影走了过来,等他们走近了,Steve才发现那是Peter和Tony,以及Bruce。Tony还在打哈欠,他揉着眼睛,看上去非常睡眠不足,站到Steve旁边。Steve很想搂搂他,但还是忍住了。

“虽然事发突然,学生们,这么晚还打扰你们,我和Mr. Wilson都很抱歉,”Coulson点点头,“我希望你们能帮忙找到Wade在哪。”

只动用少部分受信任的学生,可以减少安全隐患,Steve了解。但是只有这几个人,要找到Wade还是有些困难。他们凑在一起讨论了一会儿去哪找他的问题,结果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头绪。

Tony捅了Clint一下,因为他平时和Wade还有些来往,但Clint也只是摊摊手,说他们只是稍微有点联系,但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Steve意识到他和Wade也只是稍微有点联系,甚至比和Clint的联系还要淡,因为他都不知道Wade喜欢去什么地方,而Clint好歹可以说出一个大致的范围。

“Steve早上和Wade一起来学校的,”Clint指着Steve说,“他们昨晚睡在一起呢。”

Tony横了Steve一眼,Steve咳了一声,“Wade只是来我的公寓暂住了一晚,他睡在我的工作间,我们没有睡在一起。”

Bruce摸着下巴,说:“你刚才提到了你觉得的大致范围,可以给我们说一说吗?我们可以先去那个范围找找看。”

Clint有些面露难色,最后还是张张嘴,说出了那个范围。

 

那有片红灯区。Steve让Tony和Peter以及Bruce在外围找找看,剩下人和他一起进了酒吧街。他们为了扩大搜索范围,几个人分开行动了,但Steve告诫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并且不要走进任何一家酒吧。

Steve绕过了好几个转角后,看到几个醉汉睡在街边。以防万一,他还走过去,弯下腰,仔细看看对方是不是Wade。他把那些人都轻轻拍醒,劝他们回家,毕竟睡在马路边还是挺冷的。他站起身来时,看到了Wade,穿着破了一些的外套和牛仔裤,正和两个女人站在街道的尽头。

他朝她们挥挥手,手里提着一个酒瓶,有些晃悠地往这边走。Steve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Wade晃到他面前,眨眨眼睛,咧开嘴笑了。

“嘿,主席?”他把酒瓶口贴在嘴边,“我是不是喝太多了?你怎么会在这?”

“大家都在找你。”Steve缓缓地说,“你得和我回去。”

他收起笑容来,Steve看到他嘴角似乎有些裂开了,眼角也有点淤青。夜风有点冷,Wade吸吸鼻子,看了看街边,然后指了指刚才那个醉汉躺过的地方,说:“那个人才走吧?估计地板还热乎,我就睡这吧?”

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本来想说他的父亲在等他,但忽然又觉得这不是个好句子。于是他说:“Peter也出来找你了。”

Wade仍然盯着地面,没有什么反应。Steve叹了口气,他把手塞进衣兜,也低下头去。

“Wade,这不是你第一次违反校规了,你不应该喝酒,也不该这么晚都不回家。”

Wade没抬头,说:“主席手册上有这条吗?负责找回在外面喝酒的学生?”

“学校印刷的没有。”Steve说,“但专属我自己的‘惯性思维’有。”

Wade咧嘴笑起来,似乎是因为Steve记得自己的笑话,也似乎只是他想嘲笑Steve。Steve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发现是Tony发来的短信,询问他在哪儿。Steve简短地回复了他:找到了,但给我点时间,你们在原地等会儿。

他把手机塞回裤兜,Wade拿着酒瓶,干脆地坐了下来。Steve看着他,叹了口气,也坐了下来。Wade把酒瓶递给他,Steve推了回去。

“你可以再去我家睡一晚上。”Steve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介意,”Wade嬉笑着说,“你那个工作间里全是Stark的画像,天啊,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在那种房间睡觉会做噩梦的。”

Steve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然后说:“我很清楚地记得里面还有一些风景速写,还有几张别人的画像。我还画过橄榄球队呢。”

“是啊,”Wade感叹说,“我看上去真他妈帅,谢谢你,把我画成队里最帅的人。”

Steve觉得这时候应该板着脸,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弯起了嘴角。

Wade又喝了一口酒,他的酒瓶里只有三分之一的酒在里面晃悠了。“Peter为什么出来找我呢。”他忽然喃喃地说,“他都拒绝我了。”

“他拒绝你了?”Steve忍不住问,“不对,你说出口了?”

“这还需要说出口吗?”Wade责备地瞥了他一眼,“我表示得还不够明显吗?但他从来没说过什么。而且,我说过,差距太大没什么好结果,你还记得吗?”他伸出几根手指来,一个一个数着,“Peter是个好学生,他家庭稳定,长得可爱,脑袋又聪明,以后肯定会是个高材生——而我?”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举起手里的酒瓶,朝Steve咧嘴笑了笑。

虽然现在应该是Steve责备Wade,但Wade那个责备的眼神反而让Steve摸了摸鼻子。他过了一会儿才又找回一点情绪,挺直脊背,说:“所以这又是你单方面宣布的拒绝?”

Wade转转眼睛,点点头。

“这个你也别告诉Peter。”他说,“我不想让他觉得……尴尬或者什么。他本来不应该多在乎这事的。说真的,他干嘛出来找我?他都不是我的同级。”

“因为Peter曾经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Steve摸着下巴说,他也伸出手来,竖起几个手指,“Wilson学长,运动神经好,金发碧眼,有那么多姑娘追,又聪明又自信,妙语连珠,不知道为什么要缠着一个小宅男?”

他停顿了一会儿,补充说:“小宅男是他自己说的,不是我。”

Wade惊讶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把眼睛移回街道上去。街道对面又倒下一个醉汉,这条街没什么行人,酒吧在另一个拐角,还能听见那里传来的电子乐的声响。Wade沉默着,仰起头,把那瓶酒全都喝完了。他抬起手,想把酒瓶甩到街上,看到Steve的眼神,又好好地放到了手边。

“酒也喝完了,想回去了吗?”Steve看上去非常镇定,“Peter他们还在外面等着。你父亲在学校等着。”

Wade似乎对听见“父亲”这个字眼而感到不舒服,他撇了撇嘴角。Steve站起身来,拍拍裤子,朝他伸出一只手。Wade不情愿地握住他的手,站起身来。

“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主席。”Wade一边拍着牛仔裤,一边说,“你看上去像是永远没什么烦恼似的。完美,完美先生,他们都是这么形容你的。”

Steve弯弯嘴角,“没有人会是完美先生,Wade。我只是想办法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而已。”

Steve弯下腰,把空酒瓶拿起来,扔到垃圾箱里去。

“一味地逃避可没有什么意思,Wade。”Steve转过身,说,“我想对你说的话很简单,你总是习惯一个人太久了。有时候发生什么事,你也许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理清头绪,并且让自己稳定下来,甚至帮你找到解决的办法。无论是谁,管用就行。但你总是一个人。”

他把手插进外套的衣兜里,从里面摸出一颗糖,是Tony昨天塞给他的,Steve把那颗糖递给Wade,说:“也许你该试着融入一下周围的世界了,Wade。大家都很担心你。”

Wade盯着他手里的糖,说:“噢,椰子味。我讨厌椰子味。”

Steve有些尴尬,他收回手,但Wade伸出手来,抓住那颗糖,握在手心里。Steve抬头看了他一眼,弯起嘴角。

“如果你需要和周围人建立联系的话。”Steve说,“我很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笑话。以及你选择来我的公寓找我,即使我不是你的第一选择,好吧,但没关系。”

“我要告诉Stark这事。”Wade唱着歌说。

“晚了,你前面还排着两个人。”Steve朝他晃了晃两根手指,笑起来,转身走了。他听见Wade跟了上来,这比什么都好。

 

Peter就站在街角,Steve朝他招招手,他快步走了过来。Wade从Steve身后钻出来,忽然和刚才坐在那说“差距恋爱论”的他完全不同了,走过去就开始和Peter说话。Steve朝他们微笑一下,朝同样走过来的Clint那边去了。

他们都走过来,Clint看上去想问他点什么,但Steve朝他轻轻摇摇头,“稍微等会儿吧。”

他转过身去,看了看Wade和Peter。Wade可能开了两个有些过分的笑话,Peter的耳尖都有些发红,并且责备地看着他,转过身就要走。Wade拉住了他的手腕,又和他说了什么,Peter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耳尖红得Steve都有些担心他了,但Peter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又转过头来,发现其他人都探头探脑地盯着那边看,Sam露出了了然于心的笑容,然后大笑了一声。这就像是一个开端似的,大家都开始发出笑声。Steve朝他们耸耸肩,然后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Tony和Bruce也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朝Steve挥着手。Steve快步走过去,伸出双手,拥抱了他。Tony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脊背,轻声笑起来,说:“可以回去了?”

Steve点点头。Tony夸张地呼出一口气,挂在他脖子上,说:“我要睡着了,Stevie,我说真的——”然后他就直接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Steve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把他拉起来。

最后Steve把Tony背了回去,他们一起往回走,Clint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Tony在Steve背上呼呼大睡的照片,为了不吵醒Tony一直在憋笑,Sam和Bucky就过来和他分享这份喜悦。Thor拍了拍Wade的肩膀,一直在和他说什么,Peter则和Bruce聊了起来。Steve轻轻地呼了口气,他颠了颠背上的Tony,听见他发出一声睡梦中的嘟囔,又弯起嘴角来。

 

 

FIN.

 

Steve对Wade的建议,魔改(?)自贱贱MarvelNow的好坏丑系列w

感觉完成一个心愿,呼出一口气!希望大家不嫌弃ww

 


评论(31)
热度(463)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