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Spideypool】Swap!(身体互互互互换梗,一发完w)

Attention:

1、一个胡闹性质的轻松(大概吧)搞笑型子供向(?)故事。老梗了!是身体转换的故事!

不太一样的是这次的身体转换比较复杂哈哈哈

2、其实就是超级英雄日常小故事,不过带有一点贱虫要素,所以还是打了tag,抱歉ww

3、就是写着好玩,大家能笑一下就好了哈哈哈

 

梗概:在(又)一次阻止九头蛇的日常任务中,Captain America、Iron Man、Spider-Man和前来打酱油当正义小助手的Deadpool被激光击中,并且互互互互换了身体。就是字面意思。

 

 

Swap!

by AOzero

 

那道光来得太过突然,Spider-Man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Deadpool摁着脑袋扑到了地上。Peter确定他听见了Wade像高中生少女那样尖叫,但又像一个两百磅重的壮汉一样结结实实地压在Peter的背上。好极了。不过Peter还是在心里向Wade道了谢,毕竟对方用身体替自己挡住了那道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魔幻光线,虽然Peter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的脑袋忽然变得晕晕沉沉,全身都开始发疼,而且他的背部忽然轻了,像是压着他的Deadpool散成了一缕灰飘走了似的。

Peter晃晃脑袋,挣扎着坐了起来。周围的烟逐渐消散去了,九头蛇的杂兵还围在他们周围,那些可怜的家伙也被呛得不停咳嗽,而这恰好是个好机会来夺走他们手里的武器。Peter习惯性地抬起了手,比出了他的常用手势——

他盯着自己的手。

“什么?!”Peter惨叫了一声——他确定他发出的不是自己的高中男孩尖叫,而是Deadpool那样的高中女孩尖叫。

“天啊!”他听见了另一个声音,在烟雾的对面,“我不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是什么超级完美火辣的超级英雄完美日常,我一定在Spidey的身体里!我和他身体互换了!然后我就可以——”

烟雾散去了,Wade看见了自己手里拿着一块盾。

“……噢。”他难过地低下了头。

“抱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Peter身下的Spider-Man正在捶着地板,看上去都喘不过气来了。Peter吓了一跳,他当然不想压死Spider-Man,所以赶紧往旁边一滚。他看着Spider-Man爬起来,晃晃脑袋,看上去都有些懵了。Peter和他一样懵,他看看自己的红黑色手套,又看看他面前的Spider-Man(Spider-Man也看着他),再看看旁边难过得都开始趴在盾上哭泣的Captain America。

接着,Iron Man从天上直直地跌下来,重重砸在地上造成的巨大声响吸引了他们所有的目光。

他们看着Iron Man挣扎着从坑里爬出来,敲了一下地面,大声说:“Tony!发生什么了?”

 

反派总是要等英雄们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才会冲出来嘲笑他们,所以Red Skull在这时候准时登场了,朝他们作出仰天大笑的标准姿势。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情况报告,Cap:我现在在Spider-Man身体里。”Tony语气冷静地说——以一个高中男孩声线来说真是冷静得不得了——“而Spider-Man在Deadpool身体里,Cap你在我的身体里,Deadpool在你身体里。老实说,往好处想,似乎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我很高兴Deadpool不是在我的身体里,虽然这话听上去有些奇怪,但是,你知道的。”

“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吗?!”Peter都快抓狂了,“这已经是最、最、最糟糕的情况了!一定提醒我下次出门前先找个幸运符之类的戴在身上!”

“对我来说还不是最糟!”Wade欢快地说,他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还开始用盾去敲那些杂兵的脑袋,“换个路子想想,Captain America也是我的童年偶像,我算是他的迷弟,所以这也算我赚了。虽然Spidey的身体肯定更好……奇怪,为什么我扔出去的盾就从来不会自己飞回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得完成任务,”Steve严肃地说,他抬起了手,把掌心对着一个杂兵,“虽然发生了些意外,但我们还是不能放——噢!!”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掌心炮的后坐力冲飞了,直直地撞到了墙壁上。

“设置不对,Cap!”Tony朝他喊道。

“完了,我们完了。”Peter绝望地说。

“是的,你们完了!”Red Skull在基地的高台上大笑着说,“今天就是你们这些英雄的末日!”

Wade朝他们挤眉弄眼——也就是说用Captain的脸在面罩下挤眉弄眼:“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还是你们都觉得这家伙有些表演欲旺盛了?他搞得我们好像在演汉密尔顿一样。更不幸的是——我希望这个剧院有个投诉机制,因为我们的道具还出了点问题。我每次把盾扔出去,都还得跑过去把它捡起来。这玩意儿是雷神锤子的机制吗?只有主人才能把它用成回旋镖?”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的确得完成任务。”Tony捏了捏他的蛛网拳头,“就算Cap因为不会操控我的装甲而不停在天上乱飞,而Deadpool一直在捡盾,我们也得完成这事。来吧Spidey!”

他说完就朝其中一个杂兵伸出手,大声说:“蛛网飞飞!”

但是那可怜的蛛网只飞出去一小截,就中途疲软落地了。

而他身后的Peter甚至还在搞清楚枪的基本构造。Tony回头看了他一眼,耸耸肩:“好吧,我们完了。”

 

好在的是,就像所有反派会做的那样,Red Skull并没有给他们致命一击,而是把他们留在原地“后悔余生”,接着就大笑着和他的军队一起离开了。因为他们现在实在没人能去追击——而且还需要把挂在高处的Steve弄下来——所以他们只能看着Red Skull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把Steve从高处弄下来花了点力气,但是好歹成功了。于是他们四个坐在烟雾都还没散去的废墟里,面面相觑。最后是Spider-Man——Tony先咳了咳,说:“好吧,我觉得我们该撤退了。你们听见Red Skull说什么了?他说他还会卷土重来的,带着他的那个‘诡异身体换换激光’。万一他把Hulk换进Natasha的身体里怎么办?我们得赶紧回去,找找能反转这个激光的办法。”

“说的对,”Iron Man——也就是Steve,他想点头,但是脖子却被关闭电源的装甲——以防他再把自己弄到半空中去——固定了,只能说,“我们先撤退。Deadpool,你和我们一起来。”

“老天,我当然愿意!”Captain America——现在是Wade咧嘴笑起来,“虽然不能换进Spidey的身体里,但是,操,那个翘屁股到哪我都会愿意跟着去的!”

“注意语言!”Steve下意识他捶了一下他的后脑勺,Wade疼得龇牙咧嘴,说:“Cap,这可是你自己的脑袋啊,你才该注意点!”

Tony快笑翻了,他拍着大腿说:“老天啊,我早就想看Cap这么骂脏话了,而且还因为骂脏话被‘我’捶脑袋!操,太好笑了!”

“你也要注意语言,先生。”Deadpool——Peter,当然,摁住了Tony的肩膀,“我也不能这么说脏话好吗,虽然我现在真的很想说!”

“反正你现在是Deadpool,你想说多少就说多少。”Tony把他的手拍开,“但是,没错,Deadpool要跟我们一起回复仇者大厦,我们得找个办法变回来,不然老Rogers要爆炸了。”

“嘿,那我呢?”Peter问,“我也要和你们一起回去。”

“你不行。”Tony拍拍Peter,说,“对不起了,Spidey,但因为你现在是Deadpool——在复仇者大厦的黑名单上,你只要靠近那儿大概一百米就会有几十种防御武器对着你的脑袋。所以,抱歉了。不过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们发现了变回来的方法,马上就会来找你。在这之前——Deadpool,给这小伙子一个你的安全屋地址,让他先去那里待一会儿。”

Peter被Tony说丢下他就丢下他的态度惊呆了,但是Wade真的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支笔和一张纸,刷刷地写下一个地址递给他,还在上面画了个爱心。

“爱你,Spidey。”他朝Peter抛了个媚眼——用Steve的脸,老天啊——“但是抱歉啦,我要和老爹们走一趟了,而你可以在我的房间里干任何你想干的事。对了,我的秘密片子收藏在电视柜下面第二层,床头柜里可能还有些你需要的东西,甚至还有热辣服务的电话……虽然你现在在我的身体里,但是你还可以尽情探索一下,我不介意,真的,尽情用吧!”

“够了你,”Tony一把抓住他的后颈,把他拖过来,“别再让青少年遭受荼毒了,今天对他来说已经够难受了。哇,抓Cap的后脖子的感觉真的很不错,提醒我把这个记到笔记里。”

Peter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声说:“等、等等!你们真的要丢下我走了?”

“翻翻口袋!以及,别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秘密身份,不让包括我在内的这三个糟老头子知道的!”Wade在被拖走前朝他喊道。Tony在这时候居然还在抱怨他的蛛网发射器,说“小伙子真的该升级一下装备了,这么依赖高楼大厦,如果被丢到没楼没房的地方去可怎么飞”,而Steve尝试着激活了装甲,差点又把自己搞到半空中去。

Peter看着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难过地坐在原地。他想起Wade的话,怀着能翻到什么幸运挂坠的希望,就伸手到腰带里翻了翻,结果翻出了几个保险套。

“……我——唉。”

Peter真的很努力在保持自己的青少年分级形象,即使是在Deadpool的身体里也一样。

 

因为没有蛛网发射器,Peter只能打车前往Deadpool的安全屋。他上楼的时候就已经因楼道的卫生状况感到胆战心惊了,等他打开门时,几乎对面前的景象感到窒息。虽然作为一个高中男孩,Peter自己的房间也没多干净,但Deadpool的房间简直可以用海啸过后的灾难现场来形容,而且还是侏罗纪世界遭遇海啸后的现场。

Peter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环顾了一下周围。他没什么事好干,而且他绝对不会去真的翻Deadpool的收藏,所以Peter开始试图打扫一下沙发,至少让他有个位置可以坐下来。再清理一下桌面,至少让他坐下来以后不会对着桌子就吐了。

在大概半个钟头后,Peter终于稍微舒适地坐了下来。他把面罩拽了下来,让自己可以喘喘气——Deadpool的制服可真够闷,但Peter就算热到脱水,也不会把Deadpool的制服脱下来的,他才不想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Peter喘了口气,他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想擦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把纸巾摁上去的时候,他隐约觉得有些疼,以及隔着手套他都能感觉到的坑坑洼洼。对了,Deadpool的特殊皮肤。他从没想过这会让擦汗都会变得有些困难。

“哈!只是擦掉一层皮而已,别像个小女孩似的。”

有个声音忽然说。Peter吓了一跳,他猛地坐直了,开始环视四周。但是周围静悄悄的,窗户外透进来的阳光照着发霉的地毯,整个房间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没有。

Peter松了口气,他猜想可能是他自己走神了,于是被自己的心声吓到了。这可真好笑,是吧,有谁会被自己吓到呢?

“白痴,当然是你啦,二十四个比利。”

Peter又坐直了,他百分之百确定他听见了别人的声音,那声音绝对不是他自己的,而且这声音听上去就像是……

“从你脑袋里传出来的?”和之前不同的另一个声音说,这个声音听上去比前一个稳重许多。

对,没错,这就像是……

Peter惨叫了一声。

“怎么回事,我的脑袋在和我说话,而且还有两个声音?这是那个激光的副作用还是怎么的?”

“什么?老天,”第一个声音说,“你怎么回事啊,哥们儿?你失忆了还是怎么的?噢,或者我得说——你又失忆了还是怎么的?”

稳重些的声音接着说:“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Wade,你又怎么把自己的脑袋弄得一团糟了?”

“哇哦,等一下,等一下。”Peter摁着自己的眉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真的在试图和脑袋里的声音对话,奥丁保佑他吧——“你们是,是Deadpool脑袋里的声音?因为发生了一点小状况,我不是Deadpool,你们瞧……”

“……等会儿。”两个声音同时说,接着Peter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他们在他的脑子里说悄悄话,开什么私下会议似的。过了一会儿,快活些的声音响了起来。

“噢,我知道了!我知道这在发生什么了——我的老伙计,你是Spidey!”那声音激动地说,“我们刚才稍微查看了一下你的意识空间——抱歉,包括一些比较尴尬的东西,但是别担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等会儿,你们看了啥?”Peter浑身都绷紧了,“你们看见什么了?”

“别紧张,Peter。”稳重点的声音说,“先让我们互相了解一下——自我介绍,我们是Wade脑袋里的声音,你可以叫我白先生,而那个欢快的声音是小黄。”

“嘿,你是白先生,而我是小黄!”小黄说,“哈!其实我挺喜欢这个主意,不过你叫他小白就行了,Petey。”

“呃,呃,好吧,小黄和小白,你们好,只是——”Peter紧张得都开始冒汗了,“你们说什么?什么Peter?我不认识Peter。”

小黄倒吸了一口气:“噢——对!哈哈,超级英雄的秘密身份,对。别担心,我们不会告诉Wade的。”

小白嗯了一声表示赞同:“我们不会的。即使我们是Wade脑袋里的声音,我们也有自己的秘密,所以帮你保留这个秘密也没什么。”

Peter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张张嘴,过了好一会儿,只能说:“呃……谢谢?”

“不用谢!”小黄大笑起来,“老天,我发誓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和Spider-Man聊天,我可是做梦都在等着一天呢!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可爱多了,Peter,特别是关于你五岁被圣诞老人玩偶吓到嚎啕大哭的那段记忆……”

Peter惨叫了一声,字面意义上的。

 

与此同时,Tony他们终于回到了复仇者大厦,幸运的是他们乘坐电梯到达实验室的途中没有遇上任何人,否则那场景可能就会显得有些尴尬了。他们一走进实验室,Tony就把整个实验室封锁了起来。

Tony拍拍手,说:“好了,现在让我们来做个全身扫描,看看有没有什么——Deadpool,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没有我的允许,禁止触摸我实验室里的任何东西。”

Wade把手里的头盔模型放下了,咧嘴笑起来:“这是Cap的身体,Cap的指纹,多么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呃,Tony,”Steve动了动手,“你能先把我从装甲里放出来吗?这样让我觉得不是很舒服。”

Tony打了个响指,说:“那你得拿我的声音大声说,‘脱衣俱乐部万岁!’,这些装甲就会自己脱掉了。”

Wade爆发出一阵笑声,而Steve的脸色——或者说Steve用Tony的脸做出来的脸色——看上去非常复杂。但实在没办法,他叹了口气,举起双手,大声说:“脱衣俱乐部万岁!”

装甲纷纷褪了下来,自己飞回了柜子里。Tony摊摊手,说:“别担心,老头子,有时间我会带你去俱乐部玩玩的。”

Steve踹踹腿,板着脸:“不了,谢谢。以及,Tony,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适应性,我能感觉到缺乏睡眠和均衡饮食的不舒服,甚至还能感觉自己的腹部和腿有些坠……你可能需要加强自己的锻炼强度,并且好好睡觉了。”

“而你需要减少自己的锻炼强度,多吃点好的了,Cap。”Wade接话说,“我感觉得到自己的肌肉即使不去摸都哐哐作响,但是真的有些响过头了。”

Tony指了指Wade,说:“我也没想到我有一天会那么说——但是我喜欢Deadpool刚才说的话。现在你站好了,我得扫描扫描你。”

“以Spider-Man的样子做出的命令?就算你是铁罐头我也抗拒不了。”Wade站直身子,叉起腰来,“这个姿势怎么样?还是得像健美冠军那样,比划一下自己的肌肉才行?”

Steve夸张地叹了口气,他别过脸去,似乎是不忍心看了。Tony反而觉得很好笑,只有Steve撇他一眼的时候,他才会把笑憋回去。

“行吧,让我看看……”Tony从旁边拿起自己的智能终端,把数据导上去。他仔细看了看,说:“没什么太大的异常,但我的确捕捉到了一些异常的放射能量的痕迹……只要分析一下,我相信我们能变回来的。”

Steve呼出一口气,紧绷着的脸终于有些缓和了。Tony看他这么如释重负,又有些想笑了。他伸直手,想把屏幕放回桌子,却发现它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Tony开始疯狂地甩自己的手,但仍然没把它甩掉,那块面板牢牢地黏在他手心里。Tony只好看向了Steve和Wade:“呃,看来这小伙子的超能力真的挺复杂,帮个忙?”

Steve走过来,试图把Tony的手和那块面板掰开,结果面板没掰开,Iron Man的手却和Spider-Man的手黏在了一起。Wade跑过来帮忙,结果他的手也黏住了——而且他还踩到了掉在地板上的一颗螺丝,滑了一下,于是他们三个人手拉着手地砸到了地上。

“天啊,”Tony重重地叹了口气,“我们真的得快点想办法变回来。”

“不能再同意了。以及,如果你们要因为锻炼身材这事打个内战,那我宣布自己换阵营了,Stark——你真的该锻炼了。”被压在最下面的Wade挣扎着说。

 

Peter扫了一眼摆满外卖盒的餐桌,又看了看边缘泛着黑色,从里面流出的黑绿色粘稠液体一直蔓延到餐桌附近的冰箱。他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去打开那个冰箱,于是放弃了。

“我们可以出去吃墨西哥卷饼,如果你想的话,”小白说,“我们有一个卷饼排行榜,可以给你推荐纽约最美味的墨西哥卷饼。”

“但是就得麻烦你动动脚跑过去了!”小黄有些神经质地笑着说。

Peter揉揉额头,忍不住说:“你们的生活一直都这样吗?这么——我不知道,乱得可以?”

“有什么关系!”小黄说,“你知道我们就算吃一整盒过期十年的臭乳酪都不会死的吧?虽然那过程也和死差不多了。”

“就算不会死也不意味着你们非得——”Peter朝那桌子已经发霉的外卖盒比划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算了,当我没说。我该高兴,至少这里还有垃圾袋。”

他耷拉着肩膀,找了个垃圾袋过来,把那些外卖盒塞进垃圾袋里,一边塞一边不停皱鼻子。出人意料地,小黄和小白都安静了一会儿。

“呃,Spidey。”小白开口说,“我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但……其实你放着就行,你不需要帮我们收拾屋子。”

“对对对,”小黄应和道,“这没什么,就算这个霉菌公寓变异出什么超级病毒,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丧尸病毒爆发点,我们也会没事的——你猜怎么着?我们不会死!哈,我以为你早就知道这事了。”

“我当然知道。”Peter嘟囔着说,他把装满的垃圾袋扎起来,又拿起另一个来。两个声音又安静了,直到Peter把垃圾袋拎出了厨房,又把桌子擦了一遍。

“行吧,还有些什么地方我可以扫扫看?”Peter说,“除了冰箱,我有预感我打开就会吐了。”

“呃,事实上——”小白说。

“你也许想去参观一下浴室?”小黄说,“Wade在那里洗掉了不知道多少层死皮和血肉块,可能还有点断掉的手指或者肠子,我不知道……”

Peter皱起眉来。事实上,他整张脸可能都皱起来了,但他还是朝浴室去了,途中他听见小白低声说小黄说:“你干嘛要提议浴室?这不是个好点子,万一Spider-Man从此以后觉得Deadpool恶心到爆炸,然后再也不……”

“他本来就恶心到爆炸!我们!本来就恶心到爆炸!”小黄反驳道。

Peter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他的腰带传来了一阵响声,那是一阵很奇怪的音乐,似乎是《Katmandu》的重新编曲版本。Peter摸索了半天,终于掏出了那个发出响声的手机。

“呼,那是有任务的提示音。”小白说,他听上去松了口气,“意思就是……”

“有几个脑袋等着我们去砍,有很多血等着我们一刀把它们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有大一堆钱等着我们赚个满兜!”小黄神经兮兮地高歌道。

“嘿,等会儿,有我在就没有什么脑袋会被砍,好吗?”Peter板着脸说,他把手机屏幕上提示的信息点开,是一个APP的页面,黑色的屏幕上只有几行字,包括地点,时间期限,和任务目标的名字,以及一张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的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字,写着:目标确认死亡,你可以拿到十万美金。

“才十万!”小黄啧啧地说,“我们用来擦屁股的美钞都比这多。”

“别挑三拣四了,黄,”小白说,“自从Wade想表现得像个好人以来,我们都没什么真的收入了,这其实也挺好的。不过,Spidey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我当然不会同意。”Peter说。

小黄夸张地叹了口气,像是撒泼打滚一样哀哀怨怨了好几声,才说:“那把界面往右边划一下吧,Spidey,那是‘道德提升版本’的任务目标,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Peter把界面划向了右边。屏幕变成了白色,地点时间和目标都没有变,只是那个小胡子男人的照片变成了他喜气洋洋的笑脸,而下面的那行字变成了:道德提升版本,砍掉目标一只手,你可以得到五千美金。

“五千!”小黄惨叫道,“这简直就是在对Deadpool进行人格侮辱!”

Peter把手机收了起来,他说:“我们得去见见这个目标,如果他是个坏人,我们至少能知道一些坏蛋的信息;如果他是个好人,我们好歹能帮他一把,找找是谁要杀他,对吧?好了,现在,你们两个谁知道Deadpool的武器库在哪?”

小黄和小白安静了一会儿,Peter又听见他们在悄悄商量什么,接着他们就告诉了Peter通往Wade藏在地板下面的武器库的进入方法。

 

Tony至少用了四十分钟,才终于把他们三个完全分开。他们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爬起来,看上去像是三个人在这打了一架似的。

“我真希望这个青少年能解决一下他的黏黏问题。”Tony呼出一口气,“我们下次见面时我会向他提出建议的。”

Steve坐在旁边,看上去已经累了,而且——他看上去非常、非常困。

“我感觉自己可能有一个世纪没睡觉了。”Steve打了个哈欠,他揉了揉眼睛,“我是说,Tony的这个身体像是有一个世纪没睡觉了。我感觉自己的上下眼皮一直在试图黏住对方。”

“你不是意志力超强的Captain America吗?怎么我坚持得住不睡觉,换你就不行了?”Tony问。

Wade朝Tony嘘了一声:“原谅他吧,他毕竟在冰下面睡了七十年!换做是你,睡那么长时间,生物钟还能调过来吗?”他快速跑过去,把Steve的脑袋——Tony的脑袋——安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不停摸着他的脑袋,“睡吧我的小宝贝,我给你唱摇篮曲。”

“呃,不了。”Steve打了个寒噤,“我不想听自己给自己唱摇篮曲,也不想被自己搂在怀里哄睡觉。Tony?”

“明白,我正在尝试呢。”Tony面对着导出数据的面板,说。他伸手摸索了一圈自己的脖颈,找到了面罩的边缘,抬手准备把它掀上去。Wade看见了,立刻大喊一声,说:“你不能偷看Spidey长什么样!”

Tony朝Wade翻了个白眼——Wade还紧紧地闭上了眼睛,顺便一把捂住了Steve的眼睛——“谁说我要看小屁孩长什么样了?我一点也不感兴趣,老实说。而且我们也有英雄道德的,好吗?我只是想把嘴露出来,这样我至少还可以喝点咖啡。你要是这么闲,去给我和Cap泡杯咖啡怎么样?他看上去已经快要不行了。”

Wade低头看了看Steve,发现对方疯狂挣扎着想从他的腿上起来,但又困得总是想躺下去,于是Steve等于是在不停做半空简易仰卧起坐。Wade拍拍他的脑袋,把他放到地上,站起来去泡咖啡了。

 

“嗒哒!”小黄大声说,“欢迎来到Deadpool的武器库第971号!你想要的黑市最先进武器,应有尽有!我们甚至还有一堆蝙蝠镖呢,虽然我们也没用过。”

Peter张大了嘴,他在武器库里转来转去,看着那些一排排的枪械、近战利器和手雷炸弹,他甚至看见了一个火箭炮。

“我的天啊……”他低声说,“这简直会让一个军火库狂热分子陷入癫狂。”

“才这么一点收藏?当然不。”小白嗤笑着说,“这估计只能让隔壁的老奶奶陷入癫狂。”

“但我不得不说,这真的很酷!如果这些东西中大部分不是靠非法交易得来,而且用在伤害别人上的话。”Peter轻轻碰了碰桌上的一个看上去像是抓熊那么大的生物才需要用到的陷阱夹,又立刻收回手来。他四处看了看,说:“好吧,我需要知道‘道德提升版本’的武器在哪?这里肯定有对不对?”

小黄又开始嘟囔抱怨起来,而小白说:“在里面第三排柜子。”

Peter找到了那些武器,挑挑选选了一些,带回了地面上。

“很好。”他拍拍手,开始把那些武器往自己身上装。“拜托,Peter,”小黄哀嚎道,“我们连一条胳膊都砍不到?五千美金都赚不到?”

“当然砍不到也赚不到。”Peter说,把腰带装满了,“今晚我们最好都不要见血。”

“天啊,这一定会很无聊!”小黄说。

“我倒觉得很好玩。”小白说,“道德提升版本Deadpool——不,几乎已经是道德标杆版本Deadpool了,这很有现实讽刺主义的味道。”

Peter不管他们吵来吵去,只是把东西全都准备好了。接着他站起身来,把面罩抓过来戴上:“好啦!Deadpool面罩,就位。”

武士刀插入了刀鞘,“未开刃武士刀,就位。”

然后他拍了拍腰带:“装满烟雾弹、橡胶子弹和一些蝙蝠镖的腰带,就位。管他呢,我只是觉得带上他们会很酷。”

接着是腿上的枪套和匕首套,“枪和匕首,不伤人版本,就位。”

“小黄和小白就位!”小黄又激动起来了,大声喊道。

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好吧,Pe——我是说,Spidey也就位了。时间是晚上七点,目标是孟德利地下酒吧,我们出发!”

他刚踏出去一步,却忽然又停住了。他抓抓脸,说:“呃……抱歉,你们能不能再告诉我一次——枪怎么用来着?”

“哇哦,”小黄感叹道,“小白你说的没错,我开始感觉到,这一定会特别、特别好玩了。”

 

“成功了!快,快过来,把Cap叫起来。”Tony大声说,他拿起那把临时改造的激光枪,朝Wade招着手。

Wade踢了一脚在地板上睡得缩成一团的Steve,把他吓得一下惊醒了。

“嘿,注意点,那可是我的身体。”Tony不乐意地说。Wade朝他吐舌头做鬼脸,Steve就爬起来打了他的后脑勺一下。

“注意点,这可是我的身体。”Steve板着脸,虽然看上去还有些迷糊,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Tony,你成功了?”

“当然,你们都过来,我们得凑近些。”Tony说,“这样,我先把我和Cap换回去,Deadpool你就……先到Spider-Man的身体里待一会儿……”

“乐意至极!”Wade兴奋地说,“还等什么呢,老爹!”

Steve露出一个有些不舒服的表情,说:“你确定这是好事吗,Tony?”

“当然,我们先换回来,再带着Deadpool去找Spidey,把他们彻底换回来。”Tony说,“否则太不方便了。我知道Deadpool和Spider-Man有过一两次装备交换的情况,所以Wilson,你知道怎么用蛛网发射器,是吧?(Wade在旁边疯狂点头)我可不想再和你们一起打车了,这显得有些尴尬,Spider-Man和Tony Stark一起钻到车上,真的很尴尬。”

Steve撇撇嘴,说:“好吧,那就这样吧。我们之后一定要做个紧急预案,关于如果再次发生这种事,我们该怎么办。”

“当然,当然。”Tony调试了一下激光枪,说,“准备好了吗?”

Wade和Steve都点点头,于是Tony朝他们每个人都开了一枪,又朝自己开了一枪。一阵灵魂和肉体仿佛发生抽离般的疼痛后,他们都双膝一软,跪到了地上。

Tony喘着气,感觉自己的额头都在冒汗了。他喘了口气,说:“……好了,我们应该……”

他低下头,发现自己戴着红色的手套,但没有蛛网。

“……”他抬起头去,看见自己的身体坐在自己对面,瞪着自己。

“操,Stark!”他的身体说,“你他妈骗我!我本来应该在Spidey身体里的!而且——我靠,Steve说得没错,真的好困……”

“Tony!”Steve把自己的手黏在了地板上,怎么也拔不起来,他夸张地叹了口气,“看来你没能一次性成功。”

Tony跟着他一起叹了口气,而Wade都倒到地上去了。

 

Peter又打了一趟车,因为路上堵车,因此在七点过一刻时才赶到了那个地下酒吧的后门。

“我们得有个计划,是吧?”Peter低声说,“一般来说我会从天花板爬进去,但是Wade没有这个超能力条件,所以我们得想点别的办法。”

“什么别的办法?我们直接破门而入就好啦!”小黄大声说,“然后接下所有子弹!流血!骨折!开膛破肚!但是没事,反正我们总会好起来,哈哈。”

“什么?我们当然不能那么干!”Peter惊讶地说,“你们从来不商量计划吗?你们明明有——有三个思维可以讨论。”

“商量,但是计划哪有变化快呢。”小白说,“直面问题是最简单的方法了,Spidey。你就这么踹门进去,然后对着他们一通扫射就行。大多数人看见Deadpool就会开始尿裤子,更何况他们根本打不死你。”

Peter叹了口气,他抽出一把枪来,贴着后门,说:“看来问你们是没什么用了,我靠自己悄悄进去吧。这个酒吧里的人估计都不是什么善茬……我现在开始希望自己带着幸运挂坠了。”

“我们就是你的幸运挂坠!”小黄大笑着说,“上吧,Petey!”

 

Tony重新把激光枪组装好了,他板着脸,用CaptainAmerica的脸说:“我保证,我保证这次一定能成功。不过我觉得,没错,我们还是先去找到Spidey吧,一次性把我们都还回来。我感觉得出来,这个装置可能需要能接触到并反射释放相应的能量才行,也就是说,我们得四个人都在场。”

“什么!那我不就没有进入Spidey身体的机会了!”Wade失望地说,他躺在地上,脑袋发昏。Steve把他拉起来,递给他一杯咖啡。

“那我们看看他在哪吧,”Steve说,“定位一下Deadpool。”

“你们在我身上装了定位器?!”Wade呼噜呼噜地吹着自己的嘴皮——他困得有些不清醒了,Tony看他这么折腾自己的脸,胸口隐隐作疼——“太不酷了,伙计们。”

“事实上,是Spidey在你身上放的小蜘蛛追踪机器人。”Tony说,“为了让我们同意你加入复仇者的行动,这是他做出的保证之一。”

“噢,天啊。”Wade吸吸鼻子,软趴趴地靠在Steve身上,“他真是个小耶稣,是不是,蛛网脑袋,”他一回头就看见了Steve戴着的蛛网面罩,于是伸手摸了一把,用柔情似水的语气说,“如果我是Superman,你一定就是我的氪石,宝贝。”

“停止用我的脸对Spider-Man发花痴,Deadpool。”Tony翻了个白眼,“还有,那调情真是过时到1938年去了。”

Steve闪过身,想让Wade脸朝下倒在地上,又想起来那是Tony的脸,于是伸手把他托住了。Tony确定了地点,眯起眼来,说:“奇怪……他不在安全屋,而是在这附近的一个地下酒吧。难道Spidey因为钻进Deadpool的身体而性情大变,都开始寻欢作乐了?”

“我猜我们又得打车了。”Steve说,他弯下腰,把Wade扛到了肩膀上,“嘿,至少这个动作我做得还是像原来那么熟练。”

 

“这和——”

Peter一脚踹翻了一个人,肘击另一个人的脑袋,然后迅速地躲过擦过他的几颗子弹。

“我原来想的——”

他又揍倒一个男人,撑着酒吧的吧台,翻了进去。

“完全不一样!”

他跌坐在吧台里,不停射击过来的子弹打中了酒柜,酒瓶碎了一地,玻璃碎片、木屑和一些酒都朝他溅过来。

“计划总是不如变化快的,Spidey,我们说过了。”小白说。

Peter咬着牙,有蜘蛛感应的时候,他还能躲过不少子弹,但现在没了蜘蛛的提醒,再加上不熟悉Wade的躯体,他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去躲开那些子弹。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疼,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大腿和胳膊都中了好几枪,胸膛上还有血洞在往外冒血。

“啊!”Peter惨叫了一声,“我中弹了!”

“别慌,别慌,”小黄说,“冷静,冷静。我们会没事的,还记得吗?自愈因子会帮你把这些子弹排出去,然后你猜怎么?不到一会儿你就会痊愈啦!所以现在动起来,虽然你已经揍翻了好些人了,但在他们打中我们脑袋之前,我们得放倒那几个拿枪的牛仔。”

“我,我动不了!”Peter嘶嘶吸气,他咬紧牙,但还是忍不住说,“老天!这真的好疼,这真的——”

“死亡感应,Spidey!”小白说,“他们在往这边走,打算直接干掉你呢!”

Peter咬紧牙,不用小白提醒他也知道,枪声已经停下了,那些人正朝吧台包围过来。他必须得动起来,他知道,但是,老天,他身上可能有大概十个血洞在同时冒血,而这疼得他眼前都开始泛黑了。

“别,别死,Spidey!”小黄说,“他们过来了!相信我们,这可是Deadpool的身体,你会没事的!”

Peter的意识又被拉回来了那么一点,他觉得自己咬牙咬得都快流眼泪了,他从来没有被打中过那么多枪——他挨过枪子,是的,但绝对不是这样,不是这种——

Peter咬紧牙,他抽出武士刀,撑着地板,强迫自己站起来。

“对,没错!你快做到了,Petey!”小白说,“天啊我感觉自己感动得都快哭了,像是看见一只小流浪狗终于站起来了似的。”

“不,我们完了!”小黄哭号起来,“我们应该给自己一枪,然后,然后——”

“住嘴,小黄!”小白说,“他不是Wade,你别忘了!他是Spidey,他会站起来的!”

“当然,黄,白。”Peter咬着牙说,“当然。”

血不停从他的腿里往外流,Peter能感觉到喉咙在发苦发甜,虽然他知道自愈因子已经在作用了,但这反而加剧了他的疼痛。他手指发抖,从腰带里摸出一枚烟雾弹,握在手心里。

“你打算做什么,Spidey?如果你丢下去了,可能你自己也会看不清他们在哪的!”小黄说。

“这可不一定……”Peter喘着气说,他看着那些拿着枪,朝他靠过来的男人们,“我很擅长在模模糊糊的地方找人,就算没有蜘蛛感官也一样。我有没有和你们说过,我以前是童子军的找宝藏冠军来着?”

他话音刚落,地下酒吧的门就被一脚踹开了。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朝门口看去——有着严重黑眼圈,像是有几年没睡觉的Tony Stark站在门口。

Spider-Man从他后面钻出来,说:“我刚才说什么了?我说,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哇哦。”Captain America也钻了出来,打量着四周,“哇哦。这里看上去开了场很惨烈的派对啊。你瞧,我要带Steve去的脱衣俱乐部比这环境好多了。嘿DP,真没想到你跑到这个地方开派对来了。”

那些男人看了看从吧台后面露出脑袋,似乎也愣住了的Deadpool,又看了看门口的三个人,最后选择把枪口全都对准了门口。

“我一直挺想用用这个盾的,说实话。”Captain America——Tony朝Steve眨眨眼,“它是真的能挡住所有子弹的,是不是?”

“除了打到你身上去的子弹,是的。”Spider-Man——Steve低声回答他,“以及注意腿部。”

 

Peter跌坐在吧台后面,他看见Spider-Man和CaptainAmerica用一种非常怪异的状态和那些人打了起来——这个怪异的意思就是,他们基本上会把盾扔到自己脑袋上,或者把蛛网射到自己脑袋上,但那些歹徒见到他们三个,自己先乱了阵脚,所以用拳头揍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Peter看见Tony绕了个弯,跑到吧台后面来找自己,按照他的记忆,这应该是Cap。

“Cap!”他喊道,声音有些发哑。在Tony身体里的Cap跑过来,扶着他,说:“天啊,你看上去真是光彩照人。”

“别取笑我了。”Peter哑着嗓子笑起来,“我知道我搞砸了,在Deadpool的身体里还打算逞英雄……我以为这不会那么难的,但是……天啊,这真的很疼,这真的……”

他面前的男人没回答,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轻声说:“嘘,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很快就会好的。”

“小黄小白也是这么说的。”Peter喘了口气,“小黄小白,他们是——他们是Deadpool的朋友。好吧,他们是Deadpool脑袋里的声音,但是你知道吗?这并不是说Wade有多疯什么的,相反,全靠他们我才能撑到现在……”

“噢,别这么说。”小黄说,他听上去在吸鼻子。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小白听上去也很带情绪。

“让我们先把你弄出去吧,好吗?”Tony身体里的Cap说,“你能站起来吗?”

Peter咬着牙,但还是点点头。他腿上的血洞已经痊愈一两个了,Tony的手臂搀扶着他,把他扶了起来。Peter单脚蹦跳了两下,几颗子弹从血洞里掉了出来。恰好在这时,Captain America的盾打倒了最后一个人。

“八比七!”他说,“啊哈!Cap领先一分,你应该羞愧,Steve!”

Spider-Man摇摇头,坐在一旁倒了的桌子上,喘着气轻声笑了。Peter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又猛地转头看向了扶着他的Tony。

“小黄小白,哼?”Wade朝他笑起来,“很高兴他们起了作用,Spidey。”

 

警方前来把那些罪犯带走时,他们已经换回了各自原来的身体里。Tony换回去的那一刻就真的感到了困意,而Peter几乎全身都在酸疼,Steve提议他们再打次车回大厦。Wade朝他们挥挥手,一边和自己吵着架一边离开了。

第二天,Spider-Man找到了坐在屋顶上的Deadpool,手里提着一袋“纽约最美味的墨西哥卷饼第一名”。

“向黄和白问好。”他坐到Wade旁边,在Wade惊讶地接过卷饼时朝佣兵笑起来,“以及,我向在你身上放了追踪器道歉,Wade。那是我对复仇者的保证,但我现在需要你也对我做一个保证。”

Wade夸张地叹着气,说:“不杀人还不够吗?”

Peter眯起眼睛笑了:“还不够,我还需要你保证,不会莽莽撞撞地用自己的身体去挡所有的伤害,即使你不会死,好吗?”

“即使那玩意儿是朝着你来的,而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肉体盾牌?”Wade说。

“即使如此,也不行。”Peter说,他晃了晃自己悬空的腿,“老天,你怎么忍下来的?我是说,那真的太疼、太疼了。”

Wade朝他咧嘴笑起来:“如果你做Deadpool做得够久,你就会习惯了,Spidey。”

“那我希望我们谁都别习惯这事。”Peter撇撇嘴,他伸出手,攥成拳头,朝Wade晃了晃,“成交吗?”

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轻声笑了,也伸出手,轻轻攥成拳头,和蛛网拳头碰了碰。

“成交。”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只是因为突发奇想而写着玩,没想到写了那么多哈哈哈

身体互换真的是个好好玩的梗哇!不过我这胡乱写了那么多,能让大家稍微觉得好玩就好了233333


以及一些小注释:Tony说Wade的情话老土到1938,是因为超人(Superman)是在1938年诞生的。

《Katmandu》是Bob Seger一首七十年代的歌。唉Old Time Rock & Roll了23333

评论(63)
热度(977)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