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是阿零w!算是个文手吧,也会为贱虫粮仓仓主武哥哥打打杂……超级博爱杂食党请注意!最近大概就写写DPSP(贱虫)
其实真的是个贱粉(x)不过已经快变成贱粉出身的贱虫双担ww
每个贱每个虫都很喜欢,文章除了开头特地标明了指定贱虫配对的以外,大家都可以自行带入自己喜欢的贱虫组合哇,应该没问题的吧,嗯!(x)

【盾铁】有关秘密的四个故事(送给浓爸爸的生贺1/2(x)

Attention:

1、盾盾盾盾和铁铁铁铁!送给浓爸爸 @阿浓 的生贺!希望浓爸爸不嫌弃呜呜呜

2、写了四篇……内容没有关联,只是主题都是秘密w!但我真的没想到自己又爆字数了……所以今天先发一半,剩下两篇明后天发w

3、浓爸爸十岁生日快乐!!一直暗搓搓地看着你的盾铁,没想到最后能和你认识,真的好开心哇!!浓爸爸又美又可爱,写文又好看,性格又直爽,哇,无懈可击夸不完!爱你么么么www!


希望浓爸爸和大家都不嫌弃(躺



 

Steve有个如果他不说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Tips:学院AU,未交往前提)

 

Steve又开始满学院地找Tony的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想到——Tony一定又惹麻烦了。事实上,Steve的表情的确不怎么好看,眉毛皱得像条沟壑,眼神紧紧地盯着每一个他询问的人。这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话题,为了让Tony逃离可怕的制裁。Steve在学院里绕遍了,每个人都说没看见,并且每个人心里都暗自说了一句“现在Tony Stark欠我一个人情了”。

只有Loki不同,他才不在乎这些凡人琐事,他只想看Tony难堪。于是他伸手一指,说:“在大树那边晒太阳呢。”

Steve道了谢,马上就朝那边冲过去了。大家都朝那边探头去,想看看Tony的笑话。Steve和Tony的关系非常复杂——复杂到所有人都搞不懂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要么就是在吵架,要么就是在夸对方,非常走极端。你也说不清他们关系是好还是不好,毕竟有时候他们吵到把学院分两个阵营较劲,有时候好到几乎要把对方黏在自己身上。

Tony果然在树下,他穿着沙滩裤戴着墨镜,给自己支了个沙滩躺椅,躺在树下乘凉——完全让人摸不清思路的晒太阳方式。看到Steve跑过来,他还翘着手指,抬起放在一旁的一杯粉红色的冰汽水,朝Steve举了举。

“嘿,Steve,来一起晒晒太阳?”他翘着腿说。Clint在远处发出了邪恶的笑声,他觉得Tony一定要惨了,Steve脸色那么不好,一定是因为Tony又干了什么坏事。Steve估计会跳起来打他的脑袋——噢,他忘了,Steve如果想打Tony的脑袋,是不需要跳起来的。

Steve呼出一口气,叉着腰站好,看上去非常有气魄,但紧接着,他低下头,有些纠结地看了看地面。

“呃……我想问问你,”他缓慢地说,像是怕Tony听不清似的,“明天下午我们和九头蛇有一场球赛,你愿意来——”

“没兴趣没兴趣,”Tony立刻说,他摆着手,“反正肯定是我们赢,我明天还有事要做呢。”

Steve张张嘴,又闭上了。他又低头看了看地面,说:“噢。那好吧,你忙你的事吧。”

Tony的情绪雷达开始起反应了——老实说,拜和那么多姑娘的交往经历所赐,他总是可以准确地感觉到别人的情绪变化,只是有很多时候他感觉到了也要让别人不好受,这就是他。但现在,他不是很想让Steve难受,毕竟他们现在没有处于吵到想掐死对方的情况。

于是Tony慢慢地坐正了,把墨镜摘下来,说:“嗯……你是不是参加了这次比赛呀?”

Steve抬头瞥了他一眼,仍然笔直地站着。“我以为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他们在学院各处都贴了队员海报。”Steve说。Tony讪笑两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躺椅上盘起腿来。他怎么可能记得那些——恕他直言——像是幼儿园剪贴画一样的海报,他每天忙自己的事已经很要命了。但Steve看上去真的非常不高兴,Tony又不想让这个好队长拉着脸。

“呃,去也可以啦,”他抓着脸说,“反正我是个天才,科研问题一会儿就可以解决了。”

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从外套兜里掏出一张票,塞到他手里。Tony接过票,假装非常仔细地端详起来,其实只是在看票上的二维码。

“所以,你会来吗?”Steve深吸一口气,问。Tony盯着二维码,说:“会,会的。”

Steve这才松开眉头,点点头,看上去非常满意地走开了。走之前他还交代了一句:“别忘记把躺椅收起来,别给大家造成麻烦。”

Tony随口答应,在Steve转身走开的时候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把票随手一塞,继续躺下来晒太阳。

“看什么看,还不散,没好戏给你们看了!”他大声说,于是凑在一旁的学员们都啧了一声,四处散开了。大家都以为Steve是来找Tony麻烦的,结果居然只是来递张门票——只是送张门票而已,Steve干嘛看上去那么凶神恶煞的?

Tony也想不通,他觉得Steve最近对他真的有点凶。他最近明明收敛很多,很少在舞池撒钱了,也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什么比较大的麻烦——小麻烦当然不算数啦——,更没有找Steve的茬之类的,但Steve就总是出现他周围,然后带着一副胃疼到穿孔的表情,皱着眉,盯着Tony看。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Tony在训练室里到处乱飞,Steve穿着背心走进训练室,站在下面看着他,一点声响都没有,Tony差点就撞到他身上了。等他稳住自己落在地上,Steve就这么皱着眉盯着他看,直到Natasha走进来,他才神色缓和了一些。

还有几次派对上,Tony在和女士们聊天,Steve也这么看着他,然后把他贴到嘴角的威士忌拿走了,换成了一杯橘子汁。Tony坐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Steve也会抱着一本书,站在附近盯着他看一会儿才走开。

Tony总觉得有些心里发毛,他努力回想了最近自己干的事,根本想不出他对Steve做了什么,让Steve几乎像是在看仇人一样地看着他。这次Steve来邀请他看球赛,感觉也特别不情愿,肯定是迫不得已才来的——比如他的队员说,没有Tony在场我们都没有力气打球啦,Steve没有办法,只能来了。

Tony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委屈,他只想安静地做个科学学霸——顺便炫炫富——并不想惹什么大事。再说,他还是把Steve当作一个值得交的朋友,怎么莫名其妙就被他讨厌起来了。虽然Tony有时候也会和Steve吵架,但Steve以前可从来没这么奇怪过,他以前还拍着Tony的脊背,说Tony是天才Iron Man,自己很欣赏Tony呢。

Tony越想越有些生气,他觉得自己一定得在明天问清楚,Steve到底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意见。他下定决心后从沙滩椅上跳起来,把门票往裤腰一塞,用力伸了个懒腰。

 

第二天的球赛去的人很多,Tony在观众席上好不容易才找到Natasha的红头发。他小跑过去的时候还和Peter撞了个满怀,把他的眼镜都撞掉了。Tony弯下腰去,在座椅和人腿中间摸索了一会儿,捡到了Peter的眼镜,把它在外套上擦了擦,还给Peter。

他回过头的时候,刚好看见Steve手里抱着头盔,对着这边扫视,看见他站在过道上,脸上又出现了那个表情——皱起眉来,嘴抿得紧紧的,在Tony有些茫然地看着他时又移开了视线,像是在责备Tony似的。Tony没来由地有些生气,但他还是走到Natasha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如Tony所说,这个比赛肯定是会取胜的。夜晚时,他们又开始开派对,庆祝不知道多少次的球赛胜利。Steve和队员待在一起,正捧着一杯苏打水,朝他们咧嘴说着什么。Tony看见他就来气,所以绕过他,坐到Clint旁边去了。刚坐下来,他就刚好听见他们在议论Steve。

“我是说真的——”Bucky敲着桌子说,“我敢肯定是,我和他那么多年的交情,他心里有什么小心思我都知道。”

“不可能,Steve怎么可能啊——”Clint哼笑一声,“我敢打赌,他要是喜欢上谁,肯定就会穿着50年代的西装,夕阳快落下的时候捧着束随手摘的花,在姑娘门口唱《You Were Meant for Me》了。”

“这挺好的啊,”Bucky说,他有些疑惑地摊着手,“这不好吗?当然,我觉得还是带着贝斯去唱摇滚比较好些。”

Clint朝他翻了个白眼,一转头看见Tony满脸愁容地盯着他看,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听见你们刚才在讨论Steve。”Tony缓慢地说,“那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他为什么总是瞪我?我怎么了,我的胡子长成卓别林样式了吗?”

他顺着自己的嘴摸了一圈,什么都没摸到——今早他的胡子剃的比较干净。

“这不是你的问题,Iron。”Bucky咧着嘴说,“我跟你说,Steve小伙有秘密了。”

“什么秘密?”Tony摸着下巴说。他对发掘Steve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那可是Captain America,平时正直严肃得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一样,而Tony这样的人最喜欢把这些人拉下神坛了。所以,虽然有些对不起他心里值得交朋友的Steve,他其实挺喜欢看Steve出丑,这会让Tony莫名其妙地有些爽。

“他很少会藏秘密,如果他藏了,那肯定是感情问题吧。”Bucky说,“他肯定喜欢上哪个小姑娘了。”

“噢,”Tony兴致缺缺地应了一声,“他喜欢上谁,和他凶我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这么在意他凶不凶你?你们本来平时关系也没这么好吧?”Clint推搡了他一把。Tony嘟囔了一句,说:“我就是不高兴,我没干什么特别的,但我去哪他都瞪我。”

“所以我说了,这可能不是你的问题。”Bucky说,“可能是他喜欢的姑娘和你有关系?比如,他喜欢的姑娘刚好喜欢你之类的?”

“那不能怪我,我可控制不了谁会喜欢上我。”Tony吐着舌头说,“可是Bucky,你们不是关系好吗,他怎么不告诉你他喜欢谁?”

“我也不知道,”Bucky耸耸肩,看了还在和队员聊天的Steve一眼,“以前他都和我说,这次怎么也不松口,肯定有问题。”

“算了吧,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Clint嬉笑着说。Bucky因为他一直不相信自己而有些恼火,他转过去,大声地对Steve喊道:“Steve!”

Steve听见了,回头来看他。Bucky继续喊道:“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

Steve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非常沉着冷静地回答:“Bucky,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别再提起这个了。”说完他又转回去和队员碰了碰杯子。

“看见没有!”Bucky拍着自己的椅子背,“如果没有,他就会说没有!但他说的是‘我们别讨论这个问题’!”

“好吧,好吧,”Clint无奈地朝他摆摆手,又转过去看向Tony,“你想想,你最近是不是和哪个姑娘走太近了?”

“谁知道?我身边姑娘那么多。”Tony翻了个白眼,“再说,他喜欢谁怎么怪在我身上?这个人也太小心眼了吧?”他想着生气,把手里的酒都喝光,抹抹嘴就往外面走了,想着出去走走路可能好些。他顺着学院的小道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哼歌,把地上的石头踢远。

Steve喜欢上谁了,会是谁?他一直瞪Tony,是因为Tony和他喜欢的姑娘走太近?可Tony想了很久都没想出来这个姑娘是谁。他只能把Steve开始瞪他的时间从记忆里翻出来,他想了好久,勉强想起来是有一次Tony喝醉了,然后又开始在舞池里撒钱,结果被Steve拎着领子提出来,送他回宿舍。Tony在路上唱歌了,好像还手舞足蹈了一会儿,拉着Steve要和他一起跳。那时候Steve就开始瞪他,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Tony努力回想他那次醉酒的情况,只能依稀记得在他离开舞池之前,他还吐在了Clint脚边,把Clint吓得都开始尖叫了。然后Natasha走过来,拍了拍Tony的背,给Tony递了块湿纸巾。这时候Steve走过来,把Tony拎走了。

Tony忽然有了点想法,之前他在训练室的时候,也是Natasha走进来以后,Steve就不瞪他了。还有几次Steve瞪他,似乎都和Natasha的在场有关。

难道Steve是喜欢Natasha?Tony可以理解,毕竟Natasha真的很辣,很多小伙子都想和她约会。可是他最好最好最好的、几乎裤子都穿一条的朋友Bucky也喜欢Natasha啊?他这样是不是太不够朋友啦?

Tony转念一想,对啊,他就是因为喜欢Natasha,所以才不敢和Bucky说,不然Bucky肯定要难过——或者用他的吉他狠狠地揍Steve一顿——所以为了维持他们的友谊,Steve决定保住这个秘密,但是Steve的眼神不会骗人,他藏不住他的爱意……

Tony摸着下巴,快要佩服死自己的思维能力了。但同时他还是有些不高兴,Steve喜欢Natasha关自己什么事?有必要这么瞪着Tony吗?他本来还以为Steve会想和他做朋友,虽然他们的关系的确有点不太健康,但Tony还一直觉得这有可能改善呢。

他抓着头发,郁闷地往靶场的方向走,打算去那里打打靶,放松一下心情。他刚走到一半,听见后面有人在叫他。Tony转过身,发现是Steve,正保持一种无懈可击的上半身挺直的姿势跑到他旁边停下,气都不喘地看着他。

“你怎么先走了?”他说,又微微皱着眉,看上去就像要把Tony生吞活剥了似的。Tony下意识地缩缩脖子,又觉得自己何必这么怕他,就挺直脊背,抬着下巴,说:“我不舒服!”

因为他想理直气壮得有些过分,所以说出这句话感觉中气十足的,Steve的眉头都微微解开了。

“你不舒服?怎么不舒服?”他问,上下打量了Tony一眼,“又喝酒喝多了?”

“没有,没有,”Tony不耐烦地朝他摆摆手,想快点摆脱他——他才不想掺和Steve的小秘密——“我没事,你回去庆功宴吧,别管我。”他把手插在裤兜里,继续往靶场走。没想到Steve不但没回去,还追着他的脚步跟他走在一起。Tony瞥了他一眼,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就停在一个自动贩卖机边,买了罐啤酒。

“替我买瓶水吧。”Steve说,“然后我们能在那边的椅子上坐一会儿吗?我有事想和你说。”

Tony心里咯噔一声,该不是要找Tony宣战之类的——虽然Tony也没有和Natasha接触太多,但Steve很明显都把Tony当假想敌了——Tony在心里默念几句不要生气,他可不想再打一次学院内战,太累了,又不好玩,没什么意思。Tony把啤酒罐和水捞出来,晃悠着和Steve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

大家都在舞池那边开派对,学院其他地方就显得很空了。Tony把啤酒罐打开,尽量不去看坐在旁边的Steve。

“事实上,”Steve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他一直在捏他手里的水瓶,都快把那个水瓶捏爆了。Tony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水瓶,Steve要是忽然把水瓶甩开,转过来掐Tony的脖子,那Tony的脖子在Steve手里可能还不如这个水瓶结实,“我……我有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Tony想抢在Steve之前把事情说清楚,于是下意识地说,“是不是关于你有喜欢的人的事?Bucky刚才还提起来。”

Steve张张嘴,看上去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沉下脸来,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下雷阵雨的天。“他说什么了?”他说,像是马上要和Bucky决一死战似的。Tony忍不住离他远些,Steve的蓝眼睛现在在路灯的灯光下就像个风暴中心。

“就说你有个秘密了,你有喜欢的人。”Tony犹豫地伸出一只手,用力拍了拍Steve的肩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欢快一些,“别这么难过,伙计,我可以理解……”

“你可以理解?”Steve看上去就像是被谁揍了一拳似的,但是相信Tony,没人想看见Steve Rogers被揍了一拳是什么样子,因为这就好像是他马上也要回你一拳了。Tony又缩了缩脖子,他说:“呃……是啊,我可以理解的。”

“怎么理解呢?”Steve缓慢地说,他把水瓶都放下了,放到椅子上,盯着Tony看。Tony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说:“就是……对的,我很懂你的心情,如果……你觉得这份感情太难受了,你可以和我分担一点。我知道,要瞒着这么多人是挺不容易……”

“你愿意和我分担?”Steve的脸色忽然变了,不再阴云密布,反而完全舒展了,他还弯了弯嘴角,就像是被逗乐了似的。Tony有些摸不清头脑地看着他,忽然有些生气——为什么Steve这么善变,比姑娘还难懂?Tony觉得Steve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家伙。

“我是说,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Tony耸耸肩,“毕竟我们关系还算……呃,不错?”

“那当然,”Steve忽然站了起来,“事实上,Tony,我的确……很难藏住这个秘密,我想你也看出来了……”

“……啊,是啊,”Tony愣愣地看着他,“所以,你是想和我聊聊这个吗?”

“当然,我很乐意。”Steve摸了摸自己的后颈,Tony忽然发现Steve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他的情绪雷达又开始乱叫了,Steve——

Steve忽然抓住他的手,把他手里的啤酒瓶放到椅子上,然后拉着Tony的手,把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牵起来。Ton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愣愣地被他牵起来,这时Steve忽然深吸一口气,字正腔圆地说:“这漂亮美好的落日——”

Tony下意识地抬头看天,天已经一片漆黑了,哪里还有落日。“数以万计的星光……”Steve紧紧地握着他的手,Tony意识到他有些用力过度了,想把手抽回来,但Steve却紧紧握着不松手,“以及一阵夏日的微风……”Steve喃喃道,拉起Tony走了几步。

“Steve……?”Tony颤颤巍巍地说,“你是不是吃了Loki给你的什么玩意儿?你是不是中毒啦?”

“我没有。”Steve有些生气地瞪着他看,但很快,这种带着怒意的眼神就没有了,反而在他蓝色的眼睛里融化成了别的东西,让他的蓝眼睛闪闪发光,满溢得Tony都有些害怕了——他忽然意识到了现在正在发生什么,Steve牵着他的手,即将开始唱歌的时候,Tony猛地抽出手,堵住他的嘴。

他们站在路灯下,瞪着对方,尴尬了最起码五分钟。然后Tony慢慢地放下了手,Stev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皱起眉来。

“我是不是太过了?”他说,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Tony抓了抓自己的脸,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尴尬还是怎么,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你,你喜欢的人不是Natasha吗?”最后他只能问。

“Natasha?”Steve惊讶地看着他,“什么Natasha?怎么可能!Bucky喜欢她,我怎么能喜欢Natasha?”

Tony觉得他这个逻辑有点不对劲,不过也没有揭穿他,只是继续说:“你……你平时为什么要瞪我?”

“我没有瞪……”Steve闭上了嘴,停顿了一会儿。最后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只是看见你的时候有些……紧张,我猜。”他咧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希望这不会让你……觉得我讨厌你之类的。”

这明显就很让人这么觉得。Tony心想,但Steve这个笑容又让人没办法对他生气,于是Tony又抓了抓自己的脸。

“你刚才是不是准备唱《You Were Meant for Me》了?”他问。

“你怎么知道?”Steve惊讶地看着他,还带着点欣喜的意味。Tony叹了口气,他动了动脚,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他根本没想到这种情况,他本来以为他和Steve只是——好吧,朋友都算不上,他们只是,呃……他们原来的关系是什么来着?

“所以……你之前说要和我分担,”Steve缓慢地说,“这还算数吗?”

Tony抬头看他,Steve这次没有再瞪他了,也没有凶狠的眼神,他只是看着Tony,等待他的回音。他的眼睛——Tony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刚才念出的旁白,漂亮美好的落日,数以万计的星光,一阵夏日的微风……

这些明显都融化在Steve的善变的蓝眼睛里。Tony后退了两步,他下意识地想跑,这个情况有些复杂,他还什么都没想清楚。

“我……当然,当然了Steve。”他一边说一边慢慢向后退,“等我想清楚这事……”

“好吧,”Steve微微叹了口气,“我不会强求你,Tony。只是如果你想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好吗?”

Tony点点头,他们又面对面地,沉默着站了一会儿,接着Steve忽然说:“在这之前,我能不能先亲你一下啊?”

“你为什么转换得这么快啊,Steve Rogers?”Tony翻了个白眼,忍不住伸手去戳Steve的脑门,“上一秒你还是个纯情男孩,现在你是哪个年代来的老流氓吗?”

“我只是……我藏这个秘密很久了。”Steve有些委屈地说,“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给你唱这首歌让你知道的……我知道你没有想过,Tony,不过没关系,就只是……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不过就亲一口,没什么关系的吧?反正你和很多女孩都亲过了……”

Tony叹了口气,他咬了咬嘴唇,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一会儿。

“好吧。”他嘟囔着说,“但你以后要是再瞪我,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所有人。”

Steve皱皱眉,但他很快就把眉毛抹平了。“这很公平。”他说,但其实Tony知道他就是想亲Tony一下,所以Tony现在说什么都很公平。

但Tony还是踮起脚贴了贴他的嘴角,然后拍拍Steve的肩膀,转身往宿舍楼的方向去了。Steve没有追过来,但Tony脑海里忽然一直环绕着《You Were Meant for Me》的旋律,怎么赶也赶不出去。这明显也是Steve的问题,Tony暗自咒骂,都怪Steve那该死的小秘密,和他那双无时无刻都在发光,但是永远这么善变的蓝眼睛。

 

 

FIN.

 

 

*《You Were Meant forMe》是《雨中曲》里的那首wwww这首歌真的好浪漫嘛w

Adam Cooper版本也好听,嘿嘿嘿w

 

 

 

Tony好像有个秘密而Steve很想知道是啥

(Tips:类似2.5次元的设定,未交往前提。这个梗是我舍友的一句话搞出来的,有些丧病23333)

 

Tony最近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当然,也没有那么夸张,训练、任务和吃饭的时候,他还是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的。但除此之外,他就再也不出房间了。甚至有一次,悠闲的周末,他通过Jarvis传话,说如果有人愿意给他送饭上来,他就给这个人送一百个甜甜圈。

Steve摁住已经要站起来的Thor和Clint,严肃地让Jarvis回复Tony,没有人会给他送餐,让他自己下来餐厅吃饭。

半小时后,Tony出现在餐厅门口,甚至连睡衣都没换,抓了抓有些乱的头发,走进来把盘子和咖啡抬走,马上又回房间去了。

倒不是说Tony平时很喜欢在所有人面前蹦来蹦去——好吧,是有那么一点——但没有任务和工作的平时,Tony都会在沙发上躺着玩游戏,或者在实验室里待着,再怎么说也会和大家聊聊天。然而现在,Steve基本上都看不见Tony的脸了。每个人都让Steve放宽心,比如Clint就说:“他肯定是在搞科研创作。Cap你就别管他了。”Thor则认为Tony一定在钻研魔法或者琢磨恶作剧,毕竟这是Loki以前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时会干的事。

而Steve每次询问Tony在房间里做什么的时候,Tony总是转移话题,或者看向别处——很明显,他在隐瞒什么。按理来说,Tony也的确没有告诉所有人他在私人空间里做什么的义务,他完全可以保留他的秘密,但Steve总觉得放心不下,他觉得Tony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他得在事情变糟之前阻止。

在他们有一次任务结束时,Tony降落在地面上,Steve把盾捡起来,走过去拉住他的手臂。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Iron Man。”他说。

Tony看了他一眼,摊着手说:“好啊,什么时候?我时间很满,你得预约。”

Steve根本没看出来他哪里行程很满了,但他还是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责备,和Tony约好了第二天下午去Tony的房间聊聊。

他本以为Tony会拒绝,或者慌张,却没想到Tony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还确定了一下明天他们的确没有什么特殊事件要解决。他潇洒又自信的态度反而加深了Steve的疑惑——如果Tony根本不在乎Steve会不会进入他的房间,为什么每次Steve问他在房间里做什么的时候,Tony又不愿意说呢?

第二天下午,Steve准时出现在了Tony的房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吧。”Tony的声音响起来,“房门的权限已经打开了。”

Steve打开了门,走进去。Tony仍然穿着睡袍,躺在床上玩手机。他的房间干净到可怕,或者说,Steve有机会见过一两次Tony的房间,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这么干净,地面上除了毯子什么都没有,所有东西都合理地放在它该放的位置。

“好吧,Cap,你想和我谈什么?”Tony翘着腿说,“如果是感情话题,我还挺感兴趣的。”

Steve沉思了一会儿,忽然跪倒在地。Tony被他吓得一下就把手机甩开了,但Steve什么也没做,他只是趴到地上,去看Tony的床底。

等他抬起头来时,Tony已经跳到了地毯上,生气地用脚踹了一下他的肚子。

接着他们花了两小时的时间,把Tony床底下的那些零食袋、塑料包装袋、衣服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杂物收拾干净。当然,Steve要求的,他甚至盯着Tony把每一个相框都扶正,把地毯都清理了一遍,才和Tony坐到上面。

“唉,饶了我吧,”Tony揉着肩膀说,“你怎么总是这么麻烦?”

“如果你不想这样的话,至少把你的房间收拾干净。”Steve板着脸说。

“行行行,别说了,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好不?”Tony说,他撇撇嘴,从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一根巧克力棒塞到嘴里,一边口齿不清地说,“快说,你想和我谈什么?”

Steve皱起眉来,但是没有多责备他,只是抽出一张纸,垫在地毯上,以免巧克力屑掉在上面。“我只是想问问最近如何,”他说,问得非常轻描淡写,“你最近很少出来和我们聊天了。”

“嗯?我以为你挺不喜欢看见我的?”Tony张张嘴,“你每次看见我就要和我吵架。”

“那只是因为你做了不好的事,”Steve皱着眉,“我没有别的意思,Tony——”

“好的,好的,”Tony随口答应,“不过我没什么问题,你不用太担心。你怎么像我老妈一样?”

Steve皱着眉,张开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闭上嘴,有些郁闷地看了看Tony房间的角落。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在靠近Tony电视下方的地毯边,有一道红蓝色,看上去像是什么东西的包装壳。

Steve心想一定又是Tony藏起来的垃圾,就站起来走过去,想把那个包装壳揪出来。但他刚把这个包装壳揪出一点,Tony马上扑了过来,几乎是直接把Steve撞到了一边去。Steve猝不及防,被他撞得往旁边滚去,额头和手臂都撞得发疼。他坐起身来,看见Tony很快地把那个包装壳抽出来塞进浴袍里,把浴袍拉得死死地,像是什么保卫贞洁的壮士。

Steve揉着额头,问:“那是什——”

“什么都不是。”Tony立刻回答,“我觉得你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可以离开我的房间了?”

Steve盯着Tony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一点让步的意思都没有,只能爬起来,一边看着Tony一边挪动到房间门口。他一走出房门,Tony就把房门摔上,立刻就上了锁。Steve揉着额头,看着他紧闭的房门,暗自叹了口气。

他一定得搞清楚Tony到底在做什么,这不只是因为Tony在忽略队友的问题,还在于——好吧,Steve真的很在意这件事,在意到他每次看见Tony出现在餐桌边,就会想起那个被Tony藏起来的包装壳。当然,他觉得直接去搜Tony的房间有些不好,毕竟这是Tony的个人隐私,他不该干这种事。但直接逼迫Tony肯定也不好,而且绝对行不通。

于是Steve想出来的方法就是,在复仇者派对上不停地给Tony倒酒。他这么做的时候,Tony一直很惊讶地看着他。

“今天Cap老妈不找我的麻烦了?”Tony朝他挑挑眉,而Steve露出了一个非常和善的笑容,说:“这次任务你毕竟功劳最大,就当让你开心些?”他还呼唤Thor过来陪Tony喝酒,让Clint找Tony玩喝酒游戏,轮流给Tony灌酒。Tony感觉有些晕乎的时候,他开始抬手拒绝邀酒了,Steve就只能自己亲自上阵,说服Tony陪他喝酒。

虽然这个计划也挺不好的,但至少非常奏效。在派对快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大家要么回了房间,要么在客厅里四脚朝天地睡着——Tony已经脸色泛红口齿不清了。Steve在这时又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在Tony喝醉之后套话——而是只想着要把Tony送回房间去。他把Tony背起来,往他的房间走。

Tony蹭着他的脖颈,把带着酒气的呼吸全部喷到他脸上。他一直在嘟嘟囔囔,Steve都听不太清楚他在说什么,直到Tony忽然叫了他的名字。

“Steve……”

因为Tony很少这么亲昵地叫他,Steve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偏头看了看Tony,看到他睡得都快流口水了,只能耸耸肩,继续往前走。

这时,Tony忽然又说话了,他说:“我脚还是疼,你给我唱首歌嘛……”

Steve愣住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你脚疼?为什么会脚疼?”

“哪都疼,脚也疼——”Tony蹭着他的脖颈说。

“哪儿?我看看?”Steve想把Tony放下来,但他死死地扒住了Steve的肩膀,怎么也不愿意下来。

“你给我唱首歌嘛!”他像是闹脾气一样扭来扭去,还伸手砰砰地拍Steve的脑袋,“快唱歌,剧情就该这么走的!”

剧情又是指什么?Steve被他拍得后脑勺疼,问:“你想听什么歌啊?”

“啊,唱Jingle Bells,每次我听见这首歌都会忍不住疯狂大笑。”Tony拍Steve的动作变轻了,“我现在就想笑了,哈哈哈!”

Steve摇摇头,他看了看走廊,发现没有人在走廊上,于是小声地唱起了Jingle Bells,一边背着Tony往房间走。Tony真的开始疯狂大笑,Steve几乎都要稳不住他了,最后他们跌跌撞撞地进了Tony的房间,Steve把Tony放到了床上。Steve帮他把鞋子脱了,把Tony拉起来,要给他脱外套的时候,Tony忽然伸出手臂,猛地搂住了Steve的脖颈,噘着嘴说:“该在病房里吻我啦,快亲一口!”

Steve吓了一跳,心都狂跳起来,他愣愣地看着Tony,手撑在床上一动不动。Tony像是不满意他愣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快亲,剧情这里该是你主动的!”Tony说。剧情,又是剧情,Steve根本没搞懂这个剧情是什么意思。他挣扎着把Tony摁回床上,把被子拉到Tony的下巴掖好,坐在床边重重地舒了口气。

Tony还在迷迷糊糊地说话,Steve随便听了几句,类似于“我不敢睡觉你就得留下来陪我的”……Steve脑子里都乱透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他忽然发现Tony的游戏手柄旁边,放着一个红蓝色的包装壳。很明显就是那天在地毯下的那个,现在正好好地放在手柄旁边。Steve几乎有点按捺不住他内心的好奇,他回头看了看Tony,发现他已经把脸埋到枕头里,完全睡过去了。

Steve悄悄地站起来,慢慢地朝手柄挪动过去。他最后把那个包装壳捡了起来,发现上面那个红蓝色是他的星盾。他挑挑眉,往下看去,发现上面画着一个漫画形象的他,闭着一只眼睛,把竖起的手指贴在嘴边。在这个漫画的Captain America旁边,用粉红色印着一串字:

Captain America的小秘密。

Steve挑挑眉毛,什么小秘密?他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有什么小秘密。他拿着这个包装壳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好像是个游戏。那种被塞在光盘里,然后光盘又塞进电脑里的奇怪游戏。

“Mr. Rogers,需要我帮您启动这个游戏吗?”Jarvis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把Steve吓得差点跳起来。他猛地回头看了一眼Tony,发现后者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才呼出一口气。

“呃……好?”Steve有些不确定地说。

“好的,请您戴上耳机。”Jarvis说,“很乐意为您服务。”

Steve向他道了声谢,呼出口气,把耳机拿过来戴上。电视的屏幕亮了起来,接着耳机里传来了一阵非常轻快的音乐,一个粉色的背景出现在屏幕上,然后就是那个竖着手指朝这边嘘声的绘画版Captain America。Steve挑挑眉,他拿着手柄,不知道该怎么动作。

“Mr. Rogers。”Jarvis忽然出声提醒,“左边的方向键选择,按X键是确定。”

Steve低下头,找到了X键。“谢了,J。”他低声说,然后抬头看向屏幕。因为实在没玩过这种玩意儿,Steve花了点时间才能不看手柄地按动按钮。他发现屏幕上有好个选项,他还是选了“继续故事”这个选项。

接着一张他的脸在屏幕上放到了最大,把Steve都吓了一跳。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看来是这个绘画版的Captain America在说话。他说:“你没事吧?【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

Steve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什么人才会取这种名字,半秒后他想通了,只有Tony会这么干。

他按了下X键,于是又出现了对话框,这次是【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说的话。既然是小姐,那应该是个女孩,所以就应该是——她说:“Cap?我没事……”

“那太好了,”Captain America在屏幕上微笑起来,“我很高兴你没事。”

接着这位【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他们一起去参加了一个任务(Steve皱起眉来,谁允许这位小姐参加这么危险的活动的?他们得为每个人的生命负责!),然后这位小姐受了伤,Captain America要把她背回基地,在路上因为这位小姐的伤口发疼,Captain America就给她唱了歌。

唱的是Jingle Bells。

好吧……Steve觉得有些诡异了。但他还是接着看了下去,Captain America把这位小姐背回了基地,把她送进了看护室。然后在看护室里,Captain America深情款款地看着这位小姐——当然,他只是深情款款地看着屏幕,Steve一直在催眠自己相信这位绘画版的自己眼里真的有位小姐——和她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并且亲吻了她。

【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结束了回忆,Captain America便开始和她聊起天来。这个故事可能快要接近结尾了,于是他们开始回忆起以前的事来。Steve断断续续地知道了这位小姐拥有某种可以改变世界的超能力(有这么危险的人物存在还没有被神盾局管理,真的太神奇了),为了让她更好地适应社会,避免产生无法挽回的损失,于是Captain America开始负责对这位小姐进行一对一的专业式培训(然而在现实是不可能的,Fury一定会把这位小姐完全监视起来,送进太空都可能吧)。

更让Steve觉得好笑的是,这个故事里的Iron Man还不是个好人,他一开始想要强行让这位【铁人】小姐喜欢上自己,结果被Captain America揍了一拳。Steve不知道怎么形容,但一张他殴打Tony脸的图片出现在屏幕上时,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更夸张的是,连Thor也对这位小姐有点情愫,但【铁人】小姐明确地表明了她喜欢的不是仙宫王子后,Thor就微笑着祝愿她会幸福,还非常绅士地亲吻了她的手背。

回想起平时吃饭把食物残渣散满桌子的Thor,Steve感觉心情有些复杂。

接着出现了几个选项,Steve顺着他了解到的情况,估摸着选了一下。其中还包括一个选项,是Captain America询问这位小姐,是否还对Iron Man抱有敌意。选项一个是“不了,我知道自己现在喜欢的是你”,另一个是“还有点怕他,不过现在没关系了”。

Steve看了半天,没有看出这两个选项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这不都是原谅了Iron Man的意思吗?为什么这也要选择一个呢?Steve想了半天,还是选了第一个,毕竟他就没有“怕过”Tony。

所有的选项都结束后,Captain America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他在阳光的照耀下转过脸来,对这边微笑,并说:“一切都结束了,【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我想我们终于迎来了美满的结局。”

窗外是一片焦土,但上面慢慢出现了代表生机的绿色。最后是一段结尾剧情,【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和Captain America终于还是心意相通,成为了一对,并且一起完成了很多任务,在退役后,他们一起回到了小镇,度过了安详的晚年。

Steve在结尾的音乐结束后,摘下耳机,慢慢地把耳机放下来。他把首页上的图片鉴赏和剧情回顾又翻了一遍,发现Tony已经把所有的结局都打出来了,图片鉴赏也很完整,只是他刚才看见的那张Captain America在窗前沐浴阳光并微笑的图片上写着“NEW”的标识。

最后他放下手柄,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了Tony的秘密,可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不如说,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了。Steve回想起那些图片鉴赏,想着Tony一直躲在这把这个游戏打通关,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平缓一下自己的呼吸。

他回头看了看仍在熟睡的Tony,站起身来,帮他把被子盖好。他在走出房间前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悄悄地吻了吻Tony的头顶,然后快步地走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Tony出现在了餐厅的事实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他已经有好几天没下来吃早餐了。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还带着一股酒气,猛地坐到餐桌边,活像一个流浪汉。以前复仇者们刚住进来的时候,Tony还会非常仔细地注意自己的仪表,等和他们一混熟,就开始暴露自己出门光鲜在家邋遢的本性。

Steve给他倒了杯牛奶,推到他面前。Tony打着哈欠,把牛奶接过来,朝他道了谢。吃完早餐,Tony也没有回房间,而是躺到了沙发上,开始看新闻。

“你今天怎么不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Clint有些惊讶地问他。Tony撇了他一眼,说:“游戏通关了呗,之前一直想打的一个结局怎么也打不出来,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喝醉了比较厉害,居然通关了。”

“什么游戏?”Clint有些好奇地问,“这么好玩,和我也说说。”

Steve刚好路过,听见他们的讨论,忍不住悄悄站住,假装自己在观察地上的污渍。

“……没什么好玩的,”Tony朝Clint摆摆手,“Peter有一天拿来给我的,说Deadpool给他的。Deadpool给他的能有什么好货,我只是有点好奇这个游戏能有多烂,就随便玩了玩。”

Steve总觉得这不是“随便玩玩”可以形容的。他看向了Tony,发现对方在偷偷瞟他,他们的视线撞上以后,Tony就移开了视线。

Steve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迈步离开了,但离开的时候嘴里哼着的歌就是会让【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疯狂大笑的Jingle Bells。

 

 

FIN.

 

这篇文的梗一开始是,舍友说,漫威总是有这么多秘密大事件,什么秘密战争秘密帝国,以后干脆出个乙女向游戏叫美队的小秘密吧

然后这个很毒的故事就出现了(x

对不起大家,真的很毒(

不过不要担心,【超级酷炫无敌帅气厉害的铁人】小姐最后会甩了屏幕里的美队,和真正的Rogers先生在一起的啦(



最后还是祝浓爸爸生日快乐!么么么,爱你,希望你不嫌弃233333

评论(7)
热度(274)

© AOzero | Powered by LOFTER