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Sight(给马总本子的repo嘿嘿嘿)

Attention:

1、给马总本子《Can’t Sleep Love》的repo。抱歉我拖了那么久嗷呜呜!

送给马总,希望可爱的马总不嫌弃wwww

2、嗯,其实都是些脑补出来的剧情,大概就是马总本子的故事之前的剧情,稍微脑补了一下,诶嘿嘿w

3、其实是甜饼,真的,因为马总的本子是个大饼,还有好吃多汁的肉啊哈哈哈!错过的伙伴,很遗憾你们蒙受了损失(x


 

Sight

by AOzero

 

 

保持你的双眼大开。Wade非常相信这句话,或者说,他甚至希望自己长了四只眼睛。

自从知道和自己合租这个小公寓的那个俏皮男孩,时不时会变身成飞荡在纽约上空的Spider-Man之后,Wade就总是盯着他看。他要看看,这个男孩到底哪里像他的童年偶像Spider-Man了。

说是孩童偶像有些奇怪,因为按照这条时间线来说,他比男孩大得多。不过,时间线这种混乱又琢磨不透的东西嘛,对吧?

“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Peter从作业里抬起头来,朝他挑挑眉。Wade立刻耸耸肩,然后极度不自然地将视线移朝窗外。

“好吧,就算你盯着我看,今天的卫生也该你打扫。”Peter转着铅笔,弯起嘴角来,“表格上就是这么定的,别想耍赖,Wade。”

Wade哼了一声算是应答,然后用眼角瞟了瞟又低下头去做作业的Peter。他和这个男孩在几个月前一起合租了这个公寓——并不是他真的想这么做,而是他的金库又被挥霍一空,房东就把这个男孩塞到了他的公寓里。他很有拿着枪指着房东的冲动,但如果他这么做,他最终会失去他的住处。没有安全屋,他重新攒钱的计划必然会实施得更困难些。

更匪夷所思的是,他一开始打算用他的月球表面把对方吓跑,但在他站在门口,对着Peter挤眉弄眼,连续做了十几个鬼脸以后,男孩只是眨眨眼睛,把他的行李箱拖过来,说:“呃……我叫Peter,Peter Parker。我喜欢你的‘欢迎入住’的表达方式……但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所幸的是,Peter并不是很烦人的那种室友。或者说,他是个做室友的绝佳人选,就像他一生下来就会被打条标签,“适合群居”似的,正好和Wade这种“就应该永远孤单来杜绝祸害他人”的类型完全相反。他给Wade留了足够大的个人空间,并在任何Wade侵占他的个人领地的时刻选择退让而不是和他大吵一架。他会做清扫,并且第一天就把Wade的公寓收拾得整整齐齐。虽然做饭不是很好吃,但至少不会把厨房掀了。他从未对Wade表现出很大的抱怨。他只有在Wade真的做了什么蠢事时念叨他两句,或者闲着的时候和Wade斗斗嘴,活跃一下气氛。而且他还是个学生,也就是说他外出的几率非常非常高,大部分时候公寓里都只有Wade一个人。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Wade是Deadpool,一个曾经嗜血现在正在慢慢转型成好人(这也是他总是赚不到多少钱的原因)的雇佣兵之后,也没有尖叫一声立刻搬走(这也正是Wade所希望的)——他并没有。他只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还会调侃Wade,称呼他为“以前业界知名现在无人问津的Pool先生”。

Wade并没有把他的这个室友太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他在洗衣机里翻出了一件染了血迹的Spider-Man制服,第二天在沙发底下发现了一个蛛网发射器,第三天直接撞上了翻窗而入的Peter。

如果这样还没有看清事实的话,Wade的眼角膜估计和他的皮肤表皮一样,脱落得差不多了。

他们在那天夜晚面对面地坐下来,严肃地讨论了一下这个双重身份的问题。Peter挠着脑袋向他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立即给Wade表演了一段跳跃上天花板,徒手捏爆铁棍,还朝Wade扔了几个蛛网球。

Wade把那些球状的蛛网拿在手里丢着玩,沉甸甸的很有分量。这时他才知道男孩每次收拾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基本都是把各种杂物用蛛网往天花板上一黏,然后再慢慢剥下来,放到它属于的位置上去。以及上次水龙头掉了下来不是因为它老旧失修,而是男孩把它扭了下来。还有上上次,Wade手里的咖啡杯脱手了,Peter立刻就接住了,不是因为他反应真的有那么快,而是他迅速地扔了一小截蛛丝而Wade根本没能察觉。

还有很多场景一时间都有了解释,但Wade还是不能很轻松地接受这个情况。之前说过了,Spider-Man是他的某种意义上的偶像,梦中情人,甚至可能还带点性意味。但Peter,看看他,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害羞的时候笑起来就像个傻蛋,而且笨手笨脚,连煎蛋都做不好。

Spider-Man怎么可能连煎蛋都不会!

 

“Wade。你又开始盯着我出神了。”Peter朝他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还好吗?”

Wade缓慢地扭过头去。

“现在移开视线已经来不及了,你知道。”Peter叹了口气,他好笑地用铅笔敲了敲自己的下巴,“我脸上到底有什么,让你可以想那么多?”

“什么也没有,别自作多情,伙计。”Wade摊摊手,他把他的武士刀摆到桌子上,开始每天的刀身保养工作,“快点把你的作业做完,今天是电影夜你忘记啦?”

“没有。”Peter撇撇嘴,“但我还得先去巡逻。等我巡逻完再开始?我真的想看星际迷航很久了,之前在电影院上映的时候我都没时间去。”

“我会等你的,但只等五分钟。”Wade说,他把武士刀放到一边。Peter朝他眨眨眼睛,然后眯着眼睛笑起来。Wade觉得他这个表情真的傻透了,Spider-Man是不会这么对着人笑的,不会,他相信不会。

 

Wade等了不只五分钟。他等了五十分钟,Peter也没有回来,气得他几乎要跳起来把那张蓝光DVD碟片当飞镖扔出窗外去。气得Wade干脆站起来,去厨房里做薄煎饼。他心情烦躁的时候就喜欢这样,要么杀几个人,要么做薄煎饼。他可以做得半个厨房都堆满了薄煎饼,用一箱蜂蜜可能都淋不过来,但他不在意,他做这些又不是为了把它们吃进肚子里去。

Peter在迟到两小时又十五分钟的时候回到了公寓。他是从窗户滚进来的,然后呈大字状摊在地毯上,Wade端着一盘薄煎饼走到他旁边,看见他的身上很多地方都在流血,把地毯都染上了颜色。

他最喜欢的地毯。

Wade暗自咒骂一声,把薄煎饼扔开,把Peter拖到了浴室里。他很快就把Peter剥光了,男孩的脸上都沾着血迹,但还是气喘吁吁地朝他微笑。

“很抱歉……电影你看完了吗?”他在Wade帮他脱下靴子时轻声说,“拜托不要和我剧透……”

“康伯巴奇是大坏蛋,动机是复仇,并且搞死了重要角色,这个角色是——”

“天呐,”Peter说,他大笑起来,然后咳嗽了一声,“天呐,我讨厌你,Wade。”

“嗯哼,这是作为迟到的报复。”Wade说。他用剪刀把Peter的制服剪开,小心地把他的制服和他的皮肤分开。他对这类型的事情非常熟练,对他来说简直和做薄煎饼一样简单。他把Peter扔进温水里,并去找些浴盐来消毒。Peter坐在温水里,缓缓地叹了口气。

“你果然是个冒牌货。”Wade抹了把Peter的脸,把他有些卷曲的头发抹到后面去,“Spider-Man不会被揍得那么惨。”

Peter又开始发出带着咳嗽的笑声,他说:“好吧,好吧,随你怎么说。”

Wade在帮他清洗过伤口后,又把他抱到了床上去,翻出医药箱给他上药。Peter裹着毛毯,一直露出一种昏昏欲睡的表情,惹得Wade朝他打了好几个响指。

“没有上完药不能睡觉,懂吗?”他说,“瞧瞧你,冒牌货,这么弱还怎么冒充Spidey?”

“是,”Peter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笑了,“对不起。”

Wade没有理会他,只是帮他把身上较大的伤口都处理好了。所幸的是虽然伤口零零散散,分布地域很广,但都是些皮肉伤,没有太大的问题。Wade给他套上四角短裤,拍拍他的屁股。

“现在可以睡了,小宝贝。”Wade说,“看你困得,像个婴儿似的,这让爸爸心里很不好过。”

“谢谢爸爸。”Peter笑着回答他,然后钻进了被子里,“谢谢你照顾我,Wade。”

他又开始眯着眼睛笑了,Wade因此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Wade只是伸出手,摸了摸Peter的额头。

“只是为了确认你有没有发烧。”他解释自己的行为,又说,“你对纽约市民太好了,但你还是个小鬼头呢,看看你的作业。”

“唉……别提作业了。”Peter叹了口气,往被子里缩了缩,“我宁愿就这么一睡不起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后面几乎听不见了。Wade又等了一会儿,确认Peter已经睡了过去,便走出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他们为了弥补前一晚而再次开始了他们的电影夜,Wade故意贴着Peter坐下来,并且在抱怨自己又看了一遍这部电影的时候躺到了Peter的大腿上。Peter摸了摸鼻尖,朝他笑了笑。

他们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

“我脸上又有什么东西了?”Peter问。

“没有。”Wade说。

接着他们两个同时移开了视线。

Wade还是没有相信Peter就是Spider-Man。Spider-Man(因为戴着面罩)可没这么对Wade笑过,而现在Peter笑起来又太好看了。

 

 

FIN.

 

 

嘿嘿嘿,其实大概就是写了一下同居到双向箭头的故事23333

马总的本子真的好吃哇!舔舔舔!!

 

评论(19)
热度(295)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